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1594|回復: 0
收起左側

彭德懷的悲劇與毛澤東的人格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6-6-22 19:15: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淮南老樵 於 2016-9-18 18:08 編輯


            彭德懷的悲劇與毛澤東的人格
                                                  
       蘇共中央反省、拋棄了斯大林以後,毛澤東認為“赫魯曉夫集團”沒有資格做社會主義陣營老大,1957年底他從莫斯科歸來,就萌生了取而代之的念頭。為此,毛開始有了超過蘇聯、領頭把中國“推進”到“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最前列的夢想,為此而發動了臭名昭著的“大躍進”。由於治國無能,不懂建設,不切實際,僅憑異想天開,實際上這只是一場災難性的任意折騰。雷厲風行的“大躍進運動”打亂了一切計劃,迅速毀掉了整個國家的工農業建設(當然也嚴重影響到了國防建設)。1959年,中國經濟損失慘重,農民階層開始廣泛蒙受災難,彭德懷對此拍案而起,最先發聲提出異議。接受指責等於承認錯誤,承認錯誤可能導致下台,善於以“斗爭”手段謀取及保持權勢的毛澤東因此興起了一場黨內高層斗爭,對彭德懷及其支持者黃克誠、張聞天(“遵義會議”後的中共領導人,1938年讓權給毛澤東)、周小舟(毛的秘書)等人進行了極端殘酷的斗爭和打擊。
      廬山倒彭之前,很多人認為彭德懷是國家的大功臣,也是毛澤東的大忠臣。然而骨子裡面,毛對彭的憎恨與仇視早就如同魚刺骾喉、亟欲除之而後快。個中原因主要有二:一、朝鮮戰場沒有保護好毛岸英;二、彭德懷反對個人崇拜。在於毛澤東來說,這兩件恰恰都是至關重要、最為需要的,誰想讓他丟失這樣的的東西,後果可想而知。
        19594月間,中共八屆七次會議在上海舉行。這時,因為彭德懷反對“大躍進”一些不切實際的做法,毛澤東對他的怨恨已無法掩飾,時時溢於形色。毛澤東是一個掌控擅長個人糾紛的搗鬼高手,按慣例,他又要在會前找人“談話”,搗彭德懷的鬼,這一次是與李井泉、柯慶施、黃克誠等人聽他說話。
      毛談起了彭德懷:“我這個人是被很多人恨的,特別是彭德懷同志,他是恨死我的了。”(慣用伎倆——把事端加到對方頭上,以便撻伐。)
      毛把臉轉向柯慶施說:“彭德懷是恨死我了,估計也恨死你了,不恨死了,也有若干恨。”(慣用伎倆——拉同夥、同仇敵愾。)
      毛又說:“我和彭德懷同志的關系是這樣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慣用伎倆——確立理由、示強於人。)
      此次秘會之後,一向對毛澤東同樣赤膽忠心的黃克誠並沒有直接對彭德懷說起此事,只是告訴了周小舟等人。當然,沒有不透風的牆,這種背後搗鬼的事情還是讓彭德懷知道了,彭德懷並沒有隻是心中抵觸,而是四個月後出於對毛的尊重給毛寫了一封信。毛澤東卻將彭德懷的私信持為把柄,在廬山會議上,定名為《意見書》,強指為“向黨進攻”,終於把多年的積怨、憎恨爆發出來,勢必置彭德懷於死地。
      在“廬山會議”上,斗爭於己不利時,毛澤東在會場上像一個善哭的女人,公開當眾痛哭流涕:“始作俑者,寧無後乎……我毛澤東斷子絕孫了!”以此博得與會者同情,使大家感覺彭德懷逼人太甚、罪同欺君。待到局面翻盤,毛澤東又在會場主席台上公開吃辣椒,一邊吃一邊譏諷不能吃辣椒的對手們:“我這個人專愛吃辣子,可有的人不喜歡吃。人各有志,不必強求嘛。我勸你們幾位(指彭、黃、張、周)應該學會吃‘辣子’了,不然怎麼知道‘辣椒’是辣的呢?……噢!聞天同志,我可沒有想到你也參加‘軍事俱樂部’了。這下可好,你們搞的是文武合璧嘛!文是張聞天、周小舟,武是彭德懷、黃克誠嘛!聽說你們還想把胡喬木、田家英、吳冷西幾位同志也拉過去,這可不行。你們別想着搞陰謀,把我的秀才拿走!”
