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6326|回復: 8
收起左側

以東方智慧(佛教、道教)分析馬克思主義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5-1-14 19:11: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唯心與唯物


《大方廣佛華嚴經》雲:
若人慾了知,三世一切佛,
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易經·系辭上傳》雲:
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

《孟子·盡心上》雲:
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

《易經·系辭上傳》雲:
成性存存,道義之門。


馬克思的唯物主義,早已被量子物理學推翻。唯物論把形而下的物質當成了世界的根本,這是典型的捨本逐末、顛倒邪見。

又,佛教、道教認為,心外求法即是外道。馬克思主義堅持唯物、否定唯心,即標準的外道。若已皈依佛教、道教者,又宣誓效忠馬克思主義,則有皈依外道、破皈依戒之嫌。


二、有神與無神

許多道經、佛經都提到各種神祗,包括天神、地神、山神、海神等等,這與馬克思的無神論是完全不相容的。

共產黨反對一切神明,把自己凌駕於一切宗教、哲學之上,宣稱自己發現了最高真理,從而成為不稱為神的“神”,實質上是妄圖取代主神位置的魔王。共產黨員對死亡的稱呼是“見馬克思”,為什麼不是見佛祖,也不是見耶穌,偏偏要見馬克思?馬克思在什麼地方?


三、大慈大悲與階級斗爭

佛道講究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即把自己和一切眾生視為一體,要無條件愛護、幫助一切眾生。

而馬克思主義煽動仇恨、鼓吹階段斗爭,主張“對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無情”,發動人民父子互斗、骨肉相殘;甚至大量的共產黨員,也經常被劃入“敵人”之列。馬克思、恩格斯、斯大林等人在其著述中,都明確反對博愛和寬容。馬克思認為一切都應該被毀滅,包括工人和共產黨員,甚至包括自己的家庭和親人。

馬克思主義的階段斗爭思想,是基於三毒之一的嗔毒,此即地獄之因。列寧、斯大林、毛澤東、波爾布特等人統治下的國家,正是現世的人間地獄。


 樓主| 發表於 2015-1-14 19:12:44 | 顯示全部樓層

四、全息論與機械論

機械論是一種研究世界的方法。這種方法把世界拆解成各個組成部分,並把這些組成部分看作是沒有記憶、如同機械中的部件一樣的東西。在這樣的基礎上,研究部件與部件之間的關系,尋找出部件與部件之間的聯系以及各種因果關系。作為一種研究方法,機械論在工業革命時代占統治地位,但隨着量子物理學、全息論的興起,宇宙的整體性、不可分性、互相包含性不斷得到科學實驗的證實,機械論這種把對象割裂開來進行孤立研究的方法越來越受到質疑。

全息論認為,宇宙是一個整體,各部分互相影響、不可分割;整體包含了部分,部分也包含整體。全息照片就是全息論的生動實例。

佛教、道教理論(包括中醫)皆與全息論相通,而馬克思主義則屬於機械論。由於看不到宇宙萬物之間的廣泛關聯,馬克思主義否定因果報應、否定神通感應,從而使人思維狹隘、目光短淺。人類社會是一個互動的、相互關聯的整體,馬克思運用機械論來研究、解釋、預言人類社會,把有血肉、有感情的人都當成了冷冰冰的螺絲釘,必然導致極度荒謬的結論。

唯物主義把人看成一堆無靈魂的物質,機械論又把人看成冷冰冰的螺絲釘,因此共產黨必然泯滅人性、漠視人命。各國共產政權發動的浩劫,反復證明了這一點。而且,那些被馬克思主義洗腦的民眾,也同樣會變得漠視生命、毫無慈心。當今中國醫院的種種表現,反復證明了這一點。


五、真空與頑空

佛教、道教時常講“空”、“無相”,而馬克思則喜談毀滅,一些外國馬克思主義者因此認為馬克思主義與佛教相通,然而,他們大錯特錯了。

須知“空”有兩種,一為真空,一為頑空。何謂真空?真空不空,雖無形無相,而能化生萬物;頑空者,又稱為“斷滅”,即生機滅絕、完全死寂,如枯木金石之類。真空與頑空,實如天壤之別。佛、道修行,皆十分強調要悟真空,千萬不要悟入頑空。

如:
《佛說大迦葉問大寶積正法經》雲:
佛言:迦葉,汝言非也。迦葉,寧可見彼補特迦羅如須彌山量,勿得離我而見彼空。何以故?破我斷空執一切空,我則說為大病,而不可救。

佛告迦葉:譬如人病其病深重,而下良葯令彼服行,葯雖入腹病終不差。迦葉,此人得免疾不?

