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233|回復: 1

“破虜湖”的二萬四千具中國軍人屍骸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6-30 13:00: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雨夜 於 2018-6-30 13:06 編輯

yimams 2018/6/30
    2018627日,也就是今天,國內主流傳媒、門戶網站紛紛轉載了一篇韓國《韓民族報》的關於韓國內呼籲歸還中國志願軍遺骸的報道。

ACK2018.jpg

    這篇報道主要內容有三:
    其一,韓國國防部軍事編撰研究所25日發表“美第9軍團指揮報告書”,聲稱在19515月的“破虜湖”戰斗中,2.4萬名中國人民志願軍陣亡後,被水葬在江原道“破虜湖”內。
    其二,當時屍體太多,天氣又炎熱,處理屍體最快捷的方法是扔到湖裡水葬。韓美聯合軍動用推土機等重裝備將散落在四處的中國軍人屍體推到破虜湖中。
    其三,韓國國內不少人主張要盡快挖掘“破虜湖”遭水葬的志願軍遺骸並歸還中國。韓中國際友好聯絡和平促進會聯合主席許章煥呼籲,“早日設立慰靈碑,才是宣告冷戰時代徹底結束的標志”。
   很多現實與網絡聯系的朋友和我聯系,提出最多的問題是:
    你知道“破虜湖”的戰事嗎?怎麼找不到一記載?會不會是韓國人起鬨?
    其實,因為連環球也登載這一消息,事實上也就證明了這一戰事走入2018年,似乎也不再隱蔽了。其實,朝鮮戰爭中的第三、第四、第五次戰役,江原道都是戰場。
    戰事,尤其以第四、第五次戰役最為慘烈。
    長期以來,人們對朝鮮戰爭有一個普遍的認識,即朝鮮戰爭中,美軍依靠雄厚實力勉強抵擋了志願軍攻勢。至於韓國軍隊,不提也罷。
    實際上,整個朝鮮戰爭之中,志願軍交戰最多的部隊還真不是美軍或者聯合國軍,而是韓國軍隊。
    195010月志願軍出朝初戰的第一次戰役,到最後一次大規模戰役金城突擊作戰,志願軍與韓國軍隊激戰無數。
    志願軍對韓國軍隊作戰最大的榮耀,便是樣板戲《奇襲白虎團》里那樣,奇襲了韓軍首都師“白虎團”團部,繳獲該團“白虎團期”。
    整個朝鮮戰爭中,有記載認為志願軍共消滅南朝鮮軍713500多人。不過,按照當時韓國人口數和軍隊數,如果這一數字真實成立,那麼,第五次戰役之後,韓軍要維持一支50萬上下的軍隊,幾乎沒有可能。
    目前,比較真實的韓軍傷亡數字來源有三:
    其一,美國朝鮮戰爭紀念碑計算聯合國軍共死亡628833人,模糊推算韓軍死亡人數應該在57萬人以上。作為紀念碑,這一數字必然也包括了韓國捲入戰事而喪生的非武裝人員。是以,這一數字只能借鑒。
    其二,美聯社在1953年對朝鮮戰爭報道認為韓軍死亡415004人。這一數字也包括韓國捲入戰事而喪生的非武裝人員。
    其三,韓國國防部戰史編寫委員會出版《韓國戰爭史》說明死亡人數22.78萬人。這一數字同樣也包括韓國捲入戰事而喪生的非武裝人員,然而縮水數十萬。   
    鑒於韓國在上次世界盃的“卓越”表現,以及近乎病態的民族榮譽感,這一數據也僅具參考價值。
    此外,歐美一些研究朝鮮戰爭的戰史專家們普遍認為,因為美軍的後勤、醫療等保障,使得韓軍於負傷後得到較好的救護,繼而,戰傷導致的死亡率大大降低。
    就純粹的作戰戰損評估,他們普遍認為朝鮮戰爭參戰韓軍軍人死亡人數大致在4萬餘人到10萬人左右。這一數字也很模糊,同樣也只具有參考價值。
    歷來,志願軍與韓軍作戰的戰損數字,都沒有稍微權威的數字證實,就此,也給了不同的人以自己立場演繹、想象朝鮮戰爭的空間。
    事實上,朝鮮戰爭最後出現的戰略性三八線停火的結果,很大程度上源自蘇俄、中國與美國等政略博弈而非純粹的軍事。
    在一場狹長的戰場上打一場為大國之間的政治、外交服務的戰爭,空談任何那支軍隊在戰略上吊打那支軍隊的結論,其實,都比較荒唐。
    當時韓軍在美軍軍援和戰場火力支援下,作為聯合國軍主力,經歷一年多實戰而沒有師建制被殲滅,客觀而言,韓軍當然是志願軍和朝軍的主要對手。
    參考國內主流傳媒、門戶網站轉載韓國《韓民族報》的關於韓國內呼籲歸還中國志願軍遺骸的報道——位於三八線中段靠東,便是當年朝鮮戰爭第五次戰役最後階段的主戰場。
    在這一戰區,聯合國軍地面部隊主力,正是韓軍第6師團,美軍陸戰1師大致1團戰術單位,美軍第23師的大致1個團。
    第五次戰役前夕,志願軍大批後續部隊源源入朝。當時,志願軍主力超過90萬,朝軍優先獲得蘇俄武裝,重新投入戰場兵力也超過40萬。此外,還有百萬大軍正在准備援朝。
    然而,機械化戰爭並不是單純比較人數。尤其在戰場狹長的朝鮮半島,人數在多,在戰略上進行戰役布勢,換誰也無法迴避添油的尷尬。
    可是,很多志願軍指揮官都忽視着這樣的尷尬。第3兵團司令王近山入朝即輕言:他們有多少兵?加上李承晚的偽軍,還抵不上咱的一個軍區,不夠咱一個淮海戰役打的!
