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311|回復: 3

懵圈!山東警察到北京酒店搶劫河北公民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18 05:37: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懵圈!山東警察到北京酒店搶劫河北公民

丹麥男孩23世 於 2018/6/17

    2018年5月29日,河北省辛集市梁浩清去北京旅遊。下午兩點左右,住進七巧屋時尚酒店209房間。這個酒店在北京豐台區,宋家莊地鐵站附近。住宿費是306塊,這個對於梁浩清來說有點小貴,於是他耍了一個小心眼兒,約了山東章丘劉國彬一起住,這樣可以讓他分擔一半。劉國彬同意了。梁浩清的陰謀得逞了。於是他非常高興,自己撿到了一個大便宜。

    209房間是雙人間,有兩張床。梁劉二人住進去之後,各自洗了個澡,然後各自躺在自己床上玩手機。其樂融融。梁浩清在手機上看新聞,新聞里說外國,尤其是加拿大和美國的治安是如何的差,人們走在大街上都提心吊膽,隨時有可能被搶劫。這時梁浩清想起,冀中公安局渤海分局建設派出所所長跟梁浩清說過的話,他說他的親戚在加拿大,一到晚上就不敢出門,因為太危險,隨時會被搶劫。

    梁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去那裡,當然也沒有錢去。這樣他才有機會在北京的酒店裡欣賞美國大街上的風景,啊不風險。北京的酒店比美國的大街安全豈止千萬倍,更何況房間的門與牆之間還有一條堅固的鐵鏈連接。所以雖然他和風險表面上只隔着一個屏幕的距離,實際上卻隔着千山萬水。所以他可以超然地看待這種風險。他從內心裡感謝這千山萬水。

    大約兩個小時後,房間外面有人敲門。只敲門不說話。梁浩清頓時一楞。因為能敲這種門的,一般只有兩種人:酒店人員和警察叔叔。

    如果是酒店人員,他自然會自報家門;如果是警察叔叔,也同樣會自報家門。只敲門不說話,這是什麼鬼?梁浩清一臉懵逼!剛看完搶劫新聞的梁浩清膽子小,嚇的不敢開門,也不敢吭聲。沒想到劉國彬膽子更小,同樣不敢開門,更不敢吭聲。山東出好漢,梁山一百單八將。劉國彬作為山東人,真給山東人丟臉,這個豬隊友!我看錯你了!不過現在譴責他沒用,當務之急是怎麼應對。

    後來敲門改成砸門。我們更害怕,為防萬一,用酒店的兩張床將門頂上。外面的人砸門更凶了,聲音震動整個酒店,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後來他們甚至用鉗子將門與牆之間的鐵鏈都剪開。然後瘋狂地撞門,直到將門撞開一個大口子,蜂擁進來。奇怪的是,酒店對這么大動靜竟然會毫無反應。

    大約十個中年男子闖進房間,身穿便衣,沒有自我介紹,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其中一個男子命令劉國彬別動。然後兩三個人撲向劉,將劉拉出房間。

    與此同時,另六七個人撲向梁浩清,卡住他的脖子,搶他的手機,華為手機。梁將手機緊緊攥住,壓到身子底下,用身體掩護。但他遭到暴風雨般的拳打腳踢。他的兩只手都被強行扭向後背,感覺胳膊都快被扭斷了,最後不得不撒手。手機就這樣被搶走。除此之外,梁浩清還有一個索尼錄像機放在桌子上,這些人也將它一起搶走。這時梁浩清看到房間里有一部電話,於是撲過去想用電話報警,但被他們一把拉開,他們將電話線從牆里拔出,將電話扔出好遠。

    這些人強制將劉帶出房間。梁浩清一路追出房間,在樓道上幾次想搶回自己的東西,都被他們阻止。這時候梁浩清想起人多力量大,團結就是力量之類的口號。梁浩清跟着他們出房間,跟着他們下電梯,跟着他們出酒店。他們將劉押上一個中型商務車,揚長而去。

    在酒店大堂那,梁浩清央求負責接待的服務人員用大堂的電話報警,被拒絕。再次央求,再次被拒絕。梁浩清是一個五十四歲的男人,大堂接待的是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一個五十多歲的大男人兩次央求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兩次被拒絕,男人的尊嚴在那一刻兩次都碎了一地。梁浩清雖然沒有膽,但有尊嚴。不過這個尊嚴在酒店小姑娘面前,狗屁都不是。如果說梁浩清在房間里損失的是財物,那麼在房間外損失的就是尊嚴。僅僅因為住了一次酒店,僅僅的轉瞬之間,財物和尊嚴都喪失殆盡。

