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39|回復: 1
收起左側

地方政府債台高築,最終靠印鈔抵消地方債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5 14:20: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 茅洪斌
(1)
眾所周知,當代任何一個國家的貨幣都是信用貨幣,既然是靠信用印刷,那麼就必須有實實在在的抵押品——這個抵押品,也就是貨幣之錨,在絕大多數時候代表一個國家稅收能力的國債,或者比我們政府稅收更有信用的外匯(如美元)和更早的時候是實物黃金……
信用等級最高的是黃金,黃金是天然的貨幣,而貨幣不是天然的黃金。自從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美元和黃金脫鉤,金本位退出歷史舞台,從此,如打開潘多拉盒子,貨幣發行已經沒有節制,貨幣就如無錨的船舶,自由波動。
國債的抵押信用最低。
(2)
日前央行發布公告稱中國人民銀行決定適當擴大中期借貸便利(MLF)擔保品范圍。此次新增的擔保品主要包括:一是不低於AA級的小微、綠色和“三農”金融債券;二是AA+、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包括企業債、中期票據、短期融資券等;三是優質的小微企業貸款和綠色貸款。
毫無疑問,這些債券就是垃圾債券,都是非常糟糕的抵押品!因為小微企業的債務償還能力差,信用等級低。
然而地方債比企業債的信用更糟糕,地方政府債務這個雷,可能比企業債務更大;地方政府債務這個坑,可能比企業債務更深。民企不到萬不得已不會違約,可地方政府和國企違約沒有成本,政府信用比企業可能更差,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應該列入失信名單。
2014年,地方政府發行的債券,在市場上根本沒人買。市場出現了“高等級債搶不到,低等級債沒人買”的現象,市場永遠是對的。
2015年3月12日,財政部發文確認將發行1萬億(後來追加到7萬億)地方債務置換債券。
2015年5月,地方債也納入抵押品范圍,允許地方債納入商業銀行抵押品范圍,並且可按規定在交易場所展開回購交易。
擴大抵押品范圍就是憑空印鈔,印鈔已經沒節操,惡性膨脹在路上,中國正進行新一輪大規模QE(量化寬松)。陰謀論者老是說輸入型通脹,是美帝陰謀,難道人民幣是美帝印的?
(3)
為什麼人民幣從2015年開始貶值?為什麼房價從2015年初開始暴漲?
2013年底,83%的人民幣,都是用美元歐元日元等外匯作抵押印出來;2017年底,就只有59%的人民幣是用外匯作抵押印出來的了!
中間差額的那一大塊兒,很大一部分就是地方債印出來的。
1995年之前,人民幣是沒有的抵押品的,所以,人民幣是沒有信用的,經常發生嚴重的惡性通貨膨脹,基準利率2位數。
1994年中國實施匯改,將人民幣綁定到美元身上,嚴格執行用外匯儲備作抵押品的貨幣政策。
2014年6月底,中國的外匯儲備達到3.9932億美元的最高峰,對應的外匯占款最高達到27.2萬億人民幣,2014年末廣義貨幣M2餘額122.84萬萬億元,GDP為64.39萬億。
2017年末,外匯儲備降低到3.14萬億美元,對應的外匯占款為21.5萬億人民幣,同期M2餘額為167.68萬萬億,GDP為82.7萬億。
外匯儲備下降5.7萬億,GDP增加不多,為18.31萬億,廣義貨幣卻大幅增加44.87萬億,這多增的部分基本就是超發的貨幣。
2015年,我們第一次用地方債來腐蝕人民幣的信用主體;2018年,我們又用企業債來動搖人民幣的信用根基。
貨幣一旦失去信用,津巴布韋、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俄羅斯的前車之鑒歷歷在目。
(4)
2017年,天津財政收入下降15%,到2310億。今年一季度,財政收入下降17.2%。截至2017年末,天津市政府債務余額為3424億元,政府債務率為83.4%。
2016年8月,穆迪發布了一份統計報告,天津市地方國企總負債和當地財政收入之比已經超過600%;重慶、山西的負債率分別超過了500%和400%。
2017年,財政自給率超過80%的地區,只有上海和北京兩座城市,70%—80%之間的省份有浙江(77.07%)、江蘇(76.93%)、廣東(75.22%。22個省份的財政自給率均不到50%,青海、西藏只有16.08%、11.05%。幾乎全部靠中央轉移支付度日和維持運轉。
今年1到4月,各地方政府現金流為正僅2個,上海與浙江,其餘全部為負,入不敷出。
(5)
目前中國167.68萬億的M2,其中21.5萬億外匯占款,其他146.18萬億對應着各個經濟主體的負債。中國的所有債務,加在一起究竟有多少?除了我們政府債、銀行債、企業債、個人債以外,還有很大一部分無法被統計的表外債務。這些或明或暗的債務加在一起,無法計算,從而形成了巨大的債務風險。
海曼·明斯基說:“好日子的時候,投資者敢於冒險;好日子時間越長,投資者冒險越多,直到過度冒險。逐漸的,這種擴張與冒險會到達一個臨界點上,其資產所產生的現金不再足以償付他們用來獲得資產所舉的債務…”隨着“臨界點”的突破,金融體系的內生不穩定性,又會使泡沫愈發膨脹直至破滅,隨之而來的則是一場巨大的出清。
這個臨界點就是“明斯基時刻”。現代經濟通過負債的方式不斷地把貨幣借出來,當那些負債者的負債能力達到極限時,就會爆發債務危機。
2018的地方債務問題,無疑是懸在今年國內債務市場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從此前的炙手可熱變成了如今的燙手山芋。融資平台債務壓力的背後,寄生於融資平台相關產業鏈上的各類企業,都將面臨巨大的債務壓力。
本輪債務擴張的後期,事實上,是由地方政府、實體企業的債務擴張逐步轉向居民端債務擴張的過程。政府、企業的杠桿加不動了,但居民的加杠桿空間仍大,2017年,居民部門的貸款增速加快。地方政府的預算軟約束、企業負債率的易上難下、私人借貸的無序擴張,都加劇了債務系統的風險。全面的債務危機幾乎無解也無有效補救措施,靠印鈔解決地方債企業債無異是飲鴆止渴,實際上意味着之前模式的失敗和終結。美國即使政府破產關門也不會濫發貨幣,最多就增加債務額度。
現在地方政府債務除了土地財政、轉移支付之外就靠央行印鈔了,靠發鈔的辦法來讓貨幣稀釋貶值,從而抵消債務,實際是由全民來買單。

點評

海!外直播 t.cn/RxmJTrC 禁聞視頻 t.cn/Rxlbueo 水質污染是國家機密,空氣指標是國家機密,土壤污染是國家機密,三公消費是國家機密,貪腐金額是國家機密,官員財產是國家機密,連裸官妻兒信息也是國家機密…   發表於 2018-6-5 18:51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