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41|回復: 1

遭遇商業間諜,朋友送來的禮物里裝了竊聽器

[復制鏈接]

594

主題

632

帖子

6451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6451
發表於 2018-6-2 20:25: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叫阿鬼,十多年前在深圳華強北開了一家監控器材鋪。這地方類似我這個店鋪多如牛毛,當年庄文強拍《竊聽風雲》系列,電影里的道具還是從我們這里購買的。

不過這幾年,由於淘寶的沖擊,店鋪的生意越來越慘淡,好幾次我都打算關門重新找個工作上班去。直到有一天,我碰到了個來買器材的老先生,暫時叫他老K吧,我被他帶入了一個自己完全不知道的世界,也開始了一項新的業務——‌‌“商業工兵‌‌”。

認識老K,純屬偶然。那天店裡來了個傢伙,拿着套器材,口口聲聲說之前從我這里買的是假貨,要退貨。

這傢伙是本地人,說之前從我這里買過一套迷你監控視頻,自稱家裡防盜用,但是安裝使用後,發現成像質量不好,看不清楚人影,叫嚷着我賣他的是假貨。

我不想他影響生意,接過他手裡的攝像頭看了看底部的標簽,確實是我自己店鋪的產品。我仔細查看了攝像頭罩,驚訝發現裡面的整個鏡頭都被一層厚厚的水汽給模糊花了,我用鏡頭布擦拭了下,發現沒什麼效果,鏡頭是給某種熱的霧氣弄花了,就像人的眼睛長了一層‌‌“白內障‌‌”。

我很納悶,一般攝像頭戶外使用時候,由於品質和氣候問題,霧氣導致鏡頭模糊很正常,但這大部分都是發生在北方,像深圳這種南方城市和氣候,絕少會出現類似情況。這是怎麼回事?我一時也困惑不已。

我好奇地詢問他安裝這個攝像頭的位置,他支支吾吾地說就在家裡。我很納悶:普通人安裝監控探頭在家裡,多是走廊或者客廳,多數是防止小偷和家裡小孩出意外,可這么重的霧氣,南方城市裡如果不是長時間的水汽浸染,本不至於讓鏡頭花得如此嚴重,那推測下來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安裝位置是個水蒸氣很重的地方……

想到這,我故意岔開話題,和他聊點別的,忽然我冷不丁問他:‌‌“老闆,你有幾間出租房啊?‌‌”他有些得意隨口回答道:‌‌“兩間,都在南山區。‌‌”他話一出口,似乎意識到什麼,緊張地盯着我。

我頓時明白了,冷冷地將手裡的攝像頭丟到他懷里,沒好氣地說:‌‌“偷看一些不該看的,你不怕眼睛瞎掉?要不你把監控的視頻帶來我幫你分析下看看?‌‌”這傢伙有些心虛,知道我發現了他的秘密,有氣無力扯着脖子嘟囔了幾句,揣着攝像頭就灰溜溜走了。

當時老K正在隔壁店鋪選器材,見此情形,主動和我搭訕,詢問情況。我也沒太在意,心裡還有些窩火,索性就告訴他:這傢伙不是個好東西!南山區是深圳著名的大學區,有很多女大學生和畢業生租住當地人私房。他說在南山區有兩套房子,必定是將房子出租給了哪位女孩,然後將其中某間的洗浴室安裝了這個監視探頭,因為時間久了,洗浴室里的水蒸氣將暗藏的攝像頭的鏡頭弄花了,所以拍出來的視頻就不清楚。這傢伙想渾水摸魚,來我們這里討便宜。

‌‌“媽的,賤骨頭!‌‌”我恨恨地罵道,心裡深深嘆了口氣。很多時候,監控設備原本是設計出來保衛人們的安全維護社會治安的,可就是有這么多別有用心的人,將好好的東西不用在正途,不但竊取了別人的隱私,也觸犯了法律,我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揪出這些藏在陰暗角度里的卑鄙傢伙。

老K聽完我的分析,又追問了很多有關監控器材的問題。我早年學的就是無線電,對監控器材和一些設備非常熟悉,也很愛和專業人士交流,見他問得專業,我也毫不謙虛和他賣弄起來。

