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119|回復: 0
收起左側

何清漣:希臘緣何成為奶瓶國家?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5-7-13 07:36: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何清漣:哀希臘:希臘緣何成為奶瓶國家(1)

    希臘的公投堪稱人類進入20世紀這一“人民的世紀”以來最魔幻的一場人民秀。

    這場秀並未幫助希臘擺脫困境,反而讓外界看到希臘的不堪:一,希臘依靠舉債度日,被人民視為理所當然;債權國要求希臘同意節約和改革後繼續借債,居然被希臘總理與財長斥責為“敲詐勒索”與“恐怖主義”;二、希臘政府不守規則和國際賴帳行為,獲得本國人民高達61.31%的民意支持。

    世界皆知,20世紀是“人民的世紀”,這個世紀形成了一條規則,即“人民永遠是對的”,民意不可逆。但希臘此次的“民意”到底應不應該順從?從短期來看,關系歐元區的安危與未來,從長期來看,實則關繫到希臘自身的命運。

    希臘公投挑戰並試圖顛覆國際金融秩序

    世人皆知,國際金融秩序是依靠規則與信用維系的,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是這一金融秩序得以維持並運轉的前提。債務人如果是個人,不能償債,其財產會被沒收;假如欠債不還者甚多,那麼金融秩序就將無從談起。

    希臘人似乎一段時間內沒有看重規則;許多人在本國的運作中,即拒不償還銀行貸款,進而還將這一姿態理直氣壯地擴展到希臘對歐盟的債務上。

    這些天來,希臘人民的口號聲響徹雲霄,連奧林匹斯山上的希臘諸神都聽到了。希臘人民如此“理直氣壯”,或許是因為他們深知“人民永遠是正確的”這一“人民世紀”的規則。進而,只要有了“人民”的支持,希臘政府首腦就有了賴帳的盾牌。

    千萬人民用集體力量顛覆了歐盟的金融秩序(事實上也是歐盟的內部秩序)。希臘欠債不還、卻占據道德制高點,這一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國的左派和極右派甚為歡喜,正在暗暗為希臘人民率先打亂歐盟秩序拍手稱快。據說這些國家的左派和極右派以及追隨者紛紛支持希臘,盡管他們的動機不一。

    希臘人民對本國的信譽滿不在乎是有傳統的。要了解希臘的信譽歷史,可去閱讀萊因哈特等的著作《這一次不一樣∶過去8百年金融荒唐事》。該書提到,從1800年以來,希臘是歐洲違約最頻繁的國家;拉丁美洲的國家信譽已經很糟糕,據說希臘的信譽比拉美國家更糟。

    希臘人民給“人民世紀”的規則出了難題

    自從法國大革命以來,“人民神聖”這個概念日益深入人心。凡信仰民粹主義、國家社會主義、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國家,基本都知道“人民永遠是對的”,比如中國就經常說“人民是不會犯錯誤的” ;如果單個人犯了錯誤,政府也知道必須要將他(們)驅逐出人民的行列,這叫“凈化人民隊伍”。

    在希臘,目前與Syriza聯合執政的ANEL是極右派政黨,而在希臘議會投票支持公投的“金色黎明黨”(Chrysi Avgi)則是納粹主義黨。

    不少伊斯蘭國家的人民也經常遊行示威,支持極端宗教勢力與恐怖主義,世界輿論認為那是洗腦的結果。但希臘人民並非中東國家的人民,在東方國家眼中是先進的西方國家成員國;雖然近年來由於為借債度日,希臘人民的國際風評不佳,他們的好逸惡勞,貪圖享受,年輕人啃老等毛病都被反復批評,但這些毛病再多,也絲毫不影響希臘人的“人民地位”。

    如今,希臘人民用自己的投票做出的選擇,按“人民世紀”的規則衡量,希臘人民只可能是正確的,那麼錯的只能是要求希臘還債、沒有給希臘延長第二期救助貸款的歐盟國家,尤其是這些國家(以德國的朔伊布勒為首的其他歐盟國家)的財長們。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國家也有“人民” ;比如歐盟的台柱國德國的人民就對希臘人民無力還債、還讓德國繼續借錢,就很不高興,不斷地表達這類“人民意志”,包括想退出歐盟的意志。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於6月22日公布了促進歐盟財政經濟政策一體化的報告。2017年德國將迎來議會選舉,法國則逢總統大選。德法兩國人民也將展現人民的意志。於是希臘人民與德國人民之間就產生了“人民內部矛盾” ;到底哪一國的人民意志是正確的?這還真是讓“人民世紀”規則的奉行者傷透了腦筋。

    掌背掌心都是肉,哪個國家的人民都是人民,怎麼能厚此薄彼?更何況哀兵必勝,希臘人民當中的老人們這幾天的悲苦情境,被拍成照片與視頻上傳,與歐盟無關的旁觀者當中,同情心上升不少。

    宙斯的後裔何以成了“奶瓶族”?