迦葉白言:不也世尊。

佛言:於意雲何?

世尊,此人病重故。不可療也。

佛言:迦葉,彼著空者,亦復如是。於一切處深著空見我即不醫。我今於此而說頌曰:

譬如重病者 令彼服良葯
雖服病不退 彼人不可療
著空亦如是 於彼一切處
深著於空見 我說不可醫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雲:
善男子,若執空理為究竟者,空性亦空,執空作病亦應除遣。何以故?若執空義為究竟者,諸法皆空無因無果,路伽邪陀有何差別。善男子,如阿伽陀葯能療諸病,若有病者服之必差,其病既愈葯隨病除,無病服葯葯還成病。善男子,本設空葯為除有病,執有成病執空亦然,誰有智者服葯取病?善男子,若起有見勝起空見。空治有病無葯治空。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

《大乘密嚴經》雲:
佛體不可見  亦非無有佛
定者觀如來  三十二相具
若樂等眾事  施作皆明顯
是故不應說  如來定是無
三昧一緣佛  善因善根佛
一切世勝佛  及正等覺佛
如是五種佛  所余皆變化
三十二勝相  如來藏具有
是故佛非無  定者能觀見
出過於三界  無量諸佛國
如來微妙剎  凈佛子充滿
禪慧互相資  以成堅固性
游於密嚴土  思惟佛威德
密嚴中之人  一切同於佛
超過剎那壞  恆游三昧中
世尊有大定  湛然而正受
相好諸功德  內外以庄嚴
眾謂佛化身  從於兜率降
佛常密嚴住  像現從其國
住真而正受  隨緣眾像生
如月在虛空  影鑒於諸水
如摩尼眾影  色合而明現
如來住正定  現影亦復然
譬如形與像  非一亦非異


《大乘密嚴經》又雲:
非如外道說  壞滅為涅槃
壞應同有為  死有復生過
十業上中下  三乘以出生
最上生密嚴  諸地轉增進
得解脫智慧  如來微妙身
雲何說涅槃  是滅壞之法
涅槃若滅壞  眾生有終盡
眾生若有終  是亦有初際
應有非生法  而始作眾生
無有非眾生  而生眾生界
眾生界既盡  佛無爾焰法
是則無能覺  亦無有涅槃
妄計解脫者  而說於解脫
譬如種已焦  燈滅及薪盡
彼說解脫性  是壞有成無
於解脫妙樂  遠離不能證

《大妙金剛大甘露軍拏利焰鬘熾盛佛頂經》雲:
時金剛手聞佛說已。佛頂金輪其輪漸大廣無中邊。相色俱無寂然法界。時金剛手目睹不及以偈贊。

諸佛性無邊  輪形體法界
我等悟此法  當廣度眾生
雲何世尊入  住大寂三昧
願為我出現  不違本所誓

爾時世尊輪王聞金剛手等請已。亦不現身。於虛空法界位有聲言金剛手。

諸佛性無邊  色相俱自在
聲色俱真實  迷者有分別
現色而無色  本來空寂然
汝恆持此法  廣度諸有情

時金剛手八大菩薩。聞佛說已。歡喜作禮信受奉行。

張紫陽《金丹四百字》雲:精神魂魄意,相與混融,化爲一氣,不可見聞,亦無名狀,故曰虛無。

張紫陽《悟真篇》雲:
從來萬法皆無相,無相之中有法身。
法身即是天真佛,亦非人兮亦非物。
浩然充塞天地間,只是希夷並恍惚。

《道德經》雲: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金剛頂瑜伽最勝秘密成佛隨求即得神變加持成就陀羅尼儀軌》雲:
歸命毗盧遮那佛
身口意業遍虛空
演說如來三密門
金剛一乘甚深教


以上經文說明,真空者,即本然,即創造之源,能化生萬物,能顯現種種神通變化;而頑空者,即毀滅,即死絕,是與真空完全相反的。

馬克思那種完全毀滅和死絕的觀點,就是典型的頑空斷滅見,同時也是顛倒見。另外,馬克思主義否定因果報應、鼓吹死後斷滅,也屬於斷滅見。

《大般涅槃經》雲:
雲何罪人,謂一闡提?一闡提者,不信因果、無有慚愧、不信業報、不見現在及未來世、不親善友、不隨諸佛所說教戒,如是之人名一闡提,諸佛世尊所不能治。何以故?如世死屍醫不能治,一闡提者亦復如是,諸佛世尊所不能治。


斷滅見,乃邪見中之極惡者。而此等極惡邪見,竟作為當今中國的“國教”,強行向全民灌輸,這是多麼可悲啊!


