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015|回復: 1

百餘年來中國人滅絕了多少種動物?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8-7-11 10:23: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百餘年來中國人滅絕了多少種動物?

www.sohu.com 歷史



   

    2017年6月28日,《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發表文章,稱地球正在經歷“第六次大滅絕”近日,《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發表文章,稱地球正在經歷“第六次大滅絕”。研究人員在分析數萬種脊椎動物和哺乳類動物的數據後,發現約50%的物種滅絕,發生在近幾十年內。過去一個世紀里,物種的滅絕速度,是人類出現前自然狀態的百倍左右。

    在同一時期,中國亦有大量野生動物滅絕,必須引起我們的關注。

    全球正經歷“第六次大滅絕”,中國亦不例外

    1、現在動物物種滅絕速度,是人類出現前自然狀態的100倍

    所謂“第六次大滅絕”,最早是上世紀90年代,由美國古生物學家理查德·利基提出的新概念,當時並不為學界所接受。但隨着研究的深入,這一概念得到越來越多學者的認同。2015年的一項報告指出,自1900年後,至少已有447個物種滅絕,包括69種哺乳動物、80種鳥類、24種爬行動物、146種兩棲類動物和158種魚類。①無脊椎動物物種等難以統計。

    造成前五次生物大滅絕的原因,是地外星體撞擊地球、火山活動、氣候變化、海平面升降等自然原因,而“第六次大滅絕”完全是環境污染、地表植被破壞等人類活動導致的。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文章中,研究者表示,“第六次大滅絕已經出現了,採取有效行動的時間已所剩不多,最多可能只有20~30年。”可見問題的嚴重性。

    2、中國動物的主要威脅來自人類活動,自然災害的影響幾乎可忽略不計

    生物學上所說的“滅絕”,包括滅絕(一個物種的最後一隻個體已經死亡)、野外滅絕(一個物種的所有個體,僅生活在人工養殖狀態下)、區域滅絕(一個物種在某個區域內的最後一隻個體已經死亡)。環保部2015年5月公布的《中國生物多樣性紅色名錄—脊椎動物卷》顯示,中國境內的脊椎動物共有17種被列為“滅絕”,即4種滅絕、3種野外滅絕、10種區域滅絕。其中較著名的有中國犀牛、高鼻羚羊、白鸛、鐮翅雞、滇螈等。

    此外,中國還有大量動物處於受威脅狀態,其中包括178種哺乳動物、146種鳥類、137種爬行動物、176種兩棲動物和295種內陸魚。人類活動是影響野生動物生存的主要原因,如在威脅哺乳動物的所有因素中,排在前三位的是人類過度利用(32%)、生境喪失(25%)、人類干擾(20%),至於自然災害、火災、物種入侵等因素所佔比例都在4%以下。②近一百年來,人類活動對中國野生動物生存的影響,在不同歷史時期,有着不同表現。

   

    中國脊椎動物的瀕危狀況(來自環保部報告《中國生物多樣性紅色名錄—脊椎動物卷》)具體案例:華南虎捕盡,滇螈全滅,犀牛、羚羊絕跡

    虎豹:50年代~80年代,被作為“害獸”,遭到各地有組織的大規模捕殺

    老虎、豹子、野豬等因會傷及人畜,自古就被視為一種害獸,直至上世紀中期依舊如此。依據當時農業部門的號召,“從1959年起,在12年內,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消滅為害山區生產最嚴重的害獸,保護和發展有經濟價值的野生動物”。江西省號召民眾捕殺華南虎,僅宜黃一縣,50年代即打死55隻。從50年代至70年代末,江西省土產、外貿、供銷系統捕殺華南虎264隻。③

    1958年,安徽歙縣組織打獵隊,在“農副業相結合”“生產滅獸兩不誤”等口號下,組織打獵隊152個,參加打獵的人數達1783人,獵取各種野獸8268頭。霍山縣還召開了獵戶座談會,一個月內打死豹子12隻。福建省的德化等30個縣,建立了25000多人參加的2700多個打獵隊,一年內即打野豬7813隻,虎豹等3400隻,其他野獸1100多隻。④

    直至1982年,江西省還規定,打死一隻老虎給予30元獎金;同年,北京懷柔兩個公社武裝部人員違規使用槍支,打死金錢豹,也得到公開贊揚。中國境內虎豹,由此變得稀有。

    大熊貓:按90年代出台的規定,交納一定的管理費後,可以捕獵

    按照1992年實行的《陸生野生動物資源保護管理費收費辦法》,出於“科學研究、馴養繁殖、展覽或者其他特殊情況”,“需要捕捉、獵捕、出售、收購、利用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或其產品”,只要通過向相關部門申請,並交納一定“管理費”,即可合法捕捉、獵捕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管理費專款專用,用於野生動物保護工作。

