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2784|回復: 68
收起左側

強奸了你還要和強奸犯和諧---評遠志明的異端的道《舊金...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4-6-25 01:31: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yhxqj 於 2014-12-25 23:32 編輯

強奸了你還要和強奸犯和諧---評遠志明的異端的道《舊金山共識》15篇合集
http://chinafree.greatzhonghua.org/showthread.php?tid=6080


1.遠志明牧師,請為你強奸婦女的罪行向上帝懺悔吧!
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13470.html

2.舊金山共識是撒旦對教會的迷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dluh.html

3.分析:遠志明、范學德等人如何在《舊金山共識》里偷偷抺掉“家庭教會”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cc7c.html

4.一代人見證了什麼--舊金山與誰共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cbf3.html

5.遠大俠最近有點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c9ad.html

6.傅希秋、遠志明及掌權者絕密的基督教和諧計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c3a1.html

7.李大衛牧師:請收回《舊金山共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c3a1.html

8.里應外合 徐靜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9oa4.html

9.和諧了中共,悖逆了基督——評 “一代人的見證大會”的 “舊金山共識”/高約翰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09/...1336.shtml

10.國內偽改革宗異端的本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dr0y.html

11.中國基督教“和諧”控制計劃重要文件清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c3pu.html

12. 揭露遠志明荒謬神學思想 ---遠志明“吃天上降下來的糧” 讀後感 作者:蒙恩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e30acb0101goba.html

13.豈敢在基督以外傳另一個福音? ----讀遠志明《吃天上降下的糧 》有感 作者:主
內末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e30acb0101gobg.html

14.草評《柴:致丁母親的信》(誰在強奸基督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1ds7e.html

15.警惕中國教會里的愛國主義異端/小光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1/06/201106151310.shtml

柴玲講述被遠志明強暴經過
作者∶柴玲

【曹長青網站按語∶這封信柴玲女士授權在本網站發表。】

“我們永遠可以找出真相,你願意嗎?”
——柴玲寫給教會關於遠志明的信

2014年12月23日

親愛的主內兄弟姐妹,長老,牧師們,

主內平安!

我在這里給您們一份公開信,希望您們按神和聖靈的帶領來幫助這位牧師和因他而受害的眾婦女。

在今年4月15日的一份公開信上,我提到我曾被性侵犯。神如何大大地祝福了我們的順服和饒恕,成就了神要做的事情。我當時是想用這件事情來說明饒恕的力量,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基督饒恕的大軍,讓中國早得自由。(再次說明,饒恕不等於不求公義。相反,當我們饒恕的時候,神會幫助我們早日找到公義;同時,饒恕也不等於和解。和解必須是對方認罪改變行為時才能發生)

沒想到很多的人會對我被強暴的事更關心和反應。很多人也打電話寫郵件來問,是誰,怎麽回事。

我沒有跟人馬上說是誰,怎麽回事,而是專心地跟神禱告,尋求他的道路。我感到聖靈指使我按馬太福音18:15-20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情。感謝神的恩典,在我按神的方式執行的時候,幾乎在24年之後,我在6月底終於跟這個現在是牧師的人在兩位牧師的見證下見面會談。

按照聖經的原則,第一步是兩人單獨處理,如果不行的話帶兩到三位證人再會面處理,這樣還不行的話就要把事情交給教會。

很遺憾的是,現在馬上就到感恩節了,但是這位牧師還是不肯為自己的罪真心地道歉。還在編故事撒謊。

更遺憾的是,幫我作見證的一位牧師也被他說的謊言影響,而不再相信我。她還試圖在7月8月時說服我現在的教會長老牧師不要再幫助我,說這事成了是“他說的,她說的”。這讓我對這個作證的牧者和這個教會系統非常失望。但更可怕的是,我差點對神的公義的應許失去耐心和信心。

感謝基督是掌管真理真相的基督,基督是信實的神。終於在11月19日,當神幫助我通過“深入親密神”的禱告從假的屬靈權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的控制下擺脫出來後,神讓我感到他就是我在天安門時感到的真正的神。幾天後,神為我找到了個職業測謊專家(polygraph tester)。這位專家不但通過測試完完全全地證明了我說的是真相,並且充滿信心地建議我對所有有需要的人說∶“我們永遠可以找出真相,你願意嗎?”我希望神通過這位專家賜下的話,和我自己這24年來被強暴後走過的痛苦路程,能夠縮短成百萬的受過性強暴的婦女兒童和男孩子們的心理路程,能讓她們也早日得到公正,醫治,美滿,自由和永生。

這也是為什麽在今年感恩節前,我按照聖經的原則,把遠志明在1990年秋在普林斯頓強暴我和至今還在撒謊不肯認罪的事情交給教會。希望教會可以幫助實現以下的三個事情∶

1,讓遠志明認識到他的性暴力對婦女,對教會,對基督,對他自己的傷害,能讓他在主面前和教會面前懺悔,承認他在這方面所有的過犯;教會的粉絲信徒也認識到我們信的是基督,不該是偶像化的人;

2,讓所有遠志明強暴過的婦女,過去的和現在的,勇敢地舉報,以制止他再傷害下一個無辜的女子;讓每一個因遠志明的傷害沒有辦法相信基督的人,沒有辦法真正信任上帝的人,能真正認識到“上帝愛我們”;讓她們可以來接受基督無私的愛;並在基督中得到完全的恢復和醫治;

3,讓每一個受性侵犯的受害者,無論是不是基督徒,都能看到基督能夠完全醫治我們的大能而不放棄希望;並因此得醫治得救恩;讓每一個信徒知道珍惜基督的救恩的珍貴,能勇敢地懺悔,重生,不再耽誤神要在世上的工作;讓教會的牧者認識神對牧羊人的期望和職責,來真正喂養神的羊,把天國的公義和憐憫行在世上,讓神的國在世上降臨等。

為了給您們提供背景信息來做判斷,下面,我把今年6月1日後跟遠志明的交流付上∶

Sunday 6/1/2014 6:34 PM

遠志明,你好。我下面的交流是按照這以下的基督的教誨而行的。

馬太福音18:15-20 Chinese Standard Bible (Traditional) (CSBT)

挽回弟兄

“如果你的弟兄對你犯了罪,你就要去,只在你和他之間責備他。如果他聽你的,你就贏得了你的弟兄;如果他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個或兩個人一起去,為要使’任何事,憑兩個或三個見證人的口,才能成立。’如果他不聽他們的,就告訴教會;如果他連教會也不聽,就應當把他看做像外邦人或稅吏一樣。”

2011年10月底或11初的時候,我給你發過一個電郵,說我已經饒恕了你在普林斯頓強暴我的事。你馬上給我回了電話。你第一句話便問我,我有沒有把這件事跟人說。我說,我跟教會的老姐妹禱告,我決定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像大衛不會揮手擊打掃羅一樣。

你立即說,“柴玲,我讀了你的書,你把這件事跟人說,對你不會有好處。”但是我聽了,很有點生氣。

我進一步跟你說,“因為這件事,讓我19年來沒能信主。感謝主的恩典,終於在19年後通過像雲牧師這樣的人把我帶到主里來。你還對誰做過像對我那樣做的事,你應該去跟她們道歉,以致於她們不致像我一樣,沒有辦法信主得自由,得永生。你也知道基督所說的話,“耶穌對他的門徒們說∶’那些使人絆腳的事必然出現,不過使它出現的人有禍了。對他來說,就算脖子上拴著大磨石被丟到海里,也比他使這些卑微人中的一個絆倒更好。(路加福音17:1-2)’”

你反而笑了,說,“柴玲,你是新基督徒。你不知道,’如果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看哪,新的已經來臨”(哥林多後書5:17)

我們後來又說了幾句,就結束了。

通話後我感覺很不好,但是因為我當時忙於拯救女童的事工(我們正准備去羅馬的行程),我沒有讓我們之間的交流影響我對主的工作的專心。我是新基督徒沒錯,但心裡覺得我們的這次交流,跟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心裡很不舒服。

2012年2月份左右,我在一個華人的教會圖書館裡面看到你們製作的紀錄片《十字架》。我看了後,也為那些基督徒的先輩的犧牲和奉獻深深感動,也在主面前為你的這份工作獻上感恩。我也的確在2013年春天跟通過交換我的書來買十幾盤錄像,為的是讓福音更廣的傳播。我也試圖讓自己饒恕,和解。

但是2012年11月份時,在兄弟姐妹為我做醫治釋放的時候,基督突然讓我感到你在1990年在普林斯頓對我的強暴是多麽深深的傷害著我。那時我剛剛搬進新的公寓,你說你要給我看一個電影。我聽你自己說你是《河殤》的創作人之一,也就很自然地相信了你。以為你又有什麽大作。沒想到你拿了一片黃色電影來放給我看,當時我覺得不好意思,要你停止離開時,你抓住我,用體力強行把我按倒在地毯上強暴我,並用我掙扎中掉在地上的外衣蓋住我的眼睛。直到今天,這封信還是很難寫的原因,是我始終不能忘記那在天花板上的電燈是那樣的刺眼,我心裡是多麽的痛恨你對我的施暴┅┅。

我的痛恨甚至到了我都不屑於再在我的記憶里認為你是一個人,這麽多年來,每當我聽到你的名字時,我都在心裡說一句“偽君子”。只有這樣,我才能繼續生活下去。

你當時提起褲子時,似乎像個沒事人一樣,為了轉移我的注意力,你隨意地說∶“柴玲,他們的天安門屠殺算什麽。你不知道中國的計劃生育,那血淋淋的強迫墮胎,很多小孩墮下來還是活著的,護士馬上把他們的頭按到水桶里,小孩掙扎幾下就不動了┅┅小孩子這樣被墮掉的多的不得了。他們認為小孩的眼球可以做葯,就把孩子的眼球挖出來,堆得像小山一樣┅┅”

我痛苦地坐在地上,用衣服蓋住我的被玷污的身體,痛苦極了。不光為我自己,也為那些不幸的母親和孩子們。

當時我萬萬沒想到,在我逃出追捕,失去家人,失去國土,失去一切,心靈身體極其破碎的時候,我會被你強暴。魔鬼在1986年秋天沒能成就的事,你在1990年卻做到了。

那時我為了保護民運的聲譽,決定不把你報告歸案。回頭看來,這樣也免了你因強奸罪入獄十年剝奪自由的懲罰。這是神對你的多大的恩典!

可是,因為我這樣的決定,我也讓自己陷入了魔鬼的謊言∶“無論我怎樣努力,我永遠都不會戰勝邪惡。”這個謊言,一直捆綁了我19年。也使我19年裡沒有能做主為我預備好的工作。

但是神的力量畢竟是遠遠的勝過魔鬼的。神不僅讓我得勝,並且讓我得勝有餘。 在2009年12月4日的禱告里觸摸我拯救我,讓我信主,得救。

但是你當時的強奸,確實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傷痛。最邪惡的是讓我對上帝和基督沒有信任。在2012年11月跟12月底我接受神的醫治時,那時我已經經歷了神的大能和大愛,但是我還是不能相信,神為什麽允許這件事情發生。神給了我話語,也給了我承諾。我的心在主里一點點地癒合。你知道嗎,1990年本該是我認識基督的一年。19年在苦海和黑暗中掙扎,看不到希望和光明,19年沒有辦法幫助中國結束一胎化政策,2到3億的孩子就這樣被殺死了。如果,我(們)能在1990年,當全世界的媒體還關注中國和中國的人權狀況下,就提出廢除這個一胎化政策,(與主同行,與眾同心)多少孩子可以被挽救!!!

我給你的第一份電郵就問你,你信主後,為這些孩子做了些什麽?你沒有回答。你這算信的是什麽基督教???你真正能夠安心的上學,查經,禱告,講道,而不看見那些孩子痛苦的臉嗎?能不聽到那些媽媽們撕心裂膽的哭喊嗎???

2013年3月,我感到事情很嚴重。我的師姐指明給我,你說的“人信主,就是一個新造的人,過去的都過去了”,是多麽的被濫用。而在這里,基督也很明確的表示∶“撒該站著對主說∶’主啊,請看,我要把我財產的一半分給窮人。我如果勒索過誰的東西,就償還四倍。’耶穌對他說∶’今天救恩臨到了這一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要知道,人子來,是為了尋找並拯救迷失的人。’(路加福音19:8-10)”

在箴言6:30-34,盜賊因飢餓偷竊充飢,人不會鄙視他。但如果他被捉住,就要七倍償還,要把他家裡所有的財物都交出來。

難道你不知道神對強奸罪的痛恨∶在申命記22:25∶“如果有人在田間遇見了已經許配人的少女,拉住她,和她同寢,只要把那和她同寢的人處死。”

你自己也說,你在主面前晝夜不安定,求主憐憫。你既然知道真理,你怎麽會又用《聖經》騙我(2011年11月),然後又騙周愛玲牧師(2013年3月),跟她說,我們之間的事是發生過,你不同意是強奸的說法,還騙周愛玲牧師說是我到你的住所找你的。難道是真理的基督不知道你做的事的真相???

我是饒恕你了,也在神面前不斷地為你禱告,求主給你勇氣來面對過去。我也知道我並不是唯一的一個受到你的性暴力的。難道主不聽我們在他面前晝夜不息的禱告?

我希望你能跟我正式道歉,並跟我講你當時為什麽那樣做。我也希望你跟其他所有受害者道歉。

如果你現在做了牧師還是繼續行走在淫亂,暴力,謊言和欺騙中,你必須立即停止。認罪懺悔,撫恤受害者。

我們都是罪人。神在我們認罪後,還會給我們更大的事工和恩典。像亞伯拉罕,大衛,等。但是如果知罪還犯罪,那實在是真正可怕的。

我給你三天的時間回復我。周愛玲牧師和雲牧師是我的見證人。——柴玲

幾天後,遠志明回電郵說願意約定個時間見面。為了達到真正的饒恕與和解,我又很直接地回了以下的電郵∶

在Jun14, 2014,11:48AM,Chai Ling 寫道∶

遠志明,你好。謝謝你的回電。我雖然在旅行中,但是可以收到電郵。我們可以通過電郵先交流。

經過快24年後這個事情還沒有解決,我不會再浪費時間拐彎抹角。我會很直接地面對真正的問題∶我很願意稱呼你為主內兄弟。但是你做的事∶性侵犯和撒謊讓我很難知道你究竟是什麽。美國也有幾個披著基督的外衣行殺人犯罪的人。我從2011年到現在跟你的接觸使我沒法對你有信任。但是基督上了十字架,我們任何的罪他都是可以饒恕的。但是要我們有勇氣來面對罪。任何繼續的否認和借口都是不能讓你得到自由和救贖的。因此,我希望在三個方面有交流。

1. 如果你現在還有性侵犯的事情,你不但要立即停止,而且要面對受害者立即認罪悔改。

2. 對於你在普林斯頓,巴黎和北京的性侵犯的受害者,你成為了她們信基督的障礙。請立即道歉請求她們的饒恕,為基督正名。

3. 我希望你對我的性侵犯和後來的兩次欺騙行為(第一次是2011年11月左右對我說的謊話和威脅;第二次是2013年3月對周愛玲牧師說的謊話)書面道歉。

如果你願意麵對這三方面,我們可以安排一個見面或電話會議。我在6月22日會回到Boston。謝謝。——柴玲

遠志明再來電郵說他願意來真正道歉和解。幾經周折後,我們終於在6月24日見面。我們在證人面前繼續試圖和解。這是我在7月13日寫給所在人的備忘錄∶

遠志明,你好。我們在6月24日在周愛玲牧師的教會見面。我們的談話會面都在徐永海牧師和周愛玲牧師的見證下。雲牧師沒有在場。請把這個email轉給徐永海牧師。

我們的會面從上午10:30左右開始,大致下午2:30結束。

首先我要謝謝你來Boston跟我見面。在24年以後終於有這樣一個進展,是主的恩典。我也特別謝謝周愛玲牧師和徐永海牧師花時間來陪伴作證。謝謝雲牧師從凌晨兩點到六點的不停的禱告和勸勉。

我們見面的結果是∶“柴玲對在1990年被遠志明強暴對證時,遠志明拿出自已的版本,並稱柴玲跟他有繼續的男女關系。這里稱兩個版本。在會談的繼續中,遠志明在柴玲的版本上道歉,柴玲再一次給予饒恕。周愛玲牧師做了雙方切斷魂結潔凈的禱告。但是遠志明對柴玲要求的三個方面都沒有認真的回答和認罪道歉。柴玲認為有兩個版本,這只是一個開始,並沒有結束。會談後同意寫備忘錄為未來做記錄。備忘錄要求交給雙方的牧師、長老匯報做交代。柴玲並要求對關心這件事情的公眾有個交代。在發表公眾聲明前會給大家過目。

會談結束後,柴玲給在德國的雲牧師做了個簡短的匯報。柴玲跟雲牧師的共識是∶只有真理才能讓我們得自由。真理只能有一個版本。

現在柴玲的立場是∶柴玲堅決不同意遠志明的版本。堅決不認為在被遠志明強暴後曾繼續跟遠有任何男女關系。出於恩典,在會談中柴玲給了遠志明的版本三個可能∶是真的;是記錯人了;是撒謊。柴玲堅決不認為遠的故事是真的。那遠志明是記錯人了還是在故意撒謊?

為了繼續搞清真相,柴玲在6月30日給遠志明很熟的朋友蘇曉康通了個電話∶得知在1989後當遠志明和蘇曉康來到巴黎時,也有一位女士指控遠志明強奸她。萬潤南和蘇曉康收到這個指控。但是沒有給予調查處理。

來到普林斯頓時,遠志明把朋友的妻子“小馬”從巴黎帶來一直跟他同居,直到遠志明的妻子從北京來才結束。進一步證明遠志明的版本柴玲跟他有男女關系是不成立的。

聖經的原則要求我們經過三步程序來處理沖突∶

先是單獨見面;這步已經發生在2011年11月;

再是帶證人見面,這步在6月24日已經發生。

結果沒有達成和解的第三步是要把事情交給教會。

柴玲已經把事情匯報給她所在的美國教會。教會的長老和牧師立刻表示他們要幫助處理這件事情。他們會跟周愛玲牧師聯絡,希望進行下一步。雲牧師在10月3日去洛杉磯。他也提出可以繼續幫助。

柴玲的禱告是∶基督你是真理。請您用您的大能和神奇把真相顯現出來。讓神的兒女和您的教會在真理中得完全的自由!教會是您基督的,請您恢復您的教會的聖潔!我們以耶穌萬勝的名禱告,阿門!”

以下是沒有發出的給公眾的聲明的草稿∶

“關於給公眾的交代,這是我的簡短聲明∶

謝謝朋友們對我的關心,沒有想到在公開信里的一句話提到我對曾對我性侵犯饒恕會引起這麽對人的關心和反應。感謝神的恩典,也許是在公眾的輿論影響下,幾乎24年之後,我在6月底終於跟這個現在是牧師的人在兩位牧師的見證下見面會談。按照聖經的原則,第一步是兩人單獨處理,如果不行的話帶兩到三位證人再會面處理,這樣還不行的話就要把事情交給教會。我們的會面雖然有進展,但是並沒有達成真正的認罪和解。下一步已經准備交給教會長老處理。

性侵犯是一個很邪惡的罪行。受害者很多,但是很少的受害者在社會中能得到公義和醫治。她們一生都生活在痛苦和煎熬中。但是神愛我們。基督在2000年前上十字架時就為我們預備好了公義和醫治。今天,他也正帶領我們走向真正的自由和幸福!雖然我本人走向自由的路還沒有完結,但我希望跟我有同樣類似經歷的姐妹兄弟們不要放棄希望!神的承諾是真實可信的!

請主內的兄弟姐妹們為我們的下一步禱告。我們知道基督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願他在這里彰顯真理,在真理中讓神的兒女們徹底的得自由!願基督的教會光明聖潔!願所有因性強暴的傷心人得以醫治,被囚禁的人得釋放!以耶穌尊貴的名禱告,阿門!”

7月到8月,我們全家受主的安排在國外朝聖旅行學習。聖靈在一步步地教導我們他要帶領未來中國走的路。聖靈在興起中國,未來的中國是要有教會來帶領的。但是神要他的教會真誠公義憐憫聖潔。中國未來的政府是絕對公義的政府,因為她是要建立在基督和教會帶領的社會的基礎上的。神的熱心要成就這事!(以賽亞9:7)

8月底我回到Boston後,立即去見了我美國教會的長老。沒想到在我出國期間,劉彤牧師似乎居然試圖說服美國教會的長老牧師不要再幫助我找出真相。把這事放棄。我在神面前原諒她。美國教會長老很不理解,為什麽遠志明不可以說個道歉,他還在隱藏著什麽。長老認為,如果沒有真相的話,何談饒恕,他決定支持我去找謊言測試專家,來證明我說的話是真的。他也認為這是一場靈界的征戰,並為我們成就神的公義禱告。

9月,10月,11月,爭戰很激烈。但是神是得勝的神。他讓我們看到教會里普遍有個很邪惡的教導,那就是假的屬靈權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聲稱∶不要碰神的受膏者,否則會受詛咒的。這本來是神對他所有兒女的應許保護,絕對不是用來允許牧師,先知,主教濫用神的名義虐待神的孩子和信徒的。每一個信徒都是神的受膏者。(你們從那聖者得著膏抹,這是你們都知道的。約翰一書2:20)幾位維護遠志明的牧師都用神在使用他的理由來說服我不要繼續證實真相。並以這件性暴力發生時他還未信主等為他開脫,甚至攻擊我為什麽膽敢把這件事講出來等等。

但是我深知,我們必須敬畏神,不要敬畏人。我一定要聽到神的聲音和指導。在我們跟神的禱告中,我感到神對虛偽的極度憤怒,“Enough is enough!”“足夠了!我的教會要聖潔!”神幾乎是在憤怒的呼喊。深深痛恨人濫用他的名,偷竊他的榮耀。神可以讓驢子講話,石頭起來敬拜他。他要我們一定要敬畏神,不要偶像人,不要把神的榮耀當成是人的作為。對人的罪,神要我們在愛中說真心話。不要互相撒謊。

歌羅西書3:9 Chinese New Version (Traditional) (CNVT)

不要彼此說謊,因為你們已經脫去了舊人和舊人的行為。

當神幫助我把曾經信奉的假的屬靈權柄廢除後,很快,在11月19日,這位測謊專家來了,真相出來了。當他做完一切時對我說,“告訴他們,我們是永遠都可以找出真相的。他們願意嗎?”我當時不知是要哭還是要笑的感覺,如此容易的真理,為什麽要經過24年的磨難才能得到?

回想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是真實的種種磨難,包括2013年2月,在周愛玲牧師的帶領下去見她的資深牧師(劉彤牧師)。在2012年的12月底,當我得知這位資深牧師是為遠志明按牧的6個牧師之一,我很高興,以為他可以成為調解人,讓遠志明跟我有機會認錯和解。在他的要求下,我晝夜沒睡,一氣寫了7個小時,12頁的背景材料。

沒想到2月份見到劉彤牧師時,他很冷漠的說,“這樣的事情,我們也解決過。是‘他說的,她說的’(he said, she said)。這個人好了,得醫治,那個人就會受傷┅┅。“然後他雙目看著我,斬釘截鐵地說,“我相信他。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我們每個月都在一起吃飯┅┅”我實在很吃驚。但還是忍不住沖口而說∶“難道神的教會不應該聖潔?!”(Should not God’s church be Holy?)但還是忍不住在飛回東岸的5個多小時的飛機上淚流滿面。

之後我的同事Brian知道這件事,又寫電郵給這位資深牧師,建議他應該至少調查一下這件事。但是Brian說他收到這位資深牧師的電郵,說,“不要再提這件事。這事結束了。”(Don’t even mention this matter to me. It is over !)

為了調查這件事情,我還忍受人沖我吼,摔電話;還有其他的資深牧師不肯介入。

那位作證的男牧師相信了網上的一份冒我的名而寫的信,對我已懷成見,在今年6月24日的會上並不幫助我,反而責問我為什麽在公開信里提這件事,使我覺得何其孤單。像前面說過的,連開始幫助我的牧師也最近承認她已改為開始相信遠志明,又說,她不知道該信誰,並讓我的美國長老牧師不再幫助我找到真相與公義。

這還不算在這之前那漫長的路程,從恥辱,痛苦,孤獨中走出來的艱苦路程。

當我在6月25日《女童之聲》的董事會上忍不住地把6月24日跟遠志明見面時的受挫講出來時,美國牧師聽後很吃驚,“這樣的事對一個像你這樣強壯(strong)的女人都這樣難的話,那對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子,他們會是怎麽做哪?”

是的,就像是我6月24日跟那位男牧師講的,“如果沒有上帝,我們就沒希望。”如果我不在每次的受挫受傷後立即在心裡饒恕這些傷害我的人,我就不會走出來;如果在每一個艱難路程中,我不是感到上帝與我的同在,我就不會堅持到今天,堅持到找到神把他要給他受侮辱的女兒們醫治公義道路方式的今天。

這個道路方式就是這個測謊專家傳遞的從基督那裡來的信息,“我們永遠可以找到真相,你們願意嗎?”那一時刻,百感交集的我在心底深處由衷地湧出無盡的贊美和感恩,我是多麽感激這個過程中始終不疑地支持我的丈夫,是他在2013年春首次提出可以用測謊來找出真相的方式的人;我是多麽感激指引我丈夫的神,“神哪,您真是掌管天地萬物公義憐憫的神。您是讓孤兒滿足,讓寡婦心中歌唱的神!”(約伯記29章)

馬太福音18章的下一步要求是跟教會交代遠志明的事情。那誰是他的教會哪?誰是他的長老?誰是以聖經的標准要求他的牧師們呢?誰是以聖經標准要求他的兄弟姐妹們呢?我前面受挫的經歷讓我很惆悵。27年來尋找公義社會的答案帶領了我到神的面前,神讓我感到未來中國的希望在教會。但是教會的希望(hope)和公義(justice)在哪裡?

前天晚上跟神的禱告中,神帶領我到了以西結書34 Chinese New Version (Traditional) (CNVT)

譴責失職的牧者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人子啊!你要說預言攻擊以色列眾牧者;你要對他們說預言∶’主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眾牧者有禍了!他們只顧牧養自己。牧者豈不應當牧養羊群嗎?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羊,卻不牧養羊群。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患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包紮;被趕散的,你們沒有領回;迷失的,你們沒有尋找;你們反而用強暴嚴嚴地管轄它們。它們沒有牧人,就分散了,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我的羊在眾山和各高岡上流離;它們分散在全地上,沒有人去尋,也沒有人去找。

因此,你們這些作牧者的,要聽耶和華的話∶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沒有牧人,就成了獵物,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我的眾牧者不尋找我的羊;他們只顧牧養自己,卻不牧養我的羊。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因此,你們這些作牧者的,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與眾牧者為敵;我必向他們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再牧養羊群,也不再牧養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不再作他們的食物。”

耶和華親自作以色列的牧者

“因為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必親自尋覓我的羊,把它們找出來。牧人在他的羊群四散的時候,怎樣尋找他的羊,我也必照樣尋找我的羊。這些羊在密雲幽暗的日子四散到各處,我要把它們從那裡救回來。我必把它們從萬族中領出來,從列邦中聚集它們,領它們歸回故土。我必在以色列的群山上,在眾溪水旁,在國內一切居住的地方,牧養它們。我必在美好的草場上牧養它們,以色列的高山必作牧放它們的地方。在那裡它們必躺卧在美好的牧場上,它們必在以色列群山肥美的草場上吃草。我必親自牧養我的羊,親自使它們躺卧。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迷失的,我必尋找;被趕散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包紮;患病的,我必養壯;肥壯的,我卻要除滅。我也必按著公正牧養它們。”

神的話語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安慰。我也希望讀我的這封信的人們在神里得到安慰。我也並不是說上面提到的幾位牧師就是神不喜悅的。這是需要他們自己跟神禱告的。但這卻是神對他的教會的要求和期望。只有在建立起這樣榮耀神的教會,中國才會有公義自由。但是我們不必擔心,神會成就這事的。

當我在做測謊的同時,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在哈佛神學院的演講中說,10%婦女受強奸,20%的婦女受性騷擾,都是4%的男人做的。統計說,如果一個強奸犯不被終止的話,70%的機率是會重犯的。一個強奸犯會平均傷害至少5個人。

前總統卡特的演講不是孤立的。這符合神在2012年底,在我的被強暴的醫治中得到的異像。神在大大動工,醫治他的受傷的兒女們。看看最近的報道,每天,有多少關於在軍界,學界,傳媒界,神在大大清潔他的社會,揭露處置性暴力。難道中國教會不知道美國天主教會對他們的性丑聞的遮蓋而導致的衰退嗎?

今天,神要把公義,聖潔,真誠,憐憫的權柄給他在世上的教會,耶穌的新娘。他要教會興起來,制止這4%的男人的暴虐,包紮這30%的婦女的心,靈,和生命。基督號召牧者成為真正的牧羊人∶約翰福音10:11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教會不要再為罪遮蓋了。

有人也許會問,這樣做是饒恕嗎?是不是柴玲為了推行事工,出名,報復,等等。這都是前幾位牧師為了維護遠志明製造的借口。那神是怎麽看哪?我在跟神禱告的時候,神很清楚地說,“都不是的!我派我的兒子去聖殿翻桌子不是審判,是熱烈的愛”。神鼓勵我憑著熱烈的愛,勇敢地去揭露這些黑暗,使眾人驚醒回轉來得到耶穌付上代價要給我們的永生的真理。

神讓我感到,真正的審判和報復是像發生在Masada的事。Masada是以色列山上的一個城堡,在那裡,在耶穌遇難升天33年後,猶太人暴動,羅馬人來攻打耶路撒冷,猶太人全城覆滅。最後的一千人逃到Masada。但是在被羅馬軍攻下的前夜,這一千人決定自絕。十個人被選出各殺百人,婦女孩子一律殺,最後的十個人抽簽,一個殺九個人。最後的這個人沒有自盡投降下落不明。就像耶穌遇難前警告他們的那樣。如果他們不回轉,這才是神對罪的報復和審判。

在此,讓我以最後一次給遠志明的信做結束。未來是怎樣,我也不知道。但是真相就是真相。上帝就是上帝。公義就是公義。不管多遲才來,但是一定會來的。因此,我也把這個24年來的痛苦,傷害,折磨,完完全全地交給愛我們,掌管一切的上帝,和他的教會。我相信,神會興起公義的牧羊人,神會興起真正的代表勇敢基督精神的教會。

Monday 11/24/2014

遠志明,從6月24日見面後,我們沒有再聯絡。我們的教會長老跟周愛玲牧師見面後,又在8月底跟我見面。我們的決定是我去做謊言測試,來證明我講的是真的。因為事工忙,靈里還需要做的醫治,和花時間找到測謊專家,也一直希望你能懺悔回轉,但是沒有回應。

神終於在11月19日時,使我做了測試,我關於你對我強暴的話被專家的測試證明是完完全全真實的。我在第一次見你時被強暴,我之後也跟你沒有任何性關系。

你在6月24日說,你不願意做測謊證明你的故事。但是你還是在撒謊∶說我繼續跟你有性關系,還說你沒有強奸別的女人。

你這樣既稱自己在基督里,還是在不停地犯罪,是不對的。

希伯來書10:26-30

如果我們領受了真理的知識以後,還是故意犯罪,就再沒有留下贖罪的祭品了;只好恐懼地等待著審判,和那快要吞滅眾仇敵的烈火。如果有人干犯了摩西的律法,憑著兩三個證人,他尚且得不到憐憫而死;何況是踐踏神的兒子,把那使他成聖的立約的血當作俗物,又侮辱施恩的聖靈的人,你們想想,他不是應該受更嚴厲的刑罰嗎?因為我們知道誰說過∶“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又說∶“主必定審判他自己的子民。”

我只好按神的教導∶把你交給教會。

希望你能懺悔,得救!

願基督的教會聖潔!以基督的名禱告,阿門!

馬太福音18:15-20 怎樣對待犯了罪的弟兄

“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獨在一起的時候,要去指出他的過失來。如果他肯聽,你就得著你的弟兄。如果他不肯聽,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好使一切話,憑兩三個證人的口,可以確定。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吧。“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在地上捆綁的,在天上也被捆綁;你們在地上釋放的,在天上也被釋放。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麽事祈求,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我就在他們中間。”

約翰福音8:32“你們必定認識真理,真理必定使你們自由”

為基督的好牧羊人的榜樣獻上真正的感恩節的祝福!

柴玲

Chai Ling
Founder
All Girls Allowed---In Jesus’ Name Simply Love Her
101 Huntington Avenue, Suite 2205
Boston, MA 02199
office: 617.492.9099 x241 fax: 617.492.9081
www.allgirlsallowed.org

——本文曾刊於《女童之聲》(http://www.nvtongzhisheng.org/blog);在這個首發的新版本中,柴玲增加了先前版本中隱去的牧師名字等。

2014-12-23

發表於 2014-6-25 04:43:20 | 顯示全部樓層
請不要發外站鏈接,請把內容貼進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05:46 | 顯示全部樓層
OK
1
遠志明牧師,請為你強奸婦女的罪行向上帝懺悔吧!

所有跟貼·加跟貼·論壇主頁
送交者: 神州 於 April 22, 2014 22:17:06:


遠志明牧師,請為你強奸婦女的罪行向上帝懺悔吧!

2014年4月20日,原“六四”學生領袖柴玲女士在美國發表了她給友人丁子霖的一封公開信,暢談自從皈依基督教以來的心路歷程,並為自己以往引起爭議的言論作解釋。信中柴玲還透露,當年她剛到美國普雷斯頓市時曾遭到一位民運人士強奸,身體受了傷害。後來,這位民運人士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很有名的基督徒。柴玲忿忿不平地說:“但他一直沒有跟我認罪道歉,使我19年沒能信基督。”

柴玲的公開信一經發表立即引起轟動,許多熟人紛紛推測分析,柴玲所指的那個強奸過她的人正是如今四處傳道的遠志明牧師。另有民運人士爆料,1989年遠志明在巴黎難民營居住期間也曾強奸過友人陳宣良的妻子。1990年遠志明移居美國普林斯頓市,跟張朗朗等民運人士同住在余英時教授安排的一大套房子里,這段日子裡遠志明身邊也出現過一名姘婦,直至1991年9月他的妻子和女兒到美國才分手。

遠志明成為一名牧師,傳教佈道要別人懺悔,可自己卻從未對以往強奸婦女的罪行公開道歉和懺悔。遠牧師的虛偽行徑,使柴玲女士心裡對基督教充滿疑惑,以至於她受洗成為基督徒的時間也延遲了十九年。

出生於1955年的遠志明曾是北京衛戍部隊里的政工幹部,後來在大學里研究馬列主義。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後,遠志明突然隨着一批民運人士一起跑到法國巴黎,參與創建“民主中國陣線”,主編《民主中國》雜志。不過中國政府很快允許他的妻子和女兒出國與之團聚。數年後,遠志明以美國華人基督教會牧師的身份返回中國拍攝一部傳道題材的電視片,也得到過中國政府的幫助。2008年,遠志明與余傑、王怡等人發表所謂《舊金山共識》,在海外備受爭議,這份聲明書被一些基督徒認為是和掌權者合作來“和諧”(控制)基督教會的。

以下是柴玲致丁子霖公開信中談及自己遭人強奸的那段文字的原文:

在事工中,2011年,我受羅馬邀請去參加一個民主會議。我們在禱告中請神確定這是他要我做的事情。如果是的話,請神打開見Pope的門來告訴我們這是他的意願。我們想,如果Pope能號召全球的20億信徒為中國禱告,神也許很快會終止這個殺了4億孩子的政策。在聆聽中,突然看到基督要我饒恕一個民運人士。他在我剛到普林斯頓時強暴了我,但他後來很快變成了個很有名的基督徒。但他一直沒有跟我認罪道歉,使我19年沒能信基督。我在禱告中跟主爭辯,“我怎麼可以饒恕他那,他傷害了我的身體?”但是基督很快給我看到他在十字架上受難流血的圖片,說“你看,他們也傷害了我的身體。但我在他們還沒有認罪之前,就饒恕了他們。”那是我伏在基督流血的腳上,帶淚在心裡說,“因為我愛你,我會原諒他。”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06:17 | 顯示全部樓層
舊金山共識是撒旦對教會的迷惑
    舊金山共識的迷惑
   據說;他們都是家庭教會的領袖,在美國他們每年都要召開一次聯歡。在大東亞共榮圈子了,他們討論着中國家庭教會的前途和命運。他們是關心中國家庭教會的大牧者。
    在這些人中間;他們掛着宗教的外衣。實質確是自己投入在巨大的陰影中。他們和撒旦的勢力苟合,共同營造着中國家庭教會信仰的春天。事實上中國家庭教會正在經歷着一個冰封的嚴冬。那些在紅旗下長大的祖國的兒女,他們把和諧的春風灑滿溫哥華,灑滿海外的教會。那些崇洋的基督徒,他們在自我鼓吹的神學中紮根,灌輸着【聖靈】的能力。他們以盡情地發泄接受着邪靈的充滿,是他們把這種信仰的精神毒素放置在中國家庭教會。在北京,曾經召開過第一次官方宗教部門和海外基督教大牧者分享會議。【海外校園】的同工說;這是一次跨時代的盛會。這真是一次高規格的盛會,有神論和無神論座在豪華的大酒店。共同探討如何控制家庭教會這難道不是和諧盛會嗎。海外的大牧者;劉同蘇說;能參加這樣的盛會,是一種榮幸,害的許多人都對此盛會產生極大的羨慕。中國人的可恥就是這樣赤裸裸的。許多海外的牧者把能夠和無神論的聚餐研討當成一種基督國度的榮耀。因為他們是中國家庭教會的傑出領袖。他們用謊言和欺騙蒙蔽了那些善良的中國基督徒。無論在那裡他們都是一種大姿態大面目的出現,他們猶如猶大一樣揮霍着金錢和驕傲的資本,在各地飛行佈道,走到那裡,都聲明他們是家庭教會。當中國的家庭教會正遭受摧殘的時候。他們發表一些所謂的【共識】向無神論表決心。
    有一些女人,他們在和諧的春風中,得意地陪大牧者散步,談心。然後聽大牧者給他們講着永生的真道。他們的一唱一合中。那種融洽已經超越了肢體關系。這恰恰是基督和教會的羞恥。【舊金山共識】不能代表中國家庭教會,不信你問問那些中國家庭教會的牧者,看有誰認識那些大牧者。他們是自命清高的傳道人,他們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舊金山共識一個顯著的背景就是中國基督教金陵神學院的兩位夫妻領袖,跑到西方世界要與無神論決裂。用他們遭受逼迫來掩蓋他們的真像。事實是他們是最高的金陵神學院的教務長。試問舊金山共識的家庭教會大牧者;你能夠和這些在黨的機器下運行的螺絲釘一起敲起和諧的鍾聲嗎。那些大牧者為了壯大自己的勢力,在海外基督教會搖旗吶喊,他們走過的地方都會颳起一陣大風。要不別人再么知道他們是興起中的家庭教會牧者。他們用陰險和詭詐的技巧,企圖佔領僑界,基督教,新聞輿論的陣地。用幾則侵犯別人版權的文字和照片在混淆視聽。
    你用骯臟的靈魂企圖控制純真善良的基督徒。你用大頭娃娃的悲劇散布着你的所謂共識。你在金錢,名利,女人,地位的榮耀中迷失自己,你用謊言和欺騙包裝起自己高大的身影。無論是在西方,還是在東方,都有你鬼魅的身影。你告訴人們,唯有你才是背負十字架的聖徒,因為當家庭教會弟兄姊妹被關進大牢中的時候,是你為他們發聲,你視乎是家庭教會的傳話筒,你的聲音叫的越響亮。那些被關押者會加劇被滅口。

    你死纏爛打,甚至用威脅的方式來對待那些真正的基督徒。你甚至告訴那些基督徒;如果你失蹤了,被關到太平間你的孩子將失去父親。當北京守望教會被迫在公園里冒雪聚會以後。你站出來聲援;許多人被抓了,你卻穩如泰山。守望教會的牧者你沒有給過一杯涼水。你用謊言和欺騙掩蓋了你的真實面目。你用宗教的外衣包裹着那個即將遭受神審判的器皿。
    你們將是一個羞恥的象徵,因為你們用蛇蠍心腸營造了東亞共榮的和諧盛世。你們在燈火輝煌中發表演說,用造謠和誹謗來對待真正的基督的追隨者。
    請收起你那騙人的鬼把戲,你企圖統戰中國家庭教會,用幾個海外家庭教會的代言人發聲。以此來中西聯合進行一次大的和諧共榮,你用威脅,恐嚇,和除名來對待那些堅定的基督徒。這就是你在世界各地販賣的迷魂葯。你把那些基督徒作家,收編在你的翅膀底下,你讓他們飛到那他們就飛到那。耶穌對彼得說;西門巴約拿,我要把我的教會建立在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07:25 | 顯示全部樓層
3
分析遠志明、范學德等人如何在《舊金山共識》里偷偷抺掉“家庭教會”的

我愛阿朱阿紫 著

自2008年12月8日遠志明等人以欺騙的方式通過異端文本《舊金山共識》以來,對《舊金山共識》的形成過程的還原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奈何資料較少,大多數親自參加的人如同死人一般,裝聾作啞,以為事情已過,事不關已,縱然上當受騙,無奈敵人過於強大,也只有裝作不知道。

然而真正追求真理的人從來也沒有忘記這件事和這個異端文件。因為事實上自從《舊金山共識》問世以後,“家庭教會”這個詞幾乎已從華人教會媒體消失了,而在這之前,參加《舊金山共識》的人卻幾乎都披着“家庭教會”這張羊皮。本篇從一個側面分析遠志明、范學德等人如何在《舊金山共識》里偷偷抺掉“家庭教會”的.


讓我們以《舊金山共識》的通過過程來看“家庭教會”這個詞是如何消失的吧,來看看這些和掌權者達成共識的人是如何以卑鄙的手段讓“家教教會”消失,並且妄想取而代之的。

手頭上有兩份重要的文件:
第一份就是第6組的組長范學德發表在“貓眼看人”的”舊金山特會密聞: 一代人的見證”的貼子,(原貼網址: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2590369 )這個貼子記錄了范學德參加《舊金山共識》的過程,由於他有可能不真實地記錄他參加的過程(即撒慌)可能有意無意都漏掉一些重要信息,所以我們可以對照,另一份重要文件即:遠志明、范學德、李大衛和任不寐四人之間的通信。(網址: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231022.shtml  )由於任不寐是第6組的副組長,而李大衛也是該組的成員,所以他們都經歷了同樣的討論過程,所以對比他們的證詞如同法院審案一樣,通過蛛絲馬跡,證詞對比,找出真象。下面,我們就一點點地來看這些披着羊皮的狼是如何讓“家庭教會”消失的吧:

首先,我們來看范學德的陳述:他在”舊金山特會密聞”里這樣寫道: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 ... serids=&action=
(引用開始)
……..

教會要承擔起自己的文化使命和社會使命,這也成為我們的共識。

如何紀念中國的家庭教會,大家不斷爭論,斟酌,最後決定由全體與會代表來決定。

快兩點了,志明指着原稿的結尾說,這句話還要不要?我快速反應,當然要了,寫得這么漂亮:大家一致贊成:於是,“舊金山共識”的最後一句話就畫上了句號:

願榮耀歸給至高神, 平安歸給他所喜悅的人。
…..
(引用結束)
我們來看這群着披着羊皮的狼是怎樣用詞的:“如何紀念中國的家庭教會“  從這里可以看出,他們就想搞掉“家庭教會”,因為他們的用詞是“記念”,所謂“記念”就是死瓜了、過去了的人或事,只有死瓜了、過去了才會記念,沒聽說活着的人或還沒發生的事叫記念的,假設我寫篇文章,叫着“記念遠志明….”就是說遠志明已死了,如果他沒死,我寫“記念”,這不是咒他死嘛!(等下次他死了的時候,我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寫“記念了…..)

所以用了“記念”就表明“家庭教會”已在他們心中死了!從一開始就露出要搞掉“家庭教會”的馬腳,但這多不好意思,因為他這幫人以前可都披着家庭教會這張皮的,一下都脫得光光地多不好,所以又惺惺作狀地又這樣寫道:“大家不斷爭論,斟酌,最後決定由全體與會代表來決定。” ,哈哈,他們到底如何“不斷爭論,斟酌,”的,我們不知道,但結果就是“由全體與會代表來決定。”那就假裝讓別人來討論了,讓更多的來背黑禍,這樣他們就不會暴露了!其實他們心裡明白,都記念了,還討論啥,一定不會提的,不信走着瞧!