    中國人對希臘的印象主要由兩大片段構成,一是希臘文化,比如荷馬史詩、希臘神話,柏位圖與希臘悲劇等;二是30-50年代的知識分子當中的拜倫熱。希臘神話中,希臘諸神(亦即希臘先民)那智慧、勇敢、神武的稟賦特點,超越了所有國家的遠古眾神。拜倫對希臘的禮贊,以及拜倫以詩人身份赴希臘國難的英雄壯舉,並於途中死於熱病、後被希臘賜以國葬榮譽的浪漫英雄故事,連同詩人那張著名的身着希臘民族服裝的畫像,構成了當時中國一些知識分子狂熱膜拜的英雄主義圖騰。

    拜倫的《哀希臘》是其長詩《唐璜》中的一節,被中國當時有名的文學家們譯成多種版本,幾代中國讀書人都曾被希臘“那英雄的豎琴,戀人的琵琶”感動過,我當年還能背誦《哀希臘》的片段,比如“希臘群島呵,美麗的希臘群島!火熱的薩弗在這里唱過戀歌;在這里,戰爭與和平的藝術並興,狄洛斯崛起,阿波羅躍出海面!永恆的夏天還把海島鍍成金 ……”

    然而,自中世紀以來,希臘的真實形象與中國人心目中所了解(或者說是想象)的完全不符。在《社會主義害慘了希臘》這篇文章中,作者詳述了二戰以來的希臘政治史:希臘共產黨勢力強大,站在“冷戰”前沿為蘇聯打了一場代理人戰爭;整個世界進入民主化浪潮之後,希臘出現了軍事獨裁;1967年發生軍事政變後的民主制是半吊子,人民崇拜強權,他們選出來的國家領導人始終在帕潘德里歐與卡拉曼尼斯這兩個強大家族中來回更替。當整個世界都開始推進經濟自由化改革的時候,希臘卻沉浸在社會主義建設的幻夢之中。

    20世紀80年代,哈佛驕子帕潘德里歐總理執政期間,希臘的國有經濟不斷膨脹,公共部門約佔GDP的30%,到1990年高達45%。龐大的國有部門導致希臘經濟沉悶而低效。2010年希臘的鐵路系統每天都要虧損200萬到250萬歐元,整個鐵路系統的欠債高達110億歐元;希臘“國家公僕”的退休年齡是58歲,且退休系統有五花八門的特殊規則和附加退休金,導致希臘退休金系統為歐盟最貴,占國民經濟總產值17.5%,而歐盟平均只為13.2%。

    希臘內部經濟不振、生財無道,國家信譽極差,借款無方。這些因素本註定了希臘本身將難以為繼,但歐盟拯救了希臘。那張讓希臘成功加入歐元區的、做了手腳的“經濟成績單”,據說是美國高盛公司幫助做出來的。加入歐元區之後,希臘有了歐元的信貸信譽背書,借錢不再是問題;大規模舉債使希臘人民的幸福生活得以延續並不斷提高。2000-2008年,希臘人的工資漲幅為40%,而歐盟的經濟支柱大國德國人的工資同期卻下降了0.8%。希臘人民不用多勞動卻有高福利保障的日子固然輕鬆快樂,其結果卻使希臘陷入了主權債務危機。

    自2009年1月開始,全球三大評級機構惠譽、標准普爾和穆迪先後下調其主權信用評級,直至希臘債務危機正式爆發。

    依靠借債度日來成就國民的幸福日子,與希臘人民的國民性有關。這些國民性見之於各種評論,或可以概括為:希臘社會上層腐敗,中下層淪為“享樂的蟋蟀大軍” ,全民逃稅,只喜歡享樂卻拒絕承擔責任,人民偏好免費午餐,並因此而養成了政府依賴症,政府與國民互相幫襯,團結一致充當國際無賴。

