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01|回復: 0

屈死的北京右派

[復制鏈接]

3689

主題

1萬

帖子

8萬

積分

論壇元老

熱心會員

Rank: 8Rank: 8

積分
81981
發表於 2018-7-11 16:13: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談到毛澤東時代的荒唐時,二弟講述了一個故事令我十分震驚,十分憤慨。這是一個屈死了52 年而至今還背負着“反革命破壞”罪名的右派難友,甚至到現在人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的二弟姜萬宇,1956 年畢業於哈爾濱外國語學校,分配到石油工業部青海石油勘探局專家工作室做俄語翻譯。第二年,1957 年,因為受我被打成右派的影響,把他趕出專家工作室,下放到茫崖地區獅子溝探區土方二中隊“勞動鍛煉”。所謂“勞動鍛煉”,實際上是變相“勞動改造”,乾的活計就是從早到晚開山挑土。

打開地圖,茫崖鎮位於青海省的西北角,在柴達木盆地的西端。二弟所屬的土方二中隊工作地點獅子溝探區,在油沙山附近。土方中隊的任務是開山劈石,給鑽井隊架設鑽井開辟場地。

這一帶是一片鹽鹼地,大風起時飛沙走石,冬嚴寒,夏酷暑,生存環境極其嚴酷。

時值1958 年秋,毛澤東發動“大躍進”,提出“大幹快上,一天等於二十年”的口號。在此前一年“反右派斗爭”的威逼下,人們掀起了瘋狂的蠻干高潮。

正在轟轟烈烈大幹高潮中,有一天突然得到命令,獅子溝探區職工都集中到油沙山探區開大會。這是一場批判大會。批判對象是一名已經死去的右派分子,罪名是“反革命破壞”。

這名不幸的死者叫什麼名字已經記不清了,但記得他是北京來的石油技術幹部,因為被戴上“右派”帽子而發配來油沙山探區鑽井隊跟着打鑽井。

毛澤東腦子發熱,提出“一天等於二十年”的口號,全國上下瘋狂起來,油沙山鑽井隊自然不敢落後。為了快速打井,違背操作規程,樹立鑽塔時,四隻鑽塔底腳打地基灌水泥不足養護期就投入使用,而且井架上邊又省去“綳繩”(斜拉繩),為了搶工期,指揮者就命令開鑽。

大家都見過,鑽井的井架高30 多米,矗立起來就像一座孤塔,四角若不拉上綳繩,就好像風中的一根筷子,加之地腳灌注的水泥尚未凝固堅實,不能保證穩定。更何況鑽機要用1000 多馬力的柴油機帶動,轉動起來扭力巨大,不拉綳繩的後果可想而知。

當時這位北京右派因為是技術行家,看出其中的危險,就提醒說這樣恐怕不安全。可是立即遭到左得頭腦發昏的領導的呵斥:你潑冷水怎麼的?嚇得這位已經因為說真話而被打入地獄的右派難友不敢再多說什麼。而其他有些人心裡明白卻因為看到說了真話的人被打成右派的下場也就噤聲不語。

這位遭到呵斥的難友可能懷着“你們不怕死,我又何嘗怕死”的心情默默地走上二樓鑽井平台,跟着開始幹活。鑽機開動了,巨大的扭力搖撼着沒有綳繩牽拉的鑽塔,鑽塔開始像喝醉了酒的莽漢隨着鑽機的轉動而開始左搖右晃,不消一刻,那鑽塔轟然倒下。可憐那位右派難友來不及躲閃,也根本無法躲閃,因為他所在的鑽井平台離地面有10 米高,他們操作手又是被圈在塔架裡面,好像鐵籠中的豬狗,只能束手待斃。井架倒了,三角鐵刺入他腹部,當即一命嗚呼。

可是事情沒有完。井架倒了,死傷多人,是大事故。瞎指揮的領導人卻不怕,自有他脫身的辦法。那年代,一切以階級斗爭為綱,一切功勞成績都是吹牛拍馬之輩極左人士的,一切罪過都是地富反壞右的。出了事故找原因,他們就異口同聲往死去的右派難友身上推,理由是:“他事先就說不安全,他怎麼知道不安全?不是他破壞是誰?”

於是就召開了這場批判大會。可憐這位難友不但自己送了命,還連累家屬也被扣上“反革命家屬”的緊箍咒。

此一冤案過去已經52 年,自從1978 年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到現在也已經32 年了,不知這位難友的冤案得到伸張平反沒有?他在北京的家屬知道不知道自己親人死亡的真相?

2010-2-12 沉痛記於燈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阿波羅網

GMT+8, 2018-10-23 10:20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