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492|回復: 3
收起左側

再論馬克思主義治國,為何會治成人間地獄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5-1-25 11:58: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kula 於 2015-1-25 13:07 編輯


對於馬克思主義的基於仇恨與欺騙的血腥革命理論,批判的文章和專著已經很多,這里不再重復。本文重點探討的是,暴力奪權成功之後,用馬克思主義治國,為何不能實現其“美好的”共產主義人間天堂承諾,反而會建成人間地獄,其中原因,可分列闡述如下:


1. 唯物論的共產主義社會,無法滿足人們心靈的需求

根據馬克思主義理論,在共產主義社會里,物質極大豐富,可以按需分配,人人都獲得滿足,於是共產主義“人間天堂”就建成了。但問題在於,這種共產主義社會的設想,是基於唯物主義無神論的,其中的最大錯謬,是只重物質而無視心靈,以為只要滿足了物質需求,人們的心靈也能獲得滿足。如果事實真是這樣,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億萬富豪患抑鬱症,要通過吸毒、玩各種荒唐刺激游戲等方式,來暫時填補自己空虛的心靈了。


2. 物質如何豐富,都填不滿自私和貪欲的深淵

建成人間天堂的最大障礙,是人們的自私和貪欲;等級與特權制度,是此二者的催化劑,為它們推波助瀾。

馬克思共產主義社會的設想,極大地低估,或者說無視了人們的自私、貪欲的作用。物質極大豐富、按需分配,就可以令人人都滿足嗎?事實是,富可敵國的大貪官,仍會繼續海吃鯨吞國庫民財;領土遼闊的大國帝皇,仍會繼續四處征伐擴大疆土;自助餐里,如果沒有不準外帶的規定,一個顧客就可以把整個餐廳的食物都帶回自家去。這些事例都證明,欲壑難填,人的自私和貪欲是可以無限膨脹的,以為只要物質極大豐富,就可以滿足所有人?那如果有一個人,要獨佔全部社會財富,全佔了還覺得不夠,怎麼辦?


3. 取消貨幣,就能建成理想社會?

據說錢是萬惡之源,那我們不妨設想一種社會,取消了貨幣、按需分配,那人們是否就會失去無限賺錢的動力?

答案是,沒有了貨幣,人們會去收集、儲藏越來越多的物資,以物易物,然後某些東西會成為流通貨幣。


4. 用強權統管一切,結果造成全面奴役

對以上問題,共產黨的解決方案是,把一切社會財富和資源都集中由政權掌握,把人民的衣食住行以至思想等一切都管起來,“狠斗私字一閃念”,甚至用強權禁止交易、禁止私人儲藏物資,例如毛澤東時代,嚴打“投機倒把”、禁止農民私自儲糧,要由國家統一收購、統一分配。

結果,人民被剝奪了一切,徹底成了奴隸,普通平民確實不能貪得無厭了,甚至連日常衣食都短缺,以致大飢荒餓死人了,但高官權貴們呢?他們把“公有”、“國有”、“集體所有”的物資財富,全部當成自己所有,任意支配和揮霍,甚至在大飢荒之時,仍然堅決不開倉放糧,仍然要用糧食來釀酒,仍然要加大糧食出口!

這里共產黨又呈現出其自相矛盾之處:一方面用政治強權壓抑了民眾的自私和貪欲,另一方面卻讓高官權貴們的自私和貪欲極度擴張、肆無忌憚,甚至發展到極其殘忍的地步。

全民受奴役的社會,自私和貪欲並沒有消除;等級與特權制度,又使高官權貴的自私和貪欲極度膨脹擴張,於是,共產黨高官們所享受的人間天堂,對於被剝奪一切、被徹底奴役的民眾而言,卻是實實在在的人間地獄。

也正因如此,共產黨權貴對權柄的痴迷、死硬、頑固,達到了匪夷所思、不顧一切的地步,因為正是專制極權,使他們能享受“共產主義人間天堂”,能隨心所欲、無所顧忌地奴役、驅使、侵害民眾;一旦失去極權,不再能任意奴役大批民眾,縱使仍享有優厚的待遇,他們也會感到極大的落差,所以他們要拚命反對“自由化”、反對民主和普世價值,要堅持永遠奴役人民。


