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37|回復: 0
收起左側

隨着金正恩會見特朗普臨近 北京突然開始感到不安(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12 06:39: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紐約時報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左)上月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國城市大連會面。 KOREAN CENTRAL NEWS AGENCY,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北京——時下圍繞朝鮮突然掀起的一輪外交熱潮中,中國似乎佔了上風,在等待已久的朝鮮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un)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新加坡峰會開始之前,中國兩次接待了他。

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表示,隨着金正恩最終准備周二在新加坡與特朗普會面,北京方面似乎突然開始感到不安。

他們表示,不習慣於在局外觀望的中國領導人越來越擔心,他們能否將自己冷戰時期的盟友牢牢地留在環繞中國的軌道上。專家們表示,北京的領導人擔心,金正恩可能會試圖通過擁抱朝鮮的長期敵人美國來制衡中國的影響力。

據分析人士稱,為此,金正恩可能會向特朗普提供某種協議,很可能包括放棄他的核武庫,以換取美國的幫助,減少甚至消除朝鮮對中國近乎徹底的依賴。

“這個看看歷史就知道了,朝鮮對中國既不放心,又有一種復仇的心理,”中國著名的朝鮮史學家沈志華表示,“最不好的結局是人家(朝鮮、韓國和美國)都擰成團了,就把中國給甩出去了。”

分析人士表示,中國擔心,美國還可能利用新加坡會議實現朝鮮半島的統一,讓朝鮮與美國最親密盟友之一韓國團結起來。這令中國擔心出現美國軍隊出現在自家門口、朝鮮失去從前的緩沖作用的局面。

朝鮮還有可能改變效忠對象,就像中國在1972年做的那樣。當年,理查德·尼克松總統(Richard Nixon)訪問北京時,毛澤東拋棄了中國與蘇聯的夥伴關系,轉而與美國建立友誼。

一些分析人士在猜想,美國現在能否將朝鮮從中國身邊拉到自己這一邊。

“中國可以看到,尼克松訪華與特朗普和朝鮮領導人的會晤有一些驚人的相似之處,”華盛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中國問題分析師孫雲表示,“如果當年中國能那麼做,那麼,朝鮮現在為什麼不能呢?”

專家們表示,對中國來說,更有利的結果是特朗普和金正恩簽署一項和平條約,正式結束朝鮮戰爭,為最終從韓國撤出28500名美國軍人鋪平道路。

這將使整個半島置於中國的影響之下,同時會削弱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對華盛頓對該地區承諾的信心。

不管怎樣,東北亞似乎正在發生戰略調整,朝鮮顯然有意保持自己相對於中國的獨立,而中國則不希望失去對朝鮮及其年輕領導人的影響力。

已有跡象表明,金正恩不想接受中國的約束。

金正恩2011年上台初期的行動之一就是下令殺死自己的姑父張成澤(Jang Song-thaek)。張成澤曾被視為中國影響平壤的主要渠道。據美國和韓國的情報機構稱,金正恩後來下令殺害了自己同父異母的兄長金正男(Kim Jong-nam)。金正男對中國也很友好。

在金正恩執政的前六年裡,他與中國保持着一定的距離,甚至沒有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今年3月,他終於在北京與習近平見了面,5月,他們在中國港口城市大連再次會面,這是他與特朗普舉行里程碑式的會晤前的一個戰術。

在中國這兩次會面中發生的事情仍然籠罩在謎團之中。中國專家推測,習近平承諾提供可觀的財政協助或安全保障。

一些中國分析人士還指出,對於被視為中國這個巨大鄰國的小兄弟,朝鮮一直懷有積怨。他們表示,在1950-1953年的朝鮮戰爭期間,估計有40萬中國士兵為保衛朝鮮而死,朝鮮卻沒有為他們建造紀念碑,尤其體現了這其中的微妙。

盡管如此,西方專家表示,朝鮮轉而效忠美國的可能性並不大。在特朗普總統時代尤其如此,即使對於華盛頓現有的亞洲盟友來說,他也被視為不穩定的合作夥伴。

“朝鮮沒有理由相信美國會有意願或能力保護它不受中國侵犯,”澳大利亞防務策略專家休·懷特(Hugh White)說。“平壤的人會相信美國能在中朝邊界與中國作戰,並贏得一場地面戰爭嗎?”

相反,金正恩更可能是在尋找辦法,讓他得以更加獨立於中國,他與俄羅斯外長謝爾蓋·V·拉夫羅夫(Sergey V. Lavrov)最近的會晤,以及關於敘利亞領導人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計劃訪問平壤的報道,都反映了這種願望。

“與任何中等實力國家一樣,金正恩的目標是獨立於所有強國——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他已經有了很好的途徑去實現這一目標,”懷特說。“所以他要發展核武器。金正恩希望盡可能保持獨立性,並且盡可能地保持核能力。”

對於金正恩來說,美國的接納也是有其局限的。

盡管特朗普選擇了基本上無視朝鮮侵犯人權的行為,但華盛頓仍然對共產黨獨裁統治懷有極大敵意。一些國會議員和特朗普政府的成員,包括他的國家安全顧問約翰·R·博爾頓(John R. Bolton),都主張尋求朝鮮的政權更替。

金正恩也沒有什麼理由期待美國的經濟援助。朝鮮第二實權人物金英哲(Kim Yong-chol)到橢圓形辦公室拜訪特朗普時,後者表示無意幫助朝鮮建設落後的經濟,他說這項工作屬於中國和韓國。“那是他們的鄰居,”特朗普說。

目前,中朝邊境上的貿易正在加緊。上周,在停飛六個月後,國有航空公司中國國際航空重新開啟了飛往平壤的航班。

中國人民大學朝鮮問題專家成曉河說,中國在特朗普的敦促下不情願地執行了聯合國制裁,現在正急於通過幫助朝鮮改善其經濟來修復同它的關系。

“美國和中國正在擺脫去年就朝鮮問題上的不穩定合作,”成曉河說。“中國不信任特朗普,美國不信任中國。”

盡管如此,北京過去幫助朝鮮建設經濟的努力往往以中國公司的不快告終,令它們對新投資充滿顧慮。

對煤礦和其他自然資源企業投資的中國人抱怨被朝鮮人欺騙,同時得不到法律保護。2009年溫家寶總理訪問平壤後,中國人在鴨綠江畔的邊境城市丹東與朝鮮之間修建的一座大橋至今尚未竣工。朝鮮拒絕連通河邊的道路。

特金會期間,預計不會有中國高級官員來到新加坡。中國將不得不等待美國國務卿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龐皮歐計劃先訪問韓國首都首爾,然後前往東京,之後到北京告知特金會成果。

習近平顯然希望保持中國自己的外交態勢,他已經接受了金正恩的訪朝邀請。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他可能在本月月底就早早動身。

“習近平在不久的將來首次以國家主席身份訪問平壤是很自然的,”韓國延世大學(Yonsei University)中國研究學院副教授魯樂漢(John DeLury)說。

金正恩精心制定了新加坡會議後的戰略,此次訪問應該就是其中一部分,表明他獨立自主,既不是美國也不是中國的附庸。

“金正恩似乎在追求關系的再平衡,而不是徹底‘倒向’美國,”魯樂漢說。

Jane Perlez是《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