六、進化與退化

佛教認為,我們正處於減劫之中,人類的身高、體型、福德、智慧、悟性都在不斷減少。事實上,越來越多考古證據和科學研究證實,古人確實比現代人更高大、更強壯,而且古人的腦體積也比現代人大,也就是說,無論體能還是智慧,人類都是在退化,而不是進化!

進化論,這個正遭遇科學界越來越多質疑的理論,令現代人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比古人高明,從而蔑視古人的一切;又令現代人奉弱肉強食為真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導致人類社會道德淪亡。要知道,人,本來是福德善功比禽獸多,才能生而為人的;但進化論卻教唆人們拋棄善良的人性,去學習禽獸弱肉強食,讓人倒退到禽獸的層次。進化論實際上是崇惡的理論,它與唯物主義無神論一起,促成了人類社會的整體墮落。

而馬克思似乎與達爾文心有靈犀、配合默契。他創造性地用進化論來解釋人類社會,把從沒出現過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會硬說成比資本主義更高級的社會,並預言無神的共產主義社會是進化的最終目標,成功誘使億萬人為此而拋頭顱、灑熱血。但是,人們在付出巨大犧牲後,卻忽然發現,自己建立的並不是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天堂,而是人間地獄;社會不但沒有前進,還大大倒退了。例如毛澤東時代的專制,把人民的衣食住行全都管起來了,簡直是更甚於封建社會,接近奴隸社會了。正如馬克思自己所說:“自以為藉助革命加速了自己的前進運動的整個民族,忽然發現自己被拖回到一個早已死滅的時代。”

馬克思還把唯物主義無神論和進化論揉合,弄出了“歷史唯物主義”。這種唯物史觀,不僅被共產政權國家奉為圭臬,更成功統治了整個學術界。現在,無論東西方學者,都運用唯物史觀來考證宗教史,對於史料所載,凡是不符合唯物主義無神論的,一概不予承認;對於剩下的與唯物主義無神論不沖突的史料,則用推測加想象,用“發展觀”(即進化論史觀)把它們串聯起來,從而泡製出一部部“宗教史”。於是,所有宗教的神聖光輝都消失了,全都成了人為“發展”而來的東西。學者們用馬克思提供的唯物史觀利器,成功地把宗教庸俗化、把聖人變成庸人,令世人失去了對神聖的敬仰。而沒有了神聖的目標,人活着還能幹什麼呢?只能拜金錢、享樂為偶像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4 19:13:15 | 顯示全部樓層

七、真凈土與假天堂

各種宗教里都有凈土、天堂,馬克思主義里也有共產主義天堂。一些人據此認為馬克思主義是高尚的,是類似天下大同的理想。可惜的是,他們又大錯特錯了。

馬克思所描繪的共產主義天堂,是其欺騙性最大的核心所在,的確迷惑了不少人,讓許多人到死都沒醒悟過來。不過,只要我們細心分析,便能發現共產主義天堂的欺騙性與邪惡性:

首先,所有宗教里的凈土、天堂,都是要行善積德才能到達的;而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天堂,卻要用仇恨、用暴力、用階級斗爭,犧牲無數人的生命來到達。仇恨和暴力能將人導向天堂嗎?不!所有宗教告訴我們,仇恨和暴力只能使人到達地獄!為何世界各國的共產黨一邊描繪着共產主義天堂,一邊把自己的國家變成了人間地獄?原因就在於此。

再者,所有宗教的天堂都是有神的,而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天堂是無神的。人類真的可以建起一個無神的天堂嗎?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在離職演講中對此給予了回答:

“所有導致政治興盛的性質和習慣之因素,宗教和道德是不可或缺的其中支柱。如果某人企圖推翻這些,而認為人類仍能獲得偉大和快樂的支柱,那麼這人自稱愛國是徒然的......。我們必須小心,不要耽迷於某種以為離了宗教,道德還能維持的假設裡面。”

確實,有宗教信仰、相信因果報應的人,即使沒人看見,也不敢做壞事;而沒宗教信仰、認為死後什麼都沒有的人,則往往會不擇手段地損人利己。一個人人都損人利己、道德淪喪的共產主義社會,能維系嗎?