5. 對人的自私和貪欲的兩種約束

從上述事例可見,無論平民抑或官員,其自私和貪欲都可以無限膨脹,不管物質怎麼豐富,都滿足不了無限膨脹的胃口。

在民主法治社會,對人的自私和貪欲有兩種約束:硬約束和軟約束。

硬約束,就是制度約束,即三權分立、民主選舉、民主監督、法治社會;

軟約束,就是宗教信仰、道德感化。

軟硬兩種約束互為補充:軟約束使人們自製、知足、謙讓,使社會有溫情,不是冷冰冰的只有嚴刑峻法;硬約束令不信宗教、沒有道德的人也要受到制約,不能無法無天。

兩者之中,軟約束,即宗教信仰和道德,才是真正的根本,因為再好的制度也要人來執行,如果執行制度的人普遍腐敗、互相串通包庇,他們就可以讓制度形同虛設,甚至顛覆制度。

另一方面,也不能忽視制度建設。要保證分權的各方互相制衡,而不是相互串通,就要使各方有不同的利益出發點。

例如官與民,就是存在利益沖突的一對,通過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民主選舉、民主監督等,讓民對官進行監督,民不會傾向於包庇官,因為包庇官就會損害民眾自己的利益。


6. 只有軟約束的理想社會

只有軟約束的理想社會,就是宗教里的天堂、凈土,由於裡面所有成員的道德水準都極高,所以不需要外加強制力的硬約束。

在人世間,這種社會,理論上也有實現的可能,方法是選拔一群真正道德高尚、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損人利己的人,組成一個無政府社區。真正道德高尚,以及無政府、無等級、無特權,使他們不會爭權奪利、搞陰謀詭計,從而使強制力的硬約束不再需要。

注意,這種理想社會形成的前提條件,並不是社會物質財富極大豐富,而是社會全員道德水準極高。 如果全員道德水準極高,哪怕物質財富貧乏,也不會出現爭權奪利;反之,即使物質財富極大豐富,只要人們有自私和貪欲,天堂就不可能在人間實現。

所以,在人世間,這種只有軟約束的理想社會,只能通過一群道德極高尚的人組成社區來實現,而對於一個國家,由於裡面各種人都有,情況復雜,若沒有法律等強制力的硬約束,就會變成弱肉強食的叢林社會,惡人橫行、天下大亂。


7. 共產黨對兩種約束都反對

不幸的是,共產黨對上述軟硬兩種約束都反對。

馬克思主義是明確反宗教、反道德、反法律、反倫理的,馬克思本人的言論,及《共產黨宣言》里的文句、對公妻制的提倡等,都是確鑿證據。所以共產黨殘酷打壓宗教信仰、迫害宗教信眾、破壞人文道德、鼓勵人們父子互斗、骨肉相殘等。而且,共產黨刻意建立逆淘汰的選拔機制,用以選拔出最大的惡棍:誰最能媚上、告密、斗人、陷害人,誰就最受賞識、陞官最快。

至於分權制衡、民主選舉、民主監督、新聞自由等,共產黨更是竭力反對、嚴防死守,絕不允許出現一絲縫隙。

中國共產黨與馬克思原教旨有一點不同,他們不敢公然提倡公妻制,他們樹立了“雷鋒”這一“助人為樂”的偶像,還一再宣稱“為人民服務”、“黨員幹部要加強道德修養”等等。

但是,“雷鋒”這一偶像是為共產黨的階級斗爭理論服務的,當某人被黨定性為“階級敵人”時,雷鋒對他就不再“助人為樂”了,而是會“像秋風掃落葉一樣無情”。

而且,由於馬克思主義本身反宗教、反道德、反倫理,共產黨要堅持馬克思主義,又要堅決反對民主選舉、民主監督、新聞自由,所以“黨員幹部要加強道德品質修養”必然成為空話,共產黨被評為“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更被認為是在蓄意欺騙人民群眾。

對於法律,《共產黨宣言》是明確反對的,毛澤東本人也公開宣稱要“無法無天”,但到後期,共產黨自己也宣傳要“依法治國”了。

然而,共產黨本身的專制極權理念、階級專政理論、“無法無天”理念等,是與依法治國完全沖突的,所以“依法治國”也成了空話和謊言。


8. 人間樂土的要件 --- 自由

籠中的鳥兒,飲食再充足,也不如自由翱翔天空的鳥兒快樂;專制社會中,平民縱能衣食無憂,也只是巨型監獄里的囚徒而已。

人間樂土,自然要人人快樂;若人們沒有自由,又怎能有真正的快樂?

