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51|回復: 1
收起左側

嚴夫人傳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20 07:56: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夏夜追涼



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她本來姓李。2011年11月,她跟一個姓嚴的人結為夫妻。直到最近,大家在茶餘飯後討論她的時候,偶爾會稱她一聲‌‌“嚴夫人‌‌”。

在網絡上,她還有豐富的稱呼。比如安徽人叫她石樂志,上海人叫她十三點。

她有一個正在上幼兒園的女兒。網上透露這是成都的一所高檔幼兒園,一個月的學費據說要一萬。這似乎很契合她的身份。

在一張被成都記者偶然拍下的一張照片上,她的穿着十分醒目,鞋子是Roger Vivier,衣服是burberry。

照片上的她站在一所英語培訓機構的門外,雙手背在身後,目不轉睛地透着玻璃往裡看。也許是已屆中年,她的身體看起來微微有些發福。

這名記者對於突然在現實中遭遇嚴夫人,顯得十分驚訝。他把這張照片隨手轉發進一個500人的大群,感慨說,她竟然跟我家小朋友在一個英語培訓機構。

她的背影顯得如此孤單。一般在培訓學校里,等孩子都去上課時,媽媽們都喜歡圍坐在一塊,家長里短地聊上幾句。

但只有她一個人站在那門前。沒有人知道她一個人站那裡,究竟在想什麼。

經歷了這場風吹雨打,也許她現在才明白這個人生道理:當你要去打開這扇門,迎接你的不一定是鮮花,還可能是狗屎。



那時,她已經在網上網下都紅透了,紅得大家都忘記了她的本姓。

她似乎從來都不懂得某些官場忌諱。比如‌‌“內定‌‌”這個詞語,其實跟特供這兩個詞語早就成為敏感詞,被天下人人人喊打,為大眾所憎恨和不齒。

然而她可以旁若無人在一個公共群聊場合脫口而出,說自己的女兒是某知名學校的內定生。她想要收獲的虛榮其實只有一秒鍾,只有一兩個家長象徵性的點贊,但她看不到大家內心的反感和無語。

她第一次覺得自己可能說錯了話,或許是那次受到家長們一致的反擊;又或許是因為有家長在譴責她的時候,順便建議她去復習一則‌‌“我爸是李剛‌‌”的舊新聞。

2010年10月16晚21時40分許,河北一輛黑色轎車將兩名女生撞成一死一傷,肇事者一語驚天下:‌‌“有本事你們告去,我爸是李剛。‌‌”

這句話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成為網友們嘲諷跋扈‌‌“官二代‌‌”的流行語。盡管說了自己是李剛的兒,但肇事者並未被法外開恩,最終被判幾年。

此後很多人學會了低調和收斂。不知道她當年有沒有從這則新聞中獲得一些靈感。跟這條舊聞相比,她那天的表達一點也沒長進:我通知你們集團領導來給我解釋,你對嚴書記的女兒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嚴書記的女兒和我爸是李剛,被網友們認為有異曲同工之妙,迅速喚起了大家的記憶——已經很久沒有這種坑隊友的貨出現過了。



家長們的價值觀,和網友們都是一致的。

她在班級群里受到的嘲笑,一點也不亞於網絡世界中的各種冷嘲熱諷。盡管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她的夫人身份。

在家長群里,她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強大,也沒有受到她想要的敬意。

除了當時據說要被開除的老師驚恐不安、登門道歉,又被她拒之門外之外,沒有一個成都家長買她的賬。

為了保衛那位曾被嚴夫人高調宣布即將開除的老師,成都家長們罕見地團結起來。他們在班級群外,單獨組建了一個群,取名為‌‌“團結一心‌‌”。

一個叫銳哥的家長說,這個女人太囂張了,不能這么便宜了她。

大家的一致意見是:該收拾一下這些人了,必須要給園長說明家長的態度,讓嚴夫人給老師道歉。

如果你認為大家只是在背後說說而已,那你錯了。在班級的家長群里,成都家長們也毫不客氣。

一個辣媽直接@嚴夫人說:好大個事嘛,不知道從自己身上先找原因,一來就說什麼嚴書記的女兒,你咋不讓嚴書記自己來說呢,真的是,說這些來嚇唬誰呢,安?