    以上諸個因素,導致希臘一步步成為依靠他國喂養的“奶瓶國家”。

希臘人民錯將免費午餐當作人民權益,其結果就是喪失了自立者皆有的自尊人格。

共產主義終結曲:奶瓶國與奶瓶提供國之間的怪罪游戲

    希臘成為“奶瓶國家”,歐盟難辭其咎,至少希臘朝野都持這種看法。

    希臘原衛生部長阿多尼斯•喬奇阿蒂斯(Adonis Georgiadis)最近說了一段大實話:

    “30年來歐盟讓我們用他們的錢過活。這是錯的。你們以此把我們變成了一個從未學着幹活的扭曲孩子。這是歐盟夥伴的壞政策,好政策應該是培養其能力。希臘人切實活在真實世界裡,這將是條艱難的路。多年來眾人過得太舒適:我們啥都不幹就拿到錢。我們必須要成為成熟的社會 …… 我們應靠自己的錢活。我們要讓民眾知曉他國納稅人不願再承擔我們的債務 …… 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復興國家並擁有光明的未來。如果我們只是互相欺騙,那我們只能陷在消沉下去的漩渦中。”

    如果說這位前衛生部長先生在批評“歐盟夥伴的壞政策”的同時,還知道希臘人靠別人養活多少有點說不過去,那麼希臘人民可不這樣想。BBC幾位記者在公投前夕去了希臘各地,寫了一篇《記者來鴻:還不起債 希臘人這樣說理》,以下是采訪的重要片段:

    記者喬•米勒去了雅典,他接觸的退休老人對歐洲那些富有大國充滿了怨氣,“覺得那些強大的歐洲國家讓他們受了委屈”。一位叫做維克托的失業者如此表達意見:德國及富有國家的人民“嫉妒我們整天曬太陽”,希臘掉入現在這樣的處境,責任完全在那些國家。“他們早就應該懂了,希臘這樣一個小國家永遠償還不起這樣的債務,但是,他們還是不停地給我們喂錢”,“我們本來應該都是平等的。所有這些大國家經驗那麼豐富。希臘這么小,難道他們就不能幫我們走出這個爛攤子?”

    記者蘭頓去的是科孚島,該島人民怨怒交集:“所有的人都承認,希臘存在問題,官僚機構人浮於事、加入歐元區時做過假賬。但是,布魯塞爾也知情,怎麼這就成了希臘人民的錯誤呢?”

    不獨退休者、失業者反對歐盟的債務提案,部分富有的希臘人也反對,記者米勒去了南歐最富裕的農業小村安納夫拉,這里的希臘人認為歐盟的提議有“誤導”,如果“不抵消債務,希臘今後可能兩三代人都要繼續吃苦。”

    我猜想,說這話的人可能擔心償債的責任都會落在他這類有工作的納稅人頭上。

    概言之,共產主義“按需分配” 的理念經過七拐八彎的延伸,造成了今天希臘人理直氣壯吃“國際大鍋飯”的心理。

    當奶瓶供應國希望奶瓶享用國有所克制並承擔一些責任時,後者就開始玩起充滿怨恨的怪罪游戲,玩起了“人民公投”。英文網絡這樣描述這場公投:我家借了你家的錢長期不還,你家催債,我家成員集體投票,反對還錢。因為這是我家“人民”的集體決定,“人民”從來不會犯錯,因此,我家欠債不還具有正義性。

    歐盟為什麼甘願充當奶瓶供應者?

    歐盟願意充當奶瓶供應者有其思想淵源。歐洲本來就是共產主義思想的發源地,歐文、傅立葉、聖西門的空想共產主義,經馬克思發展成為“科學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再演變成今天的新左派,左傾思潮在歐洲大陸歷200餘年而不衰。

    早在第一國際之時,所謂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就分為兩支,一支是主張暴力革命的馬克思主義,另一支是主張通過議會道路和平奪取政權的伯恩施坦路線,被馬克思痛批為“修正主義”。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想因蘇俄暴政、緬甸大屠殺、中國毛澤東的統治、尤其是文化大革命而臭名昭著,但“修正主義”的繼承者們卻因走上社會民主主義道路而在歐洲大獲成功。

    法國的左派政黨將共產主義那套“按需分配”包裝成照顧弱勢群體的“社會公正”,變奏為高福利主義,法國公民從生到死可享受400多項福利。從1974年開始,法國政府的公共支出佔GDP的比例就一直維持在1/3左右,近年來更高達GDP的57%;這一比例之高,讓北歐著名的福利國家瑞典都相形見絀。法國因此深陷福利陷阱,淪落成二流國家。

