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22|回復: 1
收起左側

匹夫之怒——底層社會的互害模式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30 12:56: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二大爺





我們都學過《戰國策》裡面一個虛構的故事。

秦王滅魏,魏的屬國——小小的安陵危在旦夕。面對秦王的威脅,安陵君的使臣唐雎毫無畏懼,絕不退讓。秦王說,你知不知道天子之怒,伏屍百萬?唐雎反問,你知不知道布衣之怒?秦王說不就是呼天喊地,拿頭撞地嗎?

唐雎說,你說的是匹夫之怒。真正的布衣之怒,伏屍二人,天下弔孝,可能就在今天。秦王大為惶恐,馬上折服。

唐雎和荊軻一樣,是中國人在三觀最正的時代裡面,對於憤怒的價值的判斷。挑戰強權,反抗不公的憤怒,才有存在的意義。

很遺憾,今天我們可以隨時見到各種憤怒,卻大多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匹夫之怒。不管是躲在學校門口拿無法反抗的孩子出氣,還是開着叉車撞向素昧平生的路人,甚或拿着利刃在公交上肆意發泄……,血腥之外,全是可恥。

無論這些行兇的人有多少的冤屈,我都不會有絲毫的同情。因為強者抽刀,總是朝向更強者。只有那些最卑劣的懦夫、最陰暗的病人,才會把憤怒轉嫁於更弱者。這樣愚蠢的暴行和殘殺同胞的義和團一樣的可悲,它所代表的不是什麼絕望的反抗,而是奴隸的愚昧,螻蟻的殘忍。

這樣死不足惜的匹夫之怒,有個專用的名詞形容,叫做“底層互害”。當力量孱弱到無法傷害上面的階層的時候,同一階層的互害就成為憤怒唯一的出口。阿Q在外受了百般凌辱,無處發泄也不敢發泄,最終選擇吳媽的腳和尼姑的頭。因為他知道吳媽和尼姑無力反擊。這種“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層層向下的欺凌到了最底層,下無可下的時候,就會蛻變成赤裸裸的動物世界的相互傾軋。食物鏈頂端的獅子悠然自得,泥土之下的蟲子相互撕咬。

這樣的底層之惡,用一句“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恐怕難以解釋。當一個社會的大多數資源被少數人占據,階層的流動陷入固化的時候,底層社會就會因為資源的匱乏淪為叢林法則盛行的動物世界。

嚴格說來,中國人數百年來大部分時候都生活在這樣的動物世界。無論是行為還是思維。在長時間的專治傳統中,制度僵化、政治腐敗、倫理畸變層層疊加,造成了國民性的劣質化。在單向的,惡意侵害的社會環境中,越是底層,權益越容易受到侵害,卻又越無力反抗。就像一群關在籠子里的猴子,即便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只能靠爭奪彼此的口糧苟延殘喘。長期的圈養,既無逃出籠子的勇氣,也無打破籠子的力氣。猴子不會考慮人的價值,更不知道真正的苦主是誰。

如果這個猴群足夠大,悲劇一定足夠多。

在一個充滿戾氣的社會環境中,當只能選擇用恐怖主義行為來為個人尊嚴和價值做註解的時候,人群並不會比猴群好多少。不管你是這種社會中的哪一個環節,那麼外部環境逐漸失控的情況下,但凡陷入互害模式,無一倖免。在環環相扣的社會關系中,總有一個坑等着你。因為危如累卵的秩序之下,暴力就會成為最後的話語權。“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死法”,威脅的不可控,會對深陷其中的每一個人造成災難。哪怕你是食物鏈最頂層,有特供有警衛,一樣有拿着憲法被暴民斗死的可能。

社會學家孫立平先生曾經提出過一個概念:底層淪陷。它是整個社會淪陷的一部分,不過要比整個社會淪陷的速度更快,程度更深,因為底層沒有更多的資源來抵抗淪陷的過程。

我們常說“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套用一下也合適,那就是一個階層的失控,則所有階層都危險。底層社會的加速墮落,不僅僅代表着社會自我調節功能的喪失,訴求渠道的堵死,更是整個社會矛盾集中爆發的前兆,讓血淚鑄成金字塔有層層崩塌的可能。

我們並不畏懼這樣的崩塌。但是一定不能在互害模式中重建。要摒棄這樣的模式,首要問題不是加強防範或者引入信仰之類,而是建立起可以制約公權力,讓不同階層的人都能看到希望的社會制度。因為不能實現公平正義的制度,永遠是互害模式的溫床。

2018/6/29

點評

海!外直播 t.cn/RxmJTRS 禁聞視頻 t.cn/RJJZmvl 一個國家有三千所普通大學,學生大多自費;但卻有6000所黨校是花納稅人的錢辦學,學生全都用納稅人的錢上學!令人發指的是它們的畢業生犯罪率幾乎百分之百!   發表於 2018-6-30 20:41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