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3864|回復: 0
收起左側

閔良臣:烏克蘭鐵證斯大林的共產主義就是法西斯主義 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5-7-2 13:31: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閔良臣:烏克蘭鐵證斯大林的共產主義就是法西斯主義 圖

【阿波羅新聞網 2015-07-02 訊】

作者:閔良臣

據說是“列寧的老友馬克斯·伊斯門······他自己不得不承認,‘斯大林主義與法西斯主義相比,不是更好,而是更壞,更殘酷無情、野蠻、不公正、不道德、反民主、無可救葯’,並且它‘最好被稱為超法西斯主義’。


二十世紀三大魔頭之一斯大林漫畫像(來源:推特)
今年是紀念二十世紀世界反法西斯和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因此,有關二戰包括法西斯的話題也就不斷重新提起,而且也許是人類善於聯想的緣故,只要沾點邊,就能聯想到。比如,就在不久前,菲律賓總統阿基諾6月3日在日本訪問時發表演講,稱“中國在南海的行為使他想起當年的納粹德國,由於歐洲大國未能及時阻止納粹德國蠶食周邊鄰國而導致二戰爆發,並呼籲美國作為超級大國在南海問題上發揮作用”。對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當天的例行記者會上“進行了駁斥”,稱:“對菲方領導人有關荒謬無理言論深感震驚並表示強烈不滿和反對。”
時間再往前推,就是烏克蘭議會先是在今年4月7日通過法案,禁止納粹和共產黨的標志及其思想,違反者將被處以5到10年有期徒刑。出席議會的307名議員中,254人投下贊成票。法案在總統波羅申科簽署後將正式生效。從投贊成票的人數來看,顯然是得到了大多數議員的支持。盡管報道一面世,就聽到了來自俄羅斯一些議員對烏克蘭的做法的批評和不滿,並聲稱,將共產主義和納粹等同,這一舉動是“玩世不恭”的。不過,這並沒改變烏克蘭政府的決心。
當然,如果你是一個不明就裡的人,僅僅看到烏克蘭政府通過這一法案,或者僅僅聽到俄羅斯一些議員的批評和不滿,很可能會覺得烏克蘭政府這種做法有些“過分”。其實,烏克蘭這樣做,是有歷史根據和鐵的事實做支撐的。這一點,只從一個月又十天後,烏克蘭政府在5月17日的有關悼念活動的報道中就得到了證明。
烏克蘭政府在首都基輔市郊的貝科夫尼亞墓地舉行儀式,悼念蘇共統治時期的政治迫害遇難者。波羅申科總統在儀式上發表講話說,一萬多人在斯大林大清洗時在貝科夫尼亞的森林中被處決並就地下葬。這些無辜的人中有普通農民、工人、教師等。他說,那些至今仍然反對烏克蘭去共產主義化的人都應該去貝科夫尼亞墓地親身感受一下共產黨的犯罪行為,因為貝科夫尼亞墓地見證了共產主義恐怖的血腥,其規模可同卡廷慘案、奧斯維辛集中營相比。波羅申科還說,蘇共秘密警察“人民內務委員會”與納粹法西斯的“蓋世太保”一樣擁有相似的機構。他說,瘟神就是瘟神,沒有顏色的區別,不管它紅色還是棕色。
人所共知,二次世界大戰後,包括中國在內,有幾十個國家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蘇聯正是這種意識形態的代表。盡管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今,繼續沿襲共產主義國家名稱或說還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統治的國家已寥寥無幾,但很多人,包括俄羅斯這種在政治和經濟上都已轉型的國家,對共產主義仍然是“有感情”的,認為共產主義再惡,也是自己曾經信仰過的,因此,現在看到有人要徹底鏟除它,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甚至割捨不下。很多人就是不想斯大林時期,打着共產主義幌子所犯下的那些罪惡,殘害無數無辜者的生命。這大約是人類獨有的現象,即好了傷疤就忘了痛。
現在有很多人最不滿的就是烏克蘭政府將斯大林的共產主義與納粹相提並論,認為即使是斯大林的共產主義也畢竟是共產主義,斯大林的共產主義再不好,也不能把它等同於德國的法西斯納粹。這樣說,表面上看,也許不無道理,其實仍然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斯大林的共產主義如果不能等同於納粹,再多人想把它們等同,也沒用;可如果斯大林的共產主義確實很像納粹,有時甚至簡直就等同於納粹,那麼,不管有多少人,再怎麼留戀,再怎麼同情,再怎麼不承認,也同樣是徒勞的。在大量歷史事實面前,任何謊言都將被戳穿,任何狡辯都顯得蒼白。不論有多少人對斯大林的共產主義還存有“感情”,都不可能改變已經發生過的歷史事實。