網友arena評論這件事情時,想起了南方人物周刊做過的一篇文章《四川人是天下的鹽》,裡面說到,雖然四川人看起來慵懶鬆鬆垮垮,‌‌“但為了捍衛基本的權利,四川人一旦剛烈起來,執拗起來,也不會輸於任何人群。這一點所有長眠地下的統治者們都不會反對,所以又有‌‘天下已治蜀未治’之說。‌‌”……

‌‌“詩人何其芳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苦苦呼喊<成都啊,我要把你搖醒>,但成都人說,遭啥子急,讓我再睡幾分鍾。你等他醒了,幾十萬川軍就心甘情願的出川赴死。為四川活,為中國死。‌‌”

這種精神在四川人身上是一以貫之的。對於夫人的言論,沒有一個成都人表現出畏懼感。有網友如此總結了一句:

‌‌“所以,不要隨便去惹成都人,他們認真起來連嚴夫人都很怕。‌‌”



夫人這個身份曾帶給她榮譽、身份和各種優待,但也帶給她災難。

在網絡世界中,她很快失去了各種支援。僅僅兩天後,一則流傳在網上的通告,就跟她徹底劃清界限。迄今為止,除了通告內容曾傳出過爭議外,尚沒有人否認過通告本身的真實性。

根據通告表達的意思,嚴格意義上她已並非嚴夫人,早在2013年12月她就同前夫離婚了。所以嚴夫人這個待遇,她其實只享受了兩年。

對一個女人來說,夫人身份的被剝奪,還不算是最壞的事情。

通告還給她扎扎實實扣了一頂帽子:出軌。公眾的八卦興趣都被這兩個字給調動了,她的私生活被公諸於天下,‌‌“因為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

在中國傳統的價值觀認同中,這樣的公諸於眾,對一個婦女來說已經涉及到一個人的底線聲譽問題。

很奇怪的是,此前她曾通過社交媒體,向公眾解釋過自己的言論和行為。但這則通告之後,尚未有網友們看到她通過任何社交媒體回應出軌一事。

人們可以在各種場合公開探討她的出軌行為。這個女人也許一輩子都要被深深打上這道烙印。

在網上,安徽人叫她石樂志,上海人叫她十三點,四川老鄉罵她瓜。



沒有人知道這名中年婦女這幾天是怎麼熬過來的。

她可能這輩子都再也沒機會在一些公共的群聊中,旁若無人地秀自己的優越感。

她早就在那個金蘋果幼兒園的家長群里低調了許多。也許有幾天,她還慶幸過有一輛越野車和一架飛機突然出現,把她的戲份全部搶走。

但即使川航飛機霸佔了所有成都人的朋友圈,還是網友沒有忘記她。有人一邊轉發越野車和飛機,一邊不忘問候她。

大家沒有忘記她的跡象。

5月14日下午,四川省委紀委監委發布消息表示,已關注到網友反映的‌‌“嚴春風輿情‌‌”相關情況,及時介入調查核實。

在3U8633順利降落被央視直播後,5月16日,‌‌“嚴春風輿情‌‌”也登陸央視‌‌“新聞30分‌‌”。各種要求徹查此事的新聞評論更是遍地開花。

她在享受登陸這些國家級媒體平台名滿天下的同時,也正經歷一個女人最糟糕的一段時間。

今日下午4時17分,四川省委紀委監委消息:廣安市委副書記嚴春風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倒是可憐了那個孩子。從網絡上流傳的照片中來看,孩子朝氣蓬勃,白白胖胖,作為畢業生,馬上就要去上一年級。

但那所被夫人稱已內定的學校,已經發通告說此事子虛烏有。教育不公很容易在網絡世界中被無限放大。很顯然她可能再也讀不上這所學校。

眼下是五月了,她得趕緊給孩子再找一所學校吧。

至於孩子在其他家長口中表現出的‌‌“大小姐脾氣‌‌”,是家庭影響,還是其他原因造成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個估計才六歲左右的孩子,如何不被恨屋及烏?如何不被同學、家長和社會孤立?她原本沒有錯,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1800多年前,東漢末年的官場上,也曾出現過一個嚴夫人,姓名未知。她曾在李傕郭汜之亂期間受困,幸虧被龐舒所救,私藏於府中而得以倖免。她的丈夫,曾是一代武將呂布。即便驍勇如此,呂布最後仍兵敗邳城,嚴夫人則與其女一同送往許昌。

她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發表於 2018-5-20 14:58:34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文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