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74|回復: 0
收起左側

鄧家第2代盜賣國資換錢,第3代空手騙錢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18 06:13: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鄧榕的丈夫賀平說起來是鄧家後代第一個涉足商界的。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在海外知名度最高的中共專門對外從事軍火生意的保利公司正式以中信公司子公司名義對外掛牌之初,才從美國回國不久的賀平即開始以解放軍總參謀部裝備部副部長身份兼任該公司副職,王震的長公子王軍則中國投資信託總公司副總經理名義兼任該公司總經理。當時鄧、王、楊三家的長輩還沒有在政治上鬧分裂,所以楊尚昆的女婿王小朝也被延攬進去,與賀平同任副總經理。先後在該公司擔任要職的太子黨成員還有姬鵬飛兒子姬軍、葉劍英兒子葉選廉等。

在涉足商界,身體力行岳父大人“先富起來”政策之前,這位賀姓駙馬爺和鄧家三公主鄧榕也是鄧小平“對外開放”政策,特別是對美開放政策的首批受益者。

鄧小平第二次復出後,已經是工農兵學員的鄧榕隨即從江西醫學院轉到北京醫學院就讀,雖然其間鄧小平又一次落難,但時間並不長。一九七七年,鄧榕大學畢業,被分配到解放軍總政治部工作。

七九年,鄧榕加入中共。同年中美建交,她和丈夫賀平便被派往中共駐美大使館,鄧榕任三等秘書,主管僑務,賀平任武官助理。當時,鄧榕改名為蕭榕。

自鄧家開此先例後,中共高乾子女中曾掀起過一陣“駐外熱”,當時,市場經濟還沒有在大陸興起,大陸駐外的各種公司還不象如今這樣時興,所以如陳毅、陳庚、薄一波、余秋里等一批中共元老的子女中,都有派到中共駐外使館工作的。而這些人因為出國前大都沒有過外事工作的閱歷,所以一般都喜歡以武官、武官助理身份駐外。

當然,這些中共元老的子女在選擇派駐國家時,也很自然地根據其父親的地位和權勢排座次,鄧小平是對外開放的“總設計師”,所以他的子女自然挑選世界第一經濟、政治、軍事大國。而其他元老們的子女如果也想到撈到駐美使館的美差,則是非常知趣地排在鄧家子女之後。

鄧榕與賀平只有一個女兒,小名羊羊。一九八一年年中,在美國懷孕的鄧榕在丈夫的賀平的陪伴下回到北京生下這個女兒。她就是日後回到美國讀完私立高中又在美國完成波士頓韋斯利女子學院大學學業的鄧卓?。

鄧榕當年在美國當中共政權的第一代駐美外交官時,她的弟弟鄧質方也隨之成為中共政權對外開放以後的首批官費赴美留學生。至於為什麼鄧榕在美國懷孕為什麼一定要回國生產,弟媳懷孕後卻會留在美國硬是把鄧小平唯一的孫子弄成了美國國籍,背後還有一段故事。

實話實說,當年的鄧家是百分之百的中國第一家庭,對美國國籍真的不是那麼感興趣。具體到鄧榕,據說她在華盛頓懷孕的消息傳回中國後,外交部向鄧家及時匯報了駐外人員外派期間懷孕後,按政策是可以直接在駐在國生產的,所需醫療費用由使館公費支出,實報實銷,意思是花多少都會全部公款報銷。外交部還特別解釋了駐非洲等落後國家的女館員如果懷孕,因為那裡的醫療條件不好,一般建議回國生產,但美國醫療條件比國內好得多,所以外交部建議鄧榕留在美國生產,但被鄧家拒絕,理由是鄧小平的後代在美國生孩子 “國際影響不好”。

八十年代初北大畢業後在中國中國科學院短期工作了一段時間的鄧質方到了美國紐約州羅徹斯特大學,攻讀物理學,導師是著名量子光學理論家高孚教授。不久他的妻子劉小元也到了美國。當時曾在北京受到鄧小平接見的諾貝爾獎金獲得者李政道博士在自家招待過鄧質方。

鄧質方獲得博士學位後,因為等待妻子畢業(劉小元在同校攻讀生物物理博士),便在IBM等大公司任職兩年。這段期間爆發的一條被廣為流傳的新聞是,一九八六年十月十七日,劉小元在美國為他生了一個男孩。此前,鄧質方原計劃暑假送妻子回北京生的,後來,經醫生檢查,說那樣很危險,不如在美國生安全。

依照美國的法律,這男孩生在美國國土上就可以是美國公民,所以海外對此多有議論。當時,中國大陸上甚至盛傳此事是美國政府從中搗鬼,買通了醫生嚇唬鄧質方夫婦,警告他們產婦長時間乘飛機有多麼多麼大的危險,目的就是要讓鄧小平有一個的孫子成為美國國籍。