    從後面所附的《捕捉、獵捕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資源保護管理費收費標准》看,大熊貓和朱䴉的管理費最高,為10萬元,其次野馬為6萬元,金絲猴、野駱駝、亞洲象5萬元,虎4.8萬元,其他各種動物的管理費從幾百到數千不等,如梅花鹿3000元、黑熊1500元、穿山甲100元,最便宜的岩鷺、原雞等只要50元。⑤

    此種“收費標准”的存在,直接導致上述動物難以得到有效保護——“科學研究、馴養繁殖、展覽或者其他特殊情況”這種限制,實際上是非常不明確的,落實到具體操作中,往往漏洞百出。

   

    圖:捕捉、獵捕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資源保護管理費收費標准(部分)滇螈:喪失生存環境已然滅絕

    還有的野生動物是在人類活動的干預下,喪失生存環境而滅絕的。滇螈在上世紀50年代的滇池中還很常見,但後來滇池被重金屬、有機物質等污染,同時受到圍湖造田、外來物種入侵的影響,使滇螈喪失了適宜的生存環境,以至1979年後再沒被人們發現過。

    外來物種的入侵,也是物種喪失生存環境而滅絕的重要因素。如博斯騰湖自額爾齊斯河引入河鱸,導致該湖原有的新疆大頭魚滅絕。時下盛行的“放生活動”,亦是導致許多物種“區域性滅絕”的罪魁禍首。

    人類活動導致的環境污染、過度捕撈導致的生態失衡,同樣在滅絕物種。以長江為例,不但白鰭豚、白鱘等物種已滅絕或瀕臨滅絕,連“四大家魚”亦岌岌可危。據農業部漁政局2006年的統計,長江“四大家魚”的種苗產量,已由最高年份的300億尾,銳降到了4億尾。若按這個速度繼續銳減下去,所謂“四大家魚”很快就要變成稀有物種了。

    獼猴:因無節制出口,瀕臨滅絕

    出口野生動物換取外匯,也是中國動物走向滅絕的重要因素之一。

    比如,自50年代以來,獼猴長期作為出口物資(美、日、德等很多國家進口獼猴用於葯物安全性和毒理試驗),用來換取外匯(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隻獼猴約能換回外匯1000美元),導致其數量驟減。近年來雖改以人工繁育的獼猴出口,但人類活動壓縮獼猴生存環境;無處覓食的獼猴啃食農田,轉而又引來人類捕殺,其種群數量已岌岌可危。

    再如,中國曾大量出口蛇類換取外匯。1989年,滑鼠蛇、眼鏡蛇、眼鏡王蛇等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限制進出口。1990年,林業部發布通告說,“我國蛇類資源十分豐富,每年都有一定數量出口,為國家換取外匯”“目前我國每年僅出口到香港的活蛇就達一百多萬條,還有數百噸蛇肉及相當數量的蛇皮、蛇毒等產品”。林業部承認,如此大規模的出口,導致“蛇類資源已經明顯減少”。

    其實,早在80年代前期,就已有學者披露過中國野生動物的“出口亂象”:

    “以鷹類為例。鷹類多數種類是國際上公認的保護對象,而又是西方市場上十分暢銷的商品。我國有的公司就印製了極為講究的有各種鷹類圖的廣告單,向國外宣傳兜售鷹類的鵰翎。甚至想成噸出口鷹爪。在國內各地大肆收購。如旅大地區1979~1980年出口鵰翎達6.7萬對,也就可想而知要撲殺多少猛禽。1981年僅老鐵山一個地方,一季撲殺猛禽等達15949隻,這種情況在不少地方有發生。很多國家參加了野生動植物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因此他們進口這些種類的物品必須要出口國的許可證才能進口。我國僅1981年4月8日~12月31日的不完全統計,就各類猛禽出口發出的許可證,計活體1455隻,標本3690隻,鵰翎31650套,鷹嘴的爪1842對。為了迎合外商的要求,不顧本國資源,還同意剁鷹爪湊噸數出售。當然事與願違,事實上是不可能的。但由此破壞生態平衡,在當地明顯引起鼠害。以至當地的科技報都發表文章。呼籲制止如此撲殺鷹類。撲殺禿鷹造成本國本地的損失,可能並非是所得到的幾個外匯所能補償的。又如猴類,既為葯物醫學的重要實驗動物,也是其他科研常用的實驗對象。有地方還用於佳餚,故大肆撲捉。雖一再呼籲禁止濫撲。但是甚至有的科研單位的同志卻說:‘這省沒有,那省有,國內沒有就進口,怕什麼!’採取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愚味態度,資源又怎樣能不遭破壞。

