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41|回復: 0
收起左側

孩奴的焦慮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25 13:59: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到這個季節,空氣里就充滿了焦慮的氣味。

去往樓頂中考輔導班的學生,使得電梯突然緊張起來。擠在稚嫩面孔里的老住戶,只好小心收緊身體,屏息與之共上下。這些准備考初中的孩子,寄身塔樓樓頂那幢復式結構房子,每日成群結隊活動。

他們一律戴近視眼鏡,身形歪斜,臉上很少映現少年的光澤,看人的眼神多是飄忽不定。他們吃住在輔導速成班裡,接受強化訓練,大人為他們交了數千元學費。住戶們一眼即可辨別出那些家長,因為他們眼裡寫滿了期待與惶惑。

去小區鞋屋擦皮鞋,四十來歲的老闆娘正在訓斥兒子:

“為你花這么多錢,你還偷偷玩游戲!你對得起誰?我擦一雙鞋才掙七塊五,你一小時就要三百。你算過沒有,我這雙手得擦夠五十雙臭鞋,才能給你請一對一老師。”

呆頭呆腦的五年級學生低頭不語。

這對來自保定的夫妻,租用一間二十平米的屋子,以擦鞋擦沙發謀生,他們已經紮根小區十餘年。原本是三人經營,丈夫上門擦洗皮沙發,妻子管店,妻子一個陰郁而枯瘦的弟弟負責擦鞋。租金從九百元漲到三千元,養不起人,老闆娘只好讓弟弟出外打工。

我是看着他們的後代從一個虎頭虎腦的小孩,一步步長成胖乎乎的眼鏡男,清澈的眸子一變而為游弋、空洞的眼神。

“考不上好初中,就輸了。我們輸不起啊。”

她眼裡浮起南中國海般浩盪的焦慮。

千里外的老家,大弟為兒子學好奧數,高價請了研究生一對一輔導。幺弟春節就託人為女兒補課,想讓女兒考上大學。或許是壓力過大,小時候活潑的侄女,一臉疙瘩,身子幾乎縮成熊貓狀。

一個在西部四線城市工作的朋友,女兒一個月後也將步入高考戰場。原本不用功的孩子,突然意識到機會的寶貴,逼迫母親為自己報貴族輔導班,每天三小時課程,收費六百元,一個十天短期班竟需六千元。夫妻倆一月的收入也就這么多。女兒平日上各種補習班,每年要花費一萬多元。值不值得花這么多錢,一家人為此大吵一架,父女倆結成花錢同盟,掌管家庭財權的妻子只好認輸,她明白又要過一段苦日子了。

攥緊命運之手!決戰高考!

這是塗抹在無數高考工廠牆壁上的動員令。

許多家長明知道大學畢業也沒多大用,還得托關系找工作,但還是決意拚死一搏,將孩子和錢財送入產業化怪獸張開的饕餮大嘴裡。省吃儉用的血汗錢,就這樣被專橫的教育悉數吞噬。孩子毀了,父母累了窮了,這就是現實。

在中國,自一個生命呱呱墜地起,父母就開始了不見盡頭的馬拉松比賽,直到身心俱衰,才有可能卸下這泰山般的重負。在現有教育制度面前,家長們如同一頭頭被點着屁股的鬥牛,日復一日進行痛苦的狂奔——澆在尾巴上的汽油,足夠燒十幾年而不竭。

漫山遍野的孩奴,遮蔽了太陽的光輝。

這是一場人為設定的亂局。

就業、任用對文憑的要求,規定了教育的根本屬性——提供繳費者所需要的標准證書。一個顯見的事實是,中國式的教育,只是為了龐大的證書需求而存在。

畸形發展的產業化教育製造了天量證書,文憑的貶值自然不可避免。本來各有所用的文憑,依次輪番貶值,專科,本科,研究生,博士生,博士後。每一個為了謀取較好收益的個體,不得不傾力參與瘟疫式的文憑升級拼搏,專升本,本升研,研升博……專科賤,本科不值錢,研究生滿街走,博士帽隨風飄揚。

因為權力和人情的腐蝕作用,用人單位最後大都採用惟文憑是舉的錄取原則。在外人看來,這恰恰是其唯一公平的地方,因而更加熱衷於參與文憑競爭。

在洞悉此國秘密的人眼裡,文憑只是個道具,它僅僅抬高了准入門檻。因為同級別文憑競爭背後,就是赤裸裸的關系博弈:誰擁有或能撬動權力關系,以及誰支付的賄賂價碼(含最管用的性賄賂)更具有競爭力。官後代富後代貌似也參與文憑大戰,其實只是走個過場,運用權力或金錢獲取所需要的證書,然後一路暢通進入上升快車道,最後高調標榜“能力之外的資本為零”,以此摧毀無權無勢者的自信心。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混蛋兒滾蛋。他們要告訴社會的就是這個顛撲不破的血統定律。半個世紀前,熱血青年遇羅克就是為了挑戰這個新中國的主體真理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當權貴拿走盤子里的蛋糕之後,剩下的碎渣子由烏泱烏泱的百姓爭搶。

為了讓參與者全情投入,教育食利階層設計了一款異常刺激的爭斗游戲。打個比方吧,本來大學每年招十人,橫豎都只有十人成為幸運兒。如果不加碼,游戲就有些乏味,也無從攫取超額利益。於是,他們進行了高超的頂層制度設計,通過不斷提高考試難度,不斷改變錄取標准,讓每個人都惶惶不安,因為擔心自己被剔除,從而永不鬆懈地參與搏鬥。

在課堂教學之外,一整套標榜快速提高成績的教育培訓機構傲然挺立。這些戕害性靈、榨取錢財的吸血工廠,本身即是由權勢者開設,或由那些跟權力完成勾兌的人開辦。他們和教育當局聯手操縱游戲進程,並攫取最大的利益。

在此龐然大物面前,家長和孩子徹底喪失了自尊和自信心。他們淪為可憐的奴隸,就像被毒蛇攝取了靈魂的老鼠,一跳一跳葬身於死亡之口。

教育主管部門每年煞有介事的減負,無不成為培訓機構斂財的契機和動力——他們所標榜的減負力度愈大,它們賺取的錢財愈多。貓鼠一家親,他們活色生香的表演,只是為了蒙蔽旁觀者,以此令入局者更加沉浸其中,這是貓鼠游戲的本質。

這是一場政府主導的合法死亡游戲。他們規定了每個家長的生活方式,徹底改變了每個人的命運,還塑造了可怕的國民性格。

“政教合一”制度下的教育壟斷,正在無情地窒息中國的生機。

老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