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798|回復: 2
收起左側

毛愛朋友之劉少奇(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15 08:54: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毛愛朋友之劉少奇(下)
海 針
  話再說回來,劉當上了國家元首,其最重要的工作依然是拍毛馬屁。比如葉子龍事件,葉是1935年年僅19歲就到毛身邊工作,兼任秘書和警衛,後面成了毛的衛士長。60年代初,他被另一衛士李銀橋排擠取代,也就是毛對他沒那麼信任了,為此產生不滿,在李志綏醫生等人面前大發牢騷:“(為毛)幹了一輩子的醜事,到頭來落得這么個下場”。開始私下宣講自己親眼所見的毛的那些齷齪骯臟見不得人的醜事,終於禍從口出。這事讓劉主席聽到後,當毛的面為表忠心故意大怒:“這是污衊我們黨,把他拘捕,槍斃!”
  毛雖然十分惱怒,但卻比劉聰明多了。我們小時就常聽大人講,領導幹部對自己的警衛員都非常好,這是因為關鍵時刻要靠他來為你擋子彈。而對毛來說,衛士可不光這么點用途。衛士不僅要日夜不懈警惕保護自己的安全,因為是貼身,還要對毛的私生活閉嘴;更重要的是,衛士工作需要配槍,萬一不滿,毛自己的性命堪憂。因此毛不怕秘書,但對衛士卻極盡屈尊厚待,要的是他們不管黨性國法,人倫綱常,必須無條件無原則對自己無限忠於。各位看看回憶錄,毛的秘書即便在巨大壓力下也多數都反毛,但衛士卻個個都說毛對己很好。因此,為了其他衛士沒有後顧之憂,不會走向極端,毛沒有批准槍斃葉子龍,只是嚴密關押起來,直至80年代才平反。
  再說到毛退居二線,只是為了讓人出頭頂罪,可沒打算取消他的政策路線,否則他的最終目的當上世界領袖就搞不成了。所以這時的國家依舊按毛定的方針運行,飢餓更加肆虐,人民更加困苦,全國各地早已經上報有大量人員被餓死。劉作為國家元首和黨中央日常工作負責人,對此已經不能視而不見無動於衷了。為此推出了“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的農業政策,實際就是將毛的農業集體制略微放鬆了一些,允許農民在完成集體勞動後可以自己種養植和生產一些家庭農副產品。
  僅僅這么一點自由,就產生了極大的農業生產動力,幾個月就緩解了持續幾年的大飢荒災情,當各地的歡呼聲傳到了北京,毛自然十分憤怒,他的本意是讓劉接過爛挑子,而且越搞越爛那就越好。這樣他面子有了,大權又回到自己手中。實際他也多次對外公開宣稱,他早已退居二線,餓死人時他已不負責具體工作。比如他在1966年10月25日,毛在中央工作會議講話:“十七年來,……十一中全會以前,我處在第二線,不主持日常工作,有許多事情讓別人去做,……但處在第一線的同志處理得不那麼好”。
  看到沒有?不僅餓死數千萬人的罪行不是他具體負責,連派兵援朝、三反五反、反右整人、挑起中蘇矛盾、鼓動三面紅旗等所有這些坑害黨、國家和人民,私下目的全都見不得人的事,而且全是其主動策劃並實施的,現在卻全都不是他做主幹的了,而是“處在第一線的同志處理得不那麼好”,做人竟然可以這樣耍賴不要臉如斯。
  不過話說回來,你姓劉的既然以當奴才為己任,說個笑話:科長在電梯里放了個屁,科員聞到後要趕緊表白自己近來鬧肚子,這才是拍馬屁的基本功。你現在把國家搞得反而比毛好,讓毛的臉放哪裡?更糟糕的是,原來讓國人吃飽飯是這么簡單容易的事?就此,已經嚴重地得罪了毛,犯了十惡不赦之罪。
  據劉源著《你所不知道的劉少奇》一書記載,1962年7月上旬,毛在中南海游泳池游興正濃,劉少奇快步走到池畔,親熱地問候毛。見劉來了,毛還在池裡就沖他發出三連質問:“你急什麼?壓不住陣腳了?為什麼不頂住?”可見到這個時候,毛為了自己的野心,還堅決不願放棄他那已經餓死數千萬中國人的政策,絲毫沒有為黨為國為人民着想的念頭,反而還在向糾正他罪行事實已證明沒錯的人興師問罪。
  劉見毛劈頭蓋臉接連三句氣沖沖的質問,顯見龍顏大怒,嚇得慌忙賠小心:“餓死這么多人,歷史要寫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書的!”。但劉這句受眾很廣的名言實際依然是在拍馬屁,劉只是在小心翼翼地向毛分說。他作為國家元首和黨的最高負責人,到這時都還沒有義正辭嚴地用是為黨為國家為人民這種正常的應該的理由與毛抗爭,甚至也沒問為什麼要“頂住”?辯解的理由僅僅是為了讓毛和自己而且主要是為了主子您今後免於因為餓死人的罪行“上書”被歷史記載,所以在乞求毛不要怪罪自己。
  但離開毛後劉卻為此得意起來,甚至認為自己治國能力比毛強。這就可以肯定,劉根本不知道毛為什麼要他“頂住”,因此劉才敢搞“三自一包”。但不管劉的目的怎樣,畢竟是他出面解決了餓死人的問題,為此在中央和地方的領導幹部中都帶來了巨大聲譽。這是因為各省地縣級的領導,直接與老百姓接觸,沒飯吃甚至餓死人,難免有人冒死也要找領導,不僅惱火,他們良心上也感覺對不起鄉親。我肯定,並不是這些地方領導不知道只要放寬一點就能解決問題,但誰又敢跟毛對着干呢?
