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94|回復: 1

真正的民運人士們,做抉擇的時候到了

[復制鏈接]

1

主題

1

帖子

21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1
發表於 2018-6-20 19:12: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好看好看 於 2018-6-20 19:13 編輯

真正的民運人士們,做抉擇的時候到了

蘇明評論
2018-06-14

共黨實行所謂的改革開放已經四十年了。如果按照馬主義的觀點去評判的話,這其實是共黨背叛了馬主義,在搞修正主義,與六十年前蘇聯的赫魯曉夫一樣。

“修正”應該是個好詞。因為發現了原教旨主義的錯誤之處,所以才要修正,這與改革的說法是一樣的。因為知道了前三十年的做法是錯的,所以才要改革。其實就是改錯。

顯然改革或改錯都不過是個口號,共黨仍然是原來的那個匪類團伙勾結的共黨。然而中國人卻不再是前三十年的中國人了,看透了共黨本質的人們利用開放的機會,用腳投票移民去了外國。僅四十年間,海外華人數量從幾百萬猛增到現在的六千萬。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看來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

一國的政府留不住本國的民眾,就只能說明這個政府仍在對國民犯罪。根據有心人的調查統計,自從89六四大屠殺後至今的二十九年間,中國人在海外形成的各種民運組織竟達六千多個。這不僅是個奇觀,更是說明了中國大陸上發生的種種實際狀況。政權、政府不好,那麼就起來反抗、推翻它!如此的一個簡單明了的邏輯,海外民運人士似乎很難理解。

於是“政治正確”的綏靖主義、改良主義紛紛成為了各民運組織不可更改的信條。民族傳統的以暴抗暴、以暴易暴的提議,反而成為了不可接受的可怕的提議。這就使得國內外的中國人質疑,海外民運近三十年都幹了些什麼。

更有正義的人士批評,這些所謂的民運人士水平低下,所言所行幾乎與共黨如出一轍。加上內訌、指責乃至謾罵,更有吃民運飯的人到處要捐,可所得捐款又去向不明。整個一團亂糟糟,使得災難深重的中國人不但看不到中國大陸民主的任何跡象,反而陷於絕望之中。幸虧革命起義是公共權力和資產,民主也並非這些民運人士的專利。大陸上各行各業的民眾自發地走上街頭,與共黨暴政實行面對面的抗爭。因抗爭而送命、入獄的事情,天天在全大陸各地發生。

再看看海外這群所謂的民運人士,不但仍深陷於“小人之門戶之士”,更是自以為是地走在“滿街皆是聖人,酒色財氣不礙菩提路”的道德墮落之路。我本人曾加入過民運組織八年。正是因為看到種種的惡行劣跡,於是毅然退出。堅持作為獨立的個人撰寫反共評論,已有近二十年之久,意在等待着一位學識淵博、品行正直、有氣吞江河之志的敢於向共匪宣戰的人物出現。

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從今年3月份開始,到今年6月3號至9號,公開發表了三個宣言和聲明,都是直接向共匪宣戰的檄文。這三個宣言和聲明分別是:

一,建立全民爆料、全民覺醒、全民投訴、全民反抗、全民起義的《爆料革命協調中心》。

這個協調中心的建立,就是要每個中國人認真反思,七十年間共黨欠下了家家戶戶的人命債、財產債的深仇大恨是不可忘記或淡漠的。“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被共黨害死的人不能白死,被共黨搶去的財產必須如數退還。如果共黨仍然裝聾作啞,那就起來推翻它!清算它!除此之外,難道還有任何別的辦法,去找回我們所受的損失嗎?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既然冤和債都是共黨欠下的,那就直接去找共黨還這筆債。

二,宣布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

這是要所有的中國人明白,習近平的全球擴張的野心,已被國際社會反制。唯一能彰顯習近平狂妄意志的,就只有在2021年共黨拉幫結伙一百周年之前,向台灣發動戰爭,以達到極權暴政消滅憲政民主的目的。台灣的兩千三百萬自由人,是十七、八億中國人心中的一團自由聖火。如果共黨對台戰爭勝利的話,中國大陸人民對自由的渴望將再拖後五十年,甚至一百年。所以,保衛自由的台灣,就是在保衛我們每一個人的自由的政治權力。何況在習近平發動侵台戰爭的同時,正是大陸人民借機推翻共黨政權的大好機會。

