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31|回復: 0

胡平:再為“中間道路”辯護

[復制鏈接]

3682

主題

1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1906
發表於 2018-6-21 06:25: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首屆國際中間道路大會5月27日在達蘭薩拉召開(西藏時報)

據自由亞洲電台6月15日報道,近日,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社區分別召開了兩場有關“中間道路”和“西藏獨立”的國際性大會,引起不少中國境內藏人關注。其中一位拉薩前政治犯作為代表,透過自由亞洲電台介紹了他們的看法。

我把他們的看法概括為以下3點:

1、過去他們參加抗暴活動,一致高呼“西藏獨立”的口號,但是這一訴求被中共當局視為“分裂主義”而遭到無情鎮壓。

2、面對中共的殘酷鎮壓,越來越多的境內藏人、百分之九十的境內藏人認識到唯有中間道路政策才是給西藏帶來陽光的最佳之道,在認同中間道路的藏人當中,有共產黨員、政府領導、公務員和普通民眾。

3、其實,中共當局最害怕的是中間道路,它擔心一旦實現西藏真正的自治,緊接着就會走向獨立。

這位拉薩前政治犯反復強調,獨立也好,中間道路也好,不管選擇走哪條路,重要的是應該拿出應對問題的具體策略。

我認為這位拉薩前政治犯講得非常好。畢竟是來自抗爭第一線,有切身體會,他的感受和領悟是最實在的,他提出的問題是真正的問題。

胡適早先就講過:“我常說中國人(其實不單是中國人)有一個大毛病,這病有兩種病徵:一方面是‘目的熱’,一方面是‘方法盲’。……只管提出‘涵蓋力大’的主義,便是目的熱;不管實行的方法如何,便是方法盲。”馬克斯·韋伯指出,在政治家必備的三項品質--判斷力、熱情和責任感--中,責任感一項最為重要。政治家不能只強調自己的良好意願而不顧自己主張與作為的客觀效果。他必須考慮自身行動在現實世界中的意義,必須願意為其行動的後果承擔所有的責任。這就叫責任倫理,與之相對的是意圖倫理(或曰信念倫理)。意圖倫理強調當事人的主觀意圖或信念,不考慮、不重視其言行的客觀後果。

在主張西藏獨立的人士看來,西藏獨立這個訴求更徹底,因此更好。但問題是,主張西藏獨立勢必遭到中共當局更為嚴厲的打壓。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則有較為廣闊的活動空間。不少主張藏獨的人士說,他們之所以不同意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是因為他們認為中間道路沒有取得任何成果。我認為這種說法不合乎實情。事實上,中間道路取得的成果相當大。藏人的聲音能夠得到如此廣泛的國際關注和越來越多的漢人的同情、理解與支持,那都是和中間道路分不開的。如果藏人放棄中間道路,改成要求獨立,那不但得不到那些認同中間道路的藏人的支持,而且必然會導致藏人在國際上活動空間的急劇萎縮,必然會導致那些漢人同情者的流失。一旦境內藏人的認同減少了,在國際社會的活動空間減少了,來自漢人的同情和理解也減少了,那隻會使得藏人——不論是境內的藏人還是境外的藏人——的處境更加惡化。

另外,正像這位拉薩前政治犯所說,其實,中共當局最害怕的是中間道路,它擔心一旦實現西藏真正的自治,緊接着就會走向獨立。這就是說,即便你想追求西藏獨立,那麼在現階段,你也應該首先追求真正自治。因為只有實現了真正自治,獨立才可能提上議程。

道理很簡單,既然我們都承認,在今天的情況下,藏人不可能通過武裝革命即“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方式實現獨立,那麼就只有通過民主的方式追求獨立:要麼以公民投票的方式、要麼以民選的西藏政府的名義。而要這樣做,前提是要實現真正的民主,真正的自治。沒有真正的民主和自治,就不可能有公民投票,也不可能有民選政府,因此當然也就不可能有獨立。可見,只有實現了真正民主和自治,獨立才可能成為真選項;只有在真正民主的自治的平台上,獨立才可能提上議程。因此,作為藏獨派,在當前也應該支持中間道路,也要把實現民主和真正的自治當作現階段的目標,當作第一階段的目標,而把獨立的目標放在下一個階段。在現階段,主張西藏獨立的人士應該和主張中間道路的人士站在一起,首先為爭取真民主真自治而共同努力。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1 22:09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