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6327|回復: 2
收起左側

全新角度看中共 內部高層大屠殺怪象都恍然大悟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0-11-20 14:34: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橫河:換個視角看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實踐

橫河: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橫河。今天和大家討論一下,就是如何重新審視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實踐。最近海外的阿波羅網站發表了一篇題目叫做《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的文章,對馬克思寫出《共產黨宣言》和《資本論》、創立共產主義理論體系的個人因素進行了探討。
節目長度:29分34秒  下載mp3(16k) | (128k)

對於絕大多數的讀者而言,這是一個比較新的視角。因為在以往的研究當中,西方對馬克思的學說,主要是從經濟學角度來研究的,是把馬克思作為經濟學家來進行研究。即使是從中共的這個思想體系當中,它也把政治經濟學當成是馬克思主義的三大組成部分之一。而在中國,在實行社會主義的國家,它是從對某種學說的膜拜,以及為中共所用的實用主義的角度來進行解釋。所以不管從西方還是在中國,極少有人從馬克思的個人因素來進行研究的。這個視角它多少有一點“靈學”的意思。在主流的、正規的研究當中,是不大容忍這種研究方法的。但是,對於一個危害全世界一個多世紀的理論,如果不考慮創始人的個人因素的話,這個研究可以說是不完全的,或者是有欠缺的。

《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一文講了什麼

我們先把這篇文章簡單的介紹一下。它的主要內容有這么個幾個部分:第一個部分,馬克思是如何從信基督到信撒旦的轉變的。“撒旦”是西方基督教文化當中,魔鬼的一個稱呼。馬克思早年是相信基督教的。證據是,他寫的第一部的知名作品,就是《基督徒們依據約翰福音15:1-14而合一:合一的意義、必要性及其影響》這本書。然而在他的學生生活的後期,他就轉變了,變成了要和上帝去爭斗。他寫了一首詩叫做《絕望者的魔咒》。寫了一個劇本,叫做《Oulanem》。以這兩個作為代表。其中《Oulanem》的這個劇本的題目,就是把基督在聖經裡面的名字“Emmanuel”打亂了重寫的。這是和當時撒旦教的一種儀式,就是在這個儀式上,把基督教有關的一些,包括名字,包括他的形式,這些,都是反着、倒着進行,是一致的。就是在這種教裡面,撒旦教實際上是一種魔教,他認為這種方式是有效的。

馬克思的另外一首詩叫做《演奏者》,在這首詩裡面,他就比較明確的說明,他和撒旦,就是魔鬼,簽訂了契約。而在這個馬克思的學生後期和以後的一些作品當中,它的內容也充滿了毀滅、仇恨,以及對人類的詛咒。需要說明的是,馬克思在從相信基督到轉而反對上帝的時候,他並不是不相信神的存在,而是和魔簽了約以後來反對上帝。

第二部分的內容,就是跟馬克思建立的所謂共產主義學說有關系了。實際上在馬克思建立的這個學說,並不是要建立一個所謂的人間的平等,而是要毀滅。在第一國際裡面有一個,中國人都比較熟悉的,叫巴庫寧。他實際上是第一國際裡面,開始的時候是馬克思的同事。他寫到,在這個革命當中,必須喚醒人們心中的魔鬼,以激起它們最卑鄙的激情。他而且再寫到,他們的使命是摧毀而不是教誨。我們再對照一下共產黨宣言當中,它公開宣稱的是:“共產黨人到處都支持一切反對現存的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運動。”並且說道,“它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在後來中共的政治教育當中,它強調了無政府主義者巴庫寧和馬克思的分歧,而故意迴避它們的共同之處。如果它們沒有共同之處的話,它們不可能同時在第一國際裡面存在。它們的共同之處都是要摧毀人類的正常的社會結構和社會制度,而馬克思作序的俄文版的共產黨宣言就是由巴庫寧翻譯的。

馬克思寫的另外一首詩叫作《人之傲》,這首詩裡面,他承認他的目標並不是來改善、改組或者是革新那個世界,而是要毀滅世界,並且他以此為樂。說明就是在馬克思建立的這個理論體系的背後實際上強調的是“毀滅”。

