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25|回復: 1
收起左側

“厲害”已經不厲害:袁厲害這五年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3 16:11: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袁厲害從未離開過河南蘭考。她如今只是正在變老的女人,她雖不再收養棄嬰,但生活依然勞苦。但令她欣慰的是,這5年,被她收養過的很多孩子,閑暇時都會回蘭考,叫她一聲‌‌“媽媽‌‌”。在孩子們心中,她在哪,家就在哪……

午飯時間,袁厲害女士來到‌‌“植物人‌‌”丈夫身邊,看着兒子小心翼翼給父親餵食時,她滿臉欣慰。得了重度肝病的小叔子也呆坐在床頭,瘦得有些脫相,‌‌“你瞧瞧,兩個等死的人,就是我現在生活的全部。‌‌”

5年前,蘭考火災事故後,袁厲害用三年時間才走出悲傷,日子稍微好些了,家裡又多了現在的病患,‌‌“活個人真難‌‌”成為袁厲害的口頭禪。在生活的打磨下,她變得一點也不厲害了。

愛人目前居住的地方,就是當年發生火災的房子。袁厲害覺得,命中註定的巧合實在太多,她收養棄嬰那些年,丈夫因為有情緒,幾乎不在家住。燒死一些孩子後,得重病的丈夫終於回家了,卻在孩子們去世的地方,靜靜等待死亡。

袁厲害50多歲,中等身高、不修邊幅、體型肥胖的她,血壓和血糖都很高,用手指輕按小腿後會留下一個坑,幾分鍾才能恢復過來,‌‌“我白天幹活,晚上要輸液。‌‌”她口中的幹活,是在縣醫院門口賣烤紅薯,但夏季生意不好,常被街坊叫走幫忙協調糾紛。

所以,很多時候有人去紅薯攤找她時,只能見到鐵皮爐子和不斷重復賣紅薯的擴音器,‌‌“我還是喜歡勞動,否則早死了。‌‌”袁厲害說,這一生,她估計很難享福。

發現棄嬰,馬上報警

當年,袁厲害收養棄嬰的行為很難界定。從法律角度講,她存在非法收養,可從倫理層面說,她不這樣做,那些孩子怎麼辦?袁厲害始終認為,他們首先是條生命。

現在,袁厲害不那麼做了,她告訴民主與法制社記者,火災事故後,連續4年,仍不斷有人像丟垃圾一樣,將缺陷兒童扔到她的攤位前。有了5年前的教訓,袁厲害現在會直接報警,‌‌“讓警車拉着我,把孩子送到福利院。‌‌”

‌‌“今年還沒人扔過,去年有六七個。‌‌”袁厲害分析,問題棄嬰之所以減少,是因為很多孕婦開始做四維彩超,發現有缺陷後直接做掉了。

袁厲害已經記不清具體從哪年開始收養棄嬰了,‌‌“估摸有20多年。‌‌”海洋是她收養的第一個孩子,當年姑姑秀鴿正教她打燒餅,看見路人在圍觀棄嬰,就說了一句,‌‌“這好賴是條生命,厲害你抱回家養吧!‌‌”就這樣,她開始了收養人生。

那時候,她在縣醫院附近做小本餐飲,所以能在飲食上滿足棄嬰。她覺得,就是多了張吃飯的嘴。

慢慢的,問題棄嬰越來越多。那時當地沒福利院,所以連派出所的人,也常給袁厲害送棄嬰,她先後養過100多個殘疾孩子,‌‌“幾乎是活一半,死一半。‌‌”

在袁厲害記憶里,被丟棄的孩子患病種類繁多,兔唇、腦癱、白化病最常見,有的根本不知什麼病,‌‌“還有的連臍帶都沒剪。‌‌”死亡的孩子,袁厲害只能將其埋掉,由於數量太多,她目前也記不清所有孩子的安葬位置了。

雖做着小生意,但這個行為給她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壓力,家人也時常表現出不理解,丈夫則天天和她爭吵。但袁厲害還是選擇了棄嬰。最多時,她同時收養着30多個孩子,有時不在家,還有人去偷過她收養的孩子。不過,也有被偷走的孩子長到十幾歲時,又悄悄被送回來。

如果不是媒體的宣傳,袁厲害的名聲則僅限於蘭考縣周邊。隨着傳播手段的多樣化,她也逐步被描述成了‌‌“愛心媽媽‌‌”。來自全國各地的一些人偷偷將自家患有疾病的嬰兒抱來給她,有些人甚至扔下就走。

‌‌“愛心媽媽‌‌”袁厲害不知道近日被曝光的河北‌‌“愛心媽媽‌‌”李麗娟事件,她的原則是,無論做什麼事,都不能綁架和威脅政府。而且,她幾乎沒向民政部門要過財物。

