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4127|回復: 4
收起左側

樵說普通民眾的腐敗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6-7-21 20:23: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樵說普通民眾的腐敗


        說起自己的民族,中國的“文學家”們會經常用上“勤勞、勇敢、善良、朴實”這樣的字眼。“勤勞、勇敢、善良、朴實”的人民大眾確實存在,然而,與他們同時存在的還有“懶惰、怯懦、惡毒、姦猾”的一些人,“文學家”們總是不大說。套用魯迅的話說,這就像人們喜歡看孔雀開屏,卻隻字不提它後面露出了屁眼。隻字不提歸隻字不提,屁眼還是存在的。
       講“孔雀開屏”的“文學家”太多太多,我不是“文學家”,今天就專講一下“屁眼”的問題———
       20多年前,我擔任公營的“新隆公司”總經理的時候,單位里有390幾號人,因為我與我的員工接觸頗多,很多人都熟悉。屬下有個十八、九歲的孩子,害怕勞動,不好好上班,又抽煙、喝酒、下舞廳。鈔票掙的少、花的多,自然是日子過的很不如意。有一天他對工友說:“人活在世,就該吃好的、穿酷的、想快活就快活,這他媽的算熊的,天天上班幹活。哪勝約幾個過勁的,到香港弄一把,搞它一、兩個億!”
      “弄一把”是什麼意思?應該是指當強盜、做劫匪吧?他把自己的人生當成什麼了,一輩子就這樣打算嗎?他把香港的警方當成什麼了?白痴嗎?隨便讓你打劫那些億萬富翁嗎?再說,果真搶了這么多錢,大陸警方也饒不掉你呀!你往哪裡逃呀?有一次,這個身高僅有150多厘米、體重不夠100斤的“袖珍”小子居然還說出了如此惡毒的話:“他媽的,要是殺人不犯法就好了。”
        身為過來人,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無政府階段,親眼看見過在沒有法制約束的情況下人為的種種災難,我誠摯對他說:“要是你能‘殺人不犯法’,那所有的人殺人都不犯法,你可以殺人家,人家也可以殺你。到那時,‘弱肉強食’,你這樣的條件可能非常危險!”
        我的姑表姐夫王某是個鳳台縣的普通農民,平時過着緊巴巴的苦日子,老人吃不飽,孩子穿不好,他卻總是做着一夜暴富的好夢。那一年他被人誘騙,借高利貸去搞“白崇禧股票”。當我勸阻他的時候,他得意洋洋地告訴我:“兄弟你只知道拿工資過日子,你懂得個啥?我們成功以後,每人分給3個億,公安部給我們配警衛員加強保護!”
        這當然是天方夜譚,結果,被人騙去了8千塊,十多年沒有還上債。
        十幾年前在大亞灣核電站工作時,我的助手大學生小胡,每個月一千多塊錢,平時捨不得吃,捨不得喝,卻捨得買地下“六合彩”,臨被公司開掉時,竟連回家路費都沒有,我的老伴給了他600元。
       一個姓陳的老員工,因為總是入不敷出,所以平時為人特別小氣,為幾毛錢的事都能與同事翻臉玩命。他因年齡關系被公司“勸退”。他在公司做了十幾年,連工齡錢(每一年工齡給一個月工資)、養老金,和我代表部門的贈送了一些,他拿到13000多元。我問他回家後准備怎麼辦?他說心裡沒有底。我給他出主意:買輛拖拉機,平時幫農民們種地,有機會給人運運貨----在一些鄉村裡,誰買了拖拉機,誰就很快進入了“小康”,買一輛拖拉機只消10000元上下,13000多元還可以解決其他問題。
        後來,僅隔一天他又來找我,哭喪着臉說他走不掉了。原來,他心中總是嫌這筆錢太少,總想以此為本撈的更多一些。那天晚上他上了賭場, 沒到天亮,13000塊錢全部換了主人,十幾年攢下的這么一點資本幾個小時化為烏有。
       “貪”是一個方面,腐敗與無恥是另一個方面,這也是同時存在的——
        深圳市區多立交橋,橋下都是花園。到了晚上,華燈如晝,居民們喜歡到那裡散步,但是,往往一不留神就會和癮君子撞上。那些人,多是衣衫不整、蓬頭垢面,看起來多是普通打工者、做小買賣的人,或是乞討的人。他們坐在綠籬下,把大腿根扒拉出來,公然地注射毒品。他們這些人,掙錢是多麼的不容易,卻把千辛萬苦掙來的錢用在了折騰生命上!
        大亞灣有一個我們淮南人的維修公司。每年大修季節,公司從淮南臨時招聘一些人員。身為在外長期工作的淮南人,每當聽到淮南口音自是非常高興,有時遇上,總要說說話。不料,他們的腐敗與無恥卻令我非常尷尬。
        大亞灣的私營飯店裡有一種專門兜售啤酒的年輕女子,着裝多以超短裙為主,大家都稱之為“啤酒妹”。有一次,幾個淮南臨時招聘人員慕名找我,請我到飯店喝酒,其間,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傢伙幾次用手摸“啤酒妹”的屁股,還把人家摟過來,左一聲“妹妹”右一聲“妹妹”地喊。我的臉皮實在架不住,堅決退席了。
