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016|回復: 0
收起左側

一名七十年代出生的淫書作者已轉生成狗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2-6-3 17:29: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來源:網絡

吳女士是一名居士,有一隻小狗叫姍姍。經一位有功能的大和尚開示,她得悉了愛犬姍姍曲折離奇的生命歷程:

十九世紀下半葉,姍姍的前前身是位學者,而且對佛學還有一定的研究。只是發心不純,見地不正。他只把佛經作為學問研究,而且是所謂批判地吸收,談不上信仰。不僅缺乏慈悲心,更對佛法修持的戒律不以為然,自以為悟境高深,持戒修行那是凡夫的事,自己已經開悟成就了,可以隨心所欲游戲人生了。加之在某佛學雜志上發表過兩篇文章,更有了賣弄學問的本錢,動輒以權威自居,不注意檢點自己,卻眼光向外,熱衷於批評某法師說法有問題,某某出家人行為不如法,某某居士不像學佛的人。有時為了一個佛教名相和別人爭得面紅耳赤。造下了深重的口業。

上世紀二十年代,作為學者的姍姍去世了,轉生後由於前世研讀佛經和布施供養之福報,也由於與生俱來的生命熱情,他從小就很聰明,也很精進,後來成長為一位革命作家。他寫的小說堅持了革命的現實主義和革命的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原則,激昂而不失纏綿,情理交融,生動感人,征服了大量讀者,因此一炮打響迅速走紅,名利雙收。後來爆發了文化大革命,姍姍的小說被打成了資產階級大毒草,主要罪狀是其中有較多的愛情描寫,當時歌頌愛情被視為資產階級情調。首次發難推出批判文章的人,正是一位前世被姍姍激烈貶損的居士。那些跟着參加批評斗爭和喊打倒口號的人們也正是無量劫以來被姍姍無意中貶損傷害的眾生。

福盡禍來姍姍一夜之間變成了反動作家,被打入了另冊。接下來便是無休止的挨批鬥,吃盡了苦頭。銀行中的大筆稿費存款也被凍結了。後來被下放發落到東北某地一個某首長倡辦的養狗基地。當年時興把反動權威走資派們關進牛棚,姍姍卻受到另類待遇,被關進狗棚。那個親自遣送他去養狗基地的革命委員會主任還不無揶揄地特別關照,說姍姍是愛情問題專家,應發揮專長,安排他分管狗夫狗妻們的配種工作,和狗們同吃同住同樂。

姍姍在養狗基地受盡非人的凌辱。只有一對好心的青年職工夫婦,同情他的遭遇,暗地裡給他一些幫助和安慰,使他體會到人世間還殘存着那麼一絲溫暖。盡管如此,姍姍還是對這個世界心灰意冷,信仰已經崩潰,理想已經破滅,人生了無生趣。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晚上,姍姍終於尋到一條拴狗的繩子,在狗棚中凄涼地懸梁自盡了。

此時,歷史已跨進了七十年代。姍姍又出生了。東北養狗基地的那對好心夫婦本來對生兒育女已完全失去信心,沒想到不知哪件好事做在了點上感動了上蒼,年近四十了他們竟意外地得到了一個寶貝女兒。兩口子喜暈了頭,生怕上蒼反悔再把他們的獨生愛女收回去,就別着法想招,那男的聽說取名叫狗剩兒好養,狗吃剩下的意思。那女的說這名土得掉渣,又是個小子名。想來想去忽然看到那圈狗的柵欄,一拍大腿,就叫柵欄吧,既好聽又有點狗味,有這道柵欄擋着,諒她也跑不到哪裡去。後來有個中學教師說這么漂亮的女孩怎麼能起這么個不雅的名字呢?柵欄柵欄,你們這不成心讓孩子將來蹲大牢么?兩口子聽嚇出一身冷汗,趕忙請教,那老師說把木冊改成女冊吧,木冊像牢門,女冊呢,沒准將來能成就大學問呢!於是柵欄便成了姍姍了。當然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女冊就是不久前尋短見的那個被害人列入另冊的可憐作家。

姍姍倒是真的聰明伶俐,就是有些任性,這也難怪父母的掌上明珠能不由着性兒來?後來讀書讀到師范中文系,父母問她打算教書么?她說才不呢!我要當作家。父母說當作家不好,容易招禍,當年我們就見一個作家挨整弔死在狗窩里。姍姍說都什麼年月了,那倒霉鬼叫生不逢時。