  而中央部委領導,雖不與老百姓打交道,但毛為了盡快搞出“巨大成就”以吸引世界該由他來統治,逼迫他們要年年“翻一番”。我們中學學過,翻番就是指數級數,就像第一天存一分錢,第二天存兩分錢,開始並不難,但能堅持存一個月,就成了巨富,所以哪有那麼容易甚至根本就做不到。但毛為了盡快顯示自己的偉大成就可不管這些,你只要一解釋有困難,毛就立即扣上“右傾反冒進走資派”的大帽子,讓你生不如死。
  因此,地方和中央的各級領導都希望有個人能在前面擋住毛,大家就輕松多了好辦事。再加上當時劉還負責領導中央組織部工作,領導幹部哪個不想“上進高升”?為此,劉在中南海的福祿居熱鬧得門庭若市,毛的住所卻門可羅雀,此情此景,毫無疑問更讓毛嫉恨得牙癢癢。——哦喲,他實際沒幾顆牙了。
  這種狀況卻讓劉更加以為自己真是治國有方,黨員擁戴,民心所向,飄飄然起來,得意得還要給各部委領導訓話顯擺,通知周恩來主持。周按他的要求召集在京領導,然後站在台下與大家一起,聆聽劉主席在台上口若懸河走來走去指指點點教訓這些官員。劉甚至意氣風發地問:“中國為什麼不能出個劉克思”?據參加這次會議的現代史專家李新回憶,“劉要求大家向王光美學習:王光美下去(四清)了,不是就發現了許多新問題嗎?她還寫出東西來了,總結了許多新經驗,很有意思。我看大家還是下去吧,趕快下去吧!說到這兒,劉看了周總理一下,然後又對大家說:誰要是不下去,就把他趕下去!他的講話到此就戛然而止。”
  劉還通知在京的所有政治局委員和元帥、將軍們准時到人民大會堂,聽其夫人王光美作“桃源經驗”報告。氣得當場就有一些老將軍私下罵劉“捧臭婆娘”。毛事後得知也故意挑起激憤:“(王光美)有那麼大的學問要講四五個小時?”這個例子說明了後面毛搞文革幹掉劉,卻沒什麼人願出來替劉賣命的緣由。
  劉得意洋洋的以為是他才讓中國人有飯吃,實際上勤勞的中國人要吃飽飯有什麼難的?1957年以前不是吃得沒問題嗎?大家怕的是毛的權利。就連農民都知道怎樣就可吃上飯。比如後來很有名的安徽小崗村,全村人為了吃飽飯都按下紅手印,悄悄實行大包干後若是有人被抓,由大家負責撫養該家的老小。
  同樣1982年的中央一號文件終於實行包產到戶。由於當年必須首先丈量土地,然後按政策規定進行土地分配,這一工作的處理量十分巨大,且關繫到每家每戶今後的具體生活等切身利益,比如田土比例、肥瘦情況、水源有無、交通便利、距離遠近、高低平整等各種因素十分復雜,分配快的當年還可種一季,少部分因爭執造成分配困難的甚至進行到第二年去了。
  可就靠僅僅這一季種植,由於政策規定收入歸己,不再是為集體實際是為別人幹活了,大大提高了農民的積極性。各位可看看82年當年的報紙和電視錄像,秋收後,農民交糧竟然使得糧站倉庫爆滿,使得糧站不得已發公告宣布拒收。但農民交糧熱情依然很高,為此國家不得不再發一個紅頭文件,甚至具體到要求糧站哪怕就臨時在露天用席子圍成糧囤也不得拒收。而且當年底更是各路專家出來上電視,專門介紹糧食如何轉化利用,因為糧食一下子多出來,各地不知道該怎麼辦。
  想想這之前的毛時代,年年各種宣傳媒體聲嘶力竭地號召農民交公糧,關於交公糧的歌曲、舞蹈等文藝節目不知有多少,可農民沒一個願意主動交的,只能靠從上到下指示命令,同時哪個生產隊交的多,隊長就可以進入大隊領導班子,哪個大隊交的多的同樣可以進入公社領導,公社交的多的就可以進入區委。這樣一層層施壓和獎勵,還是常常達不到國家規定徵收量。
  就這么個簡單的舉措,甚至說白了,就是國家不要去管,農民自己想種什麼就種什麼,反而整個社會就有吃的了。這也就是我們的老祖宗早就說過的“無為而治”,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經濟原理。就這么容易讓中國人吃飽了飯,沒多久毛時代實行了多年的糧食定量和糧票就因已無用而取消了。同理,蘇聯一解體,莫斯科多年排隊長達公里的買麵包標志性景觀立刻變成糧食出口大國。
  同樣前面提到冒着巨大危險實行包乾的安徽小崗村,1979年,鳳陽縣委辦公室的調查結果統計顯示:包干後小崗生產隊1979年全隊糧食總產132370斤,相當於1966年至1970年5年糧食產量的總和。在糧食增產五倍的同時,油料總產35200斤,按群眾的說法是,過去20年總共也沒收到那麼多花生。
  不過我曾聽到過而且還是正規媒體發出的一個奇談怪論,說是什麼一號文件後糧食大幅增產是“因為毛時代修建積累了各種農業水利設施才有的”。這可真是見了鬼了,毛時代修的設施,為什麼毛時代不起作用偏要讓中國人餓飯?難道它們都恨了毛,非要他死後過幾年恰巧承包了才集體跳出來一起管用?編出這種瞎話的不僅無恥,而且無智。