那麼,參加《舊金山共識》的人討論了“家庭教會”這個詞沒有了呢?看看其它人的證詞:

遠志明這樣寫着:(四人間的通信)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231022.shtml

說不說"家庭"教會的提法,有爭執,最後決定交給大家選擇,不管哪方面佔多數,另一方面都願意順服,結果是各小組大多數人都說不要專門提家庭二字,洪予健和我們大家都順服了 …..

李大衛這樣寫着:

討論了一會以後,範學德爲了趕時間,提出用舉手的方式代替討論。第一個舉手的議題是“共識中是否應該出現家庭教會”。我當時認爲這樣的“共識”存在著嚴重的合理性的問題,就提出應該先就“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表態。結果是大多數人舉手反對(記得是17人)“大會發表一個共識”;少數人贊同(記得是7人,其中有2人聲明是有條件贊同)“大會發表一個共識”;當時在場有30來人,其餘的人沒有舉手錶態。


范學德這樣寫着:

4. 鑒於對家庭教會還是衆教會一句反映強烈,因此,我提議舉手錶決, 30多位在場者大都舉手錶示不贊成使用家庭教會四個字(因爲看到是壓倒的多數,所以我沒有查具體數字).我又問,贊同的舉手,我自己舉手了,我對面的一個來自溫州的兄弟也舉手贊同.這時候,有人說,還有棄權的呢,於是我又問棄權的舉手,大概3/4舉手錶示棄權.


任不寐這樣寫着:


3、關於"家庭教會"的表決是一方面,但後來會議中止了關於具體內容的討論,決定就共識的必要性先進行表決。大約20左右與會者,17+2人反對。後面兩個人是有條件的支持。看到這樣的表決結果,范弟兄站起來離開了會場。不知道爲什麽范弟兄完全置上述事實於不顧。不談與會者人數,17就毫無意義。


從以上四個人的信中,我們可以看出,第6組的確有提不提“家庭教會”表決的這個事兒(樣子還是要裝裝嘛,雖然肯定不會提的). 看來范學德”舊金山特會密聞”的里沒有騙人,他們“真的”表決了的!!!!?????。

可是不對,各位看官,再仔細看看李大衛的證詞:


討論了一會以後,範學德爲了趕時間,提出用舉手的方式代替討論。第一個舉手的議題是“共識中是否應該出現家庭教會”。我當時認爲這樣的“共識”存在著嚴重的合理性的問題,就提出應該先就“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表態。結果是大多數人舉手反對(記得是17人)“大會發表一個共識”;少數人贊同(記得是7人,其中有2人聲明是有條件贊同)“大會發表一個共識”;當時在場有30來人,其餘的人沒有舉手錶態。

看到沒有,李大衛提出要先就“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表態,結果沒通過!!!!!!《共識》整個文本都不能發表,還討論什麼提“家庭教會”,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就是由於李大衛牧師等人發現《舊金山共識》是出自那惡者邪靈的,這是一個圈套,就是要套真信主的人,可惜,被李大衛牧師認破了,就先提出就必要性發表一個東東進行表決,結果沒有人上遠志明的當,當然大多數人反對,就是不能發表這個共識!!!


各位看官,您一定要問,會不會李大衛牧師在作假見證,他亂寫的,真實情況並不是這樣的,那麼,我們來看看任不寐傳道是怎樣說的吧:
….
3、關於"家庭教會"的表決是一方面,但後來會議中止了關於具體內容的討論,決定就共識的必要性先進行表決。大約20左右與會者,17+2人反對。後面兩個人是有條件的支持。看到這樣的表決結果,范弟兄站起來離開了會場。不知道爲什麽范弟兄完全置上述事實於不顧。不談與會者人數,17就毫無意義。

看到沒有,李大衛和任不寐兩人的證詞一致,都是先進行必要性表決,沒有通過!!!!!!!!!!
由此可見,李大衛和任不寐的證詞是可信的!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始作俑者范學德是怎麼說的吧:看看他信中的第4點


   4. 鑒於對家庭教會還是衆教會一句反映強烈,因此,我提議舉手錶決, 30多位在場者大都舉手錶示不贊成使用家庭教會四個字(因爲看到是壓倒的多數,所以我沒有查具體數字).我又問,贊同的舉手,我自己舉手了,我對面的一個來自溫州的兄弟也舉手贊同.這時候,有人說,還有棄權的呢,於是我又問棄權的舉手,大概3/4舉手錶示棄權.
….
顯然他的證詞和李,任二人不同,在范的證詞是他表決是提不提“家庭教會“的表決,沒有通過,就是不提”家庭教會“,而李,任兩人的證詞卻是進行的“共識”必然的表決,沒有通過。那麼,誰說的是真的?誰又在撒慌吧

當然,各位看官,你會說,2:1肯定是范學德是在作假見證的。事實上,當然是范學德在撒謊,不然我寫這篇文章幹啥,難道我會為披着羊皮的狼的它平反不成???其實事實就隱藏在范的證詞里,我們看看,在它的證詞里,在表決前,他什麼時候提過“家庭教會”沒有,沒有,這句話是突然出現的:“鑒於對家庭教會還是衆教會一句反映強烈”,怎麼就反應強烈了,自已前面證詞一點都沒提,就突然有了。他接着又寫着他贊同要提家庭教會,可笑呀可笑呀,你作為一個組長,想贊同,卻有暗示別人反映強烈,你就不能先給他們作工作么???

其實真相是這樣的,由於李大衛牧師等人發現《舊金山共識》是出自邪靈的,就先提出到底要不要發表這個共識的表決,根本無關具體內容,結果大多數人反對發表!范學德一看騙人不成,在後來的通信中卻把這個表決改成是對提不提“家庭教會”的表決並且他還改成他是贊成提“家庭教會”的,你看看,他這個披着羊皮的狼,裝得多象羊呀!!!!他其實是舉手贊成必要性通過,而大多數人反對!多狡猾呀,可惜,他忘了,他們組還有李,任兩人,不是他一個人在唱獨角戲!

讓我們再來還原事實的經過:
首先第6組討論共識,李大衛一看,這個東西見得了人么,這不是騙人么,這不是拉我們下水么,就提出先就共識必要性表決,結果,當然不能發表這個出自邪靈的文本,畢竟他們組看來信主的佔多數!

范學德一看陰謀失敗,看到這樣的表決結果,范弟兄站起來離開了會場。(任不寐證詞),他離開會場 干什麼去了,他去告訴遠志明去了,告訴他不提“家庭教會”,他說正准備說共識都沒通過(可是他的證詞里提都沒提要表決共識,只提了表決提不是“家庭教會”,可見他是撒謊),他正要說的時候,其它人找遠志明,他就沒機會說了,可見遠志明是認為他的那個組通過了。

可是遠志明的的證詞是怎麼說的呢???


於是7個小組就有6個通過了。
….

遠志明是怎麼知道有個組沒有通過???難道還有一個組也沒有通過?是哪么組??。

范學德持中國10年往返簽證,當“官人”真爽!(參看貓眼看人他的貼子)


各位看官,我都寫得這么詳細了,如果你還有看出來遠志明、范學德等披着羊皮的狼是如何在《舊金山共識》里偷偷抺掉“家庭教會”的,我看你還是為您的智商努力吧,要不先買塊豆腐碰死?扯根頭發弔死?羞愧難當呀,你真是太傻大天真,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太 7:15
你 們 要 防 備 假 先 知 。 他 們 到 你 們 這 里 來 , 外 面 披 着 羊 皮 , 里 面 卻 是 殘 暴 的 狼 。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08:11 | 顯示全部樓層
4
原文地址:一代人見證了什麼--舊金山與誰共識作者:我算什麼
一代人見證了什麼
2008年底,數百位海外的華裔基督教傳道人和國內去的一些基督教領袖在舊金山搞了一個《一代人的見證大會》,他們認為自己可以代表那一代人見證神在中國和華人中的奇妙作為,一起承擔神賦予的福音使命,會後發表了一個大家簽名的《舊金山共識》。於是海內外一片叫好聲,彷彿天國在地上已經實現。有少數幾個人發出一些微弱的不和諧聲音,立刻被無數的“護遠者”祭起不可論斷的大棒,口誅筆伐,打擊得抬不起頭來。
這一代人究竟見證的是什麼呢?這個舊金山共識究竟是和誰取得共識呢?我們常常有健忘症,稍微有點記性的大概對這場表演都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我們回到六十年前看看,馬上就能明白這是個模仿秀,重演老一代的劇情套路,毫無創新。
很多人說這個見證大會振奮人心,榮耀了主名,這個共識體面大方,穩重全面,毫無瑕疵。《共識》表面上看確實一字一句都是積極,正確的。足見仇敵的厲害,偽裝極其巧妙,不是一般的來頭。但是神說敵擋神的真道的人,他們的愚昧必在眾人面前顯露出來。據當事者透露的信息,這個共識曾遭到與會者大多數的反對,但是仍然能夠順利出台,可見是出於神的掌管,要他們顯出真實面目,好使群羊能夠識別出他們虛假的本性。
《共識》顯然出自高人之手,滴水不漏,無懈可擊,是一份絕妙的迷魂湯。然而神的智慧遠遠超過人的智慧,早早就通過聖靈光照他的僕人給我們留下驗毒的銀針,只要我們拿出六十年前神的忠僕王明道先生寫下的《真理呢毒素呢》和《我們是為了信仰》,立刻就能戳穿他們的面具,揭開他們的羊皮。
《共識》的第一部分信仰告白有六條,也完全符合普世正統教會公認的使徒信經。但是只有六條,和十二條的使徒信經相比短了一些,少了幾條。是粗心漏掉的嗎,顯然不是。與會的數百位都是教會領袖,學識信仰生命代表了華人教會的最高水平,不可能犯這種小兒科的錯誤。是匆忙省略的嗎?顯然不應該,這么盛大的場面是代表整個華人教會,代表一代人的信仰宣言,是要在神、人、天使、魔鬼面前作見證的大事,怎麼可以如此潦草應付。遠先生面對質疑辯解說,大會和共識並不是為了形成教義,沒必要面面俱到,這就顯出一顆被烙鐵燙慣了的心的油滑詭詐。與會的骨幹透露遠先生籌辦此次大會的初衷是要請到所有在美國的華裔教會領袖,因為要代表一代人的共識,總得隆重點,而且他們是奉主耶穌的名聚集,更要對信仰的事認真一些,如今則說得輕描淡寫潦草應付,可見在神面前的居心如何,根本沒拿耶穌當回事嗎?何等的輕慢神。我們來看看他們這不是教義的信仰缺了什麼吧?
《使徒信經》
《舊金山共識》
1、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
我們相信,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獨一上帝,創造了宇宙和人類,並以他榮耀的權能,掌管着人類包括中國的歷史、現在和未來。
2、我信主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子;
我們相信,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人贖罪捨命,第三天從死里復活,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3、因聖靈感孕,從童貞女馬利亞所生;


4、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
我們相信,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人贖罪捨命,第三天從死里復活,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5、降在陰間;第三天從死里復活;
我們相信,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人贖罪捨命,第三天從死里復活,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6、他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邊;


7、將來必從那裡降臨,審判活人、死人;


8、我信聖靈;
我們相信,若沒有聖靈的光照和引導,任何人都無法領受救恩,認罪悔改,成為新造的人。
9、我信聖而公之教會;我信聖徒相通;
我們相信,普天下基督徒都是上帝的兒女,教會是我們在地上屬靈的家,耶穌基督是普世教會、包括華人教會的唯一元首。
10、我信罪得赦免;
我們相信,我們和世人一樣,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且不能籍自身的道德、智慧、能力和財富,將自己從墮落與滅亡中拯救出來。
11、我信身體復活;


12、我信永生。阿們!




我們相信,《聖經》是來自上帝的全備無誤的特殊啟示,是基督徒在信仰上的最高權威。
明顯可以看到,他們加上了“聖經無誤和最高權威”,這是很不錯的。但是少了“童女懷孕生子”“升天得權柄”“再來審判”“身體復活”“永生”。這樣,他們就用不着像我們要戰戰兢兢給耶穌交賬了。因為耶穌不一定再來,不一定有審判,不一定身體復活,也許沒有永生,說不定死了拉倒,一了百了,氣化清風肉作泥,就算耶穌再來也抓不住我的小辮子。既然不用給耶穌交帳,不用怕審判,那麼自然可以信口開河,隨便怎麼說,誰管得了。可見這等人說他們相信什麼,或者他們不相信什麼都不足為憑。也就是憑着《共識》缺少什麼來判斷他們的心思和信仰是毫無價值的,還是交給神去鑒察吧?
缺少的這幾條對信仰意味着什麼呢?
1、童女懷孕生子。童女懷孕生子是神給亞當後裔應許的恩典——必有女人的後裔把陷入罪和死亡轄制中的亞當及其後裔拯救出來,這應許是給亞當夏娃後裔的,那些從猴子進化來的人與此應許無份無緣。耶穌基督就是這應許中的女人的後裔,是道成肉身,藉著童女懷孕生子,那太初與神同在的道,取了人的罪身形狀,成了我們至近的親屬,卻沒有繼承人的罪的遺傳,他本來無罪,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但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有資格作贖罪羔羊為人代罪贖命。如果耶穌和世人一樣,是從罪惡里生的,那麼他的死就是因為自己的罪債,沒有資格替人贖罪。不信童女懷孕生子,《共識》說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人贖罪捨命就是一句騙人的話,而且耶穌死了也沒資格復活,就算神可以仗着自己的權勢讓耶穌復活,撒旦也會控告神不公義,因為沒有人替耶穌還死亡的債。正因為耶穌是童女所生,沒有人遺傳的罪,他也沒有犯罪,並不欠罪和死亡的債,因此他的死是冤枉的,是不該死的,神讓他復活是應該的,撒旦沒有理由攔阻。所以《共識》如果不信童女生子,卻信耶穌第三天復活也是沒有來由。而且上帝做的這些奇妙的事也成了神經病,沒來沒理。
2、升天得權柄。《共識》相信耶穌復活“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但是如果耶穌復活後只在地上溜達,沒有升天,沒有得權柄,“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太2818)共識相信的“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便是沒譜的事。如果耶穌不升天不得這權柄,人們就沒有必要非信耶穌不可,信共產主義,死後去找馬克思領賞豈不更好。但是因為耶穌復活後升天了,坐在天父的右邊,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不但包括“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的權柄,也包括了審判活人死人的權柄,如果你信的是馬克思,不信耶穌,死後不但領不到馬克思賞賜,還得和馬克思手挽手去接受耶穌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同時耶穌明明說,他不升上去聖靈就不會賜下來,《共識》者不信耶穌升天,後面卻信起聖靈來了,可見他們信的聖靈也是憑空而來,沒有來由的。
3、再來審判。莫以為把耶穌釘死了,打發走了,就可以高枕無憂享受我們的和諧社會了。他還要再來,審判活人死人。如果是信耶穌的基督徒就更應該對耶穌再來審判恐懼戰兢,因為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不信耶穌的人也不要幸災樂禍,你們也要受他的審判,而且沒有得救的指望。你說惹不起躲得起,很遺憾你躲不了,就連死亡和陰間都在他面前不能躲避,你能躲到哪兒去,到時候連死人都要復活接受審判,你這活着的就更逃脫不了。《共識》者不信耶穌再來審判,不用給耶穌交賬,所以怎麼說怎麼做就可以不用怕了,在共識中漏掉幾條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連耶穌都不審判我們,你們基督徒更沒有資格論斷我們了。既然沒有審判,《共識》前面說他們相信“和世人一樣,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且不能籍自身的道德、智慧、能力和財富,將自己從墮落與滅亡中拯救出來。”便是杞人憂天了,說相信“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人贖罪捨命,第三天從死里復活,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便是畫蛇添足了。說“若沒有聖靈的光照和引導,任何人都無法領受救恩,認罪悔改,成為新造的人。”便是自尋煩惱了。這些人本來可以像無神論者一樣活的瀟灑自如自由愜意,如今卻甘願找個上帝的套,背個耶穌的軛,真是傻到家了。
4、身體復活。聖經說“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人里復活,就必得救。”(羅109)。“既傳基督是從死人里復活了,怎麼在你們中間有人說沒有死人復活的事呢?若沒有死人復活的事,基督也就沒有復活了。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並且明顯我們是為神妄作見證的,因我們見證神是叫基督復活了,若死人真不復活,神也就沒有叫基督復活了。因為死人若不復活,基督也就沒有復活了。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里。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滅亡了。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很明顯我們要信耶穌的核心內容是信身體要復活,如果不信自己要復活,卻去信耶穌復活,便是傻冒。“若死人不復活,我們就吃吃喝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林前15章)聖經明說,傳耶穌為耶穌作見證,如果不承認身體復活,就是妄作見證。看來神早就把一代人的見證定了性,用不着我們去論斷得罪人。
5、永生。如果身體不復活,還談什麼永生。信耶穌最終的目的就是圖個永生。《共識》者卻不稀罕,真不知道他們信耶穌有什麼目的。當然《共識》者前面也提到“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但是並不肯定自己是不是這類人,我們姑且存疑吧。
這五條都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內容,是聖經反復強調的,是任何一個悔改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的入門功課,《共識》竟然漏掉了。可見他們說“我們相信,《聖經》是來自上帝的全備無誤的特殊啟示,是基督徒在信仰上的最高權威。”也未必是真心話。可以肯定如果基督徒和這樣的《共識》共識,便拆毀了我們信仰的根基,失去了我們信仰的核心,成了假信徒。
六十年前,有一批人也宣稱自己是基督徒,但是他們認為耶穌藉童女降生是一個寓言。耶穌捨命為人贖罪,根本沒有那麼一回事,十字架只是顯示了上帝慈愛的能力。是否相信肉體復活,是與整個基督教信仰沒有多大關系的。耶穌再來只是一個詩意的象徵。這樣創世記不可信,先知書不可信,福音書不可信,使徒的書信不可信;先知的豫言不可信,使徒的見證不可信,主耶穌親口說的話不可信。這樣,聖經中一切的要道就都被他們否認、推翻得一乾二凈。王明道先生為這群人起了個名字叫“不信派”,我們不能說《共識》者是不信派,因為他們宣稱相信很多內容,我們不敢論斷他們是不信派。不過對比他們的《共識》和六十年的不信派,還真看不出有什麼區別。
我們再來看《共識》的第二部分“我們看見”,這部分字數不少,但是內容卻只有一條,就是所謂“十字架的變革”,這個詞是著名學者趙曉先生發明的專利。不過是褒義詞還是貶義詞並不十分肯定。問題在於,《共識》者看見的都是地上的事,然而他們卻宣稱自己是信耶穌信上帝的基督徒,是為耶穌基督作見證的。所謂基督徒應該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他們的眼光應該是往天上看。這些人則不然,全部的眼光都在地上。如果這是個人的見識也就罷了,偏偏這是一代人的看見,是一代人的共識,這便是羞辱主的名了。耶穌基督辛辛苦苦把這一代人從地上召出來,揀選他們作有君尊的祭司,他們卻不舉目望天,只看地上的事。
再來看第三部分“我們禱告”。這篇禱告詞若是作為平常的禱告非常完美,不過作為耶穌基督揀選的一代人的見證卻大有問題了。耶穌說“你們要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共識》者先求的則是地上的國,“使中國在和諧、和睦、和平中完成社會轉型”。把“世上的光,世上的鹽。”解釋為“承擔起自己的文化使命和社會責任”有錯誤解經的嫌疑,這是有爭議的問題,就不說了。最大的問題是“願全能的上帝,賜福他的兒女,以百般的忍耐、溫柔、謙卑,順服上帝賜予執政掌權者秉公行義的權柄。”這樣求顯然是認為我們做的不好,需要求神憐憫需要悔改,更好地順服上帝賜予執政掌權者秉公行義的權柄。這便是莫須有的罪名了。大家都知道教會為着信仰的緣故,不肯登記,不肯“合一”,不肯遵守條例,為和諧社會增加了很多不和諧景象,使大國天朝國際形象受到虧損。為了傳福音他們不順服掌權者的定點定人定內容規定,他們認為這是不順服上帝賜予執政掌權者“秉公行義”的權柄,這是違抗上帝的命令,是非法的。這是何等惡毒的污衊。豈不知我們正是因為遵行上帝的命令才沒有辦法順服掌權者的權柄。《共識》者如此定罪我們,顯然不是出於神,而是出於那控告人的惡者。這和六十年前的論調如出一轍“我很懷疑,到底是信仰上有着某種了不得的不同而不能團結呢?還是為某種了不得的原因不肯團結而誇大信仰上的分歧?…更叫人痛心的是今天,有人竟然隨意把“不信派”的帽子對別人亂扣。這是什麼行徑呢?我們說話應當在神面前負責任。既然人是因信基督而得救的,基督已經為他死了,我們不稱他為弟兄,我們反稱別人為“不信派”,這就是在神面前控告人、咒詛人,叫神不救他們,定他們的罪,排斥他們於天國之外。我們是誰,敢在神面前這樣妄作見證、誣陷別人?我們能負得了這責任嗎?“神已經收納他了,你是誰,竟論斷別人的僕人呢?”(丁言)
由此可見,這一代人見證的是敵基督賊心不死,雖然吳丁二帥先後謝幕,後起之秀大有人在,我們面臨的迷惑試探與當日先輩所遭遇並無二致。不管他們他們該換什麼面目出現,我們都要時刻警醒,依靠聖靈的光照和能力,小心提防,不容小狐狸隨便毀壞葡萄園。他們誘惑我們接受共識,目的是要拆毀我們的信仰根基,使我們多年苦心建造的信心工程轟然倒塌,使主耶穌的工作遭受損失。
感謝神,據《共識》骨幹自己透露的內幕,其實不是所有與會者都贊成共識,所以這不能算共識,而是少數人策劃的內容,別人只是被蒙蔽而已,神保守了他的僕人們沒有這樣的共識。不過他們還是與惡人合作,被惡人利用了,做了足以絆倒一代人的見證,求神憐憫。《共識者》不信耶穌是由童女所生,不信耶穌升天,不信耶穌身體復活,不信耶穌再來,就應該看出他們的假來,如果還去和他們一起作見證,一起去共識,必要受虧損。這是他們自己的見證,不是我們的見證;這是他們的共識,我們絕沒有這樣的共識,求主明鑒。
參考:《我們是為了信仰》《真理呢毒素呢》http://vdisk.weibo.com/?leftnav=1&wvr=5&loc=newapp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0: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hxqj 於 2014-6-25 12:29 編輯

5
遠大俠最近有點煩
“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地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12:12)
自從2008舊金山把自己的面具徹底摘下以後,也許遠大俠能感到自己的時候不多了。最近表現得歇斯底里的狂燥,雷人之語頻發,將其異端言論從箱底起全都抖了出來。這里摘錄若干,留作記念,以後靜觀其結局如何。
(參考《一代人見證了什麼--舊金山與誰共識》
1、人若將自己身上的罪,視為自身的問題,靠自己努力來戰勝,這是一條死衚衕。罪,是魔鬼的作為,在人身上得勢(創3:4-5),只有靠神才能戰勝。所以罪人最要緊的是信靠耶穌,高舉十字架。每一次禱告、每一次讀經、每一次贊美、每一次愛神、愛人、傳福音,都是向罪誇勝。(12月8日)
[評] 遠先生是個從未認罪悔改的硬漢,他是每一次,每一次向罪誇勝,而不是認罪悔改。也難怪,遠先生認為罪並不是自身的問題,都是魔鬼的作為,都是別人的錯,都是環境的錯,都要是制度的錯,自己沒有錯,當然談不上什麼認罪悔改。
基督徒是“向罪”死,而不是向罪誇勝。在罪的誘惑和轄制,基督徒看自己是死人,是與耶穌基督一同釘了十架的死人,就能脫離罪的權勢。
(參考《靈恩派是什麼》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5fd62a0101gqyc.html
2、沒有一個好人可以好到憑自己的行為進天國,因為世人都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3)。沒有一個壞人能夠壞到不被耶穌接納,因為他來本不是召義人而是召罪人(可2:17)。神不是按善惡來審判人,而是以信不信他兒子耶穌、歸不歸眾善之父,來決定每個人的命運。(12月1日)
[評] 遠先生是個聰明人,能非常准確地把握遠粉的心。遠先生是有黨票作免死金牌和耶穌這個天國通行證雙保險的人。這讓遠粉眼紅嫉妒,不過黨票是不容易撈的,若不是足夠壞很難弄到手。但耶穌是個好說話的人,遠先生幫眾粉絲通融一下,讓他們作為罪人召進天國,然後想怎麼壞就怎麼壞,遠粉能不感恩戴德嗎。可惜這是作白日夢。耶穌說他來是召罪人,並不是要召一批壞蛋去天國搗亂,而是召這些罪人悔改離罪,棄惡行善。這句話原文是“來召罪人悔改”,“悔改”中文翻譯時為了對仗公正省略了。(I came not to call the righteous, but sinners torepentance.)遠粉千萬不要以為可以鑽空子,上了遠大俠的當。
另外遠先生認為神不是按善惡來審判人,只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意,以為自己有了耶穌黨的金牌就可以逃脫神的審判,這是做白日夢。實際上所有的審判都是按行為受審判,而且首先審判的就是那些稱為基督徒的人。按照信不信神的兒子耶穌基督決定人們進天國還是下火湖命運的是替死代刑,不叫審判。(《五個審判》http://vdisk.weibo.com/s/BnDvX79KTIE
3、不能將基督教與基督耶穌劃等號。基督是神,基督教是人的組織。基督是永恆的,基督教只有兩千年歷史。基督永不改變,基督教有一個發展和改革的歷史。基督只有一位,基督教分成許多派。基督無罪,基督教里有許多罪。所以信基督,不是信基督教;作基督徒,不是作基督教徒。成熟的基督徒專注於耶穌的生命。(2011-6-25)-----基督的榮耀充滿宇宙萬有和人類歷史,基督教卻容易將基督據為己有,固步自封。------基督教應該是基督得勝的軍隊,教會應該是基督榮耀的身體,基督徒應該是基督生命的見證——只是一旦偏離或淹沒了基督,這些才會無力。所以基督徒在教會里愛基督、愛教會,是應該的。(11月16日)在座的朋友們,千萬不要信基督教,要信基督,信耶穌,信基督教讓你死,耶穌基督讓人活…基督教是人的組織,基督教里充滿了很多罪惡,基督教分了很多派互相罵來罵去。(11月8日)
[評]遠先生反基督教、反教會、反基督教真理的立場從來沒有改變過。他打着基督的旗幟反基督教,反教會,反教會的教導,自以為聰明得不得了,實際上是完全暴露了自己的狂妄無知。小屁孩也知道,基督徒就是基督教徒,信基督就是信基督教。林慈信牧師對假師傅遠大俠的揭露非常准確:遠先生要拋棄基督教的歷史和教訓,拋棄基督教教會系統,直接叩耶穌的門,證明他是異教,是神秘主義者,不是基督教。他自稱基督徒應該算是妄稱神的名,應該被石頭打死。
(參考《神學的重要性》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5fd62a0101gtz6.html
5真理歷來是雙刃劍。同一本聖經,謙卑的人越讀越謙卑,驕傲的人越讀越驕傲。有人視為神話,忽略而無獲;有人視為神的話,遵循而蒙福。同一本聖經,叫靠着聖靈的人在生命上更新,叫注重字句的人在字句上僵死(林後3:6)。用來對付自己,使自己受益無窮;用來彼此論斷,引起無盡紛爭。(12月12日)
[評] 假師傅遠大俠強解聖經,故意錯解,觸犯聖怒,自取沉淪。遠粉為虎作悵不醒悟,因是滾在泥中之豬,非主的羊。初中生也能看出兩刃的劍是指鋒利,(來4:12)而非指馬哲之兩面性。字句指是整個律法規定,不是單個字句只言片語。如此錯解,純屬故意混亂真道,是假師傅的明證。(彼後3:16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
6、“有人欺負我也無所謂,也不去爭,不去搶,不去宰,有富貴就享,沒有富貴就不享,能忍受貧窮,也能忍受富足,不在乎,成了就成了,敗了就敗了,這都無所謂。你們爭啊奪啊,我不爭不奪,等你們死了,我不死。”(11/09/2013在美國威明頓主恩堂)
從一開始我就把微博當成一個傳福音之地,不是爭論是非之地,也不是自我伸張之地。所以偶有神學爭論和個人指責,哪怕是誤解,我也不會回應,以免引發連鎖效應,變了此地性質,於是悄悄刪掉。望理解。爭論,論壇是合適地方;若幫助我,請私信。願主賜福此地!(11月5日)
聖經說,惡必害死惡人(詩34:21)。同樣,善必善待善人。罪必追討罪人。愛必擁抱愛者。動刀的必死在刀下。論斷人的必被論斷。苦待人的必被苦待。謗毀人的必被謗毀。成全人的必被成全。容忍人的必被容忍。饒恕人的必蒙饒恕。人用什麼量器量人,必用什麼量器量他(太7:2)。正是神的公義浩盪於罪人之間。(4月2日)
[評]遠大俠及其粉絲最大的本事就是祭起“不可論斷”的大棒嚇唬人。豈不知,神諄諄教導的正是要他的百姓,凡事察驗、凡靈試驗、慎思明辨。特別是對遠先生這樣的假師傅更要提防。似乎神並沒有交給他們這樣的權柄和警告,證明他們不是神的百姓。
遠先生希望斷論他的基督徒都死光了,自己不死,活在世上想怎麼褻瀆神,想怎麼反對基督教都沒人對他發出異議,這夢做的大了一些。
7、當年保羅寫了一些書信給眾教會,他寫了這些信之後,很多的弟兄姐妹,很多的教會理解的不全面,就像今天一樣。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的三個巨頭,三個教會領袖,一個是耶穌的兄弟雅各,一個是彼得,一個是約翰。這三巨頭同時發聲糾正保羅,或者說擺平這件事。(10月6日)
保羅既講因信稱義也講因信行義,沒有偏差,是一些信徒對保羅的理解有偏差,導致懶散乃至犯罪,所以雅各、彼得、約翰一起發聲來糾正(各2:14-3:1; 彼後3:14-17; 約一3:7)。聖經是一個整體,沒有分歧,是人們對聖經的理解有分歧,導致宗派林立,所以耶穌說查考聖經的人,要到他這里來得生命(約5:40)。(10月18日)
為什麼不少基督徒自鳴得救、卻沒有得救的生命見證?為什麼高唱元帥得勝有餘的軍隊、卻常打敗仗?為什麼同一本聖經、都引經據典地彼此紛爭和論斷?關鍵是“信”上出了問題:信的不是耶穌自己而是關於耶穌的東西。我在香港培訓講了《唯獨耶穌別無根基》系列,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10月18日)
[評] 幸虧改口快,否則這尾巴太明顯了。
(參考《天上降下的糧》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5e15630101h2du.html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0:47 | 顯示全部樓層
6
傅希秋、遠志明及掌權者絕密的基督教和諧計劃

2008年12月8日,舊金山特會通過了《舊金山共識》,根據事後任不寐及中國福 音會的李大衛牧師和遠志明的通信可看出,這個共識是以欺騙的方式通過的,許多基督徒 都 上當受騙了。從李大衛牧師發表在任不寐的博客的《請收回舊金山共識》可以看出,任和李都還沒有意識到 《舊金山共識》的嚴重錯誤,只是單單認為通過程序錯誤,不該用和諧這個詞等。

從范學德的《舊金山特會密聞》里可以看出,是溫哥華信友會的洪予健牧師主要修改遠志明的原稿,趙曉加了一句,王怡加了一句,就構成了現在〈舊金山共識〉的樣子。趙曉就是高房價就是愛國的那個經濟學家。,而王怡就是和余傑影形不離的人。


許多信主的人都不同意《舊金山共識》,但卻找不出它的根本問題在哪裡,因為它看起來很象我們信的。但突然 徐靜聽 寫的《里應外合》面世,才讓基督徒 徹底明白過來:原來《舊金山共識》是和掌權者達到共識,和諧基督徒的。

基督徒 的基本信仰總結是《使徒信經》,凡不信《使徒信經》的,一定是異端 ,(當然,有的異端也說信它)。《使徒信經》共才12句話:(相傳是耶穌的12門徒一人寫一句而成,後來考證不是的)

 1.我信上帝,全能的父,創造天地的主。
 2。 我信主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子;
 3。 因聖靈感孕,從童貞女馬利亞所生;
  4。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被釘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
  5。降在陰間;第三天從死里復活;
  6。他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邊;
  7。將來必從那裡降臨,審判活人、死人;
  8。我信聖靈;
  9。我信聖而公之教會;我信聖徒相通;
  10,我信罪得赦免;
  11,我信身體復活;
  12。我信永生。阿們!
而《舊金山共識》的信仰部分竟然刪除下面好幾句:

3. 因聖靈感孕,從童貞女馬利亞所生;
6。他升天,坐在全能父上帝的右邊;
7。將來必從那裡降臨,審判活人、死人
11,我信身體復活;
12。我信永生。阿們!
為什麼要刪除這幾句,原因很簡單,這幾句全是有關神跡的,和掌權者的無神論觀點不一致!!!刪除後的信經(即共識)卻和三自“教會”(即管方控制的教會)的“不信派”信仰一致。讓我們再回想起50年代王明道弟兄寫《我們是為了信仰》及《真理呼?毒素呼?》,發現共識果然和王明道論戰的對手三自不信派一模一樣!!!!


致此,真理大白,遠志明在《舊金山共識》里的一夥人果然是在和掌權者達到成共識,來和諧教會!他們中間一定有象李儲文一樣在教會里的卧底。


讓我們來回想這個計劃的開始(其實很早了,只是顯露在這里時),2006年6月王怡,余傑等三位人見布什,白宮新年聞說是見自由人權鬥士 (教外事不太清楚,應是這個詞吧),可是一致中文新年聞卻成了見“基督徒”,和諧計劃就開始了,人為製造基督徒明星,再加上人權的外衣,騙信主的小孩子不是易入反掌么。這時明白的人不多。歸正宗唐崇榮牧師支持他們。

2007年11月,王怡,余傑及唐崇榮發表對法---能---功的看法,引起信主的人的警惕,似乎他們在開始參與世俗政治,好象在為法能功說話,又象是和掌權者合著打壓法能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目的。但有弟兄也開始有聖靈的感動,教會要全面世俗化了。

2008年5月,地震發生在王怡,余傑的老家四川(巧合不成?不信的人當然認為是這樣)。

2009年8月(?)唐崇榮丑聞全面暴發,所有的丑聞中,傅希秋進入視線,原來傅牧師是唐崇榮國際歸正團的,是他策化了王怡,余傑見布什。證據確實


到這里,還沒完,又有消息說王怡參加的《聖約之愛》組織的頭福建林剛長老原來是國安,而他的一個弟弟是國保(國安?)。


讓我們再來看唐崇榮的兄弟唐崇懷(?),此人一直和三自合作,而唐崇榮卻一直表現反三自,好象要表演為了真理,兄弟相殘,你們相信嗎?我不相信,而現在《舊金山共識》出台,我只能認為,他們在玩無間道。

至此,全部真相大白:掌權者以歸正神學來和諧教會(王怡也是歸正宗的長老),因為加爾文的歸正神學一直有文化使命這一說法,也就有誇大它來騙人,卻不是真正傳福音。



以上所有資料來自網絡,請有心的人自已查找更多細節。


奉勸各位民運大神,核諧大神及各種異議大仙門,不要來教會玩神,惹動神的怒氣,好死很多人的,中國人真慘 !!!!求你們悔改吧。《聖經》是我們唯一人標准 ,你們再玩,也玩不過聖靈和真信主的人同在,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你不可能比聖靈還精通《聖經》!!!!!


我看到有一貼號召大家來分基督教,你們不要這樣做,不然死得莫名其秒。

我敢預言,遠志明及同夥如果不悔改,他的後果一定很慘!!!!你們不要學他。唐崇榮丑聞全網絡就是,他也要完了!



太 10:26 所 以 不 要 怕 他 們 。 因 為 掩 蓋 的 事 , 沒 有 不 露 出 來 的 。 隱 藏 的 事 , 沒 有 不 被 人 知 道 的 。
====================
遠志明也是歸正宗的!

1992年,由林慈信牧師介紹,入讀密西西比改革宗神學院,獲跨文化研究碩士學位。


謝謝板主保留此貼,事關中國人的靈魂,如果您不信,也請參考!中國人真慘呀!!!!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2:47 | 顯示全部樓層
7
李大衛牧師:請收回《舊金山共識》(來稿照登)發表於 2009-01-22 21:11:42 類別:曠野時代(個人見證)
編者按:本博客一直開放“來稿照登”欄目,這篇文章是其中之一。首先需要說明的是,此文個別“敏感詞”作了一些處理,請讀者和作者原諒。雖然所有來稿未必代表本站的觀點,但我們一直鼓勵主內弟兄姐妹的討論能夠在“用愛心說誠實話(真理)”的基礎上展開。我們為這篇投稿禱告,更為接下來發生的一切討論和回應禱告。求神保守教會內部的討論——無論是公開的當面抵擋(加拉太書2:11),還是後面的彼此代禱——都是為榮耀神而行。我們一如既往地警惕鄉願和忌恨,因為神說,“不可為言語爭辯”。我們一如既往地支持為真理大發熱心,因為神說,“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猶大書1:3)。求神將溫柔節制的心賜給我們,又能將這一切的智慧,勝過各樣的試探,順服在愛主愛人之最大誡命之下——誠如愛我們的主,為此獻在十字架上。——又見長河落日,2009年1月23日

請收回《舊金山共識》

親愛的+++弟兄平安!
謝謝你在百忙之中回信給我。
我接受你的意見,在我的文章中將“以‘鼓掌’方式通過了一個由中共官方學者趙曉的指導之下寫成的《舊金山共識》”一句,改爲“以‘鼓掌’方式通過了一個在趙曉博士的參與下寫成的《舊金山共識》”。當初強調趙曉博士的背景,主要是爲了說明《舊金山共識》作爲一個回應中國大陸當今政治處境的“政治宣言”,其本身在把握“時代脈搏”上的貼切性。
你回信中所說“共識發表後,聽到的第一種反應,是說共識挑戰++++,與國內幾乎同時也是有300多人簽署的++++遙相呼應、裏應外合。實際上由於同樣的考慮,有一兩位同工不願意參與共識的發表。你的意見顯然是從另一方面。”顯然誤解了我的文章的意思。我的文章不是從《舊金山共識》是否應該“挑戰++++”或是否應該“與……++++遙相呼應”作爲著眼點的。
我的文章強調的第一點是,基督徒的“信仰宣言”或“政治宣言”要面向神說話,尋求合乎神的心意;而不要面向人(……)說話;尋求合乎人的心意。
我的文章強調的第二點是,我們這一代基督徒的“信仰宣言”或“政治宣言”,在形成的過程和通過的形式上,要特別注重公開透明,合乎基本的“程序正義”的原則。《舊金山共識》的形成過程和通過方式,在這兩方面顯然是不足的。
你回信中表示,我的文章說《舊金山共識》“是以鼓掌方式通過的”,你以爲不妥。你強調“第一,共識是在各小組裏通過的,這一點在發表共識時的附件"共識産生過程"裏作了說明。”可問題是大會後來發表的這個共識的附件關於“共識産生過程的說明”與事實不合。
大會所分的7個小組,討論《舊金山共識》文本的過程都是很草率的。據我會後瞭解,除了範學德、任不寐、周媛媛帶領的第6組“文化使命專題組”以外,其他6組均沒有就“是否通過《舊金山共識》文本”,或者就“是否認爲大會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通過性”的表決。
我在文章中提到,“大會給這個項目的討論時間不足2小時,很多人連仔細讀一遍都沒有”。而有人告訴我,有的小組給這個項目的討論時間甚至不足半個小時。
質疑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的意見是範學德帶領的第6組在討論“信仰宣言”部分時,一個姐妹偶然提出來的。我本人和中國福音會另一個同工當時正在這個組參加討論。討論了一會以後,範學德爲了趕時間,提出用舉手的方式代替討論。第一個舉手的議題是“共識中是否應該出現家庭教會”。我當時認爲這樣的“共識”存在著嚴重的合理性的問題,就提出應該先就“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表態。結果是大多數人舉手反對(記得是17人)“大會發表一個共識”;少數人贊同(記得是7人,其中有2人聲明是有條件贊同)“大會發表一個共識”;當時在場有30來人,其餘的人沒有舉手錶態。任不寐弟兄曾發文就第6組的討論結果以及他個人的意見做過說明。我相信,其他6個組如果也就“大會是否需要發表一個共識”進行表態,他們的結果也不會與第6組相差多少。
你似乎忘記了《舊金山共識》確實是在全體大會上以鼓掌方式通過的。大會正式宣布以鼓掌方式通過《舊金山共識》是在洪予健牧師在全體大會上宣讀了《舊金山共識》文本之後。當時的場面是令人記憶深刻的,因爲它立刻就使我想起了在國內看前蘇聯“革命”電影《列寧在十月》時,蘇維埃通過“決議”時的那種“震撼”的場面。我相信你周圍的同工和大會的參與者大多都會記得的;你調出當時的錄音錄像核實一下不是更簡單嗎?
作爲我們同是主內關心中國教會的同工,作爲我們這“一代人”中的一員,作爲我們是心靈想通的好朋友,我誠懇的規勸志明弟兄和這次大會的相關同工們,你們應該本著尊重“一代人的見證”彼岸福音特會所有與會者,對中國教會負責,對歷史負責的立場,儘快收回這個《舊金山共識》。如果非要發表這個“共識”,也應該用實名簽署的形式,使其成爲一個只表達簽署人意願的《舊金山共識》。
我本人高度贊賞志明弟兄和這次大會的相關同工們在事奉主上的熱心,我本人高度評價“一代人的見證”彼岸福音特會,也理解志明弟兄的心願和苦衷。請你們理解,我也是在對你們的愛心裏向你們反復陳述我的意見,希望志明弟兄和這次大會的相關同工們對我的意見能夠予以認真的考慮。
願主的祝福與保守常與我們這“一代人”同在!

