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64|回復: 0
收起左側

鐵桿奴才包不同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3-3 07:54: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武死戰、文死諫,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最高道德標桿,作為慕容氏的家臣,包不同用生命作出了垂範,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人格魅力永遠激勵着後世的奴才。

包不同,民族不詳,他效忠的慕容氏是鮮卑人,幾百年前曾在中原建國稱帝。慕容家道中落後,勢力范圍縮小到燕子塢的幾畝水田。但是祖訓延綿,世代做着復辟昔日王朝的夢想。身負重任的子孫懷里揣着祖傳玉璽,隨時准備恢復舊時榮光。

包家未必是慕容老臣,他講過小時候曾在瓷器店打工,被老闆欺侮虐待的經歷。帝王家族再落魄也能養得起幾個老臣,斷不至到了讓家奴打童工的地步。但包不同卻是慕容氏的鐵桿擁躉,“興復大燕,光大慕容氏”是他立過的誓言,這個信念堅如磐石,忠實地踐行了一生。

揣着堅定的理想,包三先生為維護慕容家族的利益出生入死、鞍前馬後地效勞,對一切敵對勢力都懷着刻骨仇恨,始終站在與仇家血拚的最前沿,直至奮斗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面對強大的少林,他毫不畏懼:【不錯,不錯!少林寺乃佛門善地……乃是專養私生子的善地。】這種包天之膽,誰人有之?

面對大理國王子段譽:【你老是在旁聽着,我說話可有多不痛快!姓段的,你這就請便吧。我們談論自己的事,似乎不必要你來加上一雙耳朵,一張嘴巴。我們去和人家比武,也不必要你觀戰喝采。】

面對靈鷲宮主虛竹:【你這小禿賊,你是少林寺的和尚,既是名門弟子,怎麼又改投邪派,勾結一眾妖魔鬼怪?我瞧着你便生氣。】要知道虛竹可是黑社會頭號大哥,換成膽小的,就是在旁聽着也要嚇得尿失禁。

怒懟一切強權,橫掃千軍萬馬,戰天斗地、無所畏懼的勇士形象,秒殺橫眉冷對千夫指的周聖人。如果活在網絡時代,包三無疑會是千萬級的大號,群粉膜拜的大伽。

慕容氏雖然失去了皇權,但“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的獨門絕藝還是威震武林的。被自己的絕活打死的命案,兇手嫌疑都會不約而同地指向這個家族。因此,登門尋仇的絡繹不絕。

秦家寨的姚伯當為師弟之死討要說法,包不同先是展示了一個強大的實力,把對方嚇得兩腿戰栗。然後給他擺明道理:

【“姚伯當,我跟你說,你那膿包師弟秦伯起,他再練三十年,也不配慕容公子去砍他一刀。再練一百二十年,慕容公子也不屑去砍他四刀。我不許你說一句話,快快給我滾了出去。”】

【“你這點微末功夫,休在我面前班門弄斧。我叫你快滾,你便快滾,哪還有第二句說話的餘地?”】

姚伯當逃離的姿勢,不符合包三的“滾”字旨意,難免要出手教導他一翻了:

【左手抓後頸,右手抓後臀,雙手一送,姚伯當一個龐大的身子便着地直滾了出去。】

受到這樣的羞辱,估計姚伯當這輩子也不敢再打上訪的念頭的。

司馬林要報殺父之仇,包三一口否決:

【“你父親司馬衛,不是慕容公子殺的。”司馬林道:“何以見得?包三先生怎麼知道?”包三先生怒道:“我既說不是慕容公子殺的,自然就不是他殺的了。就算真是他殺的,我說過不是,那就不能算是。難道我說過的話,都作不得數么?”】

【我說你父親不是慕容公子殺的,多半你不肯相信。好吧,就算我殺的。你要報仇,沖着我來吧!】

三招兩式把一個馬仔打得手斷骨折,把司馬林驚得目瞪口呆後,包三先兵後禮地托出道理:

【“憑你老子司馬衛這點兒微末武功,哪用得着我慕容兄弟費心?慕容公子武功高我十倍,你自己想想,司馬衛也配他親自動手么?”】

自尊心遭受這種垂直打擊,司馬林從此要龜縮青城,外面的世界再大,也不敢出來尋釁滋事了。

無論案情如何,不向主子咨詢,不容對方講完,抬高主人的尊貴,碾壓對方的低賤,維護主子的清白,將禍事一概推掉。

秦家寨和青城派的尋仇的是不是找錯了對頭,書中沒有明言,但另一件兇殺案卻的的確確是老主子慕容博犯下的,但在包不同的語境,早早就被否定了。

【聽說少林玄悲和尚在大理給人用“韋陀杵”功夫打死了,又有一批胡塗混蛋賴在我們慕容氏頭上。】

這一案件最後水落石出,玄悲是死於他的老主子之手。對老方丈的質問,慕容博供認不諱:是他用偷學的少林絕技韋陀杵害死了玄悲。

【玄慈臉有悲憫之色,說道:“我玄悲師弟曾奉我之命,到姑蘇來向你請問此事,想來他言語之中得罪了你。他又在貴府見到了若干蛛絲馬跡,猜到了你造反的意圖,因此你要殺他滅口……”】

武功相差懸殊就不屑於殺死對方,包先生是用這一理由回復秦家寨和青城派的,這種荒唐的理由豈能站得住腳?

河南伏牛派的柯百歲因為家財豪富,慕容博想將他收為已用,以便招兵買馬積財貯糧,被拒後遇害。伏牛派的那招“天靈千裂”,慕容博是不屑花功夫去練的,他殺害柯百歲,用的正是家傳“以彼之道還彼之身”。

據此推測,秦家寨和青城派的二位首腦,因慕容博招攬不到而命喪黃泉,也是大概率的事件。

慕容家族為了復興大業,奪人錢財、濫殺無辜、陰謀詭計挑動武林紛爭的罪惡大白於天下後,包不同對自己的信仰沒有絲毫的動搖,毅然無怨無悔、堅定不移的追隨這個家族。

在他的心目中,為了恢復昔日的榮光,採用一切手段都是理所當然的,是非善惡可以拋之腦後,犧牲一些螻蟻在所難免,就是天下大亂、血流成河、幾千萬人頭落地,也是可以接受的。

從來不對主子說“非也非也”的包不同,因為對少主的一番勸諫而命喪慕容復掌下,並不表明他的勇於反上,而是他的少主要更旗易幟,改變姓氏,投靠段氏門下。

堂堂正正皇室後裔的慕容氏,是武林中有頭有臉的顯赫家庭。他身為皇室家奴,為復興大業捨身忘死、粉身碎骨也是無上的榮耀。

無法理解的是,慕容家的帝王夢做了十幾代都看不到實現的一點苗頭;他庄嚴宣誓時,面對的老主子慕容博都丟下復興大業,皈依佛祖了;眼瞅着少主也放棄理想、另投門戶了,他這個奴才怎麼就一根筋地執迷不悟呢?

如果男人也能立貞節牌坊的話,慕容家族應該為他設一座豐碑,讓後世子孫代代垂念。可惜慕容家族都是一脈單傳,到少主這里,腦子染了點貴羔,能否延續血脈,還是個問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