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網論壇

 找回密碼
 注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查看: 5393|回復: 0
收起左側

小說:江澤民下場(10)智擒周永康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6-7-26 06:45: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王浙



1504050253021975-e1469293230421.jpg



周永康被抓





(說明:本文不是紀實文學作品,而是小說,內容虛構,讀者請勿作史實。)

氣急敗壞的周永康決定謀殺習近平。他在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習近平和他的保鏢經過紫竹公園門口,他立即通知身邊的保鏢開槍射擊。那保鏢一緊張,沒射中。聽到槍聲的習近平保鏢擋住習的身體,回身反擊,就引發了兩邊人的對射。幸好,習近平正在茶室門口,他們躲進茶室,茶室里的人全出來,周永康趁夜色逃走了。但是習近平的背上部靠近肩膀處被子彈擦傷了。這就是習近平在就職前消失60天的原因。這60天,全國紛紛猜測,其實他是躲到西山軍營躲避暗殺和養傷去了。

習近平猜到了是周永康親自出面謀殺,越想越氣,決定要求逮捕周永康。他跑到江澤民處,說了這事。江澤民是力保周永康,說教育一頓算了。習近平堅持不同意,便要求胡溫表態。胡溫因為面臨退休,說等他們退休後由習近平來做。習當然知道胡溫是在把難啃的骨頭讓給自己,因此,他必須要在他們退休前讓胡溫和自己站到一邊,最後他說:“如果現在不立即逮捕他,我就辭職,不當總書記。”

這下可嚇壞了胡溫江澤民。因為總書記馬上要上位,現在沒了總書記,再選人根本來不及,共產黨沒接班人,就是滅亡了。

習近平便開始不理政事,每天約紅二代朋友們打牌、喝酒、玩樂。

因此,胡溫同意了,江澤民一見風向不對,為自保,便丟車保帥罵周永康道:“這個叛徒,罪有應得。”

當晚半夜,特種部隊一個排便悄悄潛入政法委周的住處,進行了“抓周行動”。保衛周的武警對天鳴槍:“首長所在地,任何人沒經同意不得靠近。”特種兵說:“接總書記命令,我們特來擒拿叛黨政變的陰謀分子。”特種兵快速解除了武警槍支。周永康大驚失色,連衣服都來不及穿,拔槍就要躲到床下,被破門而入的特種兵用槍抵住腦袋,抓住了。周永康大叫道:“江主席,快救我,胡錦濤,你不得好死。”

周永康的被抓一下子震驚了曾慶紅。曾慶紅聯系了所有紅二代,力保周永康,但是,接下來周家所有親戚以及周的新舊秘書、司機等都被株連,逮捕的、關押的、監視的、罰款的、開除的⋯⋯

在保不了周的情況下,曾慶紅等人便開始策劃倒習運動。具體策略是全國搞恐怖暴力活動,以百姓動亂牽制習近平,到時動用軍隊軟禁習近平,以江出面,扶持江派人物上台。計劃一出,曾便通知武警某特種隊里的親信,做好各類轟炸、暴力殺害平民活動,一定要製造社會動亂,同時,命令徐才厚、郭伯雄等人做好軍隊軟禁習近平的工作。

那年的十八大如期召開,江澤民拚命要把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劉奇保、陳至立等人擠進常委。前幾個人大家都忍着怒火只得通過了,輪到陳至立時,吳儀實在忍無可忍,輕輕罵了一句:“婊子!”吳儀的聲音不重,但是還是被坐在不遠處的陳至立聽到了,陳至立敏感地問吳儀:“你罵誰婊子?”吳儀說:“誰難過了就是罵誰?”陳至立惱羞成怒,回罵道:“你這個沒人要的女光棍,是不是妒忌老娘的魅力?不要臉。”

吳儀回敬道:“不要臉的罵誰?”

“就罵你。”

吳儀站起來說:“你果然是不要臉,你這個破鞋。”陳至立當下撲過來和吳儀扭打在一起。倆人又是扯頭發又是撕衣服。當下很多人都過來勸,主席台上的人有敲杯的、有吆喝的,亂成一團。

終於勸停打架後,胡錦濤看在眼裡,覺得時機成熟,便趁機提出,自己黨、軍權全部移交給習近平,搬出中南海,規定所有退休老人不能幹涉習近平工作,江澤民在中南海的辦公室撤銷,溫家寶馬上響應,提出文革的餘毒要洗清,自己絕不摻和下一屆的政府工作。這使江澤民的干政從此失去理由,只好停止了意見、指示之類的干政行為。

習近平立即展開 “打虎”運動。先是取消了世界批評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勞教制度,接着開始抓省部級腐敗分子,大部分是周永康、江澤民的馬仔,大多被判20年徒刑以上。江派系集中在石油幫、秘書幫的勢力范圍被鏟除。

曾慶紅認為末日來臨,於是孤注一擲,准備先“恐暴”掉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前,得知習要召開臨時會議,在會議室置放定時炸彈,可是習臨時換了會議室;另外一次趁習近平在301醫院做體檢時,要醫生打毒針,習臨時換了自己的保健醫生。習近平以防不測,一度移居北京西山軍事指揮中心。

此後,天安門爆炸事件、山西省委連環爆炸案、昆明血案,都是曾慶紅將恐怖行動延伸到民間,殺戮了大批民眾,企圖引起民眾抗議運動。他就是盼望民眾動亂,以軟禁習,自己出面糾錯,以取代習。但被共產黨整怕了的民眾根本不敢集會、遊行、示威、靜坐和抗議。

最令曾慶紅感到緊張的是習在地方考察時,習近平已經在曾慶紅安排的殺手彈口瞄準的十字口上,眼看是十拿九穩,突然起了一陣大風,伴着大霧,使殺手失去了方向,等霧散風止,習等人的車隊早開走了。

這令江澤民極度恐懼。他眼看着習近平利用共產黨的反腐搞權斗,眼看着要逼近自己,而自己如籠中虎,有苦說不出。思來想去,他想到,習近平利用共產黨反腐,大家明知他殺政敵也沒辦法,那麼,如果把共產黨廢掉,那些貪污的資產也就重新歸屬,就沒有反腐這一說了,自己說不定趁亂還能以糾錯名義叫曾慶紅上位呢。於是,他開始希望共產黨在習近平的手中垮台了。江策劃手下人員在媒體上開始宣傳:共產黨應不應下台了?共產黨適合時代潮流嗎?共產黨書記應由人大選舉⋯⋯

為把現有共產黨整垮,江澤民開始叫軍中的郭伯雄、徐才厚等人大力在軍隊中腐敗,通過部隊從商腐蝕軍人。徐才厚公開開價:一億元可買師長、二億可買軍長⋯⋯頓時,部隊明爭暗鬥,每天為奪權爭寵而戰,哪怕各種軍費,全用於選美、減肥、供上級享樂、博取愉悅等事情上。

郭伯雄為討好江澤民,竟然派軍人把健康的法輪功學員抓去,掀掉頭蓋,提取腦髓供江澤民及他自己圈子裡的人吸。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Archiver|阿波羅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