    手機值一千多,但裡面有大量的資料,這個無價;錄像機值六千,但裡面同樣有大量的資料,這個也無價。關鍵是手機被搶之後梁用什麼,現在誰能長時間與手機分開。手機已經遠遠不是一個通訊工具。梁急得像喪家之犬。狂奔到宋家莊地鐵站下面,叫出地鐵中的警察叔叔,請他幫着報警。這樣才報了警,接警的警官告訴梁回酒店等着,他們會很快趕到,於是梁趕緊回酒店大堂等警察叔叔。警雖然報了,但當梁從地鐵站出來之後,搶劫者早已逃之夭夭了。為了保留證據,我讓酒店給開了一張發票,這至少將來能證明我曾經住過這家酒店。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警察叔叔才來。現在很多人都在恢復中國傳統文化,傳統文化中有一個叫兵貴神速的東東。警察叔叔在這方面作出了巨大貢獻。警察叔叔簡單問了問情況,梁帶他們上樓去看看209房間,那個搶劫現場。房門已經砸壞,鐵鏈已經剪斷,床鋪已經撞歪,床單已經弄亂。滿眼是搏鬥過的痕跡。警察叔叔用執法記錄儀錄下了這一切。然後警察叔叔帶梁去派出所,東鐵匠營派出所,這個名字又長又怪。但挺好記。

    在從二樓到大堂的時候,梁要求酒店退押金,被准許。房費是三百零六塊,梁要求抹去六塊,給三百。被拒絕。梁一怒之下摔了一下它的電腦。這時警察叔叔反應神速,立刻一個抱摔將梁摔倒在地並按住。警察叔叔又一次以實際行動詮釋了什麼叫兵貴神速。

    後來警察叔叔將梁押上警車,一直押到東鐵匠營派出所,進了一個大鐵門,關進一個大房間。這個房間有協警看管,不允許自由進出。

    裡面早已關了十幾個人,有喝酒鬧事的,有打架斗毆的,有小偷小摸的,總之是形形色色社會的渣子,他們都是警察叔叔從大街上帶回來的。他們是不是被抱摔過不知道,但都面臨處罰倒是可以預料的。現在他們都等着警察叔叔給他們做筆錄,做完筆錄再做進一步處理。梁成了他們當中的一員。梁在裡面呆了大約兩個小時,負責看管的協警換班,上一班協警要向下一班協警交待事情,主要是交待房間里這些人都是因為什麼進來的,由哪個警官帶來的等等,這時有警察叔叔要領取警用器械,協警們一時忙不過來,場面一度有點亂。梁就溜出了房間,來到大鐵門那。鐵門緊鎖,梁開不開。但這時正好有警察叔叔出門,他們能開,我趁他們開門後門還沒有關上的一瞬間,也跟着出了門。警察叔叔好像急於出警,也就沒有太在意我。他們上了警車走了,梁也出了派出所。逃跑挺刺激。

    第二天早上四點,5月30號。我又去派出所。警察叔叔好像忘了逃跑的事。沒有追究。梁問事處理的怎麼樣了。警察說你的東西是山東章丘警察拿的,請注意他們說是拿的而不是搶的。又說由其派出張所長把東西已經給了劉國彬。你可以跟劉國彬聯系。我說我沒有手機,也記不住劉的手機號,於是他就將劉的手機號寫在一張紙上,交給梁。說可以用他的手機打。梁跟警察說我不必給他打。手機上有大量隱私信息,劉國彬跟他不熟,在一起住只是想讓他分擔住宿費,憑什麼將我的手機交給他。隱私泄露了怎麼辦。另外誰搶的誰還,我急等着手機用,讓他們盡快還。警察說你們的東西已經被帶回山東了,一時還不了。於是我就催警察盡快。警察答應了。

    劉國彬是山東人,山東警察也是山東人。劉國彬咋那麼膽小,警察咋就那麼膽大。山東出好漢不假,但不是人人都是好漢。警察叔叔才是真正的好漢。現在回想起來,他們勇猛頑強,技術純熟,配合默契,整個作案過程干凈利索,一看就是行家裡手。碰上樑浩清這樣的菜鳥,立刻就形成絕對碾壓之勢。梁浩清佩服!

    5月30日我在北京呆了多半天,一直等消息,沒等着。下午要去保定,於是去了保定。在保定花了一千五重新買了一個手機,小米手機。小米MAX2,黑色。全網通版。4G內存。64GB。

    第二天也就是5月31日,梁我電話催北京警察。張警官回復說山東警察找到東西了,山東章丘分局一個派出所所長郭所說的。准備把東西給梁用快遞寄回來。6月2日東鐵匠營派出所安東警官稱快遞快寄過來了。6月2日晚上9點多,梁從東鐵匠營派出所領回一個特快專遞紙箱子,很小的那種,長方形。是順豐快遞從山東省寄過來的。從粘在箱子上的白紙看,只能看到是寄給北京市豐台區順五條47號,這個地址是東鐵匠營派出所的地址。其他信息看不到。根據白紙上的快遞單號,我查詢到它是於2018年6月1日晚上7點多從章丘楊胡綜合市場營業點寄出的。最後是在北京豐台趙公口營業點投遞的。這個營業點就在順五條街上,即跟東鐵匠營派出所是同一條街。

    於是我就住在北京,第二天上午不到九點,我就趕到趙公口營業點,打印出來這個快遞的詳細信息。寄件人是董建峰,手機號是13606374188,托寄物是手機。注意只有手機沒有錄像機。