  最終還要說明的是,82年的這個一號文件受當時的政治環境影響,還是沒有完全調動農民對土地的熱愛和長期的生產熱情。因為該政策只是讓農民在有限年限承包土地,土地還並不是個人的。這樣農民就無法對土地進行長遠規劃和投入,就不願也不會花大代價對土地進行改造建設,因此相應造成水利、維護、積肥、平整等土地配套措施很少進行,自然也就限制了土地的產出。同樣,由於土地的使用者全都沒有所有權,使得有能力者無法實現連片規劃進行更合理的開發和利用。這就像一個租房者,肯定不願對住房花大代價進行裝修,自然該房本該有的的舒適、美觀、適用以及更有價值的開發利用等特性都無法充分展現出來。
  但這不怪當時的決策者,沒有經過那個時代的人根本無法體會和理解到毛對中國的強大的負面影響,尤其是他的農業政策,制定的出發點和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實現野心,因此就是造成餓死數千萬人民的直接原因。這么嚴重的後果,他自己完全清楚是出於他的私慾。而害死一個人就是重罪,幾千萬人被活活殘忍餓死,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罪孽他是賴不掉的。雖然他已經極力掩蓋,但仍然非常擔心被人發現了解,這就是讓他心虛發憷的最大心病。可偏偏戳穿他編的謊言卻異常容易,即只要不搞集體所有制他的扯蛋立刻就撕破露餡了。為此他可是花費了巨大的心思,動用權力在十多年裡強調了又強調,宣傳了又宣傳,規定了又規定。甚至要求到全國人民每個人都必須多次表態過關,還要記下發言的文字記錄,就是所謂堅決反對“走資本主義道路”,實際就是絕對不能讓農民自己單干。
  多數沒有經過文革的人很難想象甚至根本不信當年會如此侵犯個人的權利,但我要告訴你,這是確鑿無疑的,即所謂他想要你方你就得方,他要捏你圓你不得不圓。哪怕是幾歲的小學生在學校也必須學習這些調調並表態,甚至八十歲的老人也要在街道居委會或生產隊委會去學習和發言,並且這種發言強調必須記錄且存入檔案,以使每個人都感受到巨大的政治壓力不敢“亂說亂動”。當然現在我已辦理退休手續,借機親眼看過自己過去根本不允許看到的檔案,並沒有這些具體到每次發言的記錄垃圾,但當年的老師同學的鑒定和自我鑒定,單位領導評語等確實在內,毛自己的保險櫃裡面存放的也都是這些各人揭發材料和每個人認錯的檢討書,他就是用這樣的高壓手段讓你心虛膽顫不敢稍動。
  因此當時中央這個對農民對國家對整個世界都有巨大劃時代意義的舉措,卻受到眾多毛左的強烈反對,說這是搞資本主義復辟,走回頭路,是要人民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比如當時的副總理陳永貴,就直接對着胡耀邦總書記開罵“胡亂邦”。
  這位日本鬼子的情報員、偽村長,還是日本帝國組織“興亞會”昔陽分會的領導成員之一,抗戰時期每星期都要專程去昔陽城兩次,直接向日寇憲兵隊長清水匯報中國抗日軍民情況情報的狗漢奸。就因為腦筋活,摸准毛按土地面積徵收公糧的目的後,強迫大寨大隊大規模毀林開荒,因此獲得毛的青睞進而一步登天。
  毛十分清楚陳的罪惡歷史,當時在山西支左的軍代表謝振華司令員已經查證他的全部漢奸資料且向中央匯報,但毛卻下令“不要再提了!”。陳因此得以成為九大代表,迅速爬升到中央,得勢後甚至回過頭來迫害整治了解他底細的謝振華司令。
  我們同齡人肯定還記得,文革那時小學教材里有一篇必學課文叫《主席請我吃飯》,作者正是陳永貴。文中說毛請陳吃飯,陳自己故意寫到“我硬是一口飯沒吃”。奇了怪了,御賜盛宴為什麼不吃?莫非怕有毒還是嫌棄毛口臭太臟?好大的膽子!——“因為吃飯會耽誤我看毛主席”。瞧瞧,嘖嘖嘖,這舔菊藝術高不高?毛看到後豈能不龍顏大悅重重有賞?因此像他這種毛粉手中有了權力,會替國家和人民着想嗎?對人民有利的事情能不跳出來堅決反對嗎?他們怕的是一個簡單的舉措就完全暴露了他主子的狼子野心,從而自己沒了保護傘。
  也因此,該政策造成剛承包土地的80年代化肥無比緊俏,甚至縣委和地委書記也要給化肥廠廠長說好話,親筆批條還只能買幾包。使得化肥、農葯等掠奪地力的化學物資的濫用(就像租房者大量引入其他住戶共住),農田基本建設長期停滯失修,今日農民對土地沒有感情不願耕作和投入等等症結,歸根結底,都是拜這種勢力以及被毛把腦袋清洗得連好歹都分不清的人所賜。正因為這個原因,面對強大的阻力,當時的黨中央只好採取了這種折中但遺患無窮的權宜之計。
  這也說明,且自古以來都是你上面有什麼政策,下面老百姓就相應有什麼對策。若你為自己的權和利想搞獨裁壟斷,一定要用“集體化”來掌控人民的生活和生存,那就只好大家都餓肚子。你放鬆一些,咱就多干點,你全部放開給予人民信任和自由,那當然就盡全力去勞動工作。