        核電站生活區以外,當地人自由辦起的商業街的邊緣是“紅燈區”,妓女很多,一些淮南臨時招聘人員晚上酒足飯飽以後,特別喜歡到那裡去。大亞灣核電站只有一條路,我的宿舍緊挨馬路。午夜以後,這些嫖妓歸來的傢伙們竟在大馬路上扯着嗓子大談他們與“雞婆”鬼混的感受與過程,語言污穢到了極點,令人惡心。
         有一個姓陳的,是淮南公司的正式員工,他說他是我在淮南一個門鄰的堂弟,以此經常到我這里走走。他從來不提在淮南的家庭,不提家中的妻子兒女,不提往家裡寄錢的事。時間久了,我才知道他竟然在鵬城那裡“包養”了一個女人。他的工資只有1300元,當然不足全包,那女人實際是個“雞”,同時還被另外的男人們“包養”着。
        我們對世界宣稱,中國是禮儀之邦,文明古國。實際上,自“文革”以來,尤其是“一切向錢看”以後,傳統的人格標准與道德觀念正在崩壞、喪失。在一些普通群眾的身上,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的本分意識已經淡無,以恥為榮的思想卻正在形成。於是,有的人就去偷、去搶、去騙、去販毒,殺人劫財,在所不惜。他們仰慕富貴,甚至仰慕貪官污吏。有的人居然能說:“假如讓我貪污幾千萬、幾個億,搞一窩子二奶,玩很多的女人,抽老海、吸鴉片,好好快活幾年,就是最後被拉去槍斃,也值得了!”
        這樣的宣言多麼讓人悲哀!
        常言道“上行下效”。老百姓這等情節不能怪老百姓。
        4000年前,舜接受帝堯的委任,以人民的生計為首要大事。他廣泛地選用社會賢達,讓德才兼備之人參與政務。立百官、制刑典,施教於民,開化民眾思想,讓民眾明白事理,懂得約束;又制定法規、整肅綱紀,誅殺有罪之人,廢黜無用官吏,懲治種種不法行為,堅決放逐了那些危害社會的不良分子,實現“天下大治”,最後導致了萬世稱頌的“堯舜之世”。未聞大舜搞過“三忠於、四無限”、“兩個堅持”、“四項原則”、“帝堯思想萬歲”這一類絕無作用的老什子!
        現在,六十年間,沒有哪一位國家領導人像大舜這樣做。前面是總是折騰,後面是總是掩蓋。“一切向錢看”以後,更是“禮崩樂壞”。我們的很多國家管理者、參政者一點臉兒都不要了,幾百萬、幾千萬、幾個億,甚至是無數億的貪污受賄,利用國家的資產和人民的血汗享受着無上人生的富豪生活。誰跟某個重要的中央領導人物最接近,誰的膽子就最大,他的貪污往往是“天文數字”。
        老百姓知道什麼?眼瞅着這種無可奈何的社會現象,有的人扼腕,有的人憤怒(在目前中國的媒體上、網絡上,基本上是不允許“憤怒”的,因為這樣做“太敏感”),有的人希望改朝換代。但是,也有的人認為人世間就是這么的一塌糊塗,濫得不可收拾,如果不跟着濫,那才是大傻瓜,枉活了一輩子。所以才出現了我與我的同胞門所遇到的這些社會底層的現象!
        這不是兒戲,更不是隨便的玩笑話。對於一個人口眾多的民族而言,自上而下的全體腐敗、糜爛是非常危險、非常危險、非常危險的!!!如果到了那麼一天,所有的人都墮落到極度自私、麻木得如同低等野獸的程度,這個社會將如何維持下去?
發表於 2016-7-22 11:28:1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覺得以現在這個狀態,我們這個社會維持不了多久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22 17:53:28 | 顯示全部樓層
誠毅 發表於 2016-7-22 11:28
我覺得以現在這個狀態,我們這個社會維持不了多久了。

謝謝誠毅好友的支持!

毛時代(尤其文革)的斗爭意識,對傳統道德進行了毀滅性的破壞,使人們喪失了忍讓、友愛和善良,養成了殘忍、凶惡與無知;全民腐敗那個階段,又使人們增加了自私、貪婪與無恥。當官的貪污、謀權、養女人,當老百姓的販毒、偷盜、搶劫乃至隨便殺人。
我們這個民族真正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7-23 16:01:28 | 顯示全部樓層
人隨王法草隨風,“文革”破壞與“悶聲發大財”教壞了人民!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1 06:59:15 | 顯示全部樓層
夜深沉 發表於 2016-7-23 16:01
人隨王法草隨風,“文革”破壞與“悶聲發大財”教壞了人民!

不清算“文革”罪衍,中華民族永遠得不到思想解放!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