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453|回復: 0
收起左側

龍永圖:與美國的貿易摩擦應讓步,不能被民粹主義輿論綁架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5-27 08:25: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5月20日,由中國全球化智庫(CCG)主辦的“第四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在北京舉行。CCG 主席、原國家外經貿部副部長、博鰲亞洲論壇原秘書長龍永圖出席論壇並發表演講。龍永圖指出,中美貿易摩擦的任何問題都可以拿出來談判,但是不能把兩國貿易摩擦上升到美國對中國戰略轉變的誤判,一旦誤判就意味兩國會搞對抗和發生沖突。美中貿易談判要警惕被民粹主義輿論綁架,只有專業主義精神才能真正保護國家利益。

這次美中貿易摩擦開始後,美國來勢洶洶,很多人都着急上火。其實美中貿易摩擦不管涉及1000 到2000億美元都只是局部的問題, 都可以談。但是一旦對中美戰略大局做出誤判,認為美國對中戰略發生調整——美國開始團結小兄弟圍堵中國崛起,那就危險了。因為認定了美國對中戰略發生重大變化, 那就意味着兩國可能搞沖突和對抗。

十九大做出的兩個基本判斷——中國仍然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仍然是發展中國家,所以中國還是要堅持鄧小平提倡的韜光養晦。按照這兩個基本判斷,中國還要有所作為,勇於承擔一定的國際責任。

中美貿易談判達成共識,也堅定了中國對跟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系的信心,以及中國對全球化的信心。全球化是世界所有國家的利益綁在一起,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此次中美貿易代表談判取得一些初步的成果,也證明兩國有智慧和能力處理好雙邊經貿摩擦問題。

中美貿易摩擦不在於那些談判中的具體問題,具體問題都可以談,漫天要價也可以談——國際貿易談判沒有哪個不是漫天要價。可是談就談,不能夠炒作,更不能把談判政治化。我所參加過的十多年時長的中國入世談判,最害怕的一條就是把它政治化,最擔憂談判被輿論所綁架。那時候互聯網沒那麼厲害,經常和同事講。中國是非常幸運的, 如果入世談判在今天的輿論環境中,估計是談不成。

政府官員絕對不能被輿論所綁架,一定要從既定戰略和重要原則出發來處理問題。絕對不能討好輿論,講些違背國家既定基本方針和戰略的話。強硬是談判桌上最簡單的,因為用強硬姿態談判,第一可在政治上得分,大家都會說好樣的, 第二可不做任何准備,不具備任何專業精神。貿易談判的真正強者是什麼?是具有超一流的專業精神, 只有專業主義才能維護國家的長遠利益。



在20日的“第四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上,CCG主席、原國家外經貿部副部長、博鰲亞洲論壇原秘書長、中國復關及入世談判的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就相關議題做了主旨演講:

  開放

  要談論中國的對外經貿問題,就不能孤立地看,必須拿到時代背景下去思考。回顧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歷程,我認為有三個時間節點尤其值得關註:

  第一個,毫無疑問是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開啟了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第二個,是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它加快了中國對外開放的歷史進程,使中國迅速成為全球經濟貿易大國;第三個,則是2013年習近平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使我們的改革開放進入到一個更新、更高的階段。它也從事實上決定了中國的對外開放將怎麼走,將對全球化形勢產生如何的影響。

  那麼,更新、更高體現在哪裡?

  眾所周知,過去由於我國外匯長期短缺,因此中國的對外貿易政策主要是以促進出口為基點,簡單來說就是出口創匯。

  但是習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之後,我們的改革開放和對外貿易政策也應該做出相應的調整,就是以出口和進口並重。習近平主席在前段時間的博鰲亞洲論壇也提出來,要主動增加進口,這個調整非常重要。

  可能很多人腦子里還有一些非常陳舊的觀點,認為只有出口才是好事,能少進口就少進口。但是站在全球化分工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這是很狹隘的。全球化最大的好處之一,就是“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提高效率。我們只有調整了這一觀念,才能在政策上有所調整,從而真正理解現在正在發生的許多事情。