也許有人要反駁了:“毛澤東時代,全國人民的道德風尚不是很好嗎?” 真是這樣嗎?在一切信息被嚴密控制的情況下,官員的權力腐敗、毛澤東本人的腐敗,你知道多少?況且,毛澤東時代,全國人民武鬥,用機關槍、坦克車來大肆殺害自己的同胞,殺得屍積如山、血流成河,被血染紅的河水流到香港,把香港人都嚇壞了,這難道就是道德高尚?還有學生吃老師的心臟、兒子批鬥老爹,文革干將們為了往上爬,不惜捏造證據,給別人無限上綱,踩着無數人的屍體而陞官,這些難道是道德高尚?

事實上,馬克思主義是明確反道德的。馬克思說過:“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共產黨宣言》第一節寫道:“法律、道德、宗教,在他們(無產階級)看來全都是資產階級偏見,隱藏在這些偏見後面的全都是資產階級利益。” 《共產黨宣言》第二節又寫道:“共產主義要廢除永恆的真理,要廢除所有宗教和所有倫理道德”。馬克思在“第一國際”的同志 Bakunin 更明確地說:“在這革命中,我們必須喚醒人們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們最卑鄙的激情。我們的使命是摧毀,而不是教誨。毀滅的慾望就是創造性的慾望。” 《共產黨宣言》又寫道:“資產階級的婚姻實際上是公妻制。人們至多隻能責備共產黨人,說他們想用正式的、公開的公妻制來代替偽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

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共產主義“天堂”的真面目了: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社會,實際上是一個無神聖信仰、無倫理道德,人人大肆享樂揮霍、肆意淫亂的社會。這種共產共妻社會,並非完全出於虛構。已有大量證據證實,馬克思是撒殫教徒。撒殫教徒們經常要聚眾淫亂狂歡,肆意享樂和淫亂的共產共妻社會構想,正是來源於此。這樣的共產共妻社會,絕不是什麼天堂,而是註定要被毀滅的罪惡社會。

而這個罪惡的共產主義社會的邪惡核心,無疑就是無神論。拋棄了神聖的信仰而企圖在地上建立一個樂土,就像在黑暗中行走卻扔掉了唯一的指路明燈,結果必然是墮入深淵。神(造物主),是一切生命的根本,是社會興盛、幸福快樂的根本。試問,一棵樹被砍掉了根,它的枝葉還能生長嗎?馬克思教導人們:人類社會這棵大樹,必須砍掉神聖的樹根,才能枝繁葉茂。然而,當人們真的砍掉樹根,期待枝繁葉茂時,大樹卻枯萎死亡了。這樣,馬克思將全人類引向滅亡的計劃就成功了(*)。可見,馬克思的共產主義誘餌,實質上是最惡毒的詐騙,是魔鬼的詭計。

(* 已有大量證據證實,馬克思希望毀滅全人類、將全人類引入地獄。詳見《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

退一萬步說,假設完全按照馬克思原教旨實現了共產主義社會,這樣的社會就真的人人平等、人人快樂嗎?

答案是否定的。

即使物質無限充足,人人都可以無償取用一切物資,不用擔心地球資源耗盡、環境崩潰,但仍然不能消除一個不平等:就是人與人之間體格、相貌、嗓音等的不平等。由於存在這些不平等,就必然會令許多人不快樂、甚至痛苦。

在歐文的共產主義公妻制實驗村裡,就是因為各人的相貌體格不同,導致長得漂亮的人配偶很多,長得不漂亮的人完全找不到配偶,因而衍生種種嚴重問題。

即使未來整容科技很厲害,所有人都可以整容成一模一樣,人與人之間仍會存在矛盾、沖突、痛苦。為什麼?因為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他們的感受不可能完全相同,他們都無可避免地存有私心,於是種種矛盾沖突仍會發生。