主內 李大衛 牧師 敬上
主後2009年1月17日星期六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3:19 | 顯示全部樓層
8
里應外合
徐靜聽

近年來,家庭教會在全國各地迅速發展。這不僅造成海內外教會的廣泛關注,也引起了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官方的許多職能部門,如:國家宗教局,公安部,統戰部,國家安全局,新華社等機關,已經開始着手對家庭教會的發展展開調查。據悉,近來官方還邀請歐美國家一些研究基督教發展的專家訪華,分析家庭教會迅速發展的原因。

2008年11月21至22日,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民族發展研究所(主辦單位)與北京普世社會科學研究所(協辦單位)於北京昌平聯合舉辦關於家庭教會的專題研討會,會議主題為“基督教與社會和諧研討會——中國家庭教會問題專題討論” (簡稱研討會)。目的是要商討對策如何加強控制和管理家庭教會,並要利用基督教為建設和諧社會服務。這是建國以來,第一次公開由官方主辦研討家庭教會問題的特別會議。

這次會議的代表有政府官員、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員、著名大學的學者、民間的宗教研究專家還有特邀的“家庭教會”代表等。會議的目的就是為官方獻計獻策,如何進一步對日益成長的家庭教會加大管理力度。其實,這是六十年以來一向的方針政策,那就是限制,利用,改造以至消滅。早在1950年9月23日人民日報就用頭版頭條發表了題為“中國基督教在新中國建設中努力的途徑”的社論,就已經確定了上述方針。

本次研討會也邀請了在美國定居的劉同蘇作為北京市家庭教會的代表(下右圖中)向官方獻計獻策,這就使人想起1948年政協特邀吳耀宗,劉良模二人從美國返華作為基督教代表參加政協。在本次研討會上,劉同蘇向官方建議了一個逐步進行、逐步完善的法律體制,來管理家庭教會。其實,劉同蘇早在2008年9月的《生命季刊》上,就發表了他對於北京地區家庭教會的調查結果。劉列舉了北京家庭教會和家庭教會所辦的神學班、神學課程等。對於這些教會的組成,人數,背景,牧師的學歷等都作了詳盡的統計和分析。這就為官方以及這次研討會提供了極為寶貴的資料和數據。


無獨有偶,這次研討會剛剛結束20天, 2008年12月8日,在美國的舊金山就由“神州傳播協會”和灣區華人春令會聯合舉辦一個有趣的「一代人的見證」大會。一些美國華人教會中的知名人士:遠志明,劉同蘇,洪予健,張伯笠,張路加,張志剛,祝建,周小安,范學德,李亞丁,趙莉等,還有來自大陸的趙曉、王怡、金明日、崔權、黃磊、楊萬里等人發表了《舊金山共識》(以下簡稱“共識”),並由小敏帶領在海邊唱歌和為中國大陸禱告。

《舊金山共識》共分三部分,第一是“信仰告白”,第二是“我們看見”,第三是“我們祈禱”。在信仰告白當中似乎試圖與歷代信經相比,咋看起來面面俱到,但是其中隻字不提 “基督再來”、“末日審判”、“道成肉身”、“童女生子”等真理。請看第一部分的全文:

第一部分
我們相信,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獨一上帝,創造了宇宙和人類,並以他榮耀的權能,掌管着人類包括中國的歷史、現在和未來。
我們相信,我們和世人一樣,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且不能籍自身的道德、智慧、能力和財富,將自己從墮落與滅亡中拯救出來。
我們相信,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人贖罪捨命,第三天從死里復活,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
我們相信,若沒有聖靈的光照和引導,任何人都無法領受救恩,認罪悔改,成為新造的人。
我們相信,《聖經》是來自上帝的全備無誤的特殊啟示,是基督徒在信仰上的最高權威。
我們相信,普天下基督徒都是上帝的兒女,教會是我們在地上屬靈的家,耶穌基督是普世教會、包括華人教會的唯一元首。

為什麼這份由300多位牧師傳道人聯名簽署的“共識”,似乎宣稱相信一切聖經真理,卻沒有提到相信“基督再來”、“末日審判”、“道成肉身”、“童女生子” 等真理呢?筆者估計有三種可能:1)起草“共識”的人忘記把這一條加上。這似乎不太可能,因為這份“共識”是經過300多位牧師和傳道人審閱並簽字後發表的。請看“共識”的產生過程…

附錄:《舊金山共識》的產生過程

鑒於中國教會所面對的新形勢,一些大會倡議者認為,大會應當以文字形式表達我們的信仰、我們的看見和我們的祈禱。於是幾位傳道人在會前草擬了初稿,寄發給部分與會者徵求意見。大會報到日下午,遠志明,劉同蘇,洪予健,張伯笠,張路加,張志剛,祝建,周小安,范學德,李亞丁,趙莉等北美傳道人,會同來自中國大陸的趙曉、王怡、余傑、金明日、崔權、黃磊、楊萬里等嘉賓,深入討論了文本的形式、內容與結構。據此,幾位同工當晚完成了文本的文字核定與潤色。次日,征詢了晚到的馮秉誠等人的意見。下午,文本交給三百多位與會傳道人和同工,分別在七個專題組討論,獲得絕大多數人的贊同(注:根據遠志明確認,其他六組都是全體贊成)。大會第三天上午,洪予健在大會上宣讀了正式文本,與會者報以熱烈且持久的掌聲。

2)如果不是忘記,那就是這300多牧師傳道人根本就不相信“基督再來”、“末日審判”、“道成肉身”、“童女生子”等重要真理。這似乎有些太籠統了,因為從“共識”的產生過程看到,雖然獲得絕大多數人的贊同,但還是有少數人不贊同。也許他們就是那些相信這些重要真理的人。

3)也許為了與官方的口號和步調保持和諧,為政治服務

國家宗教局副局長王作安,在2008年11月召開的“中國基督教神學思想建設十周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中這樣說:“我們的前瞻和遠景是這樣的一個中國教會,它的神學思想是豐富的,不反理性的,比較適應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的,它能夠幫助信徒樹立比較和諧和言之成理的信仰和見證。”讓我們仔細分析一下王局長的話:

“思想豐富”是否不一定照着聖經的唯一標准,怎麼想都可以呢?
“不反理性” 是否不相信神跡奇事的真實性,因為聖經中神跡都是反理性的。
“適應中國社會主義(有中國特色的)” 是否要照官方的意思解釋聖經呢?
“和諧與言之成理的信仰”是否指一種合乎人的理念和邏輯的神學理論呢?

很明顯,童女懷孕生子,道成肉身這些重要真理都是反理性的,都不是和諧言之成理的。如果把這些真理寫在“共識”中,豈不是與官方的調子不和諧了嗎?原來《舊金山共識》是要與官方達成共識,是要與官方和諧,不惜把完整的聖經真理肢解拆開。可謂順服在上掌權者到了極點。

另外,三自和官方一貫強調任何講論世界末日,審判的教導都是“邪教”。因此,三自會中從來不許講耶穌再來,末日審判等真理。為了保持和官方和諧一致,“共識”當然也不會提到基督再來,末日審判等真理。有些人看了《舊金山共識》和“一代人的見證”光盤以後,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他們被那些演藝圈子裡名人們口若懸河的“見 證”和文藝表演沖昏了頭腦。而沒有用慎思明辨的態度冷靜地分析這些人所信的到底是什麼?他們所看見的是什麼?他們所禱告的又是什麼?

《舊金山共識》中的“我們相信”是經過深思熟慮和精心策劃的。它使許多信徒以為“共識”的信仰與自己的信仰內容完全一致。接下來,他們便被引到官方的政策中去與官方共識了。

《舊金山共識》中的“我們看見”就是他們的觀點和立場。他們看見中國社會正在經歷一場變革。“我們看見,中國這一場變革與以往三千年所有變革不同,這是一場有十字架的變革。”這段話聽起來似乎是鼓舞人心,但讓我們仔細想一想這段話究竟在講什麼。請問“共識”所講的“有十字架的變革”是什麼意思呢?到底是中國社會變革了十字架呢?還是十字架變革了中國社會呢?

如果是中國社會變革了十字架,那就意味着十字架的福音已經被變了味道,已經成了社會福音,已經被世俗化了,變成了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福音。這正是“三自”和官方所希望看到的“變革”;也是丁光訓主教近年來所提倡:“基督教必須和社會主義建設相適應”的口號,更是1950年以來官方所推行的一貫政策。但是,基督的福音只有神聖的本色,沒有任何國家的特色。起初傳給猶太人的福音和傳給外邦人的福音都是一樣的。沒有應為社會背景,民族文化的不同而有絲毫改變。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福音就是假福音,就是保羅在加拉太書中所講的“別的福音”。

【加1:6-9】 我希奇你們這么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

如果說是十字架變革了中國社會,那麼這種變革早在幾百年前福音傳入中國的時候就開始了,而且從未間斷過。“共識”的參與者們今天才看到十字架在變革中國的社會,似乎有些晚了。不過看到總比沒看到要好些。十字架的福音天天都在改變着中國的社會,成千上萬的中國同胞相信接受了福音,家庭教會像雨後春筍出現在神州大地上,但這並不是“三自”和官方所希望看到的。所以才召開了那次2008年11月的“研討會”,因為官方一貫把基督徒看成社會的“不穩定因素”並且對家庭教會的打壓從來沒有停止過。
“共識”的第二部分講到:“我們看見,中國大陸正處於前所未有的變革中,經濟、社會、政治與文化面臨着全面轉型。…在中國走向更加自由、文明的公民社會的進程中,基督徒群體正在發揮越來越大的建設性作用。”請問“共識”的簽名者們,所謂更加自由、文明的公民社會是不是解放前夕政治協商會議所提出的“民主,自由的新社會”呢?如果是的話,60年後的今天重提60年前的口號豈不是對過去建國六十年來民主自由“輝煌成果”的極大諷刺嗎?
中國目前的社會可能正在轉型,但問題是神的教會也要改頭換面嗎?官方的“三自”會已經從80年代轉型成“三自”兩會了。我們有理由相信,今後“三自”一定會繼續按照官方的要求轉型。但如果家庭教會也被這“一代人”轉了形,也去與官方達成共識,那豈不成了怪物嗎!教會本是基督的身體,是基督的新婦,必須完全忠貞於基督耶穌。如果被轉變了形象,那就不再是基督的新婦而是淫婦了,不再是基督的身體,而是政治的屍體了。

《舊金山共識》中的“我們祈禱”扭曲聖經,為自己與官方達成共識尋找更加體面的借口。“共識”積極相應官方2008年11月“研討會”的號召,帶着濃厚的愛國色彩和政教合一的味道;要求大陸基督徒用百般的容忍,順服掌權者;並參與建設“和諧社會”,並完成“社會轉型”。“共識”在我們祈禱中有下面的話:“我們祈禱,願全能的上帝,賜福他的兒女,以百般的忍耐、溫柔、謙卑,順服上帝賜予執政掌權者秉公行義的權柄。願全能的上帝,特別記念與主一同受苦一同得榮耀的眾教會。”

——《舊金山共識》

國家宗教局付局長王作安,在2008年11月的“中國基督教神學思想建設十周年紀念大會上”,談到了他對基督教的看法時說:“因此,基督教在建設和諧文化中完全可以也完全應當發揮積極作用。在推進基督教神學思想建設中,要按照建設和諧文化的要求,正確闡發《聖經》原典和教會傳統中有關忍耐、寬容、謙卑、平等、博愛等理念……努力建設和諧教會,促進社會和諧”

“忍耐、謙卑,溫柔,順服”這些聖經中的詞竟然變成了政治的玩偶。《舊金山共識》與王局長的講話一唱一和。怪不得明眼的弟兄姊妹們稱“共識”是與官方一致的“和諧信經”。順服在上掌權者的確是聖經中的教訓,基督徒應該是好公民;但是,聖經中所講的順服掌權者是有原則的。如果掌權者濫用自己的權柄,轄制基督徒敬拜神和傳福音、用各種方式干涉和迫害家庭教會、篡改聖經真理的話。基督徒必須順服神,而不順服人!彼得就為教會樹立了榜樣。

【徒5:28-29】 我們不是嚴嚴地禁止你們,不可奉這名教訓人嗎?你們倒把你們的道理充滿了耶路撒冷,想要叫這人的血歸到我們身上。彼得和眾使徒回答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

《舊金山共識》還特別提到“和諧、和睦、和平”。從用詞和潤色的角度來看,可謂與官方的要求十分和諧。讓我們再把“共識”與王局長的講話對照一下,看看他們的用詞多麼相似…


“我們祈禱,願上帝賜下愛和饒恕,使中國在和諧、和睦、和平中完成社會轉型,重建信用,得享平安,使公義如大水滔滔,使公平如江河滾滾。”
——《舊金山共識》

“當前,神學思想建設要回應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時代要求,正確闡發《聖經》原典和教會傳統中“和好”、“和睦”、“和平”等理念,參與和諧文化建設,積極促進社會和諧,這是當代基督教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做貢獻的重要體現。”

——王作安(國家宗教局副局長)

沒有人會否認中國社會需要和諧、和睦、和好、和平。不僅中國需要和平、和諧、和睦、和好,全世界都需要。在今天這個充滿恐怖活動的世界上,人人都希望有和諧。但這一切不是來自空喊的口號,必須是出自人們內心真誠的愛。犯罪墮落的人類都是自私的,根本不可能有舍己的愛。只有接受了耶穌基督做個人的救主,人的生命才能更新,人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才能改變。才能用耶穌基督的愛去愛那些不可愛的人。

十字架的道理是以聖經真理為基礎的,而不是符合中國特色的新神學思想,更不是為政治服務的工具。否則,就不再是重生得救的福音,而是人造的假福音。真福音有神的能力,有能夠改變人生命的聖靈同在;而假福音是為政治服務的宗教理論,是不會改變人生命的。人的生命得不到重生,就不可能有基督的愛,社會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諧。

基督徒當然應該為實現和諧社會發揮作用;那就是把福音盡快地傳遍神州大地,使人藉著重生得救與上帝和好,人人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然後人與人的關系才能改善;人與人之間才會有饒恕,寬容,忍耐,社會上才會有真正的和諧 。愛的源頭就是神,如果願意看到一個充滿愛與和諧的神州大地,那就讓神的救恩和十字架的道理傳遍長城內外,大江南北吧!

神的僕人使女們,聖經早已提醒我們:

【彼後2:1】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地滅亡。

這段經文清楚地告訴我們說,在舊約時代,在選民當中有許多假先知在活動。將來在教會內部必定也會有許多假師傅,偷偷摸摸地在教會內部散布使人滅亡的道理。這種情況在使徒時代已經發生了。

【加1:6-9】我希奇你們這么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我們已經說了,現在又說,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
【林後11:3-5】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假如有人來,另傳一個耶穌,不是我們所傳過的。或者你們另受一個靈,不是你們所受過的。或者另得一個福音,不是你們所得過的。你們容讓他也就罷了。但我想,我一點不在那些最大的使徒以下。
【弗4:14-16】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聯絡得合式,百節各按各職,照着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

我們的主以命令的形式警告我們,那些假先知們是披着羊皮的狼。“三自會”的全國總秘書長李儲文牧師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李儲文是解放前上海聖約翰大學畢業的,後來進了美國耶魯大學神學院;耶魯大學神學院至今仍是不信派的典型代表。回國後,在上海國際禮拜堂當主任牧師。直到文革期間被紅衛兵誤打誤撞,撕破了宗教外衣和羊皮,暴露了地下黨員的身份,才被調到香港做了香港新華社副社長)。

在中國教會的歷史中豈止一個李儲文呢?其實,今天在教會內部,必定還會有許多像李儲文這類的狼。他們有的傳福音是為了貪財,有的是為了出名,有的是為了結黨營私,有的是要在教會內搞政治…。我們只有認真地查考聖經,慎思明辨,憑他們所結的果子認出他們來。

【太7:18】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
【太7:20】所以憑着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4:10 | 顯示全部樓層
9
和諧了中共,悖逆了基督——評 “一代人的見證大會”的 “舊金山共識”/高約翰
(博訊北京時間2009年1月10日 來稿)
   
    經文: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詩1:1) (博訊 boxun.com)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 (林後6:14)
     你不能容忍惡人。(啟2:2)
     
1.        一個維護中共專制政權的大會

     由遠志明等人籌劃了很久的一代人的見證大會已經落幕了,當我們參加完此次大會,並看到了大會發表的 “舊金山共識”之後,終於明白了為什麼中共不但不阻止甚至鼓勵大陸的基督徒代表們到美國來參加大會。因為這次大會的主旨就是和中共政權維護其獨裁統治的計謀相配合,是企圖使中國海內外的基督徒和教會完全納入中共掌控的 “和諧社會”的策略之中。這次大會的 “成功”,是中共多年向海外基督教方面滲透的結果。中南海會有人舉杯向滲透有功人員祝賀,這種成功可以消除自從波蘭共黨政權被推翻以來的的隱患了,因為中共認為占波蘭人口多數的信徒受了天主教教宗的號召,起來推翻了波共政權。中共一再強調不能讓波蘭事件在中國重演,所以中共對教會的控制一刻也沒有放鬆。
     中共通過畸形的經濟改革有了金錢和武力,整體實力大增,也就恢復了赤化全世界的野心,自以為中國有十三億以上的人口,比過去的蘇聯加上東歐等所有共產國家的總人口還多幾倍(中國除外),又是由一個黨來指揮,力量自然空前壯大了,再勾結北朝鮮和伊朗等流氓國家,中共把將要倒下的共產主義大旗 又扛起來了。卻以更美妙的畫皮來掩飾謊言和欺騙,對內大設網絡警察,封鎖普世公認的自由民主理念,繼續奴化教育大陸人民,以狹隘的民族主義煽動青年仇視西方民主政治,中共派出大批人員,向民主國家,尤其是向美國的各方面進行滲透和利誘,在如此的中共面前,我們看到現在一些中國基督徒的墮落:僅被一國表面的榮華就迷惑了(撒但用萬國的榮華試探耶穌),向邪惡勢力投降,就如同大陸 “三自”教會一樣,為他們的元首中共向神求祝福、使中共更有治國的智慧和能力,維持黨天下,實現 “大國崛起”。
2.        基督徒要效法基督

     基督徒活在世上就要效法基督,成為基督的戰士,要行公義、好憐憫,和魔鬼爭戰,和敵基督爭戰,向阻擋大使命的邪惡勢力爭戰。
     主在開始傳福音時宣告:
     “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虜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要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4:18-19)
     耶穌說:…文士和法利溫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你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公義、憐憫、信實,你們反倒不行了……你們裡面盛滿了勒索和放盪……裝滿了偽善和不法的事。你們這些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太23:1-36)
     這些經文說明主耶穌很關心社會上佔多數的貧窮人的疾苦,主一面向窮人傳福音,救治窮苦人。一面和邪惡的政治勢力進行爭戰。當時雖在羅馬政權統治下,但在猶太掌實權的是文士和法利賽人,他們欺壓百姓,又阻擋福音。主耶穌揭露他們就是
    1
    毒蛇之種(太23:33),就是魔鬼之子(約8:44)。主耶穌向文士和法利賽人進行爭戰,發出咒詛:你們有禍了!
     請想一想,對法利賽這樣的邪靈勢力,主耶穌會祈禱父神賜福給他們嗎?使他們更有智慧和能力維持他們的權勢,去繼續欺壓百姓、剝奪人民的信仰自由嗎?令我們吃驚的是,遠志明、劉同蘇、趙曉等人確實在求神賜福給比當年的法利賽人更惡毒更狡猾的現代魔鬼政權:中共獨裁者!
     
三.基督徒要會分辨諸靈,敵基督者要從我們中間出去

     世人決志信主,受洗重生成為屬靈的嬰孩,被稱為義人。成為嬰孩還遠遠不夠,因為在基督里為嬰孩的仍是屬肉體的(林前3:1-3),而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林前15:50)。必須要長大成人,才能熟練仁義的道理,在磨練中使心竅習練得通達,就會分辨好歹了。
     基督徒的分辨力首先是會分辨什麼是魔鬼邪靈,什麼是敵基督勢力,什麼是不義。沒有分辨力的人,怎能抵擋撒但用金錢勢力、榮華和天使的面孔的迷惑,使你成為被魔鬼吞吃的人呢?。
     基督徒因信稱為義人之後還必須行義,因為行義的才是義人(約壹3:7),神也照着每一個人信主之後的行為審判他,因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如不行義的山羊,是要往永刑里去的(太25:41-46)。基督徒進了窄門還要堅持走窄路到底,主耶穌說在百般的試煉中唯有忍耐到底的才能得救(太10:22;彼後3:15)。蒙神按預知預定所檢選得救的基督徒,仍要經一生的試煉和一生的努力,不要存在一次性過關的一勞永逸的思想。
     基督徒肩上的使命是重的,在末後的年代有好些敵基督者出來了,要從基督徒中間出去(約壹2:18-19),這是多麼嚴重的現象。所以,對一切的靈,我們不可最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現在已經在世上了(約壹4:1-6)。
四.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

    1.        中共的信仰:
     最近, 胡錦濤在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的大會上強調:中共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又說必須建設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決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
     由此可知中共仍是堅持信仰馬克思主義,而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宣告:共產黨就是一個幽靈在歐州上空徘徊。這個幽靈不相信上帝,拒絕救主耶穌,當然就是邪靈,中共政權就一直是被邪靈控制的邪惡政權。
     中共信仰的邪靈,就是被西方人民所拋棄的垃圾:馬克思主義。中共卻抵制同是出自西方,是全人類共同的文明:民主憲政。中共就以邪靈的欺騙和無產階級專政的暴力來壓制中國人民了。現在中共就是逆世界政治自由民主化的潮流而動的反動派。
    2.        中共威脅中國:
    主耶穌告訴我們,魔鬼的四大特點:無真理、私慾、說謊、殺人(約8:44),這正是中共的真實寫照。中共就是中華民族和中華大地的威脅!
     受邪靈控制的中共受命於共產國際和斯大林,把亞洲的第一個共和國:大中華民國分裂成外蒙古、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三個國家。中共政權實為外來、非
    2
     法、漢奸政權。中共替斯大林建立蘇維埃式專制國家,又將近二百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獻給俄國,這難道不是漢奸行為?
     中共在奪權後,邪惡本質暴露無遺,自知其統治沒有合法性和正當性,拋棄了要民主共和的假面具,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瘋狂鎮壓和分化人民,人人說假活以自保。毛澤東發動的接連不斷的群眾斗爭運動,把自己造成了神,卻害死了七千萬人民,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人數超過了德意日法西斯殺人的總和。中共把自己打扮成中華民族的 “紅太陽、大救星、親爹娘”,以黨文化給人民洗腦,奴化人民,使很多中國人得了斯德哥爾摩綜合證,一面被奴役一面感激騎壓在身上的中共。好象離開中共,中國就不存在了!
    3.        中共變革的實質:
     ‘舊金山共識’贊楊中共領導的變革取得重大成就,好像大陸可以在和諧、和睦、和平中完成社會轉型,重建信用。中共從來沒有放棄黨天下和四個堅持,轉什麼型?共產黨也從來不講信用,談什麼重建信用。
     一貫正確的中共為何要改革開放,這不過是保命自救的措施,因為 “文革”後,中共失去人心,經濟也面臨徹底的崩潰,經濟上如再不學習資本主義,把經濟搞上去,老百姓吃不上飯,中共政權很快就要垮台了。
     但是被邪靈控制的中共是不肯放棄手中大權的,政治制度是改不得的,否則在中國實現了民主憲政,中共大小官吏的罪行是逃不掉法律的制裁的;只好以經濟上的變革來轉移人民的視線和不滿,引導人民向錢看,穩住搖搖欲墜的政權,挽救了中共一條命。
     由於中共拒絕政治改革,經濟改革只是使中共高官及太子黨們利用權勢發了財。在2006年由中共國務院研究室、中央黨校研究室等關於社會經濟狀況的調查報告中指出: “在金融、外貿、國土開發等五大領域中,重要職務基本上都是高乾子女掌握,中國的億萬富翁九成以上是高乾子女,約三千人,擁有資產二萬億人民幣。有十億人民沒有在改革中受益,個人收入增長緩慢,有很多老百姓的收入反而下降了。”
     中共雖然錢多了,卻沒有用在人民的社會福利和保障上,而用在購買軍火和增加軍費上,中國的政府開支占國家總預算的25%,在日本和 德國只佔不到3%;中共用在教育經費上只佔國民經濟的2.8%,而日本佔8%;台灣佔6%。難怪北川地震中的校舍都倒塌了,而政府機關大廈卻挺立着……
     中共在經濟上的畸形變革,並沒有改變極權的專制制度,而絕對的集權造成絕對的腐敗,沒有政治監督、沒有新聞自由,政府怎能無官不貪,怎能不掩飾犯罪。例如2007年中共出口到美國的動物食品,毒死了不少貓狗,中共拒不認錯,還攻擊批評者為反華勢力,今年暴露的毒牛奶事件,在新西蘭股東的促使下,無法隱瞞了,中共官方的謊言無人再相信了。其實早在幾年前,三聚氰胺已經加入中國的各種飼料里了,有揭發者被判刑,大規模投毒者卻受保護,這就是中共的法制。
     從歷史上看,中共真正關心的和維護的都是自身的持權和即得利益,中共一貫企圖靠經濟發展來擺脫統治的非法性,從大躍進、大煉鋼鐵、到改革開放,現在的國家經濟總量是上去了,卻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中共只顧GDP增長而使公平、正義和人權喪失殆盡,社會道德日益敗壞,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只想大國崛起,卻不顧中華大地山河破碎,環境污染,用盡幾代人的資源,給子孫後代留下無窮的後患,這樣的變革是成就還是災難,還難判斷嗎?
    4.        中共對基督教的滲透和控制
     中共為了鞏固獨裁政權,採取了統一思想的高招,統一到馬克思主義和毛澤東思想
     3.
     上來,這就要消滅宗教信仰。‘解放’後,中共成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其目的是由黨來統治教會,作教會的元首。中共先是組織教會牧者和信徒學習黨的文件,學習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叫信徒互相揭發,有不少信徒被鎮壓或判刑。在1953年中共把全國幾十間神學院合並到二處,一處是南京金陵神學院,一處是北京燕京協和神學院,合並後的神學院暗中由中共派人掌管。到了1958年,中共認為經過幾年的洗腦,人民不會再相信神了,到了消滅宗教的時候了,於是關閉了所有的教會,北京只留下一間基督教會,給外國人看的。全國僅有的二間神學院也關門了,教職員工全部下放農村勞動。此時隱藏在神學院的中共幹部完成任務了,就被中共調出,重新安排工作,例如北京燕京協和神學院的教務長趙復三牧師,搖身一變成了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的黨委付書記,原來他是國安部付部長。其實解放前,中共就滲透到教會和青年會等機構,解放後這些人掌握了基督教領導的大權。在文革中紅衛兵毆打上海國際禮拜堂的牧師李儲文,李牧師是留美的博士,李怕死就拿出共產黨員的證書,說出自己的真正身份,結果命保住了,李卻只好離開基督教會,到香港任新華社分社付社長去了。在文革後,在國際壓力下,中共在1979年之後又逐漸開放教會,恢復神學院,但是中共對基督教是不放心的,教會和神學院仍掌控在中共手中,尤其對家庭教會的監視、滲入和利用是空前的。例如,和北京家庭教會的袁相臣牧師聯系的二位香港信徒,就被中共逮捕,慘遭槍殺。而另一位通過袁相臣牧師收到香港信徒運送過來的聖經等書籍的北京信徒,也被逮捕入獄。
     中共在改革開放以後,加強了對基督教的控制,派青年到神學院學習,畢業後到三自教會或組織地下教會,以便控制教會;中共也派很多知識份子到美國來打入神學院、教會機構和華人教會,有的華人教會的大陸信徒成為教會的骨幹後,又和特殊身份的牧師互相配合,他們宣傳中共已經改革了,中國已走向自由文明的公民社會,卻決不提中共最缺的民主和人權,宣傳祖國強大了給華僑臉上增光。而中國的強大是建立在道德淪喪的基礎上,單方面在經濟、軍事上發達的國家,效果會相反,正如上世紀法西斯德國的強大一樣,希特勒搞經濟增長比中共快得多,而且產品質量好,沒有劣質和有毒產品,但只要失去真理、公義和道德,一定會成為邪惡勢力,危害世界人民,走向滅亡。當時德國的基督教會全都投降納粹(社會主義),這個教訓還不夠重嗎?能逃脫神的審判嗎?
     帶着使命的滲透者,他們主張擴大基督教文化和社會活動以代替認罪悔改、拯救靈魂的主旨,又大力煽動家庭教會到政府去登記,融入中共主流社會,得到主流社會的幫助。在一個不允許工人成立自已的工會的國家裡,教會若不投降怎麼能和諧到主流社會中去?這不過是為使中共便於掌控家庭教會做的宣傳罷了。在中共的利誘下,大陸教會的牧者大講順服在上掌權者,說如果在上掌權者行神看為惡的事,教會和信徒不要管,完全交由神去管就成了。這樣的講道和帶領,叫大陸的一億基督徒容忍惡人,不敢遣責罪惡,也看不見社會上的罪惡。例如對於中共的非法又殘酷的勞動教養制度,不加以譴責,就等於默默承認了。
     有這樣的傳道人和教會,社會就 “和諧”了,中共的黨天下就安定了。
五. ‘共識’的作者和贊同者:求神使你們清醒,不要入了迷惑!

     你們說國人缺乏神聖的信仰資源可供國人汲取,導致道德淪喪、誠信匱乏、社會脫序。如果你們認為聖經是神聖的信仰資源,聖經少就是道德淪喪的原因,那麼歐美聖經多得很,為何道德也走下坡路。現在中國的聖經雖然不是很多,但是總比二十多年
     4
    前多多了,現在大陸有了一億左右的基督徒,大多數都有聖徑,每人都學聖經,而且國家幹部們如想要聖經,也容易找到(可惜,他們不學)。
     問題是有聖經的人看不看聖經?看了聖經行不行神的旨意?對不義的事管不管?如果一億基督徒都行公義好憐憫,對政府、對社會的影響就大了。一億基督徒帶領家人和親朋同事,努力效法基督,勇敢捍衛真理,都出來遣責不義,維護弱勢群體的人權,是光是鹽,道德淪喪不會如此加劇。如果基督徒和世人一樣,例如:看見往飼料里加入三聚氰胺而不制止,明知有毒卻裝成看不見,為了自保也跟着往裡加;明知是貪污的錢,也隨伙裝進自己腰包,看不見有毒污水排入江河的危害,不指責中共把高智晟弟兄和胡佳等人關進監獄的違法行為,好像那個祭司和利未人一樣,不愛鄰舍,忘記了行公義好憐憫 是基督徒的本份,基督徒數量再多又怎能榮耀神呢?對於只求平平安安生活的基督徒,中共可以高忱無憂了。
     實際上,中國社會的道德淪喪主因不是聖經少了,也不是基督徒行公義不夠,因為基督徒還不是社會主流。造成道德淪喪主因是由一個抗拒神的統治者,拒絕民主和人權的中共專制政權,在長期沒有監督機制的情況下,自己犯罪越來越嚴重,無法制止;一黨專政怎能砍自己的腐爛肢體呢?按中共自已的黨紀國法,中共的各級高官哪一個的罪行是不嚴重的呢?中共幹部帶頭腐化墮落,用公款境外賭博每年達幾千億人民幣,公款吃喝嫖也是幾千億……人民不服,又無力制止,為了生存就不擇手段賺錢,道德怎能不敗壞。
     對一個要 “四個堅持”又拒絕民主改革的成熟的專制政權,還談什麼全面轉型,中共在經濟方面的改革已經基本上仃止了,在政治上根本就沒有改革;在中共對互聯網更加封鎖,勞教制更倡狂時,你們連民主二字都不敢提,卻接過中共的口號,為中共的和諧社會禱告。現在中國社會的現狀連中共自己都承認:黨的高幹理想失落,領導普遍拉幫結伙,地方對中央各取所需,陽奉陰違;黑社會深入黨、政、公安、司法,活動猖獗,傷害民眾;青少年犯罪上升,色情、賭博、吸毒在全國漫延,危害下一代。 中共官員有幾千人,平均帶着貪污來的一億人民幣,逃到外國;還有的官員把夫人和子女先送到外國,自己裸身在國內掙錢,拿着外國護照,隨時可逃。
     連中共官員都對自己的政權如此沒信心,現在中共甚至需要通過你們這樣的 ‘基督徒’來求上帝保命,你們還如此說什麼中國走向更加自由,你們在洗刷中共的惡行不是很清楚嗎。
     聖經講鐃恕也講不饒恕,被饒恕的必須先認罪悔改。例如:將欠他十兩銀子的人關進監里的那個惡仆,神後來就沒有饒恕他,而是把他關進監里(太18:21-35)。
     在中共沒有悔改認罪之時,大講饒恕,就是助長中共繼續犯罪,如:有的人提出六四受害者要饒恕鎮壓者,可鎮壓者拒不認錯,不處罰屠殺者,怎能饒恕他們呢?流無辜人血的罪是不可饒恕的(申19:11-13)。
     ‘共識’的作者和贊同者:在末世的時候,有好些敵基督出來了,不認父與子的就是敵基督。毫無疑問,中共就是敵基督的,現在該清醒了,基督徒怎能和他同負一軛,不要再從惡人的計謀了,要行公義好憐憫。
     基督徒要做綿羊,不要象山羊那樣往永刑里去 。
     基督徒要記住主耶穌的話:行義的才是義人,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高約翰
    1/1/2009加洲灣區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4: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hxqj 於 2014-6-25 12:32 編輯

10
國內偽改革宗異端的本質
幾十年來三自忠心耿耿效忠該撒,但是除了幫倒忙,越幫越亂外,使“關管殺”的滅基政策毫無建樹。因此靈恩派和偽改革宗受青睞是必然的事。靈恩派所拜的“有求必應”“包治百病”邪靈實用性很強,也容易為各種背景的人普遍接受,不過其怪力亂神的特點會讓外邦人看笑話,只能作為民間力量在溫州等“耶路撒冷”地區加以利用。加爾文改革宗則能登大雅之堂,可以放心地加以扶持,合乎所用,也不會引起質疑。因此兩個異端相比較,偽改革宗集正統品牌、神學知識、邪靈能力、該撒王權等各種優勢於一體,具有更在的迷惑性、影響面和破壞力。
偽改革宗異端(又叫歸正宗)具有明確的戰略方向,只對家教會進行歸正,不向三自下手。這是多個統戰策略中最重要的一個,因為神讓守望這個不倫不類的早產兒在不合適的時候曝光,打亂了策劃者的步驟,惹動幕後者的惱火,弄得騎虎難下。也引起了教會守望者的警惕,識破了這個異端運動的本質。
該運動的目標是將教會整合後收入該撒麾下,即或不然,則可以給該撒收拾教會提供合理合法的借口。該異端與靈恩派狼狽為奸,一起作惡。靈恩派為該異端的領袖提供表演舞台,幫他們建立名望。領袖們則為靈恩派作神學上的擔保,為靈恩派作保護傘和帶路黨。
該運動的異端本質是用神學造神來拜,為識字的知識階級提供了大展身手的機會,因此在文化基督徒中最受歡迎。他們把加爾文的神學理論按自己的需要胡亂解釋,當神不符合他們的神學時,就對神斧劈刀削,讓神看起來對什麼人都是愛,不要惹異教徒不開心。把人人熟悉的宿命論包裝成預定論,把自己看成是神預定的,認為他們的權威是神命定的,誰也沒本事把他們從台上拉下來。為迎合丁主教的“作光作鹽”的呼籲(聖經說的是“是光是鹽”,不管你願不願作,成了基督徒就已經是光是鹽了),強調基督徒的文化社會使命是在地上建立天國,把“城造在山上”、“經文寫在城門上”,讓異教徒也能沾光,享受到耶穌基督“無條件”的大愛,從而給耶穌面子,能說耶穌的好話。
偽改革宗異端把長老制教會制度改變為東方官僚體制,把作僕人的長老變質為擁有至高權威的官太爺。通過強調長老領袖和教會體制的權威,設立了議會,總會,分會、大區、小片……並且根據勢力范圍,層層按立,分“牧師、長老、執事…”,強調層層順服,把教會建成對信徒操控性的異端。
偽改革宗異端自立為王,自標為正,甚至有人傳講,不加入他們的改革宗就沒有生命不能得救、不加入他們的改革宗派就不是教會、又有人說在各地鬆散的聚會不能稱為教會等等。照他們的說法,必須加入他們的改革宗派教會,學習他們的改革宗派神學,參加他們的改革宗派聖禮,順服遵行他們訂立的規章制度,聽從他們的管理,由他們按立的聖職人員,根據他們施洗的條件給施洗,有的還得簽名成為會員、歸於改革宗派教會體系等等,這樣才算是教會。
偽改革宗異端借口推廣加爾文五要點,把聖經中淺顯易懂的救恩真理歪曲得深奧難明,利用他們文化人才能懂的神學無端定罪指斥分裂不順從他們的信徒。把只能對重生的真信徒講的,使他們能確知自己救恩穩固和更加感恩的預定論,拿出來嚇唬混在教會中的假信徒和慕道友,造成空前混亂的爭辯。該異端又將靈恩派使徒先知的各種現代啟示運動,建道不信派為靈恩派打氣造勢的“國度事奉”觀念等各種歪理邪說拉來助陣,為國內教會帶來了一場看誰都像異端的惡戰。
他們的信仰根據不是來自聖經,而是來自一干別有用心的豺狼對加爾文神學的歪曲解讀,他們的精神領袖是劉同蘇“三勢”集團和趙曉代表的北京混混集團。他們自充中國教會的方向盤,神學的領路者,架空神的主權和聖靈的主導性,要牽着聖靈的鼻子走。他們把邪靈激發心裡驕傲讓他們能高人一等的“山上之城”異象當成聖靈的啟示,混亂教會的道路(註:主耶穌講的山上之城是指基督徒的好行為,他們則故意錯解為建大房子)。他們敬拜的是神學和是玩神學的人,不是敬拜主耶穌基督。
該異端積極推廣“合一”,煽動信徒聯合起來,把燈撥亮,把鹽調咸,弄個大教會,給XX點顏色看看。甚至為了“合一”,不許信徒分散聚會,以致於找不到能盛下全部信徒的大房子,只好幕天席地,自己丟人現眼,還覺得是給了XX難看。他們自詡所遭受的逼迫與老一輩們因着堅持信仰遇到的逼迫在性質上是一樣的,實際上他們只不過是為了死要面子活受洋罪,他們只不過是吃飽了撐的慌要搬起“大石頭”,結果砸了自己的腳。他們欺騙信徒說“登記的目的是為了不登記”,他們一口兩舌,千方百計地要獲得該撒法規的保護,卻吹噓說表達的是耶穌基督是教會唯一元首的信仰立場。他們不識好歹地把來自神的善意管教看作XX的惡意為難,他們在為該撒效力,卻標榜為上帝建“山上之城”。他們不認識神——耶和華上帝和主耶穌基督。
大部分標榜自己是改革宗的人都是沒有悔改的聰明人,他們不是體貼神的心意,順服神的命令,而是仗着自己有文化跟上帝耍心眼,以為上帝玩不過他們。他們中間多的是聰明人,能讓自己的解經滴水不漏,因而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和破壞力,例如王怡、林剛等,連老練的教會守望者也不容易識別出來,特別是惜才如金,對華人教會有深切負擔的老前輩更容易被他們欺騙(例如陳鴿弟兄對林剛的賞識)。
一百年來靈恩派結出的惡果子歷歷在目,除了拜慣偶像,要用邪術得些好處滿足貪心,想用謊言掩蓋自己的罪,以及不認為淫亂是罪的一批假信徒,和被邪靈擄掠壓制無力釋放的軟弱信徒以及涉世未深的小孩子,能欺騙的人有限,也有很多名望人雖不明說靈恩派是敬拜邪靈的異端,也對靈恩派的明顯錯誤作一些批評,讓人可以警惕。偽改革宗則是近十幾年國內新興的異端,特別在有文化的人中間有市場,沒文化的經過偽改革宗的培訓班後也覺得自己有了文化。聰明人包裝出來的東西總比靈恩派的巫婆神漢的表演好看得多,更加難以識別分辨。因此未來一段時間,偽改革宗異端將會成為破壞國內教會的另一個威力巨大的毒瘡。更為嚴重的是,靈恩派與偽改革宗雙毒合璧,互相捧場,毒性更大,危害更甚。(參考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5fd62a0101hh2d.html
   劉同蘇(伯承元帥的兒子)自稱是家庭教會的編外人員,是空降到家庭教會,來給家庭教會定方向,指出路的大救星。國內一班跟屁蟲如守望的金天明、錫安的金明日、萬邦的崔權、上海金燈台、廣州良人等從劉同蘇的《論家庭教會傳統和城市教會的公開化》指明的“第三路線”看到了黎明的曙光、看到了出頭的希望,於是做好了揚眉吐氣的准備,不想他們的主子不給面子,硬生生攔住他們不讓去參加那個靈恩派與不信派合一的洛桑巴別塔聚會,防止他們玩大了不好收拾,終於互相翻臉,一場荒唐鬧劇在神的權能主導中被揭露出來。[註:以上所列教會均是假改革宗之名,行靈恩派之實。]
總理秘書趙曉以《有十字架的變革與無十字架的變革》的高論一炮走紅,引起海內外關注。這個混混是為該異端與統戰方牽線搭橋拉皮條的,背景強硬,非常活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592700100qi99.html[註:麥田福音和梁朴牧師、保羅的心均屬異端安息日會]
林剛,背景不詳。據稱是最成熟的中國改革宗教會長老。似乎也是空降來為家庭教會領路的。著有《我信聖而公之教會》而為文化基督徒所熟知,開篇稱:“《使徒信經》是我們信仰的立足之根”,曾用一年主日專講使徒信經。擅長講:人意的教會要拆毀;一部教會史就是一部分裂史;攻擊神的僕人就是攻擊神。http://www.cnjdt.net/viewthread.php?tid=15472
這個異端在國內的領導組織叫“聖愛團契”和“中國改革宗聯盟”,主要領導人:林剛、王怡、李濤、梁曙東(古舊福音)、梁志勇、譚松華、余傑等。國度網、聖山網、聖城網、曠野呼聲、大陸基督徒論壇(mag500t是個外邦人)等網站為這個異端吹捧。海外對其支持的機構有傳老聃之道的遠大俠神州集團;不信派的海外校園、基甸連線、OC網;基佛合一的王志勇、范學德等,以及想沾點腥味的眾多靈恩派教會。王志勇為了給該異端提供理論支持,將羅馬書13章重新翻譯,特別強調經文的意思是“一切的權柄都要順服”。http://earlyrain.bokee.com/5268078.html
   識別該異端非常容易,他們的人哪怕是最基層的小毛仔,通常也是張口“中國……”閉口“全中國……”,他們對自己的生命狀況和本教會的事情不怎麼上心,卻都有“先天下之憂而憂”的革命情懷。他們所結出的果子:要麼是導致教會的辯論批評和制度沖突不可調和而分裂;要麼是與靈恩派、普救論的不信派、天主教派以及邪靈作後台的各種異端搞“合一”;他們所到之處總會迅速導致教會成為紅衛兵的武鬥營。
《平安家信(王英)(陳鴿).rar下載地址:
https://bzjtqa.bn1304.livefilestore.com/y2p9kJiuycYD3Dggj0QfXYe6xshCXcG8c39oBxv3aj5mbwTLW4VkRKR4qSLrKML9IrdZvxLHKluSAgevPuIDbORxOyowQgOX_8TBBgNJjSmFM8/平安家信(王英)(陳鴿).rar?download&psid=1

http://vdisk.weibo.com/s/AcUgXgXr4Wyt

《王英大哥論改革宗_守望_1-5050mp3.zip》下載地址:
http://1000eb.com/j9hv
https://onedrive.live.com/?cid=c62458d987ba532b#cid=C62458D987BA532B&id=C62458D987BA532B!105
在線收聽:
http://you.video.sina.com.cn/vlist/3734469935.html
http://www.sermonaudio.com/search.asp?SourceOnly=true&currSection=sermonssource&keyword=wangying&keywordDesc=Grace+Church+恩典教會
參考:
http://christian7000.forumotion.com/t8-topic

http://christian7000.forumotion.com/t29-topic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5:31 | 顯示全部樓層
11
中國基督教“和諧”控制計劃重要文件清單(新地址)           (2014-01-09 09:30:31)轉載▼
標簽: 軍事       
中國基督教“和諧”控制計劃重要文件清單(新地址):
下載地址:(每一個文件下面只需下一個鏈結就行,多的是備用,中國大陸不能下請告訴我,謝謝)
http://www.fileswap.com/dl/po6mXR1rO9/
http://www.fileswap.com/dl/GAgVY0dLze/
http://www.fileswap.com/dl/CkNgq4BaL6/
http://www.fileswap.com/dl/U4DZ5ciT0F/
(裡面文單包含如下)
基督教和諧控制計劃(按開下面的圖片文件)

(這個圖形文件是簡化版,有點大,等一會顯示出來)

一代人見證了什麼--舊金山與誰共識
中國基督教“和諧” 史
論陳佐人牧師和張前進的關系
里應外合 徐靜聽
李大衛牧師:請收回《舊金山共識》
為什麼我也認定加爾文宗派(即歸正宗派、改革宗派)在控制教會.

