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32|回復: 1
收起左側

被遵義警方抓捕的礦工們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7-1 07:39: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丁捷馬丹萌趙今朝




貴州航天醫院三位塵肺病診斷醫生被抓事件的前因開始浮出水面。據多位相關人向記者證實,最初舉報醫生與患者有‌‌“利益關系‌‌”的企業為遵義市綏陽縣梘壩鎮陸台村福來煤礦。

該煤礦於2016年有數十名礦工被貴州航天醫院(下稱貴航醫院)診斷為患有塵肺病,但截至目前,部分礦工社保賠償仍一分未得;同時,有多名礦工向記者表示,他們曾在醫生被逮捕時間段,也因捲入涉嫌詐騙社保金案件而陸續被抓,並遭到綏陽縣警方的毆打、逼供。就在塵肺病醫生被抓事件被公之於眾之前的一個月,一名曾被警方抓捕的礦工病死。該礦工曾經遭到折磨,至死都認為自己冤枉。

當時,貴航醫院是遵義市唯一一所有資質且實際開展塵肺病診斷的醫院。但在三名醫生被帶走之後,其職業病診斷和體檢業務被先後取消。據記者了解,當地塵肺病患者若要進行診斷鑒定,現在都要去貴陽。而被抓醫生黃亨平的家屬告訴記者,醫生在被羈押7個月取保候審回到家中後,精神狀態極差,不願與人溝通。

涉事煤礦曾陷多起工傷保險糾紛

福來煤礦法人為陳碎明。煤礦位於綏陽縣縣城西北約4公里的梘壩鎮陸台村,區內地勢起伏較大,煤礦資源豐富,老窯遍布煤層露頭。前身為小煤礦的福來煤礦,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有多位礦工在此從事地下採煤作業。2015年企業年報顯示,該煤礦從業人數為231人,登記生產能力年產9萬噸。資產總額為4788.6萬元,虧損146.3萬元。

但對於煤礦虧損這一說法,多位礦工不予認同。據福來煤礦一位負責安全檢查的礦工透露,每產一噸煤工人們能掙30元,而礦場賣出後,價格可達到600元一噸。除去水電、勞務費等,礦場至少可掙500元的利潤。‌‌“2013年是礦場效益最好的時候,年產量可達18萬噸,按此來算,利潤可近億元,‌‌”他說。

據工商信息顯示,福來煤礦涉及13起法律訴訟,其中12起案由為工傷保險待遇糾紛,煤礦還存在多條行政處罰記錄。12起訴訟中,原告毫無例外地均被診斷為塵肺病患者。2015年12月,福來煤礦與多位礦工終止勞動關系協議,其給出的理由為‌‌“企業改制‌‌”,之後煤礦關閉。

在煤礦被關閉的現場,記者發現,洞門入口已被封死。一條夾雜泥土和煤渣的河水從煤礦入口處流出,煤炭上散落着礦工們曾用過的安全帽和手套。洞口附近排布的小平房曾為會議室,牆上貼着‌‌“為了你的身體健康,請配置好防塵口罩‌‌”等標語。但據曾在此工作過的人員告訴記者,福來煤礦是在2008年才向礦工發放一次性口罩的,每人每月僅發放三個。

糾紛緣起

52歲的任雲凱為曾與福來煤礦發生社保金爭議的礦工之一,他是綏陽縣梘壩鎮中塘村人,現已病死。

2009年4月,任雲凱來到梘壩鎮陸台村福來煤礦從事井下採煤工作。2014年10月,任雲凱前往貴州省第三人民醫院(貴州省職業病防治院)進行職業健康檢查。體檢報告結果是暫不宜從事粉塵作業。

他在貴航醫院拍完三次高千伏胸片,這是用於檢出、診斷塵肺病最主要的依據。2015年5月18日,任雲凱再次來到貴航醫院做職業病診斷,診斷醫師簽名顯示為黃亨平、張曉波、董有睿,即此前被羈押超過7個月的醫生。

根據《職業病診斷證明書》,任雲凱患的是塵肺病一期。根據《工傷保險條例》,一旦勞動者確診職業病,包括塵肺病,可進行工傷認定和勞動等級鑒定,並申請相應賠償。

2015年9月16日,任雲凱來到遵義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被鑒定為傷殘七級,並被認定為工傷。按照前述《條例》規定,任雲凱理應享受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獲得13個月本人工資。而實際情況是,他當時一分未得。

任雲凱的維權軌跡和福來煤礦其他礦工基本一致。10月,礦工們要求福來煤礦按國家規定給以合理的經濟補償。根據礦工們所提供的《民事訴訟書》所述,當年11月,福來煤礦派員出面,將工傷保險傷殘待遇、一次性醫療補助金和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等個人信息錄入上報縣市社保局。遵義市社保局經審核後,將待遇數額下撥綏陽縣社保局,後者將錢打入福來煤礦的賬戶。