宗教信仰和道德感化,讓人們知足、知止、自製、為他人着想,這些都是基於自願、自覺,而不是強制的。如果是被強權統管一切,而不得不表現出“有道德”,便不是真正的有道德。法律、軍警等強制力量,應該只針對作為社會少數的違法犯罪者,而不是用來統管一切、窒息一切。

所以,人權和自由,是人間樂土,或曰理想社會,的關鍵要件。

很不幸的是,共產黨也反對人權和自由,還將人權和自由蔑稱為“資產階級自由化”,又叫囂“沒有絕對的自由”雲雲,似乎只要沒有絕對的自由,共產黨對人民的專制和奴役就變成合理了。


9. 馬克思主義乃外道、魔道 --- 錯誤的建構、錯誤的樹敵、錯誤的手法,導致災難的後果

綜上所述,構成人間樂土的關鍵要件,共產黨全部反對,全部反其道而行之,所以他們不能建成人間天堂,只能建成人間地獄。

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天堂理論,始於錯誤的建構,樹立了錯誤的敵人,主張了錯誤的實施方法,因而必然造成災難的後果。

以佛法觀之,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論實乃外道邪見。何謂外道?心外求法即為外道。真正的天堂凈土,需要心靈的徹底純凈,才能達到;而馬克思的理論,從目標、方法,到結果,都是捨本逐末、向外馳求,與真理完全背道而馳,故為外道。

再者,一般謂修行能升天的,才稱為外道;若不能升天,反墮入地獄的,則不僅是外道,更是魔道了。

馬克思的理論,是在各個方面,都與真理完全違背、完全顛倒的,所以其不僅是外道,更是魔道。實踐馬克思主義的結果,絕不會是人間天堂,只能是人間地獄。


相關帖子

 樓主| 發表於 2015-1-25 12:06:24 | 顯示全部樓層
證據資料:馬克思明確反道德、反宗教、反法律


馬克思說:“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


《共產黨宣言》第一節寫道:
法律、道德、宗教,在他們(無產階級)看來全都是資產階級偏見,隱藏在這些偏見後面的全都是資產階級利益。


《共產黨宣言》第二節寫道:
共產主義要廢除永恆真理,它要廢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產主義是同至今的全部歷史發展進程相矛盾的。


《共產黨宣言》第二節又寫道:
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系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


著名的共產國際導師,馬克思的親密戰友 Bakunin 說過:
“在這革命中,我們必須喚醒人們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們最卑鄙的激情。我們的使命是摧毀,而不是教誨。毀滅的慾望就是創造性的慾望。”


列寧:“我們必須使用所有詭計、陰謀、欺瞞、狡詐、非法手段、隱蔽手段,並掩蓋真相。”


恩格斯於1847年被選為共產主義者同盟的委員時,恩格斯自己說:“推薦一個工人只是為了做表面功夫,而推薦他的人則投了票給我。”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25 12:06:39 | 顯示全部樓層

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在離職演講中說:

“所有導致政治興盛的性質和習慣之因素,宗教和道德是不可或缺的其中支柱。如果某人企圖推翻這些,而認為人類仍能獲得偉大和快樂的支柱,那麼這人自稱愛國是徒然的......。我們必須小心,不要耽迷於某種以為離了宗教,道德還能維持的假設裡面。”

Of all the dispositions and habits, which lead to political prosperity, Religion and Morality are indispensable supports. In vain would that man claim the tribute of Patriotism, who should labor to subvert these great pillars of human happiness, these firmest props of the duties of Men and Citizens......And let us with caution indulge the supposition, that morality can be maintained without religion.


