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00|回復: 1

安樂業:答曹長青先生對《殺佛》的質疑

[復制鏈接]

1

主題

1

帖子

21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1
發表於 2018-7-9 05:37: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答曹長青先生對《殺佛》的質疑

安樂業

   
   從網絡上看到曹長青先生以“海外民運頭號謊言大師袁紅冰”為標題的評論視頻。由於曹長青先生和和袁紅冰教授都是藏人最好的中國朋友之一。在很多藏人看來,他們是中國學者的良知,更是推動中國實現百年自由民主之夢的棟梁之才。筆者在內的很多藏人都一直關注曹,袁大論戰,大家渴望從中得到中國如何民主化以及如何解決西藏問題等的高見和啟發。
   
   事與願違,曹長青先生開始質疑袁教授和筆者合著的《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一書。這是此書出版六年以來第一次受到有人質疑,其實,袁教授和筆者曾經此書出版後不久聯合發表過一份聲明,歡迎任何人或任何組織替中共政府向任何地方的法院控告,哪怕中共統治下的法院受理,我們也將會到庭說明。
   
   從直覺層面講,這是曹先生否定我們探究成果的嘗試,除了中共政府,恐怕任何人輕易不敢苟同此舉。從理性層面講,這也並非完全是一件壞事,其實,真理越辯越清晰,也有利於西藏問題的再認識。以下一一解答曹先生的質疑。筆者願意洗耳恭聽曹先生用證據再次剖析拙見。
第一,中共為何不採取罷免官職而謀害十世班禪大師?
   
   這是個策略問題,並非中共不知道。
   
   藏人觀念中喇嘛(活佛)只有認證的過程,卻沒有廢除。這個與中共罷免官位而世態炎涼之間有十萬八千里之相差。按着現在的話講,喇嘛是個終身職位,具有強大的感召力,恰恰中共懼怕就是這種感召力。
   
   換個視角講,如果罷免與藏有關的任何人的官職反而會在藏人心目中能夠樹立起崇高的地位,十四世達賴喇嘛是個很好的例子(中共曾已公開罷免達賴喇嘛官職,甚至公開取代了西藏政府)。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以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中共在國際政治舞台上很難對付達賴喇嘛,自然就不願意通過罷免十世班禪大師推向國際政治舞台。同時,中國有句俗話,“樹大招風”,先後貢唐仁波切,堪布晉美彭措,丹增德勒仁波切(在監獄)都是所謂“心臟病”而圓寂,症狀與十世班禪大師相同。現今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侄女正在指控中共毒殺丹增德勒仁波切,但是,至今中共政府沒敢出來否認指控。
   
   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共的這個策略至今沒有改變,比如,劉曉波先生的遭遇已經解答了具有代表性人物在中共統治下的命運問題。
   
   第二,中共為何謀害十世班禪大師?
   
   這個問題,可以概括為以下三個層面加以回答。
   
   1,如同任何事物都有兩面,即正面和負面。一方面,曾十世班禪大師入獄代表着藏人面臨過嚴酷鎮壓的事實;另一方面,十世班禪大師經過十年單獨囚禁中修出覺悟。道理很簡單,佛祖當年在菩提樹下只修行了六年。事實也如此,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中共官場而言,十世班禪大師的思想是超前的,比如,他首次辦起為引領藏人經濟自力更生為目標的跨國公司,即西藏崗堅發展總公司(於1987年成立和其分公司遍布中國各大城市,香港以及瑞士)。鄧小平和陳雲為首的“中顧委”(元老寡頭集團)看到這個就很不願意十世班禪大師如此大膽地開始推動藏人經濟趨向自立更生,他們又不好公開反對。但是,可以暗中策劃嚴厲的對策。
   
   當時西藏崗堅發展總公司在中共統治區內屬於首位或位於前幾位的大型跨國私人企業,所以,班禪大師蒙難也體現了中共統治下無法立足沒有與政府直接依附關系的私人企業或企業家。這個悲劇現今仍在延續,具有越演越烈的架勢。請想一想,至今中國有過多少不明死因的大企業家?
   
