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77|回復: 1
收起左側

陸媒解讀:習近平要"大躍進",而李克強潑冷水?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4 14:40: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自從今年4月美國政府封殺中興事件爆發以來,無論是政界還是民間,中國痛感在核心技術方面被卡住脖子。北京時間5月29日,在中國兩院院士大會(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和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就關鍵核心技術自主表態,連說三個“逼人”,“形勢逼人,挑戰逼人,使命逼人。”同一場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講話稱“推動創新融通發展,首先要加強基礎研究。沒有雄厚的基礎研究,融通發展就沒有根基。”

  對於中國這兩位黨政最高領導人的講話,仍有西方媒體解讀為,習近平的講話是要在中國實行“科技大躍進”,而李克強講話是對此潑冷水。可見,西方媒體對中國政治解讀舊思維作祟的慣性如此自大,至今仍然影響很大一部分從外觀察中國政情的媒體和研究人員的頭腦。

  “我並不否認,中國經濟面臨着下行的壓力,有多重風險,關鍵在於新常態下要在穩增長和調結構中間找到平衡點,這就使我想起中國人發明的圍棋,既要謀勢,又要做活”。3年前(2015年3月15日)的中國兩會閉幕前夕,當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面中外記者作出上述表示時,善於解讀中國政治的觀察人士,已經從李克強的講話中覺察到中共高層權力體質的一種新趨勢。



 相較於前任們,身居中國國務院總理之位的李克強,不再只是局限於經濟領域,而是觸類旁通於各個需要發揮其執行能力的領域(圖源:Reuters)

  如今,習近平和李克強對於中國科技發展的講話,不過是三年前李克強口中“謀勢”和“做活”在中國科技如何發展的一種投射。而這種投射,又並非局限於中國科技發展。它是中國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習近平和李克強對中共總書記和中國國務院總理權力結構的一種重構。

  “府院之爭”誤讀仍在

  不同於美國和俄羅斯只有總統提交國情咨文,向國民陳述一年一度的政府工作“總結”,在中國,一直是由黨(中共)的總書記在各屆黨的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上作出類似於財務預算的政治承諾,而國務院總理在每年一次的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上亮出對賬單——工作總結。這樣的政治結構,讓中國有了“江(澤民)、朱(鎔基)時期”,“胡(錦濤)、溫(家寶)體制”之說。

  2013年末,以習近平為中共總書記、李克強為國務院總理的中共第五代領導班子上台接近一周年之際,曾有不少媒體稱,無論是反腐還是改革,“習李一年”超過“胡溫十年”。然而,當時間的年輪轉到2014年,曾習慣於稱第四代領導集體為“胡溫體制”的人們開始發現,曾短暫出現於外界口中的“習李體制”根本不存在。

  不同於中共傳統的“總書記負責政治、總理主管經濟”的分工方式,習近平上台後,很快向外界表明,自己將拿過中國的經濟發展決策權。2014年5月,當習近平公開提及中國經濟發展“新常態”之說時,就有警覺的政情觀察人士推測習近平會主導中國經濟發展方向。到2014年6月,習近平首次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的身份主持召開會議,這種推測得到證實。

  不僅如此,習近平還通過身兼多個領導小組組長快速實現權力集中,在內政、外交以及軍事等各方面統領整個政治局。作為一名政治強人,習近平在自己的第一任期毫不猶豫地打破掣肘上一屆領導集體的“九龍治水”弊端,重新樹立毛(毛澤東)、鄧(鄧小平)時代的核心體制。

  這種轉變,讓外界多次傳出中南海“府院之爭”、“李克強經濟大管家角色被削弱”之說,甚至還有李克強因為健康原因將提前卸任等驚悚傳聞。

  權力重構悄然推行

  從中共十八大到十九大的五年,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對中央集權的加強,以及以李克強為代表的國務院政府系統的低調執政,也確實容易讓這種誤讀產生。而這種誤讀,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因為高層一直在反腐以及結構尚未清晰的權力重構,所以能得以流傳並發酵。如今,這種猜測顯然已經站不住腳。

