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99|回復: 0
收起左側

從宴賓客到樓塌了:王莽的15年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3-2 12:15: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 二大爺

在掌控漢朝25年之後,王莽一定不會想到,他的頭顱會掛在宛城的城頭。一群暴起的長安市民,打垮了他的宮廷衛隊。混亂中,一個叫做杜吳的無名小卒殺死了他。隨後在群情激奮中,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帝國主宰,被大卸八塊。



王莽是不折不扣的官二代。王莽的姑母王政君是漢元帝的皇後。漢朝重用外戚,王家因此一門發達,雞犬升天。王莽的叔伯王鳳、王音、王商、王根先後當過大司馬、大將軍,權傾朝野,王氏家族有十人封侯。王莽的父親雖然早死,但在這樣的政治望族中,但凡不是白痴,想不發達也很難。

王莽肯定不是白痴。在堂兄弟們斗雞走狗,爭為奢侈,全是紈絝子弟標配的時候,這個心機boy已經在拜在名儒陳參門下,孜孜不倦地混名聲去了。尤其是伯父王鳳患病期間,王莽抓住機會,“親嘗葯,亂首垢面,不解衣帶連月”,孝子賢孫的形象牢固不破,為自己換來了黃門郎、射聲校尉這樣的仕途起點。

對於王莽這樣的官二代們而言,普通人窮盡一生的終點,不過是他們唾手可得的起點。他們能夠登上權力的巔峰,投胎才是最關鍵的因素。



王莽在第一次登上大司馬這個關鍵的權位的時候,只有38歲。人設也相當完美——飽讀詩書、禮賢下士、清廉儉朴,常把自己的俸祿分給門客和窮人,甚至賣掉自己車馬接濟窮人,從百姓到知識分子都視其為糜爛政壇的一股清流。其叔父王商甚至上書願把其封地的一部分讓給王莽。

為了維護這樣的人設,他甚至不惜為了一個奴婢的命,殺了自己的兒子。所以即便他遭受了一點政治上的曲折,也憑藉著自己強大的家族人脈和民間聲望,45歲就掃清了政壇的諸多對手,真正的實現了位極人臣。

他知道犬儒的重要,打造了中國史上最宏大的國家學府——太學,得到儒生的擁戴和稱頌;他知道宣傳的重要,派“風俗使者”到各地考察,收集各類馬屁,回朝後大加贊頌治國有方天下太平;他知道撒幣的重要,利用重金回扣讓匈奴等外族遣使來訪,營造萬邦來朝的盛景。

作偽之人,必有所圖。當所有的人都以為他集大權是為了干大事的時候,他才露出那顆想當皇帝的心。



綿延了兩百年的帝國積病,當時已經病入膏肓。百姓和士人,都對帝國的實際掌控者王莽寄寓厚望,希望他改變時局,給天下帶來太平。

這個時候的王莽,從安漢公、宰衡、加九錫直到所謂的“攝皇帝”,幹掉了所有的政治對手,一步一步的集權進階,國家權柄,盡收於手,實際上已經和真皇帝並無差別。如果他真的還有什麼初心,想干什麼大事,那麼已經綽綽有餘。

亂世往往流行預言。中國人叫做讖緯。王莽所乾的大事,就是不斷唆使自己的黨羽,借各種各樣編造的讖緯、符命、祥瑞,暗示“漢歷中衰,當更受命”,對於深體上意的黨羽,王莽也絕不虧待,高官厚祿,賞賜豐厚。長安城中的一個叫做哀章的太學生摸透了王莽的心思,為了謀一個前途,他偷偷做了兩檢銅匱,分別藏入偽造的所謂“天帝行璽金匱圖”和“赤帝行璽某傳予皇帝金策書”,裡面明確寫着漢朝高祖劉邦要將皇位傳予王莽。最搞笑的是,還註明了王莽登基後,應該授予哀章何種官職。對於這個破綻百出的把戲,王莽也不推辭,順勢演繹,最終廢漢自立。

在這個過程中,他每一步集權都是用無數的人頭作為鋪墊。連他的大兒子王宇都看不下去,用潑狗血的方式來警告他,結果他毫不手軟,再殺一個兒子。權力下的人性異化,從來沒有什麼初心。



後世不斷有人為王莽鳴冤,你看,人家當了皇帝後是真的想改革啊。

王莽所謂的改革都是什麼呢?一言蔽之,托古改制,抱祖宗的腿。全面復古西周時代的周禮制度。周禮制度是建立在裂土分封的封建基礎上,在大一統、中央集權的條件下毫無貫徹的可能。何況王莽只求名似,不求神似,大部分改革嚴重脫離實際,只留下一堆拗口的古代名稱。

當他所謂的改革無法再推行下去的時候,他不是反思、回頭,無外乎就是嚴刑峻法殺殺殺。周邊的國家也被他隨意降國格、改國名,人家自然不買賬,為了面子王莽不得不“雖遠必誅”,陷入了和周邊國家長期的紛爭,結果更加加劇國內的動盪。

我們並不是從成王敗寇的角度來審視王莽。而是事實一再證明,他是一個很好的演員,但絕不是一個合格的政治家。他自詡為周公的接班人,改革的目的,表面上是為了天下的復興,實際上不過是為了滿足一己之私慾,一姓之尊榮。他把自己的王朝命名為“新”,新華夏的新,但是當上皇帝的15年,所為所為,所思所想,全是在開歷史的倒車,真正的倒行逆施。

玩弄權術、權斗他很在行,但治國理政他不行。用幾百年前的裹腳布來遮蓋自己志大才疏,失敗也是必然。



對於王莽的野心,敢於反抗的人也不是沒有。他公元9年登極,但從公元6年開始,就已經有人起兵反抗。但幾乎都是很快就偃旗息鼓。反叛者相繼剿滅,使王莽越發的自信,天命所歸,虎視何雄哉!

但是人心動盪起來的時候,是不會停歇的。18年間,天下反抗前仆後繼,直到著名的昆陽大戰。占據絕對優勢的42萬官軍,被劉秀的數千敢死隊擊潰,貌似無比強大的新朝,一夜崩塌。

剛剛宴賓客,轉眼就樓塌了;自稱始祖,卻成了末帝。秦朝存在了14年,新朝好一點,15年。身死國滅之後,王莽的頭顱,被後來東漢皇室作為戰利品收藏,直到公元295年晉惠帝時期,洛陽大火,這顆頭顱被燒得渣都不剩。所有牛逼的回憶,都成了凄涼的笑話。

這樣的笑話,不曾停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