王英牧師等_里應外合_平安家信等合集.pdf
http://www.fileswap.com/dl/0TYkxE6W2j/
http://www.fileswap.com/dl/hB9tYUjQBO/
http://www.fileswap.com/dl/pEua6J16Qy/
http://www.fileswap.com/dl/1npH9RraDu/

王英牧師批歸正宗派的錄音50集在線新浪播客:守望1-50 http://you.video.sina.com.cn/vlist/3734469935.html

一個基督徒的Internet十年(2001-2011)與《舊金山共識》(真人傳記,內容精采,不得不看)
全文PDF下載地址:(文件很小隻有2M,10萬字)
http://www.fileswap.com/dl/t5wSa1jwf1/
http://newyorkchristian.blog.163 ... 216020137278598116/

以上三個文件里的文章可以基本了解中國基督教“和諧”控制計劃,下面的大文件是更多的資料和一些講道,有時間有興趣就下。

在打包的文件里含有新近王英牧師的《忠僕論壇》和七千人教會論壇網站,下載閱覽很有參考價值和實用價值,能呼吸到新鮮的屬靈空氣,大開眼界,增加您的屬靈的分辨能力!點擊如下網址即可下載!(300M)
http://www.fileswap.com/dl/yIpgTVaXls/
http://www.fileswap.com/dl/rpprNz3jrt/

最好用“迅雷”等下載工具下載(如果直接下載由於文件太大出錯,可能不能解壓)後,解壓,生成“七千人教會論壇”文件夾,
1.點開該文件夾里的“七千人教會論壇”文件夾,
2.再打開"www.freeforum101.com"文件夾,
3.再打開“ilovegod"文件夾。
4.再打開"default.html"網頁,就可看見所有貼子了


王英牧師的恩典教會網站(錄音:守望1-50)(批改革宗加爾文宗歸正宗派的) 共50篇
sermonaudio.com/search.asp?SpeakerOnly=true&currSection=sermonsspeaker&Keyword=Wang^Ying
打包文件下載地址(文件太大了,最好用“迅雷”或flashget等下載工具下,網頁直接下載後可能打不開):

王英牧師錄音_守望_1-50共50篇.zip
http://www.fileswap.com/dl/hFrgWaTpg/

王英牧師講道:基要真理打包下載
最好用“迅雷”等下載工具下載(如果直接下載由於文件太大出錯,可能不能解壓)
王英_三位一體1-2.zip
http://www.fileswap.com/dl/kBiaaIzC4/
http://www.fileswap.com/dl/hB9tYUjQBO/
王英_上帝1-8.zip
http://www.fileswap.com/dl/4KuDrKXWH/
http://www.fileswap.com/dl/tWKtYOvhQ/
王英_分解說方言1-2.zip
http://www.fileswap.com/dl/DpEyzoOlRw/
王英_聖靈1-5.zip
http://www.fileswap.com/dl/o43pMdMP56/
http://www.fileswap.com/dl/PAYhdR3ryh/
王英_基督8.zip
http://www.fileswap.com/dl/i2mMr26TNk/
http://www.fileswap.com/dl/wgc6d1OuON/
王英_救恩1-10.zip
http://www.fileswap.com/dl/GpZfyoik7G/
http://www.fileswap.com/dl/t0WBukzGE/
王英_教會1-5.zip
http://www.fileswap.com/dl/SYKLYFYozq/
http://www.fileswap.com/dl/NGmv75q0ed/

和諧計劃證詞備份網址:            
七千人教會論壇.zip
http://speedy.sh/M87RA/.zip
王英_分解說方言1-2.zip
http://speedy.sh/HqhSK/1-2.zip
王英_基督8.zip
http://speedy.sh/GxAsH/8.zip
王英_教會1-5.zip
http://speedy.sh/aBMcG/1-5.zip
王英_救恩1-10.zip
http://speedy.sh/SuV2g/1-10.zip
王英_三位一體1-2.zip
http://speedy.sh/CQdej/1-2.zip
王英_上帝1-8.zip
http://speedy.sh/YyEXb/1-8.zip
王英_聖靈1-5.zip
http://speedy.sh/RzKJU/1-5.zip
王英恩典教會其它講道.zip
http://speedy.sh/TrH8R/.zip
王英牧師等_里應外合_平安家信等合集.pdf
http://www.speedyshare.com/s3UqS/.pdf
王英牧師錄音_守望_1-50共50篇.zip
http://speedy.sh/UFWCV/1-50-50.zip
一個基督徒的Internet十年與《舊金山共識》.pdf
http://speedy.sh/gpwYd/Internet.pdf
中國基督教和諧_控制_計劃參考資料和證詞.pdf
http://speedy.sh/jZ4aE/.pdf
忠僕論壇.zip
http://speedy.sh/b59TM/.zip
王英恩典教會其它文字檔案.zip
http://speedy.sh/WYND6/.zip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6:19 | 顯示全部樓層
12
揭露遠志明荒謬神學思想
---遠志明“吃天上降下來的糧” 讀後感
作者:蒙恩者  2014.2.1

當第一次聽到網絡上遠志明“吃天上降下來的糧”這篇所謂講道信息之時,心中很是不安,思緒萬千,先是驚訝!再就是難過!接着是困惑!後來是憎惡!……
一連串的為什麼縈繞在心中,久久不能平息下來,聖靈的不斷催促,“拿起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弗6:17)抵擋一切異端邪說,“要為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爭辯”(猶3)!
時間一長,心中的這份感動就被世界的聲音淡化了,遲遲沒完成這份託付!求主憐憫我這蒙恩者對真理的不忠,和愛心的冷淡,今凌晨我立志要在聖靈的引領下寫下點滴的辨析,為真理作見證!
彼得後書2:1—3“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的滅亡。將有許多人隨從他們邪淫的行為,便叫真道因他們的緣故被毀謗。他們因有貪心,要用捏造的言語在你們身上取利。他們的刑罰,自古以來並不遲延;他們的滅亡,也必速速來到。”
讀完遠志明“吃天上降下來的糧”這篇所謂講道信息後,回想以前他傳講的《老子與聖經》和他們發表的《舊金山共識》,可知遠志明很早已經很大膽地採用新派的路線了。我們是否應該容忍他在教會中發揮他的影響,還是應該阻擋他?對於這樣的假教師,竟然還有很多人迷信他是華人界中很有名的牧師、佈道家!不少真基督徒甘願成為粉絲,可悲的眾華人教會陷入了“名人效應”的偶像崇拜當中!
看一個人是不是真正的神的僕人,不是看他有沒有神學院的學位,也不是看他有沒有牧師的頭銜,不是看他在基督信仰界的出不出名,也不是看他講了什麼新鮮別類的話語,口才多麼好,也不是看他做了什麼大的工作。
看一個人是不是真正的神的僕人,看他有沒有基督的生命,看他是不是在傳講神的話語,是不是尊重真理忠於真理,是不是在為真理作見證。
永生神的教會需要的是為真理竭力爭辯為時代大聲疾呼的先知式的傳道人!
其實遠志明的神學思想是自由派神學,新正統派神學, 他跟從前的新派及新正統派一樣,在 Popular 的媒介“佈道會、雜志、影片”中,從來不正面提出一些會引起教會正統的反彈的東西,但是從他較為學術化的著作中“如老子與聖經”,就開始原形畢露了。

在剖析遠志明“吃天上降下來的糧”錯誤之前,讓我們先了解一下他涉入基督教信仰以來所創立並散布的荒謬“遠氏神學”。
一、遠志明著《老子與聖經》(《老子》即《道德經》)中,遠志明為了硬把《老子》和《聖經》揉在一起,遠志明把“道可道,非常道”里的“常”解釋成“通常”而不是“永恆”,別出心裁地將之翻譯成“道可以說,但不是通常所說的道”
遠志明經常引用《道德經》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來旁證世界是上帝造的,並武斷的下結論說,《道德經》里的道就是上帝。
然而,在帛書《老子》中,這一句是寫做“道可道也,非恆道也。”按任繼愈的說法,是後來為了避漢文帝的諱,才把“恆”字改寫成了“常”。 “道可道,非常道”這一句,歷世歷代被解釋為:“說得出的道,不是永恆的道。”遠志明卻對《老子》另有解釋,恰與老子原意大相徑庭啊。
遠志明所著的《老子與聖經》一書正是企圖在聖經之外增加和另立權威,論點如下:
《老子》是神啟示之作,老子秉受啟示是上帝的先知。
《老子》中所論到的“道”,就是聖經所說的神的道。
《老子》中所論到的“聖人”,就是在預言聖經中的那位耶穌基督。
遠志明把《老子》與《聖經》強行聯系在一起,杜撰了《老子與聖經》,建立“遠氏神學”,標準的私意解經。彼得警戒過“第一要緊的,該知道經上所有的預言沒有可隨私意解說的。”(彼後1:20)。
“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的滅亡。將有許多人隨從他們邪淫的行為,便叫真道因他們的緣故被毀謗。”(彼後2:1-2)。
地球人都知道老子的道是非人格的,而上帝則是一個有喜怒哀樂的神。從非人格到人格,這種天然之別,豈是我們可以隨便混淆憑空解釋的么?遠志明在私意解說聖經,詆毀神的真道。

可見“遠氏神學”的聖經論、啟示論、基督論是違背聖經的。
二、遠志明編導的大型電視系列片《神州》,《神州》是這樣開始的:「大約兩千五百年前,她恰好度過了一半歲月,突然發生了一場翻天覆地、空前絕後的大變革。這場持續了五百多年的大變革過後,神州就再也不是原來那個神州了。」原來哪個神州?那個神州是什麼樣子呢?顯然,《神州》要告訴我們,「那隱沒了的大道,究竟是甚麼?」它要我們相信,古老神州曾經是敬虔的,是「信於神、畏於天、順於道、敬拜上帝的古老神州。盡管人間的罪孽從未中斷過,盡管出現了荒淫暴虐的夏桀與商紂,祖先們卻未失去一個堅定的信仰,這就是:皇天公義盪,上帝明察昭昭,罪惡必遭懲罰。」《神州》結論是「從炎黃起,經堯舜禹到夏商周,凡兩千五百年間,敬虔是神州大地上的主旋律。」非常清楚,《神州》要人們相信,我們的祖先是敬虔的祖先,上古時代是敬虔的時代,而這敬虔的對象就是昊天上帝,而這昊天上帝就是《聖經》中所啟示的耶和華神。《神州》花費了很大篇幅來論證這一點,從古聖先賢的哀嘆,到各式各樣的民間傳說,從原始神秘的古經,到漢語的象形文字,無非是要證明我們的祖先在上古時代就敬拜耶和華神,古老神州就是神的土地。
老子是墮落的罪人?他怎麼會對耶穌基督會有那麼清楚的認識?如果真的像上面那一段所說的,老子豈不成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先知了?
《神州》說:「毫無疑問,中華民族敬天、順道、信上帝的古老道統,在二十一世紀交匯於耶穌的福音,必將是天上人間無與倫比的一件盛事。」將中華民族敬天、順道連接於耶穌的福音?請問這是什麼福音?這是另外一個的福音?是神所恨惡的。
可見“遠氏神學”的神論、基督論是違背聖經的。顯而易見,遠志明走的是新派、不信派路線。

有了這些“遠氏神學” 思想,再回到遠志明“吃天上降下來的糧”的信息中來看,其中的錯誤也就自然水落石出了,我們也就不再為怪了。
一、否定聖經的絕對權威
聖經影響着全世界,沒有其他任何書籍可與之相比,它傳播到地球的每個角落,影響無數文化。被其真理改變者難以數計,只有在永恆里衡量,才能知道它對全人類的影響該有多大。
聖經有它奇妙的流傳歷史。過去三千五百年來,聖經既是世上最受人喜愛的書,也是最受人憎惡的書,它所遭受的“災難”,遠遠超過其他任何書籍;羅馬皇帝先後下令消滅這本書,難以數計的聖經被焚燒,千千萬萬的基督徒因擁有聖經而被處死。聖經不但被拒絕,而且被誣蔑,並且許多人向它挑戰,從不同角度抨擊它的權威性。然而,飽經這么多世紀以來的無數次風暴,它仍然屹立不搖而得以保存,成為人類歷史上最有價值的書。
聖經是由40多位執筆者歷經1500多年,用三種不同的語言(希伯來文,亞蘭文,希臘文)在三個不同的大洲(亞洲、非洲、歐洲)寫書完成的。雖然聖經具有這樣的多樣性,整體上卻是一部統一的書,這真是個神跡!每個作者所寫的部分都是必要的,為着一個共同的主題服務,整體上和諧一致,毫無矛盾。如此之奇妙,答案在哪裡呢?聖經自稱是神默示之書,“聖經是神所默示的...”(提後3:16-17)。
聖經是神的話語,貫穿於整個新舊約聖經的主題就是耶穌基督。
聖經的真正作者是聖靈,是一本神聖真理的教科書,是引我們到永生的指導書。40多位作者同受一位聖靈的感動而寫書(彼後l:21,賽34:16),結果才保持聖經前後的一致性,絕無矛盾。
聖經具有絕對權威,絕不容忍任何人詆毀、誹謗和污衊,增添和加減聖經。“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什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份。”(啟22:18-19)
然而遠志明竟敢如此說:
“當年保羅寫了一些書信給眾教會,他寫了這些信之後,很多的弟兄姐妹,很多的教會理解的不全面,就像今天一樣。當時耶路撒冷教會的三個巨頭,三個教會領袖,一個是耶穌的兄弟雅各,一個是彼得,一個是約翰。這三巨頭同時發聲糾正保羅,或者說擺平這件事。”這豈不等於說聖經前後不一致,前後矛盾,聖經有誤嗎?
遠志明明目張膽否定聖經的絕對權威,不信聖經是神的默示!公然反對抵擋神的話,誰敢說遠志明是神的僕人?撒但自古以來就是那抵擋者,遠志明受的靈不正是敵基督的靈嗎?
“親愛的弟兄啊,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神的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神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神的靈來;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約一4:1-3)

二、傳講有悖聖經的救恩理論
1、否定基督信仰的因信稱義教義
基督教的教義是直接從聖經里來的,是基督教的信仰基石,如果要拋棄基督教教義,那豈不等於要拋棄聖經真理了嗎?那麼基督教的信仰就徹底沒有根基了。沒有教義的信仰就沒有真理與謬論的界定,也就無從辨識異端和假福音,那還談什麼為真道爭辯?
否定基督信仰的教義等於是在否定基督信仰,遠志明既然否定了基督教,那麼幹嘛還要利用基督教傳道人的名義四處遊走演講呢?還美其名曰“全球華人佈道家”,還成立“中國神州傳播協會”,這豈不是打着基督教的旗號反基督教嗎?高舉基督卻敵基督嗎?這種行為是極其卑鄙和下流的!
遠志明說,“三個教會領袖,一個是耶穌的兄弟雅各,一個是彼得,一個是約翰。這三巨頭同時發聲糾正保羅,或者說擺平這件事。”當時保羅強調因信稱義導致了當時的教會領袖一起來糾正他。他這樣說無異於說保羅強調因信稱義有誤,以致於還需要別的使徒的書信來糾正。遠志明恰恰是在強解聖經!
2、混淆了“稱義、成聖、得榮”的全備救恩真理
透過保羅的羅馬書,我們看到的是一整全的福音,全備救恩真理。
羅馬書3:21-5:21講的是稱義的救恩真理,因信稱義都得到了地位上的成聖。稱義、得救、重生、得永生、進神國(天國)與神和好、作神兒女、作主信徒(門徒)指的都是同一件事情。神拯救人的方法是因基督的救贖和人的信,羅3:25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着耶穌的血,藉着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28人稱義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
羅馬書6:1-8: 15講的是成聖的救恩真理,基督徒不應停留在地位上的因信稱義。要在生活上不斷追求聖潔,以至成為聖潔,合乎主用。
羅馬書8:16-39講的是得榮的救恩真理。我們這必朽壞的身體將來會變成榮耀不修壞的,和主耶穌死里復活的榮耀身體相似。
再回到遠志明“吃天上降下來的糧”這篇信息,“我就用了半年多時間把四福音書耶穌的話全部歸納起來,我看看他到底說了什麼,分分類,說了那些?結果我大概分三類,第一類就是信;第二類就是吃喝;第三類跟隨。這是一個完整的基督徒的生命。這是一個完整的救恩,完整的福音。…我信了,一次的就永遠得救啦。你知道這個翻譯是很錯誤的,英文它的願意是:(once  saved saved forever)  就是一旦得救你就得救了,是不是這個意思?不是一次得救。一旦,就是你真的得救了嗎?如果你真的得救了你就被上帝保守到底。而那個真的得救了包含什麼呢?信他,包含每天離不開他,是不是?吃喝他,從他吸取生命力,然後你走人生的路,然後呢,跟着耶穌走,背起十字架、舍己、傳福音、結果子,這是一個真的信,如果你只說你信了,但是,實際上你也不吃他也不喝他,渾身無力,趴在那兒不動,躺在那因信稱義上睡大覺,更不用說去打仗了,美好的仗、爭奪靈魂、傳福音、結果子,你什麼都沒有,你說你信了?”
很明顯,遠志明混淆了混淆了“稱義、成聖、得榮”的全備救恩真理,遠志明他根本就不懂“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 (雅2:17)這句話的完整意思,雅各說:“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把他兒子以撒獻在壇上,豈不是因行為稱義嗎?”(雅2:21)。可見信心是與他的行為並行,而且信心因着行為才得成全。(雅2:22),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保羅在羅馬書中的因信稱義的信和雅各書中與行為並行的信,是一致的。得救的信心必定會帶來好行為,生發出仁愛。(加5:6)
遠志明說:“如果你只說你信了,但是,實際上你也不吃他也不喝他,渾身無力”,遠志明傳講的信是只不過是人本的信,死的信,靠行為即每天吃喝耶穌來維持的信。遠志明倡導的信靠、吃喝、跟隨這些行為,不是出於信心,不是來自神,是來自人的,都是罪。行為沒有信心是被定罪的。
遠志明說:“耶穌說:我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是吧。每天讀他的話,每天讀,每天吃,不要中斷,千萬別中斷。你別說我今天忙我不讀了,我明天忙又不讀了。”遠志明的“相信,吃喝,跟隨”救恩三部曲,不談、淡化、否定耶穌基督救贖的功效,遠志明不明白“道成肉身”這救恩奧秘,不明白福音的大能,“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1:16),遠志明明目張膽地否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要靠他的吃喝耶穌理論維系救恩。
同樣的也不談、淡化、否定了聖靈的工作;只讀主的話,就是吃喝耶穌生命可成聖了嗎?
聖經不是說過,“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加5:25),“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羅8:4)
讀主話遵行主的話,主的話才能不斷改變我們生命,主的話才能成為我們的靈和生命。
不談救恩的得榮即身體得贖部分,實際上是在淡化、否定末日審判,“爭奪靈魂、傳福音、結果子”是大使命,怎能代替救恩呢?

三、傳講另外一個福音
遠志明“吃天上降下來的糧”這篇所謂講道信息,推廣自己的“相信,吃喝,跟隨”荒謬救恩言論,新鮮刺激。這正顯露出了他的假師傅真面目。
“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里來,外面披着羊皮,裡面卻是殘暴的狼。憑着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太7:15-16)“我希奇你們這么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1:6-7)
遠志明所傳講的信息里,不談 “道成肉身”、 “基督再來”和“末日審判”等重要真理,遠志明還胡言亂語說“而行出義來靠什麼呢?靠吃喝耶穌,我們自己身上沒有義。靠綁在耶穌的生命上,我們只有跟他連為一體,枝子連在葡萄樹上,我們天天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我們才有力量行走義路。否則的話憑着自己咬着牙也沒有用的。”,吃喝耶穌綁在耶穌身上,這是福音嗎?誘導人用直覺來認識神,是個典型的神秘主義。遠志明眼中的耶穌不是聖經啟示的耶穌,是新派神學中的偶像而已。前幾年他們推廣的“舊金山共識”好像使徒信經一樣,內容里根本就沒有“道成肉身”、“童貞女生子”、“基督再來”和“末日審判”等重要真理,把基督教的重要教義割去了,是一個偏離真道的信仰告白,是21世紀向普世教會傳播假福音的運動。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太23:15),在真理光照下顯明遠志明就是勾引人入教的假先知。
四、否定神在教會歷史中的工作
遠志明說,“哪裡神學發達,哪裡教會沒落。…很簡單,我們現在的基督教的整個教義,誤人不淺。在天國看遍了找不着馬丁路德他們。…”
“我們現在教會有很多好東西,二千年的傳統,宗派的教義,系統的神學,各樣美好的事奉,這全是基督教,這不是基督,這不是基督。”
“信仰不要聽這個學者神學家給你總結了三個字,那個神學家給你總結了四個字,那個神學家給你總結了八個字。那都不是《聖經》上有的話,那不是《聖經》上的話。那三個字是什麼,預定論,《聖經》上沒有這三個字.四個字是什麼,因信稱義,《聖經》上沒有這完整的四個字,而且每個字的後面還加了很多的話。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八個字。你們知道任何的概括,都是篡改,任何的歸納都是歪曲。”
什麼是神學?神學就是透過聖經啟示的真理系統全面地認識神,是關乎神(上帝)的學問。如果我們沒有神學,我們就沒有對神的認識,那麼我們敬拜和信靠的是真神還是假神就無從界定。經上說,“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 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3)可遠志明卻說“哪裡神學發達,哪裡的教會沒落”,他這已不僅僅是在藐視神學,而是在否定神學,並反對追求認識神,這是在赤裸裸地假借高舉聖經卻公然詆毀聖經。
基督教的教義來自於聖經的真理,是基督教的信仰基石。比如,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因信稱義,真神是三位一體的,耶穌是神也是人,基督的道成肉身,耶穌受死復活,人人生來都是有罪的,這些都是基督教的教義。
基督教教義,是神在歷世歷代教會史上,藉着聖靈的感動,向忠心的神仆和神學家們發出的亮光,是神對當時教會所說的話,是聖靈的工作,是神對歷代教會的祝福,教會的傳承。“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 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一人能看透了他。”(林前2:14-15)
但凡屬神的人,自然願意去尋求明白真理,願意謙卑受教,怎豈敢藐視聖訓,藐視聖靈的亮光?遠志明說基督教教義會誤人,那等於把基督教教義當謬論了,這是在顛倒黑白,是對真理的誣蔑和褻瀆!可見他是“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太23:27)遠志明是一個沒聖靈的人,寫到這里,我心中自然得了些許聖靈的安慰!
如果要拋棄基督教教義,那豈不等於要拋棄聖經真理了嗎?那麼基督教的信仰就徹底沒有根基了。沒有真實的教義,就沒有真實的信仰,那還談什麼在“在真道上同歸於一”?沒有教義的信仰就沒有真理與謬論的界定,也就無從辨識異端和假福音,那還談什麼為真道爭辯?
拋棄教義必然會讓真假不分,以致於對真道的追求,認識,傳揚,持守,和爭辯都不再可能。同樣的,如果沒有正統教義的規范,各人必然偏行己路,罪人就只能繼續活在罪和死的幽暗之中,遵行神的旨意,過討神喜悅的生活,也都只能是空話。沒有真理的教義,真理就成了個空殼,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沒有教義的基督教。
其實遠志明發表《舊金山共識》之前,已很早在海外校園就表達自己的反神學反教義言論了,遠志明曾說過,“我們要放棄,繞過2千年的神學。”他在批判加爾文和馬丁路德,在批判所有的神學。
遠志明既然否定了基督教,那麼幹嘛還要利用基督教傳道人的名義四處遊走演講呢?這豈不是打着基督教的旗號反基督教嗎?這種行為是極其卑鄙和下流的,是遠志明的假冒偽善行徑!無非是在貶低別人高抬自己,造就明星效應,拉攏更多的粉絲,建立自己的巴別塔而已!可咒可詛!

最後,願眾位主內肢體“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提前4:16),“躲避世俗的虛談和那敵真道、似是而非的學問。”(提前6:20)“從他們中間出來”(林後6::17)願恩惠常與神的兒女同在!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6: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hxqj 於 2014-6-26 01:03 編輯

13

                       
豈敢在基督以外傳另一個福音?
----讀遠志明《吃天上降下的糧 》有感
作者:主內末肢
                                                      
題記:
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1:6
弟兄們,那些離間你們,叫你們跌倒,背乎所學之道的人,我勸你們要留意躲避他們。因為這樣的人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羅16:17—18)
讀了遠志明《吃天上降下的糧 》一文後,我真是大吃一驚,他原本在我心中有文化修養,熱忱傳講福音的形象立刻盪然無存,竟然是道貌岸然,一隻披着羊皮的狼暴露在神學界,我不得不用以上兩處經文評價這個所謂的傳道人,並與我的弟兄姐妹共勉。

一、對遠志明的認識轉變
從前遠志明(以下簡稱Y)只不過是個學運流亡人士,聽到了福音邊開始運用各種方式傳講福音,他編排了許多電視系列片,如:《神州》、《彼岸》等,還有一部大型紀錄片《十字架—耶穌在中國》,並且出版了許多書籍。如今他是牧師,有了自己的佈道團隊,加入《海外校園》雜志,還兼神州傳播協會總編導。可以說他是外在的工作很是宏大,身兼數職名揚四海的人物,影響力極大。
我和曾弟兄剛信主時非常喜歡聽Y的光盤信息,當時沒有什麼分辨,只是覺得他學識淵博來尋求神並且願意悔改,我們很是敬佩他們。
後來隨着神忠僕給予的真理栽培,我們漸漸不願意聽遠志明的信息,感覺他的講章里有太多的哲學思想卻沒有基督的拯救與悔改的要義。後來我們了解《舊金山共識》相關信息,在屬靈長者的幫助下,我們發現這個《共識》缺少了耶穌基督由童貞女從聖靈感孕而降生;耶穌基督的升天;基督再來;教會被提;末日審判,這幾個重要內容是信仰核心內容。我們隱隱約約看到了遠志明等人的信仰本相,他們是在精心策劃宗教組織的發展權勢。這時,從心底完全拒絕了這個人物的信息。但是,沒有拿起聖靈的寶劍為真道辯護。
去年年底,我們看到了Y《吃天上降下的糧 》講章後,完全震驚了,短短幾年時間,Y怎麼蛻變成了撒但的爪牙,作為他這樣有影響力的大人物,他竟敢手捧聖經公然在傳講另一個福音!文章完全暴露出Y企圖建立自己的神學思想,他在與獨一真神宣戰!這着實令人毛骨悚然!我在神忠僕的鼓勵下,嘗試拿起聖靈的寶劍抵擋惡者的一切的詭計,盡管真理裝備有限,但我們是屬神的兒女,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猶20)為了神家免遭虧損,我們理當要奮起口誅筆伐與之爭辯真道!
二、剖析Y的信仰,捍衛真道
我個人針對《吃天上降下的糧 》一文從以下幾方面剖析Y的信仰,揭露他的本相。
(一)否定“因信稱義”,恣意篡改福音
Y的整篇文章以全盤否定“因信稱義”的救恩要義為目的,用自己所謂的知識反復狡辯,蠱惑人心。
1.Y說:“我們很多弟兄姊妹已經信了,信了以後不就有永生嘛,信了以後不就有復活嘛,信了以後不就應有盡有了嘛,這就是我們平常流行的教義告訴我們的。但是,今天……特別跟弟兄姐妹們分享全備的福音。”
他是何等膽大妄為,說因信稱義是平常流行的教義,他認為信了耶穌不能有永生並且沒有復活,這分明是在公然挑戰威嚴的神!“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原文作“不得見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約3:36)這是我們信仰的根本,永遠不會改變的真理,Y膽敢否定神的救恩。
2.Y說:這個不錯,聖經確實告訴我們我們得救是本乎恩因着信這是不錯的。但是,救恩入門還要深造,有起點也有終點。
聖經是怎麼說的呢?羅11:6:既是出於恩典,就不在乎行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
羅4:5-6:作工的得工價,不算恩典,乃是該得的;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稱罪人為義的 神,他的信就算為義。
神說救恩是本乎恩,Y說救恩入門還要深造,有起點也有終點,這豈不是在與神犟嘴嗎?豈不是與神對抗嗎?
3.Y說你們喊我:“主啊,主啊,我說我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到外面哀哭切齒吧。”你們說那個喊:主啊,主啊的是否是已經信了的?是已經信了的,怎麼他又說不認呢?
看到這些我們懷疑遠志明是否真的上過大學,連望文生義不會了嗎?主明明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這就是說這些人是不信主的,怎能說是信了的呢?
4.Y說:那到時候你可以跟他辯論了,主啊,你可以是說過的啦,信你的就得救啦,我已經信了你一輩子啦,我從小就信你呀,天天每個主日去禮拜呀,我也奉獻十分之一呀,我什麼都很好啊,你怎麼說你現在說不認我啊?
在腓3:5—9,保羅清楚明白地回答了這個問題,“我第八天受割禮,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請問Y先生,保羅行得很好,為什麼那時說他是不信主的?保羅在主的大光中認識到因信稱義後,這樣說“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並且得以在他裡面,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 神而來的義。”
難道從小就信你、天天每個主日去禮拜呀、奉獻十分之一就是進天國的條件嗎?做這些事的人就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嗎?“沒有一個人靠着律法在 神面前稱義,這是明顯的;因為經上說:‘義人必因信得生。’”(加3:11)因為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見子而信的人得永生,並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約6:40)
Y認為有宗教儀式的人就是信了的人,就是得救的人。Y說到時可以與主辯論,等見到主時,我們與全能的主有資格辯論嗎?神藉着聖經早就告訴我們了,還有什麼可以辯論的?那些不信的人滿了羞愧,一定會心服口服並且哀哭切齒到永永遠遠!
5.Y說:那麼在這里他又再一次強調信他的人還要吃他、喝他,他說他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是賜給我們世人的。吃了他,喝了他就有這、有那,就不這樣、不那樣。……吃他、喝他。怎麼吃他、喝他?吃他的話,”還有,我特別強調的一點,吃他的性情,吃他的心腸肺腑。”
Y不理解“我的肉真實可吃的,我的血真實可喝的”意思。“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約6:54)主明明說吃他肉喝他血就是信他,信他的就得永生,為什麼Y根本讀不懂主的話,在這里一派胡言!
Y說:因為保羅特別強調因信稱義嘛,……不就是憑他對神的信心就稱他為義嗎?雅各說:誰說亞伯拉罕只是憑信心,他把他的兒子以撒獻上,難道這不是行為嗎?雅各非常直截了當的針對保羅說的。他說:“你把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我就把我有信心的行為指給你看。”……彼得說:“親愛的弟兄們哪,我們的兄弟保羅給你們寫的信,你們不要強解。”
彼後3:15-16原文是這樣的:“並且要以我主長久忍耐為得救的因由,就如我們所親愛的兄弟保羅,照着所賜給他的智慧寫了信給你們。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講論這事。信中有些難明白的,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
提後2:15說:你當竭力在 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Y變着花樣利用聖經的話,斷章取義,強解聖經,聖經明明告訴我們: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Y還在這里強解聖經,甘於自取沉淪嗎?他的動機很明顯就是否定信稱義的要義,這是撒但運動,是敵基督的!
6.Y說:當然,因信稱義是前提,……因信稱義了,稱了義了你就得結果子。你說你成了義了,你行的全都是惡,全是罪,那怎麼行啊。……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是好的,……宗教改革含因信稱義,保羅講因信稱義都是好的,……因為當時猶太人也好,教皇也好,他們特別強調行為稱義,但是,就把基督徒捆死了。但是,因信稱義的印證是什麼呢?是行出義來。而行出義來靠什麼呢?靠吃喝耶穌,我們自己身上沒有義。
羅3:26-28:好在今時顯明他的義,使人知道他自己為義,也稱信耶穌的人為義。既是這樣、那裡能誇口呢?沒有可誇的了。用何法沒有的呢?是用立功之法嗎。不是,乃用信主之法。所以(有古卷作“因為”)我們看定了:人稱義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
Y反復在曲解聖經,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推翻因信稱義的真理,建立自己的稱義定理,靠行為稱義的Y,怎能成為當今的佈道家?主啊,求你拯救這個罪人!
約10:10我來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Y不懂稱義和成聖的含義,他胡言亂語,自以為聰明。
耶14:14:“那些先知托我的名說假預言,我並沒有打發他們,沒有吩咐他們,也沒有對他們說話。他們向你們預言的,乃是虛假的異象和占卜,並虛無的事,以及本心的詭詐。”
耶27:15耶和華說:“我並沒有打發他們,他們卻托我的名說假預言,好使我將你們和向你們說預言的那些先知,趕出去一同滅亡。”
不知道Y先生能否看懂 神的話?難道篡改聖經,傳講另一個福音不懼怕嗎?
(二)否定 神救恩的永恆性。
Y在文中這樣說:“實際情況是我們的世人都在進地獄、都在墮落、都在死亡的路上,就好像一個懸崖,我們都走着走着往下跳,沒有一個得救的。那在這個墮落的過程中,耶穌來了。耶穌說:凡是抓住我的就可以不再墮落,我就把你們提升。”
提前6:20-21說:……躲避世俗的虛談、和那敵真道似是而非的學問。已經有人自稱有這學問、就偏離了真道。
Y在用自己的學問解釋救恩,根本沒有認識一位三位一體的真神,基督是昔在、今在、永在的 神,祂與父神原為一,在創世以前神就揀選了我們這些罪人,並不是我們在墮落的過程中耶穌來拯救我們,更不是我們抓住耶穌的就不墮落,耶穌根本沒有說過這話,耶穌說的是: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約3:15)信子的人有永生。(約3:36)不是我們去抓耶穌就不墮落,罪人沒有能力去抓耶穌,不是我們揀選了神,是神揀選了我們。
弗1:4說:就如 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羅8:30說:預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
(三)否定神學、否定神學家、否定聖經的權威性
Y說:那西方教會為什麼沒落?英國是聖公會傳統,他們平均每年賣一座大教堂……哪裡神學發達,哪裡教會沒落。
神學是通過學習聖經來系統全面地認識神,遠志明竟然說哪裡神學發達,哪裡教會沒落,難道說哪裡沒有神學哪裡教會就復興嗎?Y直是在藐視神學!
Y說:我們的主確實得勝,凡事都得勝有餘了,他已經勝了世界,是不是,他說的。可是,我們在這世界上為什麼老打敗仗?很簡單,我們現在的基督教的整個教義,誤人不淺。
Y說基督教的整個教義,誤人不淺。請問Y信仰根基建立在哪裡?那就是建立在基督教義之外,很明顯他在告訴我們他是個不信派!基督教教義來自聖經真理,Y在否定聖經,是在褻瀆神!他打着傳福音的大旗卻抵擋福音,是個敵基督的!
Y說:你說;‘主啊,我從小就在教會里,聽從馬丁路德的因信稱義道理,我一直信你。’主說;“你去找馬丁路德吧,你去找你的神學家吧,……在天國看遍了找不着馬丁路德他們。他們不在那兒。……幾乎所有的神學家都把頭埋在沙土裡,裝看不見。……信仰不要聽這個學者神學家給你總結了三個字,那個神學家給你總結了四個字……。那不是《聖經》上的話。那三個字是什麼,預定論,《聖經》上沒有這三個字,四個字是什麼,因信稱義,《聖經》上沒有這完整的四個字,而且每個字的後面還加了很多的話。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八個字。你們知道任何的概括,都是篡改,任何的歸納都是歪曲。
馬丁路德在基督教歷史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他在羅馬書與加拉太書中發現:義人必因信得生,義不是靠着行為,他提出因信稱義教義,領導宗教改革。Y竟然說馬丁路德不在天國,他站在撒但的位置上批判神學家,他在詆毀神學家的工作就是在詆毀聖靈的工作,他否定神學家的思想,力圖推翻因信稱義!就是在否定聖經。
Y說:我們現在教會有很多好東西,二千年的傳統,宗派的教義,系統的神學,各樣美好的事奉,這全是基督教,這不是基督,這不是基督。
明明是好東西為什麼說與基督無關,與基督無關是好東西嗎?基督教和基督有什麼關系?沒有基督哪來的基督教?沒有基督教義我們所信的又是什麼呢?求主赦免Y審判神學家,否定因信稱義的罪,Y是癲狂了,他在勾引人人入教!
Y說:基督徒啊,不能把信仰停留在《聖經》上,你把信仰停留在《聖經》上,害死你自己,害死別人。因為你用《聖經》要求別人,別人也做不到。要把信仰藉著《聖經》,《聖經》是不能脫離的,要藉著《聖經》去認識那位向我們說話的神……,因為我們的神不是寫了《聖經》就死了,《聖經》不是他的遺囑。……我們很多基督徒原封不動,躺在因信稱義上睡大覺,你休想見主的面。……很簡單耶穌留下了幾百句話,好好讀這幾百句話,這幾百句話最要緊。
Y說:你說我的信主20多年傳道生涯中,也遇到過很多的挫折啊、失敗啊……但是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哪,我不是憑着自己的意志力,我甚至也不是憑着背《聖經》的語錄,我就能得勝的。
我們很難相信Y每次佈道會宣講的信息是來自聖經的,真是為那些決志信主的人心痛與擔憂,他們到底跟着Y聽到什麼信息了?聖經是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竟然被Y說成是語錄。一個基督徒的信仰絕對是建立在聖經之上的,除聖經之外別無可信,我們應該高舉聖經去跟隨主。聖經是絕對具有權威性和真實性,一個口口聲聲是佈道的人為什麼教唆人不能把信仰停留在聖經上呢?提後書3:16說: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聖經都是神的默示,是絕對真理,任何離開聖經的教訓都不是從神來的。Y拿着聖經卻在鞭笞聖經,這是可咒可詛!
(四)否定 神的救贖
Y說:跟舊約比較就看的很清楚,舊約是神頒布了律法,讓以色列人遵守,遵守了你就得救了,……結果沒有一個人能夠遵守得了全部的律法。那麼耶穌新約來了,就用的不是律法的方法,而是用同在的方法,以馬內利的方法,就是:神用與我們同在的辦法,來把我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
Y說:所以,耶穌到世上來,從天上來到人間,就為了一個目的,傳福音。“我是為這事出來的,我奉差原是為此。”
加2:16:既知道人稱義、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穌基督、連我們也信了基督耶穌、使我們因信基督稱義、不因行律法稱義.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稱義。
羅3:20: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 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
Y的高言大智太過於荒謬了,哲學牢籠主他的身心,出口就是抵擋十字架的,神頒布律法讓人遵守得救嗎?神是用與我們同在的辦法拯救我們的嗎?慈悲聖潔的主啊,懇求你拯救Y,開他的心竅,讓他明白救恩!他不知道慈愛公義的神為什麼頒布律法,他不知道神是用什麼辦法來把我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他更不知道基督為何道成肉身來到人間。神啊,他所信的是什麼,只有你知道,求你赦免他不認識你的罪!他的言論沒有道成肉身的基督,沒有復活的耶穌!現在他的身邊有許多粉絲,為了他們靈魂得救的緣故,就求施恩的主,將Y愚昧的心喚醒吧!
林前2:1-2說:弟兄們,從前我到你們那裡去,並沒有用高言大智對你們宣傳 神的奧秘。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
提前4:1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
Y所談的豈不是在否定神的工作嗎?他抵擋十字架救恩,他在傳講鬼魔的道理,他在試探神!求主保守你的子民不中了撒但的詭計!
(五)原形畢露,妄想建立“遠派神學思想”當一名土豪
Y說:這是主那個完備的福音完備的真理是什麼?……我就用了半年多時間把四福音書耶穌的話全部歸納起來,我看看他到底說了什麼,分分類,說了那些?結果我大概分三類,第一類就是信, 第二類就是吃喝,第三類跟隨。三方面;信靠、吃喝、跟隨。這是一個完整的基督徒的生命。這是一個完整的救恩,完整的福音。……不是因信稱義,也不是因行為稱義,是因信而吃喝,吃喝有了力量,跟隨,好行為,是不是這樣?
這就是Y瘋狂傳道的目的,半年時間他與撒但靈交,研製了自己的神學理論,全盤否定聖經教導,否定幾千年來古聖徒的工作,他不信耶穌基督的拯救、升天、再來、末日審判,他與神叫板,主啊,赦免他抵擋你的罪,他在迷惑多少人走向滅亡啊!
Y說:耶穌說我啥都沒有,跟着我。那真是瀟灑啊。保羅也是,他說:我一無所有啊,但是我樣樣都有啊。對不對?保羅多瀟灑,我既能守富貴,也能守貧窮。我現在也是這個態度,我就效法基督啊,……這個有一個姐妹送給我一輛奔馳讓我開,……你一個獻給主的人,一個跟隨耶穌的人拿得起放得下,什麼都可以,因為你不是為了自己對不對?……而且是那個那個非常好的奔馳八缸的,挺費油的倒是。怎麼辦,我們是屬基督的,你跟基督在一起你怕什麼?
Y真的膽大妄為,隨意加添神的話,耶穌哪裡過我啥都沒有,跟着我?保羅何時說他一無所有啊,但是他樣樣都有啊?保羅何時富貴過?那怪他打着基督的旗號傳揚敵基督信息毫不懼怕!
失喪真理之人啊,效法基督就是過富人的生活嗎?這就是瀟灑嗎?我們在意田--窗外城--et84的博客中(網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5e15630101gzks.html#comment4)讀到這樣的信息,Y住在估價98萬的殖民式豪宅里,面積3800平尺,帶3個車庫,停着奔馳等豪車。他家設有五間卧室和三個完整的浴室。建於2000年,家定製的櫻桃木傢具和木地板,花崗岩廚房檯面和Viking專業系列設備……他的豪宅生活遠遠超出了美國平均水平。
看到這個資料,我們不得不佩服Y的斂財手段,粉飾一番後搖身一變穿上衣袍成為牧師,原來是另有所圖啊,世人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可他貌似君子假冒偽善詆毀真道,找到一條傳“遠氏福音”斂財之道啊,如今他找到了成為土豪的門路了。他們侍奉的那裡是神,侍奉的是自己的肚腹,侍奉瑪門,真是可悲可嘆可恥啊!
“並那壞了心術、失喪真理之人的爭競。他們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提前6:5)
腓3:18-19說:因為有許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我屢次告訴你們,現在又流淚地告訴你們: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他們的 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們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專以地上的事為念。
在這個混亂的時代,懇求弟兄姐妹們,擦亮眼睛,認清Y的面目,其實主早就知道他的本相了。願我們不再被迷惑,要穿戴 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弗6:11)
求神的僕人聽從神的教導,“我們不像那許多人,為利混亂 神的道.乃是由於誠實、由於 神,在 神面前憑着基督講道。”(林後2:17)
(六)不容爭辯,恐嚇自衛
Y說:動不動我就為真理爭辯,爭什麼辯哪,真理不在我們手裡。耶穌說的是,要饒恕,你們不要論斷人,論斷人的必被論斷。現在很多基督徒學保羅說:我要爭辯,學的又不到位,亂爭、亂辯、好像真理在自己手裡。耶穌說不要論斷人,你們論斷人必被論斷。……任何一個人都是有限的,你一出口論斷別人,你就錯了,因為只有神有權利論斷人,只有神。神讓我們人彼此守好自己的本分。
撒但真是懼怕被分辨出來,Y極力掩飾自己的所有行為,好像早就料到他的所言所行會引起神兒女的批判,所以亂用聖經的話警告我們不要將他顯露出來,到時候讓神來審判他。他也根本不清楚爭辯與論斷的屬靈含義。保羅在安提阿責備彼得(加2:11-14),難道是論斷嗎?只可惜Y沒有讀到猶大書中所說: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
在這個撒但運動充斥教會的時代中,我們要慎思明辨,不能被明星效應迷惑,決不對敵基督的工作寬容到底!保羅告訴我們:至於那些有名望的,不論他是何等人,都與我無干,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並沒有加增我甚麼。(加2:6)
Y的這篇文章字里行間流露着誹謗真理的思想,不合真理的地方太多了,我不能一一贅述,文章暴露出他是個不信派!
我在想為什麼Y在神學界大搖大擺,大紅大紫,在各大網站掛其名?在各大領域揚起名?在名人群有其名?如此猖狂、卑劣行徑熟視無睹呢?原因應該有以下幾點:
1.許多人在追求個人宗教信仰,盲信Y思想。
2.有人追求時髦,迷信名人言論。
3.有傳道人敢怒不敢言,怕丟了飯碗。
4.有人是厭煩純正道理,“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提後4:3-4)”
5.有人明白真理卻一味地包容Y思想,期盼  神來改變他。
   求主憐憫,我們來聲討Y的罪行,不是我們好,而是我們得了 神的拯救,理當捍衛真理,順從 神的意思不順從人的意思,是蒙神悅納的!
我們也切切盼望那些被Y牢籠的人脫離撒但的網絡,“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提後2:26)”
   三、結語
完成這個稿子是花費了很長時間,一是沒有一顆為真道爭辯的心志,總是感覺荒謬的道理與自己沒有太重要的關系,我只要謹守正確的道理就可以。二是因為真理裝備太欠缺,每想到一個觀點,就要花時間去找聖經的原話來爭辯。
我深知寫這篇文章不是為了完成神忠僕布置的一次作業,而是神藉着他的僕人教導我們如何分辨是非,免遭撒但的詭計,讓我們的侍奉是在基督里、在聖靈里,被主紀念到永永遠遠!
“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詭計和欺騙的法術,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弗4:13—14)
這是老僕人反復教導我們的話,我要刻在心版上,快快裝備真理,力爭長大成人!
                                                  
                                 主內末肢
                                                  修改定稿於2014年2月1日11:20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18: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hxqj 於 2014-6-25 05:19 編輯

14
草評《柴玲:致丁子霖母親的信》 2014 年4月18日
=================================
作者:xyz315 紅字或符號”====”之間的字為評論者所加。
柴玲自從被和劉無敵(曉波)和遠和諧(志明)齊名被稱為柴寬恕之後,雷人之話頻發。這三人為了共黨的和諧控制計劃大力鼓吹,今次柴又發公開信,看了她的公開信後真是對她又​是可憐又是可氣,可憐的是她信了基督教的和諧信經(即和官方三自不信派出有同樣邪靈的《舊金山共識》)後,連不該暴的被強奸隱私她也敢報,可憐她作為一個女人竟然被這些神​棍的異端邪說騙成了這個樣子還不自知;可氣的是共黨為了統戰不惜改變信仰來騙人,利用人達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本評論先草草地評論一下柴引用聖經的部分,然後再分析到底是​誰在“強奸”中國基督徒的信仰!以拋磚引玉!
=================================