第三部分就是他個人的混亂的生活。他一生沒有正式的工作,基本上靠向恩格斯乞討為生。另外,他家裡面有個女傭,他一生中沒有給女傭支付過一文錢的工資,完全是把她當作奴隸來對待。除了當奴隸以外,還當性奴。這個女傭為馬克思生了個孩子,結果馬克思卻把這個孩子栽贓給了恩格斯,讓恩格斯去扶養。另外,他個人還有一些後來才披露出來的更糟糕的行為,就是1960年一月份的時候,德國有一份報紙,報導了當時發現的一個秘密文件說,馬克思曾經是奧地利警方的一名領賞的告密者。當年他在倫敦流亡期間,曾經告發過他的那些同事們。每提供一條消息他可以獲得25元的獎賞。對於他的家人,馬克思能夠和他們保持唯一的連系,就是唯一惦記着的就是當他們死後能夠從他們手裡拿到多少遺產,這是在這個裡面披露出來的。

另外還披露了一些就是他對人類當中各種人種包括猶太人,他自己是猶太人,但是他卻非常仇恨猶太人,仇恨德國人、中國人、斯拉夫人、黑人,他還支持北美的奴隸制度。阿波羅網站同時還發表了另外一篇文章,披露了當年馬克思實際上是支持英國對華的鴉片戰爭的。這個事實特別讓中國人大跌眼鏡。

這個文章裡面還提到所有的馬克思主義者就包括他後來的繼承人都表現的像魔鬼。列寧在16歲的時候曾經把十字架扯下來,向它吐口水,再把它踩在腳下,這也是當時撒旦教當中常見的一種儀式。列寧甚至寫到,他希望他們被吊在發臭的繩子上,他說他一直希望如此,也就是說這種毀滅甚至包括他自己在內。

而斯大林(另譯:史達林)這個暴君幾乎殺光了列寧時代政治局所有的成員,當時有很多身邊的人把斯大林當成是魔鬼來看待,包括他的女兒。他的女兒後來寫的作品當中就是回憶錄當中認為當時一個可怕的魔鬼已經佔有了他父親的身體。她還提到就是說斯大林認為善良、寬恕、仁愛比最大的罪行還要壞。

我們現在看來,不僅是這些人,就是無產階級革命領袖們的私生活的淫亂是一個普遍現象,而不是個別的。剛才我們談到了馬克思;列寧本人是死於梅毒,這個是後來很多醫學家根據當時列寧看病的時候的病例的研究已經確認了這一點;毛澤東的妻子和妃子究竟有多少,現在都說不清,應該還是中國的“國家機密”。

說明這一切它不是偶然現象,仔細的推敲的話,實際上是來自於他們所創立的這個理論體系。因為這個體系它不承認並且要破壞人類所有的道德,他們不僅是自己這樣做,而且在他們掌握了權力、掌握政權的地方,還要強迫所有被統治的人都這樣做。我現在可以看到的是共產黨的官員是帶頭的敗壞道德,這就是今天中國大陸性亂象的根源,你只要看一看所有的這些包二奶、三奶的以致於108奶的都是黨的“好乾部”。

這裡面披漏了一些沒有人注意到的事實,就是馬克思本人並不是無神論者,包括現在我們看到的中共的高級官員,他們也不是真正的無神論者,就包括毛澤東在內,實際上他們是相信神的存在,只不過是他們選擇了站在魔鬼的一方,對神作戰而已。

另外一個以前沒有注意到的事實,就是馬克思想建立的基本的宗旨,並不是建立共產主義,而是毀滅人類,他們要毀滅的就包括在道德上、在精神上、在社會結構上、在社會制度上,包括要毀滅正常的國家形式,還要毀滅人的肉體,和人所賴以生存的環境,所以它是一個全方位的對於人類的毀滅。無產階級以及無產階級革命,實際上只是它們用來毀滅世界毀滅人類的工具而不是目的。我們實際上只要看一看,所有實踐社會主義的共產黨國家,事實上,無產階級從來就沒有在任何一個這樣的國家當中成為國家的主人。