姍姍沒說錯,她的確趕上了一個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的開放時代,只要你有本事,就可以到世界的任何方位選擇任何的活法。大專畢業後,姍姍便匯入南下的洪流,到京都撈世界去了。

二十世紀末的大都市,斑讕迷離,充滿機遇,充滿挑戰也充滿誘惑。畢竟是個小地方人,突然闖進一個光怪陸離的大系統,錢是大問題。此時姍姍心中沒底,她不知道自己命運里有多少財富,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欠着自己一筆相當可觀的錢財,前生那個倒霉作家的巨額稿費和工資都等着自己享用吶!這一切,姍姍全無所知,再說,寶庫何時能打開還得特定的機緣,當下最緊迫地是找到一個賺錢的門路,總住低檔旅館不是長遠之計。

姍姍原以為憑自己的才華和文憑可以輕而易舉地在京城找到立足之地,然而她太天真了,如今最不缺的就是人才,何況在小地方還算出類拔萃的大專文憑在北京就像菜市場的老白菜一樣不值錢。

在京城像遊魂一樣轉悠了兩個月,姍姍就吃不住勁了。這期間她嘗試換了幾種工作,推銷過保險,給報社雜志拉過廣告,名片上也印過幾種身份頭銜,卻無濟無事,她不是正式職工,只能拿提成,要辦成一件業務其實很難。看看離家前帶的三千塊錢快花光了,那是她父母的全部積蓄。別看她整天在人面前強打笑臉好像春風得意的樣子,可一旦靜下來面對自己,便會感到一種巨大的空虛和失落,凄涼而孤獨,她發現這個七彩斑斕的城市根本不屬於自己。

姍姍這時的資本只有青春美貌了,這一點,她從不斷靠到她身邊搭訕的色迷迷的男人們身上已經認識到了,只是在這以前她還是恪守着一個內定原則,臨行時父母曾反復呆囑一個女孩子家要好自為之,說天下的壞男人太多。可兩個月下來,她悟到了女人要發財就先要學壞的俗話很有道理。

為了在這個國際大都市站穩腳跟,她把身體的開放搞活劃入了自己的宏偉藍圖。姍姍換了一個人,原則不再被死守,滾滾紅塵中她開始變得游刃有餘。她成了情波慾海中的美人魚,走馬燈一樣地更換了好幾個男朋友,逐漸地竟萌生了以自己為原型寫都市小說的想法,後來她認識了一位個體書商,她說了自己的沖動,二人一拍即合,那位書商對她的文采很欣賞,決定全力支持她,專門為她提供了一套住房,讓她安心寫作,生活花費全包,還弄了個漂亮的寵物狗給她做伴解悶兒。當然,不知不覺中,姍姍也由一個自由人變成了這個大她二十歲男人包養的“二奶”。

起初,姍姍寫作還有所顧忌,但那個男人一個勁兒地開導她大膽些,再大膽些,對性愛的描寫要有現場感。至於出版發行宣傳,他自有一套操作辦法。為了形象地展示都市風情,他還經常帶姍姍去賓館、歌舞廳、酒吧等公共娛樂場所體驗“非常男女”的生活。

創作很順利,半年時間,一部三十萬字的小說就脫稿了,該小說寫了一個外地女孩和幾個男人的感情交織,折射出當時社會的喧囂和浮躁,刻畫出一代酷哥酷姐的眾生相。由於那書商的引導,書中有大量男歡女愛的細致描寫。如此大膽赤裸,能否順利出版,姍姍心中沒數,但那書商男人是個道上的行家,手腕很高,他和姍姍反復斟酌,為小說起了個很雅很中性的名字《都市XX》用變相買書號的方式迅速出版了該書。書還沒亮相,書評就發表出來了,說該小說如何真實深刻,反映了七十年代新生代作家對當下社會的觀察和思考,姍姍的年齡和性別也成了賣點。被稱為美女作家,還有什麼“用身體語言寫作”雲雲。但緊接着,報紙上又出來了質疑批評的文章,說該作品有大量露骨的性描寫,有傷風化雲雲。看了這些文章,姍姍有些發慌。那老奸巨滑的書商卻說那是他的安排,吊足了讀者的胃口後,那書商通過控制的第二發行渠道,迅速上市,全面鋪開,一下子幾萬冊書就賣出去了。再版加別人盜版,該書總計出版了數十萬冊,當文化市場反應過來,明令查禁時,他們已賺足了大把的鈔票。這錢大多落入了那老謀深算的書商腰包,姍姍得到了二十多萬元。不過這對一個初出茅廬的青年作家來說,已經相當可觀了。她當然想不到這些錢其中很大成分是前生凍結稿費的因果返還,更沒有意識到自己已淪為文學妓女了。此時姍姍自以為已經看透了這個世界,覺得人類之間這點事本來如此。