  今天在美國是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受難日。 我終於第一次在網上找到你兩年前給我的信。看完了。我很感動。我也很高興我終於找到您的信看了。立刻給你回信。耶穌說: “所以,如果你在祭壇獻上祭物的時候,在那裡想起弟兄向你懷著怨, 24 就要把祭物留在祭壇前,先去與弟兄和好,然後再回來獻上你的祭物”。 馬太福音5章23-24節。我也請您原諒我一直沒有到網上搜索您的信, 因為友人說, “還是不必看了, 看後你會很傷心的。”我沒有按基督的要求立即去做, 請您原諒。
=================================
丁不信主,所以這段經文不適用於丁。即丁不是柴的弟兄,丁不信主(先假設柴是信主的,只是信偏了)
=================================

  首先我要對你這么多年來一直堅持不懈地堅持“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的勇氣和工作獻上衷心的敬意。您是一位了不起的母親。 也是中華民族的英雄。

  另外從您的信里, 我也第一次看到您對我們天安門學生的寬容和支持,“這些學生領袖還年輕,前面的人生路程還很長,無論是經商、從政、還是皈依宗教,我都尊重他們的選擇”。這讓我很感動, 也再次讓我感受到你一顆寬厚仁愛母親的心。

  我也很感激您能把這么多年來您對我的態度的轉變的原因寫出來。讓我知道真相在哪裡, 是什麼樣的謊言和誤會讓您對我產生這樣的一些想法。謝謝您。

  從天安門廣場一直到海外流亡,我對您的兒子和其他的兄弟姐妹的犧牲以及 天安門母親的所有人,總是充滿了尊敬。沒有一天我不在想念著你們。但是一直不知道怎麼聯絡上。當我在1994看到您出來的書,《丁子霖——“六四”受難者名冊》,我好感動​。立刻從書里找到的聯絡方式跟您通了電話。您也很激動。我們都是同路人, 您失去了兒子, 我失去了母親和奶奶,我們在淚中掛完電話。雖然當時我沒有什麼很大的經濟收入, 當我說我很願意幫助您把書翻譯成英文, 在美國能介紹出來, 讓世界知道您們為一個自由的中國已經付上,並且正在付上的代價。 讓世人不要忘記, 來幫助您們和中國早得自由。您也很同意這個想法, 也對我對您這么多年來堅持不懈的工作的肯定很欣慰。我也為能給您帶來一點快樂和希望很高興。因為我的媽媽不在世了, 我也把一顆愛媽媽的心給了您們。

  可是沒有幾天,我在報上或什麼地方看到您說, 柴玲要出您的書, 要賺您的稿費, 您不能讓 柴玲出您的書。我看到後好傷心啊。很不明白, 為什麼真心誠意地想做點好事, 會被這樣的誤解。之後我也很灰心, 沒有再跟您聯絡。很怕再想做什麼好事, 又會被誤解, 又會被傷心。現在才知道,您被誤導了, 您又沒法跟我聯絡來澄清事實。

  您說,我只能從關於您從許良英先生那裡聽到的: “ 柴玲在大屠殺之前的5月末接受西方記者采訪時說她“期待天安門廣場血流成河”,……而她自己“要求生”。我聽到這樣冷血的話大為震驚,不知如何應對。我想起兒子6月3日夜​晚掙脫我的阻攔奔赴廣場去與大哥哥大姐姐共患難,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澀和辛酸“。 很對不起讓您苦澀和辛酸。您們值得(deserve)知道事實和真相。我們也都值得知道事實和真相。因為真理是可以讓我們都得自由的。

  事實是:您聽到的這個故事是謊言。請您允許我說出我這邊的真相。首先, 那不是我要求西方記者的采訪, 那個西方人也不是記者, 是個留學生。我也不認識他,是被臨時介紹到他, 聽說他能夠找到個能錄音的地方。我錄得是我萬一活不了的遺言。像當年 Ann Frank 躲避納粹寫的日記一樣的。我為什麼要留這樣一個遺言哪? 因為在這前一天,確實我開會回來大家同意撤離廣場, 李錄反對。 他的理由是撤退是政府的詭計,他說我太天真相信這些知識份子了。他們中間有人被重金收買在做政府要做的事情。我當時聽了很吃驚心, 也很窘。以為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什麼人騙了,中了政府要“關門打狗”的詭計---讓學生撤回去, 再抓再鎮壓。所以我改變了同意撤的決定。好像那些知識份子跟李錄談了以後, 也同意不撤了。

  (到現在為止,我也覺得有必要弄清這個真相。也許李錄所說的是真的,也許是他被誤導,也許是他說假話。但有一點是真的:李錄自始至終沒有離開廣場, 不像很多其他的人。 六四以後, 很多人也改變立場, 都一邊倒,都說撤就不會導致鎮壓。沒關系,上帝知道真相。關於撤與不撤, 很反復。直到六月三號晚上,屠殺開始時,有人端著槍闖進廣場指揮部里,要我發令撤,又有人拿著刀進來,要我發令不撤。我的命令是任何人要走,立刻走, 要留,和平的留下來---尊重每個人的意願。 )

=================================
不錯,上帝知道真相。但我們不知道真相,所以要追求真相,不能被人再騙了!
=================================


  但是我第二天醒來,安靜思想, 覺得雖然廣場是個象徵,不能倒, 但是如果我們要取得真正的勝利----“和平對話,摘掉動亂的帽子, 保證不秋後算帳, 推動改革,反腐敗”, 我們必須說服軍人不執行戒嚴。我聽說, 前一部軍隊認識真相後,沒有執行鎮壓。但新來的並不知道真相。我認為,最重要的工作是讓新來的軍隊知道真相。但這是很危險的工作, 遠比在天安門廣場上, 受很多的媒體和人群關注的保護危險多了。所為一個總指揮, 我應該去做最重要, 最危險的工作。去找新的戒嚴部隊, 說服他們認識真相。如果他們把我抓起來, 並把我失蹤掉, 或秘密處死,那我也准備好了遺言。我沒有把這個計畫在錄音里講出來, 是怕他們拿到錄音,讓我們的計畫不成功。

  在這樣的背景下,您可能會理解我為什麼要說出, 我要求生的願望。這里是沒有任何錯的,您的兒子也是一定渴望求生的。我是要世界知道, 雖然我們都熱愛著生命,但是為了一個自由的中國, 我們是做好了獻上生命的准備。(現在看來,未必每個人都做了這樣的准備。 沒關系,上帝知道真相.)
=================================
不錯,上帝知道真相。但我們不知道真相,所以要追求真相,不能被人再騙了!
=================================

  至於“期待天安門廣場血流成河“ 這不是我的想法, 也不是我們的策略。是我重復從李錄那裡聽到的話。當我在重復這個話語時,有三個方面是要澄清的:

  1. ”血流成河“的定義。我並沒以為是會有屠殺。我一直以為最壞的會像”四五“運動一樣,普通學生被棍棒打。學生領袖被打被抓。很多參與了天安門運動的人也都簽名同意這個想法​;

  2. 我當時是同意無論發生什麼事, 一定要發生在光天化日下。不要再像以前那樣,再允許鎮壓後,用謊言遮蓋真相;

  3. 我並不同意學生要流血。所以當我重復到這里時,我就哭了,怎麼能讓他們流血哪, 他們還好年輕啊。(我現在沒有原文, 是憑記憶寫給您)這是我的原則。我最後在廣場的命令是, 任何人不許扔石頭,扔瓶子,這樣會造成更大的犧牲。

  您也知道,我一直堅持在廣場最後一刻。我不是那樣:讓別人流血,自己求生的人。上帝可以為我作證:我沒有冷血。我是被栽贓污衊。

  您說:“大概是出於亡兒生前對廣場上這些大哥哥、大姐姐們的眷戀的尊重吧,在漫漫長夜的凄風苦雨中,我內心一直期盼著你們這些當年風雲一時的學生領袖們能真正站出來澄​清一些事實,或對某些錯誤言行真誠地認錯、道歉——不僅僅對我們難屬,而且也是對關心和愛護過你們的全國民眾和國際社會。“

  謝謝您對我們的眷顧。我在2011 年終於寫完了回憶錄:一心一意向自由。在這里您可以免費下載:http://chailing.net/。希望有一天您可以讀到。這二十幾年來,我仔細地檢查了我的每一個動機,行動,決策,我自己認為我是在是盡了我所有的力量和生命來和平地推動這個民主自由運動了。我希望世​人知道我在最後一刻在廣場上, 在他們談判回來之前,不知道下一步還能活幾分鍾,幾小時, 或多久的時候, 我的願望是祝福中國,祝福那些向我們挺進的士兵,和天安門後下令屠殺的領導人們。希望他們知道我沒有仇恨,是充滿著愛, 希望我們和中國會有一個昌盛繁榮的好的未來。盡管他們不一定記得我們是誰。我想, 您的兒子也一定是懷著這樣祝福的心情過去的。回頭看來,這份愛, 一定是來自上帝的! 這也一定是兩年前的今天, 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受難時的感受。他不恨罪人,卻求天父饒恕我。

=================================
聖經上說:形 質 的 都 要 被 烈 火 銷 化,所以說”祝福中國,…. 中國會有一個昌盛繁榮的好的未來”是騙人的鬼話,是不符合聖經的,這個官方三自教會騙人的信仰也是《舊金山共識(和諧信經)》的信仰! 這份愛也就是來自鬼的,是假愛,是騙人的鬼話!“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受難時的感受。他不恨罪人,卻求天父饒恕我。“,不錯,耶穌不恨罪人,但他來一直在呼喊: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可惜,人們及掌權者不但不悔改,還一手拿着殺人流着血的刀,一邊還在讓被統戰的柴玲遠志明等人一起說:你們這些被我殺的人呀,你們要寬恕我,因為你們反正要上​天堂,何必和我們這些下地獄的人計較呢,你們要“愛”我們呀,你們雖然被我們殺了,但你們還是要受我!看看多麼無恥的人呀,把人殺了,還要被殺人寬恕殺人犯!這就是《舊金​山共識》的實質,也是掌權者盼望的基督教要被控製成這個樣子!
太 3:2
天 國 近 了 , 你 們 應 當 悔 改 。
太 4:17
從 那 時 候 耶 穌 就 傳 起 道 來 , 說 , 天 國 近 了 , 你 們 應 當 悔 改 。
彼後 3:10
但 主 的 日 子 要 像 賊 來 到 一 樣 。 那 日 天 必 大 有 響 聲 廢 去 , 有 形 質 的 都 要 被 烈 火 銷 化 。 地 和 其 上 的 物 都 要 燒 盡 了 。
彼後 3:11
這 一 切 既 然 都 要 如 此 銷 化 , 你 們 為 人 該 當 怎 樣 聖 潔 , 怎 樣 敬 虔 ,
彼後 3:12
切 切 仰 望 神 的 日 子 來 到 。 在 那 日 天 被 火 燒 就 銷 化 了 , 有 形 質 的 都 要 被 烈 火 熔 化

=================================

  那我又沒有做錯的是哪? 有。那是我當時不認識耶穌,不認識上帝, 沒有按聖經的話語行事。如果我那時認識上帝, 我會做的怎樣的不同:我會按神的話語:羅馬書 第十三章:“所有的人都當服從在上掌權的,因為沒有一個掌權的不是出於神。所有掌權的,都是由神所指定的。”除非, 掌權人做的是違反神的誡命和旨意的事。政府下令不許遊行示威雖然違反憲法, 但並不違反上帝, 所以那時我就該遵從政府的命令 ,勸人不要上街遊行,不要絕食, 不要在廣場。但要在宿舍里或校園里迫切禱告, 像80歲的摩西一樣,跟隨神的時間和帶領, 靠神的大能和計畫改變中國。 對此,我請求上帝的原諒,也請求您的原諒。我只代表我個人的觀點。別的學生領袖不一定同意我的觀點。
=================================
“政府下令不許遊行示威雖然違反憲法, 但並不違反上帝,”我無言了,十誡的說得清清楚楚:不 可 殺 人 。柴玲竟然把殺人偷換到不許遊行示威,即然違反憲法,就不能幹!別拿上帝說事,要拿上帝說事,這是這樣的:不信上帝的人就是下地獄,做得自認為正確但不信神,也是下地獄,​李鵬是這個結局,鄧小平也是這個結局,連趙紫陽,胡耀幫,雷鋒也是這個下地獄的結局!
再來說,羅馬書 第十三章,後面還有這一句話:“作 官 的 原 不 是 叫 行 善 的 懼 怕 , 乃 是 叫 作 惡 的 懼 怕 。”不是說做官的就可以想幹啥就幹啥,不然要憲法幹啥?還不如叫無法無天!
羅 13:3
作 官 的 原 不 是 叫 行 善 的 懼 怕 , 乃 是 叫 作 惡 的 懼 怕 。 你 願 意 不 懼 怕 掌 權 的 嗎 ? 你 只 要 行 善 , 就 可 得 他 的 稱 贊 。
出 20:13
不 可 殺 人 。

=================================

  但是如果掌權的人的命令違背神的旨意, 我們就必須像彼得一樣,“順服神,而不順服人”。(使徒行傳5:29)比如說,現在的中國一胎化政策是完全違背神的旨意, 是殺害神創造的生命的。是我們不能順服的。我們反而應該像摩西時代的接生婆一樣,去搶救保護生命。神大大地祝福了她們順服神, 不順服人。這也是上帝對我們這個時代的呼召。
=================================
柴玲終於引了一句正確的話:“順服神,而不順服人”。 這一原則高於羅馬書 第十三章:“所有的人都當服從在上掌權的,因為沒有一個掌權的不是出於神。所有掌權的,都是由神所指定的。”(還沒引全,見上文), 你柴玲是64的重要人物,不是反對一胎化的重要角色,不要避重就輕:政府殺人對嗎?????李鵬鄧小平殺人對嗎?請回答!
=================================

  但我們當時因不知道上帝的話語而進行的和平遊行, 靜坐, 並不給任何政府屠殺無辜的藉口。創世記 9:6, 上帝說的很清楚: “6 流人血的,人也必流他的血;因為神造人,是按著他自己的形象”,上帝並且在十誡命里再強調:“不可殺人。”(出埃及記 20:13)

=================================
原來你柴玲也知道“不可殺人。”, “6 流人血的,人也必流他的血“,你的意思是李鵬鄧小平即然流了別人的血,人也必流他的血,所以李鵬鄧小平被人殺也是應該的了吧????????你這是在幫掌權者,還是在把他​們往火坑裡推?????
=================================

  如果是我有說錯的話, 那是絕對不該用“打倒,推翻”之類的語言。我們在運動中始終用和平尊敬的語言,也下令不主張遊行的人用這樣的語言,但在戒嚴令和屠殺發生以後,我在義憤中用過幾次“打倒,​ 推翻”。這是不合神指令的。出 埃 及 記 22:28里神說, “28 不 可 毀 謗 神 ; 也 不 可 毀 謗 你 百 姓 的 官 長 。”雖然我的話並沒有“譭謗”, 但我感覺這可能是不符合神的意願的, 所以我請求神的原諒, 也請求當時政府官員的原諒。

=================================
“但我感覺這可能是不符合神的意願的, 所以我請求神的原諒, 也請求當時政府官員的原諒。”柴玲,你是“感覺”???,還是“確定”???,還是有“聖靈”的感動,得說清楚!我可以清楚地告訴你,你的感覺不是出自神的,是你的錯覺,​是你自已的感情,不能假借神名!聖經里就沒有先知用“感覺”這個詞來傳達神的旨意的!!!!!
=================================


  另外說錯的話是這句:“只有當血流成河的時候,中國人們才會擦亮眼睛。。。” 我是重復別人的話,因為這是在中國長大中不斷聽到的話語。當時我也認同,以為如果政府一定不肯和平對話的話而要執意鎮壓, 這便是唯一的中國得自由的方式---讓世界看到真相。但現在看來,這個說法不是真理。在聖經里,真理是這樣的:約翰福音 11:49-52 “49 其中有一個人叫該亞法,是當年的大祭司,對他們說:“你們什麼都不懂! 50 也不想一想,一個人替民眾死,免得全民族滅亡,這對你們是有益處的。” 51 他說這話不是出於自己,只因他是當年的大祭司,就預言了耶穌要替全民族而死; 52 而且不僅是替猶太民族死,也是要把神的那些四散的兒女都召集合一。” 因愛我們, 上帝已經把他唯一的愛子獻給了我們。兩千年前,耶穌就已經為我們, 為中國的自由犧牲了, 因此沒有任何人需要再流血犧牲了。而且基督在十字架上受難時也說,“已經成了”。(約翰福音 19:30)。
=================================
耶穌就已經為我們,但不是為中國,前面已說過了,國有形質的都要消化,基督再來用鐵杖擊打萬國,這才是聖經真理,但聖經真理和官方的三自不信派及《舊金山共識》的不一樣,​柴玲的這句話就是典型的社會福音,是假福音!!!!
=================================


  這是多大的一個真理!這是多大的一個恩典哪!
=================================
為中國,這是多大的一個謊言,這是多大的一個欺騙呀,這是要整死中國人的靈魂呀!
=================================


  這是什麼意思哪?這是耶穌, 上帝的兒子跟我們說。 他已經替我們贖罪了。我們不需要再成為罪的奴隸,受苦難, 受捆綁。他已經替我們戰勝了囚禁,疾病,死亡。 那您會說, 為什麼中國還有不公義?為什麼還有對人權弱勢的虐待?

  這是因為神的好消息還沒有完全傳到中國。我們很多人還不知道,神創造了天地,創造了人。亞當夏娃犯罪,把罪惡介紹進來,人類從此與神隔離。神把愛子基督送到十字架上,​ 為我們贖罪,我們通過接受耶穌為救主,都可以回到神的懷抱里來。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我們就會得到神的美好的應許:“神的居所在人間,神將要與人一同居住。他們將要做他的​子民,神將要親自與他們同在,做他們的神。 4 神要從他們的眼中抹去一切淚水。將來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傷、哭泣或痛苦,因為先前的事已經過去了。” (啟示錄 21:3-4)有的信徒可能會認為這是以後的事情, 但是我的感動是,當我們接受耶穌為主的時候,只要憑信心,我們就可以得到神這樣美好的應許。

=================================
為中國,這是多大的一個謊言,這是多大的一個欺騙呀,這是要整死中國人的靈魂呀!不是為中國,是為中國人的靈魂!可惜掌權者還沒悔改,還把你們這些統戰幹部派出來傳假福音​騙人!柴玲,你醒醒吧,你還要被假福音強奸幾次?????是遠志明的假歸正宗派福音強奸了你?還是張伯笠的靈恩派出假福音強奸了你,你說!!!
=================================


  那這跟天安門事件有什麼關系哪?這關系很大。這可以改變一切結局。

  作為當時的學生來說,我們不用遊行示威。因為只要我們相信基督, 我們可以奉他的命禱告, 改變中國。神會垂聽我們的禱告。

  從鄧小平那裡, 他不用擔心失去控制, 只要他做順服神意願的事, 因“神 若 幫 助 我 們 , 誰 能 敵 擋 我 們 呢 ?(羅馬書 8:31) 他絕對不應該也不敢開槍殺人。
=================================
可惜,鄧小平開槍了,他至死都沒悔改他開了,更沒有信主,他下地獄了!
=================================


  因為如果施暴的人知道他們在做讓神痛心的事, 他們就會知道等待著他們的是什麼樣的神的永生的判決。聖經里有這樣一段故事: 19 “有一個財主,身穿紫色袍子和細麻衣,天天奢華宴樂。 20 又有一個窮人,名叫拉撒路,滿身膿瘡,被放在財主的門口, 21 渴望得到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充飢,甚至有狗來舔他的瘡。 22 後來那窮人死了,被天使們帶到亞伯拉罕的懷里。接著,那財主也死了,並且被埋葬了。 23 財主在陰間的痛苦中,舉目遠遠地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里, 24 就呼喚說:‘我父亞伯拉罕,可憐我吧!請打發拉撒路用指頭蘸點水,涼一下我的舌頭吧,因為我在這火焰里,極其痛苦!’ 25 “可是亞伯拉罕說:‘孩子啊,你當想起,你一生怎樣享了你的福,而拉撒路怎樣受了苦;但如今他在這里受到安慰,你卻在痛苦中。 26 這一切之外,在我們和你們之間,隔著巨大的深淵,所以人想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可能的,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可能的。” 路加福音 16:19-26

  這個財主, 既沒有導致拉撒路 的貧窮,又沒有因他的貧窮而虐待他, 反而遭受這樣的永生的痛苦。死後再後悔, 也都晚了。可見那些下令屠殺,打壓民運人士和貧民的,如果他們還是不趕快跟神跟人民懺悔,一旦他們壽辰一到,他們的下場怎麼會不更慘。現在當政的領導人,雖然他們手上沒有​六四的血, 但是如果他們像這個財主一樣, 不用手中神賜給的權柄行公義, 施憐憫, 早日滿足您們的要求,早日結束一胎化政策,那他們要考慮面對基督時的後果。

  所以說,真正認識基督受難復活的好消息對中國的現在和未來都是至關重要的!

  那我們怎麼能夠很快地實現您一直追求的:“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哪? 我認為, 只有接受耶穌,在神的愛里把我們有得罪神和人的事趕快認罪悔改; 有人得罪我們的事快快饒恕。那不光是你渴求的三項, 天國也就很快地在中國降臨了。為什麼我這樣說的?

  首先這是符合神的話語的。
=================================
柴玲,這話你要去對着正在殘殺基督徒的掌權者說,也不是幫着掌權者對被害人人說:你們要寬恕我殺了你!!!!!
=================================


  哥林多後書 3:17, “17 主就是聖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 這是說,哪裡有上帝的靈, 哪裡就會有自由。中國必須有神的靈,才會有自由。
=================================
柴玲,請記住,是中國人,不是中國!主的靈是叫人得自由,不是中國!!!!是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不是國!!!!!!!!!別再傳社會假福音騙人騙已!!!
=================================

  約翰福音 14:6 “6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要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中國只能通過耶穌才能到神那裡,到神的靈哪裡,中國只有通過耶穌才會有自由, 有生命。所以我們要接受耶穌。有人會問,中國人, 尤其領導人接受耶穌, 可能嗎? 耶穌說:“在人,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在神,凡事都可能。” (馬太福音 19:26)我們要有信心禱告早日實現!

  耶穌還進一步教我們如何通過禱告得到我們渴望的一切:
=================================
柴玲,請記住,是中國人,不是中國!是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不是國!!!!!!!!!別再傳社會假福音騙人騙已!!!
好了由於柴玲完全混淆了人和國的區別,下面的不用再評論了,請參看其它有關社會福音的批評文章,以及批中國官方“三自會“及批《舊金山共識》的文章。
結論:
柴玲信的是社會福音,信的是三自會的不信派的假福音,信的是《舊金山和諧信經》是救國的假福音,不是耶穌基督拯救人的福音!再評論已意義!
=================================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21:53 | 顯示全部樓層
15

化融合所導致的大唐崛起,根據何在呢?
     此外,作為一個基督徒中國人,難道不知道基督教在唐朝持續宣教200多年(635—845年),根據《大秦景教中國流行碑》的記載,唐朝曾出現過“於諸州各置景寺……寺滿百城、法流十道”,甚至皇帝一同慶祝聖誕節的繁榮時期?景教在中國存在並繁榮的這兩個世紀,正好是唐朝最強盛的時期。因此,為什麼不認為,大唐也曾因基督教的支撐而崛起,和繁榮呢?
     根據媒體的報道,在演講之前,趙曉博士也請弟兄姐妹為他禱告,讓觀眾“只見耶穌,不見一人,” 而他個人也要警省禱告,切莫竊取神的恩典成為個人的榮耀。在演講後,他興奮地表示:“從來沒有在如此巨大的講場,面對如此多國的聽眾,從來不緊張的我真的感到非常緊張,從來不寫演講稿的我這次居然事先寫了演講稿——當然並沒有照本宣科。沒想到,神的保守,結果倒是出奇的好,全場掌聲和笑聲不斷;結束時,全場長時間起立鼓掌。”
   
    2、“中國中心論”的宣教學:上帝在為中國打工,基督教 Made in China
     趙曉在談到為什麼中國會重新崛起,點出了謎底:“誰能做到這一點?當然是他!他用神奇的手托起了中國,祝福了中國。他還要讓中國人來宣講他的工作。讓全世界特別是基督徒弟兄姊妹們更加清楚『他』在哪裡,“where we are”,以及應該如何領導?” 趙曉似乎在因勢利導地說明,是上帝讓中國重新崛起的,並且讓全世界的基督徒都知道,上帝如今不在耶路撒冷,不在羅馬,不在華盛頓,而是在北京。這種世界宗教史中常常被政客使用的“神權政治邏輯”,確實起到了為北京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背書的效果。
     令人欣慰的是,趙曉提到了對西方宣教士的感謝。他說,“中國自1814年出現第一個新教徒,直到1949年全中國約有數十萬基督徒。1949年時所有西方宣教士全部離開了中國。” 這里,趙曉的數據還是不準確。需要澄清的是,廣東人梁發是第一個新教徒,1816年在馬六甲歸主,同年11月3日同地受洗,時年37歲。1949年受洗的新教基督徒約有78萬4148人(其中牧師2323,傳道人7963),19個教會門派體系,共6928個教會,5728個聚會點;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爆發,1951年初3000多西方宣教士被迫離開中國,剩餘約4、5百人,慘遭逼迫,至1952年底才基本撤離完畢。
     趙曉接着說:可是,上帝從未停止在中國的工作(完全同意這一點),過去幾十年來“中國出現了世界教會史上最快的信徒增長,1978年到今年,中國經濟增長了數十倍,而中國基督徒人數增長了100多倍,生命的變革遠勝過轟轟烈烈的經濟變革”,他稱之為“十字架的變革”。趙博士肯定,“基督文明將大大祝福中國”。
     這里有三個問題。首先,中國的信徒增長很快,但絕不是世界教會史中最快的。例如,公元496年的法國國王帶領全民在聖誕節歸主,公元988年俄羅斯王子帶領全民歸主,甚至,都比不上過去四、五十年裡非洲基督徒和拉丁美洲基督徒的增長速度。其次,中國經濟增長了數十倍,與信徒增長有直接關系嗎?趙曉看起來還受到了成功神學的影響。那麼試問,中國2010-2011年大規模的水災和旱災,以及持續多年的驚人失業率和犯罪率,又是什麼原因呢?最後,作為趙曉這個年齡的經濟學家,難道不知道中國的經濟增長數據,是建立在奴隸式的廉價勞動力、面向美歐傾銷式的高額出口貿易順差、因缺乏基本社會福利而導致人民瘋狂儲蓄、地方和中央爭先恐後地虛報經濟數據、大規模的色情產業(這可能是世界史中增長最快的)、以及驚人的貧富差距,等等這些基礎上的嗎?
     趙曉說,“中國現在提出要建構和諧社會,而其中最重要的基礎是博愛文明”;他還倡議基督徒要“從教會走向社會,推進中國和諧社會構建”。“和諧社會”是胡錦濤政府提出的口號,但是,中國社會這些年來卻越來越不和諧,因此,“和諧”(河蟹)二字早已成為中國人茶餘飯後的笑料。趙曉在教會里舉辦的這次國際會議中,卻以此“宣詔”,多此“討好”一舉。至於,基督徒要“從教會走向社會”,這是很好的倡議。例如,自今年2011年4月10日以來,北京守望教會被政府所迫,只好堅持在戶外舉行主日敬拜活動,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面對威逼、利誘、軟禁、侮辱和拘捕等一系列的逼迫,信徒們堅守不可停止聚會的信仰底線;同時還有北京的30多個家庭教會聯合起來,通過代禱等方式進行聲援和支持,共同實踐了基督教獨特的非暴力抗爭的倫理原則,對社會文化產生了深刻而美好的影響。令世界矚目。
     趙曉又說:“現在國際上對中國的恐懼本身是最令人恐懼的。”領導了世界500年的西方不能一下子適應中國的歸來,人本能的會有恐懼,“但基督徒們可以本着基督的愛心克服恐懼。” 趙曉的這番言論,呼應了中國政府在世界舞台上的自我辯護:中國是大國和平崛起,中國威脅論是虛構的。趙曉難道不明白,今天的世界對於中國的恐懼,不正是出於對任何專制獨裁暴政國家的恐懼嗎?蘇聯共產黨帝國才解體沒有多少年,美國的中年人還沒有忘記核警報的恐怖聲音。中國今天的崛起和其政權的特點,還自然讓人們聯想起二戰前的德國和日本。甚至,中國2008年奧運會面向世界的宣傳模式和宣傳用詞,都和納粹德國1936年的奧運會宣傳驚人地相似。趙曉似乎精闢地說明,中國成為基督教國家,基督徒人數增加,就能夠避免這種悲劇發生。那麼,二戰時期的德國豈不是基督教國家嗎?從馬丁•路德在德國發動基督教改革,至全民投票擁護希特勒上台時,已經有400多年基督教的新教傳統了。
     趙博士最後作總結說:“種什麼得什麼,播撒愛就得到愛。上帝給全世界的基督徒們一個機會,去影響今天的中國,即是影響明天的世界;祝福今天的中國,即是祝福明天的世界。”這句話後半部分的邏輯實在奇怪。看起來,趙曉不僅說明了上帝是中國的一個大能的打工仔,而且還借上帝的名義,號召全世界的基督徒都要愛中國,並致力於祝福中國,因為“今天的中國”決定了“明天的世界”,也是天國的宣教中心。那麼,非洲呢?中東呢?中亞呢?南亞呢?豈不也需要全世界基督徒的愛、影響、祝福和宣教嗎?
     種什麼收什麼,一點都不錯。種下愛國主義的神學異端,必在教會中收獲種族主義,在社會中收獲帝國主義。
     作為經濟學家,趙曉在這次演講中談到的中國歷史和文化以及神學,漏洞百出。他的言語措辭和演說風格,也與中國政府的宣傳風格一脈相承。例如,稱贊中國的經濟奇跡,反駁中國威脅論,還兼有基督教三自兩會的宣傳特色——即體現“愛國愛教”的神學,以及頻繁使用“大國”、“崛起”、“和諧”、“經濟快速增長”,等中宣詞語。
     趙曉的動機何在?是有意策劃,還是真誠的無意,目前還是個謎。有人懷疑他是中共政府的代言人,或者是宗教局和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的宣傳員,或者是通過科舉高考制度由社會底層提干晉身到騎士階層而愚忠於黨和國家,也許,是被愛國主義的洗腦教育異化了信仰和神學觀的基督徒? 此外,看看那些聽了趙曉的演講後激動不已、熱淚盈眶的愛國主義大漢基督徒們。他們奔走相告,網上熱議,傳發帖子,唱贊美詩,趙曉一夜之間成了中國製造的中國基督徒的英雄。
     然而,我們有理由相信,有許多的中國教會和基督徒,並沒有在這種愛國主義的異端洪流中迷失方向。他們冷靜觀察着,竭力發出不同的聲音,正如在70多年前的納粹德國,那些抵制德意志種族愛國主義異端的基督徒們。
   
   
    二、神學家迪特里奇•邦何華作門徒的代價:愛主勝過愛德國
     
     “他們用火焚燒你的聖所……不再有先知……。”
     ——1938年11月9日,迪特里奇•邦何華(或潘荷華)
     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是一對雙胞胎,多有滋生偏見和暴力,少有激發正義的舉動。德國納粹時期的教會,因接受種族愛國主義異端所犯的歷史性錯誤,今天的中國教會正要開始重復。
     1933年1月,天主教徒希特勒(奧地利人,1932年2月才設法加入德國籍 )通過競選成為德國首相;當時的德國已經是民主社會制度(一次世界大戰後,作為戰犯國,被迫廢除君主制)。3月,納粹黨(意思是“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在議會大選中獲勝,希特勒隨即組閣,建立並領導納粹社會主義新政府,受到德國人民的熱烈擁護。1935年9月,紐倫堡法案通過,依法剝奪猶太人的公民權利,異族婚姻被禁止。1938年11月9日,“水晶之夜”暴亂,納粹分子公開對猶太人實施暴力,標志着種族滅絕行動的正式開始。在德國的帝國人民教會中(即支持納粹政府並甘心被其控制的教會),許多基督徒認為1933年納粹黨的競選勝利,是基督教在德國發展進入黃金階段的標志。
     在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面前,民主制度顯然是脆弱的,宗教也是如此懦弱。需要澄清的是,納粹的法西斯主義和種族滅絕罪行,屬於受到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的直接而深刻的影響,本質上是一次科學主義催化的唯物主義的世俗運動,並不是基督教所導致的。有人說納粹提倡的是社會進化論,這是誤解。納粹意識形態的核心理論所採用的是生物進化論的核心理論——“優勝劣汰,適者生存”。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核心才是馬克思的社會進化論,盡管其唯物主義哲學中採用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注意:納粹是反對共產主義的。
     19世紀創立“倫敦人類學協會”的英國人類學家詹姆斯•亨特(James Hunt),認為深膚色的人種是不同的物種,頭腦次於白人,無法通過教育成為文明人。他曾在1866年4月的《人類學回顧》(Anthropological Review)期刊的撰文中,指責基督徒宣教士們抵擋人類學的那些“真理”,堅持其宗教信仰的原則,認為“人類從起初就是絕對平等的”。
     德國人自認為雅利安民族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種,是有所謂的“科學”依據。在20世紀一、二十年代,德國的科學家們由於受到達爾文生物進化論影響,已經認可種族優劣之分的“科學”觀念。例如,德國著名的生物學家兼哲學家恩斯特•海克爾(Ernst Haeckel 1834-1919)在德國推廣了達爾文的進化論學說。例如,他認為白種人是進化最發達和完美的人種,在其著作《創造的歷史》中將黑人劃歸為猿猴、狗和大象一類的聰明動物。
     海克爾還認為那些患有不治之症的病人沒有價值,是社會的負擔。他在《生命奇跡》的著作中這樣寫道:“在我們的文明國家/社區,人為地養育着成千上萬患有不治之症的人,比如神經病者、麻風病人、癌症病人等等,精心延長他們的痛苦,這對於這些人本身和整個社會沒有任何好處。”
     在這幅1938年納粹黨政府的“種族優劣”的宣傳畫中,主題是關於“發育健康的德國人承擔了有嚴重遺傳疾病者的社會包袱”,把擔子右邊的畫成猿猴摸樣的進化不到位的侏儒人。
   
     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認為,進化有自然選擇和人工選擇兩種方式。按照這種邏輯,滅絕所謂的“劣等種族”,是人工選擇的進化方式,是符合科學的。這就是納粹黨政府滅絕猶太人的“科學依據”。
     這種人工選擇的“進化方式”,還強加於德國人當中有遺傳性疾病的人(智障、殘障,等無法自我發展的類型)。不同的是,清洗“劣等種族”是由軍隊執行,而消滅雅利安民族當中有遺傳性缺陷的“次等人”,主要是由在德國和奧地利的醫療單位執行。這項“人工選擇工程”的總部設在首都柏林。1939-1941年,德國大約20萬這樣的人類當中的最弱者,通過醫療“安樂死”的手段被處死。(右圖:最後一位被圖中的這位護士長處死的有遺傳病的小孩)
     然而,德國大多數教會和基督徒卻因為愛國主義的異端思想、自由主義神學和科學主義,選擇支持了希特勒的納粹政權並默認其暴行,這是需要深刻悔改和引以為鑒的,正如美國的南方教會曾經支持過奴隸制。 當然,在教會認錯悔改的同時,有一點也需要客觀的承認,即,美國的奴隸制是其世俗政府支持的合法制度,支持奴隸制的那些教會同時也是在服從於政府的法律。此外,非洲那些提供奴隸和經營奴隸市場的當地黑人奴隸主和統治者們,也需要承擔責任和認錯。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美國最早公開反對奴隸制的也是教會,並且成為廢奴運動的主要力量 。19世紀初期,在非洲殖民地的一些宣教士們最早開始上書母國,呼籲廢除奴隸制。例如,英國的宣教士發起了大規模的“立即廢除奴隸制”的英國基督徒簽名運動,震動英國議會,導致英國於1834年廢除了奴隸制,並向其它一些國家也施加壓力廢除奴隸制。
     下面,通過三個主要人物及其事跡,我們就可以了解在納粹德國時期,愛國主義異端是怎樣毒害教會的。中國的基督徒們,必須要翻開德國教會歷史中沉重黑暗的這一頁,來默想上帝對我們的警告和呼召,並警醒和悔改。
   
    1、第三帝國教會的大主教——路德韋格•穆勒(Reich Bishop Ludwig Muller)
     1933年夏(4月),作為統戰政策的一部分,德國納粹政府將全國29個區的新教教會合並為“帝國教會”,即“人民教會”,隸屬納粹黨政府的管理。作為一戰時期曾擔任德國軍牧的路德韋格•穆勒,希特勒的老戰友,納粹的早期黨員,於同年9月成為帝國教會的大主教。 這個職位相當於中國共產黨政府的基督教管理機構——三自兩會(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和基督教協會)的主席/會長。1935年7月,希特勒又建立了帝國的教會事務局,對教會進行最後階段的“重組”,漢斯•科爾(Hanns Kerrl)擔任局長。 這個單位相當於今天中國政府的宗教局,只是中國要管理五大宗教。漢斯•科爾曾經這樣對納粹黨表達過忠心,說當他第一次接觸到黨的國家社會主義,就明白了“信仰是怎樣讓一個人成為新造的”。
     在大主教穆勒和教會事務局長科爾的領導下,帝國教會,又稱雅利安教會,德國教會,或人民教會,主要持有三個神學異端立場和特點。
     首先,通過種族愛國主義來敵擋猶太人。路德韋格•穆勒在1934年曾經這樣指出:“我們必須堅決強調基督教不是從猶太教中產生的,而是在與猶太教的對抗中產生的。我們今天談論的基督教和猶太教,兩者從最本質上是彼此鮮明對立的,之間沒有任何聯系,卻只有針鋒相對。”
     當時德國的基督徒受到一個特定愛國主義詞匯概念的誤導影響,即德語中的Volkstum或Volk。 這個詞的含義是“日耳曼民族-德國政治實體”,在當時是“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合成術語,是不可挑戰的一個政治正確的概念。這個單詞及其內涵相當於今天中國人常說的“我國”或“我們中國人”,最精確的對應是“中華民族”。每個國家都有這樣的特定術語,無可非議,只是經過德國納粹黨宣傳機器和中國共產黨中宣部的反復使用,就成了令人尷尬蒙羞的貶義符號。最危險的是,這個詞開始通過政治宣傳而綁架基督徒的神學觀,與上帝爭奪信徒的忠誠。
     1933年4月,在帝國大主教穆勒的領導下,帝國教會,即德國人民教會,發布了這樣的指導原則:
     “我們看到,種族、民族和國家,這種存在的秩序是上帝所許可並交付給我們的。上帝的律法就是讓我們定睛於維護這些秩序……在對猶太人的宣教過程中,我們發現一種可怕的危險正臨到我們的國家。這等於是打開了一道大門,讓外族的血液混入我們的Volk ……,因此,德國人和猶太人之間的通婚應該被禁止。我們希望一個傳福音的教會在我們的國家裡紮下根來。我們拒絕“基督徒世界公民”的精神,我們想要看到這種敗落腐朽的精神……因着上帝交付給我們國家的使命和我們的信心,而被打敗。” 這種內容的信仰宣言,正是德國納粹黨政府所希望看到的。於是,國家成了德國人民教會及其基督徒們所服侍的新主人。
     其次,反對傳統的教義和《舊約》,藐視《聖經》的權威。一位帝國教會的牧師名叫喬治,他在1937年這樣說:“對於我們來說,耶穌所說的並不是決定性的。教會的領袖們也常常犯錯。我們很高興自己因為這種觀點而被定為異端,因為拯救教會生命的常常是那些被定為異端的人們。”  帝國教會的神學拒絕承認一些基督教傳統的觀點,抨擊並否定“教會獨立於國家”的概念,正如今天的中國政府強調教會應該受到共產黨和國家的領導。
     同時,帝國教會的神學家們和牧師們,強調基督教是一種基於共同興趣的運動(這與中國官方的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異曲同工),並非向具體的信仰負責,而且也不需要教義;還要避免教條和信仰宣言的爭吵,否則會把信徒嚇跑。可以看出,他們是藉著改革教會的名義,因此就容易博得許多對教會內部矛盾不滿和有自由主義傾向的人們隨從。自由主義神學陣營對“異端”這個詞匯非常反感,帝國教會也是如此。1934年,德國納粹政府的教會事務管理局長科爾,嘗試通過立法反對“教義性的基督教”,試圖平息教會中的教義紛爭,並禁止使用“異端”這個詞達兩年。
     在成功影響許多基督徒接受他們的觀點並拋棄傳統的教義之後,帝國教會的神學就開始否定《聖經》的權威性。1937年,在一次帝國教會的會議中,與會代表們簽署了一項決議,聲明說:“魔鬼常常蹲在書寫的文字中。魔鬼看重印刷的紙張,並伸出去收集簽名,而上帝卻伸出他的手。猶太人是第一個民族將他們的信仰寫下來,耶穌卻從來沒有這樣做過。” 放棄了通過《聖經》和信仰的教義來聯合教會的模式,他們通過聖禮、民族身份、國家,甚至戰爭,等所謂的共同興趣,來實現教會的合一。
     最後,反對教會的謙卑形像,追捧教會樹立陽剛和武士的風格。在一份帝國教會的宣傳單上寫着:“我們所需要的一種基督教,是人們能夠通過它在生活中有所作為的基督教,能夠讓我們的年輕人說:這是活着的基督教,其中有英雄主義。基督教不僅是屬於老年婦女的,也是屬於第三帝國充滿活力的男士。” 帝國教會的神學蔑視基督教和耶穌基督的綿羊風格、謙卑的美德和非暴力的原則,嘲笑那是女性的特徵,認為真正的基督教是陽剛威猛的。注意,在嘲笑傳統基督教軟弱的同時,他們卻不提《聖經》中的一項重要教導,即:堅持信仰和正義原則,要敢於並擅於與惡勢力進行屬靈爭戰,基督徒應當成為上帝國度的精兵。例如,《聖經•以弗所書》6:10-20。
     帝國教會的大主教穆勒在1939年的一份出版物上,將男性陽剛、種族、帝國和教會之間聯系起來。他辯稱:“……德國人愛着祖國和人民”,這種愛具有“剛強的武士般的面孔,並憎恨任何軟弱的事情,因為它知道只有那些模糊的、腐朽的低檔次的事情被清除之後,生命才會保持健康,才能適合生存。” 這番言論再次反映了當時德國和整個歐洲文化中生物進化論的強勢影響:優勝劣汰,適(強)者生存,成為社會倫理中的真理。
     帝國教會的一位主教在1936年的一次演講中聲稱,國家社會主義者和基督徒這兩個身份,哪個是首先的呢?是國家社會主義者。他解釋說:“他必須首先出生成為德國人,然後才能成為基督徒。” 在人民教會的聚會中,他們常常唱拿破侖統治時期的一位反猶太人的、德國愛國主義詩人的詩歌:
     “一個男人應當是怎樣的?
     他能夠禱告並相信主是他的上帝。
     ……
     一個男人應當是怎樣的?
     他能夠愛、用心感受、敬虔、熱情,
     聖(靈)火賜給他神聖的勇氣。
     ……
     這才是真正的男人,
     他敢於為上帝和祖國而死;
     ……
     德國人啊,拿起武器戰斗吧,
     與主上帝在一起!
     只有上帝才能給予勝利、幫助和美好的財富。”
   
     然而,德國人民教會最後也失望了,因為他們所崇拜和忠心跟隨的納粹黨國,根本不信任他們,只是利用他們而已。中國的三自教會和共產黨國的關系,也經歷了類似而更嚴重的情況。事實上,教會中的愛國主義者們常常是兩頭不討好的,因為愛國主義的情緒常常也會挑戰政府的外交軟弱,因此,政府會站出來打擊基督徒的愛國主義情緒,給民族主義的狂熱潑冷水。此外,國家的統治者尤其是獨裁者並不希望教會或者任何宗教的勢力強大。這種尷尬的政教關系,從掃羅成為以色列的國王那一天開始就是這樣的,正如上帝所預先警告以色列人的那樣。
     在利用了教會之後,納粹黨就開始着手收拾教訓帝國人民教會。盡管人民教會竭力討好納粹黨政府,自以為是獻給偉大德國的重要禮物,但是黨政府卻蔑視他們,正如中國共產黨政府對三自教會的態度。當時德國的人民教會為了表達愛國愛黨愛教的情懷,甚至在十字架的圖形中嵌入納粹黨的萬字符號(參看圖:德國教會的教牧人員高舉這種旗幟,遊行慶祝路德韋格•穆勒正式任職德國教會的大主教) 。但令人諷刺的是,這種叛教討好的方式,竟然也會被納粹黨社會主義政府所禁止。
     猶大的悲劇在教會歷史中反復上演。
   
