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8809|回復: 0
收起左側

天災示警:人不治天治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5-12-13 14:57:3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第廿四章:天地高懸陰陽寶鏡 蓋棺論定清算江賊(下)


6.道德危機:沉淪的民族魂(5)


江澤民對中華民族道德的摧毀,最集中地體現在對“真善忍”民間信仰的打壓上。對法輪功的鎮壓,實際上是對民間重整道德努力的極大摧殘,也是對整個社會良知最徹底的踐踏。

江澤民讓說真話成為犯罪。人們不敢提到“真善忍”,“真善忍”成了反面的詞,這給中國本來就面臨的“誠信”問題雪上加霜。有一個故事,發生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會山。那裡是很多大陸遊客去參觀的地方。一位來自新加坡的法輪功學員在排隊的地方講真相。一大陸遊客開始罵起來,對着同行的人們喊到,“真善忍”有什麼好?這種扭曲的思維讓在場的海外華人都感到不可思議。還有一次,法輪功學員參加美國國慶遊行,弘揚傳統民族文化。一行大陸人見到後,其中一個竟然說弘揚真善忍是在傳播中國的“糟粕”。故事雖小,但是,反映出的問題卻很大。江澤民發動的對“真善忍”的鎮壓和鋪天蓋地的誹謗宣傳,使得“真善忍”成為笑話,成為一種“犯傻”,成為“糟粕”。那麼,“假惡暴”將如何猖獗,如何成為國人的“先進文化”,這個民族的道德將怎樣墮落,就可想而知了。任何一個生活在大陸的人們,不管持什麼立場,有一點是共同的,就是都感受到了自99年以來中國社會道德的急速惡化。

在東北某地,一個上級610辦公室的官員到基層傳達政策傳授經驗,當書記做完本單位總結報告後,大家一起討論,書記問“610”官員:“怎樣能夠在各種場合識別法輪功學員?”官員回答說:“腐敗、貪污的沒一個煉法輪功的;另外,吃、喝、嫖、賭的都不是,地痞、流氓煉不了。這么說吧,打架、罵人的、不文明用語的,甚至連抽煙喝酒的都不是……今天在座的都是自己人,就說點透明度高的吧!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百分之百是。公共場所講文明禮貌的,給老人讓座的,撿錢包主動還人不收回扣的,百分之八十是。擺小攤不摻糠使水的,不缺斤少兩的,見便宜不佔的;你就抓你就打!即使打錯了也沒什麼後果,最起碼他也是個老實人……”

在江澤民強大的宣傳攻勢下,轉眼之間,在許多國人眼中,中華數千年修煉文化的核心“真、善、忍”竟成了“欺世斂財”的代名詞。一位網友曾講述了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她數次從SOHU(搜狐)、SINA(新浪)上發送的求職信都莫名其妙的被服務器退回,她百思不得其解,她的一位朋友是法輪功學員,看了她的求職信後,將其中一句話:“具有真誠、善良、堅忍的品德”刪除後,電子郵件才得以“順利”發出。

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中,最惡毒的不僅僅是以暴力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還在於以“自焚”偽案以及諸如此類的謊言欺騙來煽動仇恨,以高壓手段逼迫人們違心地表態過關,以株連手段摧毀人與人之間僅剩的那一點誠信。既然在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中,人們為了生存可以不得不越過道德底線而違心表態,可以漠視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虐殺、強奸,那麼同樣在商場競爭中人們也會違心地送禮拉關系,以至於製造各種假冒偽劣商品。在江澤民的鎮壓中,人們被強灌這樣的邏輯,善的就是惡的,白的就是黑的──因為“黨”已經給“真善忍”定了性了;說謊造謠是必要的,其原因居然是維護“真理”;對於強奸、酷刑、虐殺可以保持冷漠,因為這才是不關心政治的“清高”態度。在這里,沒有道義、沒有良知,只剩下獸性。

世界上大多數正統宗教幾乎都有戒律,比如佛教最基本的有五戒,即戒殺、盜、淫、妄語、飲酒;聖經中有“摩西十戒”。戒的目的是通過強制的辦法使人遠離惡趣,逐漸的使人道德升華。然而江澤民的“610”也有戒忌,其作用卻和一切正教截然相反:中國的網民們都知道大多數聊天室、電子信箱都有過濾禁忌詞。最普遍的比如“真相”、“民主”、“人權”。當一個民族被強制禁戒“真相”、“人權”,甚至仇視“真、善、忍”的時候,那麼這個民族的未來將走向何方?其實每個人睜開眼看一看不難明白,從上世紀末的“假煙、假酒”到今天的“毒米、毒瓜子、毒奶粉”、“二奶村”,並且這個趨勢絲毫沒有遏制跡象,這難道不能令人警醒么?