《馬克思成魔之路》的可信度

現在我們來看一下就《馬克思成魔之路》的這一篇文章,所引述的這些事情的可信度有多大。這文章的一部分是選自《馬克思和撒旦》這一本書,另外還有幾本類似的書籍,但裡面引述的相當部分的詩、劇本和文章是來自“馬克思主義者網站”。這個網站裡面都是正式發表了馬克思的文章,這是可以核對的,而且這個網站是馬克思的信徒們辦的,而並不是反馬克思主義者的網站,他們基本上是把這些東西當作正面的事情來表現,因此它的可信度就相當的高。另外一方面,如果我們把這些網站們披露的內容和馬克思主義一個世紀以來的實踐而不是動聽的宣傳進行比較的話,這兩者的符合率也是相當高的。

共黨內部清洗中怪象之分析

這篇提到的馬克思主義的運動當中有很多事實可以推敲的,我們今天沒有那麼多時間。我們就想要談一談在共產主義實踐當中,一個常見的現象就是內部的清洗,它的理論的根源是什麼?

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和實踐的發展,從列寧開始建立第一個共產黨的國家開始,到斯大林的大清洗,再從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制下繼續革命到三代表,在這個過程當中,共產黨人對它們自己人的清洗,一直是貫穿其中的。就是它們的這種對人類的破壞,不僅僅是對所謂它們敵人,什麼資本家或剝削階級的肉體上的消滅,也包括對它們自己人肉體上的消滅。

在這個清洗過程當中有一些難以解釋的現象,但是如果我們用新的視角去的看的話,顯然都是可以解釋的。一個就是當共產黨很弱小的時候,難以生存的時候,那時候面對的是比它強大得多的外在敵人的時候,它對自己人屠殺的熱情,就要超過對所謂敵人的斗爭的熱情。

中共在建立軍隊的早期,在江西就發生過殺“AB團”的事件。當時我在學黨史的時候就百思不得其解,就是為什麼在大敵當前的時候,它殺自己人殺的這么厲害。最著名的富田事件當中,紅二十軍副排長以上軍官全部被處死,只有2個人倖免,剩下的1700多人最後還是被紅軍消滅掉了,整個番號都取消。當時中國工農紅軍曾經在中華民國境內建立了一些武裝割據的政權,我們剛才講的江西是做為中央根據地,還有就是賀龍的湘鄂西。湘鄂西割據的地方經歷了四次大肅反,使得原來的人馬有5萬多人減員到4千人,殺得整個湘鄂西地區只剩5個中共黨員。

另一個大的地區是屬於所謂的鄂豫皖蘇區。張國燾在1931年4月份進入這個蘇區,那個地方本來已經是紅軍佔領了,已經建立了武裝割據了。張國燾是中央派過去的,4月份進去9月份就開始殺人,僅僅在1931年9月到11月兩個月的時間,當時他直接指揮下的紅軍就被殺掉1/10。但實際上根據徐向前的回憶錄說,被殺的遠遠不止這個數字。1932年春天抓人殺人達到高潮,紅二十五軍原來有1萬2千人,43天肅反以後就剩下6千人了,其中在1933年的3月份一次就逮捕了 3,900人,當時就殺掉了2,500人。這種作法,他殺人變成了一個目的,不管殺的是誰,殺當時的敵人國民黨也好、地主也好、還是殺他自己的紅軍也好,他就是不停的要殺。

第二個難以解釋的現象就是這個組織它不僅在弱小的時候殺,有的人說弱小的時候因為它害怕敵人的滲透,所以它要清洗可能混入內部的敵人,但是這個組織它在強大的時候,就是應該有足夠的自信的時候,同樣的表現出來完全不可思議的對自己人的屠殺。

這個最典型的是在30年代末斯大林搞的清洗。第一次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記得應該是在文革期間,看到家裡有一本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書,叫作《斯大林時代》。中國人都知道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因為毛澤東有一個很著名的所謂帝國主義是紙老虎的學說就是在和她的談話當中提出來的。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她原來一直在蘇聯,1949年被以美國間諜的罪名逮捕差點被殺了,後來她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寫了這本書。

在這本書裡面提到了一些史實,盡管這本書它對斯大林的清洗有人認為是過分的美化了,但是仍然提到在1934年黨代表大會選進中央委員會的134人當中有98 個人,就是70%的中央委員,後來不但被捕而且被槍斃了。另外在軍隊的清洗,大清洗幾乎消滅了蘇聯紅軍整個的軍官階層。紅軍的指揮人員和政工人員有四萬多人被清洗,其中1.5萬人被槍決,這個清洗到了什麼程度?當時蘇聯紅軍的5個元帥當中的3個人被槍決了,一級集團軍將領當中4個被槍決了3個!二級集團軍將領當中12個全部槍決!67個軍長當中槍斃了60個!199名師長當中槍斃了136人。當時蘇聯的一個將領曾經評論過,就是說世界上任何一支軍隊,它的高級指揮官在任何一次戰爭當中,包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當中都沒有受到這樣大的損失,就是軍隊全軍覆沒的結果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