    2、神學家卡爾•巴特(Karl Barth)和《巴門宣言》
     在帝國教會於1933年4月發布指導原則之後,德國波恩大學的神學教授——卡爾•巴特,撰寫並於6月出版了小冊子《今天的神學存在》(Theological Existence Today),以此致信領袖希特勒,抨擊帝國人民教會。1934年7月,該小冊子被納粹政府禁止發行。1933年9月,在馬丁•尼穆勒牧師和邦和華•迪特里奇創立的“牧師緊急聯盟”的領導下,不願隨從帝國人民教會的基督徒們成立了“認信教會”,相當於中國今天的家庭教會,與德國人民教會分道揚鑣。巴特加入了這場教會的不順服運動。
     1934年5月29-31日,首屆認信教會的代表大會在德國的著名工業城市巴門(恩格斯的出生地)召開,138位教會代表參加了這次歷史性的會議,並頒布了由巴特執筆的《巴門宣言》。 該《宣言》分為兩部分,以第二部分為主,包含6條宣言,每條的開始引用一、兩節《新約》經文。《宣言》在一開始強調了這次會議的意圖不是分裂教會,而是通過抵制錯誤的教義、強迫的手段和不真誠的實踐,促使教會只能保持在上帝話語里的信心並通過聖靈,形成真正的合一。還特別說明,沒有任何意圖要破壞德國的統一。
    宣言中指出,“針對現在的帝國教會管理下的帝國基督徒們的錯誤,這種錯誤不僅蹂躪摧殘了教會,同時也分裂了德國的新教教會。我們認信並宣告下列福音真理。”
    在第1條,強調了上帝話語的權威性,首先引用《約翰福音》,然後,“耶穌基督,正如他在《聖經》中所證明的那樣,是上帝的唯一話語(或譯為真理)。我們必須要聽從他的話語,信任和服從他,無論是生是死。我們排斥這樣的假教義:即,認為除了上帝的話語之外,教會能夠或者應該將其它的事件、權力、歷史人物和一些真理,放在與上帝特殊啟示同等的地位來宣講。”
     第2條說明除了耶穌基督之外,基督徒不再有任何的主。第3條強調了教會的獨立性,不應該隨從或受到時代中流行的意識形態或政治觀點的左右。第4條針對當時的情況,指出教會在任何時候,都不可以將自己交給擁有政治統治權的領袖。
    在第5條中,明確指出教會任何時候都不可以越過自己的特殊使命,隨從國家的特徵、任務和威嚴,從而成為國家機器的一部分。
     以上的宣言無疑是黑暗中的一盞燈塔,給德國許多順從神而不順從人的教會和基督徒帶來鼓舞和希望。該宣言的中心思想是,教會應該只跟隨耶穌基督,要獨立於政府,除了上帝的話語,教會不應該隨從任何政治意識形態。注意,宣言並沒有直接提到《聖經》 的無誤性權威,而只是強調“上帝的話語”(註:巴特並不認為兩者等同 )。因此,其局限性在於,並沒有進一步明確挑戰教會在納粹黨成功之前就開始流行的愛國主義神學異端和自由主義神學,更沒有聲明反對猶太人所遭到的政府的迫害和教會的歧視排擠,從而導致4年後在“帝國水晶之夜”之後,認信教會都對大屠殺保持沉默。
     也就是說,巴特反對的重點是針對政府幹涉或綁架教會,而不是暴政本身。這一點可能是受到馬丁•路德的“上帝之國和世界之國兩者之間獨立平行”神學觀念的影響,即互不幹涉。簡而言之,巴特主張教會不參與政治,政治不參與教會。這一點直接影響了他執筆的《巴門宣言》。
     在這里,有必要簡單介紹一下雙重國度的理論。馬丁•路德在《暫時的權柄》(Temporal Authority)一文中,指出基督徒屬於上帝的國度,非基督徒屬於這個世界中的國家。前者提供靈魂的“稱義”,後者確保社會的穩定並阻止惡行。在這個世界中,兩者缺一不可。作為基督教改革的發動者,路德提出的兩個國度平行互不幹涉,正是政教分離的樸素模型,即:上帝國度的人們“不可制定法律強迫別人信仰”;同樣,國家政府也不可干涉和仲裁信仰的事情,因為這樣會“誤導和毀壞人們的靈魂”。例如,“異端是屬靈的問題,不是用刀砍、火燒和水淹所能解決的”。
     此外,卡爾•巴特的倫理學認為上帝的命令是恩典而不是要求,所以基督徒不應當有固定的倫理道德原則,具體不同的情況採用不同的原則。他的這種受到自由主義神學影響的“隨機倫理觀”(Situation Ethics)受到了批評。然而,在論述雙重國度理論的過程中,馬丁•路德並沒有忽視耶穌基督的登山寶訓,因此他明確提倡以“愛你的鄰舍”為中心的倫理學:“為了你鄰舍的緣故,你要用愛和公義的原則來約束自己。” 可見,巴特顯然忽視了這一點。
     二戰後,在蘇聯和歐美對抗的冷戰期間,巴特拒絕表達對共產主義集權殘酷統治的反對,保持沉默。當神學家布魯納(Emil Brunner)責問他,既然他曾經公開反對過納粹的國家社會主義集權政府,為什麼不反對更為嚴重的共產主義極權的時候,他回答說:“教會不要通過各種的‘主義’和體制來考慮自己的永恆性,而是通過信心和上帝話語的亮光,從歷史現實中看待教會。教會的責任不是指向任何自然(倫理)律法的實現,而是指向活着的主。因此,教會決不要考慮、談論、或實踐什麼原則,而是通過屬靈的角度和具體的個案來進行判斷。”
     巴特的回答是模稜兩可的,夾雜着自由主義神學的觀點。人們顯然是誤解了巴特當年反對納粹政府的動機。他的意圖在於,政府不要干涉教會,教會不要干涉政府。在納粹時期,政府幹涉並改變教會,因此要反對;在冷戰時期,共產主義集權在迫害人民,因此是政府的問題,教會不要干涉。他認為許多社會問題是難以辨清的,因為“在上帝面前所有的事情都是不潔凈的,因此沒有什麼事情是特別不潔凈的。”
    巴特在戰後吸取了帝國教會的愛國主義神學異端和非教義基督教的教訓,竭力抵擋和擺脫神學自由主義,強調上帝的話語、傳統的教義和信條,遠離學術性的神學(例如,系統神學。這顯然是矯枉過正了)。人們稱他的神學體系為“新保守主義神學”。難以避免地,巴特仍然受到了自由主義神學思想的影響。例如,盡管他強調《聖經》的權威,但同時懷疑其中一些內容的歷史真實性和准確性。此外,他還持有泛救恩論(包羅論)的自由主義觀點,認為全人類都能夠得救。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6-25 05:23:23 | 顯示全部樓層
16
為什麼我也認定加爾文宗派(即歸正宗派、改革宗派)在政教勾結.

網上到處都有教會卧底的貼子,什麼遠志明的《舊金山共識》呀,什麼牧師卧底張前進呀,什麼歸正宗呀,看起來很有道理,這引起了我的極大興趣,我也來找找證據,看看網上的貼子是不是真的。

首先,我一下就找到歸正宗的一哥 印尼的唐崇榮,找到了他在2007年簽名的文件《基督徒對功的聲明》,不用多講,這個我知道,就是利用基督徒來打擊功。在這個文件里,我又找到了另一個人的名字:陳佐人。

其次,我用陳佐人一查,媽呀,原來他是支持柴的寬恕論的,這個就不多說了,連封都已公開說,他不會再為柴辯護了,顯然柴和陳佐人都在為共黨說話,再接再厲,我又發現了,原來陳佐人是卧底牧師張前進的老師,各位如不信,查一查張前進的“見證”就行了,他自已說的,還有假不成。

第三,《基督徒對的聲明》里還有兩個人簽名,他們就是余傑和王怡,這兩個人大家更熟了,就是2006年三個基督徒見布什總統的兩大主演,讓人喝涼水,一下搞跨了維權運動。不忙,好戲還在後面:

第四,我用王怡和余傑一查,哇,2008年的《舊金山共識》出來了,這兩個人又梆上有名,而《舊金山共識》據基督徒們的分析,所謂《舊金山共識》就是遠志明等人和共黨達成共識來控制教會的!(參看維基 遠志明詞條)。

第五,看來王怡和余傑是事情的關健,我再一查,哈哈哈,原來王怡就是歸正宗的,我再一查,原來遠志明也是歸正宗的!唐崇榮也是歸正宗的!陳佐人也是歸正宗的!!!他們全都是歸正宗的。

第六,由此看來,歸正宗一定有鬼:我在網上一查,一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王怡和福建歸正宗的林剛早已在2008年組成了全國歸正聯盟,林剛是盟主,一查,嚇死我了,原來林剛竟然是前國安,他的一個弟弟竟然在北京是國保!媽呀,原來王怡在和國安組織了聯盟來控制教會!!!!!!

第七,事已至此,那麼,歸正宗和遠志明的《舊金山共識》又有什麼人物關系了,除了前面說了遠志明是歸正宗的外,王怡也參加了《舊金山共識》,還有關系沒有。查,查到歸正宗國際圍契!名單上有唐崇榮,陳佐人,還有一個關鍵人物:洪予健,這個人不太熟,原來他就是修改遠志明的《舊金山共識》原稿的!更讓人吃驚的是,安放間諜軟件的傅希伙也是這個團契的人。而傅希伙是誰?他就是策化三個基督徒見布什麼的主謀人!!他們全都是一夥的!!!!!

結論:歸正宗果然在政教勾結來控制華人教會。有兩個主力證據:1.《舊金山共識》與共黨達到共識。2.王怡和國安林剛組織全國歸正聯盟!上面人物屬於歸正宗的人有:王怡,遠志明,傅希伙,唐崇宗,林剛,:洪予健!

真相大白。有興趣的同學自已找更多資料!

參考網站:七千人教會論壇
freeforum101.com/ilovegod/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8-30 01:56:36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5fd62a0102uzq4.html

從國外華人教會發展看華人教會的墮落軌跡
聖經警告“給人行按手的禮,不可急促;不要在別人的罪上有分,要保守自己清潔。”(提前5:22)有人偏偏不聽。近年來有兩次最搞笑的按手禮。一次是全球首席使徒、靈恩派大掌門彼得·魏格納為靈恩第四波的先鋒官邪淫暴力的刺青牧師泰班利按手傳遞恩膏(泰班利在美國Lakeland邪靈的澆灌http://blog.sina.com.cn/s/blog_955407020101fw1v.html),幾十天後,泰班利就因為離婚風波還給魏格納一個大耳刮。另一次是王永信牧師牽頭,聯合不信派、靈恩派、妥協派、淫亂派為遠大俠志明先生的按牧,為華人教會樹立了這個活寶,讓方舟子之類等着找茬的外邦人看盡華人基督徒的笑話。當然另一個活寶東北張老四奉獻作傳道也是王永信牧師牽頭主持奉獻禮的。
士者,民之秀也,領袖如何,百姓也如何,從時代領袖的榜樣就可以看出時代的特徵,同樣道理看教會領袖的靈命軌跡,也能大略知道教會的屬靈狀況。國內教會大多還是效法國外弟兄的腳蹤,只需要看看國外教會的光景,對整體情況就可略知一二。能代表國外華人教會五十年來走向,能代表那一代人究竟信的是什麼神,王永信牧師是最合適不過的代表了。欠債與還債----王永信http://www.fuyin.tv/content/view/movid/2451/
國外華人教會處在普世教會的大環境中,同樣走出了一條與不信派的新神學和新正統神學聯合,與拜邪靈的靈恩派淫合,與三自的金牛犢親嘴這樣一條閃亮的軌跡,這在王永信牧師身上表現的非常明顯,簡直是時代的標桿。在這時代,丁主教作了不信派的標本,葛培理作了妥協派的標本,由王永信牧師作雜燴派的標本是非常合適。
王永信牧師1925年出生在中國北京,是家庭中的第三代基督徒。在五個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自幼獲父母以基督教教導下成長。在十一歲時,在北京參加宋尚節博士的佈道會重生得救,並在北京王明道先生所事奉的北京基督徒會堂作禮拜。他的先母在該堂擔任女執事。十五歲時,王永信被神呼召決定要成為一位全職傳道人,將其一生奉獻給神。高中畢業後進入北京輔仁大學外文系深造,後轉入上海聖約翰大學仍專攻外文。但中日戰爭使其學業斷斷續續受到影響。1949年王永信到了台灣。1953年,在台灣台北及台南衛理公會開始為期四年的全時間事奉。同時,在台南長老會神學院接受裝備訓練。王永信於1957年赴歐洲,在希臘、法國及北歐諸國旅行佈道。同年在瑞典得到神的特別呼召,“要為本國之民大發熱心”。1958年赴美深造。1961年在底特律創辦了中國信徒佈道會,任職總幹事至1975年底。他在中信任職期間,曾於1972年協助召開籌備北美華人福音會議(NACOCE),有北美各地共三百八十位華人教會領袖出席。並於1974年,與普世七十多位華人代表參加瑞士洛桑普世傳道大會,大家深受感動。結果決定於1976年在香港舉行第一屆世界華人福音會議,一千六百多位代表自世界各處出席參加,大家並在相同的異象下,正式成立了華福中心。王牧師以“華人教會,天下一心,廣福音,直到主臨”的大目標,任華福聯絡中心總幹事達十年之久。1985年,王牧師接受世界洛桑福音事工委員會之邀擔任副主席之職,於1987年擔任該運動之國際主任,並於1989年任第二屆洛桑大會馬尼拉會議主任。王牧師在1989年創立主後二千普世福音遍傳運動,並擔任國際主席之職直到此運動根據創起的規定,按時於2001年4月正式結束。主後二千運動在十二年簡短的時間內,在全世界各地獲得肯定與合作。此運動的異象與目標,“每一人聽聞福音,第一民族有教會”,目前由各地的教會與宣教機構繼續推廣,並在更進深地發展中。王永信牧師在1989年,因深覺宣教工場上的工人們神學訓練的重要,成立了大使命神學院。之後,在1993年,神學院演進為大使命中心,以“深化靈命,邁步差傳”為大目標,致力催化一個穩固的華人普世宣教運動及推動靈命操練與宣教事奉的結合。王牧師是在蘇聯政權解體後第一位受邀前往主領佈道會的華籍傳道人。2007年11月25日大使命中心的王永信牧師在滕近輝牧師見證下,將會長一職交與陳惠文博士,光榮退休。
王永信牧師的福音事工的幾個關鍵環節分別是:1、中國信徒佈道會(中信);2、從洛桑世福到華福;3、大使命中心(傳回耶路撒冷)。我們來看看這些工作都是什麼名堂。
1、中國信徒佈道會。
上世紀中期的海外華人基督徒是神在鐵幕樹立起來之前差遣出去保存的福音種子,中國信徒佈道會就是在大陸鎖國時期召聚聯絡海外華裔基督徒的組織,曾經起到了積極的作用。王永信牧師早期在歐洲旅行佈道時,獲神展示一個向全世界華人傳福音的異象:“你要為本國之民大發熱心。”便於一九五八年往美國修讀神學,畢業後,於一九六一年在北美密執安州底特律市,以每月廿五美元租了一個獨立車房,開始四人禱告會,神給他們看見向外廣傳福音的最好管道,是通過文字的出版。並於一九六一年十月,正式在美國成立“中國信徒佈道會”,成為一間超宗派的福音機構。1962年3月號出版了《中信月刊》。隨着事工發展及各地華人福音的需要,“中信”便在華人聚居之處與當地華人信徒合作,在各地成立“中信”事工。經五十年歷史見證,以文字宣教開始的“中國信徒佈道會”,現時已發展為多元化差會。“福音傳華民、恩澤遍萬邦”是今天中信傳福音的主要策略,差派宣教士前往世界各地華人聚居之處,先用母語向當地華人宣講福音,然後透過當地華人信徒再傳給其他民族,以使萬邦也繼而得着福音的恩澤。
大陸開放以後,官方認識到海外華人基督徒的影響力,重視對其管制和拉攏合作。海外浪子多年如無根飄萍,好容易盼來了“親娘”的呼喚,激動淚奔可想而知。特別是1993年丁光訓出席美國富勒神學院的院長交接典禮被抗議後,有關方面更加重視了對海外教會的統戰遠志明等一大批優秀統戰政工幹部以各種方式各種渠道被派到國外,“基督教人士交流機構”“歐洲動力”等一批統戰機構建立起來,迅速取得了豐富戰果。先後促成了寇世遠訪問三自葛培理訪華東門行動藤近輝的建道宣道與三自合作等等大手筆的傑作。同樣中信也在這樣的大形勢下成了三自統戰海外華人基督徒的木馬,成了遠志明等幹部的天下。創辦中信的先賢看到一群後生把這個組織搞得風生水起,蒸蒸日上也從心底里感謝神的恩典,於2008年在舊金山搞了一個臭名昭著的《共識》和《見證》
2、從世福到華福。
世福的洛桑運動是傳普救論的背道先生葛培理與富勒的一群不信派新神學新正統神學家和一大群靈恩派狼頭共同發起的建造屬靈巴別塔運動。王永信牧師被邀出任洛桑的副主席和國際主任。之後參加世福的一群華裔基督徒就決定東施效顰組織一個華福運動。大家決定於1976年在香港舉行第一屆世界華人福音會議,結果一千六百多位代表自世界各處出席參加,大家並在相同的異象下,正式成立了華福中心。王牧師以“華人教會,天下一心,廣福音,直到主臨”的五教合一(儒釋道耶回大合一)為大目標,任華福聯絡中心總幹事達十年之久。華福至今已經舉辦了八屆會議,在促成祖國宗教大同和華人信仰合一工作上立下汗馬功勞。
華福會歌中的“天人合一”中國道教的觀念,“人道、天道”是傳統的儒家觀念,“最後一棒”是出自靈恩派邪靈的傳回耶路撒冷啟示。華福所信的“二十一世紀是華人的世紀”不是出自聖經啟示,而是歷史學家湯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的預言。華福的“2020”異象也不是出自聖經和聖靈,而是出自靈恩派假先知之首鮑伯·瓊斯(Bob Jones)從靈恩派邪靈領受的三波“末日收割”異象。華福採用的“門徒導向”宣教策略也不是遵照聖經原則,而是從馬蓋文、華理克等人的福音連鎖營銷術為特色的教會增長運動取來的經。華福的把福音傳遍地極,迎接主耶穌到來(使主耶穌不得不來)標桿,與靈恩派大掌門,全球首席使徒彼得·魏格納的“傳回耶路撒冷”,讓耶穌沒理由不來的詭計一脈相承。華福對宗派和合一的觀念更是與撒但對教會的無端指控如出一轍,他們要消除宗派差異,建立普世合一的信仰體系正是末世敵基督所切切想要實現的工作。所以華福的本質與世福洛桑完全一樣是為敵基督效勞,幫助它實現普世宗教大聯合,建造屬靈巴別塔的一部高棋。
3、大使命中心
王明道弟兄說“三自是一塊試金石”,這話至今有效。所以常常拿王明道來作招牌的王永信牧師自然知道與三自劃清界限的重要性。但是華福和中信與三自的勾搭基本上是光天化日之下毫無顧忌的。因此要樹牌坊就只能靠大使命中心這個牌子了。當然也只是拿家庭教會路線作幌子而已,並非真的能看起“烏合之眾”(寇世遠語)的家教會。宣道、建道的“雙軌”,元帥兒子總理秘書的“三勢”都是明明的作娼妓,大使命、生命季刊則是作暗娼,不那麼明明地吆喝(都是2008共識的主角)。
大使命的另一個核心任務是促進傳回耶路撒冷的“華人命定”順利推進。傳回耶路撒冷是全球首席使徒彼得魏格納從洛桑10/40之窗的觀點發揮出來的異象,目的是與大使命背道而馳,被王永信、天上人等聰明人演繹成了一個起源於華人的美麗故事,從此也成了華人基督徒脖子上無法摘掉的枷鎖,因為他們說這是神對“華人的命定”,無可推卸。大使命和中國福音大會都是為這個倒霉的“華人命定”鼓吹和辯護的。這個出自靈恩派邪靈的異象二十年來對華人教會帶來的敗壞混亂大到無法估量的地步。
當然大家不要笑話王永信牧師被人家當成槍桿子,這些年大家的光景都差不多,王牧師只不過是一個比較鮮亮的標本,大家的差別只在於五十步九十步而已,有幾個在主耶穌基督面前忠心持守,對不信派、靈恩派、金牛派誘惑勾引沒動過心呢?
[說明:文中粗體字都是加了超鏈接,可以點擊打開作為參考。]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8-30 01:59:17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5fd62a0102uzub.html
華福的異象是出自聖靈嗎?
世界華人福音會議(簡稱華福http://www.cccowe.org/content.php?id=vision2020_main),開始於一個異象,即“華人教會,天下一心;廣傳福音,直到主臨”的異象。主要扮演“僕人、橋梁、先知”的角色,以“異象與使命”為主旋律,致力於傳遞《異象2020》的異象,推動普世華人教會與信徒參與“跨文化、一領一、作門徒”差傳大業。自始自終,“異象”是華福的最大特色。當前華福最大的異象與大使命中心的“傳回耶路撒冷”不同,乃是《異象2020》。顯然想從聖經上找到這樣的新鮮名堂是不可能的,那麼這樣的異象是否出自聖靈的帶領,是否符合聖經的原則呢?當事者也許會做肯定的回答,旁觀者則需要三思。我們從華福異象的起源和內容來查驗一下吧。
華福的人說,他們最初的異象是參加1974年世界福音會議(即洛桑會議)後有感而發東施效顰得到的,洛桑會議的主要成員是裝得很敬虔熱心的背道派(如葛培理之流)、如日中天的不信派(富勒神學院)以及如初升朝陽的靈恩派(彼得·魏格納之流),這些人都是拿聖經作個幌子,然後敬拜各自的神,因此讓人看是各成一體,彼此分離,需要洛桑會議這樣的運動把他們聯合起來。而洛桑世界福音會議的異象又來自1910年的愛丁堡世界宣教會議和1966年的世界佈道會議,以及由此而來的國際宣教協會(IMC,1921年成立,中國分會是誠靜怡牽頭組建的新派神學基督教協進會)和世界基督教教會聯合會(WCC,1948年成立,簡稱世基聯,號召教會合一,世界合一,人類合一。後來IMC並入WCC。1987年9月世基聯在美國亞特蘭大舉行的執委會議上,通過了與中國關系的決議,表示只承認中國基督教協會為中國基督教的代表。1991年2月,該會總幹事以書面方式再度保證該會只承認一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前提下,丁光訓主教和韓文藻、沈以藩先生三人代表團應世基聯之邀,於1991年2月參加了世基聯第七屆會員大會。大會一致通過接納中國基督教協會為世基聯正式會員)。與WCC同年成立的萬國基督教聯合會(ICCC)反對世基聯,認為使各宗教聯合成世界大統一教會的行動,是有違《聖經》教訓的,正是主耶穌所指的敵基督者。有人認為,世界將來的趨勢是基督宗教的各派先要合一,然後與其他宗教如佛教、伊斯蘭教、猶太教……進行大合一,最後形成一個萬教合一的宗教組織,一步一步應驗啟示錄中描述的大淫婦的預言。這正是WCC和洛桑會議正在做的事業。如果說三自是中國的金牛教,世基聯就是世界的金牛犢,愛丁堡會議則是末世巴別塔的重建。所以追根究底,華福的異象與這個巴別塔運動脫不了干係。只不過是表演得更拙劣,更蹩腳而已。這種與不信派和靈恩派邪靈的交鬼淫亂,必定會帶進七個更惡的鬼,第二屆洛桑會議(1989年)催生了300多個普世宣教的戰略合作夥伴,有力地促進了普世宗教大合一運動。
《異象2020》的全稱是2020門徒導向跨文化差傳運動。其內容是2020年為界,使用門徒導向的傳福音模式,跨文化行動,力爭“差傳服事與認領”2020個福音未及族群。很奇怪嗎,為什麼是2020呢?2020肯定和聖經一毛錢關系都沒有。熟悉靈恩派的人會發現大部分靈恩派教會都有類似的“2020異象”。原來這個異象來自靈恩派的假先知之首鮑勃·瓊斯(Bob Jones)和雷克·喬納(Rick Joyner)由地獄回來後從靈恩派邪靈領受的“末日收割異象”,說2012年到2020年是末世收割的第二波,這一波里的人最有福,不但是被收割回來的好果子,也有機會被差派出去成為這一波或第三波大收割(最後一波)的功臣,在最後論功行賞時能得到大大的獎賞。華福不是福音派搞的嗎?怎麼玩靈恩派的把戲。其實從洛桑開始,靈恩派就是這個大合一大淫亂運動的主角。當時彼得魏格納還沒有自封為全球首席使徒,雷克喬納、溫約翰、畢邁克、鮑伯瓊斯等假先知還沒有推出“新使徒先知運動”,正是洛桑、華福這樣的運動把這些靈恩派豺狼推上了教會的主流和前台。靈恩派既是這種大合一運動的締造者、推動者,也是領導者。華福中的很多骨幹都是玩靈恩派的高手,例如蔡元雲醫生就是把靈恩第三波引進香港的第一人。1990年由蔡元雲及劉達芳等引入韋拿推廣的聖靈第三波,並於同年三月在香港舉行“敬拜、權能、更新”大會。
這種靈恩派的特徵在華福會歌中也有深刻的體現。華福會歌是寇世遠作詞唐崇榮譜曲,寇世遠監督是在台北李常受召會的聚會所受的洗,受訓與王連俊手下,曾在台北靈糧堂事奉(趙世光創辦的,後來落入周神助手裡成了最邪惡的靈恩派魔巢。1966 年趙世光應邀參加柏林世界佈道大會作講員,與葛培理走上同一條戰線),受到召會邪靈的深刻影響,他兒子寇紹恩繼承父志成了靈恩派的紅人,得到那邪靈最大的獎牌。華福會歌反應了華福的精神本質和目標方向:“最後一棒,迎頭趕上,主來在望,凱歌高唱。”這最後一棒就是指靈恩派的“傳回耶路撒冷”異象,不過這個第二次洛桑會議後推出的異象經過華福的精心包裝,進一步演繹成了“上帝對華人的命定”,不幹也得干。傳回耶路撒冷的意思就是說主耶穌遲遲不來,讓人等得心煩,不如我們合力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讓以色列人都信主,然後主耶穌就不得不來在地上開始天國國度。因為他們認為主耶穌說過福音傳遍天下,以色列全家信主,然後他才再回來,主耶穌是神,得說話算數。這些人恬不知恥地要給上帝作謀士,拿主耶穌當猴耍。因此傳回耶路撒冷是華福的總異象,總方向,《2020異象》只不過是階段性的小異象而已。
參加華福的人90%以上都是華裔,所以華福的會歌也深深打上中華文化的烙印。一千年來,中華文化的主旋律就是“三教合一,共扶王權”。基督教來得太晚,所以直到近代才加入中華文化的大家庭,例如解放前才興起的一貫道就把耶教也列入合一名單,成了“儒釋道耶回五教合一”。這樣的大合一在華福會歌中得到充分體現。例如“天人合一”就是傳統的道教觀念。“天道、人道”則是儒家觀念。“普世華民,作主精兵,高舉十架,天下一家”是指不管你信什麼,只要是中國人,都可以去宣教。“主愛中華,恩寵有加”則是傳統的天下之中,上朝大國觀念與當今的和諧盛世大國崛起基調的完美和諧。
華福實踐異象的手段策略是“門徒導向”的傳福音方式,這就是當代流行的“教會增長術”,是由馬蓋文、彼得·魏格納、華理克、陳仲輝、周神助全福會的商人團契等推廣的,說穿了就是福音連鎖營銷術,意思是學習世俗商業的營銷模式,牧師作CEO,教會作CO.LTD,把福音當成商品推銷忽悠出去,例如華理克著名的《標桿人生》、《直奔標桿》都是講這種玩意的。這當然不可能來自聖經,而是一群與神為敵的偽君子的手腕,要把世俗風俗引進教會,使教會與世俗看齊。華福的人是國人一樣的實用主義性格:只要達到目的,何必在乎手段。所以使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作看家功夫也毫不知恥。
華福既然和葛培理是一個德行,一條戰線,與三自勾搭自然不在話下。華福的精神領袖葛培理有個很大的野心就是希望有生之年促成中國三自與家教會的合一,為此成了一個專門的機構“東門宣教會”並由他兒子負責與三自的斡旋。1984年由國務院提名的香港基督教代表團鄺廣傑,郭乃宏,滕近輝(曾任華福名譽主席),梁林開等21人訪問北京。訪後為三自向海外大肆宣傳。1984年9月,三自會邀請葛培理訪華,藤近輝隨同作翻譯。隨後葛培理佈道團發表文告,為“三自教會”定性作證,宣傳中國是“信仰自由”的樂土。1987年,葛培理應三自之邀再次即將訪華,三自的“天風”大造輿論稱贊葛培理的舉動是為三自“奪取了一塊陣地,在福音派的後院放了一把火”,不料葛培理經過東京時在酒店內摔斷肋骨而半途折返,他們的如意算盤遭到神的警告。1988年,葛培理不顧神的管教繼續步巴蘭的後塵,終於成功訪問大陸,並強行拜訪了王明道,被警戒“你務要至死忠心”,雖然王明道對葛培理印象不錯,但王明道認為跟金牛犢親嘴的人很難對神忠心,因此就警戒他。然後葛氏為三自大肆宣傳,使家庭教會腹背受敵,當局立即加強了對家庭教會的“打擊力度”,許多家庭教會領袖被捕入獄。葛培理回家後不久被毒蜘蛛咬傷,從此健康日下,雄風不再。 1989年7月由葛培理和王永信召集,在菲律賓的馬尼拉舉行“第二屆洛桑會議”,同時邀請家庭教會代表和三自代表各500人參加,藉此希望達到雙方教會的合一,只可惜雙方均無一人出席,後來“天風”著文罵老葛是“分裂中國教會的罪魁禍首”,落得上下里外不是人。2010年在南非開普敦舉行的第三次洛桑會議,因神興起他的用人攔阻百姓參加這敗壞的運動,限制家教會代表出境,三自亦無人參會,因此大陸代表無一人參加。1992年9月愛德基金會與葛培理兒子葛福臨的“東門宣教會”合作印刷“三自兩會”發行的聖經,舉辦三自與家庭傳道人混合的培訓班,很多家教會傳道人被騙和被策反,在大環境的壓力和誘惑下,家教會信徒很多進入三自聚會,帶來了三自十多年的空前繁榮。
1988年冬,為華福會歌寫詞的寇世遠欲求訪三自未獲准,只得半路停在香港召開了一個“寇世遠牧師、教授、監督新春佈道培靈大會”,可惜參加人數不過三四十人,最後無功而歸。1992年不死心的寇監督幾經斡旋,終於得到三自同意,訪問三自。寇監督與吳勇長老商量好兵分兩路,他自己去三自,吳勇長老去家教會,結果吳勇長老沒能成行。到達廣州時,林獻羔派人來約請他去見一面,寇世遠沒有去。因為他來中國之前同 “兩會”有一個約定,不跟家庭教會接觸,不談政治,只談聖經。所以,他感到很抱歉,不能同林獻羔弟兄會面。寇監督在上海、南京等地觀摩學習,一共講了28場信息。返美後為三自大肆宣傳,並在舊金山灣區華人電視台“天人之間”節目中罵中國的家庭教會是一群“烏合之眾”,主持邀請丁主教訪台,遭到台灣眾教會的反對。寇監督回美國不久便暴死在美國一流的斯坦福醫學院手術台上,當時以巴弗、王英等老僕人都認為這是神的管教。神是輕慢不得的。他兒子寇紹恩卻不受警戒,子承父業,繼續與金牛教淫亂,作為靈糧堂周神助的馬仔,為實現周神助用靈恩派邪靈轉化大陸的大棋鞍前馬後不辭辛苦,成為藉著三自渠道,在國內腳蹤最廣的靈恩派蛇頭之一。
2011年華福第八次會議,正式不再提三自與家庭問題。華福的骨幹與三自的往來也是頻繁不斷,招搖過市,毫不知恥。當然相信沒有神的金牛教不可能真心與他們合一,只不過是利用他們一把,玩弄他們一回而已。相信沒有神的外邦百姓也不會領他們的情,他們自以為用打折的優惠價格能吸引外邦人進上帝的天國享福,外邦人卻以為他們是把人從馬克思的天堂拉到上帝面前受審判受痛苦,上帝是那麼好糊弄的嗎!因此會恨死他們。華福的處境也很尷尬。如果沒有大陸教會的參與,他們所謂的“世界華人”就名不副實。如果想在大陸教會有點影響,三自又是繞不過的彎。他們真是吃飽了撐的,弄個脖套讓自己不自在,讓神人共厭。
綜上所述,華福的本質不過是打着福音派的旗號,行靈恩派之實,是靈恩派邪靈運作出來的果子。最終要使教會失去真理的底限,淪為和異端異教同樣性質的冒牌教會,能夠與世俗各種宗教和號稱基督教的各種宗派和異端和諧共融。
參考資料:
《妥協派的標本——葛培理》
《葛培理往哪裡去》
《你願意到葛培理的天堂和他會面嗎》
《國內偽改革宗異端的本質》
《國內屬靈環境實錄——豬食充飢腸》
《標桿暗算——華理克的陷阱》
《回顧洛桑,前瞻2000——斯托得(John Stott)》
《寇紹恩是什麼來頭》
《寇世遠監督大陸之行--與金牛犢親嘴》
《假先知雷克喬納(Rick Joyner)和他顛狂的聚會》
《國際先知Bob Jones》
《支持泰班利的假先知Bob Jones》
《傳回耶路撒冷是撒旦主導的荒唐表演》
《金牛教-1》
《金牛教-2》
《靈恩派的本質是奉耶穌的名交鬼》
《靈恩派譜系表》
《靈恩派就是靈恩派異端,不分溫和派和極端派》
《靈恩派異端邪術揭秘》
《成功神學是撒旦傳的福音》
《靈恩派的本質不是獻凡火,而是用基督教的方式敬拜邪靈》
《靈恩派的馭神術》
《三教合一的本質》
《假耶穌PK——一貫道》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8-30 02:00:45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5fd62a0102uzub.html
華福的異象是出自聖靈嗎?
世界華人福音會議(簡稱華福http://www.cccowe.org/content.php?id=vision2020_main),開始於一個異象,即“華人教會,天下一心;廣傳福音,直到主臨”的異象。主要扮演“僕人、橋梁、先知”的角色,以“異象與使命”為主旋律,致力於傳遞《異象2020》的異象,推動普世華人教會與信徒參與“跨文化、一領一、作門徒”差傳大業。自始自終,“異象”是華福的最大特色。當前華福最大的異象與大使命中心的“傳回耶路撒冷”不同,乃是《異象2020》。顯然想從聖經上找到這樣的新鮮名堂是不可能的,那麼這樣的異象是否出自聖靈的帶領,是否符合聖經的原則呢?當事者也許會做肯定的回答,旁觀者則需要三思。我們從華福異象的起源和內容來查驗一下吧。
華福的人說,他們最初的異象是參加1974年世界福音會議(即洛桑會議)後有感而發東施效顰得到的,洛桑會議的主要成員是裝得很敬虔熱心的背道派(如葛培理之流)、如日中天的不信派(富勒神學院)以及如初升朝陽的靈恩派(彼得·魏格納之流),這些人都是拿聖經作個幌子,然後敬拜各自的神,因此讓人看是各成一體,彼此分離,需要洛桑會議這樣的運動把他們聯合起來。而洛桑世界福音會議的異象又來自1910年的愛丁堡世界宣教會議和1966年的世界佈道會議,以及由此而來的國際宣教協會(IMC,1921年成立,中國分會是誠靜怡牽頭組建的新派神學基督教協進會)和世界基督教教會聯合會(WCC,1948年成立,簡稱世基聯,號召教會合一,世界合一,人類合一。後來IMC並入WCC。1987年9月世基聯在美國亞特蘭大舉行的執委會議上,通過了與中國關系的決議,表示只承認中國基督教協會為中國基督教的代表。1991年2月,該會總幹事以書面方式再度保證該會只承認一個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前提下,丁光訓主教和韓文藻、沈以藩先生三人代表團應世基聯之邀,於1991年2月參加了世基聯第七屆會員大會。大會一致通過接納中國基督教協會為世基聯正式會員)。與WCC同年成立的萬國基督教聯合會(ICCC)反對世基聯,認為使各宗教聯合成世界大統一教會的行動,是有違《聖經》教訓的,正是主耶穌所指的敵基督者。有人認為,世界將來的趨勢是基督宗教的各派先要合一,然後與其他宗教如佛教、伊斯蘭教、猶太教……進行大合一,最後形成一個萬教合一的宗教組織,一步一步應驗啟示錄中描述的大淫婦的預言。這正是WCC和洛桑會議正在做的事業。如果說三自是中國的金牛教,世基聯就是世界的金牛犢,愛丁堡會議則是末世巴別塔的重建。所以追根究底,華福的異象與這個巴別塔運動脫不了干係。只不過是表演得更拙劣,更蹩腳而已。這種與不信派和靈恩派邪靈的交鬼淫亂,必定會帶進七個更惡的鬼,第二屆洛桑會議(1989年)催生了300多個普世宣教的戰略合作夥伴,有力地促進了普世宗教大合一運動。
《異象2020》的全稱是2020門徒導向跨文化差傳運動。其內容是2020年為界,使用門徒導向的傳福音模式,跨文化行動,力爭“差傳服事與認領”2020個福音未及族群。很奇怪嗎,為什麼是2020呢?2020肯定和聖經一毛錢關系都沒有。熟悉靈恩派的人會發現大部分靈恩派教會都有類似的“2020異象”。原來這個異象來自靈恩派的假先知之首鮑勃·瓊斯(Bob Jones)和雷克·喬納(Rick Joyner)由地獄回來後從靈恩派邪靈領受的“末日收割異象”,說2012年到2020年是末世收割的第二波,這一波里的人最有福,不但是被收割回來的好果子,也有機會被差派出去成為這一波或第三波大收割(最後一波)的功臣,在最後論功行賞時能得到大大的獎賞。華福不是福音派搞的嗎?怎麼玩靈恩派的把戲。其實從洛桑開始,靈恩派就是這個大合一大淫亂運動的主角。當時彼得魏格納還沒有自封為全球首席使徒,雷克喬納、溫約翰、畢邁克、鮑伯瓊斯等假先知還沒有推出“新使徒先知運動”,正是洛桑、華福這樣的運動把這些靈恩派豺狼推上了教會的主流和前台。靈恩派既是這種大合一運動的締造者、推動者,也是領導者。華福中的很多骨幹都是玩靈恩派的高手,例如蔡元雲醫生就是把靈恩第三波引進香港的第一人。1990年由蔡元雲及劉達芳等引入韋拿推廣的聖靈第三波,並於同年三月在香港舉行“敬拜、權能、更新”大會。
這種靈恩派的特徵在華福會歌中也有深刻的體現。華福會歌是寇世遠作詞唐崇榮譜曲,寇世遠監督是在台北李常受召會的聚會所受的洗,受訓與王連俊手下,曾在台北靈糧堂事奉(趙世光創辦的,後來落入周神助手裡成了最邪惡的靈恩派魔巢。1966 年趙世光應邀參加柏林世界佈道大會作講員,與葛培理走上同一條戰線),受到召會邪靈的深刻影響,他兒子寇紹恩繼承父志成了靈恩派的紅人,得到那邪靈最大的獎牌。華福會歌反應了華福的精神本質和目標方向:“最後一棒,迎頭趕上,主來在望,凱歌高唱。”這最後一棒就是指靈恩派的“傳回耶路撒冷”異象,不過這個第二次洛桑會議後推出的異象經過華福的精心包裝,進一步演繹成了“上帝對華人的命定”,不幹也得干。傳回耶路撒冷的意思就是說主耶穌遲遲不來,讓人等得心煩,不如我們合力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讓以色列人都信主,然後主耶穌就不得不來在地上開始天國國度。因為他們認為主耶穌說過福音傳遍天下,以色列全家信主,然後他才再回來,主耶穌是神,得說話算數。這些人恬不知恥地要給上帝作謀士,拿主耶穌當猴耍。因此傳回耶路撒冷是華福的總異象,總方向,《2020異象》只不過是階段性的小異象而已。
參加華福的人90%以上都是華裔,所以華福的會歌也深深打上中華文化的烙印。一千年來,中華文化的主旋律就是“三教合一,共扶王權”。基督教來得太晚,所以直到近代才加入中華文化的大家庭,例如解放前才興起的一貫道就把耶教也列入合一名單,成了“儒釋道耶回五教合一”。這樣的大合一在華福會歌中得到充分體現。例如“天人合一”就是傳統的道教觀念。“天道、人道”則是儒家觀念。“普世華民,作主精兵,高舉十架,天下一家”是指不管你信什麼,只要是中國人,都可以去宣教。“主愛中華,恩寵有加”則是傳統的天下之中,上朝大國觀念與當今的和諧盛世大國崛起基調的完美和諧。
華福實踐異象的手段策略是“門徒導向”的傳福音方式,這就是當代流行的“教會增長術”,是由馬蓋文、彼得·魏格納、華理克、陳仲輝、周神助全福會的商人團契等推廣的,說穿了就是福音連鎖營銷術,意思是學習世俗商業的營銷模式,牧師作CEO,教會作CO.LTD,把福音當成商品推銷忽悠出去,例如華理克著名的《標桿人生》、《直奔標桿》都是講這種玩意的。這當然不可能來自聖經,而是一群與神為敵的偽君子的手腕,要把世俗風俗引進教會,使教會與世俗看齊。華福的人是國人一樣的實用主義性格:只要達到目的,何必在乎手段。所以使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作看家功夫也毫不知恥。
華福既然和葛培理是一個德行,一條戰線,與三自勾搭自然不在話下。華福的精神領袖葛培理有個很大的野心就是希望有生之年促成中國三自與家教會的合一,為此成了一個專門的機構“東門宣教會”並由他兒子負責與三自的斡旋。1984年由國務院提名的香港基督教代表團鄺廣傑,郭乃宏,滕近輝(曾任華福名譽主席),梁林開等21人訪問北京。訪後為三自向海外大肆宣傳。1984年9月,三自會邀請葛培理訪華,藤近輝隨同作翻譯。隨後葛培理佈道團發表文告,為“三自教會”定性作證,宣傳中國是“信仰自由”的樂土。1987年,葛培理應三自之邀再次即將訪華,三自的“天風”大造輿論稱贊葛培理的舉動是為三自“奪取了一塊陣地,在福音派的後院放了一把火”,不料葛培理經過東京時在酒店內摔斷肋骨而半途折返,他們的如意算盤遭到神的警告。1988年,葛培理不顧神的管教繼續步巴蘭的後塵,終於成功訪問大陸,並強行拜訪了王明道,被警戒“你務要至死忠心”,雖然王明道對葛培理印象不錯,但王明道認為跟金牛犢親嘴的人很難對神忠心,因此就警戒他。然後葛氏為三自大肆宣傳,使家庭教會腹背受敵,當局立即加強了對家庭教會的“打擊力度”,許多家庭教會領袖被捕入獄。葛培理回家後不久被毒蜘蛛咬傷,從此健康日下,雄風不再。 1989年7月由葛培理和王永信召集,在菲律賓的馬尼拉舉行“第二屆洛桑會議”,同時邀請家庭教會代表和三自代表各500人參加,藉此希望達到雙方教會的合一,只可惜雙方均無一人出席,後來“天風”著文罵老葛是“分裂中國教會的罪魁禍首”,落得上下里外不是人。2010年在南非開普敦舉行的第三次洛桑會議,因神興起他的用人攔阻百姓參加這敗壞的運動,限制家教會代表出境,三自亦無人參會,因此大陸代表無一人參加。1992年9月愛德基金會與葛培理兒子葛福臨的“東門宣教會”合作印刷“三自兩會”發行的聖經,舉辦三自與家庭傳道人混合的培訓班,很多家教會傳道人被騙和被策反,在大環境的壓力和誘惑下,家教會信徒很多進入三自聚會,帶來了三自十多年的空前繁榮。
1988年冬,為華福會歌寫詞的寇世遠欲求訪三自未獲准,只得半路停在香港召開了一個“寇世遠牧師、教授、監督新春佈道培靈大會”,可惜參加人數不過三四十人,最後無功而歸。1992年不死心的寇監督幾經斡旋,終於得到三自同意,訪問三自。寇監督與吳勇長老商量好兵分兩路,他自己去三自,吳勇長老去家教會,結果吳勇長老沒能成行。到達廣州時,林獻羔派人來約請他去見一面,寇世遠沒有去。因為他來中國之前同 “兩會”有一個約定,不跟家庭教會接觸,不談政治,只談聖經。所以,他感到很抱歉,不能同林獻羔弟兄會面。寇監督在上海、南京等地觀摩學習,一共講了28場信息。返美後為三自大肆宣傳,並在舊金山灣區華人電視台“天人之間”節目中罵中國的家庭教會是一群“烏合之眾”,主持邀請丁主教訪台,遭到台灣眾教會的反對。寇監督回美國不久便暴死在美國一流的斯坦福醫學院手術台上,當時以巴弗、王英等老僕人都認為這是神的管教。神是輕慢不得的。他兒子寇紹恩卻不受警戒,子承父業,繼續與金牛教淫亂,作為靈糧堂周神助的馬仔,為實現周神助用靈恩派邪靈轉化大陸的大棋鞍前馬後不辭辛苦,成為藉著三自渠道,在國內腳蹤最廣的靈恩派蛇頭之一。
2011年華福第八次會議,正式不再提三自與家庭問題。華福的骨幹與三自的往來也是頻繁不斷,招搖過市,毫不知恥。當然相信沒有神的金牛教不可能真心與他們合一,只不過是利用他們一把,玩弄他們一回而已。相信沒有神的外邦百姓也不會領他們的情,他們自以為用打折的優惠價格能吸引外邦人進上帝的天國享福,外邦人卻以為他們是把人從馬克思的天堂拉到上帝面前受審判受痛苦,上帝是那麼好糊弄的嗎!因此會恨死他們。華福的處境也很尷尬。如果沒有大陸教會的參與,他們所謂的“世界華人”就名不副實。如果想在大陸教會有點影響,三自又是繞不過的彎。他們真是吃飽了撐的,弄個脖套讓自己不自在,讓神人共厭。
綜上所述,華福的本質不過是打着福音派的旗號,行靈恩派之實,是靈恩派邪靈運作出來的果子。最終要使教會失去真理的底限,淪為和異端異教同樣性質的冒牌教會,能夠與世俗各種宗教和號稱基督教的各種宗派和異端和諧共融。
參考資料:
《妥協派的標本——葛培理》
《葛培理往哪裡去》
《你願意到葛培理的天堂和他會面嗎》
《國內偽改革宗異端的本質》
《國內屬靈環境實錄——豬食充飢腸》
《標桿暗算——華理克的陷阱》
《回顧洛桑,前瞻2000——斯托得(John Stott)》
《寇紹恩是什麼來頭》
《寇世遠監督大陸之行--與金牛犢親嘴》
《假先知雷克喬納(Rick Joyner)和他顛狂的聚會》
《國際先知Bob Jones》
《支持泰班利的假先知Bob Jones》
《傳回耶路撒冷是撒旦主導的荒唐表演》
《金牛教-1》
《金牛教-2》
《靈恩派的本質是奉耶穌的名交鬼》
《靈恩派譜系表》
《靈恩派就是靈恩派異端,不分溫和派和極端派》
《靈恩派異端邪術揭秘》
《成功神學是撒旦傳的福音》
《靈恩派的本質不是獻凡火,而是用基督教的方式敬拜邪靈》
《靈恩派的馭神術》
《三教合一的本質》
《假耶穌PK——一貫道》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8-30 02:02:23 | 顯示全部樓層



