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79|回復: 0
收起左側

大國外交還是流氓外交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18 14:12: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彭佩玉





去年薩德入韓時節,在孩子的學生家長群里看到一些學生家長轉發排韓帖,這種民族主義狂熱的情緒發泄,既談不上專業的技術分析,亦缺失理性的戰略思維,眼見得家長們伸出拳頭,一表其拳拳愛國之心,支持“樂天集團滾出中國”之時,我還是沒忍住發表了自己的高見,結果惹來了一番圍攻,民粹主義需要反智的愚民市場,此一統一關系反映了一種可憐的主奴結構。

記得當時我用了一個形象化的比喻。金三胖在中國邊境搞核試爆,這就好比人家在你的家門口挖了一個化糞池,作為排泄之用,你不但不反對,而且出人出力大力支持人家在你家門口建這個化糞池。此時一個遠房鄰居看不下去了決定實施制裁,你不僅一次次投票反對制裁,而且稱這個化糞池是在你家門口建化糞池的流氓和要實施制裁的人之間的事,這就等於說人家要強奸他老婆時,有人來打抱不平,他不但不讓人家干預還說這是強奸犯和打抱不平的人之間的事,這時候跟着瞎嚷嚷愛國的人,正如那個被強奸犯強奸的人的老婆。最簡單的事實是,這個化糞池的受害人是誰?中共的外交邏輯就是如此的荒謬絕倫,受一種可憐可悲的受虐狂支配,給人當棋子玩還覺得自己大國屁股撅起來了,所謂的大國外交,基本上就是干這種惡心之事。

薩德是一種防禦系統,用以監控洲際導彈的異動和發射階段的反應以便做出快速的防禦反擊,顯然它和作為進攻性戰略武器的核導彈不是同一類型的戰略武器,薩德入韓,本來就是戰略博弈的結果,你可以支持金三搞核訛詐,但美國的盟友必須受到戰略保護,這是人家的對等原則,憑什麼韓國搞防禦時貴國的愛國賊要反韓,朝鮮搞訛詐,貴國愛國賊不敢反對中共流氓外交濫用民脂民膏?朝鮮半島核危機的始作俑者,是奉行核擴散及與獨裁政權合作的中共獨裁政權,獨裁才是它們外交意識形態的價值首選項,亦中國特色之內涵。

流氓外交的一大中國特色是金元外交。慷衣食父母之大慨,無私援助流氓國家,這是愛國還是賣國?應該是愛黨——賣國,這兩者才是高度統一的。其邏輯鏈表示為賣國——興黨,然後愛黨必然賣國,因為這個流氓政黨是靠賣國起家的,先賣給蘇俄和日本,坐地叛亂分贓,竊取政權,然後靠“別了,司徒雷登”一邊倒,投靠斯大林當兒皇帝,給斯大林在朝鮮當打手,獲得初期政權的穩定,最後,今天依然靠給普京當孫子彼此遙相呼應,成為反人類反文明的邪惡軸心國家。別以為中國老百姓都傻呼呼的,昨天看一個視頻,就是一位普遍的女性公民,在中共法院門口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說,直言不諱的質問中共竊國者,憑什麼以高於國際市場油價的兩三倍購買俄羅斯的石油,而且一訂就幾千億的大單,不就是為了洗錢,狡兔三窟嗎?除了移民歐美澳,它們還准備了最後的退路,向它們認賊作父的“父國”轉移財富,一帶一路也是一個國際大洗錢的大手筆,試圖把叛國的贓款洗白。

利益動機及利益原則(特權集團上層建築的全部)構成了中共執政的原始驅動力,它們確實在下好大的一盤棋,只是對於它們而言,曾經信誓旦旦要熱愛的祖國,現在變成了洪水滔滔之時棄船而逃的一艘爛船。

