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61|回復: 0
收起左側

再評《反共、反習民主革命大聯盟》的必要性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20 19:15: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再評《反共、反習民主革命大聯盟》的必要性
蘇明評論
2018-06-18


自稱強大的朝鮮竟然沒有一架能飛去新加坡的飛機。連同文同種的韓國都不借飛機給金三胖子,習近平卻把飛機借給了三胖子。不用猜也能知道,強大的朝鮮是一個錢也不用付的。

習近平喜歡和流氓政權來往,但中國人歷來恨流氓。恨流氓的中國人卻要為流氓買單,沒人介意中國人是同意還是反對。黨領導一切,習近平同意,中國納稅人的錢就只得被中朝兩個流氓政權之間的“友誼”幹掉了。

習近平在它提出的特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中也有“民主”一詞。“民主”的正確意思是:國事、家事、天下事,是由人民做主說了算的,而不是由政權、政府為民做主代替人民說了算。尤其要不得的是,人民絕對不會讓一個流氓政權出面去為民做主的。大陸上的人民從來沒有人手一票的去選主席和總理,黨替人民做主,指定了主席和總理。共黨的黨徒也從來沒有人手一票的選過黨主席或總書記,也是黨替全體黨徒指定了毛、鄧、江、胡、習們,或是主席,或是總書記。

無論是共黨,還是這一堆主席或總書記,一以貫之的就是殺害中國人,搶劫中國老百姓,欺騙中國平民,始終貫徹的是把中國人民當做它的頭號敵人的立場和策略。

有人說,“共黨正在改”,而且“會改好的”。但至今我們並未發現共黨有任何正在改和改好的跡象,就連丁點的蛛絲馬跡也沒有發現。比如一個證據確鑿的殺人犯,即使有多少人相信這個殺人犯正在改,而且會改好,以後不會再殺人了。但是,難道已被他殺死的人,可以不算是他的罪行?即便如此,誰又能保證他今後就不再殺人了呢?已被他殺了的人,他就是要去償命。至於今後他是改好了或是更壞,就交給地獄的閻王爺去處理吧。

政權、政府無論用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屠殺人民,本身就是十惡不赦的罪行。大家不妨回想一下,共黨為了篡權,不惜發動對民主共和的中華民國的內戰。共黨的元帥葉劍英說,在那場三年半的內戰中,有兩千萬中國人死亡。

共黨篡政後搞的土改運動中,兩百多萬鄉村紳士被打死。一場抗美援朝九十萬中國青年喪生異國他鄉。同一時間,國內搞了一場鎮壓反革命運動,有近上千萬人被槍斃。1959年開始的那場歷時三年半的大飢荒中,五、六千萬的中國人被活活餓死。一場十年半的瘋狂的文化大革命,三千七百萬人無辜喪生。這里所列舉的是幾場死人最多的大事件。至於三反五反,公私合營,人民公社,反右運動,大躍進運動,四清運動等等十幾場運動中所死的人尚未計算在內。

89六四一場大屠殺,直到今天我們才確實知道,一萬多市民被屠殺,三、四萬人受槍傷。可是就在二十八年前,我剛到加拿大時,根據當時的推測,至少兩、三千人死於那場屠殺。我在唐人街向中國人說出這個數字後,圍在我周圍的華人立時散掉了一大半,甚至不少人還說我有神經病,說我在造謠。以後的多少年間,都是中國人在指責我們使用了“血流成河”詞句形容大屠殺,大罵我們誇大事實。更有不少中國人慢條斯理地企圖說服我們:大屠殺是父母打孩子,可能打得重了點。言外之意,是不必大驚小怪。

即便是在所謂的改革三十多年中,幾年前一些正義良知人士發表的一篇調查結果,其中提到每年死於監獄酷刑,死於警察、城管“執法”,死於扒房圈地,死於上訪告狀,死於豆腐渣工程,死於假冒偽劣毒食品和葯品,死於遭受不公而自殺,死於醫院不負責任,死於看不起病在家等死,死於工礦企業事故等等方面的中國人,平均每年為280萬到320萬人。僅在這三十多年的所謂改革中,就又有上億的中國人死得不明不白。

