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859|回復: 0
收起左側

邊境那頭的野味店,都是為中國人開的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21 09:31: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邊境那頭的野味店,都是為中國人開的






旬の月亮 於  2018/5/20

    “在打仗的國家,人命都保不住,何況動物呢。”

    “黑熊為什麼住在籠子里?” “因為他跑出來要吃人。” “可是熊大熊二不吃人啊!” 一對父子經過川渝飯店時,小孩指着籠子里的龐然大物問道。

老闆見狀,連忙上前吆喝:“ 吃嗎 ?一隻三萬五,可以組團吃。”

    大人聽罷,隨即牽着滿臉疑惑的兒子離開。遠去的背影後,是那頭耷拉着腦袋的困獸。

   

    這里是邁扎央,接壤雲南省德宏州隴川縣,屬緬甸一側,由克欽獨立軍控制。邁扎央與雲南接壤,這里常年打仗,由克欽獨立軍控制。戰爭製造了混亂,也催生了各種生意。在邁扎央,吃野生動物是合法的。黑熊、豹子、穿山甲被做成了一道道菜餚,送往中國客人的餐桌。攝影師隱藏身份,數次前往緬北野味店,用手機拍下其中不為人知的畫面。

    ● ● ●

   

    邊防公路,有電線桿的一側為中國,另一側為緬甸。從雲南芒市機場出發,先坐一小時車到瑞麗,再轉大巴到章鳳汽車站。車站附近多的是扒活的摩托,只需花35塊錢,半小時就能跨越邊境線。
    我抵達的時候,正值太陽落山。公路上有放牛的村民,甘蔗地還沒收割,夕陽中依稀可見“嚴謹非法偷渡”的警告牌。通往邁扎央的小路太多,石子路早已被來來回回的摩托碾出交錯的痕跡。

    ● ● ●

    常年的戰亂使邁扎央的經濟狀況一塌糊塗,賭場是獨立軍穩定的收入來源之一。邊境線上絡繹不絕的摩托,載的不是做生意的中國商人,就是揣着巨款的中國賭客。有人形容,這里的中國人太多了,根本不像國外。
    賭場的興盛也帶旺了周邊的生意,其中就包括200米外的川渝飯店,一家專賣野味的中餐館。

   

    聽我是外地口音,老闆見縫插針地推銷:“ 吃個熊掌,撞一下運氣就會上水的。” 上水是賭博里的行話,指贏錢。老闆邊說邊打開冰箱,只見裡面放着十多隻熊掌和一個狗熊頭。 “1700元可以隨便吃”,老闆的語氣平靜得彷彿在賣豬蹄,“你真心想吃,我再便宜一點。”

   

    冰箱上擱着一隻熊掌。

    飯店一整面牆上,是密密麻麻的銷售記錄。不少買家的手機號碼都有連續的6和8。

   

    一番討價還價後,我花80塊錢買了一隻土雞。老闆依然不死心,勸我再加100元,把籠里的小穿山甲搭上。我沒有回答。

    川渝飯店擺着大大小小20多個鐵籠子,材質不一,裝的“活物”也不同 ——關穿山甲的籠子由1毫米厚的鋼板焊接而成,里頭的穿山甲呈蜷縮狀。有的還保留鑽土的習慣,餓了就伸着鼻子在籠里磨來磨去,久了會把鼻子磨破,血染在生銹的鋼板上。

   

    眼鏡蛇的籠子特意加了三層鐵絲網。為了向買家展示蛇的鮮活,老闆會朝籠子踹上一腳,眼鏡蛇蛇頭會立刻變為扁狀,發出“絲絲”的聲音。

    “250元一條,煲湯喝,大補身體。”

   

    小鐵籠關小猴子,籠子里還掛着玩具。有客人遞了跟煙過去,小猴一把抓住,被燙後發出了刺耳的尖叫。

   

    關黑熊的籠子則選用了比手指還粗的鋼筋。一旁擱着新定製的空籠子,准備用來關更大的動物。

   

    ● ● ●

    距離賭場稍遠,在邁扎央菜市場附近有一處野味批發店。當地人都知道,那裡養了10隻黑熊。批發店的老闆娘40多歲,是一位緬甸華僑。阿姐說,熊都是在很小的時候被獵人抓來,她不殺熊,養着只用來取熊膽和賣熊掌。

   

    籠子很小,小熊長大後只能趴着,無法站立。每天早上,阿姐會給黑熊喂一次白米粥,到了傍晚,再去附近的水果攤買些爛掉的水果給熊吃。除了黑熊,她還養了幾只白眉長臂猿。阿姐說自己一輩子沒結婚,就把猴子當親兒子養。晚上睡覺前,會給小猴包上尿不濕,放進被窩。

   

    阿姐親手縫了10多條棉褲,給小猴子穿。說這些話的時候,阿姐身旁的黑熊正處於暴躁狀態,晃得鐵籠咣咣直響。有一處固定籠子的螺絲釘已經松動,阿姐說,這是黑熊在籠子里跳舞。

   

    ● ● ●

    川渝飯店旁,還有一家“小董燒烤店”,這里不賣燒烤,賣的都是熊掌、穿山甲等野生動物。老闆說,烹飪熊掌時要保留形狀的完整,這樣顧客才會吃得開心。為了更好地入味,他用刀在熊掌上劃出一道道口子,但絕不會剁成小塊。老闆還建議,食客在吃完熊掌肉後,將兩瓣半月型的熊指甲拼成心形,充當飾品可以辟邪。

   

