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097|回復: 0
收起左側

經濟學人:中國“解放”的悲劇 通往奴役之路(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4-7-21 17:26: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經濟學人:中國“解放”的悲劇 通往奴役之路(圖)
【阿波羅新聞網 2013-09-09 訊】





香港大學歷史學家FrankDikotter撰寫的書《“解放”的悲劇:中國革命史,1945-1957》,全書400頁。(原文配圖)

《經濟學人》9月7日(周六)刊登了題為“通往奴役之路”的文章,介紹了在荷蘭出生的香港大學歷史學家Frank Dikotter撰寫的書《“解放”的悲劇》,該書戳穿了毛澤東革命的核心是暴力。
文章說,根據中國共產黨人的說法,在毛澤東統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年是一個黃金時期。畢竟,在1949年的“解放”結束了兩個殘酷的、重疊在一起的戰爭:日本侵華戰爭及與國民黨的內戰。十年後,中國直接闖入了毛澤東烏托邦式的大躍進災難,數以千萬計的人被餓死,緊接着又是文革的恐怖。黨把一個混亂的國家拽在了手裡,以粉碎公民的方式創造了“新中國”。
Dikotter先生在他的新書《“解放”的悲劇》中打破了這種錯覺。他列出的事實,其中很多是最近在中共的檔案館里發掘出來的。根據這些,Dikotter先生展示了共產黨如何奪取政權及後來如何管理政權的核心是極端的暴力行為,而不是出於道義。
內戰接近尾聲,該書講述了共產黨的軍隊如何發動戰爭。僅僅在滿洲,大約有50萬平民事先逃離共產黨,躲進長春避難。林彪進行了圍攻,稱要使長春成為“死城”。總共有16萬平民死亡,主要是被餓斃,許多人被困在城牆外的殺戮地帶。
所以,當毛澤東的農民士兵進入北京和上海時,城裡充滿了恐懼和放棄希望的情緒,也有相互的困惑。城裡人盯着這些鄉巴佬,他們當中很多人沒有見過什麼世面。一些士兵試圖用燈泡點燃香煙;其他人在廁所便缸里洗米,當他們發現拉下便缸的鏈子大米就消失了,這讓他們很難過。
在經過編排的勝利遊行後,共產黨開始了它的暴力。首當其沖的是這個國家的“地主”。毛澤東和他的同僚們要粉碎中國民間和地方領導人之間的關系。“土地改革”意味着推翻一個邪惡的階級。
尤其是經過了幾十年的戰爭,在中國農村,大部分都不對勁了,但並不存在共產黨人所攻擊的那個“地主階級”。大多數中國人是小地主,財富都差不多。因為只有肥沃的土地可以租出去,租戶不比地主窮多少。在南方,種植水稻的租戶比北方貧瘠的平原上的地主過得富庶。
盡管如此,如Dikotter先生展示的,工作組進行了煽動,號召村民無休止的開會,把村民分為從蘇聯學來的五種人為製造的階級:地主、富農、中農、貧農和雇農。最後兩個階級的成員可以獲得從富人那裡沒收來的土地的繼承權,並呼籲“化苦難為仇恨”。舊怨被挖出來了,貪婪起到了有力的作用。有的時候,整個村莊勇敢地站起來支持那些被指控是地主的人。對於大多數情況下,隨着工作組的灌輸,中國緊密的農村社區解體了。
共產主義暴力“天才”是要把更多的人牽連進來。地主在村的法庭前受審後,被毆打和槍斃,其土地和財產被人群瓜分。這成為去尋找新的受害者的一個誘因,其中許多人被燒或活埋。但受害者越多,悲痛欲絕的家屬害怕被報復的恐懼就越大。因此,殺戮之繼續,兒童也不能倖免。到1952年年底,已有高達200萬中國人被殺害。
與此同時,共產黨還對那些被視為反革命、國民黨或外國間諜的人發動了恐怖鎮壓。受害者中,有的只有8歲,每天都有新的受害者被用卡車運到行刑現場。縱觀這些狂歡式的暴力行為,毛澤東和其他領導人們冷靜地定下配額,每一千名中國人中,有4人死亡被認為是合適的。在鄧小平管轄下的三個省,至1951年11月,已有15萬人被處死。總的死亡人數將永遠是謎。但在1952年底,最近被審判的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說,有200萬人被執行了死刑。
正如Dikotter先生所描述的,這個國家走上了“通往奴役之路”。用地主濺出來的血來賦予農民權力。但這些動亂摧殘了中國的農村。農民們長期依賴的市場和其他網絡被摧毀,但國家要求農民交更多的糧稅。生活加倍困苦。村民們賣掉自己的孩子。
黨的答復是更快地走向公社,就是把所有的私有業國有化。公開的叛亂爆發了。一旦被鎮壓下來,增加的戶籍制度不許農民(進城)走動。在短短幾年內,這個國家把其宣布“解放”了的人們變成了奴隸。
到了1956年,普遍的不滿情緒日益高漲,毛澤東在黨內的威信處於低潮。此前三年,毛的導師斯大林去世。毛一直忠實地遵循斯大林的指令,並依靠蘇聯的援助。現在,赫魯曉夫譴責他的前任——斯大林的恐怖統治。但在這一點上,毛澤東的“天才”這時發揮了作用。
隨着波蘭的動亂和匈牙利的公開起義,毛澤東將自己定位為倡導一種更人性化的社會主義。他呼籲針對民眾對黨的普遍不滿的情緒,要進行“百花齊放”運動。批評如滾雪球一般,甚至震驚了毛澤東。但隨後毛進行了反擊。超過50萬中國人被劃定為“右派”。毛本人穩穩地又回到了黨的領袖的位置,他的同僚們現在才知道,毛是如何讓人們轉向針對他們的。毛已做好了准備,要把這個國家帶入巨型的實驗——大躍進。Dikotter先生已寫下了“毛澤東的大飢荒”。他計劃寫的最後一部是文化大革命,為這個真正災難性的時期落幕。
(譯文略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 看中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