  由上述尚未完全適應經濟規律的例子可知,這還沒有全部調動起國人生產積極性的政策,卻已經讓中國迅速邁入經濟大國,有了世界GDP第二的實力。假如能完全調動國人的積極性,憑中國人高出世界平均智商五個點的聰明才智和勤勞肯乾的精神,中國在十年內人均收入成為聯合國認可的世界最發達國家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大家一定發現在自己身旁的群體中,有人做事就是輕松麻利些,學東西要快一些,幹活能又多又好,這樣的人恐怕只比你的智商高一兩個點,能比世界高五個點,加上國人都期望在年輕時多努力些,老來就輕松舒適了。而且中國人雖然在體力上可能比不過其他人種,但在現代科技社會,我們更加適應目前和將來的時代。因此只要有適應生產力發展的環境,中國人立即佔領世界經濟最高點毫無懸念。
  要問如何調動積極性?還是這個簡單例子就說明,只要能把各自的勞動成果大部分歸勞動者所有,具體說只要創造出的價值80%以上能給創造者,那就會立即形成巨大的勞動生產熱潮,甚至街旁那些麻將館里的老頭老太太都願找點力所能及的事幹了,中國能不馬上超越世界么?
  別以為80%的勞動成果歸勞動者很困難,實際我們古代和世界現在好多發達國家全都已經做到,而且是越發達的這個比例越高,所以過去的皇帝都很重視“輕徭役不加賦”,雖然官家都想要錢,但也清楚地知道,提高了老百姓生產勞動的積極性,整個產出的基數變大,要比增大稅收比率獲取的更多。——要我再往下說得更具體,因為“你懂的”原因,在這里不便多說了。
  透過這個我們經歷過的例子同樣還可以說:朝鮮只要把土地分發給農民,讓他們所種歸己,可以肯定,只需幾個月時間,朝鮮人半個多世紀沒吃過飽飯的日子就永遠一去不返了。哪用得着領導人天天念叨“喝肉湯”,扯了幾十年也兌不了現。至於為什麼他們不這么做?真實原因並不是什麼馬列原則,而是獨裁者心理上必須掌控人民的一切,尤其是在生產生活上。目的在於你若不經過我就不能生存,勢必只能聽從我的擺布。
  再回到劉,全黨尤其是中下層這時對被毛封為“接班人”的劉的擁戴,讓劉忘記了毛是個什麼人,竟敢在62年1月的七千人大會上把毛架起來烤。由於這之前毛造成中國人窮財盡、餓殍遍野,七千人大會的參會人員又主要是各縣縣委書記,他們對此有着更深的體會和怨恨。毛在會議開始時還故意發言想引導說成是“大成績小問題”,但已解決吃飯問題的劉卻大膽說出了可還是打了折扣的實話“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直指是毛造成的。盡管此時劉並不知道毛堅決要搞集體制的真實目的,但從毛的角度來看,這就是明確說明餓死這么多中國人就是他個人的責任,讓他如何不感到緊張和害怕?僅這一句,就讓毛對他恨之入骨,認定劉是他“身邊的赫魯曉夫”,其罪當誅還罪該萬死。
  毛後面這幾年都一直在思考怎樣搞掉劉奪回大權,但精於計謀的他卻不敢妄動只好不露聲色,8個月後,他陰謀指桑罵槐“社會主義時期存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強調階級斗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利用“階級斗爭”的名目把水攪渾,讓人們把餓死人的責任和矛頭導向“階級敵人”,同時故意把人民和自己歸成一個陣營以拉攏人心;隨後又發動了“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的“四清運動”,重點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矛頭實指劉。
  我小時親眼看到過一份文件,那是用蠟紙和鋼刻筆人工手寫油墨復印後裝訂出來的一本《江青同志講話錄》,其中有一句“七千人大會憋了一口氣,直到文化大革命才出了這口氣。”正說明毛當時對劉恨得咬牙切齒,甚至對他最信任的江把不敢公開說的都對她說了出來。
  可毛為什麼要憋住這口氣呢?這是因為在當時,幾千萬國人的慘死,這時大家可都沒忘記,“大飢荒”實際上是毛一生最大的禁臠。他十分清楚就是為了他個人的狼子野心害死了這么多人,做了虧心事肯定心虛。加上劉的風頭正盛,他若當場反擊或乾脆搞掉劉,則很可能鹿死誰手猶未可知,這也說明大飢荒的數千萬中國人死亡的事實讓他非常膽怯發慌。
  至此,毛已經是處心積慮該怎樣報復劉,因此不點名天天痛罵“中國的赫魯曉夫”,同時故意指派劉搞四清運動,實際就是去揪基層幹部,尤其是農村的幹部,以破壞他們與劉的緊密關系;另一方面通過宣傳,把自己塑造成堅決反對基層腐敗的正面人物,拉攏不明真相的群眾歌頌和靠攏自己。要反腐敗當然沒錯,但不受約束的權力越大肯定就越腐敗,因此基層幹部的腐敗怎能與他自己相比?