可惜,朝鮮戰爭真不是淮海戰場。如王近山這樣重要的指揮官輕狂,其危害之巨大,確實是歷史留給我軍的教訓。
    當時,志願軍新組建了大批的工兵、高射炮、空軍等等特種兵,基本換裝蘇式裝備。軍有最先進的喀秋莎火箭炮營,各師也都成立了炮兵團、高炮營。各團配屬了無後坐力炮連、高射機槍連和120毫米迫擊炮連。
    戰前,志願軍擁有各種火炮已增至6000余門——再加上前期入朝部隊為打消新入朝部隊的“恐美”情緒,在介紹美軍情況,多用一戳即破的說法。   
    至此,不僅是兵團司令,整個入朝部隊都在相信:從北到南,一推就完!
    然而,第五次戰役打響之後,戰爭進程卻不如人意——志願軍理論上的強大地面火力,受制於聯合國軍陸海空壓制,受制於後勤保障的乏力,終於,於最初的氣勢如虹,轉為防守退卻。
    空中火力壓制和後勤,是機械化戰爭的命門。沒有這兩項保障,任何陸軍想要變成強大的陸軍,都是奢談。   
    當時,李奇微赴東京接任麥克阿瑟職務,范弗里特接掌第8集團軍前敵指揮。
    第五次戰役爆發,范弗里特接受記者采訪,並在日本於421日《朝日新聞》頭版,登出通欄大標題《歡迎共軍進攻》。
    范弗里特之所以當年對志願軍攻勢顯得胸有成竹,無外乎就是美軍在海陸空火力壓制和後勤保障上處於絕對的優勢——繼長津湖戰事之後,橡樹朝鮮戰爭系列寫到第一次戰役。之後撰寫朝鮮戰爭系列,將詳細介紹第五次戰役。
    第五次戰役打得同樣慘烈。戰事最激烈時,楊得志發電報督戰第64軍:    我軍主力已停於江南狹小背水地區,如不堅決攻擊等於死亡。
    64軍各師如不猛插進到目的地完成戰役任務,會遭到革命紀律的制裁。
    朝鮮戰爭之後,我軍研究這一戰事認為,這是志願軍戰史上的一次重大教訓。
    第五次戰役進行到5月下旬,彭德懷以楊得志部牽制美軍主力,調整志願軍主攻東線的韓軍防線。
    在長津湖戰役之後恢復元氣的宋時輪兵團配合朝軍主力猛攻東線——這次攻擊使得韓軍第34個師全盤崩潰。
    為此,范弗里特勃然大怒,撤掉了南朝鮮第3軍番號,令限期解散——韓軍其他部隊由此開始頑強作戰,試圖洗去這一奇恥大辱。   
    然而,宋時輪還是再次重蹈長津湖覆轍。
    求功心切,該兵團多部向前穿插,戰線過長導致與後勤完全脫節。幾乎就在勉力彈盡糧絕之時,宋時輪發現在華川水庫附近龍門山和華川地區是韓軍防線,便再度發起攻勢。長津湖激戰的場面再次上演。
    在美軍重炮和戰機火力直接支援下,韓軍第6師憑借山地地形擺開陣勢,也頂住了宋時輪兵團第20軍等部隊發起的多次步兵沖鋒。無疑,在地形復雜,敵軍以逸待勞態勢下,補充不少新兵的第9兵團的步兵沖鋒再次遭遇重大挫折。
    這一戰,華川水庫水面變成粉紅,本來士氣低迷的韓軍為之一振。就此,韓國李承晚總統給華川水庫命名為“破虜湖”,以表示慶賀和紀念。就此,韓軍戰史也把這次作戰,稱為破虜湖大捷。   
    東線攻勢遭遇挫折,志願軍第五次戰役也就再無堅持必要。在撤退階段,後勤斷檔和美軍火力壓制,就此加劇了志願軍的困難。
    缺糧時候,志願軍軍、師部隊長都處於斷糧。第63軍軍長傅崇碧也靠路上撿來炒黃豆咀嚼果腹。大批官兵因為飢餓採摘草根、樹皮等就食,多有發生中毒死亡。這些非戰時死亡的志願軍官兵,不少死於江原道附近。
    522日,美軍以美軍騎1師第7團突擊隊、美軍第25師德爾溫裝甲支隊、美第10軍牛曼尖兵特遣隊組成重裝甲穿插特遣隊,一反往常,插入正在撤退的志願軍後方縱深。隨後,便是韓軍為主的13個師正面推進、尾追。
    當時,美軍組織快速作戰部隊穿插到宋時輪的27軍、12軍背後,正面推進也突破第60軍防線。
    在中線王近山兵團和東線宋時輪兵團的聯系被徹底切斷後,這位口稱不夠咱一個淮海戰役打的的王近山司令,心急火燎,於撤退中電台車被炸毀,整個第3兵團陷入空前的大混亂。
    可嘆,名將王近山。可嘆,第3兵團那些志願軍官兵。隨後,為挽回全面混亂戰局,彭德懷親自下令第63軍:就是把63軍打光,也要再堅守鐵原15天!
    鐵原阻擊戰,部分戰場即在華川水庫附近。第63軍在正面20多公里戰線,憑借山地與韓軍、美軍正面部隊抵抗、周旋,擋住了美韓軍4個主力師10天的猛攻。戰後,很多國內報告文學記載,該軍傷亡,大致2萬左右。
    寫到這里,再看這一新聞,心裡感觸萬端——可能太習慣傳統的理念而太習慣志願軍戰無不勝,致使現在各路粉紅,並不太願意接受2.4萬名中國人民志願軍遺骸這一現實。
    我寫抗戰戰史,以“中國事變”替代了當年日本稱呼、記載的“支那事變”。兩者詞義一致,區別只是中文和日文的使用習慣。作為中國人,我肯定不習慣一些帶有惡意、貶義的外來詞匯。
破虜湖,這個詞匯,在第五次戰役後的67年的六月,出現在今天的各大主流媒體上——因為無知,因為無視,大大小小的粉紅們對侮辱性的“破虜湖”的一詞,當然也視不會注意。沉在華川水庫水底下的2.4萬名中國人民志願軍遺骸,大多屬於出身農家、平民的子弟。誰還會惦記清涼的湖底的亡魂?