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謬誤之一:把人當成單純的物質機器,以為只要滿足了物質需求,就能使人幸福快樂。事實上,無錢無權的兒童、青少年往往無憂無慮,非常快樂;有錢有權的政客、富翁卻常常感覺空虛失落,甚至有抑鬱症。這是因為兒童、青少年心中的能量比有錢的中老年人更多,所以前者雖然沒錢,卻更開心。心所需要的食糧不是金錢和物質,而是神聖的能量。有宗教信仰的人往往比無宗教信仰的人更快樂、更心滿意足,原因就在於此。馬克思主義否定了真正的幸福快樂之源,而認為只要物質極大豐富就能令人快樂,這就是顛倒。


八、宗教與王權

世間之權有兩種,一為聖人之權,一為帝王之權。聖人之權,就是世界各地的聖人傳下來的各種宗教;帝王之權,就是國家的政權。帝王之權因福而有,故往往短暫;聖人之權合道之理,故萬世長存。帝王之權雖能一時打擊、壓制宗教信仰,但決不能真正勝過聖人之權。對宗教信仰的打壓,只能加速帝王之權的滅亡而已。古今中外無數事例,都反復證明了這一點。

據《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等經典,佛教是主張宗教自治的。事實上,中國古代,和尚道士面見皇帝,是無需下跪的。因為一個真修行人,福德往往比皇帝還要大,若出家人跪拜皇帝,就會折了皇帝的福德。佛教里一些祈求天神的密法,規定必須由在家人施行,若由出家人施行,反而會不靈驗,為什麼呢?就是因為天神不敢受出家人之禮。試想,連天神都不敢受出家人禮拜,何況世俗的皇帝?

在古代歐洲,情況亦類似。長期以來,君權神授一直是歐洲各國國王權力合法性的唯一來源,神職人員非常尊貴,地位比國王還高。

但在共產政權國家,這一切都顛倒過來了。共產黨先用各種運動,如文革、破四舊等,大規模毀壞宗教文物、強迫大量出家人破戒、還俗,繼而,又設立重重機構,嚴控各種宗教、粗暴干涉宗教事務,如強迫出家人參加“政治學習”、制定《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規定宗教活動場所等等。歐洲前共產政權國家的檔案解密後,人們更驚訝地發現,滲透入神職人員中的共產黨員非常之多,許多神職人員被迫成為告密者,出賣自己的同伴。另外,據解密檔案,共產黨的線人、告密者還遍布各行各業、各個領域,甚至連反共的民運團體,其中成員居然大半都是共產黨的人。

共產黨真是管天管地、無所不管了。試想,共產黨連活佛轉世的事也管,那不是把自己當成主宰輪回轉世的神了么?共產黨的狂妄和不可一世,誰能及之?正如《聖經》所言:那大罪人,沉淪之子,將會顯現。他反對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稱是神。(新約·帖撒羅尼迦後書 2:3-4)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4 19:13:41 | 顯示全部樓層

九、顛倒的魔咒

由以上分析我們可以看出,馬克思主義的所有錯謬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顛倒。而顛倒,正是撒殫教的重要特徵。撒殫教有一種祭儀叫“黑色聚會”,在此儀式中,撒殫教祭師於午夜時進行念誦,黑色蠟燭被顛倒放置於燭台上,祭師反穿着長袍,照着祈禱書念誦,但念誦順序是完全顛倒的,包括神、耶穌、瑪利亞的聖名,都倒過來念;一個十字架被顛倒放置或被踩在腳下;一件從教堂偷來的聖器被刻上撒殫之名,用於仿冒的交流。在這“黑色聚會”中,一部《聖經》會被焚毀,所有在場者發誓要犯天主教教義中的七宗罪,並永不做好事,然後,他們進行淫亂狂歡。馬克思早期作品中的 “Oulanem” 這個名字,是撒殫在一個祭儀中的稱號。“Oulanem”就是將聖名“Emmanuel”調亂來寫。“Emmanuel”是耶穌在《聖經》里的一個名字,其希伯來文意思是“神與我們同在”。黑魔法認為這種顛倒之法是有效的。(詳見《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

馬克思主義的整套理念,就是顛倒 —— 把唯心顛倒成唯物,把有神顛倒成無神,把形而上顛倒成形而下,把邪惡顛倒成正義,把整體顛倒成部分,把創造顛倒成毀滅,把退化顛倒成進化,把聖潔顛倒成淫穢...... 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的真面目,這就是馬克思的魔咒。

各種聖教都是救人的,都是要將人的靈魂提升到凈土、天堂;而馬克思的魔教卻是害人的,要將全人類扯入地獄。正如馬克思在《Oulanem》中寫的那樣:
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
將以暴烈之勢,
握住並抓碎你 --- 人類。
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
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着尾隨,
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朋友!”