  新華社2018年3月22日刊登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誕生記》中,開篇一句“(機構改革)一條紅線貫穿始終——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是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根本保證和首要任務”,便點出個中共黨政機構改革的核心目標——“黨的領導”將成為未來中國政治運行的主軸。

  因此,“黨的領導”也毫無意外地投射到此次黨政機構改革的方案中:代表中共中央的各個委員會,扮演執行角色的下轄辦公室皆設立在國務院相對應的各個部門中。例如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辦公室設在國務院系統的司法部,中央審計委員會辦公室設在國務院組成部門審計署,中央教育工作領導小組秘書組設在教育部,國務院系統的國家新聞出版署(國家版權局)在中宣部加掛牌子,由中央宣傳部承擔相關職責……回頭來看習近平2014年5月拿過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一職,不過是此番黨政機構改革的前奏。

  至此,黨(中共)中央負責角色,國務院負責執行的黨政關系開始清晰。從這個層面來看,與其說李克強被削權,毋寧說“總理被削權”。

  李克強角色的變與不變

  在這樣的變革之下,作為中國國務院總理的李克強扮演了怎樣的政治新角色?又該如何理解現象之外的變與不變?

  李克強之不變,很容易理解,因為其從一開始就是踏實做事的。不妨先行回顧,2013年的兩會上,李克強從溫家寶手中結果中國國務院總理一職時,就遭遇了嚴峻的經濟考驗:經濟增速下滑、地方債隱現危機、貿易壁壘增加、熱錢出逃、銀行錢荒等。緩解壓力,“突圍”成了李克強施政關鍵詞:對內擠水分、調結構、簡政放權、布局城鎮化,力促發展模式轉型;對外則在一帶一路的大戰略下,積極穩定中國國際貿易格局,尋找新出路等等。

  5年前,剛剛成為中國總理的李克強面對中外記者侃侃而談,說出了那句著名的“(改革)觸動利益往往比觸及靈魂還難”。5年後,成功連任的李克強用近2萬字的政府工作報告回應了大量熱門話題,卻將“改革”這項對中國未來超級重要的話題留給了習近平。前後對比,李克強沒有了5年前那種亢奮與激情,他的低調、穩重與務實開始被更多人討論。而李克強的執行力顯然也得到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絕對認可。

  而變的部分,則是身居總理之位的李克強,不再只是局限於經濟領域,而是觸類旁通於各個需要發揮其執行能力的領域。對於李克強角色轉變的解讀,肇始於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簡稱外事委)的第一次會議。

  今年5月15日,總共外事委召開更名(由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更名為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後的第一次會議,李克強出人意料地以外事委員會副主任身份參會時,外界發現,這是李克強再一次和中共總書記以政治正、副搭檔的形象出現在外界面前。

  整理資料可以發現,包括外事委在內,中共5個最重要的中央黨機構都是習、李搭配。尤其是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這四個機構,均是在不久前公布的黨政機構改革方案中,由領導小組升格為委員會。

  透視這樣的人事安排可以發現,李克強在中共權力光譜中的重要性已經毋庸置疑。而他3年前在中外記者見面會上的公開講話,早已預示了今日中共黨政關系重組的方向:黨的總書記謀大勢,國務院總理重執行。

  前方沖鋒陷陣,後方軍、馬、草、糧——和中共開國總理周恩來的平衡政局、政策落實的政治角色類似,在如今的中共政治結構中,李克強扮演的是恰恰是保證改革正常、穩定運作的高級執行者角色。

  “做活有兩隻眼。形象地講,穩增長和調結構就是兩隻眼,做活了就可以謀大勢,當然這需要眼光、耐力和勇氣。” 如若讀懂了李克強的此番表態,恐怕也就能理解,今次看似劇烈但其實內里一脈相承的黨政關系重組之本質了。

點評

海!外直播 t.cn/RxlBLRZ 禁聞視頻 t.cn/RxBCc6t 廣東城管“執法”,被砍七刀。受傷城管委屈地對記者說:“最寒心的是周圍群眾的冷漠…”網友說:“感謝群眾的冷漠吧,周圍群眾要是熱情一點,你現在還能活着?”   發表於 2018-6-5 19:06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