  劉雖然感覺到毛對他的不滿,卻依然把毛當做精神領袖繼續吹捧,當然是為了消除毛對他的不滿,毛叫他做什麼就做什麼。同樣,毛為了推卸大躍進餓死數千萬人民的罪責,故意攪渾水轉移矛頭。在1962 年9月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發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的號召,並且說:“我們的幹部……絕大多數不懂社會主義”,要進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
  聽到毛發出搞階級斗爭的號召,劉一貫討好地積極響應,堅決貫徹。1963年2月,在北京召開工作會議,部署這場後來被稱為“四清”的社教運動。劉少奇在會上說,要“搞一個階級斗爭”,“總是口裡講階級斗爭,不辦事情,不好”。當時毛發言有意隱示餓死人是階級敵人搞破壞(他也曾公開直接這么說):“我們這個國家有三分之一的權力不掌握在我們手裡”,毛的目的當然是把餓死人的大災難說成是這部分子虛烏有的人造成的。而劉則為了表明他與毛是同一個“我們”,立即接腔並更激進地奉承道“三分之一打不住。”可惜的是,舔菊藝術雖高,能阻止毛要收拾你的打算么?
  毛為了削弱劉與基層幹部的關系,親自號召領導幹部下農村搞“四清”,但這種出力不討好且過苦日子的事情,誰也不願去,各級黨委當時竟然都不理睬。劉為了取悅毛,立即下令讓組織部發文:“不下去的不能當中央委員,不能當省委書記和地委書記。”結果全黨聞風而動,各省部級幹部下去了一百八十多人,地委一級的幹部下去了一千多人。此舉反而讓毛感到大權旁落,更加堅定了必須奪回權利的決心。
  這樣劉對毛的繼續吹捧討好,讓毛以空間換時間的方式,經過了四年的奪權謀劃和精心布置,終於可以對劉展開短兵相接了。
  在《引子》中,我曾問過一個問題,即作為國家領導人,毛為什麼要發動大動盪、大破壞的文革,讓國家陷入動亂甚至挑動民眾武裝內戰讓國家和人民遭受巨大損失? “聽到砸爛公檢法我就高興”,甚至得知國家全面爆發武鬥內戰而高興舉杯作賀?就算劉少奇和其他國家領導等人真有問題,為什麼要動員紅衛兵打倒而不是按黨和國家的正常程序罷免呢?
  看到這里,各位肯定都已經清楚,之所以不能按正常程序罷免,那是因為劉並沒做錯,拿什麼名目來罷免?況且當時擁戴劉的中央領導甚至比毛還多,走程序以投票為准,則毛自己反而可能會被罷黜,徹底完蛋。因此先沒了底氣,他不敢也就自然不願。
  毛當然可命令軍隊武力奪權,因為毛始終牢牢地抓住軍隊不放鬆,那是他權利的根本即權柄。按他定的條例規定,別看劉是國家元首並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中央軍委也是其轄下,但實際連一個排的兵力都調動不了,這就是毛對劉說“我動一個小指頭就可以把你打倒”的資本,但問題是動用軍人奪回國家元首的權力,很明顯是典型的軍事政變,沒法名正言順,名聲很難聽。
  因此這兩種罷免劉少奇的奪權方式雖然對黨、國家和人民是最少損失的,不會傷筋動骨,不會有大的動亂,但毛從來只為了他的個人利益作想,因此除非萬不得已根本不願採用。可“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大權是必須奪回來的,毛為此撕心噬腦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經過幾年的左思右想,還是來自己最拿手的那一套,即攪渾水讓老百姓不明所以,混亂中一步一步搞垮劉。深知人性之惡的他了解要指使人就要充分利用人的慾念,上一次他用的招數是號召有着多數人的窮人對少數有錢人的嫉妒眼紅,支持他們搶奪富人的財產而不用承擔任何責任,有這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自然能拉攏大多數人到自己身邊為己所用;
  這一次由於是他自己的統治,已經沒有有錢人了,但在民眾沒有話語權的集權制下,肯定存在利用權力進行腐敗的問題。比如在農村就有幹部多吃多佔為己謀私情況,別說招工徵兵首先推薦自己的親人或關系戶,就連交糧交豬也可以大搞領導幹部的福利。
  我下鄉那會,國家規定每家農戶一年中必須上繳一頭生豬,上繳完成當年指標後,才能自家殺一頭年豬吃肉,即繳半留半,繳一留一。否則就是違規,公社和大隊是會派民兵來捆人並搶奪豬肉的。自然這也是毛向蘇聯顯擺“每賣一噸豬肉給你們,必須搭售一噸豬尾巴”的物資基礎了。
  可那時人都吃不飽,連雜糧都不夠。我下鄉的當地,每年一二月間就好多家沒吃的了,只能上山捋一種叫“紅果”酸甜苦澀的小野果來充飢,哪來的東西喂豬呢?尤其是還至少要同時喂兩頭才有自家的一頭,這對農戶來講就很困難,有些實在無力的只好不養豬了。可那時農民若是不養豬,就完全沒肉吃,可不像城市戶口,每月好歹還有幾兩豬肉憑票供應以沾點葷腥,農民只得整年不知肉味。就算大人不吃吧,孩子老人又怎麼辦?