面對如此的一個生番共黨暴力團伙,請問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理論根據是什麼?還要有多少中國人死於非命,共黨才能改好?為了巴望着盜匪流氓們金盤洗手,改邪歸正,就要幾億中國人付出生命的代價,這個理論又是從哪來的?即便再付出幾億中國人的生命,誰又敢擔保共黨會改好?最關鍵的問題是中國人究竟願不願意再以付出生命的代價,去換取共黨的絲毫也不確定的幡然悔悟。

況且還要替共黨想一想,假如或萬一共黨有一天改掉了匪性、獸性,恢復了人性的話,對於死在它們手裡的這幾億中國人的性命,它們賠償得起嗎?習近平說它的黨有八、九千萬的黨徒。我要說的是,把這八、九千萬黨徒每人槍斃兩次,恐怕也抵不上被它們害死的中國人命的總數字。

古人教導我們說:“不能撥亂反正,愚在眾生,過在聖賢。”而我的看法則是,國民大眾即使是愚,也正是知書達理的斯文一族的錯誤。而國民大眾的切身感受,正是衡量一個政權或是存在,或是必須推翻的晴雨表。真正的知書達理的聖賢,從古至今,從來不是朝廷認可的舉人、進士,更不是今天中國大陸上的那群自稱名校畢業,又擁有多少個碩士、博士、專家、教授頭銜的人。

自古以來,學識淵博的人從來遠離權力,為的是天爵不被人爵誤,始終被人們贊為高明之士。許多遠離政權,或是得罪了政權而被政權開罪的知書達理之士才堪稱聖賢。海外民運人士雖說二十九年毫無作為,但個個可以拿出一大堆嚇人的頭銜的名片來。其實不少人是吹牛造假,腹內空空。

袁紅冰教授近日組建《反共、反習民主革命大聯盟》,直接把矛頭對准了共產生番暴政,和習近平的毛思想原教旨主義的愚蠢行為。前面我已列舉了共黨六、七十年間殺人如麻的歷史,難道反對它、推翻它、打倒它的理由還不夠充足嗎?如果有人認為中國人的生命也應和文明國家的人的生命那樣神聖和尊貴的話,那就加入這個大聯盟,為所有的中國人清算共黨的罪行。這是不需要猶豫的。

古人說:“人命關天。”難道我們的良知不該為成億的被共黨害死的同胞們討個說法,懲辦兇手嗎?這就又需要我們聽從古人的“去人慾之私,存天理之正”的教誨了。袁紅冰先生建立的這個反共反習的大聯盟,正是為了存天理之正。同時招收的成員也要求是要有天理良心,為同胞、為民族不惜一搏,最終達到把朗朗的清平之治還給中國的主人的目的。

說到反習近平,理由更是充足。並不僅僅因為它是現共產暴政的頭目而要反它。根據它這五、六年的所作所為,明顯看出其目的是要把中國大陸社會拉回到毛澤東血腥統治的二十七年的紅色恐怖之中。這是萬萬不可的,所以也是反習的理由。

習近平想要像毛澤東一樣翻手雲覆手雨,完成毛澤東尚未幹完的人性道德的大毀滅,徹底摧毀華夏民族的文化、精神和人格,把這個龐大群體變成只知道追求私慾的豬狗群體和奴隸群體,最終被人類社會鄙視、拋棄。當習近平宣誓不忘初衷時,人們或許想到的是早已被扔進垃圾堆的共產主義。人們的冷嘲熱諷是因為習近平的愚蠢,我卻不是這樣看待的。

從歷史學和社會學的立場上分析,在已知的三千五百萬年的人類歷史中,只有在五、六千年以前,當私有、私有觀念出現以後,人類社會才蓬勃地興旺和發展起來。馬克思在它的《資本論》中,把出賣勞動換取的工資收入稱作是“可變性資本”,那麼,工人當然也在被打倒之列了。

一種觀點或一個理論,只要否定了作為自然人的自然屬性,就是反人本的邪說。在這里,我們不妨把每一位單獨的個體的人的三大自然屬性解釋得詳細一些。

首先是每一個人的自由精神追求。不能用一個主義,一個思想,一個教條去限制、鉗制一國民眾的自由精神追求;

接下來的是每一個人的自主意志,這是發揮每一個人的發明創造的源泉。共黨這種東西卻要把人的精神、思想統一,從而扼殺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創造性和主動性。

第三,創造幸福生活。正是由於人有了自由思想,從而激發了個人的自主意志,才能去創造自己理想中的幸福生活。

記得共黨在開十八大的前後,派出了一大群的喉舌滿大街地去問人們:“你幸福嗎?”身處共黨嚴密控制的牢籠里,成為了共黨政治奴隸的中國人又何來幸福?所以遭到了民眾的謾罵和諷刺。

