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43|回復: 0
收起左側

二線城市新市民狀態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27 11:04: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韓逸



二線城市進入搶人時代。如今,擁有一張本科文憑的年輕人,幾乎能夠叩開大多數二線城市的大門。半年過去,從外地遷入西安的新市民超過40萬人,相當於遷入一座中小城市的人口。成都、武漢、鄭州等熱門城市,也湧入數萬名大學生。人才爭奪戰這場旋風颳起來後,成為城市新市民的他們,是否正在接近理想的生活?近期落戶西安和成都這一北一南兩座‌‌“網紅‌‌”城市的年輕人,跟我們聊了聊他們的故事。

王姝

女27歲特殊教育行業創業者

‌‌“我真的准備好成為一個西安人了嗎?‌‌”

我是一個有儀式感的人。在心裡,總覺得把戶口遷到西安,就好像徹底切斷了和河南老家的血脈聯系。雖然明知道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不會改變,但還是會在正式做決定的前一秒鍾再問自己一遍:我真的准備好成為一個西安人了嗎?

從程序上來說,成為一個西安人,非常容易:在手機端下載他們的政務APP,填上相應的信息,再請家人在戶籍地開好相應的證明就可以了。

雖然不需要我忙前跑後,但是在手機上填寫信息,我花了至少3天。准備按下提交鍵的那一刻,我都會猶豫那麼一下子。這個過程反反復復進行了大概十幾次,我總算是狠心按下去了。

五年前到西安來,是感性的選擇。我在蘭州讀完大學,希望在離家相對近一些的地方工作。西安是蘭州和河南老家中間的省會城市,每一條街都是我熟悉的北方氣質。

我被西安便利的生活給一下子俘獲了。夏天有葡萄,秋天有蘋果和石榴,獼猴桃也超級甜。這里古來就是東西來往的驛站之地,交通非常方便,氣候也四季分明。古老的城牆透着文明的味道。清晨,街上沒什麼人,剃頭師傅擺一把竹椅,可以在城牆根為路過的老人輕快地剃個頭。

但想在這里長久生活,當然還是先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我是心理學本科生,招聘信息中很少有跟心理學相關的工作,跟我想象差別很大。

本科生唯一能夠快速上手的,只有銷售工作。那時候在西安沒有住處,除了在幾天之內迅速找到一份包吃住的工作,我沒有太多選擇。

剛剛畢業不怕加班,我一個月就順利轉正,但行業的局限和幾乎沒有什麼上升空間的重復勞動,也很快顯露出來。即便簽到訂單,老闆也沒有按照承諾發獎金。

我從夏天忙到了秋冬,每個月只能拿不到兩千多塊的工資。業績不如我的同事只能拿到一千大幾,每天都有人離開。抱怨聽得多了,我很自然就下定決心離開。不僅僅是因為錢少,更因為沒有任何專業積累,工作本身只有消耗。

後來,大學期間做特殊教育志願者的經歷幫我選定了方向。我進入一所特殊教育學校,做了特教老師。老師的薪資是4000塊左右,除掉1000多的房租,剛好夠生活,但3年下來也沒有任何積蓄。我打算試着創業。

如果不是想在西安買房子,我也許根本就不會落戶口。買房子只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心理支撐,敦促自己攢錢還貸,並不意味着我會一輩子留在西安。將來如果有機會可以看到更大的世界,我也可以說走就走。

阿誠

男24歲藝術設計

‌‌“人才這股風一過,搞得有點人心惶惶‌‌”

我把戶口落到西安的社區里,是為了申請一套公租房。

西安有針對大學生提供公租房的政策,普通高校畢業3年之內、211和985高校畢業5年之內都可以申請。申請的第一年,每個月房租只要200塊,第二年之後400塊,是普通上班族可以負擔的價格。

但這種公租房只是看上去很美。我咨詢了房管局之後,實地考察了大學生可以申請的幾個小區。除去在建和規劃的,可以租的房子只有三環之外的三四個,周圍的生活設施遠不如市區,交通也特別不方便。趕上上下班高峰期,從房子坐車去最近的地鐵口,需要50分鍾,如果在市區上班,每天通勤的時間就超過3小時。