  因此那時每天生產隊收工時,太陽已經下山,天還有亮光時,農婦就急忙背着背簍,以最快速度拚命在沿途搶割豬草,否則天黑就什麼也看不見了。等到回到家,天早已黑盡,這時孩子哭,豬也叫,都餓得不行。趕緊生火煮飯和剁豬草燒豬潲,還沒等自己吃上飯,已經到了8點鍾,必須摸黑上隊部學習毛思想,遲到或不去那可不得了,屬政治思想問題是會要命的。
  盡管如此,光吃豬草的豬很難生長,同時喂兩頭就更難。國家規定交購的生豬必須達到百斤以上才達標,否則就是送來了也會拒收。喂過豬的都知道,百斤以前的豬生長很慢,直到百斤後就像人發育了一樣,突然會吃且增肥很快。但這時若是沒馬上上繳到路途較遠的區鎮里,豬恐怕就會迅速達到一百二三十斤甚至更多,農家就會心痛多出來的那些分量,那可是用很金貴的豬飼料和一年辛苦喂養換來的,按9.5分錢/每斤這種價錢白白送給國家,可實在捨不得。怎麼辦呢?
  這時公社領導就可以跟你打商量,乾脆繼續喂養到一百七八十斤的肥豬,交到公社讓他們領導們聚餐打牙祭,這樣可算你完成了兩頭指標,反正今明兩年都不會派人來找你麻煩。這算不算貪污我不知道,但腐敗卻是一定的。
  可見只要有權利卻不受人民監督和處治,腐敗是跑不掉的。各級幹部有財權、分配權、調度權等公有資源的決定權,且這權力人民沒法制約,當權者怎麼不會為自己謀取好處?當年有句常用語,叫做“有權不用是王八蛋”。因為這樣,當時農民對國家對各級領導的不滿嘴上不敢說,心裡毫無疑問是日益增長的。
  同樣在城鎮,一些招工徵兵甚至入大學,那時 “政審”極其關鍵,所謂群眾推薦實際就是領導說了算,自己孩子或親友優先是普遍現象,所以那年頭漂亮女孩想找的都是領導的兒子。工廠工人升級調資也有不少並沒什麼技術反而上去了的,按當時的說法叫“走上層路線”,也就是平日里多去拍領導馬屁,討好賣乖一樣能獲得巨大利益。
  另外在日常的學習、生活、工作中,不可避免需要有人來管理、指導和安排,也難免產生被管束方對管理人員的怨恨和不滿。加上人比人氣死人,有些確實能力很強因此待遇榮譽等比周邊的超出很多,引起他人眼紅嫉妒的,比如名演員、世界冠軍、單位拔尖者等等。
  毛天才地利用了人民群眾的這些情緒,即你對這些人這些事不滿,不管你們是哪一組織哪一派,只要是我的崇拜者屬於我這個大群的,我給你們機會讓你們不受懲罰可以公開狠狠地去整治報復,一泄私憤好不好?當然他不會直截了當這么說,而是謂之“革命”,而且“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有這等胡作非為任意發泄還不用擔責的痛快事,無知的年輕人自然是積極響應。因此文革就是從學生打老師,職工斗幹部、群眾整名人等打砸搶抄開始,自然也是全國大動亂大破壞的原因。
  但問題是,他既然能讓你去搶奪別人的財產和整治別人,就不想想,那麼你自己的財產還靠得住嗎?今後難道他不會反過來派人來來整治你?事實證明了跟着他胡來鬧事不講社會道德良心的,最終全都吃了虧遭了殃。看看當年跟着他鬥地主的農民,他統治下過的什麼生活?文革開始很起勁的學生青年,結果全都趕到了鄉下和邊遠地區“修地球”。至於紅衛兵和造反派的大頭頭,實際是一轉臉就被他整倒關到監獄天天作檢討去了。
  不管怎麼樣,文革開始他首先提出的口號就是“革命無罪,造反有理”,允許人們去打、砸、搶、抄甚至殺人,號召無知青年搞混亂造成大動盪、大破壞,甚至擔心亂得不夠達不到他的目的,因此他在1967年8月4號寫信給江青“應大量武裝左派”,命令部隊發槍給造反派。甚至為自己的目的鼓動紅衛兵等青年去暴力革命,公開場合故意讓宋彬彬改名為“宋要武”。
  至於武鬥和內亂對國家和人民造成巨大損失,他當然是不會關心的。他擔心的是人們不按自己的打算行事,如果人心思穩,甚至已經知道了自己是餓死數千萬人的罪魁禍首,那就不會響應自己號召。而自己的目的此時已經暴露,劉等肯定反攻,他們只要把自己做過的壞事一公開,那就不得了,為此他不得不心虛害怕。因此當他聽到完全按自己的設想鼓動後,國家全面爆發武鬥內亂,心中的石頭落下地,得意地在自己73歲的生日宴會上舉杯:“為全國全面的內戰乾杯!”