    順便說一句,梁買了手機之後,立刻給劉國彬打電話,打的就是北京警察叔叔給的那個手機號,但是它已經停機。看來警察叔叔在上演現實版的逗你玩兒。

    另外北京警察稱這是山東警察在執法,不是搶劫,他們不予立案,造成的損失他們也不負責追回。

    後來我向章丘警察的上級濟南公安局反映搶劫的事,2018年6月5日濟南警察跟我說,東西不是他們拿的,是章丘區政府辦事處的人乾的這事。但是經查詢,章丘區政府就沒有辦事處。又一次逗你玩兒。到底是誰搶了我的東西,經過北京警察和山東警察的聯合調查,它成了一個不解之謎。

    這事讓梁浩清很郁悶。有一次他看新聞,說青島的散裝啤酒很好喝,灑可以散心,他就在6月9日去青島旅遊,去喝散啤酒。在大街上,有警察叔叔查身份證,查到了梁,梁對警察叔叔發牢騷,說山東警察搶東西。於是就被帶到五四廣場派出所,然後送到多悅大酒店,請注意,不是住宿,而是關進了酒店旁邊的一排平房裡。一進那裡面就被責令坐在成排的椅子中的一個椅子上,然後兩個特警一邊一個坐在我旁邊。另外還有七八個特警在一旁盯着我。我遭到了史上最嚴密的看管。就這樣坐了好幾個小時。直到晚上十一點鍾,還不放人,並且也不讓睡覺。梁急了,跟他們大鬧了一場,他們給了梁一個被子,梁鋪在地上,還給了兩個毛巾被,梁蓋在身上,睡了一宿。第二天被冀中公安局辛北分局強行帶回河北省辛集市。

    6月12日上午,劉國彬的妻子突然給梁來了一個電話,說劉國彬自從5月29日之後,就下落不明。梁讓她問當地的派出所,派出所說不知道;梁讓她問綉惠鎮信訪辦,信訪辦說不知道;梁又讓她問綉惠鎮街道辦事處;街道辦說不知道。

    於是梁從辛集跑到章丘,帶着她去章丘公安分局問。分局也說不知道,正好當地派出所城關派出所的李所長在那開會,他過來告訴劉妻說他們不知道。他們沒有處理劉國彬的事。於是梁帶着她去濟南公安局問,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大門的保安不讓進去,也不讓警察出來接待,說你們的腦子是讓驢踢了。

    於是他們就打濟南公安局的110報警電話,稱劉國彬從5月29日被不明身份人員從北京酒店帶走,現在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家屬很着急。現在報警。110稱責令他們轄區章丘分局答復。但章丘拒絕答復。於是他們一邊繼續報警,一邊坐公交車去山東省公安廳詢問。一路上又報了五六次警,但都被110拒絕,只讓跟當地聯系由當地警察解釋。

    等他們到了山東省公安廳正門的時候,看見正門對面公路邊上站着十幾個男人,他們旁邊有小轎車停着。還看到公安廳正門里邊武警在站崗。梁就過去跟站崗的武警反映情況。正在這時,那些男人強行將劉妻綁架,塞進小轎車里。另外還有一個男人走向梁浩清,自稱他是濟南公安局的人。要梁跟他走。梁當時就嚇傻了。乖乖地跟他走。他把梁帶到劉妻所坐的車旁,拉開副駕駛的門。這時梁心裡一愣,根據他的經驗,警察帶人,絕對不會讓他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而是坐在後排中間,然後一邊一個人夾住。這是為了防止被帶的人自殺自殘逃跑等過激行為。這時他打開副駕駛的門,座位是空的,正當梁以為他會讓梁坐進去的時候,他突然關上門,跑到駕駛位置,坐進去開車就跑。這時梁還沒反應過來,車已經跑遠。看來梁不但膽小而且遲頓。直到這時,梁才意識到,他親眼目睹了一次綁架案。一次發生在山東省公安廳正門的綁架案,時間是6月12日晚上大約11點。

    其實這也不能怪梁浩清遲頓,誰能想在公安廳門口還會發生綁架案。於是梁浩清打濟南110報警。濟南110仍然拒絕接警。

    這時梁浩清已經嚇破了膽。在北京酒店裡住宿,東西被搶劫,同伴被綁架;在山東大街上問事,即使是在公安廳門前,同伴的妻子也被綁架。諾大個中國,哪裡才是梁浩清的安全之所,哪裡才是梁浩清同行人的安全之所。

    劉國彬夫婦也是夠倒霉的。丈夫跟梁浩清住宿失蹤,妻子跟梁浩清找丈夫,不但沒有找到,自己反而同樣失蹤。看來誰跟梁浩清在一起誰倒霉。

    再打劉妻的手機。手機關機。
 樓主| 發表於 2018-6-18 05:43:52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s://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811658&boardid=1

所跟帖: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該信息正在由編輯處理,請稍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78

主題

5028

帖子

2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22633
發表於 2018-6-18 16:07:33 | 顯示全部樓層
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75

主題

242

帖子

1521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521
發表於 2018-6-22 13:51:39 | 顯示全部樓層
砸了無數次你不報警在干嗎呢?官商勾結到處黑你就不能快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3 08:53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