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03|回復: 0
收起左側

709三周年:“全璋,為了你,我什麼困難都不怕”

[復制鏈接]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及兒子

(博談網記者蘇智敏報道)今年6月,一張2歲非法移民女童在美國邊境大哭的照片撼動全球,使川普政府嚴格執行的“零容忍”非法移民政策度受到輿論嚴厲批判。

一名身穿紅衣的女童,在其母親非法入境美國,被執法人員搜身時放聲哭泣,被《時代雜志》製作女童和特朗普合成照,激發全球同情,電視、報章雜志、新聞網站等全球媒體更是鋪天蓋地的報導和指責川普政府。盡管女童父親事後出面澄清,妻子和女兒並沒有被分開,《時代雜志》也發表了道歉聲明,但輿論壓力仍促使川普簽署行政令,宣布暫停分開扣留非法移民家庭的做法。而一名被迫與父親分開3年的中國男童,因思念父親而哭泣的照片,在海外華人透過社交媒體及實體信件傳播下,並沒有得到國際媒體的關注。男童的父親是位維權律師,叫王全璋,在中共政府非法抓捕下,目前生死不明。

被暴力拆散的家庭

王全璋律師是中共政府始於2015年7月9日,對處理宗教自由和人權案件的律師和法律工作人員進行非法抓捕的受害者之一。這場打壓被稱為“709案”、“709大抓捕”,至今已3周年,是中共建政後規模最大的打擊維權律師行動,至少321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

至今仍未結束的709案,造成多個家庭被拆散、骨肉被迫分離。遭長期關押的人,經歷多種酷刑後,往往瘦弱的判若兩人,例如李和平律師。還有人被喂不明葯物造成記憶嚴重衰退,例如江天勇律師。李春富律師更被一度迫害至精神失常,送醫治療。

在709案中,多數人涉及的罪名為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遭到酷刑或家人、小孩被作人質而被迫認罪的律師們,多半代理讓中共政府敏感的案件,包含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受到殘酷打壓的法輪功,中共政府視其為禁忌。

王全璋律師是709案中,唯一一位仍被羈押,不審、不判,不準律師與家屬會見的當事人。今年1月,王全璋已失蹤近千日,王全璋之子泉泉哭泣的照片被作成海報,分成中文版和英文版,由旅居德國、美國、加拿大、瑞典等各國網友將其寄給所在國政要,請求國際社會營救王全璋。

然而,泉泉的淚水並沒有得到多少國際間的媒體關注,中共政府仍肆無忌憚的關押他的父親,持續打壓中國的維權界。據中國人權律師團在日前發表的公開信,自去年中共19大以來,至少有17名維權律師和3家律師事務所被吊銷或注銷執照。這封公開信要求中共停止對律師採用酷刑、軟禁、強迫失蹤和吊銷執照等非法手段。

妻子的呼喚

7月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公開一封家書,這封無法送達給先生的信里寫道:“泉泉上幼兒園兩個月了,至今還沒有被警察破壞,他很開心。”5歲的泉泉,作為良心犯的孩子,和母親李文足一同經歷被逼遷、被軟禁、被幼兒園退學的苦難。

“咱們分開1095天了。咱們結婚六年,分開三年。”李文足在信中敘說她的後悔,在3年前分開的那天,沒給先生一個熱烈的擁抱,結果匆匆一別,再見卻是遙遙無期。“那樣的話,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等候,我是不是可以依靠這個擁抱減輕一絲痛苦?”

她又說,兒子泉泉最近總是問:“我的爸爸是不是死了?”但她總是堅定的告訴泉泉:“你爸爸去打怪獸了,打完怪獸就回家!”

李文足最後在家書里深情喊着:“全璋,為了你,我什麼困難都不怕,你也要為了我,堅強的活下來啊!”

為了先生,李文足曾20多次到中國最高司法機構控告天津當局,但不是被暴力驅趕,就是遭推諉。今年4月,李文足在其他709家屬陪同下,徒步赴天津尋夫,途中卻遭官方攔截並送回北京。

暴力專政的統治工具

709案的發生,突顯包含律師在內的平民,即使有法律作武器,依法抗爭,但在中共專政面前,都顯得渺小。中共政權編制的法律,成了中共當局的統治工具,如何解釋、如何使用,都由中共說了算。

“709的發生,讓我徹底對這個政權失去信心,‘不服從者不得食’、謊言和暴力就是它統治的方式和基礎。”作為709案被捕第一人的王宇律師,在709案3周年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如此概括。

被當局以兒子作威脅,配合上電視演出認罪戲碼的王宇律師,至今仍被當局禁止執業和嚴格限制自由。她指出,709案的親身經歷,她目睹了中共的權力是怎樣不受控制,政府如何利用法律、法治作為裝裱工具,踐踏個人的基本人權的和尊嚴。

根據《九評共產黨》編輯部新推出的著作《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在法律篇中也講明,共產黨的法律是為了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工具。

列寧曾說過:“專政是直接基於暴力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統治。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是通過使用暴力反對資產階級贏得統治權並維護統治,該統治不受任何法律限制。”

文中指出,中共隨鎮壓對象從地主、資本家、六四學生,再到法輪功學員及維權律師,法律也一再改變,60多年間,中共光憲法就用了四部,第四部又經過四次修改。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中共都以“法律”之名加以修飾和美化,有時連修飾都懶得做。

這樣變來變去的共產黨法律,有的部分可以執行,有的部分絕不執行,毫無神聖性可言。文中強調,如果共產黨要厲行法治,首先就面臨着共產黨本身被追究法律責任的問題,因此,共產黨更不敢認真地執行它自己所制定的法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