又如馬克思在《Oulanem》中寫的另一段話:
毀滅,毀滅。我的時候已到。
時鍾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築倒塌了。
很快我將緊抱永恆,
並伴隨着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



十、靈界背景

若能全面研究古今中外大人物的生平事跡,我們就會發現,凡是取得巨大成功的人(不論是好的成功還是壞的成功),背後一定有靈界的支持;國家、社會的種種變遷,亦與靈界息息相關。

《共產黨宣言》一開始就寫道: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游盪。

這其實就是共產黨的自白。又如馬克思說過:“自以為藉助革命加速了自己的前進運動的整個民族,忽然發現自己被拖回到一個早已死滅的時代。”

馬克思的著作里充滿了這類自白。當然,這些句子是有上下文的,依據上下文,完全可以把它們解釋成不同的意思。但是,如果我們把《共產黨宣言》和馬克思的著作看成一種咒語,上下文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馬克思的著作里為何要有這類自白?這其實與靈界的規則有關。靈界的規則是:佛菩薩無緣不能度眾生,惡魔無緣無故也不能害人。魔若想害人,需要某種或顯或隱的契約,而馬克思的這類自白,就是惡魔契約成立的條件。簡單地說就是,當一個共產黨員墮入地獄後去找馬克思算帳時,馬克思可以說:“我沒有騙你,我早已多次說明自己的本質和目的,你既然信仰了我的教義,就表示你接受並認同這些東西,與我簽下了契約,所以一切後果,你應該自負。”

《大方廣佛華嚴經》雲:誹謗正法不樂聽聞,假使得聞便生毀呰,見人說法不生尊重,言自說是,余說悉非,是為魔業。

《大方廣佛華嚴經》又雲:疑謗正法,魔所攝持。

馬克思反對一切宗教,由此就可以推斷,馬克思即使不是惡魔化身,也必定是魔所攝持。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世上天天都有人提出謬論,但大多數謬論都會不攻自破,根本不能對社會產生什麼重大影響;而馬克思主義這種錯謬百出的理論,卻成功迷惑了全世界那麼多人,令億萬民眾瘋狂暴戾,令許多國家遭受浩劫,為什麼?唯一解釋就是:有魔加持。馬克思自己寫的詩《演奏者》證實了這一點:
啊!我將黑血之劍,
插入你的靈魂,
這是上帝不喜之事,
它從地獄的黑霧里升騰入腦,
令心着魔,令感官迷醉;
我與撒殫簽下了契約。
牠也簽了約,並為我擊打時間,
我快速而自由地向死亡進發了。

(* 《演奏者》(The Fiddler / Nidler)英文版全詩:https://marxists.anu.edu.au/arch ... 837-wil.htm#fiddler


這些字句有特殊含義:在撒殫教的晉階祭儀中,一柄施了巫術、能確保成功的劍,會被賣給晉階者。而晉階者付出的代價,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惡魔契約上簽字,於是,在他死後,他的靈魂將屬於撒殫。

馬克思是所有神明的死對頭 --- 一個以自己靈魂為代價,從黑暗之王那裡買了一把劍的人。(詳見《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

至此,馬克思主義的真面目已十分清楚。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所造成的浩劫絕不是“無心之失”,馬克思的種種錯謬也絕不是因為“受時代局限”。馬克思從一開始就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麼,知道會導致什麼後果。共產黨,實際上是崇拜魔鬼,並踐行魔鬼毀滅人類的計劃的組織,簡稱魔教。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4 19:15:18 | 顯示全部樓層
參考資料:《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增補考證版)

http://hkbbs.aboluowa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12457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4 20:18:54 | 顯示全部樓層

馬列魔教誘騙世人為其獻身的幾個手段:

