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2534|回復: 1
收起左側

跟美女互粉

[復制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5-3-13 00:54: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開通微博,就會去關注別人,別人也會關注自己,成為自己的粉絲。關注又叫着粉,博主之間互相關注,彼此成為對方的粉絲,叫着互粉。年輕漂亮的女博主往往在微博封面貼上自己的頭像。這些貌美如花的頭像看着養眼,招人喜歡。跟這些微博上的美女互粉互動,對了解各行各業,不同文化和身份地位的女性氣質性格,尤其了解那些追求自由民主的美女獨特思維方式、心態特徵和行事風格,她們對民主憲政、社會公平的嚮往和不懈追求,以及身上不同程度存在的偏執狹隘、多疑好猜、暴躁易怒,缺乏對人的寬容和信任的缺陷,探索如何克服她們乃至中國民主派普遍存在的文革遺風和性格缺陷,以及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的路徑選擇都具有重大意義。

開通微博之前,我以為那些年輕漂亮的美女多半戒備心很強,往往拒人於千里之外。上微博跟一些美女互粉之後,感覺不少美女知書達理,平易近人,熱情奔放,對互粉的博友高度信任。比如有個互粉的美女參加網絡徵文比賽,她的徵文寫的很好,我投她的票,然後私信告知:得獎別忘請我吃糖。徵文成績公布,美女名列前茅。我私信她討糖吃,她索要我的住址,准備千里迢迢寄糖給我。我連忙回復:這樣不方便,不如以後有機會我從福州到北京時去找你,你請我吃一頓大餐,美女欣然答應,我滿心歡喜。

其實我不過是個默默無聞的下崗失業工人,已經一把年紀了,文化程度也不高,才高中畢業。正因為從相貌身高到身份特長沒有任何一點突出或值得炫耀的地方,所以我沒有在微博上貼上本人頭像,也不作任何自我介紹。這個參加徵文的美女與跟我互粉的幾乎所有美女一樣,從來沒有見過我,對我個人的基本情況一無所知也不過問。她本人還是未婚待嫁的美女,就這樣不假思索一口應允請我吃飯,一點都不提防我,不相信我會是欺騙女孩子的壞人,她對我的高度信任使我深受感動。

跟美女互粉,有的是自己先粉人家,對方回粉,有的是美女先粉,然後我回粉她們。考慮到有些開博的美女可能比較矜持,有時我還會私信向美女求粉。比如我省電視台有兩位漂亮的女主播,平時很喜歡看她們主持的節目。開博後很快找到她們的微博私信求粉,這兩個女主播很快回粉。有一次本地晚報舉辦有獎猜謎,但必須寄信對謎底。我一時找不到信封郵票,就把猜出的謎底私信告知其中一位美女主播,讓她替我寫信參加謎賽,她欣然照辦。後來我的微博被刪號重新開博,又私信她要求重新回粉,她二話不說立馬又粉了我。

一次微博在線時,看到被稱為“國師”的吳稼祥在微博上推薦一位女博主,該女是雲南某縣的宣傳部長,其認證微博封面上的照片顯得十分年輕漂亮。我立馬粉了這位美女,還沒等我私信求粉,對方就已經回粉。那時我微博上充斥維權抗爭、倡導憲政民主的內容,她就不擔心我是五毛稱之為的“帶路黨”“美分黨”之類人物?還有一次,無意中看到台北某美女議員實名認證微博,也是之前沒有任何互動立即私信求粉。她有好幾千粉絲,才關注百多人,而我那時被新浪第二次封號剛重新開博不久,粉絲少的可憐。本不指望她回粉,沒想到她很快回粉。之後我通過私信向她提出一系列疑難問題,她一一給予滿意的答復,感覺她把我當成台北選民了。至於我是否有可能是大陸五毛或對台統戰人士,這樣的問題恐怕她想都沒想過。

跟我互粉的美女包括海內外女作家、女律師、女教師、女記者、公司部門女主管、女白領、高校女畢業生等。她們大多熱情開朗、平易近人、沒有疑神疑鬼,尊重信任互粉的博友,通常都能跟我建立比較穩定的互粉關系。她們在微博上發表或轉發的帖子內容五花八門,除了涉及時事新聞或本職工作以外,還包括生活常識、家庭育兒、心靈雞湯、成功勵志、娛樂八卦、心理咨詢,奇聞趣事等等。跟這些美女在微博上公開或私下交流互動,對認識人生和社會百態,消除無聊和疲乏,提神醒腦以及愉悅身心都大有好處。

除了以上這些最常見的美女博主以外,微博上還活躍一群基本上只對有關政治議題感興趣的美女。她們經常轉發針砭時弊、批判公權、維權抗拆、倡導憲政民主的帖子,跟社會政治批判無關的內容極少轉發。而普通的美女博主雖然有時也會轉發一些跟政治有關的帖子,但不一定成為微博的主要內容。對這些民主派美女來說,微博就是反抗極權專制的武器,上微博就是為了戰斗。由於轉發(以下不妨作為轉帖、評論或發帖的統稱)的內容比較敏感,這些美女的微博往往都經歷多次封殺。民主派美女對社會公平、民主憲政的追求可歌可泣,令人肅然起敬。