習近平牢固地繼承毛澤東的“勝者為王”的狂妄思想,加上喉舌的捧臭腳,近二、三十年來便成為了太子黨、紅二代。凡與這個團伙沾邊的人,個個自以為領導中國大陸非它莫屬。更是金枝玉葉地把自己嬌慣起來,橫沖直撞地搶劫全民資產,以為普天之下,莫非王有。習近平家族擁有20億美元的家產,還不就是在這種思想的指使下得來的嗎?!

但是這幫自以為的太子黨、紅二代們,追究它們的家庭出身,又有哪一個的父輩不是曾經佔山為王、打家劫舍的土匪?所以從我的嘴裡,從來把太子黨、紅二代們叫做匪二代,它們都不是正經人家出生的子弟。

說起對它們的稱呼,還要追溯到文化革命期間,當時所謂的紅五類中排在第一位的是革命幹部。雖說當時我的年齡小,但卻疑問多多。共黨這個團伙從根子上分析,根本就不是個革命黨,充其量僅僅是個農民造反黨。共黨與國民黨相比,是絕對不可同日而語的。

革命黨推翻的是專制的皇權統治,建立的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的政體。這才是真正的革命。

共黨則是把民主共和的政體推翻掉,建立起一個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極權主義統治,把中國大陸社會拉回到五百年前歐洲的政教極權的黑暗時期。這里沒有革命,只有倒退。農民造反為的是權力,根本不懂也不在乎什麼前進或倒退。

匪二代習近平當了權,打出了反腐的旗號,排除了平民出身的幹部,目的是大權必須掌握在匪二代的手裡,不容任何人分肥。它的目的達到了。接着又給自己弄了個終身制。

習近平夢想什麼倒也無所謂。問題是一國政務由它一人操控,就不得不令人們質疑了。首先在它的整個仕途中,毫無任何政績可言,這是絕大多數中國人都知道的。所以它的上台,基本上沒有人看好。果不其然,上台的前三年多,跑遍了世界上不少的國家去自報身價。僅一個莎士比亞的背書單就成為了至今世人的笑柄。再加上公眾講演中的錯誤頻頻,白字連篇,卻又自稱是經濟博士、法學博士,聽上去怪嚇人的。但是就連堂堂正正北京大學的近幾任校長都是白字先生,也就不難想象習近平這樣的博士的水分有多大了。

有人追查習近平的學歷,再根據它的言談話語,得出的結論是習近平的文化程度只有小學生的水平。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共黨這種體制,從來是不要人才只要奴才的。從歷屆黨老闆來看,確實是一屆不如一屆。現在輪到習近平了,五、六年間,面對成堆的大陸社會問題,沒有看到它解決一個,或者是做一件事,卻念念不忘醉心於當世界領袖。

在國際事務中,習近平幹了兩件事:一是大談莎士比亞。企圖以此去抬高自己,可是顯然是自爆其丑了;二是大搞一帶一路。既把貧窮落後的大陸家底都撒光,更把國際社會對共黨擴張的警惕敲醒了;三是習近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提法。由於沒有可行性的實際內容,國際社會根本不在意,可習近平卻得意洋洋;四是在朝韓、朝美的談判中,被國際社會冷淡了的習近平不甘寂寞,給金三胖子這個小兄弟出了不少餿主意,暴露了習政權的流氓本質。

說到這里,各位有心人不妨想一想,一個出生於土匪家庭的人,不但沒有受到過良好系統的教育,反而心甘情願地做起了共黨的奴才。一個無德、無能,且又胸無點墨,不學無術之徒,所能擁有的就只是獸性的貪欲和狂妄的統治世界的野心。它那統治世界的野心被國際認清了並反制了。但它想當第二個毛澤東,也殺人億萬後又被以四個偉大來歡呼,直到它死後也把個干屍放在那裡供人指點,這應該是習近平的夢想和願望。可是它忘記了問一問,中國人民是否同意。既然它的野心與中國人民追求自由的意願、和普世價值的理念背道而馳,那麼不除掉它,又有什麼別的辦法呢?

還是那句話,中國是中國人民的中國,不是共黨或習近平的中國。中國的走向和前途,是要由中國人民說了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