去年年底,西安出台《人才安居辦法》,提供了5000套人才公寓,我還挺期待地去讀了細則條件。上面對人才的定義分了5等,基本和本科生沒有什麼關系。人才公寓是提供給諾貝爾獎獲得者和長江學者的,最次一級也得是指定行業20強內的中層以上領導。像我這種普通應屆畢業生,學的是藝術設計專業,只能算是E類人才,號稱‌‌“產業發展與科技創新類實用性人才和特殊技能人才‌‌”。

好笑的是,3月份之後西安放開了政策,涌進城市的大多是我們這種‌‌“E類人才‌‌”。就在6月初,我去辦理申請公租房,看到了我們小區的社區主任正在跟人抱怨:過去3個月,工作量增加了幾倍不說,來申請低保優惠的新市民也不在少數。

他們本身不符合申請低保的條件,被拒絕之後,掏出手機來要錄音錄像,准備打12345市長熱線投訴社區。那位社區主任覺得十分頭大,說了句很氣的話,‌‌“光引進人才了,啥樣的人都要引進來嗎!‌‌”

作為政策不那麼青睞的‌‌“人才‌‌”,我也只是完成落戶而已。我把戶口轉到了鍾樓附近一個派出所的集體戶,在人口密集的主城區。小孩今後上學不能就近入學,需要由市教育局統籌安排,按區分配。不存在孩子挑學校,大概只能由學校來挑孩子。

錢少,我暫時只能租在那些非常老的院子里,衛生狀況很糟糕。小區里都是外來的租戶,大家匆匆忙忙上班下班,收物業費的人都很難找到。

我留在西安,原本因為它的節奏不是太快,也很宜居。可是人才這股風一過,搞得有點人心惶惶。秘制魏家涼皮要11元一碗了,冰峰汽水要5元一瓶了,吃頓最簡單的飯,要比從前貴上五六塊。去年年初,未央區周圍的房子只要8000多,現在都漲到1萬5了,我暫時還沒法負擔,今後更不知道要漲成什麼樣子。

限行、限購、堵車、霧霾,還在吸引人才的西安,已經有了特大城市的病了。坐地鐵上班都擠得很,尤其一號線轉三號線的時候,整個道道裡面全是人,兩三趟車過去才能擠進去。雖然限行,也仍然沒法避免早晚高峰的堵車。不過限行總算有效,去年鐵腕治霾,空氣質量確實比前年和大前年有了很大好轉。

趙悠

男26歲游戲業運營經理

‌‌“成都戶口,並不能讓生活一通百通‌‌”

我決定回成都工作時,上個公司的老闆很看好我,說我會‌‌“降維打擊‌‌”本地人,搞得我心裡多少有點優越感。回來一年,我不僅完全轉變了觀念,甚至已經換了行業。

我之前在央視下屬的新媒體做運營,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小編‌‌”。我自信對互聯網的玩法非常熟悉,至少不會無法適應成都的環境。結果,回到成都的第一份工作,總監就特別懷疑地對我說:‌‌“你沒有給公司帶來什麼價值。‌‌”

在成都,傳統媒體的影響力依然非常大,所謂的新媒體,也只是報紙內容在微信平台的分發,完全談不上自流量和自融資。我參加了幾家公司的面試,那些面試官都對我的用詞感到很新鮮。

但是預期的‌‌“降維打擊‌‌”沒有實現,我反而深受打擊。我的老闆對十萬加毫無興趣,他只想我給他直接賺到100萬。在他們看來,純內容不會有直接產出,所以我寫的東西都直接服務於商業目的。

這是一個痛苦的轉變。但是好在,我勉強適應了。雖然公司管理混亂,對業務的認知也糟糕,可我還是從經理身上學到很多接地氣的東西。開發一條產品線之前,你要怎麼做市場調研和競品分析,簡單地說,你要怎麼實實在在地賺錢。

我發現自己很少和北京的朋友談論思想和文化了,至多會就着行業的東西聊一聊。我開始務實,果斷選擇轉行,開始做游戲加速器的運營工作。好在,游戲在成都發展很快,在全國前幾名。