相對上述普通的美女博主,民主派美女革命警惕性高,敵情觀念比較強,她們更像鬆散的戰斗隊。民主派美女多半僅僅戰斗在微博,只能算微博民主控或鍵盤黨。但也有少數不僅屬於鍵盤黨,而且還不時參加民運或維權人士的聚會活動。我曾經向兩三個奔波各地維權的美女博主求粉,她們都不搭理。這當然是她們的自由權利,我無條件尊重。後來聽說民運或維權組織內部也不時鬧矛盾,甚至搞揪“內鬼”那一套,他們自己人之間尚且互相提防,其中的美女成員又怎麼會相信求粉的外人並回粉?一位影響力較大的(微博)美女民主控曾經發帖說:在眼下這段時間內粉她的人,她都會回粉。我在規定的時間內粉了她,盡管她關注的限額還沒滿,但卻沒有回粉。我想她出爾反爾除了缺乏誠信規則意識之外,大概還跟她警惕性較高,不輕易相信陌生人有關。

微博上的美女民主控比較激進,有時甚至表現出狂熱的一面,身上戾氣也會重一些,多少給人留下一種苦大仇深、憤世嫉俗的印象。她們戰斗性、攻擊性相對較強,這種攻擊性當然是針對極權專制及其維護者或五毛,但有時也會延伸到跟她們不同觀念的人或內部人士身上。跟她們互粉,一旦發現你的某些看法跟她不同,就可能悄悄取關(取消對你的關注)。微博線上交流,一言不合,可能立馬取關,甚至反目成仇。我剛上微博時,跟這些美女民主控一樣,也是表現得比較激進狂熱,那時我對美女民主控情有獨鍾,而對普通美女博主不是很在意。經過一段時間對某些問題(如民主化的路徑選擇)有新的認識,人也變得相對冷靜和理性。一些原先跟我互粉的美女民主控大概察覺到這種變化,就悄悄取關我,有的甚至剛跟我互粉沒兩天,就悄悄取關。

一個本來跟我互粉學畫畫的美女民主控,直率熱情、嫉惡如仇,富有正義感,喜歡打抱不平,經常轉發針砭時弊,維權抗拆的帖子。我曾經跟她私信多次,探討各種社會現象,痛陳社會不公。一次她轉發陳寶成維權抗拆的帖子,由於之前我已經看過網絡媒體對陳抗拆的正反兩方面詳細報道,就跟帖說陳寶成的房子並沒有被強拆,暗示陳扣人(被扣民工基本上是無辜的)抗拆太過火一些。沒想到她一看評語氣不打一處,批駁兩句還沒等我回應就取關我。還有一個美女民主控,也是曾經跟我在微博上多次交流互動。一次她轉發大罵司馬南的帖子。我也跟帖評論,大意是說對壞人也不要一味辱罵,對他們搞文革那種人格羞辱也是不妥的。其實我也很討厭司馬南,但對口口聲聲罵他夾頭也不待見,魯迅不是說過:辱罵和恐嚇絕不是戰斗。沒想到她回復罵我左派,我剛想辯解,她已經取關並發帖叫我滾。

網絡上的美女民主控實際上是中國民主派的縮影,她們身上存在的問題和性格缺陷在中國民主派中也廣泛存在,甚至表現得更突出。比如美女民主控會根據三言兩語斷定五毛,類似做法在公知大V、海內外異議或民運人士、以及男女民主鍵盤黨中很常見。一次山東某地發生跟征地有關的縱火案,某著名律師在第一時間發布火力全開,言辭激烈的微博。我跟帖評論,大意是說現在真相撲朔迷離,作為律師此刻過度煽情似乎不妥。我覺得律師遇事保持冷靜很重要,如果博主不是律師,也許我不會發表這樣的評論。托克維爾老早就指出:冷靜理性、盡量避免沖動、以及高度尊重程序規則和基本事實是法律工作者(他稱之為法學家)的職業精神。該律師批駁並轉發我的評論,緊接着我遭到他的鍵盤黨粉絲圍攻,他們大罵我五毛,所用的語言之惡毒骯臟下流在罵我的話中前所未見。我一向不會罵人,只是回復:你們的嘴巴比茅坑還臭!當時沒有注意到這些罵我的人是男還是女的,會罵那樣的話估計多半是男的。