國家為私器——已然成為獨裁統治的金科玉律。哪有父母不為子女好的?讓人啼笑皆非的是,中共治下的愛國賊,偏偏能從叛國賣國的流氓外交推出如此一種父母意識。89之後中共遭受歐美日聯手實施的敏感技術禁運,今日正在迎來特朗普全面反制的歷史節點,多虧了這個曾經被我認為只是一介商人的總統適時出手,一邊矯憲稱帝一邊造神的紅色孽障受此猝不及防的打擊,變成了內外交困的過街老鼠,才算暫時收斂了一點狂妄悖逆的文革沖動,若非如此,以其剛愎弱智,只怕已經頻頻發起冒充鬼神的丑劇表演,並推動其靈魂深處心儀的恐怖巫術,製造人人自危的寒蟬效應腐化掉人的尊嚴。一個遭受全球發達國家全面技術制裁的國家,卻熱衷於向其它流氓國家輸出民轉軍的敏感技術,還包括了戰略資源如石油,糧食的偷運,在聯合國處處與歐美國家對抗,對人道主義援助之外的國際制裁措施,拒絕履行其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國際義務,走上了一條反人類的“大國外交”之路。

反市場的國家間諜行為也應運而生。隨着加入WTO的歷史機遇期,從未准備開放市場的中共政府,系統性的大規模利用了西方世界的“制度漏洞”——自由市場的規則倫理,派遣技術間諜,試圖以技術剽竊的所謂後發優勢代替技術創新,實現跨越式發展。全面開發了它們的“制度優勢”,妄圖以舉國之力的人民戰爭模式取代市場之手,全能型的政府行為對自由市場的不宣而戰,一直到得意洋洋公開宣布擔當全球化領導的責任,價值沖突的演繹終於釀成了今天自取其辱的孤立狀態。為了竊取預警機技術,中共盯上了以色列,取得了在軍用技術領域一次巨大的飛躍,為了獲得軍用航空發動機,它向俄羅斯卑躬屈膝,成為俄羅斯受到國際制裁時獲得穩定金融支持的邪惡同盟,後極權與新極權的公開合流,找到了惺惺相惜的共同語言,天下流氓本一家。

世界終於開始驚詫於中共到底要干什麼。中國模式有它自身的邏輯,無論是國際法還是與其他國家打交通必須遵守的所在國國內法主權,中共有自己一套屢試不爽的潛規則,人性的原罪或稱弱點——不是要通過規則來制衡它,而是要將這種人性惡發揮到極致,在反人類反市場的行為習慣之外,反文明的執政邏輯,順理成章的成為中共所要建構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主旨,令人諷刺的是,越是反抗整個文明體系的普世價值,它們所能提出的替代方案,不過是中國特色的資源壟斷,權力壟斷對人心的全面腐化。

特朗普對聯合國越來越不耐煩的觀感,恰如其分的反映了中共對聯合國所採取的態度,作為創始會員國,中共自身深刻的道德危機必須藉助於國際社會的普遍承認來彌補它的合法性,一個最無恥的流氓也不能夠獨自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它總是需要呼朋喚友來滿足自身的威儀甚或威信,從一開始,中共就為聯合國打定主意量身定做了一個定位:一個宏大的國際劇場,正如它在國內政治中所一貫奉行的劇場表演效應,再沒有什麼比用滿嘴仁義道德滿肚子男盜女娼來形容它寡廉鮮恥的表演更恰當的了,只要統計一下此政權在安理會的投票歷史記錄,哪怕有過一次投票支持安理會對國際安全秩序所採取的正義行動,“不幹涉別國內政”成了它最漂亮的遮羞布。

聯合國不再是主持國際正義的合法機構,其官僚主義作風深得中共歡心,迎合了它們謊言外交的習慣,在冠冕堂皇的書面文章之下,是從未打算承擔國際責任的陳腐官僚氣息,這種氣質原本為中共與生俱來所獨好。外交辭令的極端虛偽雖然足以見證人性惡,加上權力的虛榮意志後,大國外交的電視宣傳掩蓋了歷史的醜陋,意識形態的陳辭濫調引領了粗鄙化的社會思想,民族主義的春葯從來都是中共愚弄大眾的有效產品,巨大的不確定性與危險性籠罩在這個鍍金時代,雖已帝國黃昏末日垂暮之期,腐朽的死亡氣息也愈加濃厚。

在此歷史節點,我們每個人都有義務反抗流氓外交的末日叛逃,國際冒險,台海冒險。

2018年5月20日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