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96|回復: 0
收起左側

歷史越讀越明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19 07:32: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洪博學





如果說:“歷史是一面鏡子,鏡子中反射了過去,也照見現在,那麼,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也會有同樣的未來”。很可惜,台灣經過數十年威權統治下,獨裁者掌握話語權,歷史隨他畫紅擦白,無知政客又加入亂局,於是,我們擁有很多不同的鏡子,我們各自解讀不同的歷史,所以,我們不會有一樣的現在,更不用說:同樣的未來,也因為,我們所知道和理解並不一樣,所以爭論就開始了,沖突就來臨了。

很幸運的是:台灣歷經解嚴後,被故意掩蓋的真實史料,慢慢越來越多出土了,我們可以更真實理解過去的時代。至於,同樣被無知和黑暗包圍的中國,情況比台灣更凄涼,所以我對大五毛或七毛的言論,以及國內“被統派”的瞎掰言論,其實是可以諒解的。

前幾天,一位大五毛“文筆不錯的五毛”留言說:台灣退出聯合國後,“中華台灣共和國”是楊西昆所提,並非蔣介石,這個留言就是典型的無知曲解原文,以假亂真,我在專欄中已經說過:蔣介石在退出聯合國後,曾經在官邸開會,詳見《蔣介石日記》,提出改國號的策略,這個國名的最早倡議者,是被老蔣關押的雷震。

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個外交次長,在威權獨裁者統治下,哪有勇氣要提議“自己改國號”,還私下連絡美國駐台大使馬康衛,幕後是誰授意,還要說嗎?可惜時不我予,錯失良機。

很多真相,不是人死了,就沒法求證,一句話可以迴避,否則許多謀殺案件,根本就是一句話:人已死,一了百了,死無對證,還偵辦什麼?我隱居山中以來,唯一收獲,就是閱讀量大增,因為讀書之後,為求甚解,所以更感覺:盡信書不如無書,內心有一種幡然悔悟的感慨,這樣的感覺就好像是羅孚。

曾擔任香港《大公報》副總編的羅孚,在改革開放後,被誘捕,罪名是美國間諜,囚禁北京10年,在囚禁中寫下“感慨萬千”,後來收集在他的散文集《絲韋卷》中。羅孚寫道:“40年來,寫了不少假話,錯話,鐵案如山,無地自容,最要命的是:當我寫下這些假話、錯話時,自己卻是很嚴肅的,認為那是真話和正言,真實無誤,正確無疑,很有些替天行道的味道。現在大夢醒來,才知道並不是那麼一回事,於是感到很大的失落,真實和正確哪裡去了?終於感到很大的空虛”。

這句話可以說明,為什麼羅孚自稱:“木有文章曾是病”,不願寫下自傳的因素了,今天的台灣,有多少文人筆匠,因為拿了老共的好處或其他利益因素,昧着良心,製造假新聞,顛倒黑白,就算可以逃過真相最後審判,但是,也無法逃過良心發現後的自我譴責吧!

羅孚年輕時,討厭國民黨高壓統治,因此加入共產黨,最後感覺被欺騙,而欺騙者就是共產黨,從1949年建政,到現在,中國就是一場世紀大騙局。所以,老共取締禁書,不敢開放網路資訊,因為一但真相公開,文件隨便閱讀,這個政權就無法維持下去了,更多上位者,也要被轉型正義清算。

和羅孚同時代,曾經擔任香港《文匯報》總編輯的金堯如,也有同樣的感慨。1946年,中共華東局成立,之後派遣蔡孝乾和金堯如到台灣,建立台共基地,簡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228事件後,國府展開大搜捕,蔡孝乾落網,投向國民黨懷抱,並且供出三個工作會成員,包括學生工委會、郵電職工委會、山地工委會,許多台共紛紛被捕,無辜被羅織者更多,詳見:顏世鴻所寫《青島東路三號》,金堯如趁機逃到福建,後來移居香港,擔任《文匯報》總編輯。

文革時候,整肅風席捲全中國,金堯如也無法倖免,他被整肅的原因居然是:你憑什麼可以逃出國民黨搜捕網?金堯如不知如何回答,只好下獄,在那個狂亂年代,中台兩邊的中國人,和台灣人,在毛蔣兩位獨裁者掌控下,全部是受害者。

