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315|回復: 0
收起左側

柔弱小女子蘇昌蘭也能顛覆國家政權?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4-11-19 18:11: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范燕瓊

     廣東佛山小女子蘇昌蘭被警方帶走快一個月了。

     我一直認為:蘇昌蘭很快就會回家吃飯的。可是,隨後得到的消息卻讓人大跌眼鏡——說什麼蘇昌蘭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好一個莫須有的“顛覆罪”!

     的確,咋一聽說蘇昌蘭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我在第一時間的感覺是可笑,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可笑。

     天知道,這事連毛澤東老婆都幹不了的事,一個來自平民階層、也只關懷平民階層難民的小女子怎麼可能去做、又拿什麼去做這一膽大包天的事呢?這使我不禁要問:究竟是哪個天才把這么離譜的、石破驚天的罪名、獨具匠心地鑲在這位柔弱善良的小女子身上?這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笑話歸笑話,但細細一想:蘇昌蘭這次“被失蹤”,不知何時才能夠獲得自由、回到家的懷抱啊,我突然又有一種悲涼、甚至是想哭的沖動。為此,這些天來,我只要有上網,就特別留意她的消息,還不時的想起與她交往的點點滴滴——

     我認識蘇昌蘭是在自己判刑後的第一次家屬“會見日”——即2010年8月份的一天。在此之前,時任的福州市第二看守所黃所長帶隊領我去各大醫院做各種檢查的時候就親口對我說:“我們會讓你的同學來看你。”

     黃所長的這句話,讓我頃刻間心潮澎湃,以至連續兩天在硬邦邦的通鋪上輾轉反側個不停:究竟是哪位同學會到這種鬼地方來安慰我呢?答案終於在“會見日”這天揭曉了——

     這天中午大概10點多鍾,當兩個少女犯將我坐的輪椅推進“會見室”的時候,我一眼便看到自己的女兒和站在其身邊的天理(陳啟棠)。而這個時候的蘇昌蘭就站在我女兒的另一邊,手拿攝像機正對我拍照,但由於之前並不認識,我也就沒有在意她的存在。

     由於自入獄以來,我一直都被剝奪與家人的通信自由,這種“生死兩茫茫”的殘酷迫害,折騰的我骨瘦如柴,因此,我尤其珍惜這次會見的機會,便一個勁地與女兒家長里短,根本沒有精力去關注他人,也幾乎聽不進別人的話,完全融化在“母女相逢”的世界裡……

     對這位以“同學身份”冒充進來會見的天理,也只記得一句話——那就是不斷的鼓勵我說:“你是我們的驕傲!你是我們的驕傲!”而蘇昌蘭對我說的話,我是一句都聽不進,只覺得她那帶着濃重廣東腔的聲音很甜美,也很有穿透力,僅此而已。

     我第二次見到蘇昌蘭是在自己的家裡。大約是出獄後的半個月,她與天理帶着一台嶄新的吸氧機前來看我。進門後,只要與她交流,她總是用一種極其溫暖的目光看着我,安撫着我,還不時地說我是英雄、很是崇拜什麼的。而介紹她自己的時候,她卻說自己什麼都不會、也什麼都不懂、甚至什麼也沒做……這着實讓人覺得——她就是一個只知道“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家庭主婦。

     但此後不久我就多方了解到:蘇昌蘭其實做了很多救助婦女兒童的維權事務,只不過她所做的一切,就像我在得“誹謗罪”之前所做的一樣——忙忙碌碌且實實在在而又默默無聞。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Skype上有了蘇昌蘭的賬號。常言道:“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的確,無論我什麼時候打開Skype,也無論彼此距離多遠,只要一看到對方“在線”,彼此就會天南地北、家裡家外的絮絮叨叨個沒完沒了……

     誠然,維權人談論最多的是“維權話題“。而蘇昌蘭特別側重婦女兒童的保護問題,尤其是談到計劃生育當中的”強迫人流”,我們都感到好無助!好無奈!甚至好沮喪!一天,我們聊着聊着,居然發現::彼此都想到寺廟里去“打退堂鼓”,甚至准備結伴而行……這一切,無不體現出彼此內心的焦躁與脆弱。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有一段較長的時間,我打開Skype總是看不到蘇昌蘭“在線身影”,為此,我常常暗暗在想:莫非她獨自一人去寺廟里了?這使我的心裡感到空落落的。後來我才知道:她的夫君出車禍了,這段時間她正忙於照顧而沒能“在線”。

     再後來,我因進入又一期的治療而沒空上網。從那時起,我與蘇昌蘭的交往變得不再“熱戀期”。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加我“微信”,於是,我們又開始熱戀起來——

     就在她被帶走的幾天前,她微信說:天理在廈門;再後來,她微信又說:天理又被拘留10天了。再再後來,我只能看到別人的微信在說她——蘇昌蘭被國寶帶走了;隨之別人的微信又說她——蘇昌蘭被以“顛覆國家政權”了。

     由於難以置信這樣的網絡傳言,我在看到這一消息的第一時間,就連忙打電話給天理——他證實了這一網絡消息,同時,天理也覺得,當局將這樣天大的罪名扣在蘇昌蘭這么一個柔弱的小女子身上實在荒謬絕倫!

     毋庸置疑,蘇昌蘭是個心地善良、心靈脆弱而又富有愛心的小女子。把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安在蘇昌蘭身上是反道德、反善良、反人性的可恥行為!

     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所謂顛覆國家政權,其實是顛覆官員的座椅。一語道破了“官機”!由此可見,官員為了“永保座椅”、而綁架了國家、而綁架了人民、最終以綁架法律來維護自己的統治地位。

     毫無疑問,我們進入了一個荒謬絕倫的時代,一個不僅要做“中國夢”、還要做“亞洲夢”的時代。無論你願不願意,“民主自由”這四個字,只能看,而不能說,甚至不敢說。

     但是,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無論環境多麼惡劣,總會有人敢吃螃蟹,敢說這話,並且一個接着一個的站出來,大家相互守望,互相激勵,勇往直前,甚至前赴後繼……於是乎,“坐牢’這個原本是與”罪惡”成正比的處罰措施,現在卻相當廣泛地與”良知”成正比,甚至成為一個“劃時代的殊榮”!

      2014-11-19
AAA尋釁滋鳥.jpg
木刻蘇昌蘭.jp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