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66|回復: 0

習近平是不是原教旨馬克思主義者?

[復制鏈接]

3684

主題

1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1928
發表於 2018-5-22 12:31: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吳祚來





“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致辭後返回座位,2018年5月4日(路透社)

一、習近平思想成了當代馬克思主義新版本

2017年10月25日,十九大閉幕後次日,全國首家“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在中國人民大學成立。清華大學隨之跟進,全國更多的著名高校與研究機構跟風仿效,一是為了政治正確,二是為了獲得相關的課題經費。

近期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則報導說,十家著名機構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院)”經中共中央批准,成為正式機構。沒有人知道,這是中央在滿足專家學者們的需要,還是專家學者或高校與研究機構在諂媚最高當局。

體制內的大秘與高官、研究機構與學者們,合謀了這一曲大鬧劇,以滿足習近平的政治雄心鬥志,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習帝有思想,光芒萬丈高。最近中共中央批准,這些國家級智庫,以研究習思想為已任,而在此之前,已有上百個國家社會科學課題以研究習近平理論、思想為主題,並得到國家與省部級課題經費。

習當政之前,許多研究機構以研究馬克思主義為神聖,由此獲得了其它機構無法得到的課題經費與社會地位,而現在,時風立轉,大量的經費開始轉移研究當代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代表:習近平新時代思想,這在國際共運史與共產黨歷史上,都是罕見的現象。

馬克思並不認為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也許,他認為自己只是一個學者,對一些社會現實與歷史問題加以歸納分析,試圖總結出人類發展的某些規律性,但他並不將自己的觀點當成信仰,也即,馬克思本人,不是原教旨馬克思主義者。

而那些真誠的馬克思主義者,因為相信資本論提出的剩餘價值理論,並進而認為勞動創造了一切,勞動人民神聖,而私有制特別是資本主義是人剝削人壓迫人造成階級不平等之源,所以,勞動者要奪回勞動果實,要實現人間的天國:共產主義社會。而統治者是不會放棄自己的權益,所以無產階級要聯合起來,用暴力方式推翻全世界資本主義制度。

這一理論在恩格斯晚年,已遭到放棄,恩格斯晚年相信議會方式更能和平地爭取勞動者權益,但原教旨馬克思主義卻並不因為恩格斯的“修正”而放棄暴力方式,原教旨馬克思主義者信奉的是《共產黨宣言》。

習近平主政的中共,今年高調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一百七十周年,並隆重紀念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習近平已被中共視為新時代馬克思主義思想者,顯然,他已超越了毛思想、比肩馬克思,並要指導人類命運共同體,他的思想要在全世界放光芒。

二、習近平需要馬克思主義?

習近平為什麼需要馬克思?實用性的需要馬克思與馬克思主義原教旨不是一回事。

馬克思的底層關懷,對窮苦勞動者命運的關注,這使共產黨獲得了多數底層百姓的擁戴追隨,無數無產者參與革命就是因為這一點,當然還有遠大的共產主義天國的誘惑,天國也許不能對每一個人有用,但可以使人得到正義感與靈魂慰籍。還有對強大的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敵視,中共對西方的仇恨,甚至時不時地將鏡頭被拉回到1840年代鴉片戰爭,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它是凝聚民族愛心國家意識的強心劑。

鄧小平發展資本主義市場經濟,要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動後富,實現全民富裕,如果經濟改革導致貧富懸殊巨大,鄧小平認為改革開放就失敗了。

習近平沒有公開承認改革開放失敗,但將鄧小平的孫女婿吳小暉抓起來,並判了十八年徒刑,因為他不法集資數以百億財富,這是先富的極致,達到了世界奇跡的高度,這是權貴資本主義達到財閥的境界了,開始危機當政者的經濟主權,涉嫌從事經濟政變,所以習近平要終結權貴資本主義模式,並動用專政手法對財閥以重創。

這是原教旨無產階級先鋒隊對權貴資本主義的打擊嗎?不是,這是紅色專權者對新生的權貴資本主義的清除,紅色極權者的天下,容不得軍閥當然也容不得財閥勢力做大。

習對內高調宣誓馬克思主義,是強化自己體制內的合法性,同時強調的是對底層的關懷,因為習與馬克思的經歷不同,馬克思完全是書齋學者,根本不懂得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籽的意味,毛澤東也只是呼悠窮苦百姓造反,當政後連延安都沒有回過,訪貧問苦的事情似乎從來沒有過,習近平因為有農村勞動的長期經歷,所以底層關懷相當真切,他關於精準扶貧更多出於情感上的意願。只是,他不懂得底層關注需要制度,而不可能用行政力量號令式完成,因為精準扶貧的行政官員,就是龐大的食利利益集團,黨國的剝削者壓迫者去給被剝削被壓迫者扶貧,只能滿足最高領導人的情懷,並一時獲得表像上或數字上的政治效果,不可能根本性的解決貧困問題。

相較於鄧小平,習近平又發明了新的政治邏輯:只有國家好,大家才會好。只有國家強大了,大學才會辦成世界一流。

習近平在編織新的中共邏輯,鄧小平的邏輯失敗了,必須有新的黨國邏輯來說服普眾,這個邏輯別人相信不相信是一回事,他必須一遍遍地念,謊言千遍就成為真理,每一個黨國的新時代,都需要新的邏輯、新的真理,要用中共的邏輯來掌控群眾。

