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60|回復: 1
收起左側

"六四"戒嚴部隊士兵張世軍口述 當年進京過程(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5 14:27: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六四29周年之際,當年執行天安門廣場清場的前戒嚴部隊士兵張世軍打破沉默,對外披露當年他和所在的快速反應部隊接到命令後,於5月20日從河南營地火速趕到北京的過程。他向本台講述了軍隊進入北京後,遭到北京市民阻攔,以及部隊強行推進的一些情況。他透露,6月3日,上級下達命令,部隊“化整為零“,各營以“走街串巷”的方式,向天安門廣場強行進發,途中曾開槍射擊。

  1989年,中國政府調集多達30萬正規軍隊,進入北京執行戒嚴令。

  解放軍的第54集團軍,是當時中國陸軍重裝滿員的三個“王牌快速反應集團軍”之一,駐地在河南安陽。而張世軍所在的162師486團,更是該集團軍的精銳部隊。29年前,北京的大學生由悼念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引發遍及全中國的民主運動。張世軍回憶說,當時在部隊中,大家普遍都同情學生,認同他們的一些主張:“89年,北京的學生走出校門,走上街頭,走進天安門廣場的時候,當時軍隊里的各種報紙、電視,信息是足夠的。大部分士兵對學生是友好的,還都期盼着他們(學生)能再加把勁,能更快更好的促進中國的進步。但是,情況發展變化也很快”。

  然而在5月中旬,軍隊內部的情況發生了明顯的變化:“軍隊內部營一級的官員,突然全部被換掉了。這個信號非常明顯,新來的營長,教導員都是非常陌生的,實際軍隊控制士兵的應該是在營一級。當時氣氛就不對了。軍隊內部開始搞政治教育,動員。當時我所在的54軍162師486團進京執行戒嚴任務的氣氛,已經非常明顯了”。

  據知情人士披露,在八九民運期間,當中南海高層得知部分軍隊將領支持學生,不願鎮壓學生運動時,開始撤換中高級軍官,起用了一批所謂與黨中央保持一致的軍人。

  1989年5月20日之後,戒嚴部隊在進入北京的時候遇到了北京市民的攔截勸阻。張世軍表示,事實上,他們部隊在離開河南安陽軍營的時候,就已經遇到上千安陽居民阻止:“我們是在5月20日早晨八點之前接到的命令,說部隊要進京執行戒嚴任務。我們下午離開軍營門口的時候,就被安陽市的老百姓,大概有幾千市民,男女老少都有,堵在了軍營的門口,不讓軍隊出門,反對軍隊進京鎮壓學生,執行戒嚴任務”。

  不過,戒嚴部隊最終突破封鎖,於21日早晨抵達北京。張世軍說:“第二天天沒亮就已經到了北京城下。軍隊在大興縣與北京城的接壤處當時的豐台區,北京南苑機場南邊一帶暫時駐扎准備。6月3日下午兩點左右,接到了命令。在這之前,軍隊臨時發放了鋼盔。我們接到的命令是在6月4日凌晨,就是6月3日半夜要到達天安門廣場”。

  在八九民運期間,北京居民百姓抵制部隊進城鎮壓學生,在通向市區的各交通要道,用公交車輛橫放在馬路中央,又築起人牆阻撓戒嚴部隊。6月初,通往京城的所有路上交通被市民阻斷。張世軍說,他們接到指示,部隊以營為單位,向天安門廣場進發:“當時部隊預訂的路線是以南苑路由南向北,直到天安門。但是我們的部隊走到(豐台區)馬家堡一帶,受到市民的頑強阻攔,部隊被迫棄車後退,部隊幾次試圖強行沖過阻攔,但是都失敗了”。

  6月3日傍晚,54集團軍在486團三營面臨可能無法准時抵達天安門廣場的情況下,軍隊動用武力突破阻撓。張世軍說:“我所在的部隊是在傍晚時分,在一個空曠的一條河邊的地帶,直升飛機飛過來,空投了很多子彈,部隊裝上了子彈,開始往北京挺進。進京路線是說不清楚的,為什麼?軍隊是以營為單位開進的,一個團有幾個營,而且在慌亂之中,每一個營都有不同的行軍路線,基本上有路就走。大路,小路,穿村過戶,大街小巷,有路就去靠攏”。

  當晚十點左右,張世軍隨部隊在接近天安門廣場時,他所在部隊遭到不明射擊。他說,有人向部隊射擊,但奇怪的是子彈打在地面:“6月3日晚上十點左右,我聽到了槍聲,槍聲是從我的西北方向傳來的。在行軍途中,我所在的部隊也遭到了槍擊,是在高層建築物上,有人突然朝軍隊開槍。發現怪異的是這些子彈都打在我們身邊的地上,沒有傷到我們一個人。但是槍擊帶來了一個後果,就是我們部隊本能的朝着高樓開槍射擊”。

  18歲就從軍的張世軍當年是營裡面的宣傳幹事,他在1989年目睹了軍隊鎮壓學生之後,向軍方申請退役,被以“資產階級自由化”和“拒不執行戒嚴任務”的罪名逐出軍隊。1992年3月,張於山東滕州被捕,並被判“反黨反社會主義罪”監禁三年。近期,張世軍到北京天安門廣場故地重遊,感概萬千。

  “這些年,我們都盼着國家能早一點走向自由民主,憲政法治,可我們更多的就是失望。29年前,我作為54軍162師,戒嚴部隊的一分子,隨戒嚴部隊進入北京。當時的情景始終在眼前浮現,我們希望年輕人的血沒有白流”。

  他獲釋後,長期受到家鄉山東滕州市政府及警察的刁難和騷擾。每逢所謂敏感時期就遭看守。

  他說:“我家裡的房子是父母親留下的,瓦面都要坍塌,每逢下雨到處漏雨。我曾經在2004年申請過公租房,當時的手續非常齊全,但是住建部門拒不接收我的資料。前一段時間,我又去詢問他們,當地政府的主建部門竟然說,滕州市政府從2016年之後,就沒有再進行新的公租房建設,目前也沒有任何房子”。

  張世軍的住房屋頂,隨時面臨坍塌。本台記者就此致電滕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但無人接聽。

點評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聞視頻 t.cn/RxkPOKp 蘇共1928年提出"資本主義危機"論,24大認為"資本主義危機加深"25大認為"已經破產"26大認為"進一步加劇";27大再次確認資本主義陷入總危機.三年後蘇共自己危機爆發解體   發表於 2018-6-5 18:52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