但據礦工們敘述,這筆款項並未匯入他們的戶頭,而是被福來煤礦‌‌“扣下‌‌”。數位礦工向記者表示,‌‌“至今沒拿到一分錢‌‌”。工友及律師為此跑遍綏陽縣勞動局、安監局、信訪辦等各相關單位,‌‌“我從桐梓(縣)到綏陽(縣)多次往返跑,70多公里,去行政機關了解情況,主張權利,歷經仲裁、法院一審、二審。‌‌”6名礦工的代理律師、桐梓縣貴遵律師事務所的屠金偉說。

推翻診斷

賠償還在申請中。2016年6月13日,在任雲凱工傷認定完9個月後,一紙蓋有遵義市職業病鑒定委員會公章的《職業病鑒定書》發到任雲凱手中,其對任雲凱當初的診斷結果提出異議。

鑒定結論顯示,任雲凱於5月18日在貴航醫院拍攝的胸片為3級胸片,即質量較差,不能用於鑒定,需重新攝片。同時,其子任華均接到電話被告知,父親此前在貴航醫院所做的鑒定有誤,診斷結果為無塵肺病。

就在同一天,多名礦工都收到了推翻此前塵肺病診斷的《職業病鑒定書》。任雲凱的弟弟任雲慶於2015年12月被貴航醫院診斷為煤工塵肺一期,之後先後被遵義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遵義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認定為工傷,傷殘等級七級。但在2016年6月13日,任雲慶也被鑒定為‌‌“無塵肺‌‌”。

根據礦工手中拿到的《職業病鑒定受理通知書》,2016年5月,福來煤礦共對包括任雲凱、任雲慶、陳世界在內的40名礦工的塵肺病鑒定結果提出異議,其向遵義市職業病鑒定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職業病予以重新鑒定。根據多位礦工所提供的新的《鑒定表》,這份僅蓋有遵義市職業病鑒定委員公章的鑒定結果,全部在6月13日發出。

6月14日,55歲的陳仕平正在遵義市第一人民醫院做勞動能力傷殘鑒定,在等待結果的過程中,他接到了福來煤礦負責工傷賠償的羅燕青的電話,羅燕青稱,不用再做傷殘鑒定了,新的職業病診斷結果顯示,他沒有塵肺病。

陳仕平質疑,這份鑒定書蓋章日期為自己進行勞動能力傷殘鑒定的前一天,真實性令人疑惑。陳仕平曾帶着兩份診斷結果來到當地人社局說法,但人社局稱重新鑒定的結果為無塵肺病,‌‌“我問為什麼有醫生簽名的不認,他們指着沒簽名的這張說,我們這個單位只認這個。‌‌”

侯光洪律師代理了福來煤礦礦工任雲慶等6人的案子。他向記者表示,遵義市職業病鑒定委員會所出具的無塵肺的意見,可能並未通過鑒定,‌‌“莫名其妙的無塵肺的意見,我們不服,後來讓工人進行省級重新鑒定,基本都是有塵肺的。‌‌”

陳仕平告訴記者,如果他想證明自己確實患病,就需要重新再花9000元做一次鑒定,但他已無力再支付。此外,由於在貴航醫院自費所做的的鑒定材料大部分都被扣留,他並不確定新的診斷證明是否能夠拿到。

賠款縮水

轉機出現在2016年1月13日,在礦工們多次要求下,福來煤礦同意與任雲凱等19人進行工傷處理協議。《承諾書》中寫道,2016年3月1日,福來煤礦向綏陽縣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先支付工傷保險賠付金每人3萬元;余額待仲裁結果出來一個月處理兌付;福來煤礦在現場向綏陽縣安監局做出承諾,三月內全部兌付給任雲凱,如果不兌現,由安監局停止一切生產經營活動。

根據綏陽縣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發布的仲裁調解書,2016年6月20日,福來煤礦將工傷保險待遇全部付給任雲凱等19人,由於礦工情況各異,所拿到的社保金不同,但據侯光洪透露,算下來人均約能拿到10萬元社保金。按此標准,19名礦工的社保賠償金近200萬。其中,任雲凱獲得賠償金13萬元。但相當一部分礦工並未拿到賠償,或只部分拿到賠償,賠償金的發放混亂無序。