等看熱鬧的人逐漸散去,老K漫不經心地問我店鋪生意如何,我也沒多想,一邊整理店鋪,一邊和他訴苦。

他似乎早有預料,悄悄問我願不願意跟着他做點別的‌‌“裝修‌‌”業務,我起初以為又是什麼家庭布線、公司網絡設計之類活,很開心地就答應了。

他和我約好,第二天上午,他在商場外等我,有一單‌‌“業務‌‌”需要我出活,報酬反正比我平時出活要高。

我不假思索就答應了,連續好幾天店鋪都沒開張了,再這樣下去,連店租都快交不起了。

第二天,我帶着工具包坐上了老K開來的一部別克,車子估計也有點年數了,看着有些破舊,車的後座擱着一個類似攝影包的大包,也不知道都裝了點什麼東西。

路上我問他什麼業務,他笑着不說話。

車載着我們穿過華富路,經皇崗路就到了會展中心,這里有很多大公司的辦事機構,老K將車停到了一處大廈的地下車庫,讓我下車跟着他帶來到一處大廈專用電梯旁。這個電梯比較特殊,所停靠的樓層必須有專用的員工證刷下,電梯才能停留和開關,老K顯然很熟悉這里,撳下了‌‌“訪客‌‌”呼叫器,和客戶公司取得聯系和許可,車庫的電梯這才緩緩打開,將我們載往了這棟大廈的22 層。

整個22層都是一家公司,迎賓的門口形象牆上刻着‌‌“HR集團深圳分公司‌‌”的企業名稱。這是家央企,我之前聽說過,在境外都有相當的影響力,沒想到和老K合作的第一單業務就是給這家企業服務。

不多時,漂亮的秘書小姐已經迎在了門口,見我們進來,簡單問詢了幾句,便領着我們穿過長長的迴廊,往公司內部走去。

秘書將我們領到走廊盡頭一處緊密着大門的房間門口,囑咐我們退後等下,然後上前,輕輕敲了敲門。

等裡面傳來一聲低聲的‌‌“請進‌‌”後,這才推門進去報告我們的到來。

很快,漂亮的前台小姐微笑着請我們進去,然後很快泡好茶,就退了出去。

走進辦公室,我覺得這間屋子實在大得離譜,感覺有小半個籃球場那麼大。不過辦公室里東西不算多,寬大的辦公桌上排列有序地放着顯示器、打印機、電話、筆筒以及一疊文件資料;高大的老闆椅後,是幅書法作品,不出所料寫着‌‌“難得糊塗‌‌”四個遒勁有力的大字,椅子的右側放着兩面交織的國旗和黨旗;靠牆的是整面牆的書櫥,裡面塞滿了各類文史經濟類的書籍,書架上還擺放着一些主人和各類名人的合影,以及真真假假的各類獎杯和獎牌;書櫥的對面則是一組三人和單人的真皮組合沙發;沙發旁邊是台深褐色的高檔飲水機,看着就不便宜。

一個胖胖的中年男子艱難地從辦公桌後面起身迎接我們,他沖着老K愉快地點了點頭,笑着說:‌‌“你還真來了?這是你的助手?‌‌”

我聽着有些疑問,瞥了眼老K,卻見他豎起食指放在嘴邊,做了個不要出聲的動作。男子頓時收斂起笑容,有些緊張地看着我們。

老K徑直走到男子桌前,從筆筒摸起紙筆,寫下了一行字:從現在起,都不要多說話,一切聽我安排,有什麼話,寫在紙上。

我和男子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老K滿意地笑了笑,從自己包里掏出一台步話機大小的無線電信號監測儀,這個儀器我在電子商城裡見過,上面其實就是一個無線頻率監測屏加個信號捕捉器,一般都是用來監測不明無線電信號側向和定位用的。但是我不明白老K在這家企業里掏出這玩意想幹嘛?

這無線電信號監測儀俗稱‌‌“狗鼻子‌‌”,一般都是一些私家偵探或者做技術偵查的專業人士購買,無非都是找監聽或者竊聽儀器用。

我頓時明白了老K說的‌‌“業務‌‌”是什麼了,這個老頭原來是要幫主人找出隱藏在辦公室里的竊聽器!

