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67|回復: 0
收起左側

華盛頓郵報:越來越多大學生輟學,怎麼辦?(組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10 07:03: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年一度的中國高考結束了,今年高考有975萬名考生報名,是8年來人數最多的一次。同時將會有820萬人畢業。這些數字都在給高等院校於就業市場提出挑戰。

在太平洋對面的美國,許多高等院校已經十分頭疼於它們的畢業率。雖然像比爾蓋茨,扎克伯格和埃里森等人都是輟學創業的精英,但是他們的事跡並不能讓“輟學”這件事兒看起來美好。

事實上,在美國越來越多的大學生無法完成學業,而這跟他們是否努力並無關系,更多是來源於成長的環境和所處的社會階層導致的。而許多美國的教育工作者也在使出渾身解數來改變這個情況。

《華盛頓郵報》對此進行了報道,並且采訪了一個教育改革家。在他的努力下,他所在的學校畢業率有了顯著的提高。



以下為報道編譯:

這個月將會有300萬美國高中生畢業,其中2/3將會在明年秋天進入大學。但是從統計數字來看,高中畢業典禮將會是他們人生中參加的最後一場畢業典禮。

40%的學生都無法完成大學四年的學業,如果把社區大學(類似於中國大專)也算上的話,那麼全美超過50%的大學生都會輟學。

這個問題由來已久,但是一直沒有得到學校和政府的關注。美國政府從1990年代才開始收集這方面的數據。大學曾經被視為人們進入社會的一個過渡,人們在大學里找到自己未來的人生目標。一個人在大學中要麼沉淪,要麼逆流而上。

在過去20年中,事情開始改變。但單從數據上看,雖然學費越來越貴,越來越多人背上學貸,但是依舊有一半以上的大學畢業生可以順利畢業。不過當我們深入調查的時候會發現能畢業的學生和不能畢業的學生都有着各自的群體特性。

簡而言之,富裕家庭的孩子容易畢業,貧窮家庭的孩子不容易畢業。

家庭年收入超過9萬美元的學生在24歲以前獲得學士學位的幾率為50%,而家庭年收入在3.5萬美元以下的學生僅為5.8%

大學為了吸引更多學生,面臨着巨大的畢業壓力和就業壓力。現在大學將越來越多的預算花在對學生進行技能提升和職業培訓上。它們聘請專業人員來協助學生選課,並且在學校內外創造各種機會,讓學生們可以體驗所在專業的職業前景。

不過在未來幾年,越來越多的第一代移民、少數族裔和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將要進入大學。這個群體一直不是高等教育體制的“目標客戶”。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T-Austin)化學系教授David Laude是一位教育改革家,就說:

還有什麼地方是可以拿走別人的錢,但是不能保證回報的呢?拉斯維加斯?我不認為高等教育家們希望想要和賭博做類比。

David Laude從1990年代開始教授化學入門課,之後他逐漸返現班級成績分布的變化。在他的課上,500名學生中有400人可以拿到A和B,中間的很少,其餘的幾乎都是D或者F。

為了探究原因,David Laude從學校處拿來低分學生們的SAT(美國高考)成績,發現他們幾乎都是來自第一代移民家庭或者低收入家庭,並且有着極低的SAT分數。

一般大學會把讓後進生入學時先去重修一遍高中時期的課程,以防他們上大學課程的時候會掉隊。但是事與願違,一般進入“重修”項目的學生已經一隻腳踏上了輟學的道路。

於是David Laude從1999年開始了一項教育實驗,他從500名學生中抽出50名後進生,給他們專門開了個班。他給他們用同樣的教材和難度進行教學,不過這一次,他在主觀上給後進生灌輸他們是“偉大的學者”的觀念。

此外,他還為這些學生提供了顧問。當學期結束的時候,這些本來後進的小班學生成績也達到了A或B。

之後紀念,他將這個方法擴展到了生物學和微積分中,並最終成立了一個團隊,致力於提高整個學校的畢業率。而UT-Austin的畢業率從2013年的52%已經提高到了2017年的66%。

長期以來,人們普遍相信大學的教學態度和教學質量,但是這個信心指數一直在下降。學校和學生並不是敵對關系,所以學校必須審視自己的文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