    德國政壇影響最大的社會民主黨,其前身就是1863年成立的全德工人聯合會和1869年成立的德國社會民主工黨。這是第一個在民族國家范圍內建立的無產階級政黨,在第二國際時期各國建立的28個工人政黨中,最具政治影響力。

    與蘇共不同,這個無產階級政黨走上了議會道路,經過長期發展,逐步完成了從革命黨到改良黨、從政治邊緣到權力核心、從純粹反對派到主要執政黨的轉變,並於1966年首次進入大聯合政府,參與聯合執政。

    東西德統一後,社會民主黨利用統一後的困境,以“社會公平” 的名義和福利為主要訴求而贏得選票,該黨掌握執政權的省漸漸超過基督教民主黨,並把持聯邦參議院(Bundesrat),處處為基督教民主黨掌管的聯邦政府制定的政策設置障礙,最後贏得大選。

    然而,社會民主黨贏得選票的方式無非是承諾提高福利,等到其黨魁施羅德上台後,德國經濟已經陷於困境、失業者高達4百多萬。施羅德不得不頂着工會的壓力,實施了哈爾茨IV改革,開始削減福利,使長期失業人口數量在兩年內減少了70萬。因為哈爾茨改革,社民黨在競選中失去來自工會的支持而敗選,但為默克爾執政奠定了基礎。

    如今歐盟只有德國經濟一枝獨秀,失業率在4.7%。與法國相比,德國人能夠意識到什麼是根本利益。

    2004年我曾去過德國,正好遇到德國工會領袖說服工人接受小幅降薪,以留住企業。這位工會領袖演講的大意是:可惡的資本家為了追逐利潤,正在拋棄祖國,到其他勞動工資成本遠低於德國的國家去,比如中國。為了保住大家的工作,請工人兄弟做些小小的犧牲,不要與這些沒有祖國的資本家一般見識。

    以左翼長期主政的法德兩國為軸心建立起來的歐盟,用提供奶瓶的方式對待希臘,從短期看,似乎是幫助希臘;但從長期看,損害了希臘人的自立精神。從這個角度看,希臘人的怪罪也許有點道理。

    社會主義變奏曲還將害慘歐盟

    歐盟與希臘等小國之間這種保護者與被保護者的關系,只能依靠兩種力量約束:一是強權的力量,二是契約精神。

    歐盟並非強權壓制下的組合,是歐洲國家基於利益考量與統一理想的自願聯合,因此只能依靠契約精神。

    如前文所述,由於希臘人缺乏契約精神,且長期受社會主義思潮影響,因此陷入債務泥沼。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特點是迫使人民出讓自由以換取經濟保障;蘇聯、中國等國的社會主義實踐,已經證明了這一特點與人類追求自由的天性相悖。中國毛時代發生的大飢荒還證明了一點:人民即使出讓了自由,也未必能夠獲得生存保障。

    歐盟各國的高福利政策其實是社會主義的變奏曲,雖然不需要人民出讓自由,但卻難免縱容人類好逸惡勞的特性,導致歐盟各國程度不等地陷入高福利泥潭。希臘之所以成為歐盟國家當中第一個破裂的膿瘡,是因為依靠他國納稅人提供奶瓶。

    比較有趣的是,真正經歷過共產主義劫難的捷克、波蘭、立陶宛這些前社會主義國家,其社會資源條件雖然比希臘差,反而不象希臘那樣依賴國際大鍋飯,成為奶瓶國家。我猜想,這些國家大概是因為經歷了社會主義之痛,才懂得拒絕這種包裹着蜜糖的毒葯。

    社會主義確實害慘了希臘,接下來還將害慘歐盟。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6月22日 公布促進歐盟財政經濟政策一體化的報告,不知這些歐盟領導人想到以下問題沒有?財政一體化的結果必然是福利一體化。

    如果歐盟未實現稅收一體化,那麼福利一體化對於歐盟各國納稅人來說並不公平,難免進一步獎懶罰勤,導致各國人民之間產生矛盾。但要實現稅收一體化,則必須先實現經濟同質化,而目前歐盟各國經濟發展水平差異很大,遠未達到經濟同質化地步。

    人類歷史已經證明,用強力推行的社會主義大同夢以社會成員失去自由為代價,最終導致社會成員整體貧窮。如今,歐盟正在用自身的現狀證明:用福利誘餌實現的社會民主主義大同夢,縱然本國企業失去競爭力、陷入高福利陷阱,但是還依然要用國際大鍋飯來喂出希臘這樣的奶瓶國家。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