孩子順利產下後,鄧質方趕快給家裡打了長途電話,喜氣洋洋地告訴家裡母子平安。接着,不知是鄧小平的旨意還是鄧質方夫婦確實沒有精力自己帶孩子,中共駐美大使館接到指令,要求他們找政治及各方面都非常可靠的回國人員幫鄧質方將孩子帶回北京。據說駐美大使館官員接旨後絲毫不敢怠慢,知道鄧小平這唯一的龍孫如有閃失該當何罪,於是哪裡敢隨便找一個普通回國人員,只能在大使館里選派一個政治上非常可靠,平日在生活習慣上又非常細致的工作人員擔此重任。

結果,這位有幸給鄧家龍孫護駕回京的大使館工作人員在飛機上硬是二十多個小時沒有合眼,將龍孫放在睡袋裡平安交給前往接機的鄧朴方後,長舒了一口氣說:“我的任務終於完成了。”

鄧朴方親自給弟弟的孩子接機,鄧府上下則全部守候在客廳里等候。有民間文學描述說:當孩子送到鄧小平懷里時,鄧小平樂得眼睛眯成兩條細縫,一邊端詳一邊稱道:“誰說我的孫子是美國公民?他回到中國就是中國公民。”也可能因為鄧小平只得了這一個孫子,所以取乳名“小弟”。

鄧質方一九八八年回到北京後,劉小元曾又回到美國的母校進修了一段時間,所以他們的孩子很長一段時間里同鄧朴方的感情遠比同與鄧質方夫婦的感情深。而鄧小平更是將他這唯一的孫子視若掌上明珠,僅從中共公開發布的有關鄧小平的生活照即可看出,鄧質方的這個孩子在襁褓中就跟着鄧小平巡幸各地,無論在北戴河的避暑聖地,還是在深圳的現代大觀園,攝影師都為這祖孫二人留下了生動的親情照。在鄧榕的筆下,她每天早上到父親房間問安時,似乎都要帶上小弟,而不是包括她自己的女兒在內的另外幾個外孫輩。

一九九四年,楊尚昆的兒子楊紹明曾趕在鄧小平九十大壽之機發表一幅照片,畫面上鄧小平含飴弄孫,滿目慈祥,小弟則開懷大笑,無憂無慮。而照片下面註明的日期是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也就是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的那一天。為此,當時的海外輿論或就此事對鄧小平大加抨擊,或認為楊紹明是故意發表這幅有特定時間意義的照片給鄧小平難堪,以報鄧小平拋棄楊家將之仇。

這位楊紹明自己對外透露說,曾經不但可以隨意出入中南海,甚至可以跟隨父親時常進入鄧府任意拍攝的楊紹明在鄧小平下決心拋棄楊家將的第二天即被人民大會堂警衛告之他的十四大會場特別出入證已經作廢。

十四大結束後,鄧小平前往會場接見新老政治局成員,楊尚昆居然湊到近前說話的機會都沒有找到。而這竟然是楊尚昆最後一次見到鄧小平。此前十幾天他楊尚昆還在鄧小平家裡一邊觀看鄧小平和丁關根等人打橋牌,一邊拍着鄧小平孫子小弟的腦袋問他是不是已經學會陪爺爺打橋牌了?

多麼冷酷無情的共產黨政治!

隨着鄧小平對楊家兄弟的拋棄,雖然兩家兒們的關系也立刻由親密無間變成冷若冰霜。但楊尚昆女婿,當時被譏諷為“九千歲駙馬”王小朝要求退出“萬歲爺駙馬”----鄧小平二女婿賀平的軍火公司時居然被“真情挽留”。

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是提到對高乾子女們的評價時說,“龍生九子,各有不同”,中共高乾子弟中有兩種傾向,一種是認為生活中失去的太多,要盡情享樂來彌補;一種是認為時間耽誤得太多,要加把勁學習、工作,不斷完善、充實自我。

其實,持所謂彌補態度的中共高乾子女們在他們的父輩重新得勢之後的一貫表面豈止是盡情享樂,完全是在向國家,向社會大眾瘋狂無度地索取。鄧小平活着的時候,他們不但在經濟上進行瘋狂索取,政治上也貪得無厭,鄧小平的女兒鄧榕和他的丈夫賀平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隨着鄧小平等政治元老政治上的的去勢和自然壽命的終結,以鄧榕和她的丈夫賀平為代表的一整批以權易錢的太子黨成員的經商活動由瘋狂轉為收斂,甚至由公開轉為地下。而他們的下一代,特別是他們的女婿,也就是鄧小平的孫駙馬們的斂財手段更為直接,被中國老百姓諷刺為“鄧家第二代盜賣國資換錢,第三代空手騙錢”。

來源: 高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