   2,十世班禪大師帶領下的西藏文化復興和宗教再弘運動是史無前例的。短短十年內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依靠藏人自身的努力基本上恢復了“文革”和“反右”之前的規模。除了宗教領域,當今在國際上用藏語工作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人士是十世班禪大師帶領下培養出來的學術人才。當時,中共高層內部喊出要反對“國外的達賴,黨外的班禪,黨內的平汪”的口號(即十四世達賴喇嘛,十世班禪大師,中共藏人官員平措汪傑)。
   
   3,政治上,十世班禪大師在1987年中共全國人大會議分組討論中明確表示,“藏區自治”不僅是合理也是合法的。此舉激起了鄧小平和陳雲為首的“中顧委”們的恐慌,至少中共殖民藏人以來,第一次聽到中共體制內藏人領袖的公開要求,並形成了遙相呼應與當時達賴喇嘛所提出的斯特拉斯堡建議。大師還強行插手當時拉薩所發生的抗議事件,幾乎所有參與者被釋放。
   
   同時,十世班禪大師公開支持“中顧委”迫使下台的胡耀邦。當時除了習仲勛,誰支持過胡耀邦?沒有。所以,習仲勛先生也同時失勢,不要說幫助十世班禪大師,連自己前程都遇到了很大的麻煩。
   
   第三,中共為何於1987年對十世班禪不採取暗殺?
   
   雖然當時十世班禪大師擔任人大副委員長,但是還處於所謂“半平反”狀態,仍然戴着三頂政治帽子,即“反人民,反社會主義,蓄謀叛亂”至1988年5月才摘取。稍微熟悉中共的人都知道,暗殺一位“半平反”的精神領袖會留下致命的疑點,也無意中會疑點做實的可能性很大,因此,鄧小平,陳雲等帶頭的“中顧委”不僅採取了推遲暗殺行動,也為了轉移視線,暗殺地點和時間選定為位於日喀則的班禪大師的住寺扎什倫布,因為,他們都知道1989年元月十世班禪大師要在那裡進行主持五世至九世班禪合葬靈塔落成開光典禮。
   
   與此同時,“中顧委”不會忘記讓十世班禪大師(暗殺)之前在國際上亮相,比如,1988年10月,刻意安排十世班禪大師以副委員長身份率領所謂“全國人大代表團”訪問玻利維亞,烏拉圭和巴西三國。
   
   第四,為何說藏人中目擊十世班禪大師遺體的人士遭到暗殺?
   
   藏人中第一個十世班禪大師遺體目擊者是大師的經師,即嘉雅仁波切(活佛)。經師親眼目睹了圓寂後的十世班禪大師經過“假搶救”臉色慢慢變青色,然後變成黑色,誰說所謂心臟病有這種症狀?一年多之後,經師嘉雅仁波切突然在青海某醫院圓寂。據說也是心臟病,這是巧合嗎?
   
   另一個藏人目擊者是時任西藏自治區公安廳廳長白瑪多吉,一年之後突然逝世,也是心臟病,難道這也是巧合?
   
   另外,《殺佛》中沒有說過,中共暗殺過自己派來的所謂“搶救”的醫療人員,因此,辯論歸辯論,請千萬萬不要偷換概念,詭辯本身屬於心虛的表現。
   
   第五,為何在台灣引起對《殺佛》下架關注?
   
   不知道曹先生依據什麼樣的信息說,“台灣很多書店怕佛教徒反對而《殺佛》下架。”其實,當時通過不少讀者投書出版社才知道《殺佛》下架事件發生於兩個地方,一個是誠品書店(當時該書店正在籌備在中國上海設立分店),另一個是台灣國際機場的書店,因為,誠品覺得《殺佛》內容敏感,中共又怕中國旅台人士會關注該書,就迫使台灣國際機場書店下架,但是,台灣是個出版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的國家,就引起了媒體的強烈興趣,因為,此乃屬於首例,自然就得到了台灣各界的廣泛關注和有了很多買主,也帶動了出版中文版《十世班禪大師七萬言書》(收錄八十年代的五篇重要講話稿)。
   
   如果曹先生說的那樣該書對台灣佛教徒感情受到傷害,就不可能善心人士替台灣兩萬兩千多宗教團體購買《殺佛》。恰恰相反,善心人士購買該書的數量已經說明了該書在台灣很受歡迎,並從此成為台灣宗教團體與中共政府交往時的重要參考書之一。
   
   第六,什麼是“摸頂賜福”和為何藏人喇嘛(活佛)講經說法沒有勞累的感覺?
   