美國革命之父亞當斯說過:

“最好的憲法,最好的法律,也不能保證給普遍敗壞的人帶來自由和幸福。”

Neither the wisest constitution nor the wisest laws will secure the liberty and happiness of a people whose manners are universally corrupt." -- Essay in the Public Advertiser, 1749, Samuel Adams


美國前總統里根說過:

什麼人是共產黨人?那是閱讀馬克思和列寧著作的人。什麼人是反共人士?那是理解了馬克思和列寧著作的人。

"How do you tell a Communist? Well, it's someone who reads Marx and Lenin. And how do you tell an anti-Communist? It's someone who understands Marx and Lenin."   ---  Ronald Reagan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30 06:44:53 | 顯示全部樓層
殺人指標再次證明共產黨是魔教。共產黨用人血來祭惡魔

http://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5/01/201501290859.shtml

近日,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歷史學家宋永毅主編的《中國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運動數據庫》在美國出版。這部數據庫收錄了9089篇當時的原始文獻,原生態呈現了1949年中國大陸權力鼎革之後的變化——政治上的清洗,財產上的瓜分,道德上的虛偽,人倫上的扭曲。透過數據庫里的文獻,透過那些極權主義領導人冷血無情的講話,指示,報告,批復,透過報紙殺氣騰騰的社論,空洞無物,虛假造作的宣傳報道,透過內部參考,內部請示材料,透過數據,我們看到了一個淪陷的時代,無數人在絕望中掙扎的同時,一大批得勢的新貴如何蘸血狂歡,彷彿如同叢林中的土著得勝之後執掌死人的頭骨癲狂舞蹈,也如同《魔戒》之末日山下,黑暗魔君索倫整合的強獸人,半獸人的部隊,戈鋌如血,步聲勾魂,地獄的烈火把魔鬼們的兵器映照得通紅。

殺人如草不聞聲。在1950年代初,殺人竟然有了指標。當代網友們經常調侃中國有計生委,還應該有“計死委”。其實,“計死委”在1950年代就實際地運作着,只不過極權主義者永遠不會把謊言的實質撕開,“計死委”一定會包裝在諸如鎮反委,公安局之類堂皇動聽的名目下。宋永毅教授在該數據庫的總導言中指出:盡管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受難者數以千百萬計,但中共對於具體的數目卻一直是遮遮掩掩,含糊其辭。以1951年到1953年的“鎮反運動”為例,在公開的史料中我們只能模糊地得知:毛澤東最初定下的殺人運動的指標是全國“千分之一”的人口,結果很快超越,大約殺了七十萬人。但是在中共的絕密文件中,我們卻可以看到其實遠遠不止這一數字。

1955年7月1日,公安部在《1955年到1958年全國逮捕反革命分子和各種犯罪分子的計劃綱要》中承認:“歷時三年的鎮壓反革命運動期間共捕了3,585,432名,殺了753,275名”。鑒於鎮反其實並沒有停止於1953年,“到1955年第一季度為止、、、、、、共殺了765,761名。”關於真實的受害者人數和殺人比例,可能還不止上述文件中披露的數目。我們可以在1951年4月20日毛發給各大區領導的絕密電報《關於殺人比例的指示》里發見:這殺人一指標上已經升為“千分之二”了。按建國初期中國人口約四億五千萬到五億計算,應當大略有九十萬到一百萬的“反革命”被處決。這里還要指出的是:這近百萬的被殺害者還只是被公安機關經正式審判後處決的,並不包括在羈押中刑訊致死、群眾運動中私下處死和被迫自殺的人數。據《西南公安部關於第四次全國公安會議後8個月來西南鎮反基本情況及今後意見的報告》(1951年7月21日)中的統計:八個月“已殺23000”,而“連前打擊及未捕而病死、自殺等約25000”。換句話說,在不少地方非正常死亡的人數還要高於被正式處決的人數。鎮反中的受害者人數完全可能高達兩百萬人。

殺人竟然有指標,殺人指標竟然有批示,暴君和暴政千古皆有,但以冠冕堂皇的主義的名義,按比例殺人,應該是共產主義運動的獨創。在俄國文豪索爾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島》中提到蘇俄也有殺人指標,殺人指標以電報的形式在郵局間傳遞,但以暗語:肥皂指代。送多少箱“肥皂”來,即處決若干名人犯。國家社會主義(納粹)和科學社會主義還真是20世紀一根極權藤上的兩個瓜,納粹的集中營里焚屍爐煙火正旺,人體做成了肥皂/人皮燈罩,共產主義的古拉格/夾邊溝/勞改營處決人犯也是小菜一碟。