獨裁者打殺人民,目的就是蒙住雙眼,封住嘴巴,塞起耳朵,不久前,我寫了《毛澤東才是大漢奸》,引用了日本作家遠藤譽的作品,以及日本史料,仍然不太放心,又看了中國作家有關潘漢年的傳記十幾種。其中,中國有名的傳記作家王凡在《紅色特工》一書中,對潘漢年當年被羅織罪名的原因,居然是:“潘漢年在抗日戰爭時,私下見了汪精衛”。

王凡說:“潘漢年是被李士群挾持,才去見了汪精衛”,但是,到底如何挾持,卻交代不清,他絕口不寫潘漢年拿了毛澤東介紹信件,去見了汪精衛,談判合作“聯日反蔣”,並接受日軍每月補貼金錢。

潘漢年在上海市副市長任內,被毛澤東下令關進湖南山區,一直到死,因為,潘漢年就是毛澤東充當漢奸的信使和“見證者”。改革開放後,陳雲要替潘漢年翻案,陳雲是知情者,可惜,為了偉大領袖顏面,自然也守口如瓶。親愛的五毛們,罵人日奴的時候,是不是好好看看這一段歷史。

今天,中國人依然被蒙住雙眼,堵住嘴巴,既然看不見真相,文人風骨也就盪然無存,13億人很清楚,在中國,想活命,別說話,尤其別說真話。

前幾天,孤影先生在《民報》寫了〈二二八前奏〉,這篇文章主題,只是就事論事,重復論述:“轉型正義不在究責,而在真相”,結果卻遭來“替老蔣脫罪”的抨擊,老蔣的罪責是很多,但卻是另一件事,只要真相浮出那一天,公道也在人心了。

1944年,日本已露出敗象,老蔣對台灣主權回歸問題,特別重視,因此指示宋子文訪問美國時,又向美國政府提出一次,但是,美國政府不置可否,也沒有強烈反對。這一年秋天,“台灣調查委員會”已經設立,陳儀被選為主委,還有幾位半山如:黃朝琴和謝東閔也入列,當時老蔣認為:台灣比中國進步,所以把位階提高“台灣行政長官”,有別於其他省分。

老蔣選陳儀接收台灣,一則,陳儀在日治時代到過台灣,又是福建省長,第二,陳儀屬於旅日派政學系要角,但是,南京政府選上陳儀,美國情報已經到達華府,情資報告分析認為:陳儀在福建,官聲不佳,對這樣的人選來台灣接收,表示擔心,這些警告,想必老蔣也知道,但是,並沒有改變老蔣心意。

果然,陳儀奉老蔣的命令,在台灣接收後,採取統制經濟,70%以上的日產被納入公有,台灣物資大量輸往中國,用來支持中國內戰,以致物價飛漲,加上外省人霸佔官位,軍紀不良,最後才捅出228事件,引起美國國務院,要求把台灣交聯合國託管聲浪,並對老蔣執政能力,大打折扣。

228事件發生時,老蔣正受困於內戰,西藏、新疆、蒙古,都出現反對國府事件,從老蔣7日和8日兩筆日記,可以看出他當時心境:1947年3月7日日記:“台民初附,久受日寇奴化,故皆畏威,而不懷德”,1947年3月8日日記:“台灣暴動,情勢已擴張至全台各城市,嚴重已極,公俠未能及時報告,粉飾太平,及至禍延燎原,乃方求援,可痛,華北延安共匪禍正熾,又如此不測之變,苦心焦慮,不知所措”。

從日記看出,8日之前,老蔣已決定派兵鎮壓,所以,3月8日,21師和憲兵4團,分別從基隆和高雄登岸,一場武力鎮壓屠殺,終於無法避免。今天來看,接收日產,投入內戰政策,是老蔣決策,陳儀也完成任務,當然,過程中,陳儀親信或下屬利用接收之便,進行貪腐劫收,引發民怨也是必然。228事件後,陳儀並沒有被懲處,反調升浙江省主席,這也是老蔣私心自用的一貫作風,不然怎會丟掉全中國?

