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662|回復: 1
收起左側

法國馬克思專家談他在中國如何“受騙”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17 11:01: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法廣網

法國知名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曾經是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的(Gérard DUMENIL)杜美尼勒先生在法國以及美國出版了多本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專著,他本人也自稱既是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同時又是一位“修正主義者”。在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紀念日的前後,杜美尼勒先生頻頻出現在法國媒體,5月4日在法國文化(France Culture)電台舉辦的一次有關馬克思主義的專題討論會上,他談到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並且令人驚訝地披露說,他在中國曾經受騙,說他再也不願意去中國了。



卡爾・馬克思銅像的木製替身聳立在德國特里爾市的廣場上。路透社

杜美尼勒先生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曾經在法國東方語言學院學習中文,對中國文化,歷史情有獨鍾,在法國五月風暴的前後,同許多法國熱血青年一樣對中國前領導人毛澤東十分着迷。近幾年來,隨着中國國內的馬克思主義研究熱的掀起,杜美尼勒先生多次應邀前往北京參加討論會,並且曾經在中國大學任教。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杜美尼勒先生認為自己在中國“受了騙”? 作為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學者,他如何評論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國主席習近平近日在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紀念會上聲稱中國選擇馬克思主義是正確的,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就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實際應用,那麼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思想是否有關聯?

帶着以上一系列問題,我們電話采訪了杜美尼勒先生。

法廣: 杜美尼勒先生,首先請您向我們介紹一下您的學術研究領域以及出版的相關著作。

杜美尼勒先生:我是一位CNRS 的研究經濟的學者,今天已經退休,我與另一位學者多米尼克·勒維斯(Dominque Levis)一起發表了多本研究著作,她也是CNRS的研究員,我們的許多著作都是用英文發表,因為這樣可以最大程度上增加受眾。我們曾經在美國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了兩本有關宏觀經濟的書籍,我們正在準備出版第三本同類的書籍,最近我們正同英國的一家出版社合作,出版一本名為經營資本主義(capitalisme managérial)的作品,這本書是為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週年而作,雖然從書名上來看不太明顯,但是,這本書的副標題是:財產,管理,新經營模式的誕生。寫這本書的目的是梳理馬克思的思想,尋找幫助解答今天社會疑問的答案,尤其涉及新自由主義。

法廣:您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曾經學過中文,最近十多年來,您與中國學者之間的交流頻繁,能否簡單介紹一下您在中國參加的交流討論會以及在中國大學教科的經驗?

杜美尼勒先生:這一切主要是從2000年之後,主要是從2010年開始,我開始重新學習中文,我在上海復旦大學教了一個月的哲學課,也參加過多次學術討論會。在復旦大學的教課過程很順利,我的學生是哲學系的研究生。但是,我參加的學術討論會令我十分失望,這是由於中國目前特殊的情況,作為馬克思主義者在中國其實面臨的是一個十分尷尬的處境,因為中國政府自稱遵循的是馬克思主義,這使我感覺十分詭異,我因此決定停止與中方的交流。

法廣:您在接受法國文化電臺採訪時,您曾經表示您在中國受騙了,您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怎麼說嗎?

杜美尼勒先生:對,我確實使用了受騙這個詞,這是因為一開始我沒太明白,剛剛接觸中國時,由於我過去出版了多本著作,我受到非常恭敬的接待,之所以說我受騙,具體地來說,中國自稱馬克思主義研究學院派幾年前創設了兩大刊物,其一叫做:《世界政治經濟學評論》(World Review of Political Economie) ,另一份叫做《國際思想家評論》(International Critical Thought),他們請我為這兩大刊物的撰寫文章,主題是如何通過馬克思的著作來解析今天的社會,當時是刊物創刊首期,我非常樂意地接受了。但是,這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騙局,因為我後來發現,那些聯繫我的人以及這兩份雜誌遵循的都是中國式社會主義的主導思想,這使我很不高興,因為我並不認為中國當今的社會模式與社會主義有任何關聯。我第二次受騙是在一次討論會上,有人告訴我說我要獲得一個獎項,我獲得的是二等獎,一等獎的獲得者就是中國式社會主義思想的權威學者,因此,我明白了他們要我參加這些活動的目的。

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學派擁有很多經費,他們在全世界召開討論會,可以邀請各國的學者來參加,我的許多同事都很高興去中國,因為他們十分絕望。所以,我明白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馬克思主義思想主導下的中國式的社會主義理論獲得學術界的公認,而我對此並不認同,所以,我覺得最好還是停止合作。

法廣:您能否進一步闡述一下為什麼您認為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是馬克思主義沒有任何關係?