三,宣布成立《反共、反習民主革命大聯盟》籌備委員會。

這是直接向共黨和習近平宣戰的檄文,號召所有真正的中國民運人士,加入到這個大聯盟,消滅共黨,挽救國家和人民,以避免被被習近平拉回毛澤東那血腥殘酷的二十七年。國運、民運直接掌握在中國民眾的手中。革命、起義、推翻共黨,是天賦予每個中國人的權力。

美國之所以強大,就是因為在美國《獨立宣言》中有這樣的一段話:“......政府如果破壞人民的基本人權,人民有權推翻政府,必要時可以使用武力。為了在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推翻暴政的統治,我們--人民,光榮地具有永遠不可剝奪的反抗和革命的權力。”

美國人有推翻暴政的權力,中國人為什麼不可以具有同樣的權力?既然上天給予了中國同樣的權力,我們為什麼不去行使這個權力?難道中國人祖祖輩輩過着政治奴隸的生活,還要被世界人民罵做是中國豬,就真的感覺自豪驕傲嗎?

袁紅冰教授可以說是一位當今時勢所造出來的一位英雄。英雄的召喚永遠是有力的。這是因為英雄的一切所為,與金錢、名譽、官職無關。一心一意為的是國家、人類命運的大業,甚至為此大業,可以毫不吝惜自己的生命。也只有這樣審時度勢,氣吞山河的人,才有資格帶領民眾、義士們去開創新的時勢。

中國是中國人的中國,我的這句話應該不會有人反對。那麼中國的一切事物,就應該是中國人民說了算。想必這句話也不會有人反對。人民是國家的主人,而管理政府的人是人民的公僕。為什麼在中國大陸,對這樣簡單的定義卻完全被顛倒過來了呢?打着猶太人馬主義旗號的共黨,成為了一言九鼎的主人,而國民成為了共黨統治下的政治奴隸。如果這門學問是來自馬主義,又經過毛思想、習思想的嘮嘮叨叨,就成為了共黨霸佔公權力有理,中國人反抗有罪的話,那麼中國人就更有充足的理由去推翻共黨這種無道政權。

當我們談到有道和無道的時候,就不得不記起我們的古聖先賢的教導。其中的一個教導是太明白不過了,就是“理即是道,道即是理。理外無道,道外無理。”這明白地告訴我們,有理者便是有道,無理者就是無道。共黨正是因為無理,所以才要實行暴政統治。以暴力去壓制國民,又以違背人性的甜言蜜語去欺騙國民,再以空穴來風的造假來虛報政績以迷惑國民。

近七十年來,這三種手段的反復使用,究竟現在還能有幾個人相信共黨,懼怕共黨?其實共黨也清楚,流氓手段耍到了極致,也就黔驢技窮了。耍來耍去,就是這三板斧,實在很難再有所突破了。國內民眾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有了“打倒共產黨”的聲音,近幾年“打倒共產黨”的意識已經成為了共識。可是在海外的各個所謂的民運團體中,打倒共黨仍然是個禁忌的議題。可惜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美妙想法,早已被共黨的暴力碾得粉碎。

記得大概是在2009年,我應邀參加了西藏流亡政府在日內瓦舉行的漢藏學者交流會。就在那次會議上,我直接向流亡政府的總理、達賴喇嘛派去與共黨談判的特使及全體與會的學者提議,既然我們面對的是這個不求和平、只崇拜無情斗爭、且又不懂人類理性為何物的屠殺各族人民的暴政團伙,那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辦法是不是應放棄了?該不該考慮除暴安良、以暴易暴了?