    “有的單位利用所謂是飼養繁殖的動物為名設法出口,但有新建的飼養場種猴為110隻,而自報一次要出口200隻;有的自報種猴100隻,而80~82年三年自繁共90隻,總共也只有190隻,卻報全場有猴220隻。總之,為了出口隨意捏造。鶴鸛等鳥類國際上公認的保護對象,有的單位就借飼養繁殖為名出口國外。以至輸入國都懷疑是否人工飼養繁殖的。反復來函要求查證核實。以免連累輸入國在自然保護方面的聲譽。更有甚者,有的教學、科研、科學院科協,博物館等有關單位也參與所謂這類的貿易活動。”(朱靖,《野生動物資源和珍貴稀有動物的保護》)

    犀牛羚羊:因國人崇奉的特殊“文化”,已然絕跡

    中國野生動物生存的最大威脅之一,是國人有一種特殊“文化”,喜好在葯物、飲食中大量使用野生動物的某些身體部位。

    在第一批《國家重點保護野生葯材名錄》中,涉及動物18種,屬於一級保護的有虎、豹、賽加羚羊、梅花鹿等4種,屬於二級保護的有林麝、馬麝、黑熊、穿山甲、銀環蛇等14種。有研究者總結:“中葯是世界上應用最廣的傳統葯物。至少27種動物由於葯用而面臨滅絕危險”“如中葯中的犀牛角、虎骨、麝香,還有湯中的鯊魚翅,都使得這些物種處於瀕危狀態”⑥。

    中國犀牛、高鼻羚羊的滅絕,與國人崇奉的這一特殊“文化”有極大關系。

    所謂“中國犀牛”,合指生活在中國境內的印度犀、蘇門答臘犀、爪哇犀。1922年,中國最後一頭爪哇犀被殺,此後再沒有人在中國見到過犀牛。現在國家已禁止在中成葯中加入犀牛成分,以至舊葯價格飆升。2012年時,一顆1981年生產、含有犀牛角的“安宮牛黃丸”,已價值6萬元。⑦

    高鼻羚羊,又名賽加羚羊,中國是其原產國之一。由於20世紀初以來的過度捕殺,至60年代,高鼻羚羊已在中國絕跡。羚羊角是一種傳統名貴葯材,現在約40種中成葯里都含有羚羊角成分,中國每年消耗羚羊角約10000kg,全部出自從前的庫存。2011年時統計,中國尚有庫存羚羊角115000kg,可見當年捕殺高鼻羚羊規模之大。⑧

    麝香是雄性麝(中國有林麝、原麝、馬麝)腺體中的乾燥分泌物,有100多種中成葯和臧成葯使用麝香為原料。1955年~1988年,西藏共收購11293kg麝香,按照每捕殺10隻麝(包括誤殺的不產麝香的雌麝、老麝、幼麝)獲得50g麝香計算,33年間就要捕殺各種麝260萬只。同時,中國曾大量出口麝香,1982年每年僅出口3kg,1984年達到1000kg,1990年已是23040kg。⑨90年代時,麝香價格即同黃金等值。

    綜上。全球生物“第六次大滅絕”不是危言聳聽,中國動物滅絕的速度,尤為觸目驚心。

   

    圖:2011年,香港海關查獲走私的33支犀牛角以及758支象牙筷子和127雙象牙手鐲注釋

    ①《史丹佛大學驚人研究,地球史上第六次物種滅絕已敲響鍾》,科技新報2015年6月22日;②環保部、中科院:《中國生物多樣性紅色名錄—脊椎動物卷》,2015年5月;③龔三堂:《南山文集:1964-2002》,中華工商聯合出版社2003年,第28頁;④《森林鳥獸生物學》,華東華中區高等林學院(校)教材編審委員會,中國林業出版社1959年,第115、116頁;⑤宋文義:《中葯進出口貿易指南》,中國中醫葯出版社1996年,第51—55頁;⑥(法)OECD編:《環境績效評估:中國》,中國環境科學出版社2007年,第152頁;⑦饒麗:《一粒安宮牛黃丸炒到6萬元》,《長沙晚報》2012年2月14日;⑧尹峰,夢夢主編:《葯用瀕危物種可持續利用與保護》,中國農業出版社2013年,第124頁;⑨宋文義:《中葯進出口貿易指南》,第250—265頁、第49頁。



75

主題

242

帖子

1521

積分

金牌會員

Rank: 6Rank: 6

積分
1521
發表於 2018-7-11 11:10:00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百餘年中國人滅絕了多少中國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1-16 17:47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