當時安娜.路易斯.斯特朗這個人在書裡面已經提出來了這個問題,就是說很多人說這件事情是歸咎於斯大林的自大狂,但是沒有一個人能說明為什麼一個自大狂的患者要去消滅他最忠實和最有成就的支持者,因為在1936年到1938年的大清洗的期間,應該是蘇聯比較有自信的年代。

第三個就是極少數人殺大多數人的怪現象。像張國燾派到鄂豫皖蘇區去的,他在之前並沒有在軍隊工作的經歷和經驗。他從蘇聯回國以後,進入政治局,然後被派到鄂豫皖地區,竟然能夠把那個地區建立起那個武裝割據地區的紅軍將領、地方幹部和軍隊殺個血流成河。他是一個人去的。這還不是一個特例。

陝甘地區的劉志丹那個部隊的肅反情況也是這樣的,就是當時從中央派到陝甘地區兩個代表去領導肅反,再加上從鄂豫皖地區後來去的一些進行肅反的專家,就能夠對當地土生土長的陝北紅軍進行大規模的肅反和屠殺。雖然說後來有鄂豫皖被肅反大屠殺以後的25軍殘部的幫助,但是畢竟當地更有實力的是26軍、27軍的生力軍。無論如何25軍到了那裡人生地不熟,應該是強龍不壓地頭蛇,況且剛剛被清洗過的25軍殘部遠遠還算不上強龍。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很多表現都是用一般正常人的思維沒有辦法理解的:中央派兩個代表,就可以到那裡去一殺就殺了幾百幾千人,而且殺的都是一些紅軍的將領們。

劉志丹本人也有很不正常的表現。當時他已經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對自己的捉拿命令以後,居然還自投羅網。這在當時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中共紅軍各個割據的地方,都是由少數外來戶指揮當地的肅反大屠殺的。如果是一個暴君,就像幾十年以後的毛澤東,他掌握政權以後,沒有人敢反抗,還可以解釋一下,當時被殺的那些紅軍,被清洗的、被肅反的,本人都是些殺人不眨眼的殺人者,他們當時是對政權、對國家極其不服從,才去造反的。結果面臨自己人的屠刀的時候,就好像完全被抑制了。他們的那些造反精神在中共的屠刀、自己人的屠刀面前,連影子都不見,甚至連求生的慾望都沒有。

這個在以前就有人研究過,為什麼中共黨員在被國民黨抓捕以後,可以有的人表現的非常英勇,而被中共自己整的時候,就一點骨氣都沒有了。當然這個說法不一定準確,有些被國民黨抓去以後表現英勇和視死如歸的,很多被認為是假的,是宣傳的。但是我們這幾代人確實是目睹了中共的黨員,位子甚至高到國家主席,無一例外的在中共內部的斗爭當中是輕易的就崩潰了。歷史研究認為是國民黨還給了共產黨員在公眾面前表演的機會,而中共自己在迫害自己人的時候,是絕不會給那個被它整的黨員有這個機會的。所以任何一個中共黨員,當他在被自己人整的時候,他的犧牲就顯得沒有意義了。

這個說法從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有點道理,但是如果說我們把中共整個看成是一個魔教,那這一切就非常容易理解了。每一個加入中共的人,他所面對的就不是人類社會的權威、政權和國家機器了。當他宣誓加入中共的時候,他的命就等於是交給魔了,就簽了約了,他自己不能控制了。當這個魔要殺他的時候,他只能任其宰割。這個解釋最簡單,也就最明確的了。

從魔教的本質看中共的變與不變

最後我們來看一下,就是中共統治前後30年有沒有變化?如果說我們簡單的把共產主義運動看成是遙遠的為將來實現烏托邦的共產主義,那麼就容易相信所謂的今天的中共已經變了,說是沒有人相信共產主義了。事實上共產主義在人類的實踐沒有一項是為了這個遙遙無期的共產主義的,而都是為了毀滅。