當初印度的甘地面對的是憲政民主的英國政府,所以提出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對策,並取得了成功。對於十惡不赦的共黨政權,就只有打倒、推翻、並把它押上審判台去清算它們的罪惡。在那次會議結束時,流亡政府總理和駐歐洲、北美的代表都對我表示,一定會將我說的話向達賴喇嘛聖者轉達。

當然,基於佛家思想的拘限,達賴喇嘛不太可能號召人民拿起武器去鏟除共黨。但是我們已經看到的是,僅在幾年間就有一、兩百位藏人以自焚的方式表達對共黨的抗議。這也說明人民對共黨的恨已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不惜以命相搏,也要表達對共黨的憎恨。

我在朋友圈的聊天中,總是建議大家眼睛要往下看,去看看生活在中國大陸上的底層民眾。至少佔總人口60%以上的中國人是掙扎在貧困線以下的,100%大陸中國人至今不享有任何國家福利。上不起學,看不起病,傷殘養老無人管,是個整體現狀。神聖不可侵犯的私人財產被共黨任意搶劫,遍及全國的上訪告狀的冤民大軍成為了共黨當政下的一個常態,就連復轉軍人也成為了暴政下的犧牲品和壓制的對象。

我已不知曾聽過多少中國人說:“共黨也在改。”“過去的就忘了吧。至少現在吃飯不憑票限量供應了。”“人民的生活都提高了”,“中國人都富有了。”甚至有人讓我睜大眼睛看看,世界人民衣食住行所需的商品,“哪樣不是中國製造”。我當即就回答他說,“我看到一堆堆擺在街頭賤賣的商品是中國製造,但看不到一輛汽車、一架飛機是中國製造。”

憑票、憑證、限量吃飯,還是餓死了五、六千萬中國人。難道中國人就永遠擺脫了大飢荒的威脅嗎?從近幾年的數字看,至少40%以上的中國人是靠着每年向國際市場買糧食吃飯的。中國地大人多,卻生產不出足夠中國人吃飽飯的糧食,可是實際上又有50%以上失業率。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如此高的失業率,可經濟卻是年年高速增長。這就不得不使我想起古人所說:“人生天地間,所以超然獨貴於物者,以是心耳,心者,人之大本也。”

看來共黨的功績不小,把中國人的心都腐蝕掉了,導致中國人沒有自己的獨立人格,更不會獨立思考。世界人民罵中國人是中國豬,倒也名符其實。我們中國人什麼時候才能恢復我們過去一直有的、澄澄湛湛的心理和精神的境象?難道打算世世代代做黨奴嗎?

我是一介草民,但決不做任共黨隨意打殺的螻蟻,更不會去做任何政權的奴隸。通過讀書和多年的實踐,始終在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自由主義者。遺憾的是我也是共黨搞文革的受害者,理科、工科、和現代科技的大門我敲不開,勉強學了個歷史專業應付畢了業。雖說我從不認命,但人到中年總要自己掙口飯吃,所以在歷史這個行當中也就一頭紮下去了。

皇天不負苦心人。我在史學上多少也算做出了點成績,收獲最大的則是清楚明白了共黨比歷史上任何的昏君、暴君對國家和人民的殘害,都遠超十倍百倍不止。這正是我走上了反共之路,並決心推翻這個生番政權的原因。我沒有本事,僅僅是粗淺地認識到奴役人的制度必須鏟除。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就要做出犧牲生命的准備。正是古人的教導“捨生取義,殺身成仁。”為國家和民族之大義奉獻我所有的一切。

由於理念相同,志向一致,我已向袁紅冰教授申請加入《反共反習民主革命大聯盟》,為中國大陸的憲政民主獻上一份微薄的力量。我雖做不到墨子的“摩頂放踵,以利天下”的高尚境界,但我的心境和精神是澄澄湛湛的,一生視金錢名利如草芥,但盼着能為這個世界和人類做點什麼事出來。

在此我也希望有愛國愛民之心的志士們,決心推翻共黨撥亂反正的智勇之士們,響應袁紅冰教授的號召,加入這個大聯盟,救國於累卵,解民於倒懸。做人一世不求留名,至少對得起自己的本分和良心。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1 04:1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