  毛的戰略戰術都很出色,開始僅針對北京市委領導人在北京日報上所寫的散文《燕山夜話》發起攻擊,即批“三家村”。這與他過去一直運動不斷的做法一樣,沒有引起劉的警覺,相反還積極幫毛去整治他們,因此劉在文革開初實際是積極支持和具體實施者。
  但北京市委卻是劉的堅定擁躉,毛說話沒有劉點頭管用,所以毛惱怒地說北京市委“針插不進水潑不進”。因毛首先拿此散文系列開刀,加上是在高校大規模發展,故藉此叫做“文化大革命”。毛發動文革的初衷就是為了奪回劉的權,什麼“反修防修”“革命”,那不過是一貫用來遮掩自己真實目的且誰都吃不準只能由他解釋的幌子而已。至於劉已經倒台為什麼還要繼續?那是他發現手中的的權利始終沒有按自己的設想運作(比如林彪就不順從交權給張春橋),利用文革這種類似軍管的方式來加強自己的權勢,同時也可以震懾威脅自己的對手。
  整整十年的動亂啊,讓中國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人民再次遭受到巨大的災難,所有的一切僅僅就為了這個人的權。使得中國從五十年代初還是人均收入遠超日本、台灣、韓國等國的生活水平,一落倒退成世界倒數的赤貧國家,人民生活還不如幾乎不幹活的非洲。
  隨後毛見時機成熟,在《我的一張大字報》中,點醒全國打倒劉少奇為首的“資產階級司令部”,指其“站在反動的資產階級立場,實行資產階級專政,將無產階級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打下去”。
  在毛的鼓動下,全國出來大量紅衛兵,這時已經直指劉了,可劉面對無法無天的小年輕,又沒能力動粗阻止,只得求助於毛。毛故意冷落他,求見了幾次,一直不睬。直到劉的手下各級黨和政府全部被毛搞垮,自然也是全國的所有行政機關全部癱瘓,這時毛想你姓劉的知道了老子的厲害,該服軟了,想看他是怎樣痛哭流涕臭罵自己的丑態,這才通知他過來。
  同時毛為了保險起見,並逼迫劉臣服不敢亂說亂動,在文革前就以野營拉練為名,把北京衛戍部隊全部調開,使得中央軍委不僅無兵可調,甚至毫不知情,以致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賀龍元帥向劉發牢騷,這也是賀龍文革遭難的一大原因。然後密令林彪將其四野的老部下也是中國實力最強的38軍從沈陽調來圍住北京,大軍壓城以免萬一劉來個魚死網破,那就政變就政變,必須迅速控制,絕不能讓劉等有公開告全國人民的機會。
  沒想到,劉雖然知道自己已經無力對抗毛,卻還以為自己在黨內仍很有威望地位,加上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國家主席不受逮捕,讓他認為最不濟不過回去種田。因此見面後主動提出“辭去國家主席、中央常委和《毛澤東選集》編委會主任職務,和妻子兒女去延安或者湖南老家種地,以便盡早結束文化大革命,使國家少受損失。”他還說,“這次路線錯誤的責任在我,廣大幹部是好的,特別是許多老幹部是黨的寶貴財富,主要責任由我來承擔,盡快把廣大幹部解放出來,使黨少受損失。”
  唉,國家主席這頂帽子害了他呀,自甘當了一輩子奴才,這時反而想保持人格尊嚴了。前面那句還是聰明之辭,提醒毛我對你還是有功的,當然是想請你手下留情。但糟糕的是最後那句,彷彿自己站得高看得遠,主動大度擔責全是為了黨。這之前毛雖然處心積慮要報仇,還只是想看劉低三下四臣服於自己,若劉這次來是臭罵自己豬油蒙心瞎了狗眼,表示今後一定痛改前非,毛雖然不可能再重用他,但把他的檢討公開以彰顯自己偉大的同時還能懲戒其他奴才,羞辱他後留下他的性命做一個現身說法未必不可能。
  毛是什麼人?他什麼時候打算遵守憲法?什麼時候又遵守過憲法?結果到現在你姓劉的還特么以為自己在黨內地位很崇高,幹部百姓們很擁護?還有法律保護?那好,咱們繼續玩玩,不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就不姓毛。還妄想離開我的管控?那你把那些見不得人的事都抖落出來了怎麼辦?