正如柏拉圖所說:“看得見的是看不見的所投下的影子。”人們目力所及而看到的生態災難、經濟災難和政治危機等,都真正起源於道德的淪喪。因為人沒有了道德顧忌,才對自然無度地摧毀和索取,而不顧他人和子孫後代的福祉。舉例來說,淮河上游的工廠為了經濟效益而把大量污染排入淮河,造成下游水產死絕、伏屍千里,不要說魚蝦,即使是下游的人也無凈水可喝。這種災難並不需要什麼高深的知識,而只需要常識和人起碼的道德操守即可避免。金融災難也來自於違規操作、發布虛假消息、股市圈錢等等。因此江澤民造成的道德災難,才是中國種種災難的根本。

道德是一個社會的根基。道德的破壞,將使經濟的發展和財富的積累,都將變得如同建立在流沙上的大廈。不但這一輩人會付出代價,連子孫後代都會賠進去。


中國人講天人合一,認為人間的事情會引發不同的天象,天象的變化給人以某種警示。中國古人研究過天災與人行為之間的關系,認為天災的出現是對國家失道行為的譴告,而若對天之譴告不思反省,奇異天災就會來臨,以警示世人。倘若還不能改過,真正的災害就會來到。

在中國社會道德開始下滑,尤其自1999年江澤民鎮壓以“真、善、忍”為准則的法輪功修煉者以來,中國大地上旱災、洪水、沙塵暴多是“幾十年不遇”,“災情每每加劇”。據統計,1949年以來的40年中,中國出現的強沙塵暴天氣有40次,而江澤民執政的九十年代沙塵暴次數就有23次,特別是自從1999年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沙塵暴就“如影隨形”,且愈演愈厲。2000年3月至5月中旬,中國北方出現14次較大范圍的沙塵天氣。2001年春季兩個月中,沙塵天氣共發生18次。2002年3月20日被北京市民形容為“世界末日”的沙塵暴,有3萬噸沙子飄落而下,平均到每個北京每個人頭上就達3公斤!

在每年的夏季,中國的農民還要遭受年年如期而至的蝗蟲的襲擊。令農民欲哭無淚的蝗蟲大災,已經持續了多年。2000年飛蝗發生涉及12個省區市160個縣,發生總面積超過3000萬畝次。而在2001年夏蝗發生區域涉及11個省市自治區,涵蓋160多個市縣區。除了東亞飛蝗之外,屬於非遷移性的蝗蟲也在內蒙古、新疆、遼寧等省區大肆啃食農作物,農區土蝗發生面積7000萬畝左右,其中重發生區更是高達3000萬畝。由2002年4月開始,蝗蟲大災又再次以鋪天蓋地之勢席捲神州大地……東漢蔡邕說,“有了蝗蟲,是因為皇帝與官員們都貪婪、殘暴”(蝗者,在上貪苛之所致也)。翻開中國歷史,更可以看出,每朝每代的蝗災幾乎都伴隨着當權者對百姓的殘害。民間的種種苦難,跟江澤民與中共的倒行逆施息息相關。

2001年4月,大陸各地普遍出現奇異天象。廣州石家莊白晝變黑夜,甘肅沙塵暴剛過,又普遍降雪,西安大降泥雨。香港日前也“天地變色,冰雹襲港”、“暴雨挾狂風,詭異12分鍾”。

2003年,在中國南澇北旱,南方六省區緊急汛情,北方東三省劇烈旱情。瘟疫病毒來勢洶洶,薩斯(SARS)突現,驚魂未定,禽流感病毒,時隱時現,疫情又起。

2004年7月,北京一直籠罩在50年來的同期最酷熱的持續高溫之中。氣象觀測到的最高溫度超過40℃,是40年來北京7月中旬的最高觀測溫度。而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城區出現“七月飛雪”;鄭州也遭到雞蛋般大小的冰雹和雷雨颶風突襲。8月溫州出現八月飄雪的景象;成都遭到閃電、驚雷和驟雨襲擊,四川省防雷中心統計4日的雷擊數據顯示,當天成都共遭雷擊10384次,是2004年雷暴最密集的一天。

這樣的天災異象,正是上天對江澤民罪惡的警告,是對人們的提醒,顯示道德淪喪後中國社會可能出現的巨大災難。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