杜美尼勒先生:這是因為鄧小平提出的所謂中國先發展資本主義,發展提高生產率,等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正如馬克思所說的那樣,再發展社會主義,我認為這完全是在開玩笑。因為今天的中國,一個統治階層已經逐漸形成,正如我在書裡面所描述的那樣,今天在中國發展的是一種經營資本主義,是資本家與經營貴族聯合結成統治階層的資本主義社會,這些人正在佔領鉅額的資產,我根本就不相信今天的中國社會還有可能回過頭來發展社會主義,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如果社會財富有一天會重新分配的話,只可能通過暴力甚至流血的過程。

法廣:對您來說,中國還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嗎?

杜美尼勒先生:不,絕對不是,中國是一個正在走向經營資本主義的國家,同西方美歐等國不同的是,中國並不一個新自由經營資本主義國家,因為中國保留了許多國家機構以及一黨專制。中國政權很可能是受到了蘇聯的解體的影響,中國還期待恢復昔日的光輝,有一種民族主義的色彩,當然帶有一定的中國特色,但是,將此叫做是社會主義制度,這實在是太不嚴謹了。

法廣:中國主席習近平近日表示,中國選擇馬克思主義是十分正確的,中國特色與馬克思主義相結合是中國模式成功的原因。您對此作何評論?

杜美尼勒先生:正如我剛纔所說的,中國正在建設的是一種經營資本主義,目前尚不是新自由主義,但是很可能會成為新自由主義。但是,為了讓老百姓能夠接受,中國在全世界拿出巨資尋求國際承認,至少尋求國際馬克思主義研究學者的承認。

法廣:中國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近日表示,習近平思想是二十一世紀的馬克思主義,對您來說,習近平思想與馬克思主義之間有什麼關係?

杜美尼勒先生: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在開玩笑,首先必須搞清楚什麼是馬克思所指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至少應該是減低貧富差距,減低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的距離,而中國目前所走的完全是反方向。

至於習近平思想本身,我認為完全是空話,這不過是反反覆覆重復出現的陳詞濫調,所謂中國式的社會主義,經常出現的詞語就是以中國特有的方式發展現代化,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但這些都是空洞的理論。

法廣:在您看來,西方應該如何與中國打交道?

杜美尼勒先生:西方國家根本不在乎中國是否是社會主義國家,馬克思主義以及其他思潮都失敗了,西方的主流思想是資本主義最終取得了勝利,中國的加入對西方來說是求之不得的,唯一的問題是中國是否會加入西方的已有的以美國為主導資本經營體制,還是中國會打造自己的經營體制,這個問題的回答目前還不知道,我認為這個問題並沒有答案。

法廣:您如何評論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

杜美尼勒先生:我並不認為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學派可以推動對馬克思思想的研究,恰恰相反,我認為中國政府出動巨資宣傳馬克思主義是為自己的體製做宣傳,同馬克思主義並沒有關係,在中國沒有任何新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我在學術討論會上所聽到的一般都十分令人失望。

法廣:最後,您還有什麼要補充說明的?

杜美尼勒先生:我並不是要批評中國,中國今天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不應該將中國偽裝成是馬克思主義,這就是我的主要觀點,我對中國並不反感,恰恰相反,我從學生時代就對中國文化,歷史感興趣,我

還學過中文,我對中國並沒有任何偏見,中國必須面對自己沉重的歷史,這已經夠承受的了。但是,不要要求我說,中國正在建設社會主義,這也實在太不嚴肅了,因為中國正在建設的不是社會主義而是別的模式。

非常感謝杜美尼勒先生(Gerard Dumenil)先生接受本台的專訪,感謝安東尼的配音合作,感謝Souringa和Julie的技術合作,更感謝各位的收聽。
發表於 2018-6-21 23:43:51 | 顯示全部樓層
中共不騙人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現在才知道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