   第一個問題,即“摸頂賜福”。這是信徒祈求平安或吉祥的一種途徑,因此,作為一般喇嘛或大喇嘛都不會看成一件累活,更不會看成興奮的事情。這並非筆者有意說藏人喇嘛完全超脫了七情六慾,而是說摸頂賜福已成為家常便飯。據不完全統計,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十世班禪大師前後給藏人摸頂賜福的數字超過了三百萬以上,當時藏人總人口只有四百多萬。其實,摸頂賜福也是一種鍛煉,自然中練出來的一種類似功夫,所以,兩天內摸頂五萬人不算是個大數字。何況摸頂賜福時,還有兩個人專門在身邊幫助抬手。
   
   第二個問題喇嘛講經說法沒有勞累的感覺。答案很簡單,一般大家都在凳子上連續坐幾個小時不會感到不適。同理,喇嘛盤腿坐姿是從小養成的習慣,連續坐幾個小時不會有任何問題。現今很多喇嘛進行講經說法如此,至今沒有發生過累死的案例。
   
   這些都是一般常識,稍微對藏人習俗有研究的人都知道,這里沒有必要浪費時間。與此同時,十世班禪大師的健康沒有問題,請去閱讀阿嘉仁波切(活佛)自傳就知道。阿嘉仁波切是十世班禪大師經師嘉雅仁波切的侄子,也是最了解十世班禪大師的人士之一。
   
   第七,筆者為何要與袁紅冰教授合作揭露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首先,袁教授所掌握的信息來源不是單一的,而且,我們決定依據兩方所掌握的資料合寫《殺佛》之後,通過袁教授的多種關系渠道重新進行了核實,其中,包括袁教授的一些學生,因此,信息是非常可靠的。同時,我們也采訪過很多相關與十世班禪大師有過工作關系或了解的人士。
   
   其二,袁教授作為首批中華人民共和國七位證據學專家之一,他的研究方法與眾不同,比如,一件事情通過多種不同的視覺中呈現出來,然後做出真偽判斷,相反,造假往往出現在眾口一聲之中,所以,每一個探索真相者不得不去了解一下證據學。
   
   其三,當年袁教授趕上了中共恢復高考時的首批大學生,而且,進入了享有百年盛譽的北京大學,大部分紅二代也集中到了這里。與此同時,袁教授在北大享有“中國尼采”的聲譽而成為北大學生的“精神導師”,因為,知識淵博,文采絕倫,不然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學生畢業後留校任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件事情,所以,袁教授的關系網相當廣泛。當然,這只是大概輪廓,至於詳細今後適當的時候袁教授會闡述。
   
   第八,誰在為中共專制機器的維持說話?
   
   曹長青先生在質疑筆者為首的很多藏人作家有意無意中遺漏了“十世班禪大師和阿沛阿旺晉美在為中共專制機器維持說話或惡劣的作用”,但是,筆者卻無意中發現曹先生也正在有意或無意中為前任和現任中共最高領導人包括在世的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等人進行辯護。此舉難道不會起到中共專制機器維持作用?誰敢保證此舉不會傷害中國實現百年自由民主之夢?假如不會起到任何壞作用,那麼,為什麼不公開問一問這些中共領導人至今保持沉默的原因?
  另外,請放心!《殺佛》對趙紫陽的聲譽不會構成任何威脅。大家都知道,於1989年5月趙紫陽先生親自對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說過,中國的一切由鄧小平做主(大意)。當時趙紫陽根本就沒權過問“中顧委”所做出決定的任何事情。可謂“力不從心”。
   附錄:
   
   1)曹長青:海外民運頭號謊言大師袁紅冰
   長青論壇
   https://m.youtube.com/watch?v=VDPqIPxmxBU
   
   2)【讀者投書】毛國丞:《殺佛》讀後
   
   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1646
   
   3) 為進駐上海 誠品港店封殺流亡作家
   
   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 ... =201503210957.shtml
   
   4) 誠品被爆限制員工言論自由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044835
   
   於2018年7月8日完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3 09:2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