    烹飪一道熊掌,大約需要3、4個小時。

    下午三四點,一名夾着手提包的人走進飯店,操着廣東口音問:“有沒有穿山甲?給我挑只大的。”

    “有隻5公斤的”,老闆說着打開籠門,使勁拽着穿山甲的尾巴,想把它拎出來,穿山甲卻用四隻爪子牢牢抓着籠子。

    一番努力無果後,老闆拿起筷子捅向穿山甲的肚子,緊接着把籠子抱起,狠狠往地上摔了幾下。

    雙方依然僵持不下。老闆又拿起粉碎機旁邊的橡膠錘(平時用來砸大象皮),砸在爪子上,穿山甲卻抓得更緊了。
    “小崽子”,老闆娘見狀,罵罵咧咧地遞給老闆一把斧頭,再次砸向它的爪子。掙扎許久的穿山甲這才放棄抵抗,被拎出籠子。    [img][/img]

    老闆娘說,穿山甲的爪子非常有力,能把人的手指夾斷。

    老闆將蜷縮成球狀的穿山甲被裝進蛇皮袋過秤,顯示5.5公斤。“3300元”,他脫口而出。

    “我一年四季都在你們家買東西,便宜點嘛。”

    老闆給了買家一個默許的眼神,“我只負責賣,運到中國就是你們的事情了。”

    陪同的還有一位50多歲的老爺子,他湊上前說:“我就是吃這碗飯的,有辦法送到廣東,一條線全搞好。”

    老爺子強調,只要不是毒品和槍支,都可以發。說罷他便打電話聯系物流。一旁的顧客掩飾不住興奮:“這只穿山甲運回國,起碼能賣幾萬塊。”

    掛完電話後,老爺子稱最近物流停運,交易被迫取消。穿山甲又重新被關回籠子,等待下一位買家的到來。

   

    受傷的穿山甲,鱗片中滲出了血。

    雖然有所謂的門路運回國內,但大多數買家都不願冒險,就地食用是最穩妥的選擇。

    在當地,殺穿山甲並不罕見,但每次都會引來眾人圍觀。小董燒烤店的老闆特別囑咐:“不要拍攝照片,拍照是不文明的行為。”

    整個過程猶如一場表演。老闆先用一根木棒將穿山甲砸暈,再用刀抹一下脖子,放血滴進米飯,一盆白米飯瞬間被浸染成鮮紅色。

    “穿山甲的血,炒米飯是很好吃的。”

    接着是剝甲殼,剁甲肉,黃燜或紅燒。兩個小時後,菜就做好了

   

    被剝皮後的穿山甲。

   

    “遇到懷孕的穿山甲就更幸運了。”

    飯店裡擺着一個透明的酒缸,浸泡了三隻還沒有長鱗片的穿山甲幼崽。這樣的酒,一小杯就能賣100元。

    老闆還說,根據中醫理論,穿山甲全身都是寶。在當地,一斤甲片的價格高達1600元,購買者多半來自中國。

    為了讓顧客順利將甲片帶回國,老闆會先將甲片放入微波爐加熱幾分鍾,再放入攪拌機磨成粉末,就可以瞞天過海。如果遇到安檢盤問,說是胃葯沖劑就能過關。

   

    根據測定,穿山甲鱗片中各氨基酸組成和豬蹄甲無顯著差異。

    晚上10點多,老闆送走最後一桌客人,將籠子一個個搬進屋內,撥通了送貨人的電話:“明天照常補貨。”

    每隔幾天,店裡就會補充一些“新貨”。送貨人將野生動物裝進蛇皮袋裡,送到飯店,等待一撥又一撥的中國客人。

    每一樣動物都明碼標價,200元一隻的蜂猴,250元一條的眼鏡蛇,260元一克的犀牛角,350元一斤的穿山甲,1000多元一隻的熊掌。沒人關心它們的稀有,在動盪的國度,稀有反而成了殺害的理由。

    一位經常光顧的廣東食客說:“ 這些動物在中國需要保護,在緬甸不需要,這輩子不吃,下輩子就沒得吃咯。”

   

    豹骨

   

    一張雲豹皮的售價為2000元。老闆娘說,買回去可以做身好看的衣服。

    還有一位來緬甸做生意的中國老闆笑稱:“要是在中國,你拿這些野生動物開刀,警察就拿你開刀。”

   

    邁扎央一家當鋪店內,擺放着象牙和穿山甲工藝品。雖然中國境內已經禁止象牙交易,但老闆宣稱,通過快遞可以發往中國任何一個城市。

    ● ● ●

    野味店的貨源,都是山民或山兵獵來的。緬北如今全民皆兵,槍支泛濫。當兵一個月掙50元人民幣,不少山兵會將打來的動物換酒喝。

   

    當地一溜冰場上,只有兩名年輕人。老闆說,這幾天軍隊在抓壯丁,不分男女,年輕人都躲在家裡不敢出來。

    離開緬北的路上,我遇到一位背着槍去打獵的老人。出門前一晚,他將孫子玩具槍上的激光瞄準器偷偷拆下,用膠帶綁了三圈,纏在獵槍上。

    我問老人關於野生動物保護的事,他平靜地說:“在打仗的國家,人的命都保不住, 何況這些動物呢。”

    一名當地軍隊上的山兵拿着槍准備去打野雞。

   

    在緬北,鮮少有人關心野生動物的死活。距離野味店700多米的路口有一處寺廟,寺廟的和尚曾經嘗試買下一隻野味店的猴子到山上放生,老闆卻說:“猴子已經被客人預定,准備吃掉了。”

    “阿彌陀佛”,和尚一聲嘆息,踱步離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