一、以唯物無神論的共產主義天堂引誘世人獻身,成功奪權後建成人間地獄。

二、剩餘價值理論,把生產價值全說成由工人創造,抹殺了決策者、管理者等的功勞,激發工人的自私心理及對老闆的仇恨、煽動暴力。

三、以平等、均富作號召,但又劃分階級,完全剝奪“地、富、反、右”等的財產乃至生命,說白了就是搶劫。

四、以科學、理性、邏輯等粉飾其“學說”,使其貌似高深和正確,但實際上,馬克思自己說,他寫的東西是“糞、污穢之書”。

五、以民主為幌子,實行專制。如恩格斯於1847年被選為共產主義者同盟的委員時,恩格斯自己說:“推薦一個工人只是為了做表面功夫,而推薦他的人則投了票給我。” 事實上,共產黨組織極端嚴密,對社會控制入微,根本不是正常的政黨,而是黑幫、魔教。

六、以公有制、集體所有制欺騙世人,實行官有制、獨裁者所有制、寡頭壟斷制。

總結:上述各種誘餌、口號、幌子、迷魂葯等,都是馬克思用來欺騙世人的工具,而馬克思真正要達成的目標,是摧毀人們神聖的信仰、把人類引向地獄。(* 詳見《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6 10:24:45 | 顯示全部樓層

此文,乃因近日見德國之聲報道,達賴喇嘛稱:“我思想上是一名馬克思主義者”,有感而發。

http://www.dw.de/%E8%BE%BE%E8%B5 ... E8%80%85/a-18188184

佛法修學,極重正知正見,若見同學、師長有知見不正時,應當指出。這一點,是有聖言量支持的。如:

《增壹阿含經》雲: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今有四大廣演之義。雲何為四?所謂契經、律、阿毗曇、戒,是謂為四。

比丘當知,若有比丘從東方來,誦經、持法、奉行禁戒,彼便作是語:“我能誦經、持法、奉行禁戒、博學多聞。” 正使彼比丘有所說者,不應承受,不足篤信,當取彼比丘而共論議,案法共論。

雲何案法共論?所謂案法論者,此四大廣演之論,是謂契經、律、阿毗曇、戒。

當向彼比丘說契經、布現律、分別法,正使說契經時,布現律、分別法時,若彼布現,所謂與契經相應,律、法相應者,便受持之設不與契經、律、阿毗曇相應者,當報彼人作是語:“卿當知之,此非如來所說,然卿所說者,非正經之本。所以然者,我今說契經、律、阿毗曇都不與相應。” 以不相應,當問戒行。設不與戒行相應者,當語彼人:“此非如來之藏也。” 即當發遣使去。

《長阿含經》雲:
佛告諸比丘:當與汝等說四大教法,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諸比丘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何謂為四?若有比丘作如是言:“諸賢,我於彼村、彼城、彼國,躬從佛聞,躬受是教,從其聞者,不應不信,亦不應毀。” 當於諸經推其虛實,依律、依法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經、非律、非法,當語彼言:“佛不說此,汝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違。賢士,汝莫受持,莫為人說,當捐舍之。” 若其所言依經、依律、依法者,當語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說。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應。賢士,汝當受持,廣為人說,慎勿捐舍。” 此為第一大教法也。

復次,比丘作如是言:“我於彼村、彼城、彼國,和合眾僧、多聞耆舊,親從其聞,親受是法、是律、是教,從其聞者,不應不信,亦不應毀。” 當於諸經推其虛實,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經、非律、非法者,當語彼言:“佛不說此,汝於彼眾謬聽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違。賢士,汝莫持此,莫為人說,當捐舍之。” 若其所言依經、依律、依法者,當語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說。所以者何,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應。賢士,汝當受持,廣為人說,慎勿捐舍。” 此為第二大教法也。

復次,比丘作如是言:“我於彼村、彼城、彼國,眾多比丘持法、持律、持律儀者,親從其聞,親受是法、是律、是教,從其聞者,不應不信,亦不應毀。” 當於諸經推其虛實,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經、非律、非法者,當語彼言:“佛不說此,汝於眾多比丘謬聽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違。賢士,汝莫受持,莫為人說,當捐舍之。” 若其所言依經、依律、依法者,當語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說。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應。賢士,汝當受持,廣為人說,慎勿捐舍。” 是為第三大教法也。

