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35|回復: 0
收起左側

當《富比士》也被中共“大外宣” 那些媒體的意見已不是他們的意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24 14:00: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中國駐白俄羅斯使館人員展示習近平書籍,白俄羅斯明斯克,2018年5月3日(路透社)

《富比士》雜志公布2018年全球最有權力人物排行榜,冠軍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理由是統御世界人口最多國家與第二大經濟體、成功主導修憲等等。許多人從而驚覺原來《富比士》早已是中國雜志,而在大國角力敏感時刻出現此排名,不免再度引人質疑中共“大外宣”效應。

中共運作十年的大外宣策略效果卓著,隨着國際局勢詭譎,以及台灣選前政局變化,不少人士發現國際媒體中文版以及時論平台有傾向中共之勢,配合社群網路的病毒傳播效應,其影響不可小覷。

大外宣工程耗費巨資

以文宣戰打天下的中共從2008年底開始研擬大外宣工程,中國主要媒體於2009年初指出,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強化資金人脈,以投資收購等方式影響西方主流媒體,提升中共之國際地位。

當時正逢世界金融風暴,許多西方主流媒體損失慘重,甚至面臨破產,中共計劃趁機投資收購,認為可被視為市場合理行為,不但降低疑慮,也正是中共介入國際主流媒體之良機。

據報導當時中共國安單位分析,海外華人媒體圈若有適當人選,不妨運作與投資,借重他們長期資源、經驗與人脈,進而投資收購西方主流媒體,以便中共適時發揮影響力。

當年香港《南華早報》亦報導中共擬以450億人民幣力推國際宣傳,這和2008年北京奧運期間遭遇許多公關危機有關。長年立場開明的《南華早報》後來於2015年底被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並購,立場轉向親中共建制派。2016年9月《南華早報》中文網無預警叫停。

中共的大外宣策略可謂十年有成,而且並不諱言,包括政府單位、智庫、大學的研究皆有大量公開資訊。此策略意在掌握國際話語權,影響國際主流輿論,配合社群網路病毒式擴散,為中共帶風向,同時防範西方價值之影響。

大外宣攻勢雖然有效,卻逐漸招致國際社會警惕。例如今年2月澳洲新書《無聲的入侵》(Silent Invasion-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作者漢密爾頓教授(Clive Hamilton)應邀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揭露中共積極滲透澳洲精英階層,涉及40多位政要,恐將使澳洲變成魁儡國!

漢密爾頓教授強調,許多民主人士竟可被中共收買,令人不安!如今澳洲已在前線遭到攻擊,而“中共在澳洲所做的一切,在美國也會照做!”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重視相關研究,並且曾經發表長達50頁的戰略報告,指出中共將資訊作為武器,滲透自由社會價值和特定機構,包括大學、智庫、影視機構、新聞機構。

在對新聞機構的影響方面,包括《洛杉磯時報》以及《富比士》(Forbes)已被親中共資本家投資收購,報導輿論逐漸傾向中共。其中《洛杉磯時報》剛在今年初被美國華裔富豪醫師高價收購。

而創辦於1917年的《富比士》雜志,已不再是美國百年老品牌,而是親共中國雜志,該雜志三年前易手香港財團,本匯鯨媒體投資公司(Integrated Whale Media Investments)取得富比士傳媒遠超過51%股權。

聲譽崇隆的英國《金融時報》2015年被《日本經濟新聞》百分之百收購,日經雖是日本主流媒體,其立場卻為“重商親中派”,近年《金融時報》也逐漸像日經一樣傾向中共,例如對一帶一路的捧場、對習近平政權之擁護,以及大量親中智庫與學者專家文章等等,原本大量自由派專家文章明顯減少或者中止。

在中國,《金融時報》享有可上網閱覽以及舉辦大型論壇之罕見待遇,然而部分敏感報導、文章與討論仍會遭受屏蔽。

其他立場開明的主流媒體,如美國之音、紐約時報、CNN、BBC、華盛頓郵報、衛報、每日電訊報、華爾街日報...甚至經濟學人雜志等,其作者與輿論所受影響雖能隱約察覺,實難明辨,然而部分中文內容與標題之正確性,已引起關注。

當心溫水煮青蛙

以巨資影響國際媒體,控制國際主流發言權,嚴重影響中文版,使得與原文不符並且傾向中共立場的誤譯或標題相當常見。這些媒體長期讀者雖眾,但能察覺其內容走勢之讀者有限,而且影響深遠,經年累月潛移默化,恐怕有如溫水煮青蛙。

在歐洲,柏林的墨卡托中國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MERICS)研究報告即曾提醒,中共善用歐洲傳統媒體的公信力,對歐洲政經精英以及公民社會之影響激增,而民主自由社會卻欠缺警惕。

另報告指出,中共對國際媒體基本原則是“棒子與蘿卜”,包括以廣告公關重金利誘、贊助智庫、影響學者與意見領袖、經由政府施壓撤文、網軍攻擊等等。此外,對特定外媒差別待遇,例如取消記者證或拒發簽證。而對長期鼓吹中共價值,對中國發展搖旗吶喊,卻無視人權問題的記者作家學者專家們,則是重金邀請、奉若上賓。

針對前述大外宣攻勢,也有重要媒體如《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刊文認為大量陳腐的文宣只會破壞新聞自由、招致反效果。然而,利用單向言論自由之便、國際知名品牌加持、刻意編譯以及大量擴散,中共大外宣之負面影響實不容樂觀。

也因此,對國際媒體報導與時評保持獨立思考、關切中文版譯文與標題是否誤導,並且警惕國際媒體背後那看不見的黑手是否扭曲普世價值、鼓吹威權專制,這一切顯得格外重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