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86|回復: 0
收起左側

日本為何禁止“滴滴打車”?真相讓人深思(組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18 19:09: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綜觀中國互聯網的發展,創新往往以犧牲傳統產業為代價,而美觀和日本的創新,往往是以繼承傳統產業為基礎,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差別。中國可以毫不留情的淘汰一個舊的東西,可以肆無忌憚的摧毀傳統的邏輯,這是我們能夠取得飛躍式成就的原因之一,也因此我們生活在一個凌空的社會里。——水木然推薦閱讀

  下文來源:靜說日本


  日本是一個出租車業十分發達的國家,我們到東京、大阪等日本大城市旅遊出差,發現滿街都是出租車,而且大部分還打着“空車”的提示牌。在街頭,手一招就過來幾輛車,完全享受不到在北京街頭冷凍半小時還打不到車的痛苦。

  我問過一名東京的出租車司機:“空載率那麼高,你每個月還有多少收入?他說有4、50萬日元(約3萬元人民幣)”。東京的出租車的起步價一直以來是780日元(約46元人民幣),現在有一部分公司降到了410日元(約25元人民幣)。出租車的定價是需要日本國土交通省審批的。

  讀者朋友一定會問:“日本難道沒有滴滴打車嗎?”曾經有過,但是屬於違法營業,被禁止了。類似的叫車服務系統,日本幾大出租車公司共同開發了一個“全國出租車”軟件,這個叫車系統還有中英文版,你下載APP,在東京就可以使用。



 在中國,如果想打車的話,利用滴滴打車或者快車、專車的APP軟件,動動手指已經成為習慣。日本也知道滴滴打車這個軟件,想利用這一軟件賺錢的人也不少,但是日本為什麼就發展不起來,形成不了像中國這樣一個叫車服務系統呢?這是因為日本社會遇到了一個很大的法律障礙。

  8年前,美國的滴滴打車公司Uber進入日本市場,首先在福岡市開展了這項服務,Uber的整個操作系統跟中國差不多,也就是說,滴滴打車系統給出租車公司提供一個招徠乘客的IT系統服務。然而,出租車公司通過加盟這一系統來實現增加乘客增加營業利潤的目的。美國在日本的這一家滴滴打車公司不是像中國那樣狂砸10幾個億,用補貼出租車司機甚至減免乘客的出租車費的方式來擴大業務,而是要求出租車公司提供加盟費,來獲取這一嘀嘀打車的系統叫車服務。也就是說,日本的這一家滴滴打車公司它的最大盈利點,是通過增加加盟者來獲取利潤(加盟費)。

  但是,這一家公司運營了3年,不僅領不到日本國土交通部的營業許可證,同時也無法在福岡之外的城市拓展業務。最後,這一家滴滴打車公司不得不宣布關門,放棄日本市場。

  為什麼日本政府不批准滴滴打車?為了揭開這一個謎,我前幾天專門去采訪了日本最大的出租車公司“日本交通”的運營管理部負責人山崎先生。他告訴我滴滴打車在日本無法生存的三大原因。

  山崎先生說,日本之所以無法接納滴滴打車系統,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它破壞了市場的公平競爭原則。日本的出租車公司是多如牛毛,然而,它沒有國營和民營公司之分,只有企業和個人,也就是說,日本的出租車是分成兩種,一種是公司經營的出租車,還有一種是個人出租車。日本公司經營的出租車不是像中國那樣實行完全承包制,日本出租車司機是拿工資加獎金的,獎金是根據你每一個月的業績來計算,自然日本的出租車是沒有份子錢的。

  那麼日本的個人出租車,完全是自負盈虧,但是日本人要獲得個人出租車的經營許可證,難度是很大的,難得不是因為資金,而是你的資歷。必須是開過10年以上的出租車,而且在最近5年內沒有違章記錄。也就是說,只有出租車行業里的老法師們,才有資格去開個人出租車。這樣一來的話,無論是公司經營的出租車,還是個人的出租車,其市場的地位是一樣的。



 但是,滴滴打車一出來後,在福岡就遇到了這么一個問題:交了加盟費的出租車公司,生意很火。但是沒有加盟的公司,生意就變得清談。不太願意交加盟費的個人出租車,則日子很難過。這樣一來,滴滴打車就很明顯地違反了日本《商業法》規定的“市場公平競爭原則”。這是第一大原因。

