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20|回復: 0

“六四”是中共自我救贖機會的最後喪失

[復制鏈接]

4074

主題

2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8531
發表於 2018-6-2 07:38: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胡少江






再過幾天,就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北京大屠殺二十九周年。當時參加街頭抗議的大學生如今大多已經進步入知天命、為人父、為人母的人生階段。那些當年本來充滿活力卻最終倒在血泊中的年輕身軀,永遠定格在花樣年華,而二十九年來日夜思念他們的父母們已經風燭殘年,有些人已經帶着遺恨離開了這個世界。那些下令屠殺示威民眾的冷血政客,大部份人已經在人們的詛咒中滾進了地獄,而剩下的有如李鵬等人,則在世人的鄙視和唾罵中帶着無窮的恐懼繼續苟延殘喘。

二十九年了,許多人不曾料想國人對正義審判的等待會如此漫長!但是,在過去的二十九年裡,我不曾有過任何一刻的懷疑:正義的審判一定會到來!我堅信,那個夏天裡中國青年的殷殷熱血絕不會白流,那些曾經不可一世的邪惡兇手一定會被推上歷史的審判台。在遭受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八年的痛苦蹂躪之後,寬厚的中國人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曾經仍然想給當時的中國統治者一次自我救贖的機會,但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槍聲表明,中國的執政黨徹底放棄了最後的自我救贖。

這個黨不堪救贖、放棄自我救贖是因為它從出生那天起就帶有邪惡的基因。不錯,歷史上曾經有許多純潔善良的青年追隨這個黨,他們相信這個黨宣傳的主義能夠在列強的鐵蹄之下拯救貧窮、羸弱的民族,讓一個強大的中國自立於世界,讓中國人民享受現代文明。這些青年共產黨人中的不少人甚至為了國家、為了主義犧牲了自己的寶貴生命。遺憾的是,他們沒有認識到,在這個黨最基礎的信仰中,帶有兩個能夠頑強自我繁衍的邪惡基因:特權和暴力。他們的犧牲和奮斗只不過被當作了讓這兩個邪惡基因繼續生存的肥料。

特權和暴力這兩個基因是被列寧、斯大林的蘇俄共產黨注入中國共產黨的體內的。特權基因一方面表現為這個黨所不斷鼓吹的黨對國家、對人民所擁有的天然的優越感和無限的統治力,另一方面也表現為這個黨的精英對於黨內、外追隨者所擁有的思想政治控制權和財富分配壟斷權。即使在最艱苦的戰爭年代,這樣的特權也非常分明。正是這種對特權迷戀和貪婪,成為中國執政黨黨內無休止的相互傾軋、對社會大眾進行無限度的控制和鎮壓的原始動力。說到底,這才是這個黨的精英們不願意放棄執政地位的真正原因。

這個黨的暴力基因則根源於它所信奉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政治哲學。這是一個沒有政治道德的政黨,一旦它經常使用和擅長使用的欺騙宣傳失效,出於對喪失特權的不甘和對被清算的恐懼,它便立即求助於暴力。在現代人類歷史上,無論是在執政以前還是在執政之後,無論是對待自己的同志還是對待持有不同政見的同胞,蘇聯、中國、朝鮮、柬埔寨等國的共產黨對暴力依賴的程度勝於任何其他的宗教和政治組織。尤其是,一旦開始使用暴力,就會淪落於對暴力的依戀和對報復的恐懼,進入崇尚暴力和推進更殘暴的暴力的惡性循環。

歷史曾經給過中國共產黨一個自我救贖的機會。毛澤東在文革中將政治特權和暴力使用到了極致,中國社會從而也走到了崩潰的邊緣。當時,甚至連不少黨內精英也喪失了特權,並且遭到政治暴力的迫害,這使他們有機會體會到這個制度對社會普通民眾所帶來的痛苦。文革結束以後,那些良心未泯的共產黨人與先進知識分子一道,開始倡導人道的社會主義。黨內改革派、先進知識分子和社會大眾中的覺悟者形成了改革中國的合力,這也給中國執政黨提供了一個洗心革面,剜除邪惡基因,改造成為現代化政黨的機會。

但是這個黨的邪惡基因終究過於強大,黨內那些食髓知味的特權階級和習慣使用暴力的野蠻勢力戰勝了希望自我救贖的黨內改革派,鎮壓了對中國社會啟蒙的進步知識分子,阻嚇了爭取公民權利的社會民眾。這就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北京大屠殺的本質。是的,他們阻擋了一次社會變革;但是與此同時,他們也失去了一個千載難逢的剜除執政黨的邪惡基因,實現自我救贖的機會。自那以後,邪惡基因在這個黨的機體內更加肆無忌憚的繁衍,而未來中國社會為了根除這種邪惡所必需付出的代價一定會更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2 09:3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