數據庫不僅按年代,而且按主題,可以搜索到1950年代中國的政治運動原始文獻。在主題“亂打亂殺和殺人比例”下,看到毛氏對各省鎮壓反革命的批示比比皆是,可見毛對這一工作抓得緊,抓得細,抓得深。看這一“殺人諭旨”,比研究康雍乾時代的諭旨硃批,更能窺見中國暴君們如何既要立牌坊,又要行暴政之實。從文字表面看,雖然毛氏也強調不要殺錯了,可早殺可晚殺的寧可晚殺,也去信給所謂民主人士黃炎培通報殺人狀況,但總體而言,殺字當頭,殺星高照,毛氏政權的殺人比例,比張獻忠屠川,氣派大得多,手筆大得多,人數多得多,總數目比之蒙元屠常州,長沙,比之滿清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廣州屠城,遠遠超過。

小平,漱石,子恢,劍英,仲勛同志並告一波,高崗同志:

茲將西南局4月10日電發給你們,請對其中殺人比例的問題和將殺人捕人批准權提高一級的問題提出你們的意見電告中央以便中央討論和決定。

殺人比例問題二月中央會議決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殺此數的一半,看情形再作決定。現在西南已達到千分之一,中南和華東的某些省區也已達到千分之一個別地方且已超過,一般地看來華東中南及西南三大區似乎均須超過千分之一的比例才能解決問題,但超過得太多似乎不妥。-----貴州省認為不殺千分之三就不符合“准”和“狠”的原則,我則覺得按貴州人口一千萬已殺一萬三千省委要求再殺二萬二千至二萬五千,我們可以允許他們再殺一萬多一點,留下一萬多人不殺已經超過千分之二的比例已是按照貴州這樣的特殊情況辦事,已經算得上“准”和“狠”了。(引自數據庫:《毛澤東對鎮反殺人比例的指示》)

研究毛澤東的殺人指示,還應該考慮兩點:其一,似乎毛的指標比起貴州省提出的殺人千分之五的指標,顯得仁慈,但是古來暴君尤其是清朝皇帝在大案要案時,都會暗示慫恿朝廷親貴擬定對囚犯最嚴重刑罰,然後由皇帝恩准減輕一級,以示皇恩浩盪,老毛熟知古代厚黑術,這種示恩手法,焉能不知?其二,毛比起他的下屬們,眼光不僅停留在殺人立威,鞏固新政權上,也看到了帝國需要奴隸勞動力上,人都殺光了,奴隸不就少了嗎?如按千分之五殺,“西南,中南,華東三大區就有15萬人以上,是一批很大的生產力”,損失這樣一批勞動力,毛認為不值。暴君的算盤和賬本當然不會這樣算的,人頭和人血都是自己賬本上的收入和支出,得估算好平衡點/盈虧點。

人世間的謊言或許還會鍍出金邊來,但在歷史和時間的洞察下,許多謊言都會顯示其原形。殺人指示不僅讓我們洞察暴君的心態,而且還可以看見“小平,漱石,子恢,劍英,仲勛同志,一波,高崗同志”等暴君的戰友與隨從,是如何在這一暴政的大戲中演出自己“忠誠的劊子手”的角色,別忘了,在毛太祖安然躺在水晶棺的時候,他的戰友與隨從們正在分享血酬。這一殺人指示的涉及者後裔,也打造着當今中國的政治版圖,雖然高崗和饒漱石已經自殺,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在權斗中身敗名裂,但政治報償,對於其他人都是極為豐厚的。

1950年代是一個恐怖時代的開端,百萬亡靈淪為政治權力和極權實驗的犧牲品。他們大部分已經屍骨無存。他們倒斃在極權隆隆碾過的戰車後,他們的家屬/妻子兒女也大多過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許多人親人反目、父子成仇、夫妻舉報、、、、、、無數人倫慘劇伴隨政治慘劇而生。

殺人如草果然不聞聲嗎?在歷史與時間之河的黑暗深處,一定有人去追尋真相,還原史實。任何燭照極權穴窟陰森白骨的火光,任何“抓住那殺人犯/謀殺犯!”的吶喊,都會讓那些以革命的名義踐踏人權/以主義的名義推行暴政的劊子手們心驚肉跳,夜不能眠的。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