其實,她與蘭考官方私下關系不錯,大家彼此保持這種默契。如果不是2013年1月4日那場大火,袁厲害的今天,可能會更加厲害。

當年不幸喪生的7個孩子,後來都被政府安排火化。這5年,袁厲害沒去過骨灰安放點。因此被處分的官員有的已退休,他們之間也早沒了怨恨。

‌‌“政府對我不錯,過年時,還給我送大米和油。‌‌”但5年來,袁厲害拒絕了一切形式的現金捐助,‌‌“事情都過去了,要錢干什麼?‌‌”

對於媒體關注度的減少,袁厲害的兒子覺得是好事,因為他們要安靜地生活。不過,袁厲害對所有媒體記者都給予了極大的熱情。

她還記得,央視前記者柴靜對她的一次深情擁抱,‌‌“可怎麼也想不起她的樣子了。‌‌”

采訪時,她多次提到,自己的第二次生命是媒體給的,‌‌“如果不是記者的關注,當年真有可能被判刑。‌‌”袁厲害雖不識字,但她從家人和其他記者那裡知道了當年有篇《厲害女士》報道,對其進行了負面批評。

談到這個細節,袁厲害哈哈大笑,這篇報道已成為她自嘲時的一種談資,‌‌“他們其實也沒什麼惡意,都是年輕孩兒。‌‌”

袁厲害覺得,對於很多事情,她必須心胸開闊,否則活不下去。

她在哪,家在哪

火災發生頭三年,袁厲害每周都要買些吃的,從蘭考到50公里外的開封福利院看孩子。第四年時,因丈夫患病,看孩子的頻率變成兩周一次,今年一月一次。

袁厲害說,收養棄嬰占據了她太長時間,突然停下來後,心裡空落落的,有時也會夢到孩子,但一切都成了過去式。‌‌“現在來看,送給福利院是對的,跟着我過不上好生活。‌‌”

其實,福利院曾是袁厲害的心結。1993年時,她聽說開封有專門收養棄嬰的福利院,當時,她養着十幾個孩子,除了吃飯,還要看病,生活成本太大。於是,精挑細選了3個孩子,送了過去。但福利院沒接收,理由是國家補貼低。

傷心的袁厲害,自此10多年沒和福利院打交道,但她那裡的棄嬰越來越多,甚至高過福利院。2006年,她又帶着孩子去開封福利院,又被拒收。

本不想再和福利院打交道的袁厲害,2008年時,福利院院長找上門,提出要將所有孩子帶走,因為當年9月份,民政部等五部委下發了關於收養子女的通知,依據該文件,福利院每個孩子每月可獲1000元補助。

由於情況復雜,這些孩子還是沒進到福利院。火災事故後,曾有媒體指責是袁厲害故意不把孩子送給福利院,並稱她根據孩子的缺陷程度,進行了等級劃分。

對於這個指責,袁厲害現在仍是一笑而過,‌‌“很多事你再解釋也沒人信,我怎麼可能對他們進行等級劃分。‌‌”

這5年,被袁厲害收養過的很多孩子,閑暇時都會回蘭考,他們稱呼袁厲害為媽媽,覺得她在哪,家就在哪。這令袁厲害很欣慰。

雖然幾乎不識字,但對於現在孩子的情況,她都能一一列舉,‌‌“有上學的,有工作的,還有當兵的。‌‌”提到參軍的那個孩子,袁厲害滿臉幸福,‌‌“他打電話總說,媽媽我給你些錢吧。你說,我要那錢幹啥?‌‌”

而且,還有不少棄嬰在蘭考成了家,甚至生了孩子,‌‌“我都是當奶奶、姥姥的人了。‌‌”只要聊起那些孩子的現狀,袁厲害的精神變得很好。

周邊鄰居,也早就忘記袁厲害曾是知名的新聞人物。在他們看來,袁厲害只是個小城裡的小商販,在用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方式,給眾多問題棄嬰搭建了搖搖欲墜卻溫暖有光的家。

袁厲害自己有三個親生兒女,但她家戶口本上,曾有20多個人的名字。現在,她也能叫出所有人的名字。

‌‌“有個白化病女孩叫媛媛,被開封市福利院收養了,現在在鄭州上學,特別喜歡唱歌,一直想當歌唱家。‌‌”袁厲害說。但她的朋友卻說,很多時候,學校不讓她報名歌唱比賽,擔心把袁厲害引出來。

袁厲害知道,自己的名字在很多時候格外敏感。不過,她明確表態,地方官員對她很照顧,提到一些官員名字時,她總是會加一句:‌‌“他們都是我的好弟弟。‌‌”

眼下,雖然多數棄嬰被送走,但還是有兩名男孩留在家中,而且都已參加工作,其中一名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們都知道自己的棄嬰身份,也深感袁厲害的恩德,但還是想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袁厲害替他們張羅了幾次,可現在連打拐DNA數據庫都還沒加入。

‌‌“要是能參加央視《等着我》就好了。‌‌”袁厲害說。但她不知道,這檔節目不是萬能的。況且,兩個男子對自己的身世毫不了解。不過,他們很懂事,袁厲害丈夫患病後,他們都以兒子的身份,輪班進行照顧。