抓住別人兩三句保守或左傾言論就能推斷五毛,這實際上是文革遺風和思維方式的重要體現。在文革中,人們往往依據私下不經意的一兩句話推斷一個人的思想,然後以人的思想劃線和定罪。按照思想觀念的不同把人分成正確與錯誤,先進與倒退,進步與反動,好人與壞人,革命與反革命,具有“反動思想”成為最常見的滔天大罪。按思想把人分類、給人定罪是粗暴踐踏個體人格的表現,區分人的好壞只能依據行為而不是思想。五毛拿錢發帖、誤導輿論是一種邪惡行為而不是思想,推斷五毛必須有一定的事實依據,不能僅僅根據網絡上的只言片語。比如那次吳法天跟女記者(也是民主控)約架,現場有人用專業攝像機攝影,不止一個人臨時自願充當吳的保鏢。事後有人據此推斷吳法天是受有關部門保護的五毛,這樣的推斷就有一定說服力。現在五毛名聲臭不可聞,就像文革時期五類分子一樣,憑兩三句網絡言論推斷五毛就是一種變相的以思想劃線定罪。就算某些美女民主控具有女性特有的識別人的高度直覺能力,以幾句極左言論斷定五毛也容易出現紕漏,就算她們如此推斷五毛百分之百准確(這不可能),也很容易形成和強化以言論和思想給人分類和定罪的文革思維習慣,這樣的思維習慣一旦形成就會貽害無窮!如今中國民主派(包括追求民主的公知大V、自由派學者、海內外異議、民運和維權人士、網絡民主鍵盤黨、美女民主控等等)內部陰謀論、抓共諜、揪內奸盛行,很大程度上都是以言論思想區分人的好壞、甚至給人定罪的變種和延伸。

托克維爾在《論美國的民主》一書中比較美國和歐洲政治社團的不同,指出當時歐洲多數政治社團就像戰斗隊,這樣是社團好戰心理和攻擊性很強,內部沒有和平氛圍,對外採取戰斗和攻擊的方式使人屈服,對內強制執行統一的習慣和標准,剝奪個人意志,拋棄自由思想。而美國的政治社團是和平的,對外採取游說和說服的溫和方式擴大影響力,總是試圖把大多數拉進自己的隊伍,對內雖然也有任何社團都必備的共同目標,但卻承認個人獨立,甚至沒有強制要求遵循同一路線,沒有人將自己的意志和理想拋棄。雖然中國的民主派多半還不是有組織的正式社團,而只是十分鬆散的社會群體,但卻具有托克維爾時代某些歐洲政治社團戰斗隊的特徵,這些特徵包括對外濫用攻擊性,對內缺乏對個人意志的尊重和不同意見的理解包容。無論是正式社團還是具有共同訴求的社會群體,戰斗隊的特徵往往都不利於社團或群體的發展或目標的達成,甚至可能還會造成巨大的社會災難。比如法國大革命時期的雅各賓派,就是典型的戰斗隊社團,其盲目和致命的攻擊性對造成大恐怖時期成千上萬的人被押上斷頭台起至關重要的作用。而美國政治社團溫和的一面對美國民主制度的形成和發展以及社會穩定發揮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的民主派當然必須具備針對極權專制的戰斗性和攻擊性,但決不能濫用這種攻擊性,要學習借鑒美國社團溫和的一面。由於中共長期的洗腦灌輸,中國已經形成數量極為龐大的毛左隊伍,其中絕大部分並非拿錢發帖的五毛,也沒有在網絡叫囂謾罵,並非“思想反動”的壞人,不應當成為民主派攻擊排斥和嘲笑謾罵的對象,而應當成為爭取和團結的對象。對網絡發表極左言論的,民主派人士看不順眼當然可以批駁、不理或拉黑,但沒有一定的證據盡量不要亂扣帽子,也不要隨便用“傻逼”“腦殘”“奴才”這樣的詞匯羞辱他們。而對於像吳法天這樣的真正大五毛,當然應當揭露他們的邪惡行徑,但也無需一味謾罵和人格羞辱。另一方面,民主派內部需要多一點相互間理解、信任和寬容,減少和消除無謂的猜忌、苛責、互斗、徹底扭轉陰謀論和種種誅心之論盛行的局面。對內部存在的公德失范、誠信欠缺的現象當然可以也應當批評,但這種批評必須立足於事實,不必上綱上線。應盡量避免以言論思想主觀分析和動機揣測的方式,在沒有事實依據的情況下就給人扣上“維穩五毛”或“中共卧底”之類帽子。民主派只有淡化戰斗隊色彩,別把戰斗性和攻擊性用在不該用的地方,同時以溫和的方式不斷擴大對外影響力和內部凝聚力,才能把中國民主事業做大做強,從而早日實現中國的憲政民主。這就是跟美女博主互粉帶給我的最重要啟示。











 樓主| 發表於 2015-3-21 20:09:49 | 顯示全部樓層
說明一下,這里以思想給人分類,類是等級的意思,也就是按思想把人分成好壞優劣,三五九等,各等級之間是不平等的。如果按思想把人分成平等的種類,似乎多少還有一點道理。但按思想(在沒有一定的事實依據的情況下)把人分成“漢奸”“美分黨”“帶路黨”,或“五毛”“自干五”“奴才”“傻逼”就是對人格尊嚴的不尊重甚至侵犯。公知和五毛在對人的分類上高度一致,區別只在於名稱或叫法不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