可是我沒做過這個業務啊,以前也只是聽說過,為什麼會拉上我?估計他是想拉我做助手,充充門面吧,我想。

我當時還是個菜鳥,雖然聽過自己這個行業有人在從事類似業務,但還真從沒見識過,這回有機會來親自體驗,實在是個難得機會。於是我一下來了興趣,非常好奇老K 怎麼把這個竊聽器給找出來。

老K將‌‌“狗鼻子‌‌”打開,遞給我,用眼神悄悄問我:會用么?

我接過‌‌“狗鼻子‌‌”,躊躇了一會,這玩意確實沒用過,不過基本原理我倒是清楚。通常監聽器其實就是一個聲音捕捉器和發射頻頭,監聽器里的發射機咪頭將聲音轉換為音頻電信號,經過內部電路的處理後,再將包含音頻信息的無線電波發射到周圍的空間,由遠處的接收機來進行接收信號,所以無線電信號監測儀其實就是監測空間內有無可疑的無線電波,並定位其位置。

我知道一般民用的無線頻率多是在50HZ,房間內只要有超過這個頻率的無線信號都屬於可疑信號。

於是,我點點頭,讓男子悄悄將房間里所有能關閉的信號源暫時都關閉掉,老K 饒有興趣地看着我端着‌‌“狗鼻子‌‌”在房間里繞來繞去。

此時,接下來的檢測原理也很簡單,就是看手裡這個‌‌“狗鼻子‌‌”是否會有高強度的無線信號源提示和報警。

果然,雖說男子確認將房間里的遙控器、打印機等電器都關閉了電源,甚至遙控器里的電池也被拆下,但是‌‌“狗鼻子‌‌”依舊提示此房間有不明若隱若現的無線頻率出現!

問題出現在哪呢?我吃不準,因為這個‌‌“狗鼻子‌‌”只能找出有信號源,靠近信號源,頻率指針就閃動厲害,但並不能直接指向可疑的信號源位置,只能人工排查。

我當時對怎麼排查可疑監聽器安裝位置並不在行,無從下手,單是從儀器反應來看,可疑信號源應該是沙發位置,難道真的有什麼竊聽器被偷偷放在了沙發里?我捏着儀器,望着那組真皮沙發有些猶豫。

老K盯着沙發若有所思,就連房間的主人也臉色一變,發現了問題,有些緊張地指着沙發,用眼神問我:這組沙發有問題?

我不敢肯定,遲疑地望着老K,他接過我手裡的‌‌“狗鼻子‌‌”,自己轉悠了一圈,果然又回到了沙發旁邊。

男子明白過來,按耐不住憤怒,從桌上摸起一把美工刀就要將沙發‌‌“開膛破肚‌‌”,卻忽然被老K攔住。

老K讓我將沙發從靠牆位置挪動出來,他慢慢蹲下,前後仔細檢查了下沙發表面,似乎有些懷疑,起身,端着‌‌“狗鼻子‌‌”再次環視四周。

忽然,老K的目光注視到沙發旁已經關閉了電源的高檔飲水器,指了指這個飲水器。男子急忙寫下:這個是半年多前,一個朋友送的,日本貨,說是可以凈化水質,還有好多功能都不會用。

老K接過紙筆:什麼樣朋友?買來就在這里?一直通着電在用?

男子回復:是我生意上的一個夥伴,合作過很多年了,送來就用上了,也沒覺得這凈化水和平時喝的水有啥不一樣。

老K讓我把飲水器上面的桶裝水挪下來,然後他從工具包掏出一套工具,小心地拆開飲水器的後蓋,不愧是日本貨,做工精細,內部線路主板做工非常精緻專業。老K先摸到機器電源線的位置,然後順着電源線找到了機器的電源盒,然後他嘴叼着一隻‌‌“口紅電筒‌‌”仔細地在機器里找尋着什麼。

現場一片寂靜,我和男子都傻傻地看着老K,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會發現什麼。

大約十分鍾後,只聽‌‌“啪‌‌”的一聲,老K似乎從飲水器的內部扯下來個什麼物件,然後丟進了之前給我們泡好茶的茶杯里。

‌‌“好了!‌‌”老K捏着從茶杯里拆除的還在滴水的竊聽器,輕松地笑了。

男子緊張地指了指自己嘴,老K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沒事了,現在可以放心說話了,你這里我剛檢查過了,就這一個!‌‌”