復次,比丘作如是言:“我於彼村、彼城、彼國,一比丘持法、持律、持律儀者,親從其聞,親受是法、是律、是教,從其聞者,不應不信,亦不應毀。” 當於諸經推其虛實,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所言非經、非律、非法者,當語彼言:“佛不說此,汝於一比丘所謬聽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法、依律,汝先所言,與法相違。賢士,汝莫受持,莫為人說,當捐舍之。” 若其所言依經、依律、依法者,當語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說。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應。賢士,當勤受持,廣為人說,慎勿捐舍。” 是為第四大教法也。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6 10:26:09 | 顯示全部樓層

何謂“中道”?“中道”是善與惡的折衷嗎?是正見與邪見的折衷嗎?

龍樹菩薩《中論》雲:
眾因緣生法  我說即是無
亦為是假名  亦是中道
未曾有一法  不從因緣生
是故一切法  無不是空者

《大乘寶雲經》雲:
常是一邊,無常一邊,常與無常二邊中間,無色、無形、無命、無知,是名中道諸法實觀;我是一邊、無我一邊,我與無我二邊中間,無色、無形、無命、無知,是名中道諸法實觀。

《大乘寶雲經》又雲:
有是一邊,無是一邊,有無中間,無色、無形、無命、無知,是名中道真實法觀。

《大智度論》雲:
常是一邊,斷滅是一邊,離是二邊行中道,是為般若波羅蜜。

《大寶積經》雲:
不觀我、人、眾生、壽命,是名中道真實正觀。

《大寶積經》又雲:
觀色非常,亦非無常;觀受、想、行、識非常,亦非無常,是名中道真實正觀。

《佛說摩訶衍寶嚴經》雲:
有者是一邊,無者為二邊,此二中間,無所有亦不可得,是謂中道真實觀法。

《大佛頂首楞嚴經》雲:
若得妙發三摩提者,則妙常寂。有無二無,無二亦滅。尚無不殺不偷不淫,雲何更隨殺盜淫事。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雲:
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


綜上所述,中道者,超越有無、斷常,即萬有之實相,中道即法界,中即是道,即是真空,即是般若波羅蜜。

這根本就不是一些人所理解的折衷、妥協、兩派之間玩平衡的意思。中道是超越,而不是落在兩者之間。如:

《菩提達摩禪師論》雲:
無色無形,非常非斷,非內非外,亦非中間,離諸色相,不出不沒,不來不去,不生不滅,非垢非淨,亦非方圓、大小、長短,離有離無,畢竟空寂。此是自家真如本性清淨心,不可得以言說分別顯示。

《大般涅槃經》雲:
若我住者,即是常法,不離於苦;若無我者,修行凈行,無所利益。若言諸法皆無有我,是即斷見;若言我住,即是常見。若言一切行無常者,即是斷見;諸行常者,復是常見。若言苦者,即是斷見;若言樂者,復是常見。修一切法常者,墮於斷見;修一切法斷者,墮於常見。如步屈蟲,要因前腳,得移後足,修常斷者,亦復如是,要因斷常。以是義故,修余法苦者皆名不善;修余法樂者則名為善。修余法無我者是諸煩惱分,修余法常者是則名曰如來秘藏,所謂涅槃無有窟宅。修余無常法者即是財物,修余常法者謂佛法僧及正解脫。當知如是佛法中道,遠離二邊而說真法


馬克思主義秉持唯物論及歷史唯物主義,此即落於‘有’邊;馬克思主義否定因果報應,認為死後斷滅,此即落於‘斷’邊。

此外,馬克思本人明確否定道德(見《共產黨宣言》),又提倡公妻制。

可見,馬克思主義不僅是外道邪見,而且是魔說,佛弟子絕不可順從之。

此文,乃因見達賴喇嘛尊者常提倡“中道”,有感而發。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31 02:10:38 | 顯示全部樓層

何謂“中庸”?“中庸”是善與惡的折衷嗎?


《中庸》雲:
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

《黃帝陰符經》雲: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天人合發,萬變定基。

《道德經》雲:
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中庸》又雲: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


由以上儒、道經典之言可知,“中庸”者,即能生化萬物之“真空”,相當於佛教“中道”、基督教“造物主”的概念。這根本就不是“折衷”、“騎牆”、“中間路線”、“玩平衡”之類的意思。世人之誤解,可謂久矣。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