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93|回復: 0
收起左側

世界器官移植大會上 最新報告佐證中共殺人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7-7 06:39: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17年10月,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韓國一家電視台派出調查記者團隊,通過隱藏的攝影機對這家中國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進行實地調查。



之後,韓國這家電視台播出一部紀錄片。紀錄片中,飛抵中國的外國病患在這家醫院附近的酒店等待,數日或數周內即可獲得器官。如果支付一項“特別的捐款”,他們將得到“緊急器官”。韓國記者發現,天津器官移植中心的手術室全天候使用。雖然中共聲稱,2016年以來沒有向任何外國病患提供移植手術,但是,這家醫院的國際器官移植部門的護士告訴記者,在其問詢的前一天,他們完成了8例移植手術。除了將外國病患安置在附近的酒店,天津器官移植中心還擁有500張移植床位。這些調查結果意味着,天津器官移植中心每年進行數千例器官移植手術,並且是按患者要求,提供“按需器官”。

西班牙馬德里。2018年6月30日至7月5日,兩年一度的世界器官移植大會在這里召開。7月2日,“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 COHRC)在大會期間舉行新聞會,發布一份最新報告。報告顯示,中共繼續殺人做器官移植;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中國的“器官移植旅遊”繼續,中共醫院仍向外國患者提供器官移植手術。



“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最新報告(網絡截圖)

報告還表示,雖然中共聲稱2015年起完全轉換到自願捐獻器官系統,但這只是個謊言,因為其捐獻系統所能提供的器官遠遠低於實際移植手術量。
中共匆匆建立的器官自願捐獻系統能支撐移植數量嗎?

中共稱,每年進行1萬至1萬5,000例器官移植手術。

然而,COHRC研究發現,將中國每個地區報告的器官捐贈數量(主要來自未登記的重症監護病房的捐贈者)的總和,也遠遠低於15,000例移植的官方數字。

2015年,中共宣稱停止使用死囚器官,轉向所謂的“道德”的自願捐獻系統來獲取器官。

“這一系統在一兩年內獲得完全過渡是不合理的。”“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最新報告的聯合作者們表示,“其它國家需要數十年才能建立的捐獻系統的過程,中共宣稱在幾年之內就達到了:公民死後捐獻器官占器官來源總量的比例,從2013年的23%增加到2014年的80%,到2015年1月再增至100%。”

陸媒報導,中國器官捐獻自2010年3月試點,2013年3月在全國“鋪開”。截至2017年底,中共官方稱,自願捐贈器官登記人數為373,536人。

“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表示,基於美國的自願捐贈器官登記人和實際捐贈人之間的比例,中國37萬3,000位器官捐贈登記人實際僅會產生29位實際捐贈人。

根據國際特赦的數據,中共每年處死的死刑犯數量在全球最多,達數千名,由於相關信息的不透明,實際數字可能會更高。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被處死的死刑犯的人數逐漸減少。

參加了7月2日馬德里新聞發布會的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曾表示,綜合包括器官配型在內的很多不確定因素,“所以,如果你每年要有1萬個器官的話(用於器官移植手術),你需要10萬名死刑犯;如果你每年要10萬個器官,每年需要有100萬犯人判處死刑。這在中國不會這樣。”

“我認為中國的死刑犯人數在2000-6000人之間。我的意思是,中國死刑犯每年不可能是100萬或者10萬人。”

既然死囚器官也掩蓋不了中共器官移植的蘑菇雲,那麼,中共用於移植的器官來自哪裡呢?

器官何來

由於自願捐獻器官數量不能滿足中國的實際器官移植手術量,專家們承認近年來中國刑事處決已經減少,大多數器官一定另有來源。

“器官的主要來源是良心犯,最主要的是法輪功學員,也包括維吾爾人、藏人和基督徒。”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7月2日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中國共產黨、國家機構、衛生系統、醫院和器官移植專業人士,是強摘良心犯器官的共犯。”



7月2日,加拿大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參加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COHRC提供)

中共器官移植“大使”、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也抵達馬德里參加第27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連續幾天,黃潔夫在大會上為中共的器官捐獻和移植系統塗脂抹粉。

2015年,黃潔夫擔任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主席,洗白其統計數據。

COHRC的David Li表示,黃潔夫公開參與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運動。2001年2月1日,黃潔夫夫接受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采訪時說:“反對法輪功是一場嚴肅的政治斗爭,對一小撮的反動骨幹決不能心慈手軟。”

而在黃潔夫在媒體上公開中傷誹謗法輪功的前一周,也就是2001年1月23日,中共央視制播了嫁禍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偽案。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身心修煉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祛病健身效果神奇。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以法輪功修煉人數多於共產黨員人數等為理由,下令鎮壓。按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至1999年,修煉者人數至少達到7,000萬人。