寇家與金牛教的情緣





















[size=11.818181991577148px]分享: [url=][/url] [url=][/url] [url=][/url]

[size=11.818181991577148p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8-31 06:00:46 | 顯示全部樓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5fd62a0102uzze.html
[size=11.818181991577148px]
撒旦的苦肉計
主耶穌說:“耶穌知道他們的意念,就對他們說:凡一國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一城一家自相紛爭,必站立不住;若撒但趕逐撒但,就是自相紛爭,他的國怎能站得住呢?”(太12:25-26)提醒猶太人撒但不會給自己過不去,讓他的嘍啰自相紛爭,互相拆台。所以當你看到屬撒但的兩伙互相指責互相攻擊時,要知道這是撒但的苦肉計,不管你最後贊同哪一方,和哪一夥站同一戰線,都是上了撒但的當。當代教會常常有這樣的情形。例如:
1、召會內部分裂
倪柝聲不願與別的宗派為伍,想建立一個一統天下總齊八荒的獨家教會,沒想到,他的宗派成了上世紀鬧分裂最厲害的宗派,大家都想作頭,誰也不服誰,就連他自己也屢屢被革除出本宗派,他的大一統宗派夢只不過是一枕黃粱,完全不切實際。當然這一次次分裂並非要使這個宗派悔改歸入正途,而是撒但要迷惑信徒的精心表演,讓人們誤認為這個宗派中有人尋求真理積極上進,要把召會挽回正道。
倪柝聲是神興起的大能的時代工人,神所特別揀選並成全的人,作神的經綸與基督的奧秘的話語的職事,是來干大事的,並非至高神卑微的僕人。上世紀五十年代,倪柝聲收監,他的職事也成為昨日黃花,被另一個更厲害的恢復聖經真理和基督奧秘的職事李常受所取代。但是那些跟過倪柝聲,一開始就和倪柝聲一起打拚的人就對這後起之秀常受主不服氣,不服領導,要鬧分裂。實際上他們卻不想想反對李常受就是反對倪柝聲,這是倪柝聲親自說的(1950年倪柝聲香港)。
首先鬧的是邵遵瀾,他能操八種語言,到過五大洲二十多個國家。一九六三年,在李常受台北編輯室服事的邵遵瀾自動離開台北教會。根據他的說法,他離開地方教會有三個理由:“第一,就是那錯誤的教會論(召會認為:教會是絕對的﹐不是相對的﹔凡不建立在地方立場上的﹐都不是真教會﹐意即不是基督的妻﹐充其量僅僅是基督的妾﹗),第二就是錯誤的權柄論,第三是虛有其表。” 當時因為台北召會請史百克兄訪問台灣,史百克在聚會上指出地方教會的教會論是錯誤的,是“把基督和祂的教會弄成小基督(little christ),小教會(little church)!更是把基督弄成我們的基督,屬我們地方教會的基督!”因此李常受惱羞成怒,決定不再與史百克同工,不再請史百克來講道。並發下毒誓“如果因我不與史弟兄同工,而使我們(聚會所)中間發生分裂,我就悲悲慘慘的下陰間!” 邵遵瀾卻因此看出地方教會教會論的錯誤,主動離開集會所,把李常受活活推下陰間。(參考邵遵瀾《蒙恩見證》)邵遵瀾離開集會所後走上了純靈恩的路線,與陳仲輝、林大中、江秀琴等奉耶穌的名交鬼的人玩的一起,曾任教於愛修園的巫女法師訓練營豐收神學院,創建了靈恩派的“榮耀基督教會”。
然後鬧的是香港的陳澤信。陳則信和李常受應當算是同時代的人,幾乎同時進入地方教會,甚至陳則信要比李常受更早進全國的同工中,他也被公認是除倪柝聲外,地方教會中最擅於讀經和解經的人。陳則信像江守道、陳絡三一樣,自認為是倪柝聲的“大弟子”,陳則信更喜歡說,倪柝聲只比他大三歲。倪柝聲下監後,李常受在地方教會的帶領更為激進和個人化,他在強調各教會同心合意的時候,不容許信徒個人對他的帶領和解經有不同意見的發表,以至於地方教會越過越“李常受化”。跟隨李常受的一班人認為李常受是倪柝聲正式委派負責海外地方教會的“工頭”。陳則信這一班人則認為那是歷史,地方教會工作的委派不是固定不變的,他們並不承認李常受在倪柝聲進監後仍有合法性負責地方教會的海外工作。此時,香港教會的陳則信以及新加坡教會的長老陸忠信、菲律賓眾教會的負責同工繆紹訓等,發現李常受的信息已經和以前的不同,特別是在關於三一神的真理上和基督的被造。一九六八年後,陳則信開始公開指責他傳講亞流派異端。李常受面對指責,覺得陳則信不公義,因為他認為自己並沒有與倪柝聲有何不同。李常受指出,倪柝聲早在一九三四年上海得勝者聚會時就說過,基督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而陳則信當時也在場,為何他當時不去指責倪柝聲,卻等到倪柝聲下監後,要來指責他呢?另外,倪柝聲在兩首詩歌中也說到“曾經一次你就是父,現今的你就是聖靈。”為何當倪柝聲說基督就是聖靈時,陳則信不去反對,現在等李常受出來說到這一點時,他卻來反對?此事按照李常受的說法,是香港的某弟兄有野心,要權力與地位使然。倪柝聲宣布“人對常受弟兄的攻擊,就是對我的攻擊,常受弟兄錯,就是我錯”就是在香港對着陳澤信等香港教會長老們的面講的。
李常受褻瀆的三一神論是說,“那靈”起初是父神,後來成了子神,再後來成了聖靈,是一位神不同時期的三種形態。陳則信的三一神論則同樣荒誕。1965年10月,在洛杉磯李常受家的客廳里,李常受問陳則信對三一神的看法,到底神是幾位?陳則信清清楚楚地說:“三位,父一位,子一位,靈一位。”李常受就說:“弟兄,你切不要這樣說。”陳則信卻辯論說:“詩篇八十二篇一節不是說‘諸神’么?”但李常受告訴他:“詩篇那裡的‘諸神’,乃是指諸位大能者,就是指天使說的。”讀全本舊約我們就知道,天使稱作大能者(mighty ones),有時神也稱作大能者,這“大能者”一詞,在一句話里是指什麼說的,完全要看上下文。舊約里一再地說到神只有一位;在出埃及記三章,耶和華的使者說,祂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表面看好像是三位神,實際上乃是一位神。當時,陳則信並沒有不好的反應。陳澤信後來得到唐崇榮牧師的點化,認識到李常受的“基督是第一位被造者”是錯誤的,如此拜基督就成了拜受造的偶像,認李常受的基督首造論是錯誤的。
陳澤信帶領的香港地方教會與李常受的地方教會分開後,被稱為香港聚會處,一直與中國內地跟隨倪柝聲的地方教會保持交通來往。她們努力追隨倪柝聲所探求的、聖經中各地方教會之間交往但不聯合的榜樣。特別是在中國內地教會受到逼迫的那幾十年間,其地理上的特殊性和對倪柝聲地方教會精神的追尋,香港教會一直在物質和屬靈上供應中國內地教會,八十年代後大陸內地聚會處以蒙頭派為特徵,與70年代末以呼喊派面目進入內地的李常受派形成明顯的差異,沒一個是好東西。之後,菲律賓馬尼拉的繆紹訓,新加坡的陸忠信,美國的江守道、王國顯(基督學房)等都與李常受分裂,但是這些都是局限於人民內部矛盾,是支持李常受的新錯誤還是堅守倪柝聲的舊錯誤的路線之爭,遠遠不是要把地方教會帶回主耶穌基督的真理中的行動。
2、基督使者協會與影音使團手足相殘
影音使團是香港一個製作影音方式傳播“基督教”的靈恩派機構,成立於1989年。除電影或紀錄片製作外,使團於2003年建立名為創世電視的電視頻道。2006年亦出版天使心月刊。影音使團以七個平台傳教,包括福音電影、創世電視、天使心月刊、互聯網-創世時報、人生熱線輔導服務、大型聚會及挪亞方舟國際事工 - 馬灣挪亞方舟博覽館、海上方舟福音船及挪亞方舟探索。影音使團除了傳播靈恩派的交鬼通靈巫術之外,也傳播新派現代不信派神學,甚至傳播基於共濟會信仰內涵的似是而非的“基督教”神跡他們最重要的發財項目是《諾亞方舟》。王永信的大使命中心是他們的財神爺之一。
周主培牧師和蔡錫惠弟兄夫婦於一九六三年五月六日成立了基督使者協會,主要目的是向學生傳福音,得到蔡蘇娟女士的幫助和指導。如今則完全淪為遠志明集團的統戰工具。王永信的大使命中心也是他們的財神。加拿大中國信徒佈道會董事梁斐生博士,曾任美國基督使者協會董事會主席。梁斐生博士不是基督徒,而是研究聖經末世預言和世界軍事政治和經濟格局趨勢走向的學者,梁斐生博士曾任加拿大國防部的高官,主持國防太空、通訊衛星、反飛彈防禦及核子幅射研究與發展工作,涉及國防機密,因此2003年退休時曾被管制十年內不準進中國。梁博士因為寫信給習近平主席,表示願意效忠而進入統戰部門的視野,成為遠志明統戰集團的重點成果,成為遠志明遊行佈道會的重要講員,火遍了除大陸外的華人教會圈子。梁博士在各地佈道會上所講的信息主要是:《聖經》早預言中國的崛起(這是靈恩派“華人命定”和遠之明和諧宗教的基本論調);《聖經》末世預言(這是剽竊異端安息日會的末世論信息);另外講的最多就是影音使團的《諾亞方舟》項目的騙局。這讓王永信的大使命中心心裡七上八下,因為如果像梁博士說的那樣,如果影音使團是在用欺騙的手段斂財和傳播錯謬信息,他們給影音使團投的錢就是在支持作惡的人。不過就算你不支持影音使團的惡行,而是支持梁斐生博士的“大國崛起”和諧宗教,同樣是作惡。如今梁斐生博士已經淌過了十年“冰河”,不再受國防部的限制,相信很快就能在國內三自或靈恩派家庭教會講台上聆聽到梁博士的海噴。那時候你們應當知道那惡者到你們中間了。
3、林大中批判靈恩派
林大中是最純正的靈恩派豺狼,是純粹的交鬼通靈巫師,他傳播的交鬼巫術與江秀琴一樣,就是通靈術《等候神》,觀靈術《內在生活》,他自己另有特色絕技是《倒在聖靈中》,藉著靈恩派狼頭包德寧的帶路,林大中“帶着聖靈的恩膏與能力”(從把靈恩派邪靈帶進阿根廷的愛德華·米勒得到的恩膏能力),每到一個地方,就讓那些教會的人一大片一大片“倒在聖靈中”。稀罕的是國內教會愚昧地把靈恩派分為好的溫和派和壞的極端派,人們按自己的喜好把遠水難解近渴的江秀琴劃為壞的極端靈恩派,把讓我們近水樓台先沾光的林大中劃為好的溫和靈恩派。因為他們倒在林大中帶領的邪靈中嘗到的甜頭比蜜更甜,想讓他們看見事實比六月天下雪還難。他們支持自己看法的一個很好的借口是林大中曾毫不客氣地揭露《現今靈恩教會的十大亂象》。卻不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這一方面是賊喊捉賊,掩蓋自己的惡行,使人誤認為林大中是好的靈恩派,另一方面是林大中為靈恩派的大業赤膽忠心,不惜得罪人,甚至得罪老師前輩和朋友,也要揭露出耽誤靈恩派大業的錯誤亂象,讓靈恩派發揚光大。可惜林大中的鐵桿粉絲執迷不悟,享受從林大中學來的交鬼通靈術,感謝這這位給他們引薦“聖靈”的大師。
4、浙江拆十字架
三自是有中國特色的基督教,是該撒政權築造的金牛犢。但是進來卻在浙江一些地方出現了該撒拆三自的十字架的奇觀。這豈不是窩里斗,自亂陣腳嗎?神的美意當然是要破壞浙江三自作為引進推廣靈恩派巫術的急先鋒對國內教會的破壞。但是撒但的詭計卻是要利用家教會信徒樸素的情感,或者與三自金牛教徒聯合對抗拆十字架,從而把戰火引向家教會的目的,或者走上與三自聯合,實現“雙軌”“三勢”派多年來的願望。果然中計的人很多。神要利用該撒的手拆毀金牛犢的壇,打擊金牛教的囂張氣焰,破壞他們利用靈恩派對國內教會的玷污。家庭教會卻不去體會神的美意,憑着血氣,憑着愛心幫他們去保護十字架。這是何等的愚昧。
參考資料:
《周神助的一盤大棋——寇紹恩是什麼來頭》
《金牛教-1》
《金牛教-2》
《靈恩派的本質是奉耶穌的名交鬼》
《靈恩派譜系表》
《靈恩派就是靈恩派異端,不分溫和派和極端派》
《靈恩派異端邪術揭秘》
《成功神學是撒旦傳的福音》
《靈恩派的本質不是獻凡火,而是用基督教的方式敬拜邪靈》
《靈恩派的馭神術》
《國內屬靈環境實錄——豬食充飢腸》
《賊喊捉賊 鬼喊捉鬼—林大中揭露《現今靈恩教會的十大亂象》》
《警惕澆灌復興倪柝聲的靈恩派邪靈和李常受的四位一體異端》
《聚會處七大使徒及其結局》
《靈恩運動之轉化七大山頭(職場轉化)運動的錯謬》
《催眠術——聖經所稱的「迷術」》
《《等候神》交鬼巫術操練步驟》
《華福的異象是出自聖靈嗎?》














分享: [url=][/url] [url=][/url] [url=][/url]

0

喜歡


0

贈金筆





閱讀(14) 評論 (0)        [url=]收藏[/url](0) 轉載(1)        [url=]喜歡[/url][url=][/url] 打印舉報
已投稿到:
排行榜



前一篇:對《丁言》的看法(一)(二)(三)(以巴弗)
後一篇:撒旦的苦肉計



評論 重要提示:警惕虛假中獎信息
[發評論]




發評論


七千人教會論壇 :







分享到微博    評論並轉載此博文
驗證碼: [url=]請點擊後輸入驗證碼[/url] [url=]收聽驗證碼[/url]               

匿名評論

[url=]發評論[/url]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 前一篇對《丁言》的看法(一)(二)(三)(以巴弗)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url=]不良信息反饋[/url] 電話:4006900000 提示音後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准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1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9-9 23:00: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hxqj 於 2014-9-13 20:01 編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2v0yh.html
分析:無敵、和諧和寬恕—華人基督教政教勾結(遠志明)的思潮
作者:我愛阿朱阿紫

無敵、和諧和寬恕是一個思潮,由於他和華人基督教有很大關系,很有研究的價值。

無敵、和諧和寬恕是三個代表人物的一個思潮,無敵是指劉曉波,和諧是指遠志明,而寬恕指的是柴玲。後兩者自稱是“基督徒”,把這個思潮歸入基督教是順理成章,完全可以理解的,而劉無敵卻不是信主的,為什麼把這個三個歸在一起呢?原因很簡單,1.這個思潮不是天生自然就有的,這個思潮完全是有政客在推行;2,這三個人無敵和諧寬恕的對象都是掌權者,而不是一般的平頭百姓,掌權者壞事干多了,就讓這些人來鼓吹無敵、和諧和寬恕,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魚肉百姓,完全不用悔改自已的惡行,卻以基督徒的異端思想來控制老百姓。

本篇主要分析無敵、和諧和寬恕的來源、現形曝露及未來發展的方向,以拋磚引玉,讓基督徒提防這股異端思想。

最先把無敵、和諧和寬恕這三個詞連在一起思考的是在“共舞台”的一個基督徒網友xyz315,起先他在網上發揭發遠志明的《舊金山共識》異端文件的貼子,引起了搞民運的劉剛的注意,劉剛就寫了一篇《卧底牧師張前進》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a/2012/06/blog-post_3872.html 然後也引起了徐水良的注意,徐水良提出了一個觀點叫“築巢引鳥、做窩養魚”這句話的意思是,中國掌權者一定知道有人反對他,怎麼才能控制這些反對派呢,然後就使用了一個陰招,共黨自已派人成立反對派,然吸納真的發對派,誰真的加入了共黨的反對派,誰就算是倒了霉了。這一招俗語就是“即唱紅臉又唱白臉”“即做端公又作為鬼”都是我的人!誰信有真反對派,誰就上當受騙了。

其實,這個招數早在60年前教會就有了,中國掌權者在教會的代理就是“三自會”,三自會就是以共黨為首,來控制教會和基督徒的,但打着的召牌卻是“教會”!

“共舞台”是個政治論壇,裡面的人就是討論劉曉波,稱他為劉無敵,是因為劉曉波在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的別人代讀的獲獎感言上宣稱,他沒有敵人,共黨監獄的人對他挺好的。表現得非常高尚,前後甘地後有曼德拉,都要以“愛”來表現出自已如何如何高尚。可是具網友們分析,劉曉波其實在整合反對派,只有共黨真有危機的時候,馬上立出來說,要有愛嘛,要寬容掌權者嘛,表現出的卻是在和共黨合作!

Xyz315馬上就聯繫到劉曉波的兩個附手王怡和余傑,這兩個人都鑽入了教會,表現出來他們也和共黨在合作,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王怡和余傑都參加了《舊金山共識》,根據維基詞條“遠志明”“ 2008年, 遠志明、余傑、王怡等人發表《舊金山共識》,被一些基督徒認為是和掌權者政治合作來“和諧”(控制)基督教會”,並且王怡還和福建的國安林剛組成“全國歸正聯盟”來控制家庭教會!這樣劉曉波集團也和基督教達上了關系,因為他的兩個附手都是“基督徒”。

並且在同時,別一個民運大佬基督徒柴玲也站出來說要“寬恕”李鵬!,不但如此,她還連續三年站出來寬恕李鵬!

於是xyz315馬上意識到,這是一個思潮,並且這個思潮一定是有共黨的政客們在推行,於是他就發貼稱為劉無敵->遠和諧->柴寬恕。以政界和宗教兩界的思想上來控制華人特別是先從基督徒入手,因為教會在海外是最穩定的團體,只要被這伙灌輸了劉無敵->遠和諧->柴寬恕物異端思想,就窂窂地控制了華人的靈魂和行為!

  Xyz315把他的看法發出來後,馬上就得到本人和網友們的認同,一個網友還說,我原以為華人已沒有希望了,沒想到還有能提出這種看法,真的要感謝神! 可是由於許多網站都被5毛占據,這種看法提出來後,並沒有傳播很廣,反而被5毛們掩蓋了,有個糊里糊圖的5毛開始還有支持這個看法,馬上被別一個5毛阻止,再也不說話了。

這個觀點提出來後,證據就太多了,劉無敵不是我們基督徒關心,這里暫時先不理他,只關心他的兩個附手余傑和王怡,2006見布什總統,搞垮維權,2008年寫《舊金山共識》來控制海外基督徒,2008成立“全國歸正聯盟”來控制家庭教會。
遠志明就不用多說了,網上到都有他的負面新聞,這里有個和集:強奸了你還要你和強奸犯和諧---評遠志明的異端的道《舊金山共識》15篇合集http://hkbbs.aboluowang.com/thread-911287-1-1.html  2013和梁斐生同工到歐洲傳道,而梁斐生是主動給習主席寫信表衷心的人,參看:信心之旅---卡爾加里之行(2012-201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2v0f8.html ,完全表明遠志明就是一個統戰幹部,以教會為據點進行統戰,因為教會比較容易洗錢,捐款完全可以用現金,比如有個女人就送遠志明一台缸的奔馳!誰也想不到教會牧師竟然是共黨的統戰幹部。其實這一點不是新鮮事,只要知道一點中國大陸教會歷史就知道,教會里的中共特務多如牛毛!而柴玲就不用多說了,她已連續3年(2012-2014)出來為李鵬洗地,說要寬恕李鵬,有一個人就嗆她,假設他殺了她的兩個女兒,並且砍掉她老公的第3條腿(指機機),留下柴玲的一張嘴來表達她寬恕干這樣事的人吧,顯然柴玲不會寬恕!所以連以前一直也柴玲辯護的他的前老公也公開說,他不再為柴辯護!由此可以這些“基督徒”雖然名義是基督徒,其實是統戰幹部!這是明顯的!

我們再來看看這個思潮的靈界背景是什麼,  自從三自會的頭目共產黨人假基督徒丁光訁川,把“因信稱義”改為“因愛稱義”之後,“愛”就成了華人基督教的主要特色,要有愛嘛,要無敵和諧寬恕嘛,特別要愛掌權者嘛,要有愛嘛,強奸了你,你還要和強奸犯和諧,這就是“愛”的表現嘛,那能講“戰!”?講“戰!”不就是有敵人了嗎?那我小波這個主張無敵的不就顯不出我高大的胸懷了么?講“戰!”遠志明不就是不能和諧華人基督徒了么?講“戰!”柴君主不就是不能寬恕小月月?那不行,掌權者那能滿意這個,所以還是要“愛”,要劉無敵->遠和諧->柴寬恕!


各位看官,你們明白了么?
再補充一點,光有幾個名人來鼓吹可不行,得真正落實到教會里,於是歸正宗就上場了,唐崇榮就上場了,中信就上場了,王永信就上場了…等等等,背後當然是和三自合作,現在好了,我們發現了敵人的一個標桿人物,就相當於敵軍中扛軍旗的那個人,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他就是遠大俠遠和諧遠強奸遠志明!只要盯住他和他周圍的人,你八九不離十地就知道了基督的敵人在哪裡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9-25 09:00:10 | 顯示全部樓層
遠志明的宗教特務身份是如何曝露的?

說起遠志明在北美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有三個身份最能騙人,一個是《河飭》解說詞作者之一;這一點是他原始身份,也是他騙人的本錢;第二個是,對外稱64逃了出來搞民運的,最後不搞民運了,反而強奸了搞民運的柴玲;第三個身份就是基督教的牧師;遠志明用前兩個身份騙人都沒事,還都能騙到一些人,但是他的真實身份曝露就曝露在他自稱是基督徒並且是牧師這點上了,真可謂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卿卿性命!

遠志明就是一個共黨派出來鑽入基督教會的一個宗教特務!讓我們來看看他是怎樣曝露的吧。

遠志明壞就壞在他不守特工組織紀律,作人要低調這一點人,為人鋒芒畢露,好出風頭,好大大喜功,不但曝露了他自已,還連累別的同志,曝露了許多我黨的同志(基督教叫同工),現在我黨實在是沒有辦法,只有把他拋棄,和其它同志作個切割,以保護更多的我黨派進基督教會的同志。

我們來分析一看看遠志明特工是如何曝露的吧,順便也警示一下其它敵後工作人員,千萬不要大意失荊州呀。

首先,遠志明犯的第一個嚴重錯誤是不該強奸柴玲。本來特工要搞垮民運有許多方法,這種卑鄙的手段特工不是不可以用,最好的方法是你情我願的勾引,勾引柴玲背叛他的丈夫,搞垮柴玲和封從德的家庭,可是遠志明立功心切,竟然強奸了柴玲,這一招雖然短時立竿見影地成功了,柴玲的身心受到了打擊,家也破了,可以這樣作後患後窮,致使遠志明沒有辦再裝正人君子騙人了;本來還可以補救,沒想到遠志明還不知足,還想潛伏到教會去,這下壞事了,柴玲也真能忍,怎能甘心被強奸,她也搖身一變,也受洗成為基督徒,以她的知名度,想不吸引人的眼球都不可能,20多年後,正當遠志明春風得意的時候,她突然曝出遠志明強奸過她,雖然我黨一直到污衊柴玲也有一定的效果,傻喝喝的華人也假裝相信了柴玲是個壞人,但她不可能自已往自已臉上糊屎吧,本來傻喝喝的華人一下就相信她的確被遠志明強奸了。本來強奸事發也沒什麼,因為過去這么多年了,要人證沒人證,要物證沒物證,我們完全可以暗地裡支持遠志明和柴玲打官司,拖死柴玲,可是柴玲也不是省油的燈,她根本沒有點名誰強奸了她,可又留下明確的線索指明就是遠志明。本來強奸的事只有當事人兩個知道,可是柴玲卻暗中指示搞民運的人在網上到處發貼子點明就是遠志明強奸了她,搞得我們很被動,沒法弄,只有吃個啞巴虧,裝着不知道,一問三不知,只有向緊爺趙忠祥學習死不承認,裝不知道,拖到大家都忘了,這事就過了。可是網上一些基督徒卻不依不饒,特別是幾個家庭教會的人,還在大力傳播遠志明強奸柴玲的消息,本來這些人也算不了什麼,基督徒一直都是傻子、懦夫和失敗者的代名詞,他們受了我黨的三自會的教育多年,早就很聽我黨的話了,他們說的就是異端教育,早就學會了別人打基督徒的右臉,他還主動找左臉迎上來讓我們打,強奸了他們,他們還要和我們和諧,這就是我黨三自會“因愛稱義”的“愛”的教育的結果,所以本來這些基督徒也不用怕,一群污合之眾,成不了什麼氣候。遠志明同志錯就錯在不該好大喜功去搞什麼《舊金山共識》,搞了《舊金山共識》本來也沒有什麼,我黨宣傳機構可以把好事說壞,壞事說好,活人說死,死人說話,千不該萬不該,遠志明一不小心惹了搞民運的劉剛這個混世魔王,同志們,我們來分析一下遠志明犯的另一個嚴重錯誤。

遠志明犯的第二個嚴重錯誤是不該寫《舊金山共識》,你搞統戰暗中搞就是了,這些事都是見不得光,上不了檯面,偷偷摸摸就行了,基督徒本來就傻又膽小怕事,你偷偷摸摸地搞,基督徒也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眼裝着沒看見,事情也好搞。可遠志明這個人好大喜功,壞就壞在他那張能說會道的嘴上,偏要寫什麼《舊金山共識》,這下好了,全曝露了,不但李大衛牧師不幹,寫了《請收回舊金山共識》http://blog.ifeng.com/article/2090647.html 高約翰牧師也不幹了,寫下了《和諧了中共,悖逆了基督》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101336.shtml 就這這兩篇文章讓遠志明這個特工徹底曝露了,這不是反而把裝傻的基督徒激怒了么,這下好了,網絡上到處都是反對遠志明及其同夥的聲音,最可怕的是一個合集,叫” 強奸了你還要和強奸犯和諧---評遠志明的異端的道《舊金山共識》15篇合集” http://hkbbs.aboluowang.com/thread-911287-1-1.html ,不但遠志明曝露了,《舊金山共識》的其它特工同夥也徹底曝露了,整個19個人呀,全完了,多年的心血全都被遠志明給搞砸了,給黨和國家造成重大損失。亡羊補牢,未為晚也,我們必須要和遠志明作個切割,現在誰和他在一起,都會被基督徒認為是特務,並且他現在給華人是一個流氓的形象,我黨也不能再用他了,再用他,給我們造成更大的損失。當然,寫《舊金山共識》也不能全怪遠志明,我懷疑這些人中有人故意使壞,故意讓遠志明等人曝露,我們最大的懷疑對象就是洪予健,這個是修改遠志明的原稿的,他的原稿寫得沒那麼露骨,可是經洪予健一改,就徹底成了一個我黨的宣傳單;我們還疑一個人,就是張伯笠,這個和柴玲關系好,以前名義上也是搞民運的,肯定不滿遠志明當頭,想把遠志明搞倒,然後自已當頭。

這此就算了,最主要的是他的《舊金山共識》曝露我們最重要的戰略特工張前進,壞能壞在遠志明的《舊金山共識》引起了搞民運的劉剛的注意,劉剛被我們派出去的女特務搞得生不如死,他對我們共黨和我們的特工恨之入骨,馬上就寫了一篇《牧師卧底張前進》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a/2012/06/blog-post_3872.html 一下就把我們的人曝露了,還連代曝露了王丹,他和張前進一起坐牢的。主要是劉在網上名氣大,這下網上的人全知道了《舊金山共識》是我黨布的一個局來控制華人基督教,然後來控制華人的。所以說遠志明罪該萬死!

遠志明犯的第三個嚴重錯誤就是明知《舊金山共識》曝露了我黨的工作計劃,還不收斂,還要叫王永信,劉同蘇等同志給他按牧,還和新近加入我們的梁斐生一起去歐洲傳道,這下又把主動給黨總書記寫信表忠心的梁斐生也曝露了。我們算了一下,遠志明至少曝露了我黨22名同志,這些同志的名單如下:

1. 遠志明,
  2. 劉同蘇,
  3. 洪予健,
  4. 張伯笠,
  5. 張路加,
  6. 張志剛,
  7. 祝建,
  8. 周小安,
  9. 范學德,
  10. 李亞丁,
  11. 趙莉,
  12. 趙曉、
  13. 王怡、
  14. 余傑、
  15. 金明日、
  16. 崔權、
  17. 黃磊、
  18. 楊萬里,
  19. 馮秉誠。
20,張前進
21,王永信
22,梁斐生

最主要的是,這個名單還在增加,按照基督徒的說法,誰和遠志明同工(基督教把同志叫同工),誰就是我黨派到基督教會的特工,這樣一來,誰還敢和他同工,誰和他同工,誰就是找死!你看,遠志明是不是罪該萬死?

同志們,你們必須想辦法把信息傳出去,盡量先穩住遠志明,老同志還可以和他同工,但盡量不要見報,慢慢減少和他來往,新同志不要再接觸他了,等黨看如何收拾他。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1-7 23:17:13 | 顯示全部樓層
民運、名人和教會卧底的關系
---用統計的方法分析教會卧底


本文的教會卧底是泛指,主要是泛指哪些和中國官方異端“三自會”勾結的,公開承認自已是“基督徒”的人,當然也包括一些真正的特工。

這幾年來,許多名人如遠志明、柴玲、張伯笠、余傑、王怡等人自稱是“基督徒”但其言論和行為卻表明他們似乎在傳的異端“三自會”的假福音,看起來非常象官方打入基督教會的卧底,是卧底到教會來引領和控制基督徒的,並且這些人開始都是搞民運的,照說來,搞民運的人怎麼會聽命於官方並且和官方合作來控制基督徒,真的讓人迷惑,本人一直想弄清這背後到底是誰在控制和操縱這些人的言行,都總是還不能清楚地知道這背後的事實真相,本文試圖用統計的方法來找到一些規律來,即把網絡上的搞民運的名人和教會卧底聯系起來,似乎已發現了一個規律,即在民運界(即政治界)認定的民運卧底,那麼他幾乎也是教會卧底。這里所謂的認定也只是猜測、推理和網絡的主要印象,包括一些真正民運人物的看法,例如封從德、劉剛、王有才及徐水良等人在“獨立評論”、“共舞台”等網站發表的文章。本人沒有太多時間來做嚴謹的考證,所以本文只是網絡看法一個總的印象,僅供參考。

第一個要說的當然是劉剛寫的《牧師卧底張前進》的主人公張前進,按照劉剛的說法,他是搞民運的,當然他又是牧師,歸正宗的陳佐人是他的老師,他是教會卧底無疑。

第二個要說的是劉路,劉路可能又叫李建強,是劉無敵團伙的人,是個律師,他是封從德、劉剛、王有才及徐水良等人公識的是民運卧底,果不其然,他在“獨立評論”公開承認,他也是“基督徒”。他是網絡上被許多人都認為是共黨派出來的卧底,其知名度最高!

真的很奇怪,為什麼民運卧底都要披着基督徒這個羊皮,難道基督徒身份真是他們的遮羞布?

   第三個要說的是郭慶海,他也是政治論壇許多人認為是民運卧底,他也自稱是基督徒,在泰國難民申請入美後,說要來美作牧師,有人就舉報他是卧底。

  第四個要說的就是現在正火的香港“佔中”事件中的周封鎖,他是大大的民運名人,按照劉剛最新的文章,他是民運卧底無疑,沒有例外,他當然也是“基督徒”!

   第五個要說的就是我們臭名遠揚的遠志明,他當然開始也是搞民運的,其主要作品《舊金山共識》已被基督徒批駁得身無完膚,加之他涉嫌強奸了柴玲,其卧底身份已徹底曝露,就不多說了,他的同夥有2.劉同蘇,3. 洪予健,4. 張伯笠,5. 張路加,6. 張志剛,7. 祝建,8. 周小安,9. 范學德,10. 李亞丁,11. 趙莉,12. 趙曉、13. 王怡、14. 余傑、15. 金明日、16. 崔權、17. 黃磊、18. 楊萬里,19. 馮秉誠。20,張前進21,王永信22,梁斐生等主,主要名單都在《舊金山共識里》。遠志明是敵人的一個標桿人物,就相當於敵軍中扛軍旗的那個人,只要盯住他和他周圍的人,你八九不離十地就知道了基督的敵人在哪裡了!

  第六個要說的當然就是柴玲,知名民運人士,基督徒,已連續三年都出來說要寬恕李鵬,其前夫封從德已公開聲明不再為她辯護。有人就問,即然她和遠志明是同夥,為什麼要曝光遠志明強奸了她,這不是矛盾嗎?說實話,我也不太清楚,是不是他們命令有誤?相信柴玲明年還要出來說話,到時就清楚了,不要急。

  第七個要說的就是傅希秋了,一會兒搞政治,一會搞教會,一會又裝間諜軟件,劉剛揭露他的文章很多,許多跡象表明,他也是帶任務鑽入教會的。

  第八個要說的就是前國安福建的林剛,他名氣沒王怡大,卻在全國歸正聯盟里任總頭,連即搞民運又搞教會的王怡都聽他的。

就是以上這些名人了,概率很高,似乎有個規律就是前幾年,很多有名的異議人士人都是“基督徒”,這些異議人士開始都是民運、公知、社會良心的代表,後來全都迅速轉變態度,都成了“和諧---無敵---寬恕”的主要成員,(請參看:無敵、和諧和寬恕的實質是強奸—華人基督教政教勾結(遠nn志nnn明)的思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e25a3e60102v0yh.html  )  完全成了掌權者的宣傳員了,似乎是控制教會後都變了,教會成了他們的遮羞布。究竟是誰在主導這個卧底計劃?為什麼這樣做?是不是在海外華人教會本來就是特工們控制着的基地?其目的當是為了國內和諧維穩,出口轉內銷才好騙人,用基督教的異端思想來控制中國人,真正把宗教當成鴉片再賣給中國人來麻痹國人。

我們拭目以待,等他們自已曝光吧!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25 11:19:28 | 顯示全部樓層
柴玲講述被遠志明強暴經過

作者:柴玲

【曹長青網站按語:這封信柴玲女士授權在本網站發表。】

“我們永遠可以找出真相,你願意嗎?”
——柴玲寫給教會關於遠志明的信

2014年12月23日

親愛的主內兄弟姐妹,長老,牧師們,

主內平安!

我在這裡給您們一份公開信,希望您們按神和聖靈的帶領來幫助這位牧師和因他而受害的眾婦女。

在今年4月15日的一份公開信上,我提到我曾被性侵犯。神如何大大地祝福了我們的順服和饒恕,成就了神要做的事情。我當時是想用這件事情來說明饒恕的力量,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基督饒恕的大軍,讓中國早得自由。(再次說明,饒恕不等於不求公義。相反,當我們饒恕的時候,神會幫助我們早日找到公義;同時,饒恕也不等於和解。和解必須是對方認罪改變行為時才能發生)

沒想到很多的人會對我被強暴的事更關心和反應。很多人也打電話寫郵件來問,是誰,怎麼回事。

我沒有跟人馬上說是誰,怎麼回事,而是專心地跟神禱告,尋求他的道路。我感到聖靈指使我按馬太福音18:15-20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情。感謝神的恩典,在我按神的方式執行的時候,幾乎在24年之後,我在6月底終於跟這個現在是牧師的人在兩位牧師的見證下見面會談。

按照聖經的原則,第一步是兩人單獨處理,如果不行的話帶兩到三位證人再會面處理,這樣還不行的話就要把事情交給教會。

很遺憾的是,現在馬上就到感恩節了,但是這位牧師還是不肯為自己的罪真心地道歉。還在編故事撒謊。

更遺憾的是,幫我作見證的一位牧師也被他說的謊言影響,而不再相信我。她還試圖在7月8月時說服我現在的教會長老牧師不要再幫助我,說這事成了是“他說的,她說的”。這讓我對這個作證的牧者和這個教會系統非常失望。但更可怕的是,我差點對神的公義的應許失去耐心和信心。

感謝基督是掌管真理真相的基督,基督是信實的神。終於在11月19日,當神幫助我通過“深入親密神”的禱告從假的屬靈權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的控制下擺脫出來後,神讓我感到他就是我在天安門時感到的真正的神。幾天後,神為我找到了個職業測謊專家(polygraph tester)。這位專家不但通過測試完完全全地證明了我說的是真相,並且充滿信心地建議我對所有有需要的人說:“我們永遠可以找出真相,你願意嗎?”我希望神通過這位專家賜下的話,和我自己這24年來被強暴後走過的痛苦路程,能夠縮短成百萬的受過性強暴的婦女兒童和男孩子們的心理路程,能讓她們也早日得到公正,醫治,美滿,自由和永生。

這也是為什麼在今年感恩節前,我按照聖經的原則,把遠志明在1990年秋在普林斯頓強暴我和至今還在撒謊不肯認罪的事情交給教會。希望教會可以幫助實現以下的三個事情:

1,讓遠志明認識到他的性暴力對婦女,對教會,對基督,對他自己的傷害,能讓他在主面前和教會面前懺悔,承認他在這方面所有的過犯;教會的粉絲信徒也認識到我們信的是基督,不該是偶像化的人;

2,讓所有遠志明強暴過的婦女,過去的和現在的,勇敢地舉報,以制止他再傷害下一個無辜的女子;讓每一個因遠志明的傷害沒有辦法相信基督的人,沒有辦法真正信任上帝的人,能真正認識到“上帝愛我們”;讓她們可以來接受基督無私的愛;並在基督中得到完全的恢復和醫治;

3,讓每一個受性侵犯的受害者,無論是不是基督徒,都能看到基督能夠完全醫治我們的大能而不放棄希望;並因此得醫治得救恩;讓每一個信徒知道珍惜基督的救恩的珍貴,能勇敢地懺悔,重生,不再耽誤神要在世上的工作;讓教會的牧者認識神對牧羊人的期望和職責,來真正喂養神的羊,把天國的公義和憐憫行在世上,讓神的國在世上降臨等。

為了給您們提供背景信息來做判斷,下面,我把今年6月1日後跟遠志明的交流付上:

Sunday 6/1/2014 6:34 PM

遠志明,你好。我下面的交流是按照這以下的基督的教誨而行的。

馬太福音18:15-20 Chinese Standard Bible (Traditional) (CSBT)

挽回弟兄

“如果你的弟兄對你犯了罪,你就要去,只在你和他之間責備他。如果他聽你的,你就贏得了你的弟兄;如果他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個或兩個人一起去,為要使’任何事,憑兩個或三個見證人的口,才能成立。’如果他不聽他們的,就告訴教會;如果他連教會也不聽,就應當把他看做像外邦人或稅吏一樣。”

2011年10月底或11初的時候,我給你發過一個電郵,說我已經饒恕了你在普林斯頓強暴我的事。你馬上給我回了電話。你第一句話便問我,我有沒有把這件事跟人說。我說,我跟教會的老姐妹禱告,我決定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像大衛不會揮手擊打掃羅一樣。

你立即說,“柴玲,我讀了你的書,你把這件事跟人說,對你不會有好處。”但是我聽了,很有點生氣。

我進一步跟你說,“因為這件事,讓我19年來沒能信主。感謝主的恩典,終於在19年後通過像雲牧師這樣的人把我帶到主裡來。你還對誰做過像對我那樣做的事,你應該去跟她們道歉,以致於她們不致像我一樣,沒有辦法信主得自由,得永生。你也知道基督所說的話,“耶穌對他的門徒們說:’那些使人絆腳的事必然出現,不過使它出現的人有禍了。對他來說,就算脖子上拴著大磨石被丟到海裡,也比他使這些卑微人中的一個絆倒更好。(路加福音17:1-2)’”

你反而笑了,說,“柴玲,你是新基督徒。你不知道,’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的已經過去,看哪,新的已經來臨”(哥林多後書5:17)

我們後來又說了幾句,就結束了。

通話後我感覺很不好,但是因為我當時忙於拯救女童的事工(我們正準備去羅馬的行程),我沒有讓我們之間的交流影響我對主的工作的專心。我是新基督徒沒錯,但心裡覺得我們的這次交流,跟像是吃了蒼蠅一樣,心裡很不舒服。

2012年2月份左右,我在一個華人的教會圖書館裡面看到你們製作的紀錄片《十字架》。我看了後,也為那些基督徒的先輩的犧牲和奉獻深深感動,也在主面前為你的這份工作獻上感恩。我也的確在2013年春天跟通過交換我的書來買十幾盤錄像,為的是讓福音更廣的傳播。我也試圖讓自己饒恕,和解。

但是2012年11月份時,在兄弟姐妹為我做醫治釋放的時候,基督突然讓我感到你在1990年在普林斯頓對我的強暴是多麼深深的傷害著我。那時我剛剛搬進新的公寓,你說你要給我看一個電影。我聽你自己說你是《河殤》的創作人之一,也就很自然地相信了你。以為你又有什麼大作。沒想到你拿了一片黃色電影來放給我看,當時我覺得不好意思,要你停止離開時,你抓住我,用體力強行把我按倒在地毯上強暴我,並用我掙扎中掉在地上的外衣蓋住我的眼睛。直到今天,這封信還是很難寫的原因,是我始終不能忘記那在天花板上的電燈是那樣的刺眼,我心裡是多麼的痛恨你對我的施暴……。

我的痛恨甚至到了我都不屑於再在我的記憶裡認為你是一個人,這麼多年來,每當我聽到你的名字時,我都在心裡說一句“偽君子”。只有這樣,我才能繼續生活下去。

你當時提起褲子時,似乎像個沒事人一樣,為了轉移我的注意力,你隨意地說:“柴玲,他們的天安門屠殺算什麼。你不知道中國的計劃生育,那血淋淋的強迫墮胎,很多小孩墮下來還是活著的,護士馬上把他們的頭按到水桶裡,小孩掙扎幾下就不動了……小孩子這樣被墮掉的多的不得了。他們認為小孩的眼球可以做藥,就把孩子的眼球挖出來,堆得像小山一樣……”

我痛苦地坐在地上,用衣服蓋住我的被玷污的身體,痛苦極了。不光為我自己,也為那些不幸的母親和孩子們。

當時我萬萬沒想到,在我逃出追捕,失去家人,失去國土,失去一切,心靈身體極其破碎的時候,我會被你強暴。魔鬼在1986年秋天沒能成就的事,你在1990年卻做到了。

那時我為了保護民運的聲譽,決定不把你報告歸案。回頭看來,這樣也免了你因強姦罪入獄十年剝奪自由的懲罰。這是神對你的多大的恩典!