在生活中,我們說某個東西像另外一個東西或說它們在本質上是相同的,這個時候我們要考慮的不是其他因素,而是它們到底像不像,本質上是否真的相同,其餘因素都不重要。既然如此,在把共產主義與納粹相比時,也同樣適用這種方式。
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斯大林的共產主義與納粹到底有多大相似度,或說是否相同。如果它們二者不僅相像,而且簡直就是相同的,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來反對別人把斯大林的共產主義與納粹相提並論呢?
在烏克蘭這次悼念活動中,俄羅斯歷史學家彼得羅夫說,蘇共統治時代曾編造了大量的有關斯大林和共產黨的神話,東歐前共產黨國家,烏克蘭等國清除共產主義污垢的活動並不是像克里姆林宮愚弄民眾宣傳的那樣針對俄羅斯,而是為了社會進步,讓歷史恢復本來面目。彼得羅夫還說:“清除這些騙人的神話必不可少。必須應該公開歷史真相,讓人們睜開眼睛能看到這些真相是多麼的恐怖和可怕。但也應該看到,不少人甘願做這些神話的奴隸,他們覺得繼續生活在這些神話的氛圍中會讓他們感覺舒適,所以去共產主義化的任務非常艱巨。”
其實,關於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是不是等同於法西斯納粹的討論並非始於今日烏克蘭,而是早在大半個世紀前就開始了,而且最先討論這個話題的也還是在西方。這一點,只要讀一讀哈耶克的有關文章,甚至只讀一讀他的《通往奴役之路》,就再清楚不過了。
《通往奴役之路》,這本幾乎可以說是揭露斯大林時期共產主義真相的著作的第二章,標題叫《偉大的烏托邦》,其中用大量例證告訴人們斯大林時期的共產主義是怎麼一回事,特別是為什麼說斯大林的共產主義跟納粹幾無區別。下面就讓我們看看書中是如何說的:
作者說:“近些年來,對社會主義無法預料後果的舊有恐懼,再一次從意料不到的方方面面表露出來。一個又一個的觀察家,盡管在研究他們的題目時期待迥異,但對‘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之下許多方面情況的相似性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這個國家和其他地方的‘進步人士們’仍在自欺欺人,認為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代表着對立面的兩個極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自問,這些新暴政難道不是同一種趨勢的後果。”
當時在俄國住了12年的美國記者W·H·張伯倫先生眼見他的全部理想破滅,便將他在斯大林統治下的俄國和德國、意大利總結成這樣一種說法:“社會主義肯定會證實,至少在其開始時,不是通往自由的道路,而是通往獨裁和反獨裁、通往最慘烈的內戰的道路(引者按:不能不讓本人聯想到當年中共與國民黨那慘烈的內戰!)。以民主手段實現並維持的社會主義,看來確實屬於烏托邦世界。”
而一位英國作者F·A·沃伊特先生,當年以對外記者的身份對歐洲的發展進行了多年詳密的觀察,得出的結論是:“馬克思主義已經導致了法西斯主義和民族社會主義,因為就其全部本質而言,它就是法西斯主義和民族社會主義。”
還有一位德國作者彼得·德魯克的話,更是證明了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上面所言:“通過馬克思主義可以達到自由與平等的信念的完全崩潰,已經迫使俄國走上德國一直在遵循的相同道路,即通往極權主義的、純粹消極的、非經濟的、不自由不平等的社會。這等於說共產主義已被證實為一種幻想之後所達到的一個階段,而在斯大林主義的俄國和希特勒之前的德國,共產主義已經同樣被證實是一種幻想。”
更有甚者,就連一位據說是“列寧的老友馬克斯·伊斯門······他自己不得不承認,‘斯大林主義與法西斯主義相比,不是更好,而是更壞,更殘酷無情、野蠻、不公正、不道德、反民主、無可救葯’,並且它‘最好被稱為超法西斯主義’。”(以上引文均來自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第二章)
看到這里,我有理由相信,人們會得出無可辯駁的結論,那就是:法西斯正是斯大林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別名,或者反過來說:斯大林的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就是法西斯主義。有了以上例證,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反對今日的烏克蘭政府立法徹底鏟除共產主義在烏克蘭的痕跡呢?
2015-5-23成稿,6月上旬修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民主中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