      頤指氣使,氣焰熏天!
      此後,通過了一項決議,決定將中共八屆八中全會和軍委擴大會精神傳達到全軍,迅速掀起批判彭德懷、黃克誠的“資產階級軍事路線”和“右傾機會主義”的高潮,號召全軍為“保衛黨的總路線”,反對“右傾主義”而斗爭。按到彭德懷以後,黃克誠在劫難逃,被認為與彭德懷一夥,打成了“彭、黃、張、周‘反黨集團’”第二號人物。此後20年間,黃克誠被斗爭、入監獄,九死一生!自此一蹶不振,落入谷底,再未翻身。
      無論是對外斗爭還是黨內斗爭,毛澤東從來不會寬恕失敗的對手。在贏得了個人的全面勝利後,他依然繼續鼓動“反右傾機會主義斗爭”,在全國范圍內大揪特揪“小彭德懷””,鋒芒直指那些實事求是、體察民情、敢說直話的黨員和幹部。彭德懷在政治上被完全打倒、整垮以後即被逐出中南海,安排住進吳家花園。吳家花園是明末漢奸吳三桂的別墅,毛Z東如此安排,當然是獨出心裁、別有用意。
        (類似內容,黃克誠、柯六六、李銳等人的回憶中均有)
      整倒彭德懷等人以後,毛澤東持續大刮“共產風”,最終釀成全國性的連年大飢荒,數千萬人民在1959年至1962年中被活活餓死。大禍鑄成,毛澤東自知難辭其咎,但是視權位甚於性命的他不是向全黨全民認錯認罪、引咎自退,而是從此把“大躍進”、廬山會議、彭德懷的問題都當作了心病,害怕被人提起,禁止有人提及。在1962年“七千人大會”期間,國家主席劉少奇對“大躍進”有了“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說法,並認為“彭德懷信中所說到的一些具體事情,不少還是符合事實的”、“一個政治局委員向中央主席寫信,即使信中有些意見是不對的,也並不算犯錯誤。”因此而觸及了毛Z東的病根。在蘇聯,赫魯曉夫徹底清算了斯大林的罪惡,毛澤東認為,劉少奇可能也會象赫魯曉夫那樣做,也會清算他。於是,七千人大會以後他便向自己的心腹提出了“中國出了赫魯曉夫,你們怎麼辦?”的問題,開始了與此相關的私秘活動,直到醞釀出一整套“文革”陰謀。陰謀的每一個步驟策劃完備以後,毛澤東的第一刀仍是砍向了彭德懷。
      早在19594月,毛澤東就幹部不敢講真話的問題忽然提出要學習海瑞剛正不阿,直言敢諫的精神,北京市副市長、研究明史的吳晗奉毛的旨意寫了海瑞劇本,〈海瑞罷官〉戲得以登台,一時唱紅。此後,“大躍進”的後果證明了彭德懷的正確,當時在世人的心目中,彭德懷乃是一個敢於為民請命的、海瑞式的好官。彭德懷曾上書八萬言為自己辯誣,使得自知理虧的毛澤東非常心虛,視之為迫在眉睫的大患,於是決定從“批判海瑞”入手,然後再掛上劉少奇。
       19652月,毛澤東先讓自己的妖婦江青到上海與張春橋、姚文元等人策劃批判《海瑞罷官》的文章。密謀至是年8月份,姚文元的黑文經修改九次後,毛澤東又親自修改了三遍,終於定稿。陷阱挖好,捕虎的樊籠布置停當以後,923日,毛澤東在他的中南海住處用茅台酒、紅燒肉親自宴請彭德懷,還叫來了劉少奇、鄧小平、彭真等人作陪。豐面無須、非男非女相貌的毛澤東象一個出色的“表演藝術家”一樣與彭德懷說話:
      “昨天下午接到你的信,高興得睡不着,所以就給你打電話,曉得你要來,早在這里等着……我們還是談談,吵架也可以,罵娘也可以,你有話可以說,你還是政治局委員嘛,還是我們的同志嘛……歷史上真正的同志不是什麼爭論也沒有,不是從始到終,從生到死都是一致的。有爭論、有分歧不要緊,要服從真理,要顧全大局。大局面前把個人意見放一放。所以你來了,我歡迎……現在要建設大、小‘三線’,准備戰爭……你去西南是合適的。將來還可以帶些兵去打仗,以便恢復名譽……廬山會議已經過去了,現在看來,也許真理在你那邊……這些年我一直在想你的事。我過去反對你是積極的,現在支持你也是誠心誠意的。”