228之後,美國對華政策也因為內戰戰況,急轉直下,有所調整,華府“去蔣保台”聲浪提高,所謂“託管派”也隨局勢興起。

1949年1月,老蔣被逼迫下野,但是仍然控制局勢,下野前把忠實徒弟陳誠,安置到台灣省主席位置,取代魏道明,事實上,已經做好拋棄中國打算,果然,代理總統李宗仁難為無米之炊。4月,南京淪陷,上海進入保衛戰,老蔣希望陳誠從台灣送米到上海,援助湯恩伯,卻遭到陳誠抗命。

美國卻以此事認為:陳誠是可以取代老蔣的人選,美國“去蔣保台”的口袋人選,另外還有孫立人,5月,李宗仁以總統之尊,要求陳誠把老蔣運到台灣的黃金交出來,老蔣卻要陳誠拒絕,最後,陳誠選擇飛到廣州和李宗仁談判,當時滯留澎湖的老蔣,還擔心陳誠會被李宗仁幹掉,陳誠和李宗仁談判,挽救了台灣,而且成功保住黃金。

談判結論如下:第一,台灣省政府有自主權。第二,台銀在台有徵稅和動用外匯權。第三,台灣省可以動用黃金白銀外匯儲備。第四,高雄基隆海關獨立運作。第五,台幣和法幣脫鉤。這五件事對台灣命運關系重大,因為,台幣為了應付中國大量流進台灣市場的法幣,已經超量印製,如果沒有停止相互匯兌,法幣一但在中國崩盤,也將連累台幣,脫勾後台幣才能發行新台幣,這就是四萬台幣換一塊新台幣由來。

在台灣動盪的1949年,陳誠宣布戒嚴,對申請入台的中國人,採取嚴格檢查,嚴打共諜,宣布375減租,嘉惠農民,也防範了窮人倒向共產黨,當然,地主雖然拿到股票補償,因為那些股票並不值錢,當然也對陳誠不具好感,這是見仁見智的看法了。

上月,中山大學學生對去威權圖騰票決,結果多數學生同意移除老蔣銅像,卻保留孫中山銅像,這就是歷史無知。如果只因為校名中山,所以留下中山,真的很怪異。孫中山和台灣唯一的連結,就是來台避難和募款搞中國革命,他對台灣貢獻和老蔣一樣,是一片空白。如果歷史有知,台灣人應該感念的人,其實是美軍才對,1950年3月,老蔣復行視事,這個時候也是美國去蔣聲浪最高漲時刻,陳誠依然對老師忠誠,而另一位孫立人將軍,則在老蔣穩定政權後,遭到整肅,軟禁幾十年,也難怪美國麥帥批評老蔣:不懂軍事,心胸窄小。

一個威權政權如何走向失敗的教材,其實是老蔣對世界唯一貢獻。1950年10月,共軍介入朝鮮戰爭後,到1951年5月,美軍在朝鮮處於劣勢,美國國會呼籲:應該讓國民黨軍隊在華南或海南島,開辟第二戰場,解除美軍在朝鮮困境,杜魯門也真的在這段時間,替老蔣反攻中國打開綠燈。

根據國務院解密檔案,美國中情局評估:留在中國境內效忠國民黨殘部有70萬,加上台灣訓練新軍80萬,力可一搏,但是,蔣介石認為美國有陰謀,藉此機會要逼他下台,所以遲遲不發兵,詳見:沈志華所寫《解密38度線或林孝廷:意外的國度》。

但是,台灣多數史書卻說:老蔣想反攻大陸,被美國阻止。第二,老蔣在1971年聯合國席位被中共取代的關鍵時刻,不敢下定決心改國號,錯失機會,折騰台灣到現在,這樣的英雄銅像,從山邊到十字路口,天下滿布,而經營台灣有功的陳誠,卻沒半個,這樣公平嗎?

花亦芬教授說:教育才是轉型正義重點,但是,前提就是歷史真相。如果,我們希望追求國家的相同未來,那麼,人民必須有相同的歷史鏡子觀照,否則就是無盡的沖突和折磨。就像現在的台灣社會,假文資充斥,每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還出現台灣民政府,假借台灣地位未定論,借機斂財騙錢,還奢談什麼團結?前幾天,朋友傳來高金素梅於立法院論228事件“千元券”的資料,我第一時間就回答:假的,問題是每天打假,打的完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