  在毛劉見面第二天,毛就下令派8341部隊將劉嚴密看管,仔細想想還是擔心劉可能逃掉,在有重兵把守的前提下,還把劉的孩子全部趕出住所,然後將劉的住房再用磚砌上高牆森嚴封閉起來。毛甚至擔心劉掌握他的秘密太多並告訴別人,因此專門規定連劉的專案組也絕不許審問劉本人,只能外調找其他人查證,創出世界審案定案的一大蹊蹺。
  為了實現自己報仇的目的萬無一失,毛不顧黨和國家的需要和利益,不惜多次推遲黨的九大召開,使得八大後,經過了十三年才開九大。這是他為了保證黨代表中無一人支持同情劉少奇,為此要威逼利誘和剔除許多中央委員;還要收集編造大量罪證以搞垮搞臭劉,不惜強迫逼供造假。
——結果是毛對九大代表審查了又審查,清除了再清除,九大表決時,還是有一位令人敬佩的女委員冒着巨大壓力和危險沒有舉手,這就是連胡耀邦總書記都贊嘆不已且自愧不如的陳少敏代表,打破了毛處心積慮妄圖全票通過決議的夢想。
  期間出現劉身體有可能會馬上死亡的狀況,毛生怕劉生前聽不到自己把控的黨處置劉的結論,曾急忙召開中共中央第八屆十二中全會。雖號稱“全會”,卻連應到代表人數的一半也沒湊足,急匆匆推出他所需要的“黨中央決議”。
  十二中全會閉幕日期是10月31日,為了報復得痛快酣暢,毛天天打聽關注劉會不會死,見其暫時還沒咽氣,就一直把決議內容擱放在那裡,直至劉七十歲整的生日即1968年11月24日這一天才特意通知他,他已被中共中央十二中全會定為“叛徒、內奸、工賊”,被“永遠開除出黨”。
  同樣為了復仇的快感淋漓盡致,毛兩次通過汪東興對醫護、看守人員強調,對劉“要把他拖到九大,留個活靶子供批判”。因此,在九大前下令用最高的醫術最好的醫葯為劉延命,而九大後,則立即把醫護人員和葯品撤走。還指示專門買個新半導體收音機,24小時不停播放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傳來的九大決議:“將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終於實現了對劉的徹底的報復雪恨。
  劉這時已經癱瘓半年,但仍然怕他逃掉或跌下床,將其始終與床緊緊捆綁在一起。甚至大小便也沒人處理,因此全身連褲頭都沒穿,屎尿全在被筒筒里弄得一身。對劉少奇來說,活着已是一種極度的痛苦和折磨,也是沒有盡頭的懲罰。但他還想努力活下去,他還寄希望於“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他還要堅持到能說話的那一天。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他等來的卻是晴天霹靂,聽到自己永遠被開除出依賴一生的黨,還全是莫須有的罪名,當場就氣得全身痙攣、血壓狂升、高燒不退。看護人員只好在他痙攣的手中塞兩個瓶子,防止抽筋拉傷,那兩個塑料瓶都被他捏成了葫蘆形狀。
  劉咽氣離世時身邊沒有一個親人陪伴,早已骨瘦如柴,肌肉嚴重萎縮。鼻子、嘴全都爛壞了,下頜一片淤血變形,白頭發蓬亂一尺多長,身子赤裸着發臭,直至這時還依然被捆綁在床上。當專案組向毛匯報劉已被整死的情況時,毛對這位協助並吹捧自己有近三十年之久的副手的死亡,只冷冷地撂下一句:“自作孽,不可活!”
  不管劉是個什麼樣的人,但他死時依然是國家主席(只開了黨代會開除出黨,沒開人大),仍然是中國的元首和國家對外的象徵。就因為毛痛恨他醒了自己的門子和掃了自己的面子,因此就可以要他去死,還必須慘無人道痛苦地死去。憑什麼?真想問問:那些說起愛國就要對外喊打喊殺要去拚命的,現在國家主席中國的象徵被人迫害整死,你又打算要怎樣?
  尤其那些現在還在替毛抬轎子吹喇叭的,看到這里有什麼感想?因為劉不顧自己的尊嚴臉面放得開,褲子脫得干凈,因此在拍毛馬屁捧毛成神的功績上奉獻甚巨。論溜須抬轎的能力和貢獻誰能比得上“朋友之首”的劉?不管他其他究竟怎樣,但他對姓毛的,還是有不少功勞苦勞的,為毛臟活累活惡心丟人的事可沒少干。就算七千人大會得罪了你,目的也不是故意跟你過不去,更是奉毛為主從未想奪你的權,只不過顯擺自己得意忘了形而已。難道就這犯了死罪,還要如此凄慘痛苦地死去嗎?
  更令人不齒的是他的家人。劉這么悲慘而死,據說冤死的人會有怨氣,那劉的怨氣絕對沖天。姓劉的別的功勞有限,但樹毛成為神肯定是付出的第一人,因此張國燾回憶錄中稱劉為毛的“功狗”。前面提到過劉的老婆王光美曾拒絕出席追悼會,似乎挺有骨氣和主見。但現在看來,不過是對毛的罪惡當時全國人民出現希望徹底清算的風頭,控訴毛的傷痕文學大受歡迎,清理“四人幫”也就是斬斷毛的爪牙引得黨內外一片歡呼,王光美以為毛要完蛋了的惺惺作態。後面風向被扭轉,王立馬改口,拉住新鳳霞說“我們都是毛主席的好學生”。氣得新鳳霞罵:“她男人都被毛主席整死了,她還說這樣的話,你說壞不壞?”其後光美為了再討新領袖的歡心,竟然選擇忘記劉的慘死以及自己乃至全家人被毛迫害所遭遇的非人待遇的不共戴天之恨,忘記了“我們這個幸福的家庭,再也不能團圓了。4位骨肉先後慘死,6個親人坐過監獄。在我們一家人的遭遇之上,是億萬人民的苦難。”還大張旗鼓召集全劉家人共同宴請毛的全部後人來 “一笑泯恩仇”。哈哈,此乃老劉家的家風使然,徒增世界馬屁史上的笑料而已。奈何?
 樓主| 發表於 2018-5-16 19:45:20 | 顯示全部樓層
前面已經發過,但論壇被黑客攻擊後沒有了,從發。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5-17 11:32:01 | 顯示全部樓層
前面已經發過,但論壇被黑客攻擊後沒有了,重發。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