       茅台酒喝了兩個多小時,毛澤東天花亂墜、任意發揮,把甜言蜜語說了幾籮筐,性情耿介的“彭大將軍”以為自己終於被毛澤東放過了,害得他感恩戴德不盡。在場的劉少奇、鄧小平、彭真等人也誤以為毛在釋放善意,真心原諒了彭德懷,因此紛紛與彭握手錶示祝賀,惹得老彭熱淚盈眶,劉、鄧、彭等人也由不得眼睛濕潤。他們哪裡知道,這次聚會其實比鴻門宴還要凶險萬倍,毛澤東暗中織就的黑網已經死死罩住彭德懷,同時也罩住了他們幾個!時間僅去月余——48天後的1110日,“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第一枚信號彈便轟然升空——《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在上海《文匯報》公開發表,劍鋒直指彭德懷。彭德懷感到迷茫、很不對勁,但他無可奈何,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於1128日離開了吳家花園,乘列車趕往成都。
        西南局第一書記李井泉是一個阿諛毛澤東、慣擂別人破鼓的傢伙,知道彭德懷到來並不待見。彭真聽說以後,奉劉少奇、鄧小平之命去給李井泉做工作,李井泉平生最怕賀龍和鄧小平,彭真說:"小平聽說你很抵觸,少奇同志也不滿意,你這樣對待老彭還是不公平的,少奇和小平說了,老彭以後還可以管管軍事,也是一時的糊塗嘛,錯了也是能改的。"李井泉這才接受彭德懷。彭真回到北京以後,向毛澤東作了匯報,毛澤東聽了極端不樂意,私下裡對當時的心腹陳伯達(曾經是毛的秘書,後來擔任“中央文革小組組長,再後來被毛澤東打成野心家、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王力說:"我說的話,在他那裡(指彭真)屁也不頂,人家(指劉少奇、鄧小平)說了話就當作聖旨一樣,我看是二彭合流。"這一年的12月,毛澤東在杭州,對陳伯達、艾思奇(3個月後離奇死亡)、田家英(5個月後離奇死亡)、胡繩、關鋒(後被毛澤東打成反革命)等人擺明了說:“1959年我們罷了彭德懷的官,彭德懷也是‘海瑞’。”
      《海瑞罷官》是吳晗奉命寫的,但是批判這齣戲照樣沒有放過吳晗,毛澤東要做的是,拿彭德懷的頭顱再加上吳晗的一腔鮮血為“文化大革命”祭旗。北京市長彭真說:“我們經過調查,吳晗和彭德懷沒有什麼組織聯系。”結果,年近古稀的吳晗被斗爭、暴打,直到死亡。彭真是第一個喊“毛主席萬歲”的人,一向鞍前馬後不亦樂乎,卻因為毛澤東認為他接受劉、鄧驅使而抓了起來,誣為“黑幫”,遭受殘酷斗爭長期監禁,直到毛死掉以後才熬出頭。
         196612月,在江青“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的指使下,北京紅衛兵專程遠赴成都抓回彭德懷。彭德懷被無數次批鬥、遊街、毒打,致使數根肋骨斷裂。此間,忠心未泯的彭德懷不認為這一切都是毛澤東授意的,於是給毛寫了一封信,如是寫道: “主席: 你命我去三線建委,除任第三副主任外,未擔任其他任何工作,辜負了你的期望。1222日晚在成都被北京航空學院紅衛兵抓到該部駐成都分部。23日轉北京地質學院東方紅紅衛兵,於27日押解北京。現在被關在中央警衛部隊與紅衛兵共同看押。向你最後一次敬禮!祝你萬壽無疆!
        毛澤東收到了這封信,當然是嗤之以鼻,用特別輕佻的語氣對他此際的“親密戰友”林彪說:"彭德懷的信還是修正主義的老調子。"
        19741129日,從肉體到精神經受了百般折磨的彭德懷,在無限痛苦與絕望中含恨離世,讓毛澤東獲得了又一次快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