‌‌“當時礦場說,工人太多,現在沒辦法一次性拿出200多萬的社保金。只能先給礦工每人賠償3萬,之後的社保金再補齊。‌‌”任雲凱的兒子任華均告訴記者。

今年51歲的礦工陳世界也是當時參與維權的礦工之一。記者27日從陳世界等人處看到一份其當時與福來煤礦所簽的‌‌“終止勞動關系協議‌‌”,這筆錢的名目被列為‌‌“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養老保險補繳費用及離職檢查認定職業病企業賠償部分‌‌”。協議稱該筆費用由福來煤礦一次性支付,於2017年9月13日前將3萬元全部現金付清。

陳世界告訴記者,自己不識字,只會寫名字,‌‌“他們讓簽什麼就簽什麼‌‌”。

牢獄之災

‌‌“有幸‌‌”拿到賠償金的任雲凱原以為事情已經了結。但在領到社保金不到一個月後,卻遭遇了一場牢獄之災。

2016年7月20日,四個便衣警察開車闖入了梘壩鎮中塘村,在村口,他們四處詢問任雲凱的住址。任華均上前詢問其身份,卻被拒絕告知。

他向記者回憶,四名公安人員到家後,亮明身份,將正在家中煮麵的任雲凱帶走,稱能帶其去吃更好的。

但令任華均沒想到的是,其父親被帶到警察局後,遭到了毆打和逼供。事後,任雲凱向家人回憶稱,警方不斷盤問他,是否有在職業病鑒定書中作假,是否試圖賄賂醫生,是否有涉嫌詐騙社保資金。在任雲凱均予以否定時,警察用手銬拚命按壓他的左手,並用工作牌抽打他耳光。‌‌“我是一個農民,農活那麼忙,哪有時間去賄賂別人,再說我誰也不認識,怎麼作假?‌‌”任雲凱曾對家人哭訴。

關押近一個月後,2016年8月11日,任雲凱被取保候審。兩天後,公安局對任雲凱重新進行了職業病鑒定,鑒定意見仍為職業性煤工塵肺一期。

據任華均回憶,回到家的任雲凱處於精神失常狀態。失去勞動能力的他,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體重從120斤下降到90多斤,且一談到塵肺病,常常自言自語並忍不住掉淚,他想不通為什麼自己得了病卻還要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礦場吞了很多社保金,實際上是他們在詐騙國家的錢,不是我爸爸。‌‌”任華均告訴記者。

2018年5月,任雲凱病死在家中。任華均說,去世前,他的左手已全部脫皮,傷痕累累。

同樣被關押的還有任雲慶。2016年7月23日,他收到了福來煤礦的3.8萬的和解費,在等待社保金發放過程中,三名便衣警察將任雲慶從家中帶走,隨後他遭到了全身毆打。‌‌“用裝滿水的礦泉水瓶不停地打我的頭、背、腿,還用腳踹,嘴裡都是血。‌‌”在任雲慶的家中,記者察看了他的背部、胳膊,時隔兩年,部分傷痕仍未完全消除。

據任雲慶回憶,一位自稱遵義市刑偵大隊的工作人員逼問他,是否和貴航醫院聯合造假,你們找的哪個醫生行賄?在任雲慶屢次否定後,他曾被連續關押兩天兩夜,期間不能睡覺、沒有水喝。

2016年9月16日,綏陽縣公安部門指派有關人員,對任雲慶重新進行了職業病鑒定,鑒定意見為無塵肺。而這張鑒定表,任雲慶至今也沒見蹤跡。

兩天後,全身傷痕的任雲慶被釋放。臨走前,他被公安人員警告:如果你再敢去上訪,後果會更嚴重。‌‌“明明是福來企業扣留了社保金,卻反過來說,我們是詐騙犯,這不是賊喊捉賊嗎?‌‌”任雲慶說。

兩年過去了,被捲入‌‌“社保詐騙案‌‌”的任雲慶,至今沒有拿到任何社保賠償,‌‌“綏陽縣社保局就是以他們涉嫌刑事案件為由拒絕賠付。‌‌”任雲慶的代理律師侯光洪說。

在福來煤礦,像任雲慶這樣並未獲得任何社保金的礦工至少還有10個。

就在幾天前,任雲慶收到綏陽縣安監局的消息,如果要拿到社保金,需要和福來煤礦的相關人員一同前往貴陽市指定醫院重新鑒定塵肺病,5000元的鑒定費需要自費。

但任雲慶已無力支付,‌‌“貴州航天醫院(當時)是安監局指定的醫院,鑒定結果不被認,現在還讓我們去貴陽,‌‌”任雲慶對拿到這筆社保金已經不再抱有過多希望,最重要的是讓政府部門還自己一個公道。

點評

海!外直播 t.cn/RxBC0cw 禁聞視頻 t.cn/Rxl1r5S 這台灣的蔡英文把執政黨趕下台在趙國是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行為,看來全國媒體都要對台灣大選和蔡英文要好好批判一番...呵呵   發表於 2018-7-2 05:34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