他告訴我們,這個‌‌“小傢伙‌‌”是一家軍工企業的產品,一款迷你型的無線竊聽器,大約火柴盒大小,其尾部帶有一根0.5米長細軟拖線作為發射天線,竊聽器是由袖珍竊聽器、調頻接收機兩大部分組成,相當於一個微大內的聲音接收轉換為音頻信號,經放大後,再通過倍頻放大,將調制後的超高頻信號由發射天線向空間傳遞……而這個竊聽器加裝了一組高頻發射頭,可以讓監聽的人在很遠的地方都能監聽到信號。

男子此時面色有些難看,他表情陰郁地盯着這個竊聽器,似乎在琢磨着什麼。過了會,有些難以置信地問:‌‌“你說,這玩意可能是我那朋友安裝的?‌‌”

老K不置可否,斟酌着說:‌‌“也未必,他或許只是個經手人,什麼都不知道也可能的……你們這個行業秘密那麼多,社會關系復雜,什麼樣的人都會有。‌‌”

此刻,房間里空氣有些尷尬。

男子接過濕漉漉的竊聽器放在自己手裡,翻來覆去地看,神色凝重。我和老K 互相對視了一眼,靜靜候在一邊。

過了好一會,男子似乎醒過神,勉強笑着說:‌‌“哎呀,真的抱歉,你看,本來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你這里真的還……實在是要好好謝謝你啊!不過,後面我還有個重要的會,就不留你們吃飯了,你放心,規矩我懂,回頭我會把錢轉你賬戶,有事我們再聯系。‌‌”

老K也跟着客套了幾句,收拾好自己東西,帶着我走出了男子的辦公室。我出門前,悄悄回身,看見那個男子依舊盯着那竊聽器發呆。

回到車里,老K遞給我一根煙,又自己點上根,長長嘆了口氣。

我有些忍不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老K告訴我,這個男子也是個生意朋友,某次偶然知道老K專門幫人查找監聽設備,半開玩笑地邀請老K也來他公司幫忙看看,老K就答應了。

我又問老K怎麼就斷定竊聽器在飲水器里,不是沙發?

老K笑着告訴我,凡事都要動腦子!這些安裝竊聽器的人肯定是希望能長期偷聽到什麼信息,但是電子物品首先要有供電,雖然有些竊聽器也自帶電池,但是如果一直使用,耗電極大。那個沙發並沒有連接什麼電源,長期竊聽肯定不合適;而且這個公司,裡面的傢具一般都是裝修好就直接配置的,進去時也看到了,一般人很難有機會進入到那男子辦公室,還要支開秘書,再想辦法安裝竊聽器進去,危險系數和供電都是個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中途送個什麼實用的物品給對方,等對方使用上,就隨時可以監聽了。

而這台飲水器最為可疑的原因:一來它是外人送的,二來機器又正好隨時通着電源,不存在斷電問題,更重要的是我們幾次檢測無線電信號都發現信號源就在沙發和飲水器附近,這樣判斷下來,自然飲水器最值得懷疑了。

我聽了心服口服,看來,這樣的業務不光靠的是專業技術,也考驗人的觀察力,分析能力,我和老K還真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

我又多嘴問道:‌‌“那麼這個竊聽器真的會是他的什麼朋友安裝的嗎?不是生意合作夥伴么?為什麼還要搞這些動作?‌‌”

老K將煙掐滅丟到了車窗外,一邊啟動車,一邊說:‌‌“自古商場如戰場,合作夥伴轉眼也會成為競爭對手,不是有那什麼話么,‌‌‘沒有什麼永恆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究竟為什麼裝,我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對我們來說,只要幫人家解決問題就行了,很多事情知道越少越好。‌‌”

我還有個疑問,問他為什麼會找到我來合作?

老K半真半假地說,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以後要想辦法避一避,但是他希望培養個接班人,必要時候可能會幫上他的忙。選上我,是因為之前我在店鋪怒斥那個齷齪的偷拍者,說的話有理有節有據,感覺我是‌‌“可造就之才‌‌”。

我知道他這話不能全信,也懶得再深想。這個業務在當時的我看來,充滿挑戰和刺激,自己很願意試試。特別是事後,老K居然給了我一筆錢,足夠我交半年的店租了,我也頭一次意識到原來做這個‌‌“活‌‌”這么賺錢,開始期待老K下次找我,心裡對老K的背景更充滿了疑惑和好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18 01:05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