‌‌“不想厲害,也早就不厲害了‌‌”

袁厲害說,她是操心命。8歲時,開始賣2分錢一碗的大碗茶,10歲跟着大人拉煤,只上過一個月掃盲夜校。18歲嫁給河北人杜靈彪為妻,然後常年在蘭考縣城關鎮生活。

夫妻二人賣方便麵、做餐飲,忙忙碌碌中,袁厲害開始了收養棄嬰生涯。因為丈夫的不理解,1999年時,夫妻二人到城關鎮辦離婚手續,雙方簽好協議,就差領離婚證了,丈夫反悔,跑到袁厲害母親家,蹲在橋頭上哭,還一腳踢翻了鐵鍋。

婚沒離成,從2000年開始,他們正式分居。袁厲害住在醫院門口的窩棚里,後期,丈夫偶爾也幫她帶孩子,但無法繼續生活在一起。

袁厲害沒想到,促使丈夫回家,居然是火災事故發生後,他患上了重病。

讓袁厲害操心的不只有棄嬰,她丈夫的大哥去世後,嫂子也一直沒離開她家,‌‌“我沒孩子,也沒改嫁,厲害管我十幾年了。‌‌”

另外,由於袁厲害大大咧咧的性格,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雖然都成家了,但都和她生活在一起。

他們現在在蘭考縣人民醫院門口還有個商店,是醫院拆她家房子後置換而來的,收入雖然可以,但每年要承擔全家人的開銷以及丈夫和小叔子的醫葯費。

‌‌“孩兒他爸腦出血發病後,在醫院住了4個月,花了20多萬元,現在成植物人了,雖然在家中休養,也得天天吃葯。‌‌”所以,袁厲害不忙時,就去醫院門口賣烤紅薯。

雖然家事讓袁厲害勞累,但周圍鄰居只要有過不去的坎兒,都喜歡找袁厲害。

‌‌“夫妻吵架、子女不孝順、鄰里不和都找我。‌‌”袁厲害說,不知怎麼回事,可能是自己傻,不怕得罪人。不過,經過她協調,最終大多能圓滿解決。

采訪間,她手機多次響起,都是需要協調事的,為讓采訪順利進行,她只好關了機。但關機後不久,一位老人直接找上門,讓袁厲害幫忙搬櫃子,她馬上招呼兒子去做。

因為在醫院門口經營攤位久了,她和不少醫生認識,很多人喜歡通過袁厲害去醫院看病。子女們也習慣了她的一切行為,她也很珍惜外界對她的贊譽。

幾年前,別人送她的幾面錦旗,至今懸掛在客廳,2013年12月份參加‌‌“全國第四屆好人論壇‌‌”的代表證,也掛在門上。這對她來說,是一種肯定。

而且,她在意媒體報道,袁厲害兒子說,只要她知道有自己的新聞,都會拉住別人念給她聽,‌‌“不念完,肯定不讓走。‌‌”

盡管袁厲害付出很多,對自己的生活標准也已降到最低,但5年前她出現在媒體圖片中的上衣至今還留着。那件衣服掛在門口,雖已破爛不堪,但她捨不得丟棄,並主動穿上給記者展示。

‌‌“我不讓孩子們給我買衣服。‌‌”袁厲害說。盡管她照顧了很多人,但覺得唯一屬於她的是那張比單人床稍大些的雙人床,上面則長期堆放着沒有整理的衣物和大包的葯品。

曾有媒體質疑過袁厲害有20多套房子,袁厲害笑稱,是20多間,和‌‌“套‌‌”不是一個概念。現在,她們全家住在一棟5層樓里,在外人看來,家中經濟雄厚。

‌‌“這棟樓的地基是我的,作為交換,房主給了我一層,其他都是人家的。‌‌”袁厲害說,自己沒啥錢,這5年一點兒不輕松。

但5年的日子也沒大的波瀾,她多是在焦慮和惶恐中度過:‌‌“我特喜歡和你們這些有文化的記者聊天,你們一來病情都好多了。‌‌”

雖對未來無法預知,可袁厲害覺得自己一生都會勞苦。她發現,只要自己的生活剛剛轉好,就一定有是非,‌‌“我就是這命。‌‌”

在袁厲害看來,現在照顧大人不比小孩輕松,‌‌“大人比較重,給他擦洗時候,連身都翻不過來。‌‌”不過,經歷了那麼多,袁厲害對很多事已釋然,但仍有老年危機,‌‌“你別看我叫厲害,其實,不想厲害,也早就不厲害了。‌‌”

點評

海!外直播 t.cn/RxmJTRa 禁聞視頻 t.cn/RxkPOKa 60年,中國做兩件事:一公私合營人民公社.二否定公私合營否定人民公社.前30年,冤假錯案超過三千年總和.後30年,貪污腐敗超過三千年總和.前30年折騰政治.後30年,折騰經   發表於 2018-6-4 08:01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