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78|回復: 0
收起左側

柳傳志們的“大字報”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25 06:53: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末夏





一家在中國和國外小有名氣的電腦製造商聯想集團最近陷入到“愛不愛國”口水仗爭斗中,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家企業為了打贏這場愛不愛國輿論,率先亮起了中國式的文革誅心潑皮武器——拔高至民族主義、愛國愛黨這種陳舊、腐朽的“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這場原本應該屬於言論自由與法律框架內的市場商業行為,就這樣被聯想集團弄成了一現代版的荒誕無比劇。而更令人覺得可笑的是,這場一點不幽默的文革風竟然引起了中國幾乎所有知名企業家的力挺。

5月16日,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及高管們發出一封殺氣騰騰的公開信。《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致聯想集團全體同仁的一封信》稱:

“今天我們不能容許有人朝我們潑臟水,甚至冠以‘賣國’的帽子,如純屬巧合也就罷了,若是有意為之,試圖沖擊我們的軍心,打垮我們的士氣,踐踏聯想人的尊嚴,打擊一個民族品牌的驕傲,我們所有的人,都絕不能、也絕不會有半分容忍!

兄弟姐妹們,到了我們挺身站出來的時候了,朗朗乾坤,如果幾萬名員工都不能讓正氣自保,我們還辦什麼企業,我們就是一群窩囊廢!聯想的幹部要積極行動起來,全體同仁要積極獻計獻策,萬眾一心,同仇敵愾,誓死打贏這場聯想榮譽保衛戰。”

和文革時期一丘之貉

不過是兩年前的一次關於技術方面的投票,不過是互聯網上有一些不同的雜音在混淆視聽,而這種聲音可以說在世界任何角度都可能存在,讓人議論,讓人說話,讓人質疑,本身就屬於言論自由的范疇,這都是極其正常的社會輿論,這也才可能是一個正常社會里應有的聲音,所謂左派、右派,乃至於中間派。

這就如同,原本絲毫不值得回應的八卦輿論,被柳傳志們以一種極端“極左”的聲音說:“這是陰謀、這是迫害,這是一場保衛戰爭”。

對這家標榜着現代化的企業而言,用“絕不會有半分容忍、幹部、誓死打贏”等中國人所熟悉的“歐威爾式”言語,來表明自己有多麼政治正確,來表達對言論自由的極大敵視,這家企業的言語風格很容易讓人覺得跟《人民日報》、《環球時報》,跟文革時期一丘之貉,除了充斥着虛偽的偉光正,一切都看起來是那麼假。

按說,如果是互聯網上有人對一家企業都詆毀,或資訊不實,企業最應該做的是應該充分資訊公開,以避免造成資訊不對稱,或者涉及到法律層面,可以追究他人造謠或誹謗。

正如中國另一位一直關注人權和社會發展的企業家王功權所說:“幾乎傾巢出動!多是熟人或朋友,本不便多言。可我實在詫異:在企業重稅,財產安全、國家金融政策、企業法治環境等很多重大問題上,你們都未聯合呼籲;一些線民在自媒體時代發聲批聯想,即便亂罵,也多屬於言論自由的范疇,誰若違法了,聯想可以依法起訴他。”

柳傳志們的愛國“大字報”,不僅沒有聚焦具體的人,具體的文章,更像是以一種陰謀論的口吻說,天下輿論都亡我之心不死。如果輿論就能殺死一家企業,那隻能說明這家企業該多爛多臭。誰都清楚,企業的生死從來不可能是常人的一句話就能決定的,而當所有人都認為這家企業應該死的時候,這家企業只可能是自身出了最大問題,比如曾經中國的知名奶粉企業三鹿。

無時無刻強調自己的“紅色基因”

柳傳志們的“大字報”,更是把中國這些前現代企業家們的惶惶不安暴露在世人面前。看似金錢滿地,看似榮耀無數,看似開口閉口全球化,但他們內心異常清楚,自身的發展必須要跟“愛國愛黨”捆綁,所謂政治上必須要緊跟“愛國愛黨”,政治上必須要又紅又專,政治上必須要扣上民族主義、國家主義的“鐵帽子”,政治上必須要永遠大於市場行為。

同樣的話語在中國這些偽現代化企業家嘴裡,也表達了很多,比如馬雲曾說,“只要國家需要,支付寶隨時上交國家”,包括今天事件的主角柳傳志也曾說,“不談政治,在商言商”。

不難看出,中國這些看似與世界商業融為一體的企業家群體,本質上都是國家主義下的蛋,這種蛋看起來名利雙收,但一開口講話,就往往是極權主義、國家主義的一套陳詞濫調。

一點不誇張說,中國這些偽企業家們,不僅不具備現代社會企業家群體應有的素質、責任與承擔,他們更背棄起碼的人性、道德與常識。這些前現代企業家群體與國家主義融為一體。所以無時無刻都要強調自己的“愛國身份”與“紅色基因”。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