要說成都戶口,並不像工作經驗一樣,能讓在成都的生活一通百通。和女朋友一起在成都落戶後,我們的婚期反而推遲了。

原因當然也怪不得別人。我是成都引進人才中最末的一等,簡單講就是研究生學歷的應屆畢業生。在住房方面,我們有相應的補貼政策,能夠以幾百塊錢的低價租到人才公寓。租滿5年,我們能以現在的價格把房子買下來。

這個政策對我來說十分有誘惑力。但是已有的人才公寓需要排隊搖號,在建的可能要等兩三年才能建成,等得我有些心灰意冷。前陣子新都區公布了一批人才公寓配租入住的名額,2月份整個區只有29人拎包入住,真正能享受到政策的人非常有限。我覺得這些人才公寓更像是政府的名片,只負責吸引人才,不負責容納所有人才。

結婚,還是等人才公寓政策?我倆都在糾結。唯一確定的事情是,我們的預算只夠負擔城北的房價,而我倆的工作都在南邊,將來我需要坐20站地鐵,花1個多小時上班。現在為了上班方便,我們還在南邊租房。

最終,我決定忘掉人才公寓的事情,抓緊買房。畢竟,再不買,搖號都搖不上了。

趙卓

男25歲投資公司顧問

‌‌“變‌‌‘貴’的城市,對我的吸引力正在慢慢消失。‌‌”

本科畢業還有3個月的時候,我就開始關注成都的房價了。當時,作為一個准金融從業者,我的首選是北京、上海和深圳。但是去北京和深圳分別考察了3個月之後,我完全放棄了在一線城市生活的打算。

太貴了。

2015年,我大四,去北京參加社會實踐。下了火車,同學帶我去喝了人生中最貴的一碗粥。那隻是北京街邊很普通的一家快餐粥鋪,我們點了兩碗粥,兩個素菜,花了80塊錢。這已經超出我的認知了,我從沒喝過10多塊錢的粥。

深圳的房子也是可望不可即。畢業之後,我選擇南下,到深圳找了一家私募企業做投資顧問。那份工作很適合我,但在考察了深圳的房價後,我意識到,即便再奮斗十年,我也可能買不起一套南山區中心的房子。

而同一時間,成都四環外的房價是5000塊錢一平米。去年7月,在成都放寬落戶政策的第一時間,我就在天府新區落了戶,同時辭掉了深圳剛剛轉正的工作。

退回成都,原因之一是房價夠得着,但我在成都買房沒有想象中那麼順利。房價很快隨着落戶政策開放而水漲船高,而房源幾乎秒沒。一個樓盤200套房子,8000人去搶。幾次搶房失敗後,我放棄了全款搶房,開始參加搖號。

今年3月,我終於搖到了自己想買的樓盤,誰知道麻煩才剛剛開始。因為政府限價,新房價格沒有太大上漲的空間,開發商紛紛開始推銷精裝房。精裝房簽兩份合同,一份是賣房合同,符合政府的限價政策。另一份是裝修合同,裡面寫的條款看了就讓人生氣:裝修的價格按照建築面積算,也就是說,那些公攤的面積,也要收取我們的錢來‌‌“精裝‌‌”。

精裝後的價格是110萬,每平米11600元,是我2015年關注房價時的兩倍還多。清水房不是沒有,只是很少有人能搖到。而精裝房的裝修效果,據之前的業主說,住進去沒拖幾次地,地板就鼓起來了。

我的房子要2020年才能交房,但我已經參加了兩次業主組織的行動,希望提早解決裝修質量差的問題。

我不敢退房。房價每天都在上漲,小區周邊的二手房售價已經接近2萬了。到今年4月份,成都大概已經吸引了17萬年輕人落戶,他們都有潛在的購房需求。我猜,房價只會上漲,不會回落。

房子已經買了,我會把成都當一個可以落腳的城市。但是不是要繼續在這個城市工作和生活,還要取決於工作的狀況。對於金融行業來說,成都本來就不是就業的首選,工資收入比北京和上海低了一倍。成都的房價上漲之後,這座城市也開始慢慢變‌‌“貴‌‌”了。它吸引我的地方,正在慢慢消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9-23 18:04 , Processed in 0.01173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