姍姍沒有忘記含辛茹苦拉扯她長大的父母,先後匯款幾萬元孝敬二老。此時兩位老夫妻已過六十,聽說女兒真成了作家,而且發跡掙了大錢,歡喜極了,寫信讓姍姍把書寄給他們看,姍姍知道這書老人不宜,尤其是父母不宜,就搪塞說是學術性著作,他們不必看也看不懂。二位老人信以為真,自豪地逢人便誇自己的女兒有出息。後來他們有個鄰居去縣城,在書攤上買到一本《都市XX》書上赫然印着姍姍的玉照,看完後笑嘻嘻地送給姍姍父母看。兩位老人文化低,但看小說還可以看個大概,看着看着臉上火辣辣地發燒起來,尤其想到鄰居那怪怪的笑臉,簡直無地自容。火冒三丈地跑去打電話質問姍姍為什麼寫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姍姍沒想到窮鄉僻壤的父母竟能看到自己的書,十分驚奇書商發行網絡的強大,同時也想象得出父母讀了此書會是一種什麼狀態,趕忙解釋說這是藝術,說如今的作家都這么寫。她父母說怎麼會這樣呢?當年那個作家只是寫了點愛情的心理活動就弄了個尋死上吊,如今的書怎麼把被窩里的事情都拿來大肆渲染呢?姍姍說那是什麼年代?現在是什麼年代?父親說照這樣下去,再過二十年人都能變成不穿衣服的畜牧么?這個作家咱別當了,你也別再給我們捎錢了,我們窮死也丟不起這個臉。將來我們怎麼見祖宗?再說你將來也會有孩子,你讓孩子怎麼做人?

姍姍的父母此時還沒有想到,姍姍不僅不可能有孩子,而且連自己的性命也保不住了。她已經患上了那種人們聞之色變的世紀病——艾滋病。當姍姍自己發現這一切時,她徹底地崩潰了。如果說她的小說招來的議論是褒貶不一的話,這個病若被捅到報上,那她可顯大眼了。那個書商知道姍姍患病後,竟像躲瘟神一樣立即溜之大吉。姍姍想不到老天爺會用這種方式這樣報應自己,悔之莫及。沒有一個人關心她,同情她,幫助她,每日和她相伴的只有一條寵物狗了,她覺得這個世界的人都這么勢力,這么冷漠,她對這個世界的人充滿了絕望。除了這條狗以外,她仇恨一切,包括仇恨自己,於是就開始拚命作踐自己。

姍姍染上了吸毒惡習,錢很快就花光了,最後終於凄涼地死去。在生命最後的那些日子裡,有一個幻景時常重復地出現在姍姍的眼前,那就是一大群狗在戲耍交配,姍姍從來沒有看到這么多狗,她到死也不明白前世的經歷會折射到下一生的腦海里。更不明白此生的作為會把自己拉到何方境地。

姍姍又投生了,在畜牧道做了狗,就是吳居士的這只狗。由於這只狗部分福報還沒享完,因此這一生還有人寵愛,享受很好的物質待遇,這些剩餘的福報享完後,它將來還會做野狗,癩皮狗……。以姍姍所造之惡業,本來應該得地獄鐵床銅柱之報,做畜牧已經是重業輕報了。

吳居士問,那姍姍的惡業何年何月會報盡呢?大和尚說,那也需要很長的時間。首先,姍姍的書要在社會上全部消失,只要在這個地球上有一個圖書館或什麼地方藏有一本她的書,她就沒機會得度超生。另外,還要等所有人因讀她的書受影響而造惡業消盡,她才能遇緣得度超生重新做人。

[ 本帖最後由 judge 於 2012-6-3 17:52 編輯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