確立黨國邏輯,一方面是要廢止權貴資本主義,打擊可能影響自己威權、極權的財閥與體制內的山頭,另一方面是為個人極權切入國際影響力鋪墊,毛澤東時代是通過在亞非拉輸入革命,意圖取代或並肩紅色蘇聯在國際共運界的崇高地位,而習通過一帶一路與中國特殊的市場資源,意欲比肩美國,讓黨國影響力成為國際影響力,進而影響“人類命運共同體”,復興中華,實為復活傳統中華帝國的“天下主義”。

毛澤東是原教旨馬克思列寧主義者,因為他真的意圖推翻世界資本主義(而且他已經推翻了中華民國政府),他的趕英超美,也是富國強兵,認為通過全球革命,最終要與西方資本主義決戰,但習近平盡管放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隱忍國策,但對外並不以紅色帝國的面目出現,對內的紅色遇到國際藍綠色,黨國立即顯示出灰色調或銀灰色調,一時顯示出暗紅,一時顯示出泛藍或泛綠色。中華巨龍,在國際政治生態中,以變色龍的面目出現,幽深莫測,神龍現首不現尾,現尾不現首。

所以習式馬克思主義,是政治變色龍式的一種怪物。

三、習中央是馬克思主義者還是社會達爾文主義者?

英國BBC中文發表了一篇文章《馬克思是對的,他為你過做的五件事》。文章說,馬克思認為孩子們應該上學,而不應該去打工;馬克思認為工人要維護自己權益,工作時間應該受限制;馬克思認為工作應該是幸福的,而不應該異化為不幸;馬克思還深刻地意識到,國家、大資本勢力與媒體的勾連,公眾應該警惕。

中共在毛澤東時代製造了普遍貧困,未成年人不僅失去了上學權,連打工的機會都不可能有,只有城市工人才有工作權,而其工作權在很長時間內,由其一個子女繼承,由於工作機會缺少,數以百萬計的青少年只能上山下鄉,中共將就業人員下放到農村,由農民們去承擔。

鄧小平開啟的權貴資本主義,受傷害的仍然是底層民眾,農民工不能得到城市裡任何勞動保障,農民工子弟不僅不能在城市上學,還要忍受父母無法陪伴、無法供給上學的苦痛,這在人類和平時代是罕見的,或者不可能存在的現象,筆者參訪過印度的貧民窟,基本都是整個家庭生活其中,並沒有妻離子散的情形。

共產黨在建政之前,製造的是階級分裂,建政之後,繼續對內迫害異已與知識精英,甚至迫害體制內權貴(文革時),結果是貧困或苦難層面上,實現了“平等”,但整個國家卻無法得到溫飽,連實現小康生活水準,都要成為黨國的目標,直到現在還沒有實現。

馬克思並沒有為人們做過上述的五件事情,他只是在資本主義初級階段看到了工人的困境,看到了資本藉助國家力量對底層勞動者的壓迫,因此提出了自己的批判與觀點,甚至呼喊着要通過暴力顛覆政權的革命方式,來改變社會不公。而中共的改革開放時代,實則是資本主義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與資本主義初級階段本質上是完全一致,只是一個由共產黨領導,一個由新興的資本主義權貴領導。其剝削與壓迫性質基本一樣,只是資本主義初級階段完成之後,隨着財富積累、工業升級、市場開拓,工人階級隨之被改善了福利,逐步成為有產階級,現在文明資本主義世界,無產者主要是無家速歸者,而工農與藍領階級已成為中產階級。中共作為統治階級,完全不同於資產階級,因為中共是純然的食利階級,整個黨國資本主義創造的剩餘價值都用於軍備、維穩與黨政體系的供給,它無力將剩餘價值來來改善工農底層福利,所以醫療與養老保障黨國無法供給。

政治層面上,中共由於黨的組織性與紅色暴力性,對工農勞動者的打擊與剝削,更為嚴厲。資本主義初級階段畢竟還有議會、工會,還有一定自由獨立的媒體,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將這些都消滅了,對內的紅色恐怖,達到了封建社會高級形態。為什麼說中共黨國是封建社會的高級形態呢?因為它的權力來源是打天下得到,得到天下之後,沒有民選機制,國家行政權力完全靠自上而下的分封制,工農還有城鄉人民,被戶口限制在戶籍地,沒有遷徙自由。只是因為對外開放,並有一定的市場經濟和流動性,所以它是封建社會的高級形態,在封建社會前面,加上定語:紅色,黨領導下的紅色封建社會高級階段。

行文至此,對中國當代的社會現狀,我們不得不得出下述結論:

對外是國家資本主義,並具帝國主義形態(有一定的擴張性),對內是紅色封建王朝,並具有某種政教合一的奴役形態。

中共的黨國沒有完成近代化,無法進入政治現代化新時代,而其政黨的性質,完全從馬克思主義異化為社會達爾文主義,只是從另一個角度在踐行社會達爾文主義而已,因為中共的政治理論仍然滯留在社會達爾文主義語境中:國家落後,就會挨打,所以必然富國強兵,必然與列強抗衡,而人民必須要為此付出代價,如果不付出代價不僅要挨打,國家還會失敗、解體,最終受害的還是全體國民,落後就要挨打,語義背後是強大了就要擴張。習當政後的基本國策開始了積極的擴張。

所以,習的馬克思主義宣導,不過是為了黨國體制內的合法性,對底層的關懷,也只是象徵性的表現一種情懷,整個黨國體制,對內不顧百姓福祉,不管貧弱保障,對外的恃強凌弱(特別是對台灣的各種恫嚇),都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體征。習時代的中共,形而上淪陷於馬克思主義怪圈,形而下則完全淪落於社會達爾文主義陷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2 08:51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