在《馬克思成魔之路》這篇文章有一段話很有意思,他說歷史上有過許多革命,每個革命都有一個目標,他舉例說美國革命是為國家獨立,法國革命是為了民主,只有馬克思主義明確表示,它的目標是永遠革命。所以毛澤東就提出一個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實際上這是和馬克思永遠革命的目標是一致的。(文章)說,為了革命而實施恐怖和殺戮,除了顛狂的突發的暴力以外,革命就再也沒有其它的目標了。他說這就是撒旦主義和普通人類罪行之間的區別。

如果我們用這個標准來判斷中共,就可以清楚的看出來,中共在本質上從來就沒有打算變,也從來沒有變過。你看它對人的殺戮,在《共產主義黑皮書》當中,一個世紀的共產主義實踐消滅了一億人口,中國就有6500萬,中國實際上是8000萬,數字要更高,蘇聯、柬甫寨、北朝鮮幾乎都是如此。

對人類宗教信仰的消滅,從蘇聯到中國無不如此,盡管它們自己相信知道有神的存在,只是說它們反對而已,因此它們對人類宗教信仰,以及對正神的信仰,它們就不遺餘力的要去消滅掉。中共到今天這一點是最沒有變化的。除了對中共效忠的幾個宗教團體以外,對於真正的信仰它是致力於打壓,以法輪功信仰群體所遭受的迫害最嚴重,還有就是不受中共控制的家庭教會、西藏和新疆少數民族信仰都受到嚴酷的打壓。中共不管改革開放、表面上經濟上有多少變化,在這一點上它是完全沒有變的。

另外一個就是對人類生存環境的破壞,從大躍進的大煉鋼鐵到幾十年如一日的砍伐樹木,瘋狂的無止盡的開發礦山、環境污染、水源污染、空氣污染、毒食品,到三峽大壩、南水北調和正在策劃的勃海水調入新疆,這些完全沒有理智的、瘋狂的折騰,如果從馬克思主義的仇恨毀滅的實質來看,那都有最合理的解釋了。而且從這個角度,我們就能解釋為什麼中共執意要把追究四川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和追究三聚氰氨結石寶寶的趙連海判刑。就說它們對於任何要追究它們的毀滅行為的人是絕不放過的。

在這里還有另外一個現象,就是重慶的唱紅打黑。如果中共真的變了,真的放棄了共產主義了,中國也變了成為一個正常社會的話,那麼重慶今天的唱紅就會被人當做瘋子。可是今天重慶的作家穿着紅軍的衣服進北京,街上青年穿紅衛兵的服裝,全城都是文革、甚至文革之前的忠字舞式的文化藝術,而且這些還被新華網等官方級的喉舌媒體大肆吹捧。不管它搞這些的動機如何,這種做法能夠大行其道,就說明中共的意識形態就是馬克思主義魔教的意識形態,從來就沒有改變過。

而重慶的打黑和全國持續11年對法輪功非法的迫害,都表明中共不遵守任何形式的法律和制度,那怕這個法律是中共為自己的統治量身定製的,它也不願意去遵守。這也符合馬克思對人類一切制度的挑戰。今天百思不得一解的就是中共為什麼對自己的法律都不願意去遵守,都把它一腳踢開,如果我們把馬克思主義對人類的一切制度都要消滅的話,那就能夠解釋了。一般來說一種解釋能解釋所有現象的話,那麼這種解釋應該是最正確的。

中共和馬克思的魔教、危害人類的共產主義、列寧的實踐等等,都是一脈相承的。這種無休止的折騰其實是來自中共的本性的,任何加入中共的人,都被捲入了不能自己,不能控制了,想要改變中共或者是希望中共改變的想法,都是把中共當作正常的人類社會的組織,因此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中共從其老祖宗開始,就是魔教邪教,所以它的做法都不合人類的常理。因此要擺脫中共的話,就必須是也只能是來自於每個人的內心,只有內心拋棄中共才能擺脫這個魔教的控制。好,謝謝大家。

相關帖子

發表於 2010-11-21 10:05:56 | 顯示全部樓層
經常翻牆閱讀橫河評論,說得好,永遠支持!
發表於 2010-12-11 15:47:40 | 顯示全部樓層
可看到了新的東西,頂一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