可是,因為我這樣的決定,我也讓自己陷入了魔鬼的謊言:“無論我怎樣努力,我永遠都不會戰勝邪惡。”這個謊言,一直捆綁了我19年。也使我19年裡沒有能做主為我預備好的工作。

但是神的力量畢竟是遠遠的勝過魔鬼的。神不僅讓我得勝,並且讓我得勝有餘。祂在2009年12月4日的禱告裡觸摸我拯救我,讓我信主,得救。

但是你當時的強姦,確實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傷痛。最邪惡的是讓我對上帝和基督沒有信任。在2012年11月跟12月底我接受神的醫治時,那時我已經經歷了神的大能和大愛,但是我還是不能相信,神為什麼允許這件事情發生。神給了我話語,也給了我承諾。我的心在主裡一點點地癒合。你知道嗎,1990年本該是我認識基督的一年。19年在苦海和黑暗中掙扎,看不到希望和光明,19年沒有辦法幫助中國結束一胎化政策,2到3億的孩子就這樣被殺死了。如果,我(們)能在1990年,當全世界的媒體還關注中國和中國的人權狀況下,就提出廢除這個一胎化政策,(與主同行,與眾同心)多少孩子可以被挽救!!!

我給你的第一份電郵就問你,你信主後,為這些孩子做了些什麼?你沒有回答。你這算信的是什麼基督教???你真正能夠安心的上學,查經,禱告,講道,而不看見那些孩子痛苦的臉嗎?能不聽到那些媽媽們撕心裂膽的哭喊嗎???

2013年3月,我感到事情很嚴重。我的師姐指明給我,你說的“人信主,就是一個新造的人,過去的都過去了”,是多麼的被濫用。而在這裡,基督也很明確的表示:“撒該站著對主說:’主啊,請看,我要把我財產的一半分給窮人。我如果勒索過誰的東西,就償還四倍。’耶穌對他說:’今天救恩臨到了這一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要知道,人子來,是為了尋找並拯救迷失的人。’(路加福音19:8-10)”

在箴言6:30-34,盜賊因飢餓偷竊充飢,人不會鄙視他。但如果他被捉住,就要七倍償還,要把他家裡所有的財物都交出來。

難道你不知道神對強姦罪的痛恨:在申命記22:25:“如果有人在田間遇見了已經許配人的少女,拉住她,和她同寢,只要把那和她同寢的人處死。”

你自己也說,你在主面前晝夜不安定,求主憐憫。你既然知道真理,你怎麼會又用《聖經》騙我(2011年11月),然後又騙周愛玲牧師(2013年3月),跟她說,我們之間的事是發生過,你不同意是強姦的說法,還騙周愛玲牧師說是我到你的住所找你的。難道是真理的基督不知道你做的事的真相???

我是饒恕你了,也在神面前不斷地為你禱告,求主給你勇氣來面對過去。我也知道我並不是唯一的一個受到你的性暴力的。難道主不聽我們在他面前晝夜不息的禱告?

我希望你能跟我正式道歉,並跟我講你當時為什麼那樣做。我也希望你跟其他所有受害者道歉。

如果你現在做了牧師還是繼續行走在淫亂,暴力,謊言和欺騙中,你必須立即停止。認罪懺悔,撫恤受害者。

我們都是罪人。神在我們認罪後,還會給我們更大的事工和恩典。像亞伯拉罕,大衛,等。但是如果知罪還犯罪,那實在是真正可怕的。

我給你三天的時間回復我。周愛玲牧師和雲牧師是我的見證人。——柴玲

幾天後,遠志明回電郵說願意約定個時間見面。為了達到真正的饒恕與和解,我又很直接地回了以下的電郵:

在Jun14, 2014,11:48AM,Chai Ling 寫道:

遠志明,你好。謝謝你的回電。我雖然在旅行中,但是可以收到電郵。我們可以通過電郵先交流。

經過快24年後這個事情還沒有解決,我不會再浪費時間拐彎抹角。我會很直接地面對真正的問題:我很願意稱呼你為主內兄弟。但是你做的事:性侵犯和撒謊讓我很難知道你究竟是什麼。美國也有幾個披著基督的外衣行殺人犯罪的人。我從2011年到現在跟你的接觸使我沒法對你有信任。但是基督上了十字架,我們任何的罪他都是可以饒恕的。但是要我們有勇氣來面對罪。任何繼續的否認和借口都是不能讓你得到自由和救贖的。因此,我希望在三個方面有交流。

1. 如果你現在還有性侵犯的事情,你不但要立即停止,而且要面對受害者立即認罪悔改。

2. 對於你在普林斯頓,巴黎和北京的性侵犯的受害者,你成為了她們信基督的障礙。請立即道歉請求她們的饒恕,為基督正名。

3. 我希望你對我的性侵犯和後來的兩次欺騙行為(第一次是2011年11月左右對我說的謊話和威脅;第二次是2013年3月對周愛玲牧師說的謊話)書面道歉。

如果你願意麵對這三方面,我們可以安排一個見面或電話會議。我在6月22日會回到Boston。謝謝。——柴玲

遠志明再來電郵說他願意來真正道歉和解。幾經周折後,我們終於在6月24日見面。我們在證人面前繼續試圖和解。這是我在7月13日寫給所在人的備忘錄:

遠志明,你好。我們在6月24日在周愛玲牧師的教會見面。我們的談話會面都在徐永海牧師和周愛玲牧師的見證下。雲牧師沒有在場。請把這個email轉給徐永海牧師。

我們的會面從上午10:30左右開始,大致下午2:30結束。

首先我要謝謝你來Boston跟我見面。在24年以後終於有這樣一個進展,是主的恩典。我也特別謝謝周愛玲牧師和徐永海牧師花時間來陪伴作證。謝謝雲牧師從凌晨兩點到六點的不停的禱告和勸勉。

我們見面的結果是:“柴玲對在1990年被遠志明強暴對證時,遠志明拿出自已的版本,並稱柴玲跟他有繼續的男女關系。這裡稱兩個版本。在會談的繼續中,遠志明在柴玲的版本上道歉,柴玲再一次給予饒恕。周愛玲牧師做了雙方切斷魂結潔淨的禱告。但是遠志明對柴玲要求的三個方面都沒有認真的回答和認罪道歉。柴玲認為有兩個版本,這只是一個開始,並沒有結束。會談後同意寫備忘錄為未來做記錄。備忘錄要求交給雙方的牧師、長老匯報做交代。柴玲並要求對關心這件事情的公眾有個交代。在發表公眾聲明前會給大家過目。

會談結束後,柴玲給在德國的雲牧師做了個簡短的匯報。柴玲跟雲牧師的共識是:只有真理才能讓我們得自由。真理只能有一個版本。

現在柴玲的立場是:柴玲堅決不同意遠志明的版本。堅決不認為在被遠志明強暴後曾繼續跟遠有任何男女關系。出於恩典,在會談中柴玲給了遠志明的版本三個可能:是真的;是記錯人了;是撒謊。柴玲堅決不認為遠的故事是真的。那遠志明是記錯人了還是在故意撒謊?

為了繼續搞清真相,柴玲在6月30日給遠志明很熟的朋友蘇曉康通了個電話:得知在1989後當遠志明和蘇曉康來到巴黎時,也有一位女士指控遠志明強姦她。萬潤南和蘇曉康收到這個指控。但是沒有給予調查處理。

來到普林斯頓時,遠志明把朋友的妻子“小馬”從巴黎帶來一直跟他同居,直到遠志明的妻子從北京來才結束。進一步證明遠志明的版本柴玲跟他有男女關系是不成立的。

聖經的原則要求我們經過三步程序來處理衝突:

先是單獨見面;這步已經發生在2011年11月;

再是帶證人見面,這步在6月24日已經發生。

結果沒有達成和解的第三步是要把事情交給教會。

柴玲已經把事情匯報給她所在的美國教會。教會的長老和牧師立刻表示他們要幫助處理這件事情。他們會跟周愛玲牧師聯絡,希望進行下一步。雲牧師在10月3日去洛杉磯。他也提出可以繼續幫助。

柴玲的禱告是:基督你是真理。請您用您的大能和神奇把真相顯現出來。讓神的兒女和您的教會在真理中得完全的自由!教會是您基督的,請您恢復您的教會的聖潔!我們以耶穌萬勝的名禱告,阿門!”

以下是沒有發出的給公眾的聲明的草稿:

“關於給公眾的交代,這是我的簡短聲明:

謝謝朋友們對我的關心,沒有想到在公開信裡的一句話提到我對曾對我性侵犯饒恕會引起這麼對人的關心和反應。感謝神的恩典,也許是在公眾的輿論影響下,幾乎24年之後,我在6月底終於跟這個現在是牧師的人在兩位牧師的見證下見面會談。按照聖經的原則,第一步是兩人單獨處理,如果不行的話帶兩到三位證人再會面處理,這樣還不行的話就要把事情交給教會。我們的會面雖然有進展,但是並沒有達成真正的認罪和解。下一步已經準備交給教會長老處理。

性侵犯是一個很邪惡的罪行。受害者很多,但是很少的受害者在社會中能得到公義和醫治。她們一生都生活在痛苦和煎熬中。但是神愛我們。基督在2000年前上十字架時就為我們預備好了公義和醫治。今天,他也正帶領我們走向真正的自由和幸福!雖然我本人走向自由的路還沒有完結,但我希望跟我有同樣類似經歷的姐妹兄弟們不要放棄希望!神的承諾是真實可信的!

請主內的兄弟姐妹們為我們的下一步禱告。我們知道基督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願他在這裡彰顯真理,在真理中讓神的兒女們徹底的得自由!願基督的教會光明聖潔!願所有因性強暴的傷心人得以醫治,被囚禁的人得釋放!以耶穌尊貴的名禱告,阿門!”

7月到8月,我們全家受主的安排在國外朝聖旅行學習。聖靈在一步步地教導我們他要帶領未來中國走的路。聖靈在興起中國,未來的中國是要有教會來帶領的。但是神要他的教會真誠公義憐憫聖潔。中國未來的政府是絕對公義的政府,因為她是要建立在基督和教會帶領的社會的基礎上的。神的熱心要成就這事!(以賽亞9:7)

8月底我回到Boston後,立即去見了我美國教會的長老。沒想到在我出國期間,劉彤牧師似乎居然試圖說服美國教會的長老牧師不要再幫助我找出真相。把這事放棄。我在神面前原諒她。美國教會長老很不理解,為什麼遠志明不可以說個道歉,他還在隱藏著什麼。長老認為,如果沒有真相的話,何談饒恕,他決定支持我去找謊言測試專家,來證明我說的話是真的。他也認為這是一場靈界的征戰,並為我們成就神的公義禱告。

9月,10月,11月,爭戰很激烈。但是神是得勝的神。他讓我們看到教會裡普遍有個很邪惡的教導,那就是假的屬靈權柄(false spiritual authority),聲稱:不要碰神的受膏者,否則會受詛咒的。這本來是神對他所有兒女的應許保護,絕對不是用來允許牧師,先知,主教濫用神的名義虐待神的孩子和信徒的。每一個信徒都是神的受膏者。(你們從那聖者得著膏抹,這是你們都知道的。約翰一書2:20)幾位維護遠志明的牧師都用神在使用他的理由來說服我不要繼續證實真相。並以這件性暴力發生時他還未信主等為他開脫,甚至攻擊我為什麼膽敢把這件事講出來等等。

但是我深知,我們必須敬畏神,不要敬畏人。我一定要聽到神的聲音和指導。在我們跟神的禱告中,我感到神對虛偽的極度憤怒,“Enough is enough!”“足夠了!我的教會要聖潔!”神幾乎是在憤怒的呼喊。深深痛恨人濫用他的名,偷竊他的榮耀。神可以讓驢子講話,石頭起來敬拜他。他要我們一定要敬畏神,不要偶像人,不要把神的榮耀當成是人的作為。對人的罪,神要我們在愛中說真心話。不要互相撒謊。

歌羅西書3:9 Chinese New Version (Traditional) (CNVT)

不要彼此說謊,因為你們已經脫去了舊人和舊人的行為。

當神幫助我把曾經信奉的假的屬靈權柄廢除後,很快,在11月19日,這位測謊專家來了,真相出來了。當他做完一切時對我說,“告訴他們,我們是永遠都可以找出真相的。他們願意嗎?”我當時不知是要哭還是要笑的感覺,如此容易的真理,為什麼要經過24年的磨難才能得到?

回想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是真實的種種磨難,包括2013年2月,在周愛玲牧師的帶領下去見她的資深牧師(劉彤牧師)。在2012年的12月底,當我得知這位資深牧師是為遠志明按牧的6個牧師之一,我很高興,以為他可以成為調解人,讓遠志明跟我有機會認錯和解。在他的要求下,我晝夜沒睡,一氣寫了7個小時,12頁的背景材料。

沒想到2月份見到劉彤牧師時,他很冷漠的說,“這樣的事情,我們也解決過。是‘他說的,她說的’(he said, she said)。這個人好了,得醫治,那個人就會受傷……。“然後他雙目看著我,斬釘截鐵地說,“我相信他。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我們每個月都在一起吃飯……”我實在很吃驚。但還是忍不住衝口而說:“難道神的教會不應該聖潔?!”(Should not God’s church be Holy?)但還是忍不住在飛回東岸的5個多小時的飛機上淚流滿面。

之後我的同事Brian知道這件事,又寫電郵給這位資深牧師,建議他應該至少調查一下這件事。但是Brian說他收到這位資深牧師的電郵,說,“不要再提這件事。這事結束了。”(Don’t even mention this matter to me. It is over !)

為了調查這件事情,我還忍受人衝我吼,摔電話;還有其他的資深牧師不肯介入。

那位作證的男牧師相信了網上的一份冒我的名而寫的信,對我已懷成見,在今年6月24日的會上並不幫助我,反而責問我為什麼在公開信裡提這件事,使我覺得何其孤單。像前面說過的,連開始幫助我的牧師也最近承認她已改為開始相信遠志明,又說,她不知道該信誰,並讓我的美國長老牧師不再幫助我找到真相與公義。

這還不算在這之前那漫長的路程,從恥辱,痛苦,孤獨中走出來的艱苦路程。

當我在6月25日《女童之聲》的董事會上忍不住地把6月24日跟遠志明見面時的受挫講出來時,美國牧師聽後很吃驚,“這樣的事對一個像你這樣強壯(strong)的女人都這樣難的話,那對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子,他們會是怎麼做哪?”

是的,就像是我6月24日跟那位男牧師講的,“如果沒有上帝,我們就沒希望。”如果我不在每次的受挫受傷後立即在心裡饒恕這些傷害我的人,我就不會走出來;如果在每一個艱難路程中,我不是感到上帝與我的同在,我就不會堅持到今天,堅持到找到神把他要給他受侮辱的女兒們醫治公義道路方式的今天。

這個道路方式就是這個測謊專家傳遞的從基督那裡來的信息,“我們永遠可以找到真相,你們願意嗎?”那一時刻,百感交集的我在心底深處由衷地湧出無盡的贊美和感恩,我是多麼感激這個過程中始終不疑地支持我的丈夫,是他在2013年春首次提出可以用測謊來找出真相的方式的人;我是多麼感激指引我丈夫的神,“神哪,您真是掌管天地萬物公義憐憫的神。您是讓孤兒滿足,讓寡婦心中歌唱的神!”(約伯記29章)

馬太福音18章的下一步要求是跟教會交代遠志明的事情。那誰是他的教會哪?誰是他的長老?誰是以聖經的標準要求他的牧師們呢?誰是以聖經標準要求他的兄弟姐妹們呢?我前面受挫的經歷讓我很惆悵。27年來尋找公義社會的答案帶領了我到神的面前,神讓我感到未來中國的希望在教會。但是教會的希望(hope)和公義(justice)在哪裡?

前天晚上跟神的禱告中,神帶領我到了以西結書34 Chinese New Version (Traditional) (CNVT)

譴責失職的牧者

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人子啊!你要說預言攻擊以色列眾牧者;你要對他們說預言:’主耶和華這樣說:以色列眾牧者有禍了!他們只顧牧養自己。牧者豈不應當牧養羊群嗎?你們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羊,卻不牧養羊群。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患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包紮;被趕散的,你們沒有領回;迷失的,你們沒有尋找;你們反而用強暴嚴嚴地管轄牠們。牠們沒有牧人,就分散了,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我的羊在眾山和各高岡上流離;牠們分散在全地上,沒有人去尋,也沒有人去找。

因此,你們這些作牧者的,要聽耶和華的話: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沒有牧人,就成了獵物,作了田野一切走獸的食物。我的眾牧者不尋找我的羊;他們只顧牧養自己,卻不牧養我的羊。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因此,你們這些作牧者的,要聽耶和華的話。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要與眾牧者為敵;我必向他們追討我的羊,使他們不再牧養羊群,也不再牧養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脫離他們的口,不再作他們的食物。”

耶和華親自作以色列的牧者

“因為主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必親自尋覓我的羊,把牠們找出來。牧人在他的羊群四散的時候,怎樣尋找他的羊,我也必照樣尋找我的羊。這些羊在密雲幽暗的日子四散到各處,我要把牠們從那裡救回來。我必把牠們從萬族中領出來,從列邦中聚集牠們,領牠們歸回故土。我必在以色列的群山上,在眾溪水旁,在國內一切居住的地方,牧養牠們。我必在美好的草場上牧養牠們,以色列的高山必作牧放牠們的地方。在那裡牠們必躺臥在美好的牧場上,牠們必在以色列群山肥美的草場上吃草。我必親自牧養我的羊,親自使牠們躺臥。這是主耶和華的宣告。迷失的,我必尋找;被趕散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包紮;患病的,我必養壯;肥壯的,我卻要除滅。我也必按著公正牧養牠們。”

神的話語給我帶來了很大的安慰。我也希望讀我的這封信的人們在神裡得到安慰。我也並不是說上面提到的幾位牧師就是神不喜悅的。這是需要他們自己跟神禱告的。但這卻是神對他的教會的要求和期望。只有在建立起這樣榮耀神的教會,中國才會有公義自由。但是我們不必擔心,神會成就這事的。

當我在做測謊的同時,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在哈佛神學院的演講中說,10%婦女受強姦,20%的婦女受性騷擾,都是4%的男人做的。統計說,如果一個強姦犯不被終止的話,70%的機率是會重犯的。一個強姦犯會平均傷害至少5個人。

前總統卡特的演講不是孤立的。這符合神在2012年底,在我的被強暴的醫治中得到的異像。神在大大動工,醫治他的受傷的兒女們。看看最近的報道,每天,有多少關於在軍界,學界,傳媒界,神在大大清潔他的社會,揭露處置性暴力。難道中國教會不知道美國天主教會對他們的性醜聞的遮蓋而導致的衰退嗎?

今天,神要把公義,聖潔,真誠,憐憫的權柄給他在世上的教會,耶穌的新娘。他要教會興起來,制止這4%的男人的暴虐,包紮這30%的婦女的心,靈,和生命。基督號召牧者成為真正的牧羊人:約翰福音10:11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教會不要再為罪遮蓋了。

有人也許會問,這樣做是饒恕嗎?是不是柴玲為了推行事工,出名,報復,等等。這都是前幾位牧師為了維護遠志明製造的借口。那神是怎麼看哪?我在跟神禱告的時候,神很清楚地說,“都不是的!我派我的兒子去聖殿翻桌子不是審判,是熱烈的愛”。神鼓勵我憑著熱烈的愛,勇敢地去揭露這些黑暗,使眾人驚醒回轉來得到耶穌付上代價要給我們的永生的真理。

神讓我感到,真正的審判和報復是像發生在Masada的事。Masada是以色列山上的一個城堡,在那裡,在耶穌遇難升天33年後,猶太人暴動,羅馬人來攻打耶路撒冷,猶太人全城覆滅。最後的一千人逃到Masada。但是在被羅馬軍攻下的前夜,這一千人決定自絕。十個人被選出各殺百人,婦女孩子一律殺,最後的十個人抽簽,一個殺九個人。最後的這個人沒有自盡投降下落不明。就像耶穌遇難前警告他們的那樣。如果他們不回轉,這才是神對罪的報復和審判。

在此,讓我以最後一次給遠志明的信做結束。未來是怎樣,我也不知道。但是真相就是真相。上帝就是上帝。公義就是公義。不管多遲才來,但是一定會來的。因此,我也把這個24年來的痛苦,傷害,折磨,完完全全地交給愛我們,掌管一切的上帝,和他的教會。我相信,神會興起公義的牧羊人,神會興起真正的代表勇敢基督精神的教會。

Monday 11/24/2014

遠志明,從6月24日見面後,我們沒有再聯絡。我們的教會長老跟周愛玲牧師見面後,又在8月底跟我見面。我們的決定是我去做謊言測試,來證明我講的是真的。因為事工忙,靈裡還需要做的醫治,和花時間找到測謊專家,也一直希望你能懺悔回轉,但是沒有回應。

神終於在11月19日時,使我做了測試,我關於你對我強暴的話被專家的測試證明是完完全全真實的。我在第一次見你時被強暴,我之後也跟你沒有任何性關系。

你在6月24日說,你不願意做測謊證明你的故事。但是你還是在撒謊:說我繼續跟你有性關系,還說你沒有強姦別的女人。

你這樣既稱自己在基督裡,還是在不停地犯罪,是不對的。

希伯來書10:26-30

如果我們領受了真理的知識以後,還是故意犯罪,就再沒有留下贖罪的祭品了;只好恐懼地等待著審判,和那快要吞滅眾仇敵的烈火。如果有人干犯了摩西的律法,憑著兩三個證人,他尚且得不到憐憫而死;何況是踐踏神的兒子,把那使他成聖的立約的血當作俗物,又侮辱施恩的聖靈的人,你們想想,他不是應該受更嚴厲的刑罰嗎?因為我們知道誰說過:“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又說:“主必定審判他自己的子民。”

我只好按神的教導:把你交給教會。

希望你能懺悔,得救!

願基督的教會聖潔!以基督的名禱告,阿門!

馬太福音18:15-20 怎樣對待犯了罪的弟兄

“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獨在一起的時候,要去指出他的過失來。如果他肯聽,你就得著你的弟兄。如果他不肯聽,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好使一切話,憑兩三個證人的口,可以確定。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吧。“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在地上捆綁的,在天上也被捆綁;你們在地上釋放的,在天上也被釋放。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我就在他們中間。”

約翰福音8:32“你們必定認識真理,真理必定使你們自由”

為基督的好牧羊人的榜樣獻上真正的感恩節的祝福!

柴玲

Chai Ling
Founder
All Girls Allowed---In Jesus’ Name Simply Love Her
101 Huntington Avenue, Suite 2205
Boston, MA 02199
office: 617.492.9099 x241 fax: 617.492.9081
www.allgirlsallowed.org

——本文曾刊於《女童之聲》(http://www.nvtongzhisheng.org/blog);在這個首發的新版本中,柴玲增加了先前版本中隱去的牧師名字等。

2014-1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25 11:19:46 | 顯示全部樓層
柴玲丈夫談妻子被強暴事件

作者:鮑勃.馬錦(Bob Maginn)

對待性強暴的正確態度

鮑勃.馬錦(Bob Maginn)

11/26/2014

大約40年前,當吉米.卡特競選總統時,我還是密西根州立大學的一年級新生。那時我參加了一個每周的查經班。在那個新年的前夜悲劇發生了,我們查經班裡的一位年輕女孩被強姦並殺死了,她的屍體被扔在離校園不遠的樹叢裡。我至今還能記起她那張像天使一樣純潔的面孔。她的男朋友也在我們的查經班。他看起來痛苦不已。

幾天後,聯邦調查局來我們的宿舍問話。他們問起她的男朋友。我跟聯邦調查局的人擔保,她的男朋友是個很好的基督徒,他每個禮拜都和我們在一起聚會禱告。沒想到,幾個月後,這個男朋友在試圖綁架強姦另一位女孩子的時候被抓住了。我深深地感到我上當了。我對聯邦調查局的擔保差點讓另一個無辜的女孩子受害,這使我深感罪疚。我的擔保是建立在我們每周都在一起讀經禱告上的。那一年,我學到了一個永生不忘的課程。

那個時代我們不經常聽聞校園裡的性侵犯,我們就以為查經班所發生的這樣不幸的事是極端的不多見的悲劇。但是我們現在知道事實不是這樣的。今年11月19日,我在哈佛大學與年高90歲的吉米卡特前總統見面並談話。卡特前總統是應哈佛神學院的邀請做了一場關於婦女、性侵犯和暴力的演講,這也是以他最近出版圖書的主題做演講的。在哈佛的紀念教堂裡,坐滿了1000多名來聽演講的人。卡特前總統給出一個眾所周知的統計數字:在校園裡有1/5的婦女遭受性騷擾,1/10的婦女遭強姦。但是鮮有人知的數據是這些侵犯和強暴是被僅僅4%的男人乾的。平均是每個強姦犯侵犯5個受害者。我們沉默的時代結束了。然而,說出真相的代價是很高的。

在教會、軍隊、校園與社會上,大量的性侵犯已經存在了很久了。十幾年前最初是零星的幾個新聞已經成為了日益增長的源源不斷的故事。但是對個人而言,說出真相的代價還是很高的,感恩的是越多的人挺身而出說出真相,越鼓勵其他受害者講出真相。年輕男女和年幼的孩子是最容易受攻擊侵犯的對像。像40年前學的難忘的一課一樣,我們必須停止以庇護施暴者的方法來保護神聖機構的名聲,尤其是教會的名聲。耶穌警告過我們:“到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難道我們沒有奉你的名講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過許多神跡嗎?’但我必向他們聲明:‘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2-23.)耶穌是真理,他要的是真相。

天主教教會曾經考慮處理過去50年裡涉及3000個神父的性虐待的案例。這個行動是直到2002年後才開始。是在Boston的媒體報道出這樣的醜聞時,當這些可怕的罪案在公眾面前曝光後才推動了天主教教會的行動。1991年,Tailhook醜聞使公眾意識到軍隊裡存在的性侵犯,但是直到1996和2003年新的醜聞出現時該類案件才得到嚴肅的處置。

2012年,一份來自軍隊的調查表揭露了大約有26,000起性侵犯個案,但是其中僅有3374起是之前被報告的。早在1992年喬治.布什總統把校園性侵犯受害者的權益的條款寫成法律,但是直到20年後,校園的負責人才開始面對在校園裡很普遍的性侵犯的事實。最近,深受美國人喜愛的喜劇演員也被12位以上的婦女指控為性侵犯者。

在教會、軍隊、校園裡,無論我們在哪裡,我們了都面臨著一個事實:性侵犯只屬於真正問題的冰山一角。通常,受害者被責備或者不允許講話,“有權者”要在犧牲公義憐憫的基礎上來保護他們的利益,而被犧牲的經常是那些被侵犯的婦女、兒童。值得我們欣慰的是,現在越來越多的婦女,女孩子們勇敢地站出來說真相,通過真相來終止施暴者試圖肆虐整整下一代的孩子們。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發現我自己也成為了一個也曾在20多年前在大學裡被性強暴的女性的丈夫,她,即我的妻子正在考慮是否公開還是私下公布她曾遭遇到的真相。

在過去的3年裡,我的妻子遵循了馬太福音18:15-17的方式來面對她的施暴者。對於對方承認是基督徒的情況,耶穌給了我們一個正當的程序來處理。她曾把自己受性強暴的事情彙報給了4個牧師和那個在公開成為基督徒前強暴過她的人。但是這人不斷地否認使得她不得不採取謊言測試。測試的結果很清楚地證明她是在說真話——這個現在很有名的中國牧師在24年前的確強暴了她。

在過去的3年裡,玲不得不面對來自3個牧師的不同程度的冷若冰霜的拒絕,他們建議她在公眾面前保持沉默來保護這位“牧師”的名聲和事工。當這位牧師否認時,他們也拒絕相信他們這位很有名的主內弟兄會犯強姦罪。但是當此人在兩位牧師的見證下拒絕做謊言測試時,11月9日,玲去做了測試,她的見證被證明是真實的。她最近還聽到一到兩個婦女有類似對這位中國牧師的性侵犯的指控。

今天,我的妻子憑著愛、公義、和憐憫的原則,再次勇敢地踏入公眾的視線。她知道她可能會面對比3年前更大的阻力。這樣的選擇,她以前也做過的。她在25年前在天安門廣場上領導為自由民主的絕食運動,使她兩次成為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者;她在她的回憶錄《一心一意向自由》的書中,分享了自己痛苦的墮胎經歷,希望能給這個傷害婦女、孩子的敏感領域帶來關注;她又創辦了女童之聲——以耶穌的名,單單地愛她,來幫助母親,營救女嬰,來制止一胎化政策,制止因重男輕女而對女嬰的虐殺。在過去的4年裡,上帝通過這個事工和這些勇敢地同工們,和那些積極通過人力,資金和禱告來支持事工的朋友們營救了成千個女嬰和她們的母親。現在,她又站出來公開她自己受強姦和性侵犯的事實,來鼓勵其他的婦女和女孩子們有勇氣來說出她們的故事。

不管是誰犯罪,無論是總統還是神父,是軍官還是宿舍裡的學生,在受害者婦女憑著勇氣要尋求公開自己所受的強暴的經歷時,她們都可以聽到為我們犧牲自己生命的好牧人耶穌基督的聲音,“不要怕,我會跟你在一起,直到世界的末了。”只有公開這些案列,這小部分的男性施暴者才會被處理和制止。只有他們被制止而且真心地認罪他們才會有進入神國得永生的希望。所以,來呼召這些男人從他們自我毀滅和毀滅她人的路途中及時回轉,是一件需要巨大愛心和勇氣的事。

當我們都公開說出真相時,我們知道那個在我的查經班裡有天使面孔的女孩子和其他有類似遭遇的女孩就沒有白白受死和受苦。當我們憑著真理、愛心和信息向前邁步的時候,我們把我們的心和靈交託給愛我們的耶穌。

現在玲需要你們的禱告,支持和友情。任何婦女,孩子,任何人都不該在這個旅途中孤獨而行。你願意和我們站在一起,並伸手幫助我們嗎?

感恩節蒙恩!

鮑勃.馬錦是Jenzabar公司的總裁。柴玲的丈夫。

下面是原文。

The Right Response to Rape

by Bob Maginn

11/26/2014

Almost four decades ago, with Jimmy Carter running for President, I was a freshman in college at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I was part of a weekly campus ministry Bible study. Tragedy struck on New Year’s Eve of that year when another student in our Bible study was found raped and murdered in woods not far from campus. I can still see her face like the face of an angel. Her boyfriend who was also in our Bible study looked devastated.

The FBI called to interview me in my dorm room. They asked about her boyfriend. I assured the FBI that he was a Christian who met and prayed with us every week. A few months later this boyfriend was caught trying to rape and abduct another young woman. I felt duped and somewhat guilty that another woman might have been raped and murdered too by someone for whom I had given the FBI my assurance. An assurance based on his being in our Bible study and praying with us every week. I learned a lifelong lesson that year.

At that time decades ago we did not hear about sexual assault on campus very often. We assumed it was the rare and dramatic tragedy that our Bible study group had witnessed. But now we know this was not and is not the case. On November 19, 2014 I met and talked with former President Jimmy Carter who at the age of 90 came to Harvard University. He was there at the invitation of the Harvard Divinity School to give a major speech about Women, sexual assault and Violence, the subject of his latest book. With over 1000 people in Harvard’s Memorial Church, President Carter reported the now well-known statistics: one in five women suffer sexual assault on campus and one in ten is forcefully raped. Less well-known is the statistic that these assaults and rapes of women are committed by just 4% of the men. That is an average of 5 victims per perpetrator. The time to keep silent is over. But the cost to speak out is high.

In the Church, in the military, on the campus and in our society at large sexual assault has been with us a long time. What began as a trickle of news stories a few decades ago has now become a flood of stories growing by the day. Still the personal cost to speak out is high, but thankfully as more people venture forth others are encouraged to tell their stories too. Young women and young men, girls and boys are those most frequently attacked. We have learned hard lessons just as I did four decades ago. We must stop protecting the perpetrators to defend the reputations of our hallowed institutions especially the Church. Jesus Christ warned that many will come, saying Lord, Lord did I not do all these great things in your name and He will say depart from me you workers of iniquity. Jesus wants the truth because He is the truth.

The Catholic Church considered sexual abuse claims against about 3000 priests dating back 50 years but it was only after 2002 that media reports in Boston brought these horrible crimes to public light. Ten years before in 1991, the Tailhook scandal brought to public attention the problem of sexual assault in the military but it took new scandals in 1996 and 2003 in the military before serious action was taken. Even in 2012, of approximately 26,000 cases of sexual assault uncovered in a survey in the military only 3374 were reported. In 1992 President George Bush signed into law the Campus Sexual Assault Victims’ Bill of Rights but it took 20 years befor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were ready to confront the truth about widespread sexual assault on their campuses. Now even America’s favorite comedian is being accused by over a dozen women.

In the Church, in the military, on the campus and everywhere we turn we are now confronted by the truth: Sexual Assault is an iceberg of a problem. Often, the victims are blamed or silenced. The “powers that be” protect other interests at the expense of justice and mercy for those who have been attacked, often women and girls. Thankfully, these women and girls are now coming out in large numbers, in power and in truth to tell their stories. They seek to stop sexual assault before it claims yet another generation. And so it is that I find myself a husband of a wife who was raped while in graduate school two decades ago now forced to face this very question of public versus private disclosure.

For the last 3 years, my wife has followed the teachings of Jesus in the Gospel of Matthew Chapter 18:15-17. Here Jesus gave fair due process to follow regarding an accused party claiming to be a believer in Christ. She has told that horrible rape story in detail first privately to 4 pastors and to the now Christian man who raped her prior to his public conversion. But his continual denial finally forced her to do a polygraph test. The test provided clear proof of the veracity of her story as her test showed that she was absolutely telling the truth. A now prominent Chinese Christian pastor had committed the rape 24 years ago.

In the past 3 years, Ling had to face the cold and painful rejection that came from 3 of these Chinese pastors who advised her to remain publicly silent to protect the reputation of the prominent pastor. They had refused to believe that their famous brother in Christ could have been guilty of such an act as rape when he denied it. But after this man’s refusal to take a polygraph test in the witness of two pastors, last week, Ling went forward and took that polygraph test herself that proves her testimony is true. She also recently heard about some additional allegations of rape of one and maybe two women made against this same Chinese pastor.

Today, my wife has once again decided to bravely step into the public arena in an act of love, justice and mercy knowing she may face even more opposition than she has endured over the last three years. She did it 25 years ago in Tiananmen Square leading a hunger strike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 for which she received two Nobel Peace Prize nominations. She did it again when she published her memories A Heart for Freedom. She shared about her own painful abortions in love to bring light to this sensitive area that traumatizes women and babies. She founded All Girls Allowed---in Jesus’ name simply love her, to help women, to rescue baby girls and to stand up against the brutal One Child Policy and against male gender preference. In the past 4 years, God has rescued thousands of girls and mothers through this ministry and the brave men and women who work, pray and financially support this ministry. Now she steps out again to tell the truth about rape and sexual assault so other women and girls may find the courage to tell their stories too.

No matter who committed the crime, from a President to a priest to a commanding officer to a student in your dorm, women can hear the voice of Jesus, the good shepherd who laid down his life for his sheep, saying “be not afraid for I am with you even to the end of the age” as they press forward into the light. Only by going public can the small percentage of mostly men be confronted and stopped. And only if they are stopped and truly repent can they hope for life eternal in the kingdom of God. So it is an act of great love and courage to call these men to turn from their path to destruction and be redeemed before it is too late for them and their victims. When we speak out, then we know that the angel-faced young woman in my Bible study many years ago and others like her did not suffer or die in vain. Unto thee Lord we commend our spirits as we move forth in truth, in love and in confidence.

Now Ling needs your prayer, support and fellowship. No women, no child, no one should ever have to walk this journey alone. Will you stand with us and give us your hand?

Have a very blessed Thanksgiving!

——本文首發於《女童之聲》(http://www.nvtongzhisheng.org/blog

2014-12-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27 05:56:34 | 顯示全部樓層
把遠志明為首的撒但一會的“牧師們”趕出基督教會!
我愛阿朱阿紫

傳言很久的遠志明強奸柴玲事件終於真相大白,遠志明果然是強奸柴玲的罪犯!

柴玲姊妹寫的“關於遠志明 柴玲寫給教會的信” 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3568 以無可辯駁的事實,給基督徒們展示了一個活脫脫的流氓“牧師”形象,原來遠志明“牧師”是一個沒有悔改重生的老流氓、一個強奸慣犯!

是哪些“牧師”們把遠志明按立為牧師的?他們心中運行的靈是聖靈么?顯然不是!他們是撒但一會的人!他們和遠志明一樣心中運行的是邪靈!他們的名字是: 王永信、容保羅、陳道明、劉彤、關國瑞、劉同蘇。請基督徒們記住他們的名字,他們不是牧師,他們是撒但一會的人,請大家一起將他們趕出基督教會!讓他們自已成立“舊金山共識”撒但會去吧,除了神,我們凡人已不可能讓他們悔改信主了,即然如此,不是我們基督徒分別出來,就是把他們趕出基督教會,沒有別的選擇!自已看着辦吧!如果您認為您和您的女兒敢和一個衣冠禽獸道貌岸然的強奸慣犯呆在一起還覺安全的話,我也無話可說。

一定會有一些自稱是“基督徒”的人和他們的同夥站出來為他們說話,說我把他們歸到撒但一會的人是不是太絕對,他們只是一時受了遠志明的騙,他們還是信主的!說得好!如果他們認為他們不是撒但一會的人,就請他們自已站出來自證清白!沒有人把他們的嘴綁住,他們有一張能說會道的嘴,他們不是“牧師”么,就是靠嘴吃飯的!平時“講道”不是講得天花亂墜嗎?現在是他們再次發揮特長自證清白的時候了!千萬不要謙虛做縮頭烏龜!

  其實,遠志明撒但一會的人遠不止上面這些人,《舊金山共識》里還有17個,就是因遠志明在2008寫下了臭名昭著
的共識與掌權者政教勾結達成共識來和諧控制基督徒、教會和華人,才讓基督徒認清了這伙披着羊皮的狼.許多基督徒都遠離了他們,只有上面幾個不知死活的“牧師”還要把遠志明這個沒有牧會的人硬生生地按立“牧師”,這幾位“牧師”和下面的人一樣,都是撒但一夥的人!
1. 遠志明,
  2. 劉同蘇,
  3. 洪予健,
  4. 張伯笠,
  5. 張路加,
  6. 張志剛,
  7. 祝建,
  8. 周小安,
  9. 范學德,
  10. 李亞丁,
  11. 趙莉,
  12. 趙曉、
  13. 王怡、
  14. 余傑、
  15. 金明日、
  16. 崔權、
  17. 黃磊、
  18. 楊萬里,
  19. 馮秉誠。

基督徒們,不要再裝醒了!請您們拿 着 聖 靈 的 寶 劍,勇敢的站出來把這群撒但一會的人趕出教會吧!不要連外邦人都不入!

加 1:8
但 無 論 是 我 們 , 是 天 上 來 的 使 者 , 若 傳 福 音 給 你 們 , 與 我 們 所 傳 給 你 們 的 不 同 , 他 就 應 當 被 咒 詛 。
加 1:9
我 們 已 經 說 了 , 現 在 又 說 , 若 有 人 傳 福 音 給 你 們 , 與 你 們 所 領 受 的 不 同 , 他 就 應 當 被 咒 詛 。


太 10:26
所 以 不 要 怕 他 們 。 因 為 掩 蓋 的 事 , 沒 有 不 露 出 來 的 。 隱 藏 的 事 , 沒 有 不 被 人 知 道 的 。


啟 2:9
我 知 道 你 的 患 難 , 你 的 貧 窮 , ( 你 卻 是 富 足 的 ) 也 知 道 那 自 稱 是 猶 太 人 所 說 的 毀 謗 話 , 其 實 他 們 不 是 猶 太 人 , 乃 是 撒 但 一 會 的 人 。


更多揭露這群撒 但 一 會 的 人的文章見新浪“七千人教會論壇”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3727008742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29 23:53:54 | 顯示全部樓層
環球時報批孫海英是在為遠志明強奸丑聞打掩護!
我愛阿朱阿紫

本人本來在關注“關於遠志明 玲寫給教會的信”,按華人的八卦本性,如此曝炸性的消息:遠志明真的強奸了玲!一定會大大地傳播,可是恰恰相反,海外只有兩三個網站在傳,根本沒有熱點。

本來這也好理解,因為海外大的論壇幾乎被統戰了,這次又沒有寬恕掌權者的言論,反而把統戰幹部的丑聞曝光了,明顯不好再當“牧師”騙人了,所以一定要捂住,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連政治論政也沒有,理解。

就在這時,突然環球時報批孫海英,網絡一下就熱鬧起來了,我也沒有在意:去,老戲重演,孫就是遠的同夥,一定要把他們吹捧成“基督徒”名人,然後好來控制華人基督徒,老把戲了!沒勁!

我一仔細看全文,哈哈,果然如此,提了三個人,另外兩人先不說他們,唯獨遠志明的篇幅最長,太明顯了,批孫海英是在為遠志明強奸丑聞打掩護! 許多基督徒小孩子可能不明白,這不是在批他們么?怎麼為他打掩護?原因很簡單,因為遠志明不是基督徒,這篇文章硬是要把遠”栽贓“成基督徒,就象”栽贓“孫為黨員一樣(孫可能真是一個黨員,請記住他是一個演員,一個高級演員。),一定要把遠打入基督教會,好來控制基督教會!不然遠就會因丑聞滾出教會,這怎麼行?多年的心血都泡湯了,這得曝露多少把遠捧為名牧的幹部呀!得,危機攻關吧,批孫!這就是為什麼微博只能批遠是帝國主義的工具,卻刪除封鎖揭露他強奸的事實!

下一步就是拋開批孫,直接批遠志明,一定要把他留在教會,保留其“基督徒”身份!這就是撒但的計劃!

弟兄姐妹們,我們並非不知道撒但的詭計!我們清楚地明白:無論遠是民營“基督徒”(當然不是,他早退出民營了),還是統戰“基督徒”,都不是屬耶穌基督的,他和耶穌基督的救恩無關!他就是一個披着羊皮的狼!一個沒有悔改重生的強奸慣犯!一個衣冠禽獸!但願他就真正悔改吧,在他悔改之前,先把他趕出教會再說!

基督徒也可完全將計就計把遠批成一個民營“基督徒”(不是真基督徒),這樣撒但就搬起石頭砸自已的腿了,只有草草收場了事!(這樣其實不好,熱點就消失了,強奸丑聞知道的人就少了,如何作更好,自已看着辦吧。)


太 10:26
所 以 不 要 怕 他 們 。 因 為 掩 蓋 的 事 , 沒 有 不 露 出 來 的 。 隱 藏
的 事 , 沒 有 不 被 人 知 道 的 。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