0ff889ce.jpg

跟帖評論:
這比前幾天的民航改名事件嚴重多了。
鍋假雞米,馬上封貼!
美朝簽署了和平協議,沒至冤軍什麼事。這個機構沒了,政府又與他們無關
活的都顧不過來,哪裡去有心思問死的?
韓國死亡70多萬,如果是真的,應該大部分是在聯合國軍進攻之前被金日成的部隊趕下海里喂魚。沒志願軍什麼事。
破虜湖,這個名字取的好!驅逐韃虜,光復華夏!
江原道“破虜湖”,是宣傳部門的空白。但老兵會有很多照片或記憶。容我查找照片來證實吧。畢竟一圖最有說服力。
警惕啊,以善的名義,助紂為虐!
那群炮灰大部分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被人一忽悠就去拚命了。
先給你兩畝地,再讓你保衛勝利果實。就算你大難不死,回來後果實已經被充公!
捎帶你自巳幾代人掙下的地牛農具也姓公了!今天,連祖傳下來的宅基地大概也得姓公!
在下以為,這是韓國故意丟天草面子,我們不收不收就不收,愛咋咋地!
那個跟小姨子有一腿的王近山當時非常厲害。後來就不行了。打游擊出生的草寇將軍能勝得過經過二戰洗禮、具有現代戰爭作戰經驗的美國將軍?  
你懂啥?韓戰是為了把前國民黨的投降以及立場分子消耗掉,這些人大都有前民國就職經歷。
究竟投入了多少兵力,主旋律一直沒透露。俺們這兒,西南地區,地富反壞子弟,俘虜的土匪都送上前線,什麼政審,階級路線全都不要了。即便抗戰八年,徵兵力度也沒有那樣大。二萬四千人,絕對值不小,但所佔兵員的百分比,就是一個很小的數字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3 09:2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