在迫害法輪功政策難以為繼之際,江澤民等人2001年特別策劃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以煽動億萬中國民眾的仇恨 。2018年6月2日,海外明慧網一篇中國投稿文章透露, 天安門“自焚”案的前幾天,大陸縣以上的公安局長都被召集進京開會,並在“自焚”案發生的當天,收到緊急通知前往天安門;他們親眼目睹了“自焚”這場戲。

十多年來,國際社會一直譴責“天安門自焚案”,認為這是中共栽贓嫁禍法輪功的騙局。2001年8月14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

David Li也是這份最新報告的聯合作者,他在新聞發布會上向參加世界器官移植大會的器官移植專業人員和媒體表示,江澤民下令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 COHRC)最新報告的聯合作者之一David Li。(COHRC提供)

2014年9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對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進行電話調查。

白書忠在這份電話錄音中說:“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有一個批示的話就是說,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 因為當時江主席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按需”活摘器官

“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的這份最新報告,引用了《鳳凰周刊》2013年的一篇報導,報導說,“國際醫學專家根據大陸器官市場的奇異現象分析,認為大陸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體器官庫——事先驗好血型和做好相關資料檔案的活體器官供應者在市場上獲得器官”需求之後,這些活體器官供應者就被送入“醫院”(屠宰場)……”

德國美因茨約翰內斯‧古騰堡大學醫療中心的教授Huige Li在7月2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大陸的器官移植手術高效得令人不可思議,比如:

2005年,一位以色列人提前兩周預約到中國做心臟移植;

2006年,一家醫院同時做5台肝移植和6台腎移植手術;

2013年,一家醫院在一個下午同時做4台心臟移植手術;

2016年10月,一家醫院同時做16台移植手術(其中,10台手術是心、肝、腎移植,6台是眼角膜移植)。

2004年,國際移植(中國)網路支援中心網頁顯示,“在中國開展的是活體腎移植,與各位在日本的醫院及透析中心聽說的屍體腎臟移植完全不同。”

2009年,《天津醫學雜志》發表了一項研究,分析了2004年至2008年間在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進行的1,600次摘取肝臟手術。

在這1600例手術中,大多數肝臟來自年輕健康男性,平均年齡為34.5歲。在這項研究基礎上,該中心主任沈中陽創建了一種從“無心跳屍體”上摘取肝臟的外科手術方法,該方法可將“熱缺血”時間保持在5分鍾或更短時間內。

最新報告的聯合作者們表示:鑒於中國在2010年以前,沒有器官捐贈系統,這意味着活人因為這種類型被摘取器官的手術而被殺害,成為了“無心跳屍體”。

僅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使用的肝臟數量就超過了全中國公民器官捐獻的數量。2003年至2009年8月,中國大陸僅130人在死後捐獻了器官,這相當於每年只有少於30名的自願器官捐獻人。

死囚犯也無法提供足夠的器官來進行這些移植手術。在13億人口中,中國死刑處決的最高估計是每年10,000人。

按比例計算,天津市1200萬人口每年被處決的死囚人數少於100人。2004年至2008年5年內不到500人。這一人群的活肝數量遠遠不足以提供1,600例肝臟移植手術。
奇怪的遺體、火化、失蹤和驗血

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業“起飛”的分水嶺,也是從2000年起,中國大地上出現了一具具奇怪的屍體。屍體上有許多傷痕,一道大縫線橫過烏紫色塌陷的胸腹。打開縫線,胸腔里卻是空的。

很多普通的火葬場如臨大敵,布滿了警車、警察。那些等待火葬的遺體,親人無法上前告別或仔細查看,就被警察匆匆拉走、火化。

也有的遺體被現場解剖,器官被掏空,冒着騰騰熱氣。

還有很多人離奇失蹤。一年一年過去,親人焦心地等待他們的消息,卻渺無音訊。

這些遺體和失蹤者絕大多數是法輪功學員。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David Kilgour以及獨立調查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man)在2016年聯合發布一份超過680頁的中共強摘器官調查報告,同樣證實了法輪功學員是中國最主要的移植器官來源。

葛特曼表示,他在采訪不同的人時無意間發現,很多法輪功學員都有被弄去做抽血化驗的經歷,而這些人是在談論他們受到虐待等事情時提到這一點的。這讓他感到脊背發涼,因為他意識到,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而這些人卻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明慧網報導了大量發生在全中國的警察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抽血事件:

2018年5月30日,山東青島。北京延慶法輪功學員時應吉,去青島出差途中被綁架。他單位的經理、司機、他母親、聘請的律師等,5月31日趕往青島。一行5人被派出所盤查,采血。