  20日凌晨宣布,中美貿易磋商取得了積極的、建設性的成果,其中一條就是中國要大量地增加從美國的進口,從而解決美中貿易的逆差問題。

  解決

  客觀來說,中美兩國的貿易順差,是中國入世後遺留的老問題,也是長久以來,兩國龐大的貿易不平衡下,所必須面對的一個問題。

  解決這個問題是雙向的。一方面,我們應該積極地研究貿易不平衡的歷史、市場和結構性原因。另一方面,也要讓美方找到他們自己經濟結構上的問題。

  大家知道,特朗普常把一句話掛在嘴邊: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是讓美國人吃虧的,美國的貿易代表水平不行。這是他們沒有理解中美貿易產生順差的真正根源。

  中美之所以產生巨大的貿易順差,是因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曾做出一個重要承諾——放開貿易經營權。過去中國的外貿進出口是由一二百家國有外貿公司所壟斷的,放開了外貿經營權以後,就使得成千上萬的中國企業都有獨立進、出口的權利,一下子使得中國的出口出現了井噴,連續多年保持20%、30%的增長速度。

  但是,這並不意味着美國貿易代表沒有談好。從中國入世的貿易談判條件來講,雙方是基本平衡的。後來出現了對中國的有利條件,是因為開放措施激發了國內改革的力量,特別是出口的沖動。加之美國消費能力也強,市場也大,所以成為中國入世以後貿易井噴增長的最大的出路。某種意義上,美國成為了中國價廉物美產品和中國擴大市場的最大受益者。當然,也在無形中形成中美巨大的貿易順差。

  所以,中國常常是通過對外談判解放了國內生產力,推動了改革。有時候按部就班地來搞開放和建設,還不會產生如此巨大的推動力。因此,我希望對特朗普先生和他的貿易團隊說,你們也不要逼得過頭,把中國的開放逼得太快,中國成長得太快,對你們更加不利。

  調整

  當然,中國的貿易政策確實要進行大力調整,上面已經說了,中國還要繼續擴大出口,但以後也要用更大力氣來增加進口。

  這次中美達成協議,中國要比較多地進口美國一些商品和服務,這不是對美國的讓步,而是中國貿易政策重大調整所必須的。老百姓(78.35 +2.89%,診股)也要改變一下思想,不要認為中國增加了進口就是做出了讓步。這種調整主要是根據中國老百姓對高品質產品和服務的需求來的,是基於滿足人民對日益增長的生活需求的。

  對於企業來說也是一樣,並非哪個企業多出口了,這個企業就立了功。今天,中國的製造業和全球製造業已經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產業鏈關系,任何具有高技術含量的製造業都必須是全球製造、全球采購的。美國的波音、歐洲的空中客車皆如此。

  接下來,中國還要召開進口博覽會。要知道,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在自己的土地上辦進口博覽會,讓你們展示自己的產品,全世界都沒有這樣開放的國家。

  戰略

  因此,聯繫到近期的中美經貿摩擦,我認為我們應該持有一個更具戰略性的眼光。這次中美貿易摩擦開始以後,美國人也來勢洶洶,派了一個史無前例的經濟團隊來到中國,大有大軍壓境的局面。加上特朗普的很多狠話,中國國內一度出現一個傾向:中美將有一場“史無前例的貿易戰”。於是,民間整個輿論恨不得一邊倒。

  所以,當時我們很着急。要知道,貿易摩擦涉及1000-2000億,都是局部的、可以解決、可以談判的問題。但如果對中美關系戰略大局做出誤判,認為整個美國對中國發生了重大的戰略性調整,開始團結周圍的小兄弟圍堵中國的崛起,那就非常危險了。

  至於中國國內,十九大報告對我國的基本國情做出了“兩個沒有變”的基本判斷,中國仍然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既然這兩個判斷沒有變,就應該專注國內發展。簡而言之,我們還處於重要的戰略機遇期,要始終堅信習近平提出的,和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系的原則和方針,是不能動搖和變化的。我們要和美國實行的,就是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新型大國關系。

  最近,通過中美兩國元首的指導,兩國代表團取得了一些積極的、務實的、建設性的成果,確實值得我們高興,也證明中美兩國完全有智慧,有能力處理好彼此之間的經濟貿易摩擦。

  總的來說,中美貿易摩擦不在於那些具體問題。國際貿易談判,從來沒有哪個不是漫天要價的,要價不要緊,可以談判嘛。但不能夠炒作把它政治化,更不能被輿論所綁架。這一點,是必須明確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