  第二大原因,是因為一些沒有出租車營業許可證的黑車,也開始通過加盟滴滴打車來賺錢。日本社會把這一種無證經營的出租車,不叫“黑車”,而是叫“白車”。那麼這一些白車滿街跑,不僅搶了出租車公司的生意,同時因為無證營業,也違反了日本《道路交通法》和《道路營業法》。中國一家專注於為國人提供出國旅遊中文包車預訂平台的“皇包車”日本公司,就因此遭到了日本警方的搜查,相關負責人被捕。但中國的“滴滴打車”也在尋求進入日本市場。

  第三大原因,許多的乘客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滴滴打車系統坐上了無證經營的車輛,那麼萬一遇到交通事故,或者司機襲擊乘客,乘客是難以獲得正規渠道的賠償,因此對於乘客來說,存在很大的安全與利益隱患。

  就這三個原因,日本政府認為,美國的滴滴打車公司在日本開展業務,將嚴重破壞出租車行業的公平競爭的原則,同時還將助長黑車的橫行,是屬於一種有違法律原則的行為,因此不同意向他們頒發營業許可證。



我有一次在上海坐出租車,跟司機聊起滴滴打車,他們也恨得咬牙切齒,說滴滴打車都打爛了,加上專車、快車的出現,他們的生意都被搶走許多。我說,那你們為什麼不起來向政府提意見呢?他們說,我們說了沒用,公司老闆也不啃聲。

  反觀日本,當美國Uber公司挑戰日本市場時,最先出來抵制的是誰呢?是出租車行業協會。他們認為滴滴打車這一種做法將擾亂日本的出租車市場,因此向日本國土交通部提出了反對意見,最後導致滴滴打車被扼殺在搖籃里。

  那麼,滴滴打車為什麼會在中國得到很好的發展呢?嚴格說來,在政府對出租車營業執照實施嚴格控制的背景下,滴滴打車是打了一個法律的擦邊球,他們強調的是“互聯網+”的服務,而不是經營出租車,因此不需要出租車的經營許可證。但是,事實上,滴滴打車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出租車公司。“資本綁架政府”“資本綁架社會”的現象,也因此出現。

  同時,許多中國乘客只在乎自己的用車便利,而不在乎出租車本身是否合法。中國雖然也有很完備的法律體系,但是,許多時候,人們還是覺得,只要自己便利,能夠推動經濟發展,與法律有些抵觸,也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後慢慢修改完善就行。中國的這一種相對靈活的做法,確實有利於新生事物的成長,有利於新產業的發展。也有利緩解城市打車難、行車難問題,但是,確實也導致了一些無證營業黑車的橫行,沖擊了正規合法的出租車市場,給社會帶來了一些安全隱患,山東21歲的空姐李明珠在鄭州“滴滴打車”被害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在“要市場,還是要法律”的選擇上,中國多數人顯然是選擇了“要市場”。

  日本人腦筋要刻板的多,他們在“要市場,還是要法律”的選擇上,他們往往會選擇要法律,因為在他們的眼裡,法律是神聖的。“法律規定不行就是不行,必須按規定規矩來做。”這是許多日本人在對一個事物作出是否判斷時,出於本能遵循的一個原則。而這一種原則的堅持,在某種程度上,也會扼殺新生事物的誕生,讓社會趨於保守,但是整個社會因此也擁有了秩序,國民的權益得到了很好的保護。

  所以,一個滴滴打車軟件,可以折射出中日兩國不同的社會心態,和國民在利益與法律關繫上的不同訴求。“滴滴打車”在中國得以迅猛發展,一定有它發展的環境與土壤,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倒逼中國傳統出租車行業的改革。但是,在倒逼出租車行業改革之前,你必須給出租車行業松綁:

  1,一下雨,“滴滴打車”可以隨意提價2倍,但是出租車多收一元錢,都屬於“違法”,因為你出租車提價必須經過市民聽證和政府審批。所以,政府也應該給出租車公司一個市場定價權!

  2,出租車公司每年必須繳納大量的稅金,替司機們支付各種社會養老保險,還要撫養一大批退休老職工,是在重負之行行駛。但是“滴滴打車”不需要承擔這些義務,相反可以從加盟的司機身上收取大量的利潤,兩者不在同一條起跑線上,這至少有違市場公平競爭的原則!

  3,出租車公司要新增一輛車,必須淘汰一輛車,因為政府不會給你新牌照。但是“滴滴打車”愛增加多少就可以增加多少,沒人管。所以政府必須對出租車公司的發展放寬限制!

  所以,兩者一比較,“出租車”是政府的“老婆”,而“滴滴打車”成了政府的“小妾”,對“老婆”橫加管教,對“小妾”恩愛有加,這不利於出租車這一社會公共交通事業的健康安全的發展!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