2018年4月25日,河北張家口。懷來縣存瑞鎮頭二營村法輪功學員劉永榮,從地里幹活剛到家,准備做飯,突然闖入家中十幾人,將其綁架到存瑞鎮派出所,強制抽血、採集指紋。

2017年11月初,貴州貴陽市。4個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左應芬采血未遂,就強行采其唾液。警察說,不採血,他們就沒了飯碗。

2017年10月,山東省臨沂市。七八個警察翻牆入門,闖進法輪功學員李克梅家中,將她按住強行抽血。因其反抗,手上被扎滿了針眼。

2015年7月9日,浙江湖州市。龍溪派出所警察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楊新昌的家,非法抄走了筆記本電腦和手機等個人物品,並將楊新昌綁架到派出所,對其強制采血。

2014年9月3日,遼寧丹東市。六道溝派出所警察許軍到法輪功學員魏麗明家說:“上面要對法輪功人採集血樣、測血型和DNA、按手印,整理檔案用。” 魏麗明所在派出所聽警察說,這是第一批,以後都要做。還說以後身份證都有血型、DNA。

⋯⋯

這樣的案例在明慧網上不勝枚舉;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在發生。

19年來,多少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被活摘器官?
中國每年多少器官移植手術?

盡管缺乏器官捐贈系統,2000年後,中國在幾年之內成為世界上開展器官移植手術最多的國家。



“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 COHRC)執行主任、最新報告聯合作者Grace Yin(講台發言人左)和聯合作者Huige Li(右)。(COHRC提供)

COHRC執行主任Grace Yin表示,“中共官方每年1萬—1.5萬例的移植手術量被明顯低估,僅數家醫院就超過這一數字。”

以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為例:

2003年,器官移植床位為500張;

自2006年以來,移植床位增加至500—700張;

2009年,移植床位的利用率為90%;2013年,這一數字增至131%。

以500張床位、100%的床位利用率和平均移植手術住院時間3—4周來計算的話,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每年進行6,000—8,000例器官移植手術。

令人咋舌的器官移植規模在中國各大醫院屢見不鮮。

位於重慶的第三軍醫大學附屬新橋醫院到2002年為止做了2,590例腎移植,一天就曾做24例。

北京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朱繼業在2013年表示:“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

據中國醫師協會網站上的資料,同樣屬於南京軍區的福州總醫院醫生譚建明,到2014年為止已主持了4,200例腎移植。

“很多醫院的器官移植中心的床位利用率超過100%,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患名單很長。”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說。

以床位利用率100%計算,僅僅以146家中共官方批準的肝腎移植醫院來統計,每年的器官移植手術量為69,300例。

比如,北京309醫院擁有393張病床,每年可做4000例器官移植手術;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至少有500張病床,聲稱床位利用率為131%,這意味着每年做近8000例移植手術。僅僅這兩家醫院的手術量相加,就超中共官方提供的每年1萬—1.5萬例的數字。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表示:“為了獲得實際移植量,我們以每家移植中心最低移植手術來計算,並且考慮到有資質做器官移植的醫院遠遠超過最低水平, 我們得出結論: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手術量為6萬至10萬,並且是更傾向於較高的數字。”
制止活摘 全球應採取行動

紐約大學醫學院的醫學倫理主任阿瑟.凱普蘭教授(Arthur L. Caplan)表示,“中國強摘器官研究中心”的關於中共強摘器官的最新報告“有必要得到全世界器官移植界和各國政府的關注”。

如何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

目前,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和台灣等國家和地區立法,禁止民眾到中國“器官移植旅遊”。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建議:全球政府間應該建立機構,對發生在中國的器官濫用行為進行獨立調查;全球的器官移植界,應該避免和中國的器官移植界聯系和合作,除非中共達到設定的標准;到中國的器官移植旅遊不應保密,而應受到公開監管。”

西班牙著名律師卡洛斯‧伊格萊西亞斯( Carlos Iglesias)說,“韓國電視台播出的紀錄片,證實了中國數千名活着的無辜良心犯被繼續謀殺,他們的器官被摘取用於暴利的器官移植業。這是真正的國家犯罪。”

“現在到了所有國際衛生機構從中共官方的器官移植系統的謊言中清醒過來的時候了。中國共產黨獨裁過去70年來一直在撒謊,並控制着這個世界。”

伊格萊西亞斯表示,需要對參與活摘器官的罪犯發出國際逮捕令。“中國的器官移植專業人員是種族滅絕罪和酷刑罪的參與者,有必要讓全球的衛生界和移植專業人士看到這些(中國)人在出國期間被起訴。”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